站点简介:星空书籍阅读(www.xksjvipyd.com)是一个专业的小说资源网站。为广大书友推荐小说最新章节在线资源。小说推荐无广告无弹窗阅读:【系统流、无敌流、重生流、异世修真、校园都市、总裁豪门、历史军事、玄幻仙侠】小说资源丰富赶紧收藏。

极品皇太子小说、极品皇太子王安全文阅读

极品皇太子小说、极品皇太子王安全文阅读

极品皇太子

小说阅读网推荐:★★★★★★★★★★★★★★

小说主角:王安,苏幕遮

更新时间:2021-06-01

极品皇太子小说: 更新至第 1472 章

站点导读:星空书籍阅读(www.xksjvipyd.com)

文章来源:极品皇太子

极品皇太子小说简介内容:
站在你面前的,是史上最极品、最独一无二的太子爷!怼皇帝、捉奸臣、乱京都,平逆贼,打城池,泡美人,一不小心,就实现了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权的人生梦想!人人都劝他登临帝位,可是……“救命!我不想当皇帝啊!”



京东淘宝福利卷
JD淘宝福利卷(www.jdtbflj.com)简介:一个专业的(京东)JD淘宝福利网站。JD淘宝粉丝福利购物官网入口,全网JD淘宝优惠券免费领取,下单直接抵扣,在线福利超实惠。每天更新JD淘宝优惠券,天猫优惠券及商品,让您享受粉丝福利购物优惠!


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0 第1章
“呃......你要干嘛?”

王安一睁开眼,就看到有人正脱自己的衣服,顿时吓得双手抱住自己,满脸警惕。

距离拉开,他才清楚地看到,站在眼前的,竟然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古典美女。

眉如远黛,眸似星辰,只是俏丽的小脸上,满是冷艳,给人一种孤冷决绝,拒人千里之外的感觉。

王安在心里,不由大骂自己犯贱,阻止人家干嘛?和这堪比国民女神的美女接触一下,她不香吗?

“殿下,你终于醒了!”

就在王安心头欲念攀升时,床边的女孩也从震惊中回过神,清冷的小脸上爬上了一抹欣喜。

她跑到床边,双手压在腹前,拜下:“奴婢彩月,恭祝殿下安康!”

他顿时满脸尴尬,连忙干咳一声,道:“殿下?什么殿下,姑娘你认错人了......”

话没说完,脑袋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王安的声音戛然而止。

等疼痛平息下来,王安才才发现,自己的脑海中,竟然多出了许多不属于自己的记忆。

记忆的主人和他同名同姓,是大炎朝皇帝的第十子,当朝太子。

这家伙并没有什么雄韬武略,反而纨绔不羁,嚣张跋扈。

满朝文武,几乎被他欺凌了一遍,常常弄得朝堂怨声载道。

因此,他在朝堂上,没有一点自己的势力。

朝中三省六部,皆把控在大皇子和六皇子手中。

但因为他是嫡子,有礼法保护,皇帝偏爱,母亲又是当朝皇后,这才稳坐东宫之位置。

然而,哪怕他占据了天时地利,却依旧在不久前的冬猎上,遭到了刺杀。

是的......刺杀!

一箭穿心。

前后通透。

“这么狠啊!嘶......穿越?!”

王安低头,望着胸前的绷带,倒吸了一口凉气,随即又目瞪口呆。

我不就是为了救一个小女孩,被车撞了一下而已嘛?这还直接给撞挂了啊!

穿越就穿越吧!还穿越到这么一个衰神身上,接手这么一把烂牌,这怎么玩?

要人没人,要钱?呵!北方蛮国犯边,江南又闹水灾,银子都拿去赈灾了,连太子俸银都被征用了......

这......就是一个死局好吧!

“冷静!冷静......”

王安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仔细重新梳理了一下紊乱的是。

前太子遭遇刺杀,罪魁祸首,很可能是大皇子或者是六皇子。

只有这两人,才会视他这绊脚石,为眼中钉肉中刺。

现在自己的手中一没人,二没钱,想要和他们斗,那是找死。

所以,现在最重要的,仗着有皇帝的保护,赚钱,找人......

思路理通透后,王安立即轻松了许多。

赚钱,对他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

融合记忆,他知道现在的大炎,不管是科技水平,还是文化发展,相当于历史上的宋朝,可是处处商机。

什么丝绸之路,茶马古道,煤矿,酒楼等等都是白花花的银子。

而且,他是战士出身,虽然后来退役了,被分配到图书馆当管理员,但是对枪械,可是非常的熟悉。

等有钱了,完全可以再造枪造炮,练兵秣马,打造现代化军团。

到时候,大皇子和六皇子,还算个毛啊!真惹急了,直接端着机枪给他们突突了。

最重要的是,可以争一下皇位啊!当了皇帝,就先弄个后宫佳丽三千人......

想想,王安便咧着嘴角笑了起来。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这可是每个男人的追求啊!

“殿下,你没事吧?”

彩月细腻的声音把王安的思绪拉了回来。

“哦,没事......”

王安一把擦掉口水,连忙摇了摇头。

眼前这个小脸清冷的绝世美女,是前太子的贴身侍女。

王安双眼亮晶晶,自己现在是太子,让她侍寝,应该可以吧......

0 第2章
就在王安傻乐的时候,一道尖细的声音突然传来,让他不禁打了个哆嗦。

“皇上驾到!”

王安抬头望去,就看到一个身穿五爪金龙袍,头戴二龙抢珠冠,气宇轩昂的中年男子,快步走了进来。

正是他的便宜老子,大炎皇帝----王祯。

这也是一位有着铁血手腕的皇帝,经历与大唐太宗皇帝相似,都是杀兄灭弟夺皇位的狠角色。

眼看到王安已经醒来,炎帝双眼发直,当场愣住。

王安被看得心里一阵发虚。

他生怕被看出什么破绽来,赶紧学前任太子,老鼠怕猫一样行礼:“儿臣,见过父皇!”

既然占据了人家的身体,这也算自己半个爹,叫声父皇不过份。

“太子竟然醒了?哈哈......不愧是朕的儿子,福大命大!”

炎帝喜出望外,疾步走到床边仔细打量:“气色不错,看来是没什么大碍了。”

忽又叹了口气:“只是,苦了你的母后,知道此事后却病倒了。”

王安本来腹诽,你儿子早死了,但听到皇后病倒了,不知为何,心里竟涌起一阵酸楚,下意识道:

“是儿臣不好,让父皇母后担心了。”

“无妨,你能醒来,就是对你母后最好的安慰!”

炎帝笑了笑,随即目光一寒,杀意涌动:“刺杀的事,朕已经让飞鱼卫和大理寺协同办案,限一个月内破案,不然便摘掉他们的脑袋,等抓回刺客,朕定会还你一个公道。”

“谢父皇!”

嘴上这么说,但王安却不抱多大的希望。

敢在重兵把守的上林苑下手,那证明对方很难留下一丝蛛丝马迹。

“另外......”

炎帝望着王安,眸光有些复杂:“在你昏迷期间,朕已经下旨明日在宣和殿作抡才大典。

“此次遴选,诗词和策论兼有之,一来是考核众位皇子的德性、才能,二来,也是借机考察一下,京城诸多的勋贵子弟中,是否有出类拔萃之人。

“既然你醒了,便也参加吧,若是不能从中脱颖而出,朕......”

他迟疑了一下:“会把你废掉,另立储君!”

其实炎帝这么做,也是迫于无奈。

太子被刺,眼看醒不过来,朝中各派势力闻风而动,纷纷借机上书,要求另立储君。

起先炎帝还借故推脱。

但这些势力太过庞大,此次又形成同一战线,能量着实不小。

几次之后推脱之后,炎帝也不得不顾及影响和后果,只好选择就范。

却没想到,王安竟在这时醒了。

只是圣旨已下,君无戏言,炎帝只能孤注一掷,让王安参加遴选,看王安能否破而后立,保住太子之位。

若能保住,自然更好。

若不能保住,就将他赶出京城,做个闲散王爷,远离朝堂纷争也好。

王安一听这话,险些就蹦了起来......你个糟老头子,有你这样坑儿子的吗?

没有太子之位,我岂不是要任人宰割?

本来想找炎帝理论力理论,但一听考诗词和策论,他立马笑了。

呵,考诗词吗?

哥小学三年级便熟读唐诗宋词,身后诗仙词圣加持,还怕考这个?

至于策论......

上下五千年、十几个百年王朝历史加持,最基础的《国富论》、土地流转制度,再到各朝各代状元榜眼探花们流传下来的卷子......

哥还怕你考这个?

没办法,这就是底蕴啊。

上下五千年的底蕴,还怕怼不过几个古人?

王安决定让这个世界的土著开开眼,想也不想,直接点了点头:“儿臣遵旨!”

0 第3章
听到儿子这样的回答,炎帝怔了怔,心中掀起一丝狐疑。

不对啊,怎么这么轻易就接受了?

自家儿子自家知道。

虽然这小子平时在自己面前唯唯诺诺,说话大点声都不敢,可一旦听到要考试,哪次不得硬着头皮向他求饶?

可这次......

炎帝直直看着王安,半天才吐出几个字:“皇儿,你不会是......脑子也摔坏了吧?”

炎帝记得,王安当初是被人从马背上射下来。

若是摔坏了脑子,好像也挺正常?

想到这,不由悲从中来。

老天爷,我王祯这是造了什么孽啊,你要这么惩罚我的儿子?

有什么报复你冲我来啊!

王安眼角抽了抽,面上却作出一副乖巧恭敬的样子:

“回父皇,儿臣脑子没坏,儿臣只是想到,父皇为了此事,一定没少受群臣非议,所以......儿臣一定要为父皇争口气,保住我皇家颜面!”

这并不奇怪,虽说前任是个行事肆无忌惮的大纨绔,但对于自己的老爹,却从小带着几分畏惧。

所以,在炎帝面前,他一向都是这副乖巧模样。

只是,炎帝却震惊了。

这家儿子,平日在自己面前,照着书本都读不顺一句完整的话。

可如今,竟能说出这么有条理的话来?!

这让炎帝更加坚定了自己的猜测。

自家的儿子,肯定脑子摔坏了,也就是俗称的脑残。

不过,脑残好啊!

和他往日不学无术,愚不可及的表现比起来,如今虽然脑残,却反而看起来更加正常了。

这算不算因祸得福?

炎帝倍感欣慰,忍不住赞道:“好!不愧是朕的儿子,就是有志气!”

顿了顿:“朕答应你,若你能夺得头筹,可以无条件答应你一件事。”

“多谢父皇,儿臣一定竭尽全力,必不使父皇失望!”

王安大喜,赶紧打蛇随棍上。

皇帝的许诺,可是意义非凡,对于自己将来的发财大计,大有裨益。

“嗯,朕相信你。”

尽管知道希望渺茫,但看到儿子信心满满的样子,炎帝仍生出几分豪情:

“明日就是大典,时间有限,皇儿好生准备一下,朕还要去往坤宁宫,将你脑残......咳咳......醒来的消息,告诉你母后。”

说完便离开了房间。

“走那么快干嘛?做贼似的......我还没说代我向母后问安呢。”

王安看着炎帝急匆匆的背影,不禁嘀咕了一句。

“殿下......”

就在这时,门外小心翼翼进来一道身影。

这是前任还算信任的两个下人之一,侍读太监郑淳。另一个则是婢女彩月。

看到王安背靠床榻,郑淳肩膀一抽一抽,忽然“哇”的一声,冲过来扑在王安大腿上,鼻涕眼泪糊了他一身。

“呜呜......太子殿下,你总算醒了,奴婢还以为......还以为......”

“滚!本宫还没死呢,号丧啊!”

王安顿时脸就黑了,要不是没有力气,他非得一脚将这混蛋踹下去不可。

“殿下息怒,奴婢这是高兴,呵呵......高兴!”郑淳抹了把鼻涕,又哭又笑。

王安看到他唇上残留的鼻涕,忍不住一阵厌恶,摆了摆手:

“行了,本宫没事!彩月,去给本宫收集一下,恵王以前的诗词文章,本宫要用!”

恵王也就是六皇子,素有才名,号称京城第一才子。

明日抡才大典,最强的对手就是他。

彩月应了一声,匆匆转身出门。

半个时辰后,恵王发表过的诗稿,全部到了王安的手上。

“就这......”

王安随意挑选几篇看了,便丢到一边。

水平倒还可以,只是斧凿的痕迹太重,和前世他读过的那些名篇想比,有如云泥之别。

不知道前世那些诗词大贤,知道自己用他们的大作,吊打恵王,会不会气得从棺材板里跳出来,大骂自己杀鸡用牛刀?

跳就跳吧,难道他们还能穿越时空不成?

王安打了个哈欠,才发现天已经快黑了,一阵疲倦袭来,直接倒头就睡。

长夜漫漫,独自安眠,钢铁直男睡觉的习惯,就是这么朴实无华......

次日一早,天刚亮不久,炎帝就派了太监总管李元海来东宫,奉旨让王安起床。

对于这家这个儿子,炎帝是清楚的。

如果没有人督促,他能一觉睡到日上三竿,哪还怎么参加抡才大典?

可李元海到了寝宫一看,顿时傻了眼。

只见王安早已起床,正对着镜子,在彩月的伺候下换衣服。

“李公公早啊。”

王安随口打了声招呼,多年的战士生涯,让他习惯于早睡早起。

哪怕身体有伤,这个习惯也是雷打不动。

眼看太子殿下居然破天荒主动打招呼,李元海雪白的眉毛抖了抖,赶紧作揖回礼:

“老奴见过殿下......陛下有旨,让殿下用过早膳,即刻前往宣和殿,参加轮才大典。”

“行了,本宫都知道。”

王安刚好穿戴完毕,转身面对李元海:“公公来的正好,不妨帮本宫看一下,这身行头够靓仔吧?”

王安对自己如今的造型很满意。

唇红齿白,身穿莽袍,束发金冠,妥妥的当世美少年。

虽说前任是废材了一点,不过留下的这具皮囊,倒还是有可取之处。

可惜李元海并不懂什么叫靓仔,不过,他还是猜出了大概的意思,笑着回应:“殿下继承了陛下的血脉,自然也有陛下的英武之气!”

“英武之气......不错,本宫喜欢。”

王安恬不知耻地笑纳了,打了个响指:“既然如此,早饭就不吃了,我们现在出发!”

反正等会儿到了大殿,也不会少了吃食,到时填饱肚子也一样。

他忽然想到什么,反手在彩月的身上抓了一把,臊得彩月当即红透耳根。

前任那混蛋太子,没有深入地动过彩月,但毕竟青春期到了,平日毛手毛脚的事可没少干。

真是万恶的宫中大少啊!偏偏哥还不得不学......

王安心中大骂前任的无耻行径,面上却哈哈大笑,哈哈......”

“小月月,本宫今天参加抡才大典,正好借你的运气用用,你就等着本宫带回好消息吧。”

“......”

彩月没有说话,脸色娇艳欲滴。

这一切她早已习惯,自己也说不上是喜是怒。

王安又一阵哈哈大笑,随后叫上郑淳,双手负后,意气风发地走出大门。

李元海老神在在,只装没看见,转身跟了出去。

宣和殿离东宫并不远,一刻钟的功夫,轿子便停在了宣和殿外。

王安下了马车,手里不知何时抓着一把折扇。

哗啦打开,扇着扇子,大摇大摆走了进去。

“太子殿下驾到......”

随着宣和殿的太监高声唱喏,王安迈步走进大殿。

目光四扫。

乖乖,本以为自己出发已经够早,没想到,还有人来的比自己更早。

大殿中摆放了上百张矮几,上有文房四宝,并清酒供果。

每张矮几之后,都跪坐着一名年轻人。

有像他一样十六七岁的,也有不少二三十岁的,几乎坐满了位置。

王安只觉得不可思议,这些人,难道都是三更半夜就往这里赶吗?

他还真猜对了。

这些勋贵子弟,一听说皇上要举行抡才大典,选拔人才,早早就做好一切准备。

为了参加这场遴选,各各都在家长的催促下,三更天起床,四更天出发。

天还没亮,就聚集在午门之外,比那些上朝的大臣还要积极。

而炎帝也破例没有召开朝会,一早就带着一批重臣,和翰林学士赶到这里,主持大局。

由此可见,朝廷上下,对于今天这场抡才大典的重视。

如今南方大水,北蛮寇边,战火绵延,流民四起......朝廷急需各类人才,出谋划策,安定四方。

可谓是求贤若渴。

众人听到太子驾到,一时纷纷看过来,目光各异。

惊讶、怔神、不屑、嘲弄、轻蔑......

谁也没想到,重伤昏迷的太子,竟会出现在这里。

不过,短暂的震惊过后,这些目光很有默契地转为轻蔑和无视。

谁都知道,当今太子是个不学无术的废物纨绔。

你若老老实实,在你的东宫作威作福也就罢了,居然敢来参加抡才大典。

这是你这种草包能参加的吗?

简直自取其辱!

众人心中冷笑,他们已经想好,花式羞辱太子的一千种办法......

王安知道,这些人身后大部分都有恵王,或昌王的背景,对于这些目光,自然不屑一顾。

何况,自己本来就是来砸场子的。

敢惦记老子的太子之位?

0 第4章
正前方的圈椅上,穿着常服的炎帝见到王安走来,阴沉的脸才缓下来。

虽然王安昨日已经答应参加遴选,早上又派了李元海过去,但他还是担心,王安会像以前一样,撒泼打滚避开考核。

还好,这小混蛋在开考之前,及时赶到了。

“儿臣见过父皇!”

王安停步,作揖行礼。

“落座吧!”

炎帝面无表情地指着前方的一张案几。

王安道了一声是,便昂首挺胸、迈着不可一世的步伐,走到矮几后坐下。

“咔嚓......”

突然,一声清脆的啃水果的声音响起。

与此刻寂静的大殿相比,显得格外突兀。

“......”

众人循声望去,便看到王安岔开腿坐在垫子上,右腿一抖一抖,正旁若无人地啃着一个桃子。

群臣尽皆皱眉。

勋贵子弟暗暗耻笑,对其不无鄙视。

炎帝则抽了抽眼角,心中有一万头草原神兽狂奔而过。

真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啊。

皇帝亲临,群臣坐镇,如此庄严肃穆的抡才大典,身为太子,不思以身作则,甘为表率,居然......居然......

炎帝胸口疼得厉害,忍不住大声呵斥:“太子,你没吃早饭吗!”

王安不紧不慢地又啃了一口桃子,仿佛听不出言外之意,点点头:“对啊,父皇英明!”

“......”

炎帝的胸口更疼了,张着嘴巴,一时竟说不出话来。

“太子殿下既然没吃早饭,又有伤在身,这种场合,还是别参加了吧。”

这一幕被有心人看在眼里,当即发难,一道刺耳的声音传来。

说话的是一个二十六七岁,穿着紫色锦衣的青年。

见王安望来,还恭敬的行了一礼,嘴角含笑:“免得殿下憔悴心力,病上加病。”

王安双眼微眯,眼前青年的信息,很快就出现在脑海中。

张澜,六皇子恵王的表哥,张贤妃的侄子,荣国公的孙子。

名副其实的皇亲国戚。

难怪说话这么嚣张呢!

只是......

在老子面前装,你妈妈从小没教过你思想品德吗?

“闭嘴,怎么和殿下说话呢?”

然而,王安正想说话,却被一道温和的训斥声打断了。

扭头一看,只见张澜身边,正坐着一个温润尔雅,风度翩翩的白衣少年。

少年的模样与王安有几分相似,嘴角泛着和煦的笑容,见到他同样礼貌地行了:

“太子莫怪,张澜素来心直口快,若有得罪之处,本王替他向殿下道歉了。还请殿下别和他一般计较。”

六皇子,王睿!

这可是头号敌人呐!

王安眼底的锐利一闪而过,随即舔了舔嘴角,玩味一笑。

“皇兄说笑了,孤怎么可能会......不跟他计较呢!”

他将手中的桃子丢掉,摊开手:“本宫不吃早饭,只是觉得自己水平太高,想给你们一个公平较量的机会......既然有人不识好人心,那好,本宫摊牌了,不装了......”

他目光扫了一圈,气势拔高:“除了父皇外,本宫不是针对谁,在座的有一个算一个,都是垃圾!”

老虎不发威,当我是猪猪侠。

老子是谁?

我可是大炎朝百年来,最纨绔的太子。

会心平气和给你讲理?做梦呢?

何况,你们都是老子的敌人,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

大殿顷刻安静下来,

落针可闻。

一群参与遴选的勋贵子弟顿时满脸呆滞,而担任副考官的大学士张征和徐怀之,已是满脸怒容。

他们可是大炎的文坛泰斗,王安的话,可是把他们也骂了。

王安自然早就发现了这两个老学究,但他丝毫不在意,张征是恵王的人,而徐怀之,可是和大皇子昌王走得很近。

如此,王安当然不会和他们客气了。

炎帝闻言,当下脸色一沉,这小混蛋,就不知道收敛一点吗?你是当朝太子,不是市井流氓。

还好把朕排除在外了,不然,朕不扒了你的皮。

“太子殿下这是什么意思?瞧不起我等吗?”

“太子殿下乃是大炎储君,岂能这般无礼!”

“陛下,臣弹劾太子殿下,口出狂言,无储君之德!”

“......”

众人回过神,顿时气得脸红耳赤,对王安口诛笔伐。

王睿见状,嘴角微微扬起,没想到两句话,王安就乱了分寸,送了这么一个攻击他的好机会。

他望向张征,微微地点了点头。

张征立即会意。

上前两步,噗通一声跪在地上,老泪涕流:“陛下!请为老臣做主,老臣为官三朝,苦学专研六十年,就算不曾为朝廷立下寸功,但自认也是殚精竭虑。

“今日,却受太子殿下这般羞辱,若陛下不为微臣做主,微臣自请,罢官离去。”

徐怀之老眼闪了闪,也跪道:“臣附议!”

这一幕,让王安暗暗咂舌,看来在有机会针对自己的时候,昌王和恵王会进入短暂的联盟,步伐出奇一致。

炎帝看着跪在地上的张征和徐怀之,目光凛冽无比,朕可以容忍小辈的无礼,但你们两个老家伙,凑什么热闹?

“两位爱卿严重了,小辈之间争强好胜,在朕看来,这是好事!”

炎帝的声音听不出喜怒,却不怒而威:“起来罢,别让小辈们看笑话。”

徐怀之和张征知道皇帝生气了,但又不想放弃这大好的机会,便重重叩拜在地,道:“陛下,太子乃是国之储君,一言一行代表着皇家,岂是小事!望陛下三思。”

“放肆!”

炎帝拍桌而起,勃然大怒。

一而再触朕的底线,真当朕不会杀人是吧?

整个大殿顿时跪了一地。

王安往大殿上瞟了一眼,暗叹皇帝的气势果然霸道,不过这时候自己该出场了,不然有可能暴怒中的炎帝,真的有可能会把这两个老家伙砍了。

他可不想因为自己,让炎帝背上一个残暴的罪名。

“呵呵,张大人,徐大人,你们两位可真威风啊!”

王安缓缓站起,摇着折扇向着张征和徐怀之,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们,声音冷冽。

“都说本宫纨绔不羁,我看,你们两位比本宫还厉害啊!

“听你们这意思,莫不是想要逼我父皇......废太子不成?!”

后面几个字,王安的声音拔高八度。

徐怀之和张征顿时吓个半死,身体抖若筛糠。

虽然最终的目的,是废太子,但这不是一朝而就的事,他们此时,只是想要让皇帝教训一下太子而已。

却没想到,王安竟然明目张胆,把这帽子往他们脑袋上扣。

这要是扣实了,那可是要被抄家灭族的!

0 第5章
张征和徐怀之吓得冷汗涔涔,瑟瑟发抖:“陛下恕罪,臣绝无此意。”

炎帝见到王安一句话,就把两位大臣给镇住,眼底闪过一丝诧异,但不知道王安想要做什么,他最终只是沉着脸,并没有说话。

“绝无此意?”

王安目光上下打量着张征和徐怀之,拍着脑袋转了一圈,道:“啧啧......瞧瞧,这就是我大炎朝,人人歌颂的正人君子。

“连自己的目的,都得藏在阴暗里,还真是可悲!

“算了,本宫也懒得和你们废话,你们不是想要罢官吗?好,本宫给你们这个机会。

“就以这次遴选来打个赌好了,本宫若是夺得魁首,你们两个自己主动辞官滚蛋。

“本宫若输了,自动退出东宫,如何?”

此言一出,大殿上顿时沸腾起来。

“太子是疯了吧?竟然打这样的赌!”

“就他肚子里那点墨水,也敢在口出狂言。”

“遴选魁首,有恵王殿下在,他想拿到?简直痴人说梦!”

众人低声议论,对王安的话嗤之以鼻。

而王睿,双眼顿时亮了起来,因为兴奋,他的身体都在轻微颤抖,手臂上青筋直跳。

他可是清楚地知道,此次遴选,就是为他们皇子准备的,若是皇子获得魁首,有很大的希望,会被炎帝立为储君。

他自诩才华横溢,无论诗词还是策论,都不会是王安这半壶水能比的。

王安此举,无疑是找死。

炎帝见状,眉头微皱,他不知道王安哪里来的底气,竟敢发出这样的赌约,但这份魄力,却让他格外欣赏,因此也没有阻止。

皇帝没有阻止,那就是默认了此事。

张征和徐怀之也忘记恐惧了,几乎异口同声道:“殿下此言当真?”

王安冷哼一声,道:“有父皇作证呢!”

张征和徐怀之顿时满心激动,平时架鹰遛狗,那全京城每一个是太子的对手,舞文弄墨,一万个太子,也敌不过半个恵王。

两人相视一眼,道:“好,老臣答应。”

王安的嘴角,也微不可查地弯了弯。

众人以为占了便宜,殊不知,王安也是借着遴选,裁掉恵王和昌王的两大助臂。

“既然如此,那便按太子所言吧!”

炎帝见事成定局,重新坐回龙椅上,道:“起来吧,各自回坐,准备遴选。”

众人纷纷谢礼回桌。

张征和徐怀之也回到座位上,只是目光一直盯着王安,不给他任何有小抄的机会。

“此次遴选,先考诗词,后考策论,李元海,分发考卷!”

既然是皇家遴选,自然不需要吏部参与。

皇帝下了命令,李元海就带着十几个小太监,抱着考卷分发下来。

王安拿到试卷,目光便立即落在题目上。

只见诗词题目为:以边塞为主题,赋诗或填词一首。

边塞诗吗?

王安的目光微微眯起,揣摩一下,他就明白了炎帝为什么要用边塞为主题,赋诗或填词了。

一个月前,北方蛮国屡犯大炎边境,炎帝主打,但朝中众臣,却一直反对,反而提出派使议和,赔点款让蛮国撤军。

这让有宏图大志的炎帝,怎么可能接受。

以边塞为遴选诗词的主题,炎帝是想通过这些勋贵子弟,告诉他们身后的家族!这仗,他炎帝打定了。

想到这些,王安本想用的《使至塞上》,就立即被他否决了。

大炎朝,炎帝才是老大,这条大腿得稳稳抱住,最好的办法就一个----舔!

王安想了想,选用了《从军行七首》。

炎帝见试卷已经发放完毕,边让李元海搬来了一枚小鼎,点燃了鼎中的长香。

“总共一炷香的时间,现在开始作答,香燃尽后,停笔封卷。”

炎帝话刚落,大殿上所有人便开始构思,大腹稿,安静无比。

王安抬头扫了一下,顿时有些无语,诗词这东西本来就要一气呵成,这样长时间绞尽脑汁来写,确定是赋诗,而不是拼凑?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

极品皇太子小说、极品皇太子王安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