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点简介:小说阅读网(www.xksjvipyd.com)是一个专业的小说资源网站。为广大书友推荐小说最新章节在线资源。小说推荐无广告无弹窗阅读:【系统流、无敌流、重生流、异世修真、校园都市、总裁豪门、历史军事、玄幻仙侠】小说资源丰富赶紧收藏。

九天神婿、九天神婿小说、陈黄皮、叶红鱼、小说阅读网

九天神婿、九天神婿小说、陈黄皮、叶红鱼、小说阅读网

九天神婿

小说阅读网推荐:★★★★★★★★★★★★★★

小说主角: 陈黄皮,叶红鱼,叶青山

更新时间:2021-06-23

九天神婿小说: 更新至第 1553 章

站点导航:九天神婿

站点资源:小说阅读网

小说资源: 最新更新章节 热门小说 小说排行榜 免费小说阅读 男生小说

九天神婿小说简介内容:
我出生那天,天降异象。为了让我活命,退隐的爷爷为我订亲续命。二十年后,因为爷爷给的一场造化,已成首富的未婚妻一家,却与我退婚。他们太低估了我爷爷的实力,太小觑了我的背景,结果报应来了……


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站点导读:小说阅读网(www.xszyku.com)

0 第1章
“退婚!?”

叶氏庄园会客厅内,一位少年猛然站起,满脸的不可置信。

少年模样清秀,略显稚嫩,穿着一身水洗白的牛仔裤,身侧放着稍有年代感装有行李的双肩包,在富丽堂皇的大厅内显得格格不入。

而大厅的正中央则坐着一个富态的中年男人,此刻正慢悠悠地将手里的烟点燃,冷冷地看着眼前的少年。

男人弹了弹烟灰,淡然道:“人贵在自知,以你现在的身份,连我叶家的一条狗都不如,现在的叶家,不是你一个江湖术士能攀附得起的!我女儿,更不是你能够染指的!。”

“没有我爷爷的铁口直断,何来今日的叶家?这桩婚约是我爷爷耗尽晚年气运换来的!如今你们今非昔比,就想翻脸不认人了?”少年冷声反驳道。

陈黄皮将腰杆挺的笔直,眼神却如历经风霜般锋利异常,直勾勾地盯着居高临下的叶青山,不卑不亢。

“气运?你爷爷那老东西贱命一条,哪来的气运?”

一道充满戏谑的声音响起。

伴随着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音,一个体态丰腴,长相妩媚的女人走了进来。

女人身着墨绿色绣花旗袍,双腿浑圆修长,四十来岁的年纪,风韵犹存,浑身散发着性感诱人的魅力,正是叶青山的老婆,许晴。

看着自己这个名义上的丈母娘,陈黄皮浑身冰凉!

“我告诉你,这婚,你不退也得退!由不得你,别给脸不要脸!”

“你爷爷那老不死的,只不过是瞎猫碰上死耗子,没有他,我叶家照样飞黄腾达,叶家熬出头,跟他没半毛钱关系!”

“你一个乡下来的土鳖,拿一张废纸,红口白牙就想娶我闺女?做梦去吧你!”

“赶紧滚!别脏了我们的眼!”

责难声源源不断地涌来,陈黄皮下意识攥紧拳头。

青筋暴露,一双眼睛几欲喷火!

对于叶家夫妇的嘲讽,陈黄皮并不在乎,从小村里人就当他是煞星,这种不堪入耳的话他早已习惯,但他在心目中也有自己的底线,就是不能亵渎爷爷!

没有爷爷,他不可能活到现在。

他是一出生就被判了死刑的人,医生直言他可能活不过一岁。

他出生那天,有人看到他家祖坟前有两只半人高的黄皮子像人一样站立着,不停地俯首叩拜。

爷爷信命,于是给他取了这个很不入流的名字,陈黄皮。

不仅如此,自他出生后,村里就接连有怪事发生,不仅闹了天灾还有人祸。

先是闹了黄鼠患,后又闹了旱灾,村里面损失惨重,颗粒无收。

有几个村民想要上山采药,换点粮食,竟然离奇地摔死了,死状惨烈。

村民们于是将矛头指向了他,说他不祥是祸害,嚷嚷着要把他送走。

为了救他,已经退隐山林多年的爷爷不得不决定重新出山,再卜一卦。

此消息一出彻底惊动了整个风水界,数百辆豪车挤满了陈家所在的小山村。  

各界名流、政商大咖、风水界大拿齐聚一堂,就连省城的首富也只能在门外侯着。

众人这才知道爷爷是名动四方的青麻鬼手,他家是麻衣世家,爷爷是第十六代传人。

所有人都想得到爷爷的最后一卦,毕竟爷爷一生起卦三千九百六十四次,无一落卦,得到这一卦的人还会沾染到爷爷折损的气运。

但爷爷只有一个要求,必须带一个和他年龄相仿的女婴过来,只有被爷爷选中和他订娃娃亲的人,才有资格得到这最后一卦。

最终得到这一卦的却不是圈内人,正是当时还是西江市一个破落户叶青山。

叶青山在得到爷爷这一卦后,将自己的女儿叶红鱼和他订了娃娃亲。

打那之后,村里便风调雨顺,而陈黄皮的身体也逐渐好转,在爷爷的悉心教导下,顺利继承爷爷的衣钵,成为青麻世家的第十七代传人。

但爷爷的身子骨却每况愈下,强撑到把毕生所学全部教给他,便不久于人世。

而叶家则如游龙入海,彻底飞黄腾达。

今天,本是该履行约定的日子,但陈黄皮怎么也没有想到,叶青山夫妻竟会矢口否认这段往事,还把爷爷贬的一文不值!

“为什么!”

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陈黄皮猛地抬头,嘶声质问!

“就因为你们蠢!老的没脑子,小的也一样!”

叶青山把玩着手里的珠串,咂巴着嘴,得意的笑出了声。

“虽然我叶家飞黄腾达跟陈言没有关系,但我叶青山也不是背信弃义之人,这里有一百万现金,就当是我们叶家给你的赔偿吧。”

说着,叶青山将早已准备好的钱箱往地上一扔,神情倨傲地俯视着陈黄皮,有如打发叫花子一般。

在他看来,一百万对于陈黄皮这种乡下人来说,是足以令他们疯狂的天文数字。

看到叶青山宛如施舍般的举动,陈黄皮深吸了口气,紧紧盯着叶青山道:

“青麻鬼手订下的规矩被这样毁了,后果你们想过吗?”

叶青山却不以为然,嗤笑一声:“我才什么不信阴阳风水,这一套你们还是去骗小孩子吧。”

拳头再次紧紧地握拢,陈黄皮微微颔首,片刻,又轻轻抬起头来,眼底汹涌的火焰,也逐渐化为平静。

自小就在村里人异样和嘲讽的目光下长大陈黄皮,早就锻炼出了超强的意志。

他他之所以坚持,只是不想让爷爷苦心经营的心血付诸东流。

但以他现在的身份和叶家的地位,倘若他再继续纠缠的话,恐怕传出去的就是他陈家自不量力,想要攀龙附凤,连带他爷爷也会成为笑柄。

陈黄皮深呼一口气,沉声说道:“我答应你们,婚约解除。”

见状,叶青山满意的笑了,跟许晴对视了一眼,二人皆是能够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到鄙夷和不屑。

跟着,许晴迅速从怀里掏出一张退婚协议书,生怕陈黄皮反悔似的,铺到他面前。

陈黄皮自嘲一笑,摇了摇头,在上面快速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刚签完,他分明地看到许晴的印堂划过一抹黑气,这是遇邪之兆!

他目光一扫,最终落在许晴戴在胸口上的那串翡翠项链上。

那项链的珠子颗颗圆润硕大,森绿透亮,是世间罕见的珍物,但却隐隐泛红,珠子上有红色纹路,状如血丝。

从许晴一进门,陈黄皮就感受到了有如泰山压顶般的紧迫感,这紧迫感寻常人感受不到,是因为陈黄皮体内作为修炼者的玄阳之气与煞气冲撞所致。

而这煞气,十有八九来自于那串翡翠,民间一直相信翡翠能聚灵气,所以流行以翡翠作为饰品,但殊不知翡翠不仅能聚灵也能招阴,但有如此浓郁的阴气的至少已经有几百年的历史,估计常年不见光,与尸腐之物为伴,恐怕是个陪葬品。

最迟也过不了一周,煞气彻底入侵到许晴的心脏,到时候想救也回天乏术了。

但爷爷临终前曾反复交代,在他和叶红鱼成婚之前,不能替叶家看事。

“发什么呆?拿了钱赶紧走!”

叶青山夫妇以为他要反悔,脸上愈发不耐烦起来。

收回目光,陈黄皮盯着许晴,婉言相劝道:“你脖子上戴的那串项链不是啥好玩意,还是扔掉比较好。”

“装神弄鬼!”

许晴满脸讥讽的道:“这串项链是我女婿沈百岁送的,价值一千多万!把你卖了都凑不够一个零头!到底是穷山沟走出来的乡下人,有眼无珠。”

闻言,陈黄皮也不再说什么,暗暗叹了口气,拎起行李,径直离开。

至于那箱钱,他连看都没看一眼。

走出叶家庄园后,陈黄皮没急着离开,而是打量了一圈叶家庄园的周边环境,随后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

叶青山对他撒谎了,对方不可能不信风水!

0 第2章
叶家庄园园建在山底,背后是一座巍峨的大山,青龙山。

倘若不是找了很有实力的风水师堪舆,他不可能把家宅建在这里。

青龙山在风水界很出名,传闻宋历年间,这里曾发生青龙拉棺之诡象。

当时的大国师张昭然认为这是风水宝地,有龙脉之相,死后就将自己墓穴选在了这里,想着后代里能出个帝王。

然而结果不尽人意,到了他孙子这一代就被满门抄斩。据说是因为压不住这里的龙势,寻常人要是葬在这里,后代都不得善终。

一代代传下来,青龙山就成了远近闻名的凶地,是绝不能将家宅府邸建在这里的。

倒不是这里无脉无势,相反山上隐隐间竟真有龙脉之相。

但这里却又地藏阴气,想要捉脉太难了,十之八九建宅就是凶宅。

而叶青山的这处院子却不一样,另辟蹊径,并未寻龙捉脉,而是退而求其次,刚好避过了藏阴地,倒也能沾染到一些上佳风水之气。

这手段了不得,陈黄皮估摸着叶青山请的高人风水堪舆能力可能不下于自己,心底暗暗吃惊。

可是既然叶青山信风水,他为何要骗自己说他不相信呢?

他既然信,就应该知道爷爷的实力,他就不怕吗?

突然,一阵阴风袭来,陈黄皮看到一只足足有一尺长的黄皮子突然窜进了庄园。

这不是一般的黄鼠狼,是一只皮毛几乎发青的真正黄大仙。

看到这一幕,陈黄皮暗道不好,狐黄白柳灰,叶家怕是要出大事!

狐黄白柳灰,是民间五常仙,其中以黄仙最为诡谲,一旦被这玩意沾染上,别说是寻仇的了,哪怕是报恩的,往往也会闹得人鸡犬不宁。

陈黄皮为叶家和叶红鱼暗暗捏了把汗,今天虽然叶家人对他恶语相向,但他却不是什么睚眦必报的人,也生不起什么幸灾乐祸的心情。

正想着,忽然一辆黑色宾利从陈黄皮边上驶过,停在了叶家庄园门口。

一个年轻男子扶着一个花甲老者从车里走了出来。

“爷爷,听说陈家那小子找上门了,您可得赶紧想想办法呀,万一叶青山那老头子害怕青麻鬼手的威名,将红鱼嫁给他了怎么办。”男子满面油光,一想到叶红鱼倩丽的身影,神情愈发急切。  

只见花甲老者眉毛一扬,带着点不屑语气道:“如果他陈言还活着,还能忌惮三分。但他已经入土,听说他那孙子体弱多病,不堪大用,他家青麻一脉算是断了。”

老者又浑不在意的笑笑道:“百岁啊!你放心,叶青山绝不可能让自己女儿嫁给这样一个废物,以我沈家的地位,到时候你再从丈母娘这怕拍马屁,还怕这煮熟的鸭子飞了?”

听了这话,男子神色缓和了不少,随即又露出了一个淫邪的笑容:“实在不行就……”

老者瞬间明白了男子的意思,露出了同样的表情,随后便率先走进了庄园,年轻男子也紧跟着走了上去。

陈黄皮听力极好,将二人的话的话听了个真切,对老者的身份也知晓了个大概。

这老者名叫沈初九,西江市风水界名声很响,几乎无人不知。

陈黄皮听说过此人,他最擅长的就是寻龙点穴,很有眼力,这虽不如捉鬼除妖听着威风。其实是更方便结交权贵和树立名声。

毕竟世上魑魅魍魉少见,但想要大富大贵的人却占大多数,谁不想自己能住上一块风水宝地。

而这年轻男子想必就是他的孙子沈百岁,也是沈初九的传人。

听懂了俩人的弦外之音,陈黄皮心底泛起了一阵恶心,没想到这俩人人模狗样,竟打着这样的歪主意,真是给风水界丢人。  

但想来也正常,虽然陈黄皮没有见过叶红鱼,未曾给她看相起卦。

但能被老爷子万中挑一的挑出来与他定娃娃亲,以此来化解他的命劫,这女人的命格绝对不一般。

不过陈黄皮也没急,他相信老爷子的能力,他今天虽然与叶家取消了婚约,但是天意这东西谁能挡得住?

区区一个沈初九就想破掉老爷子的规矩,他也太小瞧青麻鬼手的本事了。

只要叶家的麻烦棘手到没人有能力解决,他们一定会想到让自己入赘叶家来化解。

唯一让陈黄皮担忧的是,万一在叶家报应来临之前,叶红鱼和沈百岁如果好上了,那就麻烦了。

因为爷爷所谓的完婚可不是举办个婚礼,领个证那么简单的,是要真正入洞房,行男女之事的。

如果叶红鱼先行一步与其他男人发生了关系,那他们俩的姻缘线注定是断了,这对他和叶红鱼来说都是灾难。

想到这,陈黄皮无奈地摇了摇头,万物都有自身的运行法则,最终他们能不能走到一起,还是得看天意。

此时叶氏庄园顶层,站着一名女子,安静眺望着远处。

女子身着一袭白色旗袍,眉如远山,肤若凝脂,美好的身材被旗袍勾勒地曲线玲珑,将东方女性的古典美,展现的淋漓尽致,宁净淡雅的气质令人心神向往。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

“小姐,那个叫陈黄皮的,已经走了。”

“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一身寒酸样,但没想到还挺有骨气,老爷给的钱一分都没拿。”

女子有些意外,神色微怔,清澈见底的双眸里划过了一丝涟漪,但很快归于平静。

陈黄皮这个名字,她从小就知道,是她出生不久,就将名字写在同一张纸上的人,面对这样的婚约,她非常排斥,但对这个人她倒不讨厌,反倒非常好奇,但她也知道他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小姐,沈少爷来了,夫人让您过去……”丫头的声音再次响起,将女子从神思中拉回来。

女子长眉微皱,脸上瞬间露出不悦:“告诉他,我没空!”

0 第3章
漫无目的地走在大街上,陈黄皮被城市里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晃地眼晕。

摸了摸干瘪的裤兜,他的脸色逐渐垮了下去。

大城市干啥都要钱,这一路他就差要饭去了。

除了吃饭,还得有个落脚的地方,想了想,陈黄皮从随身的行李翻出了几张符箓,打算靠卖符,解决当下的燃眉之急。

否则的话,自己今晚恐怕真要去公园睡长椅了。

东拐西转的,陈黄皮找到了类似一条名叫小风街的古玩街。

听村里人说,这里是西江市很有名的一个地方,有不少稀奇古怪的玩意,也有很多热衷于收藏的爱好者抱着发一笔横财的心态过去捡漏。

来到古玩街后,陈黄皮也学着电视里看来的那样,找了副墨镜,拿出随身携带的小马扎,来到一个没人眷顾的角落,将几张炼制好的符箓放在泛黄的旧报纸上,算是开张了。

这条街的店铺大都是古玩店以及典当行,外面摆着数不清的小摊位。

虽然陈黄皮这身打扮像极了神棍,但放在这么多人里面,也不算太惹眼。

而陈黄皮附近的那几个小摊贩看到他面前摆放的那几张符箓之后,全被逗乐了。

卖符?

这跟卖大力丸有啥区别。

得亏古玩街有扶持,要不然,城管第一个打的就是这种人。

“哥们,你这是算卦还是解煞?这年头城里人都学精了,不像村里人那么好糊弄,你拿这套可骗不了人。”

“照这么个玩法,你非得把自己饿死。”

陈黄皮嘴角抽了抽,不过也没解释什么。

一名路过的大妈于心不忍,站出来问:“小伙子,你这符怎么卖?”

见没几分钟就来了生意,陈黄皮心里一阵激动,连忙道:“两万一张,包治百……”

“滚!”

可不等他说完,大妈脸色瞬间沉了下去。

留下一个字后,生闷气离开。

当老娘是三岁小孩?

饿死你活该!

周围几个摊主笑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陈黄皮颇有些无奈的揉了揉额头。

要是让老爷子知道自己用学来的这身本事卖符,每张符还只卖区区两万,非得气活过来不可。

要是再让他知道这符还卖不出去,老头儿估计又得气死回去。

一整天过去了,除了几个人过来问一下价格然后再骂骂咧咧离开之外,陈黄皮的摊子再无一人光顾。

不过他的名气倒是传开了。

不少行人跟摊主都时不时过来瞧瞧,这两万一张的符到底长啥样。

几乎每个人看向陈黄皮的目光都充满了戏谑,跟看猴似的。

现在的骗子都那么不长进了吗?

远远地,看着太阳已经开始贴近地平线,陈黄皮不由得叹了口气。

老爷子当年一张符卖千万都遭到哄抢。

到他这,白送都未必有人要。

人跟人的差距太大了。

看来只能想其他办法了……

就在他准备收摊离开的同时,一个脸色苍白,神情无助的女人出现在了他面前。

“你卖的符……能治癌症吗?”

声音落下的一瞬间,四周出现了短暂的寂静。

所有人也都愣住了。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伴随着“扑哧”一声笑,在场众人,也都控制不住,纷纷大笑出声。

周遭许多路人以及摊主,也都将目光锁定在了那个女人身上,哄笑不止。

这女的是有多蠢,才能问出这种堪称荒唐的问题?

对于周围人异样的目光,女人并没有任何理会,她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陈黄皮,像是一个溺水的人,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

陈黄皮自然也不会在意周围人怎么看,轻笑道:“只要患者还有一口气,就可以治。”

虽然以他现在的这身术法只要念头一动,就会有无数个获取钱财的渠道,但每个圈子有每个圈子的规矩,不到万不得已,陈黄皮不愿违背老爷子的嘱托去走这些途经,所以只能退而求其次。

随着陈黄皮的一番话,哄笑声再次响成一片。

本来是个古玩一条街,但现在却热闹的跟马戏团一样。

无数道揶揄讽刺的目光落在陈黄皮身上,像是在看待一个没脑子的白痴。

“一万块钱可以吗?”

尽管在听到陈黄皮的回答后,曹玥同样感觉到一阵阵的荒唐,但她还是抱着万一的侥幸心理。

就算是假的,也权当自己行善积德了。

“不好意思,两万块,不还价。”

陈黄皮抬头,淡淡的说道。

如果不是急需用钱,他又怎么可能会两万块出售这种自己耗费心血炼制的符箓?

曹玥表情一僵,犹豫起来。

但一想到医院里被病魔缠身的父亲,她还是点了点头,紧咬着嘴唇,从包里掏出两万块的现金。

嘶!

看到眼前发生的这一幕,在场几乎所有人都忍不住倒抽凉气。

这女人真的疯了吗?

花两万块钱去买一张鬼画符?

有钱也不能这么玩吧?

陈黄皮接过钱,随后把其中一张符交到了她手上,道:“用法很简单,只要你把这张符烧掉,混在水里,让患者服下就行。”

尽管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看到陈黄皮一本正经解释符箓的用法后,曹玥整个人还是呆住了。

自嘲一笑,她从陈黄皮手上接过符箓,浑浑噩噩的离开了。

周围看热闹的人脸都快绿了。

靠!这样也行?

陈黄皮可没功夫管这些人在想什么,有了钱之后,他连忙收摊,准备拿这笔钱租房。

见他跑的这么快,众人更加笃定陈黄皮是骗子的想法。

……

离开古玩街之后,陈黄皮吃了顿饭,很快就找到了一条老街。

这条街叫小风街,是丧葬一条街,有置办白事的店面,也有看事算卦的铺子。

看来城里也有信风水这方面的人,只不过是比较少而已。

晃悠了一圈,陈黄批有些无语的发现,大部分看事的都是江湖骗子,没遇到什么高人。

正好小风街深处有家店铺转让,他便联系房东盘了下来,作为落脚点。

……

“曹小姐,确定要这样做吗?您可要考虑清楚了,这种东西就是封建糟粕,信不得啊!”

医院,重症监护室内,一名护士苦口婆心的对着曹玥劝说道。

曹玥手里端着一个盛满水的瓷碗,上面漂浮着一层符箓烧尽的残渣,看起来极为刺眼。

看着护士满脸恳切的模样,曹玥不由得叹了口气。

她又怎么不知道这种东西十有八九是骗人的把戏呢?

但他的父亲现在命悬一线,哪怕有一线康复的希望,她又怎么可能会选择走这条路?

下定决心之后,曹玥也不打算再拖下去了,端着碗走到病床前。

“曹女士,你难道想害死你父亲不成?”

这时,曹玥父亲的主治大夫也走进了病房,当他看到曹玥的动作之后,面色陡然一变,沉着脸喝道。

这不是胡闹吗!

用这种堪称荒唐的方法,要真能治得了癌症,那他这几十年,岂不是活到了二哈身上?

“你觉得,这种东西能救得了你父亲的命?”

目光落在那碗飘满符箓残渣的水上,医生的眉头皱的更紧。

他虽然能够理解曹玥的心情,但病急乱投医,也不是这么个整法吧?

还真有人相信这种连小孩子都骗不了的把戏?

对于医生的话,曹玥置若旁闻,来到病床前,扶起父亲孱弱佝偻的身体,将碗里的水,递到后者的嘴边。

“你疯了吗?”

见此,护士急的脸都青了。

主治医生也是一副吹胡子瞪眼的模样,十分的痛心疾首。

符箓的残渣顺喉而下,所过之处,如秋风扫叶般,释放丁火之力,将曹玥父亲身体内的癌细胞一一杀灭,而后,丁火之力收敛,癸水之力涌出,不断滋养着曹玥父亲近乎衰亡的器官。

须臾功夫,原本衰败到一定程度的五脏六腑,竟然奇迹般的再一次焕发生机。

心脏跳动的的速度越发频繁有力,曹玥父亲原本苍白无血的脸上,竟然逐渐开始变得红润。

之前带有杂音的呼吸声,也开始恢复正常。

站在旁边,亲眼看到这一幕的医生护士,瞳孔则是以一个肉眼可见的速度收缩,嘴巴张大,皆是一副活见了鬼的表情。

曹玥父亲身体所出现的变化,几乎颠覆了他们辛辛苦苦几十年才彻底建立起来的人生观与世界观。

至于曹玥自己也懵了。

身体僵住,一动不动。

一度认为自己产生了幻觉。

眼前这一切,实在是太不真实了,彻彻底底超出了她的理解范畴。

随着曹玥父亲悠悠转醒,曹玥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痛哭出声。

“傻姑娘,哭个啥?”

拍了拍曹玥的肩膀,曹玥父亲满脸宠溺的说道,眼神中充满怜惜。

他的声音中气十足,洪亮有力,哪还有半点命悬一线的样子?

“你……你!”

大夫身体猛地一震,眼睛瞪得滚圆,指着曹玥父亲半天都说不出一句话。

护士目光呆滞,大脑嗡嗡作响。

两人的脸色,一个赛过一个精彩,这可是癌症啊,全世界都无解的难题,单单只用一张符化到水里给患者服下,就治好了?

他们两个人的心里当即便产生了一个念头,我是不是也回头改学画符算了。

0 第4章
翌日。

一大早,陈黄皮便来到了古玩街摆摊,虽然他昨天赚了两万,但交过房租之后,口袋又迅速瘪了下去,只能选择出来赚钱。

看到陈黄皮又拿出来几张符箓摆在那,附近的不少摊贩脸上满是无语。

饶是他们也没想到,陈黄皮竟然还敢招摇过市。

昨天运气好,碰上个脑子有问题的,等那女人回过味来,直接带人把这货毒打一顿都不稀奇。

在他们看来,陈黄皮完全是想钱想疯了,得了便宜还卖乖,简直膨胀到了极点。

感受到周围行人以及摊贩戏谑不屑的目光,陈黄皮有些无奈。

天意这玩意还真是注定好的,陈黄皮刚坐下没多久,不经意间便看到不远处一辆很拉风的跑车上下来两个人。

女人身着一身白色运动装,长发肆意地披在身后,显得青春动人,浑身上下不着一丝粉黛,却让人移不开眼。

而女子身旁的男人则一副公子哥打扮,虽长相一般,但有贵气,也算得上是风流倜傥了,陈黄皮一眼认了出来,正是沈百岁。

而能让沈百岁如此殷勤对待还讨不到好的,只有叶红鱼。

陈黄皮的目光瞬间被女子吸引,他曾经无数次幻想过叶红鱼的长相,也没想到这么好看,如仙子一般纤尘不染。

“沈百岁,你带我来这干嘛?”打量了四周一眼,叶红鱼一边走,一边冷着脸说道。

沈百岁笑着说:“红鱼,我爷爷与伯父谈事情呢,他们不是让我俩出来逛逛嘛。我寻思我们迟早要结婚的,我是干哪一行的你也清楚,这古玩街,历年来发生过不少奇事,倒是出了很多懂风水的江湖术士,这里的东西,很多也都是土里出来的,提前让你感受感受风水界的氛围,对你没坏处。”

陈黄皮差点没笑出声,一条古玩街在他口中成了风水界,这风水界也太廉价了点。

叶红鱼皱着眉头,不悦道:“我才懒得感受呢,沈百岁,你以后别再乱说咱两的关系,成不?我有未婚夫的,你又不是不知道。”

闻言,陈黄皮眉头一挑。

他心里清楚,叶红鱼提到自己,可能只是想和沈百岁扯清关系,拿他做挡箭牌,但至少可以说明,她对自己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反感。

“未婚夫?你是说陈黄皮那个病秧子?红鱼,你可拉倒吧,我听我爷爷说了,那就是个废物,根本没学过风水,再说了,你不是一直都瞧不上他吗?”沈百岁面露讥讽,完全没把陈黄皮放在眼里。

叶红鱼立刻嘟着嘴,有点生气地说:“你嘴巴给我干净点,他不会看风水不代表就是废物!在我眼里,他比你强,至少人家不会像你这样死缠烂打!”

听到这,陈黄皮哑然失笑。

“哎!那小子,你笑什么?”

远远地,注意到了陈黄皮的表情,沈百岁眉头一皱,径直走了过来。

“没什么。”

陈黄皮轻笑着摇了摇头,眼神中却划过一抹晦色。

眼前这家伙表面上看起来人畜无害,却是个实打实的衣冠禽兽。

“神神叨叨。”

瞥了陈黄皮一眼,沈百岁颇为不屑的说道。

这占卜问卦,丹书符箓虽说是风水界最常见的东西,但也还是分三六九等的。

沈百岁最瞧不上的,就是像陈黄皮这样在路边摆摊的行径。

在他看来,只有行业里最低等的,甚至是没有任何真才实学的江湖骗子才会干这种事。

说话的同时,他又扫了一眼陈黄皮跟前那几张皱巴巴的符箓,摇头冷笑的同时,则是更加笃定了自己心里的判断,脸上的戏谑,更深了。

陈黄皮当然知道这家伙心里在想什么,但也懒得计较。

不过话说回来,自己混的确实够惨,也不知道老爷子当年是怎么把那么些个大人物给忽悠瘸的。

敢情骗吃骗喝,也没想象中的那么容易。

叶红鱼表现的倒是没有他所想的那般冷漠,水灵灵的眸子不断在他以及那几张符箓上徘徊。

说实话,对于叶红鱼,陈黄皮绝对谈不上什么反感。

相反倒是有些喜欢,任谁站在这样一个清丽可人的女子面前能不动心呢

但他也不是个厚颜无耻之人,人家看不上他,他不会强求。

迎上叶红鱼的目光,陈黄皮眼眸清澈,平静的神情,未曾矮人半分。

“哎我说,你这狗皮膏药,怎么卖啊?”

满脸倨傲的扫了陈黄皮一眼,沈百岁颇为玩味的问了一句。

说着,便探出手,朝其中一张符箓伸了过去。

只不过……

“啪!”

手刚伸到一半,他的胳膊却被陈黄皮一把握住,然后甩开。

一气呵成。

“不卖。”

紧跟着,陈黄皮头也不抬的说道。

“你想死吗?”

沈百岁先是一愣,随后脸色迅速沉了下去,双眼近乎喷火,直勾勾的盯着陈黄皮,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

从小到大,还没有人敢用这种态度跟他说话。

“沈百岁!”

叶红鱼蹙眉喝了一声。

显然,她也看不惯对方这种居高临下的架势。

“你确定不卖?”

沈百岁冷笑一声,从随身带的千百里摸出十来张红彤彤的票子,直接扔到了陈黄皮跟前。

“现在还卖吗?”

“不卖。”陈黄皮一如既往的干脆。

见状,沈百岁表情愈发不善,心底的火气被激了出来,又拿出一沓钞票,再一次扔到陈黄皮面前。

“就他妈问你一句话,卖不卖!?”

他不相信,一个浑身地摊货的江湖骗子,会对一万块钱无动于衷。

但接下来发生的一幕,却让他失望了。

自始至终,陈黄皮都十分淡定,甚至连眼皮都没抬一下。

而陈黄皮边上的那几个小摊贩连吐血的心都有了。

彻底傻眼。

这……神了!

怎么又有傻子上钩啊?

玩呐?

“恩人!您果然在这!”

这时,一阵激动的声音响起,一个女人急匆匆的跑了过来,

“谢谢您救了我爸,这些符,我全都买了。”

女人先是冲陈黄皮深深鞠了一躬,随后直接从包里往外拿钱。

看着那一大袋子的红色钞票,全场死寂。

沈百岁僵在原地。

脸色难看,像吃了苍蝇一般。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