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点简介:小说阅读网(www.xksjvipyd.com)是一个专业的小说资源网站。为广大书友推荐小说最新章节在线资源。小说推荐无广告无弹窗阅读:【系统流、无敌流、重生流、异世修真、校园都市、总裁豪门、历史军事、玄幻仙侠】小说资源丰富赶紧收藏。

超品医少、超品医少小说、叶不凡、秦楚楚、小说阅读网

超品医少、超品医少小说、叶不凡、秦楚楚、小说阅读网

超品医少

小说阅读网推荐:★★★★★★★★★★★★★★

小说主角: 叶不凡,秦楚楚

更新时间:2021-06-23

超品医少小说: 更新至第 2383 章

站点导航:超品医少

站点资源:小说阅读网

小说资源: 最新更新章节 热门小说 小说排行榜 免费小说阅读 男生小说

超品医少小说简介内容:
大三学生叶不凡,碰瓷给母亲筹集医药费,却遇到不按套路出牌的女司机,被撞后获得古医门传承,从此通医术、修功法、玩转都市,赢得无数美女青睐。


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站点导读:小说阅读网(www.xszyku.com)

0 第一章 碰瓷遇上女司机
江南市,上午。

叶不凡站在路边,神情复杂的看着滚滚车流。

“快去交手术费,不然我保证你母亲活不过今天。”

“还有脸说借钱,上次借我们家的钱还没还呢……”

“没钱!没钱!你妈死不死跟我有什么关系?”

叶不凡母亲住院,急需5万块钱做手术,可是想尽办法也筹不到一分钱,这让他心急如焚。

“看来只有走碰瓷这条路给母亲凑手术费了,虽然有悖良心,但也没有办法,等有了钱马上还给人家。”

下定决心碰瓷后,他再次向马路上看去,5万块不是个小数目,必须要找个好点儿的车才行。

这时,一辆红色的玛莎拉蒂开了过来,速度看上去并不太快。

“就它了!”

叶不凡快速向前迈了两步,猛的冲到玛莎拉蒂车前。

他在网上看过几起碰瓷案例,熟悉碰瓷的程序,看到自己突然出现司机一定会狠踩刹车,等车一停下马上趴到车轱辘底下要钱。

可万万没想到这辆玛莎拉蒂的反应跟想的不太一样,完全不按套路出牌。

开车的是个非常漂亮的女孩子,看到车前突然出现一个人后立即吓得尖叫起来,非但没有踩刹车,相反两只手都放开方向盘捂住了眼睛。

“我勒个去,这是什么情况?不踩刹车你捂眼睛是什么鬼?还有,踩油门是什么操作?”

眼见着玛莎拉蒂犹如脱缰的野马一般冲了过来,叶不凡再想躲已经来不及了。

只听砰的一声巨响,他有如断线的风筝一般被撞飞了十几米,身在半空感觉全身的骨头都断了,哇的一大块鲜血吐了出来。

“碰瓷不能找女司机……”

这是他最后一个想法,然后没了意识。

事故发生后吸引了无数人围观,可谁也没有注意到,他吐出的鲜血喷溅在胸口的一块古玉吊坠上,转瞬间就被吸收的干干净净。

叶不凡是一个孤儿,当年被母亲收养时这块吊坠是唯一的信物,所以一直戴在胸前。

他迷迷糊糊的感觉胸口处传来一股温热,紧接着脑海当中轰的一声炸响,“后辈叶不凡,接我古医门传承!”

随后一个须发皆白的青衣老道出现在他的识海当中,“我乃古医门叶逍遥,你得我传承,当守我古医门门规,悬壶济世,行医天下。”

随后无数信息融入他的大脑,有武道功法,医术法门,玄门术法,各种技艺……

这些信息涌入之后立即跟他的记忆融为一体,无比清晰,仿佛是与生俱来的一般。

与此同时胸口的古玉吊坠越来越烫,最终化作一股浑厚的气流注入体内。

气流入体之后快速强化他的肌肉和骨骼,并将刚刚受到的重创逐一修复。

一阵极度舒适的感觉传来,叶不凡很快便陷入沉睡当中。

过了不知多久,他重新恢复意识,睁眼看到周围一片雪白,这是在医院的病房当中。

刚刚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做梦吗?

他下意识的摸了一下胸口,胸前的吊坠只剩下了一根红绳,古玉已经消失不见。

明明自己被玛莎拉蒂撞的很重,但现在一点疼痛感都没有,相反状态比任何时候都要好,每一条肌肉纤维都充满了力量。

大脑当中学到的那些医术、玄术、武道功法全都清清楚楚,每一样都证明那不是梦,自己确实得到了古医门的传承。

“你醒了!”

一个惊喜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随后一张绝美的面孔出现在他面前。

这女人长发披肩,脸颊精致的让人挑不出任何瑕疵,再配上前凸后翘的曼妙身姿,实在是美到了极致。

他不由呆住了,长这么大还从没有见过如此漂亮的女人,电视上美颜过的女明星也不过如此。

“真对不起,我叫秦楚楚,昨天刚刚拿到的驾照,没想到今天就撞了你!”

叶不凡这才想起来,眼前一脸歉意的女孩子正是玛莎拉蒂的主人。

他对这个女孩子没有任何怨恨,这是自己主动碰瓷,怪不得人家。

相反心中还充满感激,如果不是遇到了这个女司机,自己就不会获得古医门的传承。

见他没说话,秦楚楚继续说道:“你放心,撞了人我会负责任的,你就在这里好好休养,医药费都由我来负责,直到你彻底伤愈出院为止。”

看到眼前的女孩子没有任何富家女的娇骄之气,叶不凡心中好感大增,他说道:“谢谢你,我没事的。”

“昨天都要吓死我了,竟然把你撞出去那么远。”

秦楚楚拍着高耸的胸口说道,“说来也奇怪,医生检查后说你竟然没事,只是脑震荡暂时陷入昏迷。

这简直就是奇迹,我的车都送去大修,你却没什么事,太让人无法置信了。”

听到昏迷两个字叶不凡心中一惊,急切的问道:“我昏迷了多久?”

秦楚楚说道:“差不多半天时间,本来医生说你要24小时之后才能醒过来的……”

“半天时间?”

叶不凡猛的坐了起来,母亲还在医院生命垂危,自己不能再在这里耽搁了。

如今获得了古医门的传承,普天之下没有人的医术能够超过他,再不需要其他医生来做手术,自己就能治愈母亲的病。

情急间他一把拉住秦楚楚的手,急切的问道:“这是哪里?”

秦楚楚被他的反应吓了一跳,连手都忘记抽回来了,条件反射的说道:“这是中心医院。”

自己的母亲在江南医院,跟这里还有一段距离,叶不凡从床上跳了下来,穿上鞋子急匆匆的向外跑去。

秦楚楚在后面叫道:“喂,你去哪儿?医生要你好好休息……”

“我没事了,直接办出院吧。”

叶不凡说完一溜烟儿的出了中心医院,向江南医院跑去,路过一家药店时买了包银针揣进口袋。

江南医院的ICU病房内,主治医生谢海涛翻看了一下欧阳岚的眼皮,又看了看床头的仪器,对护士张小曼说道:“人确定已经死了,进行下一步处理吧。”

“知道了谢医生。”

张小曼答应一声,拿过一条白布单,准备将死者盖住。

谢海涛瞥了一眼躺在床上的欧阳岚,眼中全是冷漠之意,没有任何惋惜和愧疚。

“如果她家里人能交上5万块的手术费,由我亲自手术,或许还有活下去的希望。

只可惜是个穷鬼,连这么点儿钱都拿不出来,没钱只能等死了。”

就在这时,叶不凡急匆匆的从外面冲了进来,看到张小曼手里的白布单叫道:“住手,你要干什么?”

张小曼吓了一跳,停下手上的动作说道:“病人已经死了……”

“胡说,我妈没死!”

叶不凡获得了古医门的传承,只是看了一眼便将欧阳岚的病情掌握得清清楚楚,现在只是处于濒死前的假死状态,并没有真正死亡。

他上前一把推开了张小曼,从口袋里取出银针,出手如电,急速将一根根银针刺入欧阳岚的体内。

0 第二章 天价药费
谢海涛被叶不凡的举动搞得愣住了,认出是他后叫道:“小子,人都死了,你还瞎折腾什么?

装孝顺是不是?有那孝心早点拿5万块钱来做手术,你妈就不会死了,没钱还喜欢装,我最看不起的就是你这种人……”

他在旁边喋喋不休的说着,可是叶不凡理都不理,专心致志的给欧阳岚行针。

“小子,我说你呢,听到了没有?”

见眼前的年轻人不理自己,谢海涛顿时火气上涌,再次叫道:“你是医生吗?弄根破针到这里乱刺,想让你母亲死了都不得安生吗?

我告诉你,这里是ICU病房,是论小时收费的,之前欠的医药费还没付清,在这里搞什么鬼?

赶快给我住手!”

叶不凡终于将最后一根针刺了出去,这才长出了一口气。

母亲得的是突发性脑出血,这种病对于古医门来说根本算不了什么,这也幸亏回来的及时,如果再拖上一会儿就真的来不及了。

谢海涛叫道:“小子,闹够了没有?刚刚这段时间也是要收费的。”

随后他对张小曼说道:“马上就给殡仪馆打电话,让他们把尸体拉走。”

叶不凡冷声说道:“你这个庸医,胡说什么?我母亲还活着!”

谢海涛一脸不屑的说道:“活着?你是不是精神有问题?你母亲要是能活过来,我这主任医生的位置给你坐……”

他正说着,突然床头的监控设备发出滴的一声鸣叫,紧接着重新恢复了工作,欧阳岚竟然有了心跳。

一下……两下,开始还有些缓慢,不过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这……这是怎么回事?”

谢海涛和张小曼都傻眼了,刚刚这人确实已经没有任何生命体征,怎么突然间就活过来了?如果这不是ICU病房,他们真会以为是诈尸。

叶不凡见火候差不多了,抬手将母亲身上的银针尽数收回,并且将那些监控设备逐一拿掉。

等他做完这些,欧阳岚腾的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打量了一下四周说道:“儿子,我这是在哪儿?”

“妈,你终于醒过来了。”

叶不凡激动的拉住欧阳岚的手,如果不是凑巧得到古医门的传承,他们母子两个真的就阴阳两隔了。

谢海涛瞬间瞪大了眼睛,完全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欧阳岚的病情他是最清楚不过,即便没死也不可能恢复的这么快。

欧阳岚说道:“儿子,这是怎么了啊?妈记得突然晕倒,我是不是病了?是不是要花很多钱?”

“没事了妈,你已经好了,咱们现在就回家。”

叶不凡刚刚不但治愈了母亲的脑出血,同时将体内的其他隐疾也都梳理了一遍。

现在的欧阳岚绝对比任何人都要健康,自然没有再在这里呆下去的必要。

“那好,我们走,早就说了小毛病不用到医院来,休息一下就好了。”

欧阳岚一个人将叶不凡兄妹抚养大,日子过得清苦,最怕的就是到医院花钱。

说着她下了床,跟叶不凡两个人就要离开。

“站住!你们还不能走。”

谢海涛张开挡在两人身前。

叶不凡皱起了眉头:“你要做什么?”

谢海涛说道:“想走可以,要先把医药费结清了。”

欧阳岚说道:“哦,应该的,要多少钱啊医生?”

谢海涛说道:“三万九千八。”

“什么,这么多钱?”

欧阳岚吓了一跳,如果不是刚刚叶不凡帮她改善过身体,恐怕又要倒在病床上。

叶不凡怒道:“我妈是我自己救回来的,凭什么要这么多钱?”

“我们这可是ICU病房,论小时算钱的,再加上抢救的药物就是这么多钱。”

谢海涛说着将一叠用药明细扔给了欧阳岚,“看看吧,为了抢救你我们可是花费了大量的人力和药物,不然你早死了,怎么可能站在这说话。”

欧阳岚拿着账单,她根本不懂医学,能够看懂的只有上面触目惊心的天价数字。

叶不凡扫了一眼,神色立即沉了下来,“你确定这都是给我母亲用的药?”

他是江南医科大学大三级的学生,虽然没有毕业,但对一些常规用药还是了解的。

谢海涛说道:“那当然,赶快交钱吧!”

叶不凡勃然大怒,一把掐住了他的脖子,狠狠的顶在墙上。

“你这种人,无能也就算了,竟然还如此心黑,怎么配得上医生二字?”

谢海涛被卡住了脖子,顿时感觉呼吸困难,可无论他如何挣扎叶不凡的大手都如同铁钳一般纹丝不动。

欧阳岚和张小曼都吓了一跳,不明白叶不凡哪来这么大的火气,赶忙过来劝阻。

张小曼上前拉扯叶不凡的胳膊,却发现看起来并不粗壮的手臂却仿佛像大山一般,无法撼动分毫。

“儿子,你赶快放手,打人可是犯法的。”

见欧阳岚上前劝阻,叶不凡这才放开。

“咳……咳……咳……”谢海涛终于呼吸到了新鲜空气,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欧阳岚说道:“儿子,怎么回事?怎么发这么大的火?”

叶不凡怒道:“这个黑心医生,之前要我交5万块的手术费,拿不出钱就见死不救。

刚刚又庸医误诊,将你误诊成了死亡,这是草菅人命!

现在又弄虚作假,乱开药物,这些药绝大多数都不是你用的,却跑来找我们收钱,他这种人怎么配做医生!”

这时谢海涛回过气来,叫道:“胡说八道,这些就是给你母亲的抢救用药,今天你们必须交钱,不然老子把你们都送进警察局!”

叶不凡拿着那张收费明细说道:“欺负我们不懂是吧?我母亲得的是重度脑出血,这张药方上却有血栓通是怎么回事?参茸注射 液又是怎么回事?

还有,你这些注射 液加在一起足足超过25公斤,难道说这些东西都用到我母亲身上去了?

不到二十四小时输液二十五公斤,就算是大象也受不了吧?”

“我……”

谢海涛彻底傻眼了,一时间无言以对。

原本他以为这对母子什么都不懂,所以乱开了一大堆药物。

一来可以拿到医院的提成,二来将这些药卖出去还可以再赚上一笔,以往他也经常这么做,却没想到今天被叶不凡看破。

正当他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突然急救室的大门一开,一个中年男人背着一个十岁左右的小男孩跑了进来。

中年男人叫道:“医生,快看看我儿子怎么了?”

跟在旁边的护士上前对谢海涛说道:“谢主任,这是卫生局周局长安排过来的病人,交代我们必须全力救治。”

0 第三章 你不配做医生
“快把孩子放到病床上,马上进行急救。”

听到是市卫生局一把手交待的事情,谢海涛丝毫不敢怠慢,让中年男人将小男孩放在ICU病床上。

看到小男孩脸色铁青,呼吸急促,已经陷入了昏迷状态,情况非常不好,叶不凡也没再多说什么。

药费的事早晚都会解决,不急于这一时。

谢海涛一边给小男孩做检查一边问道:“孩子是怎么发病的?”

中年男人说道:“我儿子放学的时候还好好的,可是过了一会儿就说不舒服,很快便发起烧来,而且烧的特别严重,然后就陷入了昏迷。”

谢海涛做过检查后说道:“不用担心,就是普通的感冒,只不过烧的有些厉害,我现在就给他用点退烧药,很快就会好的。”

因为不知道对方跟周局长是什么关系,他说话极为客气。

中年男人松了口气,“那太好了,麻烦你了医生。”

谢海涛接过张小曼配制好的退烧药,就要给小男孩注射。

叶不凡摇了摇头说道:“他根本就不是感冒,你用了退烧针会加重病情。”

“你懂什么?你治病还是我治病?不懂就不要乱说话。”

刚刚被揭露了龌龊行径,谢海涛原本就憋了一肚子火气,此时立即发泄出来。

说完他拿起注射器,亲自给小男孩注射了一支退烧药。

随着时间的推移,小男孩的脸上慢慢现出一丝血色,好像痛楚也减轻了不少。

谢海涛一脸自得的说道:“看到了吧,我都说了只是一个小感冒,没有事。”

中年人松了口气,连连点头说道:“是是是,谢医生不愧是主任,医术就是高。”

可就在这时,小男孩稚嫩的面孔突然扭曲起来,四肢开始抽搐,嘴里不停的吐着白沫,床头的仪器发出刺耳的鸣叫声。

血压降低,心跳迅速减慢,看起来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中年人马上紧张的叫道:“医生,这是怎么回事?我儿子怎么了?”

谢海涛也吓了一跳,按照他得出的诊断结果,小男孩就是普通的感冒,怎么会突然出现这种情况?

中年男人焦急的叫道:“医生,你赶快想办法,我就这么一个儿子!”

“我……”

谢海涛一时间手足无措,他根本搞不清楚这是什么情况,怎么想办法?

眼见着小男孩的情况越来越危急,中年人愤怒的吼叫道:“你个庸医,我儿子有个三长两短让你偿命!”

“我来吧。”

叶不凡获得了古医门的传承,总不能见死不救。

他来到病床前说道:“早就说你搞错了,这根本就不是感冒,而是中毒。”

说完他取出口袋里的银针,一根一根的刺入小男孩的胸口大穴。

“你在搞什么?”谢海涛刚要上前阻止,突然心中一动,停下来叫道:“干扰我对病人的救治,出什么后果都要由你来负责!”

眼见着这个小男孩就要活不成了,如果他真的治死人,不但主任的头衔保不住,恐怕还要去吃牢饭。

但现在不一样了,完全可以把这个责任推出去。

叶不凡根本没有理会,继续给小男孩施针驱毒。

如果仔细观察的话会发现,这些银针刺入穴道之后针尾都是轻轻颤动的,仿佛有什么动力让它们不停的震动一般。

中年男人问道:“这位也是你们急救室的医生吗?”

谢海涛说道:“他哪是医生,只是病人家属。

原本这病我是能治的,现在被他搞成这个样子,跟我可没有任何关系了。”

中年男人立即跳了起来:“你一个病人家属有什么资格给我儿子治病……”

他说着就要过来拼命,却突然发现小男孩抽搐不停的四肢停了下来,也停止了口吐白沫,脸色慢慢变得红润,就连床头的监控仪器也都恢复了正常。

“这……这是什么情况?”

所有人都看得目瞪口呆,特别是谢海涛,他以为叶不凡治好欧阳岚只是误打误撞,没想到连这个小男孩也救了过来。

不管怎么说没闹出人命,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中年男人问道:“小神医,我儿子这是什么病?”

叶不凡说道:“是感染了某种病毒,他最近有没有接触过不干净的东西,比如说老鼠或者其他携带大量病菌的动物?”

中年男人说道:“应该没有啊,他今天都没有出去,一直在上学。”

叶不凡见时间差不多了,又取出一根银针刺破了小男孩儿的两根食指,将两滴黑血从手指里挤了出来,滴进旁边的垃圾桶。

随后他将银针尽数收回,小男孩睁开眼睛从床上坐了起来,一脸茫然的看着四周。

见儿子醒了过来,中年男人惊喜的叫道:“神医,真是神医啊!”

叶不凡说道:“我已经将毒血排了出来,回去再喝点绿豆水就彻底没事了,以后千万不要让孩子接触那些不干净的野生动物。”

“小神医,谢谢你救了我的儿子!”中年男人取出两叠百元大钞塞进叶不凡的手里,“小神医,谢谢你!”

叶不凡毫不客气,接过钱转手给了欧阳岚。

这是古医门的规矩,诊金随缘,对方纵然送一座金山也不嫌多,分文不给也不嫌少。

欧阳岚到现在也没回过神来,怎么自己病一次儿子就成神医了?转眼之间赚了这么多钱。

中年男人背起小男孩,回头对谢海涛狠狠啐了一口,“庸医,还主任医生呢,狗屁!”

谢海涛既憋气又窝火,看着叶不凡叫道:“你是医生吗?谁让你治病的?”

“你不是应该感谢我才对吗?”叶不凡说道,“像你这种既没有医德又没有医术的人,真的不配做医生。”

“要你管,你非法行医,信不信我报警抓你。”

谢海涛正说着,卫生局局长周永良和江南医院院长马海东从门外走了进来。

见领导来了,他低声威胁道:“小子,你给我把嘴闭严了,非法行医是大罪,至少要坐五六年大牢,我现在帮你把事情扛下来。”

说完他一脸谄媚的跑了过去:“周局长、马院长,二位领导来了。”

周永良问道:“我交代的病人呢?来了没有?”

谢海涛说道:“您说那个发烧的小孩吗?我已经把他治好,刚从咱们这儿离开。”

说话间他心里松了一口气,看来那个小男孩的爸爸跟周局长并没有直接通话,这样就好办了。

周永良一脸惊讶的问道:“是你治好的?”

他认识谢海涛,印象中只是一个普通的主任医师,并没有发现医术有多高超。

“是的周局长,我治好的。”

谢海涛一边说着,一边回头对叶不凡做出一个警告的眼神。

见这家伙无耻到这种程度,叶不凡就要上前揭露,却被欧阳岚拦住了。

她知道儿子确实没有行医资格证,真要进了公安局就麻烦了。

0 第四章 冒名顶替
周永良再次问道:“是暂时缓解症状,还是彻底治愈?”

谢海涛说道:“彻底治愈,绝对是彻底治愈,这孩子现在已经没有任何问题了,家属对治疗效果也非常满意。”

“谢医生,没想到你的医术这么好。”

周永良并不知道真相是怎么回事,满面笑容的对马海东说道,“马院长,你们医院有高人啊。”

谢海涛满脸堆笑的说道:“周局长夸奖了,作为一名医生,这是我的本职工作。”

他嘴里说的谦虚,其实心里却乐开了花,能够得到卫生局一把手的赏识,以后自己将前途无量。

现在医院还有个副院长的空缺,保不齐就是自己的了。

周永良没再说什么,摸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董先生,告诉你个好消息,江南医院的谢医生治好了这种病症,马上带你儿子过来吧。”

随后他又打了一个电话:“赵副局长,马上通知其他几个医院,将患有这种特殊病症的孩子都转移到江南医院来,这里的谢海涛医生已经找到了有效的治疗办法。”

谢海涛一听彻底傻眼了,原以为只有这么一个特殊病例,把功劳抢过来就完了,可没想到还有这么多后续病人。

马海东也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问道:“周局长,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会有如此多的相同病例?”

周永良说道:“这些生病的孩子都是江南市中心小学的学生,今天下午有个孩子去野生公园玩,12个一起去的孩子都出现了高热昏迷症状。

初步确定是感染了一种病毒,这种病毒在国家的病毒库内并没有记载,同样也没有有效药。

我将发病的孩子分散到江南市的各大医院进行治疗,希望有人能够治愈这种病症。

其他医院没有找到任何有效治疗办法,没想到谢医生成功治愈了那个病例,效果还如此之好,这次江南医院可立了大功。”

他又对谢海涛说道:“谢医生,只要你将这些孩子全部治愈,我给你记一大功。”

“呃……”

谢海涛额头上的冷汗都下来了,他刚刚是冒领叶不凡的功劳,哪里知道如何治愈这种病症。

看到他的神情,马海东问道:“怎么了谢医生,有问题吗?”

“没……没……没问题。”

事到如今谢海涛也不能说自己是冒名顶替,只能咬着牙挺了下来。

他之前也学过一些中医,懂得一点针灸,而且刚刚叶不凡给小男孩治病的时候他就在旁边,将刺入的穴位记得清清楚楚。

相信按照同一手法进行针灸,应该能够治愈这种病症。

想到这里,他的内心又安稳了许多。

这时马海东看到了站在旁边的叶不凡和欧阳岚,问道:“这两个人是怎么回事?”

谢海涛赶忙说道:“他们是刚刚治愈的患者和家属,等着跟我商量医疗费的问题呢。”

马海东说道:“有事情到外面谈,这里是ICU病房,外人不能随便进来。”

“是是是,我现在就让他们出去。”谢海涛回过头来说道,“医药费的事情可以商量,等我忙完了出去再跟你们说。”

言外之意只要不当场揭露他,药费的事好说。

叶不凡嘴角泛起一抹冷笑,他原本是想揭露这家伙的,现在却不急于一时了。

想抢自己的功劳也要有那个本事才行,等一下看他怎么收场。

他带着母亲来到ICU病房外,找了一张长凳坐了下来。

欧阳岚说道:“儿子,咱们手里有了2万块,等一下跟谢医生好好说说,看看能不能用这钱将医药费结了。”

叶不凡说道:“不行,他那是乱收费,咱不能惯他的毛病,一分钱都不给。”

母子两个人正说着,医院门口传来一阵急促的刹车声,两台黑色的豪华轿车停在门前。

一个中年男人下了车,身后的四个黑衣保镖抬着一张担架,担架上躺着一个昏迷的小男孩。

“董先生,您来了。”

看到中年男人之后,周永良热情的迎了上去。

虽然他是一局之长,但对方的身份也不一般,江南天达集团的董事长董天达,餐饮界大佬。

天达集团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力,江南市上至顶级的御膳坊大酒楼,下至平民化的大排档,有一半都是董家的。

董天达不但拥有数十亿的资产,而且背景不凡,每年给卫生行业的捐款都是七位数。

对于这样一个大人物,周永良自然极为客气。

不过此时的董天达根本没有客套的心情,焦急的说道“周局长,赶快找医生给我儿子治病,他已经高烧40度了,我怕时间太长会影响孩子的智力。”

“董先生放心,一切都已经准备就绪了。”

周永良说着让护士将小男孩放到急救床上,回头对谢海涛说道,“谢医生,赶快给董公子治病吧。”

“是,局长。”

谢海涛答应一声走了过来。

董天达说道:“谢医生,只要你能治好我儿子,天达集团必有重谢!”

“董先生客气了,治病救人是我的职责。”

谢海涛冠冕堂皇的说着,心里却是心花怒放。

自己的好运气来了,只要能够治好了董天达的儿子,既能得到领导的赏识,同样又少不了好处,这就是名利双收啊。

他一边做着美梦一边取出准备好的银针,来到小男孩的床前。

马海东诧异的问道:“谢医生,你这是要做什么?”

谢海涛说道:“院长,就目前来讲这种感染的病毒西医并没有有效药,只能通过针灸的方式治疗。”

周永良惊讶的说道:“谢医生,你还精通中医?”

“说不上精通,凑巧在医书上看过一种针法,刚好能够医治这种病症。”

周永良赞叹道:“谢医生果然不同凡响,中医西医样样精通,抓紧时间治疗吧,估计后面的孩子马上也到了。”

谢海涛深吸一口气,将叶不凡刚刚行针的场景在脑海中过了一遍,然后取出一根银针,向着小男孩胸口的神藏穴刺去。

一针刺入,小男孩的身体一阵颤抖,第二根银针刺入,脸上的神情变得无比痛苦。

董天达紧张的说道:“谢医生,你确定这种方式管用吗?”

开弓没有回头箭,谢海涛咬着牙说道:“肯定管用,刚刚那个病例就是这样治好的。”

见董天达没再说话,他又取出第三根银针向着小男孩胸口的天突穴刺去。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