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点简介:小说阅读网(www.xksjvipyd.com)是一个专业的小说资源网站。为广大书友推荐小说最新章节在线资源。小说推荐无广告无弹窗阅读:【系统流、无敌流、重生流、异世修真、校园都市、总裁豪门、历史军事、玄幻仙侠】小说资源丰富赶紧收藏。

我的彪悍人生、小说阅读网、我的彪悍人生叶天生、何文婧

我的彪悍人生、小说阅读网、我的彪悍人生叶天生、何文婧

我的彪悍人生

小说阅读网推荐:★★★★★★★★★★★★★★

小说主角: 叶天生,何文婧

更新时间:2021-06-22

我的彪悍人生小说: 更新至第 678 章

站点导航:我的彪悍人生

小说来源:小说阅读网

我的彪悍人生小说简介内容:
电视台小科员叶天生武艺高强,却屡受新来的女上司折磨,叶天生一怒之下和女上司闹僵,工作陷入危机,却又偶然救了新任女县长,迎来人生转机,走出了一条另类升迁路,本以为人生圆满,叶天生却突然发现自己的出身蹊..


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站点导读:小说阅读网(www.xszyku.com)

0 第1章苦逼的人生
“叶天生,把这垃圾给我拿出去倒了,对了,待会顺便把我的办公室地板拖一拖。”欧阳欣看着眼前高大帅气的叶天生,颐指气使的使唤道。

“欧阳台长,这活不是我干的吧,台里有保洁阿姨,你让保洁阿姨去干呗。”叶天生撇着嘴抗议道。

“我让你做就做,领导的话你当耳边风是吗,还想不想干了。”

“保洁阿姨每天都有拖地板,这地板已经很干净了,没必要再拖了吧。”

“我有洁癖,一天想多打扫几次,不行吗?叫你拖就拖,你啰嗦什么。”欧阳欣从办公桌后面走出来,她的身高比叶天生矮,但脚底下一双恨天高穿着,却是几乎要跟叶天生一样高。

叶天生气得快疯了,这臭婆娘,纯粹就是在整他!妈的,长得漂亮就能不讲理了吗?信不信老子把你办了?

叶天生心里恨恨的想着,咬牙切齿。

“咋的,不爽?有本事你就辞职呀。”欧阳欣看着叶天生嘲讽的笑道。

“老……老子……”叶天生差点就想说老子就不想干了,最终还是理智战胜怒火,生生把这口气咽下了。

如果他只是台里聘用的合同工,那这份工作他直接就不干拉倒,没啥可惜的,但他是事业编制,是县电视台里为数不多的事业编的员工,换句话说,他在台里的地位,比那些局聘、台聘的合同工包括各种临时工强多了,在台里俨然是属于‘上等公民’,这么一份工作,叶天生打死也舍不得辞掉,这年头,钱难赚,找个好工作难呀。

而且当初这个事业编,他除了参加考试外,还是他那在县广电局工作的师兄帮他活动了不少关系,这才好不容易弄到的,叶天生无论如何也舍不得辞掉。

不舍得辞职,那咋办?认怂呗,只能接受欧阳欣这个变态婆娘的欺压,谁让人家是副台长。

叶天生气哼哼的拿着垃圾桶去倒垃圾,回来后又在欧阳欣那‘虎视眈眈’的眼神监督下,不情愿的把欧阳欣办公室的地板拖了两遍。

一天的时间,被欧阳欣这么折腾几下,又干了点毫无意义的处理文件的工作,时间就这么过去了。

傍晚,叶天生踩着时间点下班,从电视台大楼出来,叶天生阴郁的心情总算是好了许多,马勒戈壁的,以前他在电视台的小日子那叫一个滋润,自打欧阳欣来了,端的是要多苦逼有多苦逼。

收拾了下心情,叶天生提起精神,赶紧到附近的花店买了一束鲜花,准备去给自己的女朋友高小艳一个惊喜。

高小艳在县农行工作,是农行的一朵花,多才多艺,人长得又漂亮,在电视台和农行的一次活动中,叶天生认识了高小艳,经过长时间的猛烈攻势,叶天生总算是在昨天把高小艳给拿下了,两人正式确定了恋爱关系。

电视台离农行不远,叶天生骑着自己的小电驴过去。

叶天生原本晚上是约了高小艳一起吃饭的,高小艳却是回信息跟她说晚上要加班,晚点才有空,叶天生寻思着两人刚确定恋爱关系,怎么说也得来献一下殷勤,所以买束鲜花屁颠屁颠的过来。

县农行自己建了一栋办公大楼,除了自用的几层,其他也租给别人办公用。

叶天生熟门熟路的来到三楼,这是农行的办公区,他之前在追求高小艳,农行的员工也有不少认识他的,一看到他捧了一束鲜花,一名男员工登时嚯了一声,“叶哥,这是准备对小艳同志使大招呢?”

“那当然。”叶天生咧嘴一笑,心说老子都已经把你们的行花给拿下了,还用得着使大招吗。

“小艳呢。”叶天生瞅了办公室一眼,没看到高小艳的身影。

“在我们行长办公室呢。”男子微微一笑,笑容带着些莫名的意味。

“是嘛,那我等她出来。”叶天生坐在高小艳的办公位置上等着,感觉男子的笑容有些猥琐,也没多想。

叶天生等了一会,便有些坐不住,他本就是生性好动的人,干坐一会便觉得浑身不自在。

这会早就过了下班时间,办公区里除了三两加班的人,也空荡荡的,至于那些行长副行长的领导办公室,门都紧闭着,估计行长们下班比谁走得都快。

叶天生站起来闲逛了一下,不知不觉就晃悠到了行长办公室外。

知道高小艳在里面,叶天生不由嘀咕了起来,心说这下班时间,一个大行长找高小艳这个综合办公室的文员干嘛。

在门外站了一会,叶天生就觉得有些不对劲,尼玛,里头隐隐约约传来的声音怎么有点那啥?

偷听了一会墙角,叶天生脸渐渐绿了!

草!叶天生怒发冲冠,朝门一脚猛踹。

门从里面反锁着,没人想到叶天生竟能一脚把门踹崩了,连门板都裂开了,这得多大的劲啊!

里头的人被这突然一声巨响吓得不轻,待看到叶天生时,女子的尖叫响了起来。

马勒戈壁!叶天生看到眼前的场面果真如自己想象的那般时,气得差点吐血,只见高小艳衣衫半解的坐在一名中年男子大腿上,两人竟然在干那事。

狠狠的瞪着高小艳,叶天生睚眦目裂。

时间过了不知道多久,好似一刹那,又好像过了漫长的时间,叶天生看着手慢脚乱穿衣服的一对狗男女,本想打人的他,突然自嘲一笑,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门外,刚刚和叶天生打招呼的男子目瞪口呆的看着叶天生,他着实没想到叶天生会那么生猛。

叶天生没和对方说话,径直离开,他这会总算是明白对方刚刚那莫名的笑容是什么意思。

叶天生走到楼下,人刚坐到自己的小电驴上,高小艳就追了出来,“天生,你听我解释?”

“听你解释?你想解释什么?解释你怎么坐到你们行长大腿上,积极配合他行苟且之事,取悦他是吗?”叶天生嘲讽的看着高小艳,就当自己眼瞎了,碰到这么一个绿茶婊。

高小艳没想到叶天生会这么说,一下子呆住,脸色涨得通红。

0 第2章路见不平
两人就这么对视着,高小艳慢慢的恼羞成怒起来,“叶天生,你有什么资格说我,咱们不过是刚确定恋爱关系,老娘都还没跟你结婚,你以为你是我什么人?”

“你……”叶天生好悬没气晕过去,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女人。

“行,你牛,咱俩拜拜了,再见,不,再也不见。”叶天生冷笑了一声,眼不见为净,他这会连对方的脸都不想看到,以前觉得这张脸很漂亮,现在觉得恶心得很。

“不见就不见,你以为老娘稀罕你?就你这条件,我能答应做你女朋友你就该烧高香了,你还想怎样?我跟行长那样,还不是为了工作顺利一点,日后要是能提拔成行里的领导,咱们日子也能过得舒服一点不是,要不然你让我跟你天天坐着小电驴吹西北风?”高小艳看着叶天生的电动车,讥讽道。

“没见过把自己的下贱和无耻说得这么高尚和冠冕堂皇的。”叶天生气得一笑,也懒得再跟高小艳废话,自己之前怎么就眼瞎追求这么一个女人,还花了那么多心思。

“你滚吧,滚得越远越好,老娘有的是资本找更好的。”高小艳冲着叶天生的背影喊道。

叶天生骑着电动车离开,心里头憋屈的他,也不知道这会该上哪去,漫无目的的在街上转悠着,不知不觉,叶天生就来到了师兄王怀江住的地方。

师兄王怀江正好在家里准备做晚饭,看到叶天生过来,王怀江笑道,“你小子过来蹭晚饭不成。”

“嫂子还没回来吗。”叶天生瞅了一眼屋里,闷闷的问道。

“接孩子放学去了,顺道去超市买菜。”王怀江随口答着,一边让叶天生进来,“天生,你先坐会,我去炒菜,待会可以吃了。”

“师兄,别炒了,出去吃吧,喝两杯。”叶天生道。

王怀江愣了一下,转头看了叶天生一眼,他和叶天生两人都是孤儿,从小被师父抚养长大,不是兄弟胜似兄弟,对叶天生的了解,王怀江比谁都深,这会看到叶天生的样子,王怀江一下子猜到这个小师弟遇到事了。

“行,那我给你嫂子打个电话,你先等等。”王怀江爽快的应下。

给妻子打了个电话,让其回来自个做菜,王怀江便和叶天生一块出门。

两人来到街道附近的一处大排档,点了几道下酒菜和一箱啤酒,王怀江笑道,“天生,你咋了,看你无精打采的。”

“师兄,你说现在的人咋都这么现实呢,特别是女的,找个男人都非得要求什么有房有车,难道感情就真的需要这么物质?”叶天生撇嘴道。

“你小子是追求那高小艳碰壁了不成?”王怀江听到叶天生的话,一下子明白了过来,他知道叶天生追求高小艳的事,但不知道叶天生昨晚已经正式把高小艳追到手了,这会以为叶天生被拒绝了,安慰道,“天生,这天底下的好女人多得是,也不是每个女的都那么现实,高小艳人长得漂亮,条件好,对物质要求高也正常,你也别一棵树上吊死,最近我们局里新招录了几个大学生,我瞅着一个女的挺不错,要不是看到你在追求高小艳,早就想给你介绍了。”

“师兄,我可没说自个要一棵树上吊死,你想多了。”叶天生笑嘻嘻的说道,高小艳的事,他自个都觉得恶心,也不想和王怀江,说了都脏了自己的口。

“那你小子还病恹恹的。”王怀江笑骂道。

“我这不是提不起精神嘛。”叶天生无奈的笑笑,他和高小艳昨天才确定关系,其实也还没算真正的谈起恋爱,所以这次的事情虽然对叶天生有些打击,但要说让他伤心欲绝也不至于,男子汉大丈夫,拿得起放得下,叶天生犯不着为了一个女人要死要活的,只不过感情的打击以及工作的不顺倒是让叶天生突然觉得日子过得很没意思。

饭菜陆续上来,酒也拎了过来,叶天生打开酒瓶就和王怀江干了一杯。

“师兄,你说师父从小让咱们辛辛苦苦练武有什么用?这是现代社会,随便一颗子弹都能要人命,这武功练得再高又能咋的?对咱们工作生活一点帮助都没有。”叶天生抱怨道。

“怎么会没用,练武可以强身健体不是,再说了,就你现在这身本事,去给那些大富豪当保镖,一年百万年薪不是问题,这不就是妥妥的高帅富了。”王怀江笑道。

“我总不能真去当保镖吧。”叶天生翻了翻白眼。

“行了,别抱怨了,师父以前不是给你算过卦吗,说你将来贵不可言,能当大官的,所以以后师兄还得靠你提携呢。”王怀江哈哈笑道。

“什么年代了,算卦的事你也信,师兄,亏你还是党员呢,封建迷信那一套可要不得。”叶天生翻了翻白眼。

“别人算卦我不信,师父算卦,我是信的。”王怀江脸色认真了起来,说起师父来,一脸崇敬。

叶天生无语的笑了一下,他也不好说师父算卦那一套是装神弄鬼,没有师父,刚出生就被父母狠心丢弃到山野的他,也许早就被野兽叼走了,哪里还能活到现在。

两人边喝边聊,慢慢的,愣是将一箱12瓶的啤酒给喝光,两人都是习武之人,喝这点酒却是一点醉意都没有。

“好了,晚上就喝到这,再喝就过量了,你也别喝了,别为了个女人就买醉,那样师兄可瞧不起你。”

“得,不喝就不喝,回家吧。”叶天生看了看时间,也快九点了。

叶天生先开着自己的小电驴送师兄回家,这才骑往自己家里。

云山县城不大,叶天生住的地方在县郊,这两年靠着自己工作攒的一点钱和师兄王怀江的赞助,叶天生在郊区一个新楼盘买了一套小两房,别看是县郊,价格也不便宜,一平方要四千多,因为就在叶天生所买的小区旁边,有云山县唯一一个也是最高档的别墅小区,一平要七千多。

到县郊要经过汽车站,叶天生在这一段骑得比较慢,因为这里人流量大,车也多,摩的更是经常乱窜,现在虽然是晚上,人少了,但时不时从小巷里窜出一辆摩的来,也有可能会出事故。

经过汽车站后边时,叶天生很快就停了下来,有一个女子被几名小混混围了起来。

叶天生眉头微微皱了皱,汽车站这一块比较乱,鱼龙混杂,要是白天还好一点,到了晚上,单身女性独自经过这一段的话,一不小心可能就会遭遇抢劫,也有些小混混看到漂亮的女性,往往也会上前调戏。

“美女,走啊,一起喝一杯。”小混混争相起哄着,吹着口哨,把女子围在路边。

女子长得很好看,五官精致,看着约莫二十几岁,但面对几个混混,女子并没有一般女人看到街头流氓那般惊慌,显得很镇定。

叶天生很快就走了上来,把几个小混混推开,“喂喂,干啥呢。”

“干你屁事,滚开。”一名小混混朝叶天生瞪眼道。

“美女,晚上这汽车站后边比较乱,你咋一个人来这。”叶天生看了女子一眼,又道,“赶紧走吧,我来应付。”

女子闻言,脸上露出些许笑容,多看了叶天生两眼,“谢谢。”

女子说归说,却是一点没有离开的意思。

叶天生见状,无奈的笑笑,这时,一个脾气比较躁的小混混伸手过来要揪叶天生的衣领,叶天生一个侧身躲过,手顺势一抓,直接扣住对方手腕,将对方摔了个狗吃屎。

几个小混混没想到叶天生竟然敢先动手,登时就炸了,几人骂骂咧咧,一哄而上。

叶天生从小就在师父的严格要求下,苦练国术,几个连皮毛功夫都不会的小混混围攻他,结果可想而知,没几下的功夫,几个小混混已经躺在地上哀嚎。

“你狠,有本事你在这等着。”几个小混混爬了起来,一边畏惧的看着叶天生,一边放着狠话,旋即溜之大吉。

“老子又不是傻子,还在这等着呢。”叶天生撇了撇嘴,转头看向女子,“美女,赶紧走吧,这些王八蛋估计待会纠集更多人过来了。”

“好,多谢你了。”女子朝叶天生感谢道。

“没啥,举手之劳。”叶天生摆手笑笑,这时候他才有机会多端详女子几眼,越看越觉得眼前这女的好看,有心搭讪几句,又怕太过冒昧。

想到昨天刚确定恋爱关系今天就分手的高小艳,叶天生突然有些意兴阑珊,漂亮的女人,似乎都很现实。

没心情搭讪,叶天生朝女子挥挥手,骑着自己的小电驴走了。

就在叶天生骑车刚走不到一分钟的功夫,女子后头,一个急匆匆的声音跑了过来,“县长,您怎么走到这来了。”

0 第3章眼熟
喊话的是一个中年男子,跑到女子身边后,中年男子便停了下来,将手头的一瓶矿泉水递给了女子,“县长,您要的水。”

女子微微点头,接过了水。

中年男子看了看周围,又瞅了女子一眼,想说点什么,最终还是没说出口。

“张鹏,你想说什么?”女子的观察力很强,笑问道。

“没什么,县长,时间不早了, 您是要继续逛逛,还是回去?”张鹏答道。

张鹏是县政府小车班的司机,新来的县长何文婧刚刚上任,因为考虑新县长是位女性,办公室精挑细选后,最终决定由他来担任何文婧的司机,因为他是武警退役的,以前在部队时,还获得过格斗比赛第二名,让他来给何文婧开车,多少也有保护领导的意思。

张鹏虽然不是本地人,但他在小车班工作快十年了,也早就在云山县安家下来,对县城再熟悉不过,知晓汽车站这一块较乱,但何文婧是领导,他也不敢乱说话,要是传到其他县领导耳里,知道他嚼舌根,那就不好了。

何文婧见张鹏不欲多说,笑了笑,也不想追问,摆手道,“走吧,回去。”

一夜无话,次日,叶天生照常过来上班。

一来到台里,叶天生就一脸蛋疼的来到副台长欧阳欣的办公室。

欧阳欣这时候还没来,叶天生拿出钥匙打开了欧阳欣的办公室,然后开始拿抹布去擦欧阳欣的办公桌。

说起来欧阳欣也是奇葩,刚调来台里一个多月,之前和叶天生素不相识,但也不知道是咋回事,一来就和叶天生杠上了,怎么都瞅叶天生不顺眼,有事没事就找机会刁难叶天生,这不,连每天早上来擦桌子这种事,她也要求叶天生给她做,若只是这样也就算了,有时候明明地板很干净,台里的保洁阿姨每天也都会固定来给几个台领导拖地板,但欧阳欣却偏偏要故意折腾叶天生一下。

叶天生此刻边擦着桌子边咒骂欧阳欣这个臭婆娘,如果不是舍不得自己这个编制,叶天生真想撂挑子不干了,爱谁谁去。

叶天生嘴上小声骂着,猛的听到走廊上传来的高跟鞋声,手头一哆嗦,赶紧闭嘴。

叶天生对这走路声音已经熟得不能再熟了,果不其然,走进来的正是欧阳欣这个臭婆娘。

欧阳欣一进门看到叶天生在擦桌子,眼里闪过一丝得色,走过去将一串钥匙扔到了叶天生跟前,“行了,别擦了,去给我洗车。”

“洗车的事也要我干?”叶天生不爽了,办公室的这些脏活累活使唤他干也就罢了,现在连洗车也要他去做,这是把他当奴才使唤了是吗?

“咋的,不乐意?”欧阳欣斜着眼看着叶天生。

“欧阳台长,我是台里的工作人员,不是你个人的员工,你的私车,凭什么叫我洗。”叶天生气得想吐血。

“给我洗下私车咋了,叶天生,这是给你表现的机会,你不想珍惜是吗。”欧阳欣盯着叶天生,眼里满是威胁的意味。

“……”叶天生无语的看着欧阳欣,此刻他就想欧阳欣说一句话,‘我去年买了个表’,娘西皮的,你咋不自己珍惜去?

咬了咬牙,叶天生不想再跟欧阳欣硬杠,否则按欧阳欣的路数,接下来会变本加厉的整他。

“好,我洗。”叶天生几乎是咬牙说出了这句话。

从办公室里出来,叶天生便去给欧阳欣洗车,欧阳欣开的是一辆白色的雷克萨斯NX,不算张扬也不算低调。

上午给欧阳欣洗完车,又到办公室处理一些琐碎的事情,叶天生中午便来到了师兄王怀江的家里蹭饭。

王怀江在县广电局办公室担任办公室主任,混得还不错,对叶天生也一直十分照顾,当初叶天生能读完大学,还是王怀江一直在帮叶天生负担学费和生活费。

“师兄,这工作实在是没法干了,欧阳欣那臭婆娘越来越过分了,我也没得罪过她,不知道她为什么揪着我不放,成天整我。”叶天生一过来,气冲冲的抱怨道。

“咋了,今天又被整了?”王怀江无奈道。

“这臭婆娘今天让我去给她洗车,你说过不过分?”叶天生气得直咧嘴,“我是台里的正式员工,又不是她欧阳欣的私人奴才,这臭婆娘简直是越来越过分了。”

“洗车也叫你去干,这确实是过分了。”王怀江咂了下嘴,“天生,一个大男人还能被女人骑到头上拉屎拉尿不成,办了她,瞧她嚣张的。”

“师兄,你这话简直是说到我心坎里了,我就是这么想的,早上被那臭婆娘整的时候,我真想直接上去把她办了,奶奶的,太气人了,把我逼急了,真把她弄了,人家说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这么个漂亮的女人,就算坐牢也值了。”叶天生发狠道。

“别介,师兄是说着玩的,你可别真犯傻。”王怀江吓了一跳。

叶天生无语的翻了翻白眼,合着这个师兄对那欧阳欣也犯怂。

蛋疼的摇了摇头,叶天生不想多谈这个郁闷的话题,转头看了看屋里,“嫂子呢,中午怎么也没在。”

“她单位有点事,中午不回来了。”王怀江看出叶天生的郁闷,不忍心看这个小他几岁的师弟郁闷,王怀江笑道,“天生,别苦着一张脸了,告诉你个好消息吧,我们局里最近正缺人手,我帮你活动了一下,应该能把你从电视台借调过来。”

“借调到县广电局?行呀,比在电视台强多了,最起码不用受那臭婆娘欺压了。”叶天生神色一喜。

“先别高兴太早,这事得领导点头,说不定有变数也说不准,反正你等我确切消息就是,下午应该就有准信了。”王怀江笑道。

“师兄,我对你有信心,谁不知道你是局长跟前的红人呐。”叶天生咧嘴笑道。

王怀江闻言,摇头笑笑,也没说啥,他在县广电局能当上办公室主任这个职务,自然是深受局长信任,这办公室主任的位置,说白了其实就是局长的大管家。

两人聊着天,叶天生瞅到旁边沙发上的一张报纸,轻咦了一声,这报纸上的女人怎么看着有点眼熟?

0 第4章爆发
叶天生把报纸拿了过来,仔细一看,叶天生眼珠子差点没瞪出来,这报纸上的女人咋跟他昨晚在汽车站遇到的那女的长得一样?

叶天所拿的报纸是‘云山要闻’,由云山县宣传部和市晚报一起合作办的报纸,主要报道云山县本地新闻。

“师兄,这女人是县长?”叶天生略微扫了一眼报纸的内容,眼珠子越瞪越大。

“是啊,咱们新来的县长,刚上任没多久。”王怀江笑着点头,“一看你就知道不关心新闻,亏你还是在电视台工作。”

“我是在办公室,又不是在新闻采编部门,哪里会关注这些。”叶天生说着话,眼睛依然盯着报纸上的女人,心想这人是县长,那应该不可能跟昨晚自己遇到的是同一个吧?县长没事也不可能自己一个人去汽车站瞎晃悠,还是在那个时间点。

“咋的,你不会看上人家了吧?”王怀江见叶天生盯着不放,调侃道,“天生,新来的县长确实是漂亮,但你就别惦记了,咱们癞蛤蟆吃不到天鹅肉不是,而且人家八成是结婚了。”

“我哪敢惦记,我这不是觉得稀奇嘛,这县长也太年轻了吧,还是个女的,上面任命领导是不是太儿戏了。”

“上面怎么考虑的咱们不清楚,不过这新来的县长也没你想的那么年轻,人家已经三十岁了。”王怀江微微一笑,“三十岁的正处级,其实也不算太稀奇,你到省里去,就会看到省里也有不少三十来岁的处级干部,不过在省里的机关部门跟主政一县确实也不一样,这位新县长,估计背景厉害着呢。”

叶天生没注意去听师兄的那些话,他只是盯着这位女县长的照片直瞅,心说这位女县长看着才像二十来岁,没想到也都三十岁了,这女人会保养果真是不一样,年纪都看不出来。

拿着报纸看了好一会,叶天生最终还是放下,无奈的说着,“师兄,瞧瞧人家这年纪就能当县长,咱们混到退休,估计连个正科都难。”

“有啥办法,谁让咱们无权无势的。”王怀江郁闷的撇了撇嘴,一说到这,他也觉得蛋疼得紧,他比叶天生大好几岁,今年已经三十出头了,如今还只混了个股级,都不知道啥时候能提副科呢。

瞅了叶天生一眼,王怀江很快又精神一振,“天生,以后就看你了,我相信师父算的卦是准的。”

叶天生听到师兄的话,正喝水的他,好悬没把水喷到师兄脸上。

两人瞎扯淡了一阵,叶天生蹭完午饭便从师兄家里出来,临走前,叶天生也没忘了叮嘱道,“师兄,你刚刚说的借调到你们局里的事,可得帮我多上心,我等你好消息。”

“放心吧,你小子的事我能不上心嘛。”王怀江笑道。

听到王怀江的话,叶天生这才心情舒畅的离开。

看了看时间,还不到一点,叶天生却是直接回台里,谁让她被欧阳欣那疯婆娘整,每天的工作都是一大堆,自打欧阳欣调来台里后,他之前清闲的工作可是一去不复返了,除了忙一堆欧阳欣交代的破事,还要时不时被欧阳欣找茬,叶天生现在已经快到爆发的边缘。

下午三点多,叶天生的手机响了起来,见到是师兄打来的电话,叶天生眼睛一亮,莫不成是中午说的那事有准信了?

“师兄,是不是有好消息了?”叶天生接起电话就迫不及待的问道。

“你小子,就知道关心这个。”王怀江笑骂了一句,也没卖关子,“没错,是好消息,我们局长已经点头了,这事算是成了。”

叶天生一听,喜笑颜开,能借调到县广电局工作,显然比留在台里有前途多了,以后如果在那边混得好,说不定直接留在广电局都有可能。

两人说了几句便挂掉电话,叶天生这才刚放下手机,电话就又响了起来,见是欧阳欣打来的电话,叶天生神色一紧,被欧阳欣整怕了,见到对方的电话都有点条件反射了。

“叶天生,你来我办公室一趟。”电话接通,欧阳欣冷声道。

叶天生来到欧阳欣办公室,看到欧阳欣冷着脸,心有惴惴,“欧阳台长,什么事?”

欧阳欣没说话,而是站了起来,围着叶天生转了几圈,正当叶天生大感不妙时,就听欧阳欣道,“叶天生,行啊,了不起啊,竟然还有广电局上面的关系,借调到广电局去了。”

“欧阳台长,可能广电局那边比较缺人手,所以调我过去帮帮忙。”叶天生干笑道,心说好男不跟女斗,咱都要走了,暂且不跟你这臭婆娘一般见识。

叶天生心里想着,冷不丁的就听欧阳欣道,“咋的,你以为广电局借调你过去,你就能过去?我这边要是不放人,你休想过去。”

“欧阳台长,你什么意思?”叶天生瞪大眼睛。

“还能什么意思,叶天生,像你这样的人才,咱们电视台也很需要不是,我觉得你留在咱们台里更好,广电局那边,我会跟他们解释的。”欧阳欣微微一笑。

叶天生怒了,长期以来受欧阳欣欺压所积聚的怒火在这一刻有爆发的趋势,他没想到欧阳欣这臭婆娘竟然如此无耻,还胆大妄为,要知道广电局可是他们电视台的直属上级,欧阳欣竟然敢将他扣下不放人。

“欧阳欣,你别欺人太甚。”叶天生实在是控制不了自己的怒火了。

“敢直呼我的名字,叶天生,你不想混了是吗。”欧阳欣盯着叶天生。

“老子被你整也就算了,这些我都忍了,现在老子能借调到广电局去,你也拦着不放,欺负人也不是这么个欺负法。”

“我就欺负你怎么了?”欧阳欣冷笑,“还别说,我就爱欺负你这种小白脸。”

小白脸?叶天生呆了,这臭婆娘竟然说他是小白脸,丫的,他从来没吃过软饭,竟然就被扣上小白脸的帽子了。

“叶天生,我今天就把话撂这了,你老老实实呆在台里吧,因为我看你不爽。”欧阳欣不屑的看着叶天生,傲然的仰着头,走回办公桌后面。

听到欧阳欣的话,叶天生真真是怒了,欺负人,埋汰人也不是这样的,他和欧阳欣往日无仇近日无怨,对方竟然这么作践他。

死死的盯着欧阳欣的背影,往日里在叶天生脑子里偶尔一闪而过的想法此刻在怒火中不断的冒出来,办了她!办了她!将这个臭婆娘弄了,报仇雪恨。

欧阳欣走到办公桌后面,转过头来时,正好看到叶天生咬牙切齿的盯着她,一下怒了,这王八蛋竟然敢朝她龇牙咧嘴。

“叶天生,你这什么眼神?给我去拿拖把来,把办公室地板拖两遍,不,拖五遍。”欧阳欣指着叶天生,怒喝道。

欧阳欣话刚说完,就看到叶天生两眼猩红的朝自个走来,登时吓了一跳,“叶天生,你想干嘛?”

“老子想干嘛?”叶天生咧嘴一笑,一口雪白的牙齿闪着寒光,看着欧阳欣那漂亮的脸蛋,完美的身材,脑袋里那个恶魔一般的声音愈来愈响亮,占据了整个脑海。

欧阳欣被叶天生的样子吓得想喊人,叶天生却是突然一个箭步上前,趁着欧阳欣没反应前,直接将欧阳欣扑倒,一只手迅速的捂住欧阳欣的嘴巴,另一只手撕扯着欧阳欣的衣服。

欧阳欣被眼前的一幕吓呆了,她没想到叶天生竟然敢这样对她,呆愣愣的看着叶天生,欧阳欣甚至都忘了挣扎。

0 第5章玩大发了
满地狼藉,看着身下欧阳欣那噬人一般的眼神,叶天生呆了!

他竟然真的将欧阳欣给办了?

冲动过后,滔天的怒火也发泄了出去,叶天生此刻快吓尿了,他竟然将这个美女副台长给就地正法了?

“爽了是吧。”欧阳欣死死的盯着叶天生,如果眼神可以吃人,欧阳欣此刻恨不得将叶天生扒皮吃肉。

叶天生愣愣的点了下头,看着欧阳欣美白如雪的肌肤,叶天生甚至都还有点回味刚才那美妙的滋味。

“你给我滚出去,立刻给我滚。”欧阳欣看到叶天生的表情,眼神几乎要杀人。

叶天生屁滚尿流的从欧阳欣办公室里滚了出来,临出去前还瞄了欧阳欣一眼,欧阳欣手臂上那血红的勒痕,让叶天生意识到了刚刚发生的一切都是真的,而自己是使了多大的劲才将欧阳欣手臂上勒出那样的痕迹?不过也不能怪他,谁让欧阳欣刚刚挣扎太厉害了,失控之中的他,脑袋中只有那个疯狂的想法。

失神的回到办公室,叶天生越想越是后怕,自己刚刚那是犯罪呐,欧阳欣会不会报警抓他?

叶天生没心思再继续上班,急匆匆的离开电视台,叶天生来到了广电局找师兄王怀江,这会已经临近下班时间,王怀江正要准备下班,看到叶天生过来,王怀江笑着打趣道,“天生,咋的,这么快就急着到我们局里来熟悉工作环境了?”

“师兄,不好了,出大事了。”叶天生把王怀江拉到一旁,看着左右无人,急忙将刚才的事说了出来。

“什么,你真的把欧阳欣给办了?”王怀江失声道。

“师兄,小声点。”叶天生苦笑不已。

王怀江意识到自己失态,忙压低声音,也幸好这时候办公室没人。

下一刻,王怀江却是为叶天生急了起来,“天生,你怎么能做这么糊涂的事,这是犯罪,要判刑的啊,而且你知道欧阳欣的来头吗,你这是给自己掘坟墓。”

“师兄,我也不愿意,实在是这欧阳欣太气人了,从她调来台里就一直找我麻烦也就算了,这次你帮我争取了借调到了广电局工作的机会,你知道那欧阳欣怎么说吗,她竟然不放人,让我呆在台里,还骂我小白脸,我一气之下,就彻底失控了。”

“她骂你小白脸?”王怀江古怪的看了叶天生一眼,自己这师弟确实长得帅,有小白脸的潜质。

叶天生没注意到王怀江的眼神,继续道,“师兄,你说这气不气人?作践人也不带这样的。”

“哎,也不知道你俩是不是八字犯冲了,要不然欧阳欣跟你往日无怨近日无仇的,偏偏就爱找你茬。”王怀江叹了口气,“现在当务之急是赶紧解决这事,万一欧阳欣报警了,事情就没有挽回的余地了。”

“我担心的就是这个,师兄,你说现在咋办?”

“你刚刚对欧阳欣那样的时候,没被人看到吧?”

“没有吧,办公室门是关着的,没人看到,而且我一直捂着欧阳欣的嘴,也没发出啥声音。”叶天生挠了挠头。

“你呀你。”王怀江指了指叶天生,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也没想到自己中午的一句玩笑话会成真。

“走,咱们现在马上去你们电视台,我去跟欧阳欣谈,只能希望她现在还没报警了。”王怀江果断的说道。

没有耽搁时间,王怀江开车带着叶天生返回电视台,让叶天生在车里呆着,王怀江自己上楼。

不到三五分钟,王怀江就从楼上灰溜溜下来,叶天生见状,急道,“师兄,怎么了,欧阳欣不在?”

“在,不过一听说我是为你说情来的,立刻让我滚出来了。”王怀江苦笑。

“那臭婆娘竟然连你的面子也一点不给?”

“人家干啥要给我面子?这欧阳欣不简单着呢,不然你以为局里要调你过来,她敢直接说扣人?”王怀江摇了摇头,“她年纪轻轻能从宣传部调到县电视台当副台长,要说背后没人,你信吗?”

“那我这次岂不是真的完球子了?”

“岂止是完球子,你是玩完了。”

两人说完,对视了一眼,彼此都苦笑不已。

“师兄,要不我现在上去跟那臭婆娘道歉一下?”

“你要是现在上去,人家能把你生吃了,刚刚我都还只是刚开口提你的名字,欧阳欣就爆发了。”

“哎,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该咋办,总不能坐着等警察来抓吧。”

“我估计欧阳欣应该还没报警,要不然现在警察早过来了,你现在哪能好好坐在这。”

“那臭婆娘现在没报警,不代表待会不报警。”叶天生挠了挠头。

“这就不好说了,欧阳欣是个女人,还是个有身份的女人,报了警,等于是把这件事闹得尽人皆知了,反而是让她丢脸了,所以她还真不一定会报警。”王怀江分析道。

“师兄,你这说的好像也有道理。”叶天生皱着眉头。

“算了,人死鸟朝天,不死万万年,大不了就是进去关几年,出来后老子还是一条好汉。”叶天生咬了咬牙,大老爷们一个,做了就要准备承担后果,现在在这里纠结也没个卵用。

“师兄,走了,陪我去喝酒。”叶天生拉着王怀江离开。

王怀江这会也是哭笑不得,自己这师弟的心也太大了,现在还有心思喝酒,但眼下也确实也没别的办法了,谁让他们都是小人物,没过硬的关系。

一晚上,叶天生拉着王怀江喝了一箱多啤酒,最后还是在王怀江的阻止下,叶天生才作罢。

喝完酒,叶天生又提议去夜总会嗨一下,王怀江坚决阻止了,愣是将叶天生给送回了家。

“晚上你好好呆家里休息,哪都别给我去了。”王怀江把叶天生送回来,临走前也没忘了告诫叶天生。

“师兄,都发生这档子事了,你说我能睡得着吗。”叶天生苦笑。

“不能睡得着又能怎样,事情发生了,到现在警察也没来找你,说明欧阳欣还没报警,接下来走一步看一步就是,你自个担心再多也没用,谁让你小子管不住裤裆。”王怀江骂道。

看着师兄离去,叶天生无奈的笑了起来,哪是他管不住自个老二,实在是被愤怒冲昏了头。

冲了个冷水澡,叶天生光着膀子站在阳台上看着这一方夜景,本来就没有睡意的他,这会冲完冷水澡,愈发精神抖擞了。

叶天生买的这套小两房视野很好,前面没有任何遮挡,小区紧邻着县城最著名的别墅小区‘金帝御景’,那是云山县唯一的别墅小区,一平方七千多的价格,一栋三四百平的别墅就要两百来万,对于像叶天生这样的普通上班族来说,这几乎是天价了,一辈子都只能在梦里想想,打死都不敢奢望自己这辈子能住上这种豪宅。

“妈的,这狗日的社会,富的越富,穷的越穷。”叶天生看着自己这阳台看过去正对着的一栋别墅,一辆白色的路虎车停在了别墅门口,那是一辆上百万的路虎揽胜,叶天生以前白天就经常看到。

看了看时间,已经晚上十点多了,叶天生没有半点睡意,想了想,直接去冰箱里拿了两罐啤酒,又搬了张椅子坐在阳台上喝了起来。

叶天生不知道明天去该怎么面对欧阳欣,一想到这事,叶天生就无比头疼,而欧阳欣到现在还没报警,也让叶天生怎么都想不明白,但这对叶天生来说无疑是好事,对方到现在都没报警,可能真像师兄分析的那样,欧阳欣也不想把事情闹开,因为那样一来,连欧阳欣自个的名声也毁了。

“哎,就算欧阳欣没报警,现在有这把柄捏在对方手上,以后的日子岂不是更不好过了。”叶天生郁闷的想着。

一个人苦逼的自饮自酌着,叶天生都忘了时间,喝着喝着,他甚至都忘了自己什么时候在阳台上坐着睡着了。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