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点简介:小说阅读网(www.xksjvipyd.com)是一个专业的小说资源网站。为广大书友推荐小说最新章节在线资源。小说推荐无广告无弹窗阅读:【系统流、无敌流、重生流、异世修真、校园都市、总裁豪门、历史军事、玄幻仙侠】小说资源丰富赶紧收藏。

天师下山、天师下山小说、刘羽、莫涟漪、小说阅读网

天师下山、天师下山小说、刘羽、莫涟漪、小说阅读网

天师下山

小说阅读网推荐:★★★★★★★★★★★★★★

小说主角: 刘羽,莫涟漪

更新时间:2021-06-23

天师下山小说: 更新至第 1863 章

站点导航:天师下山

站点资源:小说阅读网

小说资源: 最新更新章节 热门小说 小说排行榜 免费小说阅读 男生小说

天师下山小说简介内容:
想当年本天师道法自成,一拳打得村北敬老院的高阶武者颤颤巍巍。一脚踹的村南幼儿园的少年天才们…


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站点导读:小说阅读网(www.xszyku.com)

0 第1章
飞往唐海的飞机上,刘羽看着窗外的云朵,心中感慨万千。

离开这里的时候,他还只不过是一个十几岁的孩子而已;如今时间转眼即逝。一个懵懂的小屁孩,已经蜕变成了小伙子。

他小的时候父母双亡,是老不死的收养了他,还教他的一身本事。

昨天,老不死的说他本事学的也差不多了,可以出师下山去闯荡了,给了他一张飞机票。

还说什么大丈夫当配三尺之剑,立不世之功。

其实说白了就是嫌弃他在山上当电灯泡,今天刚上飞机的时候,他可是看了老不死的朋友圈,发现这老逼灯,发了一张自拍照,照片中老逼灯正搂着一个三十多岁的俏寡妇满脸淫笑,还配了一行特别虚伪的文字:徒弟走了还真是有些想念!

“当初师娘死的时候,可是说好了不给我找后师娘的,没有想到还是经不住张寡妇的诱惑,现在为了后师娘,居然赶小爷下山,老逼灯还真是‘铁骨铮铮王境泽,一碗炒饭能卖国’!”

“哼,小爷堂堂一个鬼道天师,又不是养活不起自己。找地方随便摆个算命小摊,还能饿死不成。等小爷在城里混出名堂来,眼馋死你这个老逼灯。”

“赶小爷下山就算了,最可气的是这老逼灯居然给自己买的经济仓的票!”

刘羽自语道,将嘴里的萝卜干儿嚼得嘎嘣嘎嘣的直响,就好像咀嚼着他那老不死的师傅一样解气。

“你这身打扮挺有意思的,好像是电影里的道士。”

坐在刘羽身边的是一个桃李年华的邻家少女,上半身穿着简单的白色长款针织衫,下半身是黑色的高腰百褶裙,黑色长直发如瀑布般垂落在香肩,漂亮的瓜子脸上镶嵌着宛如秋水一般的眸子,长长的睫毛不断的眨动着,饶有兴趣的盯着坐在自己身旁神神叨叨的家伙。

刘羽穿着一身黑色的休闲装,看上去和普通的上班族并没有什么区别,只不过肩膀上背着一个黄色的挎包,上面绣着阴阳鱼,和各种看不懂的符篆,看上去鼓鼓囊囊的,也不知道装的是什么。

“哼,你可真不识货,道士算什么,小爷我可是天师,想当年本天师道法自成,一拳打得村北敬老院的高阶武者颤颤巍巍。一脚踹的村南幼儿园的少年天才们哇哇大哭,本天师往村东头的乱葬岗一站,那几百个鬼王鬼帝愣是没有一个敢喘气的。”

刘羽撇了撇嘴,十分骄傲的看了一眼坐在身旁的少女,这一眼他直接愣住了,刚才光顾着想老逼灯了,竟然没有注意到身旁有这么漂亮的一个姑娘。

甩甩头将被赶下山的怒火抛之脑后,毕竟他的性取向很正常,老头和漂亮女孩之间,刘羽肯定会十分坚定的选择后者。

“天师?”

夏苏一脸黑线,本来在飞机上无聊,想和这家伙聊天打发一下时间,没想到他好像有些中二病,这都什么时代了还天师?怎么不说自己是玉皇大帝啊!

“你不信?”刘羽瞪着眼睛看着夏苏。

“咳咳,我没不信,只是,只是你说的太玄乎了,已经超出了我的世界观。”夏苏尴尬的咳嗽了两声,心中却是十分肯定这家伙一定在吹牛。

刘羽正色说道:“我没骗你,我可是正儿八经的鬼道传人,你可以怀疑我的人品,但绝对不能怀疑我的职业。”

“那啥,就算你是天师,那你有没有什么绝活?”少女无奈的揉了揉额头,心道怎么给自己找了这样一个麻烦。

“这个…让我想想啊…脚踩电灯泡,胸口碎大石,祖传丰胸术,金枪不倒功算不算?”刘羽挠了挠脑袋,沉吟了片刻,最后才说道。

“这都什么和什么呀,你就没有一点儿正经的本事吗,电影里的天师可都是会捉鬼的。”少女满脑的黑线,心道这人可真是奇葩,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该不会是脑子有病吧。

刘羽嘿嘿一笑:“抓鬼当然是小case啦,除了抓鬼,我还会看相,医术,武功……,”刘羽掰着手指头说出了一大堆,最后又补了一句,“好像除了生孩子没我不会的。”

“切,信你的话,母猪都能上树,牛都能被你吹到天上去!除了生孩子没有不会的?有本事你给本小姐来个大姨妈看看!”夏苏白了刘羽一样,没有再说话,显然已经不想和刘羽再纠缠下去,这家伙脑子好像不正常,吹起牛来就和闹着玩似的,好像吹牛根本不用上税一样。

毕竟智商太低会传染。

“看来你还是不相信本天师啊!”刘羽无奈的摇摇头,摆了摆手道:“罢了罢了,看在你长得漂亮的份儿上,本天师就免费给你看看相。”

“好啊,如果你算得准的话,我就相信你!”夏苏也来了兴趣,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倒不如看看这个小神棍究竟能说出什么来。

“小姐姐,你长得怪怪的!”

刘羽瞥了看了看眼前的少女,端详了一会儿,说道。

夏苏一愣,白了一眼刘羽:“哪里怪了?”

刘羽呵呵一笑说道:“怪好看的,要是能做我老婆就好了!”

“去你的!”夏苏嗔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如果狗嘴里能够吐出象牙,我也不用下山了,直接包一个山头养狗多好!”

“小神棍,你能不能正经点儿,不是说好了看相吗?”夏苏皱了皱眉,嗔怒。

“小姐姐,要是我没看错的话,我们应该算是半个同行。”刘羽若有其事的说道。

“你…你,有没有搞错,我和你是半个同行?”夏苏撇了撇嘴,心中有少许不满,这个小神棍居然说自己和他是半个同行,自己可不是骗子。

“你呢是医学院的学生,以后注定是要当医生的,而我也算是半个医生,难道我们不是半个同行吗?”

刘羽嘿嘿一笑说道。

“你怎么知道我是学医的?”少女有些吃惊,他确实是医学院的学生,现在正在上大三。

“我不仅知你是学医的,还知道你是家里的独生女,看你的面相应该是生活富足,父母都是走仕途的。”刘羽嘿嘿一笑说道。

夏苏心中很是震撼,这家伙为什么什么都知道?难道他调查了自己的家庭背景,可是想想又觉得有些不可能,毕竟两个人在飞机上,只能算是萍水相逢,或许现在他连自己的名字都不知道,怎么可能去调查自己的背景?

难道这家伙真是传说中的世外高人,可是年纪轻轻的也不像啊?

“各位乘客请注意,头等舱中有一位客人突发疾病,希望有懂得医术的朋友前去帮忙看一看!”

空姐甜美而又略显焦急的声音播报了好几遍,看起来这位病人应该是病的不轻。

“喂,小神棍你不是说自己会医术吗,我们一起去看看?”

夏苏水汪汪的眼睛盯着刘羽问道。

刘羽点头,两个人起身便去了头等舱。

等两个人来到的时候,发现这里已经里三圈外三圈的围了不少人。

生病的是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男子脸色苍白,豆大的汗珠已经爬满了他的脸颊,呼吸很是急促,很显然已经是出气多进气少了。

在男子身边有一个美少妇,一边啜泣着,一边为他擦着额头上的汗。

一位老者正闭着眼睛正为男子诊脉。

“看来这个人有救了!”夏苏眼睛一亮,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为啥?”

刘羽有些不解。

“林老是我们医学院的院长,市人民医院的老中医,基本上只要他出手,都是药到病除的。”夏苏一脸激动的说道。

刘羽撇了撇嘴,并没有说话。

时间一分一秒的在过去,老者的眉头却锁得越来越紧。

“这么简单的病,把个脉都需要这么长时间?”

刘羽小声嘀咕道。

虽然他的声音不大,可是因为四周极为安静,一瞬间却显得极为突兀,顿时围观的人纷纷转过头来看着他。

0 第2章
刘羽的话,就像是在平静的水潭扔下一块巨石一样。

林老也猛的睁开了自己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刘羽。

“哎,没想到这么小的声音都能被听到。”

面对着众人的目光,刘羽无奈的摇了摇头,也没有害怕,反倒显得气定神闲。

夏苏以为刘羽又犯了爱吹牛的毛病,赶紧拉了拉刘羽的胳膊,“喂,你别瞎说了,没别的本事,就爱吹牛!”

看林老的表情就知道,中年男子的病很棘手,没想到这个小神棍居然说是小病,这不是当众打林老的脸吗?

林老是谁?那可是唐海是响当当的老中医,他治好的病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

这样的人物可不是他一个刚刚进城的小神棍,能够得罪的起的。

而这个时候老人动了,他慢步走到刘羽身前。一瞬间观众的心都提了起来,仿佛一场撕逼大战一触即发。

老人并没有想象中的暴走,反而试探性的问道:“小兄弟,你懂医术?”

“自然是懂得,本天师在老家的时候可是经常给村里的猪看病的,我可是我们村中有名的神医,什么猫叫春,猪贩群,羊拉稀,都是我给治好的!”刘羽说道。

刘羽说完这话,一旁的人都笑了起来。

“我还以为是什么神医,原来是个兽医呀!天下兽医千千万,都是腰间盘,凭什么你这么突出?”

“一个小小的兽医,竟然敢在林老面前大放厥词,这人该不会是个傻子吧?”

“小伙子,华佗的棺材板我给你压住了,你接着吹!”

听了刘羽的话,林老微微皱眉。“这…这位小兄弟,你能不能说的具体点?”

正所谓人老成精,林老看人的经验也是十分的老道的,面对着这么多人的质疑,眼前这个年轻人还能镇定自若,显然要不是有真本事的人,就是一个傻子。

所以他准备让眼前这个年轻人试一试。

“天作孽有可恕,自作孽不可活,这位大叔面色苍白,显然血气不足,肚子却如怀胎十月的孕妇一般。他的病就出现在肚子中,要是我没猜错的话,他应该是管不住自己的嘴,吃了不应该吃的东西。”刘羽若有其事的说道。

“切,没有任何的仪器检查,也没有把脉,你就知道他的病出现在肚子上?”

一个戴着眼镜,衣着光鲜的三角眼十分不屑的说道,显然他们根本不相信刘羽的话。

“闭嘴!”

林老呵斥道。

“呵,听到了吗?臭小子,林老让你闭嘴!”

三角眼十分得意,双手捧着自己的名片,送到老人身前,“林老,我是人民医院的外科主治医师我叫史珍湘!”

“我说让你闭嘴!”林老瞪年轻人一眼,随手将他的名片扔进了垃圾桶。

“这…这,敢问小兄弟,师承于哪位高人?”

站在刘羽对面的林老却变了脸色,刚才的时候他的态度虽然和善,但是骨子里还是有一丝的高傲的,现在他的态度却发生了很大的改观,对待眼前这个年轻人,语气却极为敬重,甚至对于一个比自己小上半百的年轻人,都用了“您”这样的敬词。

望而知之谓之神,闻而知之谓之圣,问而知之谓之工,切而知之谓之巧。

望闻问切乃是中医的诊断四法,眼前这个年轻人并没有把脉,只是单单一个望字就已经确定了病人的病因,这让林老如何不震惊。

“师门就不必说了,那个老逼灯名声太臭了,说出来还不够丢人的!”

刘羽摇了摇头。

“小兄弟,你说的没错,我们家老李的病确实是出在肚子上,可是我们跑了很多家医院,吃了很多药,就是没有解决的办法。”

这时候美少妇也止住了哭泣。

“小兄弟,实不相瞒,这病我确实百思不得其解,根本不知道用什么药才能医治,不知道小兄弟有何高见?”

林老苦笑道。

“这也不是什么大病,老人家你只不过是没有找到真正的病因而已。”

刘羽摆了摆手,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就好像是在说一件小事一样。

“小兄弟,求求你救救我们家老李,只要能治好他的病,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美少妇仿佛看到了希望,直接跪在了地上。

“大姐,您不用这样,这事儿既然被我碰见,那就是缘分,我一定会帮你的!”

刘羽收起了那副嬉笑的模样,整个人变得严肃无比,从他那鼓鼓囊囊的肩包中掏出了一张符纸,然后随便找了一个位置坐下,翘了二郎腿小心翼翼的看看了自己鞋子,从上面是扣下来一块黑糊糊的东西。“还好还在,要不然只能下飞机再治了!”

说着刘羽用把黑糊糊的东西均匀的蹭到符纸后面,然后吩咐贵妇去和空姐要一杯温水。

“那个黑糊糊的东西是什么啊!”

夏苏忍不住问道。

“呵呵,你听说农村三路霸吗?”刘羽转头看了一眼夏苏。

“没听说过!”夏苏摇了摇头,说实在的他根本不知道这个小神棍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

“农村三路霸就是大鹅,大公鸡和土狗,刚才我鞋上的东西就是三霸之首的大鹅粪!”刘羽笑道。

“恶心死了,你变态呀你!”夏苏皱起眉头,心中一阵恶寒,大鹅粪?那东西能治病吗?

“这叫对症下药!”刘羽淡淡的说道。

“大鹅粪配上符纸能治病?这究竟是什么原理啊?”夏苏看着刘羽那张淡然的脸,忍不住问道。

“这,这位大哥太贪嘴了,喜欢吃蛇肉,也算是他倒霉,正好赶上一条成了气候的蛇,然后就糟了报复,大鹅食百草,蛇和黄皮子这样的东西最怕大鹅的粪便了,大鹅粪加上我画的镇邪符轻轻松松就搞定了!”刘羽道。

夏苏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这个世界好像和她想的不一样啊,她看刘羽的目光也不由得变得柔和了起来,眼神之中闪动着一丝丝异样!

这时候美少妇已经找来一杯温水,刘羽接过水杯,手中的符纸在空中滑动,竟然无火自燃了起来,看到这一幕,不少看热闹的人都惊呼了起来。

“捏着鼻子给他灌下去!”刘羽将符纸扔到杯子中,递给了美少妇,然后就和没事人一样回到自己座位上。

“小神医,我们家老李喝了这东西真的能好吗?”看着眼前好像跳大神一样的治疗方法,美少妇心中有些忐忑,忍不住问道。

不仅她有疑惑,整个机舱中的人也是一头雾水,大鹅粪配上符纸就能治病,那还要医院干啥?

“信不信由你,反正他的病不能再拖了!”

刘羽耸了耸肩,和没事人一样。

“我喝!”

这时候中年男子那十分虚弱的声音传了过来,纵使有一分的生机也要试一试。

美少妇也狠下心来,点了点头,将水杯之中黑乎乎的水直接灌到了中年男子的嘴中。

时间一分一秒的在过去,可是中年男子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呵,狗屁的小神医,我看就是个小骗子,要是大鹅粪和符篆能够治病,我天天吃屎都可以!”

被林老呵斥的三角眼十分不屑的说道。刚才被驳了面子,这次肯定要找回来,况且他根本不相信大鹅粪和符篆就能治病。

眼镜男话音刚落,中年男人突然抱着垃圾桶吐了起来,一瞬间一股淡淡的臭味充满了整个机舱。

大约十分钟后,中年男子一脸惬意的放下了垃圾桶,那肉鼓鼓的肚子也干瘪了下去,再一看那个垃圾桶竟然满是黑糊糊的虫子,有些虫子还在不停的蠕动着,看上去让人头皮发麻。

“小神医,您真神了,我好像从来没有这么畅快过!”中年男子虽然还很是虚弱,可是却一脸轻松。

“小神医,我们家老李没事了吧?”贵妇满脸关切的问道。

“嗯,没事了!”刘羽点了点头,然后转过来了,看了中年男子一样,淡淡的说道:“这次你要长记性,以后别在贪嘴,还好遇到了我,要不然你早就去见阎王了。”

“一定,一定,这样痛苦的经历有一次就够了!”男子小鸡啄米似的点了点头。

“这年轻人,真神了啊!”

“我说李老板的肚子怎么这么大,原来里面全都是虫子!”

“不对,刚才有个家伙不是说要吃屎的吗?”

这时人们把目光纷纷看向三角眼,这家伙脸色铁青,恨不得从飞机上直接跳下去。

“好了好了,大家静一静吧,现在病人需要休息,况且我脚下的鹅粪也不是什么人想吃就能吃的!”

最后还是刘羽帮三角眼解的围。

0 第3章
“小兄弟,真是虚怀若谷,老朽实在是佩服,这是老朽的名片。”

林老十分恭敬的掏出名片,递给了刘羽。

“小兄弟,大恩不言谢!”

中年男子弯着腰一路小跑到刘羽身边,一脸谄媚。“至于诊金方面,您说个数!支票,现金,支付宝或者微信转账都行!”

说着,中年男子掏出了支票簿。

“也不是什么大事,就给200块钱吧,平常我在老家救一头老母猪也是这个价格。”

刘羽摆了摆手道,以前价钱这些事情都是师傅那个老逼登去谈的,他只负责干活儿。

“这怎么能行?”

中年男子不依不饶道。

“老李!”

美少妇急忙走到自家男人身边,拉了他的袖子,给他使了一个眼色,男子这才恍然大悟。

“小兄弟,我知道你是有大本事的人,肯定不缺钱,这是我的名片和饭店的贵宾卡,请您一定要收下,以后有什么用得到我的地方,只要您一句话,纵使粉身碎骨,我李佳也绝不皱下眉头!”

中年男人恭敬的递上两张卡片和二百块钱。

刘羽点了点头,收下了钱之后,便带着夏苏回到了自己的经济舱,现在的夏苏好像完全变了一个人,像一只小麻雀一样,围着刘羽问东问西,俨然已经从一个安静温婉的女神变成了好奇宝宝。

这一路上有一个漂亮姑娘陪着聊天,倒也不寂寞,欢乐的时光总是过得飞快,随着空姐那甜美的声音响起,一段旅途也到达了终点。

刘羽和夏苏留了微信,两个人就分开了。

下了飞机之后,刘羽看着高楼林立的唐海竟然有一种恍如隔世的陌生感。“十年了,我还是回来了。”

掏出手机开机准备扫一辆小黄车,回家看一看,没想到一开机微信就响了起来,刘羽一看竟然是自己的老不死的师傅打过来。

“乖徒弟,怎么才接电话,是不是刚下飞机啊?”

接通了视频,顿时一张猥琐的出现在手机之中。

“废话,你以为人人都和你一样,坐飞机的时候手机不关机,还无耻的拉着空姐合影,下飞机发朋友圈装逼?”

刘羽没好气的说道。

“说吧,老不死的,找小爷什么事?”

和老不死的了生活了十年,刘羽早就摸清楚了他的脾气。说句不好听的,老家伙撅屁股,他就知道要拉什么屎。

刚刚把自己赶出来,又厚着脸皮来找自己,肯定是有什么事要求自己,平常的时候他可不会叫自己乖徒弟,都是一口一个臭小子的叫着。

老不死的也没有和他废话,直接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了他。

“什么,叫小爷看病,还让小爷自己过去,小爷堂堂一个鬼道天师,什么时候落魄成这样了?小爷是天师,又不是外卖!”

刘羽直接被气得跳起了脚来。

“事主病得很严重,再说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辈乃是修天道之人,更应该替天行道。”

老不死的板着脸,一副正义凛然的样子说道。

“别扯那些用不着的,说吧,对方究竟给了多少钱?现在小爷已经出师了,挣到的钱必须分我一半!”

刘羽根本不会相信那见钱眼开的老不死的免费帮人家。

“好哇,你个臭小子,现在出师了,翅膀硬了是不是,难道你忘了是谁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你喂养大?我真是命苦啊,怎么就收了你这么一个白眼狼徒弟!”

视频中,老不死的一脸的生无可恋痛心疾首。

“算了,算了,小爷不和你一般见识,这次的生意就当是给你的养老费了,以后可别说小爷不管你!”

说不过就打感情牌,这是老不死的的一贯手法。

刘羽无奈的摇了摇头,在他认识的人之中论无耻程度,师傅那个老逼灯要是第二的话,没有人敢称第一。

“乖徒弟,其实为师也是为你好,外面的花花世界诱惑太多,钱在你手里可能几天就被你造完了,还是放在为师这里比较稳妥,攒着留着给你日后娶媳妇用!”

老不死的,十分无耻的说道。

刘羽并没有听老不死的废话,而是直接挂断了通话,扫了一辆小黄车,按照老不死的发来的地址,骑上小黄车飞奔而去。

云水间,唐海市最豪华的别墅区,建造于亚洲第一大人工湖的人工岛上,可谓是寸土寸金,住在这里的人非富即贵。

其中的一家别墅的沙发上端坐着一个一个美到极致的少女,完美的瓜子脸,大大的眼睛,高挑的鼻子,粉红色的朱唇,皮肤白暂,宛如出水芙蓉一般,套在身上的水绿色修身连衣长裙,更是将她那完美的身材展现得淋漓尽致。

只是少女眉宇之间散发着淡淡的高傲,不苟颜笑的脸庞,更是如同那万年不化的雪山一般,给人一种遥远的距离。

少女叫莫涟漪,毕业于哈佛大学经济管理专业,年纪轻轻就从父亲莫天南手中结果家族企业,仅仅用了一年时间就让天南集团的盈利增加了百分之三十。

莫涟漪是公认的天之骄女,唐海市的女神,毫不夸张的说追求她的人,可以绕南湖一圈。

“爸,我都说了我没病!”莫涟漪一脸幽怨的看着自己的父亲,“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清楚,只是最近比较劳累,晚上才会做噩梦,况且我去医院检查,也没有发现什么,凭什么不让我上班。”

“闺女,不许胡闹,你看你的脸都白成什么样了,一会儿张天师的徒弟就过来了,那可是一位高人,到时候让他帮你瞧瞧。”

莫天南略带关切的责备道。

“爸,你究竟要搞什么!就算我生病了也不应该找什么天师啊,那些神神鬼鬼根本就不存在,还有那些天师,道士,算命先生什么的都是骗子好不好,现在是新社会了,您要相信科学好不好!”

莫涟漪义正言辞的反驳道。

“闺女,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你没见过的东西就不能否定它的存在,否则玄学也不会在我东华乃至世界流传几千年。”

莫天南一脸感叹的说道。

“哼,也不知道那些神棍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你居然这么相信他们。”莫涟漪双手抱胸,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等一会儿那个小骗子来了,我就把他轰出去!”

“莫涟漪!你闭嘴,一会儿小天师就要来了,你可要对他客气点儿,他师傅可是咱们家的大恩人,没有他老人家就没有今天的我。”

莫天南表情严肃,仿佛根本不容女儿质疑。

莫涟漪冷哼了一声,并没有再说话,她感到十分委屈,自从母亲走后,父亲很溺爱她,基本上事事都顺着她,捧在手心上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一样,没想到今天父亲居然为一个小骗子训斥自己,她心里对那个小骗子更没好感了,心道一会等他来了一定要他好看。

不一会儿,功夫门铃声响起,打断了父女之间的冷战。

“贤侄,你就是张天师的徒弟吧?”

莫天南亲开的门,看着门外风尘朴朴的刘羽,一脸和善的笑。

“莫叔叔好!”

刘羽也十分乖巧的和莫天南打了一声招呼,他并没有见过莫天南,也不知道师傅那个老逼灯和眼前这个男人究竟有什么过往,可是在他看来这样的大老板都是自己的上帝,衣食父母。

“本来想邀请你师傅他老人家一同来做客的,可是他老人家说喜欢清静。”

莫天南寒暄道。

“那老逼灯,哪里是喜欢清静啊,分明就是乐不思蜀,早晚有一天得死在女人肚皮上!”

刘羽十分不满嘟囔道。

“快进来坐吧,我可是给你泡了上等的铁观音,咱们叔侄俩边喝边聊!”

莫天南爽朗的大笑着,想要将刘羽拉进了屋子。

“小骗子,你不许进来!”

刘羽刚要抬脚进屋,就被傲娇女总裁挡在了门外。

莫涟漪出现的一瞬间,刘羽感觉整个人都被电倒了。这脸蛋,这身材,还有这高冷的气质,根本不是村里那些小姐姐能比的,这份不食人间烟火的气质,倒是和神女有些相似。

“你个小骗子,看什么看?信不信本小姐让人把你的眼珠挖下来!”

莫涟漪本来对刘羽心中就有怨念,再加上刚刚见面,他的狗眼就在自己的娇躯上乱瞄着,让她更气了。

“涟漪不得无礼!”

莫天南呵斥道。

莫涟漪冷哼了一声,可是并未让路。

“贤侄,这是小女涟漪,这丫头从小就被我惯坏了,你不要在意!”

看到自家闺女的表现,莫天南尴尬的笑了笑,对于自家闺女,她可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涟漪你好,我叫刘羽,是从杀龙岭来的,不知道涟漪你芳龄几许,婚配没有?”

对于莫涟漪的无礼,刘羽丝毫没有放在心上,反而十分友好伸出了自己的手。

“你就是我爸请来的小骗子,你也太不专业了吧,别的神棍至少会穿一身道袍,带点儿桃木剑和纸符什么的法器,可你呢?什么都不带,难道是靠嘴抓鬼吗,难道是一顿嘴炮把鬼轰死吗?”莫涟漪一点也不给刘羽面子。

“哎,这世道究竟是怎么了?怎么人人都把我当骗子!”

刘羽尴尬的收回了自己的手,无奈的摇了摇头。

“说吧,我爸给你多少钱,我给你三倍,赶紧从我眼前消失,看见你就恶心!”

说着莫涟漪掏出了自己的钱包。

“涟漪,你有病啊!”

“你才有病呢,神经病!”

“呃,可能是我表达有误,我说的病并不是真正的病,而是你最近被脏东西缠上了?是不是每天晚上都做噩梦,而且最近身子也不是很舒服,老是没精神,总有一种有气无力的感觉?”

看到莫涟漪杏眼圆睁气冲冲的样子,刘羽尴尬的挠了挠头。

“你怎么知道?”

莫涟漪满脸震惊的看着刘羽。

“我当然知道,或许现在你还不知道自己病情的严重,还好我来得早,要不然这么漂亮的姑娘就要香消玉殒了。”

刘羽感叹道。

“哼,我才不信你说的鬼话呢,这些东西都是我父亲告诉你的吧?”

莫涟漪高傲的仰着头,一副誓死要和刘羽斗到底的样子。

“这些都是我看出来的。”刘羽道。

“你上坟烧报纸糊弄鬼呢,说你看出来的,你怎么证明?”莫涟漪十分不屑的撇了撇嘴。

“闺女,我可以证明,我根本没有联系过刘贤侄!”

莫天南赶紧在一旁打着圆场。

莫涟漪看了一眼自己的父亲,冷哼了一声,“哼,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们蛇鼠一窝,狼狈为奸,是一丘之貉吗?”

“涟漪,其实这个很好证明的,你自己就是最好的证据!”刘羽笑道。

“我怎么证明?”

刘羽嘴角上扬,淡然一笑,“把衣服脱了!”

0 第4章
“什么?”

“这光天化日之下,竟然让本小姐脱衣服?”

“你个混蛋、流氓、色狼、变态,无耻的小骗子……”

莫涟漪银牙紧咬,怒气冲冲的盯着刘羽,恨不得亲自抽他两个耳光,一股脑把他能想到的负面词语全都用在了刘羽身上。

“这…这?”

看到这一幕,莫天南都有些蒙了。眼前这个少年真的是张天师的徒弟吗,怎么看上去这…么不靠谱?看病就看病,怎么上来就要脱自己闺女的衣服啊!“贤侄,你稍安勿躁啊,你先说说究竟是怎么个情况。”

“莫叔叔,人的双肩和头顶各有一把阳火,分别是人阳火,天阳火和地阳火,是人的精气神所化,只要天地人三把阳火不灭,一般的鬼怪根本没办法靠近,可是涟漪的阳火已经很暗淡了,而且身体到处缠杂着阴气,这显示她命不久矣了。”

刘羽盯着莫涟漪那张倾国的脸庞,忍不住的摇了摇头。

“这么严重?”莫天南一脸震惊。

“爸,你别听这小子胡咧咧,他们神棍最擅长的不就是危言耸听,然后在骗钱吗?”

莫涟漪对于刘羽的话十分不屑,在他看来刘羽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骗子。

“我有没有危言耸听,你把自己的袖子拉起来看一看就知道了。”

刘羽无奈的摸了摸自己的额头,这么好看的姑娘,怎么比师傅养的那头倔驴还要倔,这要是以后做了自己的老婆,还不得把自己活活气死。

“哼,拉起来就拉起来!”

莫涟漪也是一个软硬不吃,她已经下定决心要当着自己的父亲,拆穿刘羽是骗子的嘴脸,所以二话不说就拉起了自己的长袖,露出了宛如白玉一般的手臂,只是下一刻,她突然愣住了。

她发现自己的手臂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几道黑漆漆的手掌印,而且看掌印的样子,好像还是一个女人的手。

“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莫天南也是一脸惊讶。

“这是被鬼摸了啊!”

看着黑色的手印,刘羽嘿嘿一笑,“没想到缠上涟漪的是一只色鬼,而且还是一只女色鬼…”

“你个混蛋胡说八道!”

不管怎么看,莫涟漪都觉得刘羽脸上挂的坏笑是那么的猥琐,气得她胸前的山峦一阵起伏。

“贤侄,这被鬼摸了是怎么回事?”

莫天南语气有些急,他可不像莫涟漪那样不信鬼神,毕竟年岁大了,经历的事情也多,他知道这个世界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那些黑色的手印都是色鬼留下的,所谓的被鬼摸,就是我们常常说的阴气入体,天地万物分阴阳,天为阳,而地为阴,日为阳,而月为阴,人为阳,而鬼为阴。有些鬼物身上的阴气很重的,被这种东西摸一下,阴气就会侵入人的身体,久而久之就会形成黑乎乎的掌印。还好我来得早,要是再晚来几天,恐怕这些阴气就能要了涟漪的命。”

刘羽若有其事的说道。

“贤侄,那你就赶紧动手,帮帮涟漪吧!”

莫天南一脸乞求,自从老婆走后,女儿就是他的手心宝,他可不想女儿有半点的闪失。

“叔叔放心,这不是什么大事!”

刘羽点了点头,嗯了一声,然后转头看向莫涟漪,盯着她那宛如白玉的手臂道:“涟漪,一会儿我要给你治病,可能会有点疼!”

“哼,谁知道我手臂上的这些黑色手印,是不是你用什么鬼把戏弄出来的?”

莫涟漪冷哼了一声,根本没有要让刘羽给她治病的样子,她打心底里还是不接受刘羽。“说我被鬼摸了,我看是你脑子被猪拱了吧,鬼在哪儿呢?你拉出来一只给我看看!”

从小受科学教育的莫涟漪,根本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

“你想见鬼,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只需要简简单单的一道符就行了!”

刘羽无奈的摇了摇头,看来自己先不打破她的世界观,这丫头根本不会让自己给她治疗身上的阴气,说着从包裹中掏出了一张皱巴巴的符,递给了莫涟漪,“只要把这张符带在身边,你就能看到鬼了!”

“好,看看本小姐揭穿你骗人的把戏!”

莫涟漪迟疑了片刻,最后还是结婚刘羽手中的符纸,拿着符纸在别墅之中转了一圈,然后又气冲冲的跑了回来,将符纸一把扔到刘羽脸上,脸色阴沉的可怕。

“你不是说拿着这张符纸就能见到鬼吗?我将别墅的每个房间都看过了,根本没有发现你所说的鬼,你就是一个小骗子,赶紧从我眼前消失,再让本小姐在唐海市看见你一定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哎,也不算太大,怎么脑袋就不够使了呢!”刘羽看着莫涟漪的山峦忍不住小声嘀咕道。

“小神棍,你在那儿嘀咕什么呢?怎么还不走!”

莫涟漪催促道。

刘羽无奈的耸了耸肩。“涟漪,我并没有骗你,拿着这张符确实能够看见鬼,只不过不是现在,现在本天师在这里,别说是一般的小鬼,就是鬼王也吓得尿裤子跑掉了,等到晚上的时候,我压制住自身的阳气,那时候那只鬼就回来的!”

“好,要是晚上再看不到鬼,本小姐一定让你好看!”

莫涟漪恨恨的说道,并不是她不想赶刘羽离开,而是想当着父亲的面拆穿他的骗局,让父亲明白这些所谓的天师,道士还有神棍,全都是骗人的。

“莫叔叔,看来我要打扰您老,在这里住一晚了!”刘羽转过头来看向莫天南,无奈的笑道。

“好好好,贤侄能够留下,整个别墅简直蓬荜生辉啊!”

说着莫天南十分客套的将刘羽拉倒了客厅,随即吩咐家里的保姆,收拾出一间客房出来。

两个人十分悠闲的坐在沙发上,一边喝茶一边商业互吹。

莫涟漪俏脸带霜,瞪了两个人一眼,冷哼一声,随即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甚至连晚饭都没有下来吃。

吃过晚饭后,刘羽也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他的客房就在莫涟漪闺房的旁边,也许是莫天南担心自己的女儿,才故意这么安排的。

刘羽盘坐在床上,开始收敛自己那宛如火炉一般的阳气,他有心让莫涟漪见一下鬼,或许这样她才会相信自己不是个骗子。

用师傅那个老逼灯的话来讲,就是和女人讲道理是天下最愚蠢的事情,没有什么是一顿啪啪啪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是两顿。

对于女人,有的时候就不能宠着。

他很期待,那个软硬不吃的莫大小姐,见到鬼之后会不会被吓的尿裤子。

“啊,鬼啊!”

夜越来越深,别墅也变得越来越安静,突然一阵高分贝的叫喊声,打破了整个别墅的平静。

刘羽起身,一下子冲出了自己的房间,向着莫涟漪的房间,直奔而去。

在他开门的一瞬间,一道人影直接向着他扑了过来,两个人撞到了一起,刘羽只感觉有一阵香风袭来,一坨很沉重的东西压着自己的胸口,他伸出手来想要推开,却发现走廊的灯突然亮了起来。

莫天南看到自家的闺女好像八爪鱼一样压在刘羽身上,而刘羽的手居然还放在了自家闺女的胸口的时候,顿时傻眼了,根本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好。

“鬼,真的有鬼,那只红衣女鬼没有脸,而且而且还伸着大舌头!”

莫涟漪被吓坏了,根本没有注意自己的姿势,刘羽就像她在漩涡之中抓住的一根救命稻草,说什么也不肯撒手。

“好了好了,本天师在这里,那只鬼早跑了!”

刘羽享受的呼吸着莫涟漪身上的芳香,拍了拍她后背,温柔的安慰道。

过了一会儿,发现没有发生可怕的事情,莫涟漪才安静下来。

“真是丢死人了,自己怎么那样抱那个小神棍,而且还抱得那么紧!”

意识到刚才自己和刘羽的姿势过于暧昧,她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甚至不敢抬头看眼前的众人。

“好了,没事儿了,大家都回去睡觉吧!”

莫天南挥了挥手道。

“放心吧,没事了,那只鬼不会再来了!”

刘羽拍了拍莫涟漪的肩膀,给她吃了一剂定心丸,也准备转身回去睡觉,下一刻,他的胳膊突然被人抓住了。

“那个…那个,我害怕!”

“放心吧,那只鬼早就被我吓跑了!”刘羽转身安慰道,由于刚才太慌乱,他根本没有注意到莫涟漪的穿着,现在看到有些透明的真丝睡衣和裸露在外面的雪白,他感觉一阵口干舌燥,十分尴尬的咳嗽了两声,准备逃之夭夭。

刚刚想走,可是又被拉住了。

“万一…万一,那只鬼又回来怎么办?”

“放心,有本天师在,她肯定不敢回来的!”

“可是我还是害怕,要不,要不,你陪我睡吧…”莫涟漪低着头抓着自己的衣角,声音好像蚊鸣一般。

本天师不仅要上门看病,而且晚上还要陪睡,这城里的姑娘也太开放了吧……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