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点简介:小说阅读网(www.xksjvipyd.com)是一个专业的小说资源网站。为广大书友推荐小说最新章节在线资源。小说推荐无广告无弹窗阅读:【系统流、无敌流、重生流、异世修真、校园都市、总裁豪门、历史军事、玄幻仙侠】小说资源丰富赶紧收藏。

破局、小说阅读网、破局小说许国华、林秋雯

破局、小说阅读网、破局小说许国华、林秋雯

破局

小说阅读网推荐:★★★★★★★★★★★★★★

小说主角: 许国华,林秋雯

更新时间:2021-06-22

破局小说: 更新至第 1211 章

站点导航:破局

小说来源:小说阅读网

破局小说简介内容:
谈了两年的女友最终嫁给他人,老实巴交的父亲突然被检察院带走,就在许国华一筹莫展之时,等待他的又是一张停职通知……


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站点导读:小说阅读网(www.xszyku.com)

0 第1章 市检反贪局的到来
许国华中午喝了不少酒,要不是科长打电话通知下午市局法制处来人调研,他早就回家睡大觉了。

现在已经是酷暑天气,六月份的骄阳烤的人皮肤生疼,哪有回家睡觉来的清闲?而且办公室只有一台不知是哪个世纪的风扇,一转起来还“咯吱咯吱”的响。

就不说它吹出来的也是热风,关键是这台老掉牙的风扇一直以来都是被一个和许国华父亲年纪差不多的老科员长期霸占着,许国华作为一个刚刚考入县局没几年的事业编,哪有资格和人家去争夺风扇的使用权?

中午和许国华一起喝酒的两个人都是他曾经在陆北政法大学的同学,目前都在市检察院反贪局任职。

要知道市检察院的反贪局可比许国华这样一个县公安局法制科的事业编强上太多了,先不说人家的机构本来就够大,单是反贪这样的强权部门,就足够让多少大大小小的公务员们为之胆寒。

当然,更包括像许国华这样还够不上正经公务员序列的事业编们。

虽然曾经都是校友,但是从步入仕途的那一刻起,上下尊卑可是分的严严格格。虽然公安和检察不算是一个直属系统,但是全国上下公检法都是一家,检察系统本就又牵制着公安系统,人家作为市检的工作人员,来到地方上那就是实实在在的领导。

要不是其中的陆泽和许国华是睡了四年上下铺的兄弟,今天中午的这场酒许国华连到场陪酒的资格都没有…

即使如此,许国华依旧感觉自己头晕眼花的厉害。中午的酒没少喝,别人抿一口那是应该,但是许国华只能一杯接着一杯的往肚子里倒。要不是陆泽护着,许国华可能就得被人给扛着回家了。

打开办公室的门,对着门就是两张对放到一起的桌子,挨着右面靠窗户的桌子旁放着那台老掉牙的电风扇,此刻依旧在“咯吱咯吱”的转着,继续为革命事业发挥着余热,但是那位年纪堪比许国华父亲的科员早就不知道跑到了哪里。

许国华拿起毛巾在脸盆里涮了涮,拧到半干的程度后便是开始敷脸。足足敷了三五次,许国华才感觉头晕的状态缓解了不少。待会还得接待市局法制处下来的调研组,不清醒肯定是不行的。

至于为什么周五下午下来调研,工作了两年多的许国华可谓是心知肚明。龙康县是承山市旅游资源最发达的县区,市局的领导们下来调研是真,周末玩玩那更是真。

所以即使知道下午市局要来调研,法制科的科长张国强依旧驱车赶回了市里陪老婆孩子过周末。接待任务县局有的是人,也轮不到他一个科长操心。

这不,刚参加工作没多久的小许就是一个非常不错的人选嘛。小许名牌大学毕业,见识又广,最关键的还是一个家境普通的事业编。周末加班陪市局领导,那都算是张国强赏识他呢。

许国华边吹着热气,边慢吞吞的喝着茶水,中午饭桌上的一幕幕便是又跃然于眼。

中午的饭局除了市检察院的助理检察员陆泽以外,还有另外一个陆北政法的学长,目前是正式的检察员,那是能直接作为案件主办人接办案子的。

陪酒的除了许国华这个陆泽的大学同学以外,剩余的都是龙康县检察院的领导们。虽然大家几乎没有聊任何工作上的问题,但是许国华已经敏锐的感觉到,这次陆泽他们下来,绝对是有大案子要办的。

否则,陆泽即使想和自己喝酒,也绝对不会抽这么个机会。毕竟大家都在体制内,又是那样的一个局,陆泽想和自己说话也说不了几句。

排除了这些,其他的就很好解释了,陆泽这次下来肯定是带着案子来的!再想想陆泽的工作,许国华不禁心中一阵嘀咕,这次也不知道是哪位大佬要落马了。

毕竟能惊动市检察院反贪部门的人亲自下来,还要求县区检察院通力协助,搞不好就是能捅破龙康县天的大案子。

虽然许国华仅仅只是一个县区公安局法制科的事业编,但是身在体制内,又是龙康县的事情,许国华也是异常关心的。饭桌上也曾旁敲侧击的悄悄问过陆泽,陆泽只是微微摇了摇头,显然不愿意多说。

许国华也明白,检察系统有检察系统的纪律,尤其是涉及到反贪的案子,那更是慎之又慎。许国华也不再多打听,毕竟不管谁出事和他一个事业编的干系又不大,最多无非也就是增添一些饭后的谈资罢了。

“小许,下午没回家啊。”就在这时,办公室的门忽然被人推开,一道略显单薄佝偻的身影自门处缓缓走了进来。

许国华抬起头看去,正是和自己一个办公室的老科员马建国。倒是没想到,今天下午居然会在办公室里看到他。

马建国是部队转业回来的,分配到龙康县公安局法制科有些年头了。平常下午都是找麻友搓搓麻将,几乎很少在办公室出没。

法制科的工作首先是对局发规范性文件文稿进行法律审核,对上级和其他部门征求意见的规范性文件文稿提出修改意见,再有就是审核呈报劳动教养案件等工作。

说白了,这些工作马建国一件都干不了。许国华没来之前这些工作都是张国强和另外一个大学生在做,现在许国华来了,这些行文类的工作大多数也都是落到了他的头上。

没办法,谁让小许是高材生来着。

“马叔,张科通知我下午接待市局法制处的领导。”许国华挤着笑脸冲马建国说道,心中早就骂了个半死。

还说我今天下午怎么在单位?拜托了您老,咱摸着良心说说,是谁每天下午不在单位的?

马建国笑着点头,一边点头一边将许国华刚刚拉过去的电风扇又移到了自己的办公桌前,惹得许国华心中更是一阵不快。

“年轻人,多接触接触领导是好事,小张这是在培养你。”马建国大摇大摆的坐到了自己的办公椅上,美美的点起一颗烟,就开始对许国华说教了起来。

0 第2章:平地起惊雷
马建国年纪大,资格老,又是军转干部,张国强还没来法制科的时候马建国就已经在法制科工作了十几年了。所以马建国现在一口一个小张一口一个小张的喊着,丝毫不觉得别扭。

许国华连连点头称是,屋子里热的厉害,不一会儿许国华的额头上就是渗出了密密麻麻的汗珠。

“你说这天气!单位也是,连个空调也不给装。”马建国抽着烟、吹着风扇,就开始发起了牢骚。

许国华苦笑一声,还装空调呢?

昨天许国华还在主管刑侦副局长的门口听到刑侦队的队长拍着桌子和副局讨论经费问题呢,至于空调,想都不要想了。

在基层职能部门里的经费是非常有限的,尤其像刑侦这种清水高危部门更是如此。

“叮铃铃,叮铃铃。”

放在桌上的手机忽然一阵震动,许国华拿起了手机,瞅了眼手机屏幕上的来电显示,连忙接通。

“庞处,您好您好,是到了吗?”许国华的声音一下子变得及其的恭顺,这也是这半年多的接待任务所练就的。

“哈哈,小许啊。”电话那边传来了一阵爽朗的笑声,不用问许国华也知道,这人正是市局法制处的副处长——庞明虎了。

“嗯,我们刚刚下高速,再有二十分钟到咱们局里。”

许国华脑子转的飞快,马上就是应道,“好的庞处,张科早就通知我说您要下来,我这一直等着您呢。”

电话那边忽然沉默了几秒,良久才是再次响起了庞明虎的声音。

“你们张科不在?”

许国华心中一咯噔,听电话里的语气,庞明虎明显的有点不高兴啊。

想想也是,人家好歹也是上级机关,虽然是周五下午来的,但是打着调研的大旗,你一个部门一把手竟然玩起了失踪?

许国华一时间额头上布满了冷汗,这可别神仙打架波及到自己啊。一个是自己的顶头上司,一个是上级机关的领导,没有一个是自己能惹得起的。

许国华脑子转的飞快,马上就是赔笑说道,“庞处,还真是不巧。本来张科和我一直在等您,但是这不市里组织法制培训嘛,点名要一把手参加。”

许国华还不待庞明虎反应过来便继续说道,“您说,法制培训就法制培训吧,还偏偏是周末。我们张科心情不好,冲我发了一通脾气,严令我必须好好招待庞处。您要是有什么不高兴,我们张科周一回来指定打我板子。”

许国华的这一番说辞有模有样,法制培训是真,但是法制科早就安排另外一名大学生科员去了。

但是听到许国华这一番解释,庞明虎满意的点了点头,这个法制培训他也是知道的。

“嗯,大家都是工作嘛,我理解。”听庞明虎笑呵呵的说话,许国华的这颗心才算是终于放回到了肚子里。

“庞处,您到局门口给我电话,我下去接您。”

庞明虎点头哼哼了几句,两人就是结束了通话。当挂断电话后,许国华感觉自己的后背凉飕飕的,也不知道是热的,还是刚刚的电话所导致的…

而就在许国华挂断电话不久后,又一个电话打了进来。

“国华,不好了,你爸让检察院的人带走了!”

许国华的脑子一懵!

来电话的是许国华的母亲刘红梅,一个普通的企业退休职工,哪里和检察院的人打过交道?现在劈头盖脸的一句话,直接把许国华给吓呆了!

“妈,你慢点说,别着急,怎么回事?”许国华连忙让自己镇定了下来,但是握着手机微微颤抖的手还是表露出了他心中的焦急和不安。

许国华的父亲名叫许树人,是龙康县旅游局财务科的一个普通科员,根本就没有个一官半职。

检察院那是干嘛的?虽然许树人是国家的工作人员,但是许国华从出生到现在,就没听过更没有见过许树人拿过别人一点点的好处。

先不说许树人的品行如何,他一个混迹了半辈子的老科员,谁还能有事求到他?要是许树人真是手眼通天的人物,许国华一个正儿八经的名牌大学毕业生,也不用窝在龙康县公安局当一个普通的事业编啊!

而体制内的人都知道,宁肯让公安系统的人找上门,也绝对不乐意纪委和检察院的人找你喝咖啡。

刘红梅开始哭诉了起来,“刚刚你爸单位的老张打来电话,说是检察院的人把你爸带走了,别的我就不知道了啊。”

许国华原本一张帅气的脸庞黑的都快泛出光了,既然是单位内部打来的电话,而且打电话的人刘红梅还认识,那这个事的可信度就非常的高了。

“妈,那你知道是因为什么吗?还有,除了我爸以外,还有谁被带走了?”许国华问话的语速非常的快,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得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我什么都不知道啊。”刘红梅的声音越来越低,到最后更是直接不说话,开始嚎啕大哭了起来。

许国华一阵头晕目眩,连忙安慰了刘红梅几句,说是找人想想办法,起码得先把事情给打听明白啊。

“妈,你放心吧,检察院的人也是讲证据的。我爸是什么人咱都了解,别说他有没有贪污的心了,就算是有,他又不是领导,拿什么贪污去?”

“对对对,国华啊,你就在公安局上班,不是说你们公检法都是一家人吗,你赶紧想办法把你爸给救出来啊。”

许国华苦笑一声,对于母亲的话只能点头应是,也算是暂时把刘红梅给稳住。

寻常百姓都认为公检法是一家,不管你是在其中三家的哪个部门,只要有点事互相之间都能招呼。

其实是不然的!许国华来龙康县公安局上班也有小三年了,对于公检法三家的道道也算是或多或少了解一些。换句话说,正是因为公对公的关系,公检法三家反而是相互制约、相互牵制的。如果不是原本私交就不错,人家根本不给你这个面子。

当然,如果你是领导可以抛开不谈。但是像许国华这样的一个普通事业编,想都不用想了。

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找几个平常私交不错的朋友,拐弯抹角的打探情况。

好在许国华在法制口工作,平常和检察院打的交道还比较多,熟人还是有几个的。

十分钟后,许国华的眉头越皱越紧。从桌上的烟盒中摸出一颗烟,却是一时间找不到打火机在哪。

不出意外的话,这些人都是指望不上了!

0 第3章:市局调研组
许国华感觉一阵深深的无奈袭上心头,官场就是这样,真当你遇到事情的时候,没几个人能帮你。

马建国早就拿起了桌上的报纸,将头深深的埋了进去。刚刚许国华的那个电话马建国可是一字不落的全听到了,这个小许还真是可怜,他姨夫前几年刚刚出事,现在怎么连他爸也折进去了…

不过事情一旦涉及到检察院,以马建国官场老油条的性子,早就躲的远远的了。别说帮小许同志出谋划策了,现在必须得马上和小许同志划清界限!

就在许国华心急如焚的时候,放到桌上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许国华烦躁的拿起手机正要挂断,可是眼睛瞟了一眼来电号码后,许国华的脸色微微变了变。

因为许树人的事情,倒是差点把工作给忘了!

“小许啊,我们到局门口的红绿灯处了。”电话刚刚接通后,庞明虎那洪亮的声音就是自手机听筒处响了起来。

许国华心中焦急难耐,现在许树人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许国华的心早就跟着许树人飘到了检察院,哪里还能顾得上接待什么庞处长?

但是,接待市局法制处庞明虎一席人,是法制科科长张国强交给许国华的政治任务!如果完成不好,别说张国强了,就算是局里的领导也不会放过自己!

一边是自己的亲生父亲,十万火急;一边是上级领导,政命难违。许国华一时间感觉自己的脑仁都似被火煎烤一般,生疼生疼的。

而刚刚庞明虎的那番话,明显就是让小许同志准备迎驾。许国华沉思几秒,终于说道,“庞处,我这就下去,咱们待会见。”

“好,待会见。”庞明虎笑呵呵的挂断电话……

刚刚许国华差点没忍住和张国强打电话请假,但是理智说服了他,许树人那边的事情是急不得的!

先不说现在检察院那边是否已经掌握了直接的证据,就说事情的来龙去脉现在都没有搞清楚,索性,还不如从长计议!

而且最关键的一点是,庞明虎是市局法制处的副处长,市局法制处和市县两级检察院之间的沟通也是非常频繁的…

所以这么一来,或许还能从庞明虎这边打开缺口!

……

下午3时45分,承山市公安局法制处的两台警车闪烁着耀眼的警灯驶入了龙康县公安局的大门。

许国华快速的自台阶上小跑下来,市局的两台车子刚刚停稳,许国华正好来到了第二台车子的左后门处,然后殷勤的拉开了车门。

众所周知,在官场中领导们都是坐在后排的。但是为什么是第二辆车,为什么是左后门,这些都是有讲究的。

一般情况下,第一辆车是负责开道的,上面坐的也都是随从人员,庞明虎来过几次龙康县,每次也都是坐在第二辆车上。

至于为什么是左后门,这个更简单了。因为左后门的位置,也就是驾驶员身后的位置,是全车安全系数最高的一个位置。

所谓的贵宾座,就是指的这个位置。

果然!许国华刚刚拉开车门,一个身材中等、穿着一身便服的男子就是笑呵呵的自车上走了下来。

许国华松开车门,连忙上前冲这个男子伸出双手,“庞处,欢迎欢迎,远道而来您辛苦了。”

“小许,辛苦谈不上,就是给咱们基层的兄弟们添麻烦了。”庞处也是一脸客气。

许国华连忙摇头,“领导下来视察调度工作,怎么能说是麻烦?”

庞明虎放声大笑了起来,连连拍着许国华的肩膀赞赏。

要说承山市六区十一县公安分局的法制科,最属这个龙康县的小兄弟会来事。所以对于许国华,庞明虎的印象还是比较深刻的。

许国华忙着招呼其他的调研组成员,其实说穿了,除了庞明虎和另外一个工作人员以外,剩下的四五个人有老人有妇女,不用想都能猜得到,应该都是庞明虎的家属了。

想到这许国华心中不由一阵的滴血!官场就是这样,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人家的亲人跟着沾光,自己的亲生父亲被带走,自己这个当儿子的毫无办法不说,连去打探消息的时间都抽不出来。

一想到这,许国华就感觉自己的眼眶都是湿润了……

“你好,麻烦你了。”就在许国华愣神之际,一道宛如天籁般的声音骤然间在许国华耳边响起。

许国华抬头看去,一名身高足有一米七的女子俏生生的站在自己面前。少女一身天蓝色的连衣裙,齐耳短发梳的整整齐齐。脸盘如玉,双眸漆黑发亮,小巧的琼鼻和樱艳的红唇如同上天最得意的杰作一般镶嵌在精致的脸庞上。

好一个水灵灵的姑娘啊!

“哈哈,小许啊,忘记给你介绍了。”庞明虎大步走到许国华身边,拍着少女的肩膀一脸自豪的说道,“这是我闺女庞蕾,在咱们陆北警官学院读大三。”

许国华恍然大悟,连忙热情的冲少女伸出了手,“你好庞蕾,我叫许国华。”

少女矜持的点了点头,伸出如藕般的小手搭在了许国华厚大的手掌上。

入手微凉滑腻,让许国华原本烦躁的心情似乎都瞬间安静了下来。

少女腼腆的收回了自己洁白的小手,许国华笑了笑,连忙回头招呼众人。

接下来的安排就更能显出许国华的精道了。

因为早就料到了庞明虎一席人可能会有家属,所以经请示张国强同意后,许国华早早的准备了一辆地方牌照的社会车辆。

庞明虎一席人刚刚下车,一家老小就是被带到了早就提前定好的酒店,唯独把庞明虎和另外一个工作人员留在了局里。

对于许国华老道的安排庞明虎非常满意,要是小许同志不通人情世故,真的带着自己这一家老小来个龙康县公安局半日游,那不就等于诚心不给自己台阶下嘛。

如此一来,许国华在庞明虎心中的印象又是好上了那么一丝。即使年龄相差快有二十岁了,庞明虎也不再摆领导和前辈的架子,连原本的“小许”都是改口成了许老弟。

0 第4章:老同学的电话
许国华带着庞明虎二人来到了法制科旁边的会议室里,这个会议室不大,三三两两的放着五六把椅子。平常是法制科开会用的,当然也客串接待上级领导的临时场所。

“庞处,喝茶。”进到会议室后许国华一阵忙活,给庞明虎二人都斟上茶后,许国华才是在庞明虎另外一侧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庞明虎从公文包里拿出了一摞文件,指了指文件上的标题对许国华说道,“小许,这份文件等周一上班以后转给你们张科。”

许国华应了一声,连忙把庞明虎手中的文件接了过来。文件是红头的,上面写着承山市公安局关于对全市区(县)公安分局加强法制工作督导的函。

庞明虎开始念叨了起来,“许老弟啊,现在最高层强调依法治国,咱们公安系统做为执法机构的第一环,在法制建设领域可以说是任重而道远啊。”

许国华连忙点头称是,“您说的对。最高层的打算咱猜不透,但是从最近省市县三级政法委不断召开公检法联合法制培训会,也能猜到以后的法制建设肯定是各个单位的重头戏。”

庞明虎一拍巴掌,脸上绽放出了明媚的笑容。

“小许,我就说还是你们名牌大学毕业的大学生脑子好使,不像现在各别县区法制科的某些人,完全还是老一套,根本就不重视。”庞明虎说着说着就开始批评了起来。

“你就说尚崇县分局,从主管副局长到法制科的科长,没有一个能认识到法制培训的重要性。办事、办案还是老一套,完全就不讲法律。”

见庞明虎有些义愤填膺,许国华只能干笑着点点头。人家作为市局领导当然可以点名批评,但是许国华一个龙康县分局法制科的事业编,怎么可能当着庞明虎的面去说尚崇分局的不好?

传不出去还好,一旦传出去了,许国华的名声可就彻底臭了!

“所以啊小许,以后咱们的法制部门腰杆子也硬了。以前很多不说、不做的事情,现在统统都得捡起来。这是最高层、是法律赋予我们的职责。”庞明虎说着说着脸上就是展露出了傲色。

许国华听到现在才隐隐约约的有些明白了,合着这位庞处并不是在意法制建设不建设,他最看重的,反而是法制部门的地位会不会因为这个事情从而水涨船高啊…

其实说到这一点许国华也是深有体会。在公安系统里,刑侦、治安、交管等部门才是真正的强权部门,法制部门几乎都快形同虚设了。

所以也难怪庞明虎很看重这个事情了。如果真如庞处长所愿,那以后的法制部门还不得成为所有单位最炙手可热的香饽饽啊?

“所以小许啊,未来我们的路才是任重而道远。”庞明虎有些意味深长的看了许国华一眼,还不待许国华说话,忽然话锋一转。

“对了小许,你参加工作几年了?”

“差五个月就三年了。”许国华有些感慨,不知不觉的,时间过的竟是如此之快。自己也从一个初出校园、满怀雄心壮志的少年成长成了一个深谙官场规则的小吏。

“嗯,也该提副科了嘛。”庞明虎看着许国华笑眯眯的说道。

许国华不好意思说的挠了挠头,“庞处,我现在还只是事业编。”

庞明虎略显尴尬的笑了笑,心中暗叹一声可惜,没再继续聊这个话题。

而就在这时,许国华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许国华第一反应还是母亲刘红梅打来的,毕竟父亲被抓,最急的除了自己也就剩下刘红梅一个人了。

许国华边拿手机,边冲庞明虎露出了一个歉意的笑容。庞明虎笑着摆了摆手,示意许国华先接电话。

拿出手机后许国华愣了愣,到是没想到来电话的竟然是陆泽。

“陆检察官,忙完了?”许国华当着庞明虎的面笑呵呵的接起了电话。

电话另一端的陆泽喘了口粗气,嗓子咕噜咕噜的,明显就是刚刚睡醒的样子。

“少来,有正经事。”陆泽的声音很低沉,许国华的心中不禁一动,再想想陆泽的工作和自己父亲被抓的消息,许国华感觉自己浑身都是微微一颤。

“庞处,您先坐着。”许国华和庞明虎打了个招呼,就是急急忙忙的推开会议室的门走到了外面。

“你说吧。”许国华深吸了一口气,压低了声音缓缓说道。

“知不知道伯父被抓的事情?”陆泽开门见山,一针见血的把许国华的心事说了出来。

许国华的心狠狠的一紧,还真是!

“你先别激动,伯父应该没事,他也是被人利用的。”见许国华不说话,陆泽马上安慰了起来。

“能告诉我具体是怎么回事吗?我爸那个级别,根本就惊动不了你们。”

许国华说的没错,就算是许树人有事情,也是单位内部的纪检系统或者是龙康县检察院的人来出面搞定,根本不至于把市检反贪局的人给惊动过来啊。

“国华,具体的案情我没法说。这几年龙康县大搞旅游,整个旅游系统从上到下都烂透了,捎带着一个主管副县长都是栽了跟头。不过你也放心,据目前我们掌握的情况来看,伯父的事情应该不大,做的事情也都是一把手的指使。”陆泽长话短说,三言两语就是把事情和许国华交代清楚了。

许国华眉头皱了起来,虽然陆泽这么说,但是他本身也是从陆北政法出来的高材生。许国华明白,就算真的如陆泽所说,恐怕许树人的公职也是保不住了。

仕途如虎,官场如战场!即使你没贪,上面的人贪了,过了你的手,你也逃不了!

就和五年前的那一幕如出一辙…

“陆泽,谢谢你。”虽然消息不太好,但是陆泽是第一个主动给自己打来电话透漏消息的。如果从组织原则上讲,陆泽已经属于违纪了。

所以对于陆泽的这份情,许国华还是非常感激的。

“行了,咱兄弟两还说谢不谢的。”陆泽笑骂了一声,然后又低声说道,“我们这就往回赶了,准备连夜突审。伯父这边你就放心吧,只要他自己本身没事的话,争取在公诉前就把他卡出来。”

许国华感觉自己的鼻子都是微微发酸,陆泽表达的意思很明白,只要检察院不公诉,法院自然不能判决。这样的话许树人可能就是党内处理,起码公职就有希望保住了啊!

0 第5章:“未婚妻”
想想许树人辛辛苦苦给旅游局做了一辈子的账,从一个月150块钱的临时工熬到了现在一个普通科员,奉献的可是整整一生的青春啊!

如果就因为上面的某些人手脚不干净,最后落得个开除公职的下场,许国华都能想象得到自己即将退休的父亲得多失落!

“兄弟,谢谢!”许国华哽咽的道谢。谁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呐!

……

挂断陆泽的电话后,许国华感觉自己仿佛吃了一颗定心丸,忙给刘红梅回了个电话。电话里许国华也不敢讲太多,只得推说自己找了大学的同学,是市检的领导,已经在帮忙运作了。

说再多,无非就是徒增母亲的烦恼。许国华知道,从五年前的那件事发生以后,对于检察反贪、纪检这种强权机关,母亲刘红梅有一种发自骨子里的敬畏!

许国华回到会议室和庞明虎继续聊天,接下来的话题聊的很轻松,但是大致上还是围绕着市局法制处在未来全市公安系统的法制培训在谈。

一晃就是到了晚饭的时间,晚饭的地点就在庞明虎一家老小下榻的酒店三楼,许国华早早的就安排好了。

“庞处,晚上我就不打扰您了。咱就按定好的,明早八点我准时在楼下等您。”许国华开着单位挂着地方牌照的社会车辆将庞明虎送到酒店门口后说道。

原本还打算趁着晚上吃饭的时候向庞明虎打听打听他在市检察院反贪部门有没有什么熟人,陆泽的一个电话便打消了许国华的这个念头。

庞明虎故作客气,“小许,你也是单身,就和我们一起吃点吧。都是自家人,也没有外人。”

许国华微笑着再次摇头,人家庞处一大家子,自己去凑什么热闹?庞明虎也不再客气,两人寒暄两句后,许国华驾车再次返回了单位。

当许国华回到办公室后,马建国早就不见了。许国华正要锁门,忽然感觉自己的肩膀被人拍了一下,然后一道清脆的声音就是自身后响起。

“许国华,怎么还不下班?”

许国华微微愣了愣,马上就是听出了这道声音是谁。

林秋雯,现任龙康县公安局办公室副主任。说是副主任,其实也就是一个普通科员,享受副科的待遇。

但是可千万不要小瞧人家这个级别,林秋雯的年纪比许国华大不了几岁,还是一个女儿身,却已经在仕途上走入了正轨。

当然,如果不是因为她父亲林虎是主管治安的副局长,可能林秋雯也不会在短短几年时间就能做办公室的副主任。

朝中无人难做官,放到现行的体制下依然如此。

“市局有人下来,刚刚招呼好。”许国华转身冲林秋雯打了个招呼,语气不冷不淡的。

倒不是说许国华为人傲气,对于林秋雯这个差点成为自己妻子的已婚妇女,许国华实在不知道该以什么心态去面对。

要不是五年前许国华的姨夫,时任龙康县人大常委会主任张海荣出事,林秋雯也不会抛弃自己,和县里一个镇党委书记家的小孩走到一起……

所以,对于林秋雯,许国华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

“嗯,你们科的接待任务确实也重。”见许国华的脸色不算太好,林秋雯也很识趣的冲许国华摆了摆手,“那我就先走了。”

许国华没有说话,只是平静的点了点头。看着林秋雯迈着婀娜多姿的步伐缓缓离去,许国华的心中憋屈的厉害。

既有许树人被带走的焦急,又有刚刚回忆和林秋雯点点滴滴带来的感伤。再想想明天还得接待庞明虎那一家老小,许国华就感觉自己的脑仁一阵阵钻心的疼。

许国华刚刚回家,刘红梅就迎了上来。

“国华,你爸啥时候就能出来了?”刘红梅的语气十分的焦急。

“妈,这个事情急不得,反贪局那边有我一个大学同学,已经在帮忙了。”许国华好言安慰刘红梅,自己心中也是七上八下的。

陆泽毕竟刚刚参加工作,不管是经验还是人脉都差的远。所以对于许树人这件事,许国华心中还是没什么底。

一夜无话。

周六一大早,许国华就是匆匆起床。洗漱一番后时间刚刚7点,许国华便快步向酒店走去。

“小许,来的够早啊。”当许国华吃过早点,在一楼大厅坐了小半个小时后,庞明虎一家老小才是自电梯口走了出来。庞蕾换了一身洁白无瑕的运动装,三千青丝随意的披散在身后,冲许国华露出了一个友好的笑容。

许国华连忙起身相迎,“我也是刚到。庞处,昨晚休息的怎么样?”

庞明虎笑着点头,在庞明虎身边的是一个容貌姣好的妇女,正是庞明虎的妻子陈静,在市财政局工作。

“小许,辛苦你了。”许国华生的高大,相貌英俊,现在姿态摆的又足够低,庞明虎一家子对待许国华的态度都不错。尤其是庞明虎的父母,一个劲的夸许国华好。

“好了,咱们总不能在大厅聊天吧,快点出发吧。”庞蕾说完以后冲许国华客气的点了点头。

龙康县的旅游资源其实无非就是一些高矮不一的群山,只不过县里前几年来了一个头脑灵活的县委书记,硬生生的把一个国家级贫困县打造成了承山市乃至是整个陆北省都比较出名的旅游城市。

说到这个事情,不可否认的为新书记增添了很大的政绩。要知道摘掉一个国家级贫困县的帽子,这个成绩可不是一般的大。

可惜了,书记是空降书记,捞了政绩就能升,委屈的却是本土的干部。

以前靠着国家级贫困县的帽子,龙康县哪年不能和三个大家长要个几千万花花?市里给点,省里给点,国家更有专项补贴,龙康县财政的日子过的美的很呢。

可是现在呢?县委书记捞够了政绩,前不久调回了省里。原本的县长提了书记,市里又空降了一个县长下来。

书记是龙康县本土干部,又是曾经的县长,整个龙康县被他经营的滴水不漏。新县长下来不到三个月,头上的“代”字还没去掉,市检察院反贪局的人就找上门来…

当然,县里边怎么样,和许国华这个没门没路的小小事业编没有任何的关系。但是许树人被承山市检察院的人给带走,许国华就坐不住了。

一行人兜兜转转,草甸和花园转了不少,庞明虎一家老小的兴致都不错,眨眼间就是到了午饭时分。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