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点简介:小说阅读网(www.xksjvipyd.com)是一个专业的小说资源网站。为广大书友推荐小说最新章节在线资源。小说推荐无广告无弹窗阅读:【系统流、无敌流、重生流、异世修真、校园都市、总裁豪门、历史军事、玄幻仙侠】小说资源丰富赶紧收藏。

神医佳婿、神医佳婿小说、周雪、李阳、小说阅读网

神医佳婿、神医佳婿小说、周雪、李阳、小说阅读网

神医佳婿

小说阅读网推荐:★★★★★★★★★★★★★★

小说主角: 周雪,李阳

更新时间:2021-06-23

神医佳婿小说: 更新至第 1028 章

站点导航:神医佳婿

站点资源:小说阅读网

小说资源: 最新更新章节 热门小说 小说排行榜 免费小说阅读 男生小说

神医佳婿小说简介内容:
先婚后爱,上门女婿的故事,都市小神医,能透视会武术,兼职修真,一路逆袭,酣畅淋漓。


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站点导读:小说阅读网(www.xszyku.com)

0 第一章 上门女婿
宁安村,隶属沛县石湖镇。

这是一处依山傍水,风景秀丽的小山村,相传更是中医鼻祖扁鹊的故乡……

当晚!

周家张灯结彩,高朋满座,一派喜庆。

“老周,恭喜你得一佳婿。”

“老周,李家那小子年轻力壮,来年准帮你家延续香火。”

周贵咧嘴一一四在笑,露出一口焦黄的牙齿:“希望如此,希望如此……”

农村都注重传宗接代。

没有儿子只有一个闺女的周贵,对于能招到上门女婿,真是别提多开心了。

……

李阳在婚房内听到后,就是心里特羞恼,对于这桩婚事,李阳是打自内心反感的,只是谁让自己摊上一个滥赌的父亲?

就因为赌钱,李阳家徒四壁,穷的叮当响。

半个月前,李大伟赌红了眼,借了5万高利贷想去翻本,结果血本无归,放高利贷的都是社会人,几番上门催讨无果后,便是穷凶极恶撂着话,若是再不还钱,就把李大伟手砍掉。

这个档口周贵帮忙把钱还上了,不过确也有附加一个条件,那就是要招刚满18周岁的李阳当上门女婿!

上门女婿掉面, 被逼无奈,都是李阳反感这桩亲事的原因。

但并不是全部,还有一个原因就是……

村里都传周贵的闺女周雪,是在城里做那种见不到人职业的,虽然是谣言并没有什么事实根据,但李阳也觉差不多,要不咋她家这样有钱呢?

别人家都是瓦房,小平房,唯独她家小洋楼盖着,整的跟别墅似的,尤其这次周雪归乡成亲那可是开着小汽车回来的,可排场来着。

周雪虽然跟李阳是一个村的,但李阳并没有见过,打小李阳就寄居在县城的爷爷奶奶家,在那里完成了小学,初中,职高。

职高毕业后,李阳就没在读书了,倒不是因为李阳成绩不好,而是那职高是一所民办的中医类院校,特别不靠谱。

原本招生的时候白字黑字写的清楚,毕业包分配到医院,结果等李阳毕业后,才知道这学校完全就是一所没有任何资质的黑学校。

学校被查封,抓走了一批人,确留下了很多例如李阳这样的问题学生,无人问津,三年时间浪费, 就业无门,还摊上这一没人要的贱货?

李阳越琢磨越窝火,狠狠的瞪了一眼坐在床前,穿着白裙,头披红盖头的周雪。

虽然李阳看不到周雪的脸,但也是感觉周雪应该长的还不赖,瞧她身材前凸后翘,尤其白裙下,那双美腿,也是白皙无暇,修长细消。

确实因该漂亮,不漂亮,也不可能会有客人经常惠顾她,让她赚钱6的飞起,又是买车,又是盖楼的……

在好看,李阳都是半点高兴不起来,怎么都觉头顶绿油油的。

忍不住的李阳就是说着:“你之前干的那些破事,我可以不问,但是以后你如果还敢从事那种职业,可别怪我打断你的腿!”

周雪摘掉了红盖头,显出一张倾城的脸,冷冷道:“你在说一遍我听听?”

果然很漂亮,跟电视里女明星似的。

李阳眼神不禁有些惊艳,但还是暗暗道,都不要脸做那种职业了,还不让人说?

当然这话李阳还是忍了下来,毕竟自己可是上门来抵债的,若是第一天跟周雪就吵架发生冲突,她爸一个不高兴,找自己还那5万快钱可就不好了。

就在这时,周贵敲了敲门:“我给女婿送鸡蛋。”

农村有这样的风俗习惯,据说结婚当天,吃了鸡蛋,可以生男娃。

李阳没搭理。

周雪应着声:“爸,你进来吧。”

周贵推门而入,把鸡蛋放下,便是笑呵呵的对李阳说着:“女婿,一会把鸡蛋吃了,这东西吉利,而且也补身子。”搞笑笔趣阁

李阳应付的点了点头:“知道了,爸……”

周贵接下来,又是抓住了李阳的手,把一个造型古谱的戒指就是套在了李阳的中指上:“女婿,这可是我家祖辈传下来的,向来传男不传女,正所谓女婿也是半个儿……”

李阳心道,谁稀罕了?

周贵退了出去……

随后,李阳就觉中指一阵疼疼,戒指比较小,估计是周贵没个轻重伤着自己,李阳低头看了一眼,还流血了。

原本李阳也没放在心上,只是很快李阳就眼神僵住。

这戒指竟然诡异消失不见……

接下来李阳的脑海中,响起一个特别沧桑的声音:“老朽秦越人,今日你既于我有缘,我便把一身所学,皆然传授于你,望你日后玄壶济世,造福一方。”

秦越人,那不就是扁鹊吗?

扁鹊原名秦越人,中医的望闻问切的方法可就是他发明的,更是被后人尊称为中医鼻祖,医圣,村上都传周家祖上是名医,看来还是有影的。

李阳来不及多想,脑海中就有无数记忆碎片疯狂涌入,这些记忆碎片凝聚成了一本书籍,充满着年代的的沧桑和厚重。

“玄天医经!”

这四个大字苍劲有力,古拙大气。

李阳心神一动,这玄天医经就是自动翻开着,这里有行医经验,针灸之技,古武玄术,道法符箓,透视风水,包罗万象……

这下撞大运了。

李阳内心一阵狂喜……

周雪冷眼看着李阳,正待说话,确听门外有了咳嗽声。

“咳,咳……”

周雪无奈的摇了摇头,便是脱了高跟鞋,躺在了印有龙凤呈祥的崭新床单上:“老公,我们也该休息了……”

催我入洞房?

李阳醒神,本来并不情愿,嫌弃周雪不干净,可念及他祖上的传承,便是心中一软,也罢,既然木已成舟,人家祖上也补偿了自己,那自己倒是不好不踏实跟她过日子。

当即,李阳就是站起身来,勉强过去,要跟她入洞房,做一些大人才可以做的事情。

周雪的脸蛋特漂亮,身材特吸睛!

她白裙的领口,开的略微有些低。

鲜花只有生长在肥沃的土地,才会生长的绚丽,那道道的玫瑰花边环绕在女神的周围,简直把美丽展现到了极致。

李阳居高临下看着,快速的脱着衣服。

周雪俏脸微微一红:“你先上来,别这样着急,我,我害羞……”

李阳听着就是火大,都熟练工种了,还跟我装什么纯?

不过李阳倒也是没跟周雪对着干,躺在了周雪的声旁。

李阳激动之余,确也有些遗憾,如果她不是做那种职业的就好了……

周雪贴着李阳的耳朵,小声说:“你不停的按压床单,整出点动静,明白吗?”

李阳一脸的不解:“嗯?”

周雪一副哀求的模样:“你先听我的,我回头跟你解释。”

李阳狐疑看了看周雪,最终也是同意了:“好吧……”

接下来,李阳就是按照周雪说的做了,而周雪则是发出了一些让李阳特别面红耳赤的声音,这样的声音让李阳躁动无比,就连呼吸都急促了许多……

0 第二章 真实的周雪
“不愧是专业的,就是会促进气氛……”

李阳在心里骂了句之后,便是气恼的翻身处在了周雪只能仰视的高度中。

额头贴着额头。

鼻子贴着鼻子。

周雪仰着脸,一双秀目瞪的滚圆,双颊爆红:“你,你先等一下。”

李阳没好气说:“等什么等,真把自己当黄花闺女了,如果我不是看你祖先的面子上,都懒得碰……”

周雪肺都被快气炸,确还在深深忍着,当听到门外脚步声远去后,便是奋力把李阳推开:“你离我远点,就你也配?”

这个时候的周雪就跟变了人似的,满脸寒霜,高傲的不行,看向李阳的眼神也是充满了不屑。

其实这个时候的周雪才是最真实的周雪,她天生就是一个内心骄傲,外表冷艳的女人,这桩婚事李阳是被逼无奈,那周雪又何尝不是?

自打大学毕业后,周雪就留在城市里工作生活,经过几年的打拼,如今的她已经是上市公司天广集团的副总经理,年薪将近6位数,是一位当之无愧的女强人,白富美。

这样出色的女人,岂会甘心嫁给李阳,一个比小自己六岁,连个正式工作工作都没有小吊丝?

李阳冷笑,嘲讽道:“那我是不配,我给忘记了来着,你都是要收费的,免费的你不习惯……”

周雪一双漂亮眼睛都快喷出了火:“我知道村上有人胡说八道,但我绝对不是他们传的那种人,你少在这和我阴阳怪气的。”

李阳耸耸肩,一脸的不信。

周雪哼了哼,便是从枕边的包包里把手机掏出,百度搜索自己的姓名,接着就把手机拿给李阳看:“把你那狗眼瞪大点。”

李阳看完后,沉默了。

那这应该是真的了,年纪照片都对的上,资料显示周雪现任天广集团副总经理一职,不仅是女CEO,还是省商会的名誉副会长。

周雪瞪眼:“若是还不信的化,可以给我们公司打电话求证,我们公司值班室是24小时有人值班的。”

李阳讪讪的笑了笑:“那倒不用了,老婆……”

第一次管人叫老婆,李阳除了不习惯有些别扭之外,还觉怪不好意思的。

周雪摆摆手:“别喊老婆,还是那句话,你不配。再有,村上人瞎说,那是因为他们出去打工赚不到钱,见不得女人比他们有本事……你能相信她们的话,足可见你也是这种人,当然你还不如他们,你是个连入赘都愿意的废物!”

李阳自尊心一下子就是被刺激到:“你以为我想入赘,还不是你爸那老东……趁人之危?”

周雪没在反驳,淡淡道:“的确都是我爸整出来的事,也是他以死相逼,让我回来成亲的,那我们既然都反感这门亲事,这事情就好办……”

李阳问:“你想怎么办?”

周雪估计是早都盘算好了,有条不紊的说着:“我们可以保持这段婚姻一段时间,当然是那种形式婚姻,你不能碰我,这是原则,至于我爸帮你家还的那5万快钱,就当你这段时间的青春损失费,你如果同意,我们就可以继续谈下去……”

李阳顿都没打:“可以。”

虽然周雪才貌双全,很是高大上,但李阳还是反感当上门女婿,配合她一段时间,就全当报答她祖先的传承之恩了。

周雪表情一松,她其实挺担心李阳会不答应的,若不是李阳说话太难听,周雪真的懒得解释自证清白,可在自证清白后,周雪还是挺后悔的,这让他知道真相,岂不是自己在他眼中更有价值,癞蛤蟆也肯定更会幻想着要吃天鹅肉。

倘若李阳拒绝,执意要碰自己,周雪可真没招,哪怕报警,估计人家警方也不会认定李阳是非法。

“嗯,你既然有自知之名,那我也不会亏待你,后天我就带你去城市生活,甚至养着你,也没什么问题,不过你不能过问我的私生活,包括恋爱,同样我也不会干涉你恋爱的自由……”爱我小说网

“行,就这样,睡吧……”李阳应了一声,便是侧过了身去,得到传承后,李阳本就有去城市发展的心思,于周雪的提议并不相悖。

周雪推李阳:“滚下去,你打地铺!”

“你态度好点……”李阳不爽的嘀咕着,确也是识趣的坐起,下去打地铺来着。

周雪关灯,内心非常复杂,这桩婚姻对于周雪来说,简直是淬不及防的那种,在今天早上,周贵才打电话知会了周雪,勿论如何也要在今天赶回来成亲,不回来的化也简单,那就明天来家给自己收尸!

就因为太过于突然,完全没有准备,周雪才没有机会找李阳提前沟通,以至于在洞房里被李阳这个小吊丝给占了很多便宜去,想到这些周雪就是恨的牙都痒痒。

不过还好,这小吊丝倒是蛮好说话的。

这也算不幸中的万幸吧……

周雪胡思乱想了一会,便是沉沉的睡去,这一天又是赶路又是拜堂,又是被压的……真是把她累到了。

至于李阳则是沉溺在脑中里那本玄天医经中,一直到天亮!

通过这一夜的吸取,消化,李阳已经对秦越人,当然也就是扁鹊的行医经验,针灸之术,有了完全的掌握,这就是传承的厉害之处,不需要传承者被动去学习。

但是书中的其它,例如风水玄术,仙法妙术,道法符箓,透视之眼,李阳则只能算初窥门径,因为这些都是需要长生决的心法作为根基。

长生诀出自道门,修炼到极致都可以羽化成仙,不过修炼起来,确非常困难,现代都市灵气稀薄,李阳若是日后没有机缘,不能得到天材地宝,恐怕终生都难有寸进,只能长久的停顿在第一层炼气阶。

第一层是传承的底蕴!

这些李阳其实并不在乎,就算不能修炼长身决,自己凭借传承也可以逆袭人生,在人世间混的风生水起。

先试试透视眼,李阳嘴角微微上扬,脸上浮现出一抹坏笑,把眼睛偷偷瞥向了哪怕在熟睡中还是一副高高在上样子的周雪。

李阳双眼闪过一丝暗芒,接下来就是看到了特别震撼的一幕。

跳动的心脏,结实的骨骼连接着血管,李阳赶紧撤去透视眼,这些可不是他想看到的,出窥的门径的透视眼就这样,李阳还不能掌握火候……

不能看姑娘,李阳不可避免的有些小失望,但想到可以用来赌石,便是又感觉十分兴奋。

赌石行业,在当地很是盛行,村上也有很多人从事着与赌石有关的生计,因此李阳对于赌石也是不陌生。

父亲沉迷赌博半生,家里条件特别不好,李家在村里那也是数的着的困难户,在很早以前,李阳就有着改善家庭,翻身致富的梦想。

赌石在李阳看来无疑是一条致富的竭尽,虽然赌石风险很大,素有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的评论,但对于得到透视能力的李阳来说,自然不会存在什么风险。

“今天就过去!”李阳打定主意后,瞧了一眼墙壁的挂钟,见刚刚6点多,便是眼睛闭上补着觉。

一会后,李阳睡的正香,就听周雪急声道:“快起来,把地铺收了,我爸不放心,怕我耍花招,要过来检查……”

以前周贵催周雪谈对象,周雪便找了几个假男朋友来忽悠,周贵想到这些,一整夜就是没睡踏实,本来是想突击检查的,但毕竟当爸的多有不便,便给周雪打去了电话,知会了一声,反正周贵必须要要亲眼看到两人睡在一个被窝里才能放心。

李阳困的不行,确被周雪给死拖硬拽到了床上去,周雪把地铺收拾妥当后,便是解开了裙子……

李阳看在眼里,喉咙下意识的滑动着,只见她的美背肌肤胜雪,光滑如缎,几率秀发贴在那里,让人一见便会忍不住生出几分想要触碰的魔力。

周雪羞恼的瞪了李阳一眼,快速的钻进了被窝,红着脸依偎在了李阳的怀里。

李阳紧张宛若被通电,心跳的都快要蹦出来。

要知,自打这之前,李阳可还连女孩子的手都没有牵过,难怪村上的单身汉都想找老婆,这有老婆的感觉确实不赖呢……

0 第三章 赌石
这个时候的李阳突然在心底涌现出了几分悔意,或许自己并不答应周雪的提议才对。

周雪说:“我们之前的约定,你可不许告诉我爸。”

李阳应着声:“知道……”

周雪不放心还想嘱咐一些什么,可门外,确已经传来了钥匙开门的声音,周贵推门而入。一一四

“爸。”周雪招呼着。

“爸,您早……”李阳在被周雪掐了一把后,也是反应过来,跟周贵打起了招呼。

周贵点点头,见两人睡在一个被窝里,闺女的裙子也扔在地板上,就是一颗心彻底放了下来。

看来还是自己想多了,都摆了酒席正式拜了堂,那肯定不能再跟以前那样瞎糊弄:“嗯,我就过来随便看看,女婿你肯定昨晚也辛苦了,别急着起来,好好休息,养精蓄锐……”

养精蓄锐?看这说的吧,李阳不仅害臊还很无语。

周贵转而又对周雪说着:“雪雪啊,虽然李阳是倒插门,嫁到咱家来的,但是你也要对人家好,要是敢使性子,我可不答应……”

周雪应着声:“爸,你放心,这绝对不会,那我们两个好着呢,你给我找的这个小老公,我可满意了,很喜欢,很爱!”

周贵听言,笑的嘴都快合不拢了,乐呵呵的退了出去,出门后还兴奋的嘀咕着:“这下抱孙子有戏了,我得给女婿炖汤补补身子去……”

李阳叹了口气:“你这样让爸空欢喜,真的好吗?”

周雪没好气的说:“要不然呢,难不成真跟你个小废物过日子?”

李阳被怂的火大的不行:“懒得搭理你,我继续睡觉。”

周雪冷冷道:“背过身去!”

李阳赌气的侧身,周雪默默地换了身衣服,下了床,躺在沙发上玩手机,印花衬衫配短裤,彰显逆天大长腿,李阳把这双极品美腿看在眼里,半点困意也是没有了。

周雪这样成熟漂亮的女人,对李阳这样的大男孩来说,那杀伤力无疑是巨大的。

感觉到李阳灼灼的目光后,周雪一张俏脸浮现出厌恶的表情:“好看吗,来,过来盯着看?”

李阳讪讪的移开了目光,被说的特别不好意思。

早饭后,李阳跟院子里的周雪说:“你借我点钱……”

周雪冷笑:“借?你直接说要不就完了,呦,这样快就进入吃软饭的节奏了?”

周贵听到动静,也凑了过来,说教道:“李阳,虽然你到了咱家,理应咱家养着你,但是花钱还是要精打细算……”

上门女婿不好当!

李阳毫不怀疑,若是自己没得到传承,准会被这父女两给整抑郁来着,这日子也准会过的比小媳妇还小媳妇,受气憋屈的不行。

“我是借,又不是要……”

周贵眼睛眨了眨,确还是说着:“雪雪拿钱。”

周雪哼了哼:“跟我进来吧……”飞库小说网

屋里,周雪问:“要多少,干什么用的?”

李阳没敢说实话,谎称道:“1万,回家孝敬爸妈……”

本以为周雪肯定会说话给自己听,给钱不给钱都还两说,但周雪确是爽快的从包里掏出了两沓暂新的红票子:“这里有两万,你拿去吧,对了别跟我爸说你是回家的。”

农村规矩多,才上门的女婿,那跟才上门的媳妇差不多,三天才准回娘家。

李阳点点头,诧异的看了一眼周雪,接过钱:“谢谢。”

周雪嘱咐着:“晚上天黑前,记得回来。”

李阳应了一声好,便是揣着钱,兴冲冲的去往镇上。

镇上的翠玉坊那是一家远近闻名的大型赌石市场,甚至很多珠宝公司都会不远千里,派专人过来挑选毛料。

李阳赶到后,虽然是中午饭点,但依旧客人很多,人流涌动。

赌石是个暴富的行业,现下有着很多不切实际的人,总想着一夜爆发,因此这里向来不缺少客源……

只要是赌,必然是十赌九输,赌石亦如此,哪怕是最专业的赌石师,也依旧也是在赌,只不过他们挑选出真正有高档翡翠毛料的几率比一般人略微大一些罢了……

李阳沿着毛料区走着,暗自用自己的透视眼在观察,观察后李阳苦笑了下,难怪村上的长辈都告诫小辈,千万别碰赌石。

一路走来,李阳还没有发现有任何出手机会。

低价区里虽然毛料众多,但十有八九都是废料,里面根本没绿,就算有绿的,也是跟指甲盖差不多,小的可怜,属于10万块钱只能开出一千块钱的那种。

高价区里倒是有个别有赚头的好货,不过标价昂贵,都是上百万,上千万的那种存在,这些显然李阳是没有经济能力涉足的,只能奢望于在低价区能有所发现。

眼看,李阳都快走到头了,确也一无所获。

这时,一位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阴阳怪气道:“咦,这不是吃软饭的,李大上门女婿吗?”

这位叫白展,是赌石行里经营赌石的庄家之一,规模不大,属于小打小闹,白展也是宁安村的人,昨天周家办喜事,他还过去喝过喜酒,不过白展确于李阳的父亲李大伟发生过矛盾,两家关系一直不睦。

“上门女婿碍着你了,是吃你家的饭了,还是睡你家闺女了?”

李阳心里暗暗道,原本想对怂几句,可在看到一块毛料时,便是生生的咽住:“老白叔……”

白展摆手:“别乱喊,我可不想给一个倒插门的废物当叔叔……”

李阳也不生气:“老白叔,以前是我爸不对,得罪了你,那我今天还买你的毛料。”

话到这里,李阳便是把周雪给自己的那两万块钱,从口袋里掏了出来。

白展看到李阳有钱,就是脸色好看多了:“那还是小阳懂事,老叔非常欢迎你……”

李阳暗自冷笑,装模作样挑选了一番,便是指了指了刚才瞧见的那快毛料,这块毛料个头不大,标价也比较便宜,只要1万块钱。

“就这块了。”

白展瞥了一眼就是暗自高兴,这李阳跟他爸一样缺心眼,稍微有点经验的都能看出来这块毛料是不可能出绿的,这块毛料白展只是花了200块钱进过来的,全当充数,放了快三年,一直都无人问津。

“好眼力,果然虎父无犬子……”白展明夸暗粉。

0 第四章 小试牛刀
眼见有人要成交,一群人便是围了过来看热闹,只是一见李阳要买这块毛料,就是看向李阳的眼神都跟看个傻子差不多。

一位带着花白眼睛的老者上前说话:“小伙子,这块毛料不能买,你看它皮壳凸凹不平,内裂褶多,质地疏松,明显是不可能出绿的……”

有人给予介绍:“这位可是资深的赌石师钱文广老先生!”

钱文广脸带傲色,笑而不语。

原本,这个话钱文广是不会说的,但见李阳年纪太小,这才给予一点的指点和教导。

李阳故作难为:“这……”

店主白展顿时不乐意了,苦着脸对钱文广道:“钱老先生,您这样还让我怎么做生意?”

钱文广咳嗽了两声:“他年龄小……”

白展无奈的摇了摇头,确也不敢跟钱文广翻脸,只能认倒霉,到手的1万块钱,就这样打了水漂。

白展觉得李阳肯定不会在买,确没成想,李阳很是爽快的就是把一沓红票子塞在了他的手里:“老白叔,我还是相信我的运气,这块毛料我买了。”

白展大喜:“成交!”

钱文广摊摊手,很是气恼道:“不知死活的毛头小子,一门心思送钱给人家,白瞎了我的好意,哼。”

“就是,就是。”

“这孩子真是不知好歹。”

“怪不知道去当上门女婿,脑残不是……”

一群赌徒在拍钱文广的马屁,估计期盼着钱文广心血来潮,也会指点他们一把,让他们发点小财之类的。

李阳被他们吵的脑子疼,忍不住就是回道:“正所谓神仙难断寸玉,你们就这样确定我切不出来翡翠?那你们既然这样有信心的话,有没有谁站出来跟我打个赌?”

那些拍马屁的都没吭声。

钱文广确是来了脾气:“我还真断定了,我跟你赌, 你说吧,你想赌什么?”

钱文广在赌石圈颇具盛名,一直被人抬的很高,早已经养成了自高自大的习惯,李阳的言行,无疑让他老人家觉得自己的权威遭到了置疑。

李阳其实并不是冲着钱文广,那李阳也知道这个老爷子是好意,只是他这一站出来,李阳也不好不接着,小心翼翼道:“那还是你说吧,我其实想赢的并不是你……”

钱文广听言,简直肺都要被气炸:“呵呵,你言下之意,岂非肯定能赢我……这样,你这快毛料若能切出来翡翠来,我就当场向你磕头拜师,可若是切不出来,你必须正式向我提出道歉,你说的话简直就是对我在赌石权威上的藐视,也给我的人格带来了极大的侮辱!”

李阳苦笑,只能点了点头:“可以,那切吧。”

每家店铺都有切割机,现场就可以切,场面骤然升温,更多的人围过来看热闹,这个事情他们觉得还是挺有意思的。

当然他们并不认为李阳会赢,这块毛料无论怎么看都是非常之低劣。

切石师傅姓刘,刘师傅抱过毛料放在切割机面前,看了看,便是打算从中间切下去。

李阳见此,忙道:“慢,我来划道线,你按照我的线切。”

刘师傅虽觉很没有必要,但毛料是李阳的,怎么切当然人家说的算,便是点头答应着。

李阳化好线后,刘师傅沿线从左边三分之一处,一刀切了下去。

要说刘师傅的手法还是很专业的,下刀的位置也是十分的精准,基本于李阳化的线相吻合,这一刀下去后,刘师傅原本冷漠的表情变的惊讶起来,赶紧的在毛料上泼了一盆水,石头粉墨被水冲走。

随之,那一抹娇艳的绿意清晰的展现在众人的眼前!

“出绿了,竟然出绿了。”

“真的有翡翠……”

周围一阵哗然。

钱文广一双眼珠子都快瞪了出来,这还真出绿了,而且看这绿意好像还是极品正阳绿?

这……

钱文广开始有些后悔自己的武断了,赌石之所以称之为赌,就是因为它充满着不确定性,岂是自己能一语定论的?

往后,刘师傅继续切石,都是按照李阳的线在切,几刀下去后,一块宛若鸡蛋大小的冰种正阳绿就是完好无损的被切了出来。启炎读书

刘师傅擦了把额头的汗,站起身来,把这块翡翠交到了李阳的手上:“小兄弟好眼力啊,还好你划线了,要不这块老冰种,可就要被我给切砸了。”

李阳接过,谦虚道:“运气,运气……”

虽然李阳这样说,但周围人确都是不信,这明显不是运气这样简单,那线化的太准确了,这小伙子哪是什么新手,明明就是一位了不得的赌石师!

不由他们看向李阳的眼神,也都带着一种尊敬和羡慕。

李阳隐隐有些后悔,刚才自己太过于担心翡翠被切砸,倒是忘记藏拙了,目前李阳还不想太过于引人注目,毕竟透视眼的存在,那是只能自己知道的秘密。

“你好,不知你可有兴趣,来我们东方珠宝行任职,我们给予开出的年薪是五十万。”一位穿着打扮绝对讲究的中年男子说道。

“五十万那怎么行,我们顺风珠宝行给开七十万的年薪。”说这个话的是一个中年美富。

两人眼神对视,火花可见。

好的赌石师对于珠宝公司来说,那就是顶级人才,这两人开始有争抢李阳,叫板和抬价的那点趋势。

这会儿,店主白展道:“二位千万别,他这纯属运气,瞎猫碰到了死耗子,他家穷的叮当响,怎么可能是什么赌石师?”

李阳的买的毛料切涨了,可是把白展气坏了,这块毛料,白展可是已经打算好,过几天就自己切了,然后混在废料里给卖了的,结果被李阳白白捡了个大便宜去。

虽然开出的翡翠个头不大,但确胜在质好,那是实打实的冰种正阳绿,30万肯定跑不掉,那白展断不能眼见李阳得了便宜后,还谋得一份好职业。

“哦?” 两位珠宝商人表情微微一愕,纷纷狐疑的看向了李阳。

李阳笑笑:“老白叔没有说错,我的确只是运气好,他是我家邻居,知根知底,那我真是不配你们的高薪聘用,你们如果有意,倒是可以聘请钱老先生,那他可是在赌石界很有权威的……”

李阳其实是想耍锅,想转移大家的视线,可听在钱文广耳朵里,便成了一种赤果果的挖苦和嘲笑。

钱文广一脸的尴尬:“哼。”

两位珠宝商听言都没在吭声,钱文广的确在业内很有名气,他们就算不想聘请也不想得罪,至于怀疑李阳是赌石师的念头也是打消了,看他这年龄,也不大可能掌握太过高深的赌石技巧,估计真是运气爆棚,走了狗屎运。

可那些赌徒们,确是纷纷的嘀咕了起来。

“权威个屁呀,还不是看走眼了?”

“对了,他刚才不是说要磕头拜师的吗?”

“钱老,您这样的大赌石师,不会是那种说话不算的小人吧……”

钱文广一张老脸涨的通红,吭哧道:“这个,正所谓神仙难断寸玉,有些时候吧,运气的确比经验,眼力更为重要,这位小兄弟运气实在太好,我甘拜下风,干拜下风。”

“切。”

四周嘘声一片。

“别说这些废话,输了就磕头拜师,别挺大的赌石师说话跟放屁似的……”这位刚才切垮了好几块毛料,损失了大几十万,正憋着火呢,说话也是十分的不客气和激烈。

钱文广顿觉骑虎难下,左右为难,不知如何是好。

李阳瞧见后,心里便有了计较,那人家钱老虽然有装B的嫌疑,但的确也是一番好意,倒真没必要弄的人家下不了台,当然李阳对于收他当徒弟这个事情,也是完全兴不起兴趣……

当即,李阳走了过去:“钱老,不知您在赌石圈是什么级别的赌石师,那您最起码也是高级的吧?”

赌石师有低级,中级,高级和宗师四个等级划分。

过来挖苦我?

钱文广生着闷气,没有理睬。

刚才那位向李阳提出邀请的中年美富则是替其回答道:“钱老先生的确是高级赌石师,并且在这个层次里排名靠前,在赌石圈里享誉已然超过20年,地位很超然的!”

钱文广瞪了一眼中年美富,心道,都这份了,还说这些干吗?

中年美富见此,也意识到自己失言了,讪讪的退后着,可后悔自己多嘴来着,这不是让人家钱文广更尴尬吗?

李阳不由肃然起敬,那人家老先生可没有透视眼,能在这样坑的赌石行当,享誉这样多年,那肯定是有真才实学的:“钱老,原来这样牛B,真是让人佩服……”

噗!

中年美妇实在没忍住,给笑喷了来着,心道,这小子倒是够狠的,这也太刺激人家老钱了吧?

钱文广忍无可忍:“好了,你不要在说话刺激我了,不就磕头拜师吗?我认栽……”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