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点简介:小说阅读网(www.xksjvipyd.com)是一个专业的小说资源网站。为广大书友推荐小说最新章节在线资源。小说推荐无广告无弹窗阅读:【系统流、无敌流、重生流、异世修真、校园都市、总裁豪门、历史军事、玄幻仙侠】小说资源丰富赶紧收藏。

修罗剑神、修罗剑神小说、王腾、莫湘、小说阅读网

修罗剑神、修罗剑神小说、王腾、莫湘、小说阅读网

修罗剑神

小说阅读网推荐:★★★★★★★★★★★★★★

小说主角: 王腾,莫湘

更新时间:2021-06-24

修罗剑神小说: 更新至第 2306 章

站点导航:修罗剑神

站点资源:小说阅读网

小说资源: 最新更新章节 热门小说 小说排行榜 免费小说阅读 男生小说 女生小说

修罗剑神小说简介内容:
少年天生至尊神脉,却因一颗善心坠落凡尘。滔天怨气激活神魔令,得神界无上霸主传承, 十大太古凶兽真血淬体,于逆境中崛起!以凡人之躯,斗那漫天神佛,问那世间情谊斤两,道理几何?!既然神已无能为力,那就让魔来普度众生!


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站点导读:小说阅读网(www.xszyku.com)

0 第1章 天才坠落
冰冷的床上,王腾浑身冰凉,脸色苍白,冷汗浸透了他全身的衣衫,忍受了莫大的痛苦。

此刻,他体内那条粗若虬龙的至尊神脉已经被抽离出来,一身的修为也随之东流。

但他并没有后悔,只是偏着头,一脸担忧的看着旁边正在植入他的至尊神脉的莫湘。

足足经历了一天一夜,失去至尊神脉的王腾身体虚弱,几次险些昏迷过去,但都强行提起精神,静静的看着身旁露出痛苦表情的莫湘,他虚弱的伸出手,握住莫湘的手。

“湘儿,坚持住……”

王腾虚弱的鼓励道。

最终,至尊神脉完全植入莫湘的身体当中,在她体内发光,她体内原本混乱的冰寒之气,瞬间平息下来,并且沿着她浑身的经脉,一遍一遍的游走。

房间中天地灵气汹涌,受到莫湘体内的至尊神脉的吸引,不断的没入她的身体当中,使得她虚弱的身体,迅速变得强大起来。

“成了,成了!哈哈哈哈……”

莫山满头大汗,看到那至尊神脉成功的植入到自己女儿的身体当中,莫山的呼吸都不由得加重了,激动的狂笑起来。

莫湘也缓缓睁开双眼,眼中同样露出惊喜之色:“至尊神脉,这就是至尊神脉么?果然强大,我体内的寒毒彻底被压制了,这些冰寒之气,再也不能使我痛苦,反而为我所用!”

“从今以后,我的太阴绝体,不在是绝体,而是太阴宝体!再加上这至尊神脉,再也没有什么能够阻挡我逆天而上,我要成就一代皇女,掌控乾坤!”

莫湘惊喜无比,体内的冰寒之气,所谓的寒毒,在至尊神脉的协调下,缓缓转变成太阴之力!

“太好了……湘儿,你现在终于不用在受寒毒噬体之痛了,并且,将来有机会成为盖世强者……”

王腾偏着头看着身边躺着的莫湘,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捏着莫湘的手不由紧了紧,成为盖世强者……这也是他今生最大的梦想啊!

那莫湘似乎这才想起身边的王腾,感受到对方捏住她的手,她皱了皱眉,一把挣脱了王腾的手,从床上一下子坐了起来。

莫湘的举动让王腾浑身一僵。

“王腾,我的确要谢谢你,谢谢你将至尊神脉给了我,我记得你和我说过,今生最大的梦想,就是要成为一个盖世强者。不过现在,你已经不再是以前的那个天才了,失去了至尊神脉的你,再也无法修行,等同废物,你的这个梦想,便让我来替你完成,但是……你竟敢对我图谋不轨,意图侵犯我这个莫家家主之女,实在罪大恶极,不可饶恕!”

莫湘神情冷漠的说道,看着王腾的眼神中哪里有半点感激之情,以往的那些柔情也都消失无踪。

“你……你说什么?”

王腾不可置信的看着莫湘,自己对她图谋不轨,意图侵犯她?

却只看到莫湘眼中的冷漠与无情,以及嘴角浮起的冷笑。

“湘儿,你……你怎么会这样?父亲走了,你是我最在意的人,你说过你爱我,还要嫁给我做妻子,你……”

王腾感觉浑身的血液都沸腾了起来,听到莫湘的话,感觉心中像是堵了一块千斤大的石头,这还是自己印象中那个温柔可人,惹人怜爱的女孩儿吗?

“嫁给你做妻子?这些年来,我莫湘堂堂莫家大小姐,委曲求全,对你百依百顺,你以为是为了什么?不过是为了得到你的至尊神脉的权宜之计罢了!”

“现在,我已经得到了你的至尊神脉,并且扭转了我的太阴绝体,注定要成为盖世强者!”

“而你,没了至尊神脉,从今以后连修炼都不能,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你一个不能修行的人,不过是个废物罢了,你觉得,你现在还配的上我么?”

莫湘无情的道,她的每一句话,都如同一道晴天霹雳轰在王腾的心头。

“噗!”

王腾张口吐出大口鲜血,颤抖着指着莫湘:“你……你好恶毒……我这般帮你……为了你,我连性命都可以不要,连自己今生最大的梦想都可以抛弃……你……为何这般恶毒,这般铁石心肠?”

莫湘冷冷的扫了他一眼,眼神中满是厌恶。

“好啊!王腾侄儿,你竟然敢欺辱我的女儿,想要对她不轨,枉你莫山伯伯将你视作亲生孩子一般对待,你可真叫你莫山伯伯痛心呐!”

旁边,莫山痛心疾首的说道,但是脸上却是满脸笑容。

“你……你们……”

听到莫山的话,王腾不由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

而这个时候,莫山却是冷笑着陡然怒吼一声:“大胆王腾,你竟敢欺辱我莫家大小姐,欲图对我这个家主的女儿图谋不轨!”

这声音非常洪亮,瞬间传遍了莫府。

而莫湘也无比配合的撕裂自己胸前的衣衫,抱着双膝蜷缩到床角,梨花带雨,露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紧接着王腾便被一股大力从床上拽了下来,重重的撞在后面的墙上,让他只感觉整个人像是要散架了一般。

他而今至尊神脉已失,修为尽废,身体正虚弱,被这样一股大力拖得撞在墙上,当场昏了过去。

……

隐约间,王腾听到一阵阵激烈的议论声,他缓缓睁开双眼,已是黄昏时候,此刻的他正躺在莫家大堂之中,莫家的长老坐在两旁,家主莫山端坐正位之上,大堂外诸多莫家子弟围在那里偷听。

“王腾胆敢欺辱家主之女,罪大恶极,绝对不能姑息,当杀!”

“可王腾身怀至尊神脉,连天元学府都发来邀请函,杀之可惜,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何况王腾年纪还小,便饶他性命,从轻发落吧!”

“至尊神脉!”

众长老闻言顿时心中一凛,想到了王腾身怀至尊神脉,天资盖世,未来成就不可限量,杀了可惜,一时间不少长老纷纷向莫山劝言道:

“家主,七长老说的不错,王腾身怀至尊神脉,天赋卓绝,而且这孩子我们都是看着他长大的,他的心性如何,我们也都清楚,这件事情会不会有什么误会?”

莫山似乎早就知道会有这一幕景象,沉声道:“王腾此贼欲图对湘儿不轨,我盛怒之下,未能把控力道,已经将他的至尊神脉摧毁了!”

“什么?他的至尊神脉被毁了?”

众长老顿时大惊,不少人盯着莫山,眼神闪烁,他们都精明的很,此刻已经感觉到这件事情不同寻常,隐隐间已经猜到了什么。

有长老脸上露出笑容,听到王腾没有了至尊神脉,顿时转变了先前的态度,冷哼一声道:“哼,王腾此子竟然胆敢侵犯莫湘小姐,其心可诛,我建议杀了他,以正族规!”

“没错,此贼如此心术不正,当杀!”

“我早就说过,王腾这小子心性不行,现在看来果然得到应言!”

众长老前后矛盾的话语纷纷落入王腾耳中,他躺在冰冷的地上,漠然看着四周那一个个陈词激昂的长老,以及前方正位上坐着的一脸冷漠的莫山,将他们所有人的丑陋嘴脸深深的烙印在心里!

“既然众长老都没有意见,那便杀了此贼,以正我莫家族规!”

莫山嘴角浮起一丝隐晦的笑容,正要拍案,忽听下方传来一道近乎癫狂的笑声。

“呵呵呵呵……哈哈哈哈……”

莫山眉头一挑,循声望去,便看到王腾踉跄着从地上爬了起来,他乱发披散,口中发出近乎癫狂般的笑声。

“嗯?”

“哼!大胆贼子!你犯下弥天大罪,不但不知悔改,竟然还敢在大堂之上猖獗狂笑,当真死不足惜!”

莫山眼神冷漠,大手在案台上猛然一拍,冲着王腾厉声大叱道,仿佛王腾真的犯下什么滔天大罪一般。

“弥天大罪?”

王腾豁然止笑,神情狰狞,目光陡然射向莫山:“什么是罪?”

不等莫山开口,王腾便又暴喝一声道:“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

“心善才是罪!”

“轻信他人才是罪!”

“而身为弱者,便是罪上加罪!”

“我所犯之罪,便是轻信你这狼心狗肺之辈,忘恩负义之徒,答应将至尊神脉,移植给莫湘!呵呵呵呵……如此说来,我还当真是罪大恶极!哈哈哈哈……”

王腾怒发飞扬,凄厉一笑,随后冷厉的目光逼视莫山,分明已经因为失去武脉而修为尽废的王腾身上,此刻竟然散发出一股说不出的凛然气势!

感受到王腾那突然爆发出来的惊人的气势,莫山不由得心中一惊,竟然感到一丝莫名的惊悸。

同时,听到王腾竟然道出真相,莫山不由面色一变,厉喝一声拍案而起道:“放肆!你在胡说什么?哼,我看你是着魔了,竟然敢公然污蔑本家主,今日本家主便杀了你,以正族规!”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远处忽然传来一声大吼:“谁敢动他!”

0 第2章 天剑令
围在大堂外的众多莫家子弟纷纷散开,一个白须老者急步走了进来。

“大长老!”

四方长老顿时一惊。

“我看你们谁敢动他?”

白须老者再次开口,看了一眼气息虚弱,身形有些踉跄的王腾,不由怒视四方长老以及高坐上的莫山。

就是莫山都面色微变,脸上挤出一丝笑容:“大长老,你不是在闭关修炼吗?怎么出关了?”

来人正是莫家大长老莫天,同时也是莫家最强者,已经修炼到了凝真境六重初期,就算是家主莫山,也不过才凝真境四重巅峰罢了。

莫天快步走到王腾面前,看着王腾的眼神中带着几分愧疚,而后怒视众长老及莫家家主莫山,怒声道:“哼,我要是再不出关,我莫家恩人之后,便要被你们这群狼心狗肺之辈扼杀了!”

莫山顿时脸色一僵,面子有些挂不住,他嘴角微微抽搐,眼中亦生出怒意。

他脸皮抖了抖:“大长老这是什么话?王腾此贼意图辱我女儿,还公然污蔑本家主,难道不该杀么?”

“辱你女儿?哼,腾儿是我看着长大的,他是什么样的人,我会不清楚么?莫湘乃太阴绝体,这些年来寒毒爆发,若非腾儿出手压制,她还有命活到现在?”

“你现在这么急切的要杀他,当中有什么因由,我莫天便是不用想也能明白,想必在座的各位,也都心里有数!”

“莫山,我没想到你竟然下得去手,你莫非忘了,王腾的父亲是怎么死的?当初我莫家大劫,要不是王战挺身而出,我莫家岂有今天?”

“当初你身入险境,若非王战替你挡下致命一击,你岂能活到现在?”

“为了救你,救我莫家,他父亲战死!这些你难道都忘了吗?还有这些年来,为了压制你女儿莫湘的寒毒,腾儿也陪着你女儿一起忍受寒毒噬体之苦,替你女儿压制寒毒,而现在,你夺走了他的至尊神脉不说,竟还要狠下杀手?”

“我且问你,你如何下得去手?你的良心当真被狗吃了么?”

“就凭他父子二人对我莫家所做出的牺牲,别说是意图侵犯你的女儿,就算是他真的将你女儿怎么样了,也不算什么!”

莫天怒火滔天,当众质问起莫山来,字字珠玑,令的莫山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却半天挤不出一个字来。

莫天逼视四周众长老,众长老亦哑口无言,纷纷低头。

他冷哼一声,环视四周众人:“从今天起,我莫天正式收腾儿做义子,谁若再敢对他不利,休怪我大义灭亲!”

“够了!”

高坐之上,莫山终于忍无可忍,猛然将面前案桌拍得粉碎,身体腾地一下站了起来,满面愠色瞪视莫天。

他终究是莫家家主,但此刻,莫天却在这众目睽睽之下,当着家族所有长老的面,当着外面诸多观望的莫家子弟的面,痛斥于他,将他骂了个狗血淋头,他莫山若是再没有丝毫表示,威严何在?

还如何坐稳莫家家主之位?

如何管理家族?

“大义灭亲?呵呵呵……好一个大义灭亲!”

莫山一脸阴沉,怒视着大长老,随后指着王腾,寒声叱道:“大长老好大威风!哼,你身为莫家长老,竟然为了这个小畜生,为了这个废物,要大义灭亲?”

“好,好的很呐!本家主倒要看看,你莫天要如何大义灭亲!”

“来人!”

“给我将王腾这个贼子拿下,就地格杀!”

莫山杀气凛然,怒气冲冲,瞪视莫天。

莫山的突然爆发,顿时之间惊得大厅之中所有长老面色大变!

他们没有想到,事情竟然会发展到这个地步!

“踏踏踏!”

听到莫山的命令,一队莫家培养的武者甲士顿时涌了进来。

“你们敢?”

莫天见状也面色一变,挡在王腾面前,一股强大的气息瞬间绽放,大厅之中众人纷纷动容。

众甲士没想到大长老竟然会出面庇护王腾,一时之间有些不知所措,领头的一名武者不由看向莫山。

“莫山,你当真要逼我不成?”

莫天也面露愠色。

莫山冷哼一声,看向那些莫家甲士,沉喝道:“还不动手?怎么,本家主的话不好使了么?”

莫山终究是莫家家主,他的话,这些莫家甲士自然不敢违抗。

那莫家甲士的领队之人不由深吸口气,对着莫天道:“还请大长老不要让我等为难……”

“家主……”

大厅之中众长老正要开口劝谏,莫山却似知道他们想说什么,态度强硬无比,语气冰冷道:“诸位长老不必多言!哼,王腾此子,今日必死!我倒要看看,我莫家的大长老,究竟要如何大义灭亲!”

莫山目光闪烁,莫天此前在莫家威望极高,即便是他这个家主,也镇压不住他,而此刻,正好可以借助眼前之事,借着莫天那一句“大义灭亲”的由头,借题发挥,压一压莫天的威风,这对他蓄积家主威望,有很大好处。

莫天深吸口气,目光生寒:“既然如此,那就别怪老夫无情了!动手吧!”

说着,他伸手将王腾护在身后。

“动手!大长老若是敢抗令,格杀——勿论!”

莫山将手一挥,莫家培养的众甲士不敢迟疑,纷涌上前。

“哈哈哈哈,好一个格杀勿论!”

莫天怒极而笑,他双眼微眯,尽管他一度强势,但实际上,以一己之力,面对这么多的莫家培养出来的甲士,也终究双拳难敌四手,压力不小。

但,他并未退步,态度坚决,将王腾庇护在后。

大战一触即发,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那被莫天护在身后的王腾,却是突然大笑着从莫天身后走了出来。

“腾儿,你……”

莫天吃惊的看向王腾。

莫山双眼一眯,冷哼道:“死到临头,还能笑得出来,不知死活的东西!”

“死到临头?”

王腾却是冷笑一声,嘴角带着一丝讥讽之色,随后扫了一眼那一个个气势汹汹,朝着他冲杀而来的莫家甲士,语气陡然一厉:“我倒要看看,你们谁敢动我?”

话音落下,王腾将手一翻,一枚剑形符令突然出现在他手中,被他高高举起!

而在那剑形符令之上,三道剑形烙印,浮现出诡异的三色神光!

“天剑令!”

看到王腾手中举起的剑形符令,莫山瞳孔猛然一缩,面色大变,几乎不假思索,当即喝止众甲士道:“住手!”

而大厅之中,所有莫家长老,在看到王腾手中那剑形符令的瞬间,也都浑身巨颤!

“天……天剑令!”

“竟然是……传说中的天剑令!”

所有人都惊悚,看着王腾手中高高举起的天剑令,眼神中充满了不可置信。

就是大长老莫天,都被王腾手中的天剑令震惊到了,没想到王腾竟然掌握有一枚天剑令!

0 第3章 你不配!
天剑令!

乃是天元古国,最神秘,最强大的十大宗门之一,万剑宗天剑峰的信物!

十大宗门,神秘而强大,在天元古国,地位极高!

即便是天元古国的皇室,以及天元古国三大至高学府天元学府等,与十大宗门比起来,都如同蝼蚁一般,两者根本不在一个层面之上。

而万剑宗,更是在十大宗门之中,排名都是极其靠前的存在!

十大宗门,高高在上,对于莫家这样的世俗界的小家族而言,十大宗门可以称得上是传说中的存在。

而此刻,王腾身上,竟然拥有传说中的十大宗门之一,万剑宗天剑峰的信物,天剑令!

这叫他们,如何不惊?

如何不惧?

那些方才气势汹汹,朝着王腾冲杀过来的众莫家甲士,此刻早已止步,当听到莫山以及众长老的惊呼之声,得知王腾手中令牌,竟然是传说中的天剑令的时候,无不心惊肉跳!

“我看你们,谁敢杀我?”

王腾手持天剑令,环视四周,一扫以往的温和,今日之事,已然让他心性悄然转变!

虽然他现在,修为尽失,但此刻的他,却比起以往更加的强势!

他目光冷厉,逼视四方,最终目光落到面色大变的莫山身上,嘴角浮起一丝冷笑,上前逼去:“你要杀我?”

莫山眼神变换,天剑令,万剑宗,这对他的冲击实在太大了,除非他想要让整个莫家举族覆灭,否则他万万不敢在这个时候,对王腾动手!

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王腾竟然会与传说中的十大宗门沾上关系,竟然得到了一枚天剑令!

王腾手持天剑令逼迫上前,身上莫名腾起一股强盛气势,使得莫山不由连连倒退,一屁股跌坐在身后家主座位之上,盯着王腾眼神变换,道:“你……你如何会有天剑令?”

“哼,怎么?你莫非怀疑我这枚天剑令是假的?你以为,这世间,莫非还有谁,胆敢仿造万剑宗的信物不成?”

“不敢,不敢……”

莫山面色变换,强行压制心中的杀意与怒气,开口说道。

“实话告诉你罢,一个月前,我在大荒历练之时,偶然遇到万剑宗天剑峰的峰主天剑尊者,他看中我的资质,说我天生剑骨,意欲收我为徒,可笑我当时竟然挂念莫湘那贱人的寒毒,担心在我走后无人能够替她压制,拒绝了跟随天剑尊者前往万剑宗,但天剑尊者却依旧给我留下了一枚天剑令,让我想通之后,随时可以自行前往万剑宗,这天剑令,便是入宗信物!”

“原本,我既然连至尊神脉,都移植给了莫湘,这天剑令,本也是我将要送给莫湘的一个惊喜!可惜,你们却急着与我翻脸,让我明白,原来一直以来,不过是我自作多情!”

王腾自嘲一笑道。

“什么?这天剑令,你原本竟然是想要送给湘儿的?”

听到王腾的话,莫山不由吃了一惊,面色大变,同时心中懊悔不已。

若是早知道王腾手中,竟然还拥有一枚天剑令,那他说什么也不可能与王腾这样翻脸。

要知道,这天剑令,可是能够让他莫家与传说中的十大宗门之一,万剑宗拉上关系的存在,更是能够将莫湘,送入万剑宗修行!

届时,他莫家,可以说是一步登天!

只可惜,一念之差,却是错失机缘!

莫山不由目光闪烁,想着弥补之法,看着王腾的眼神突然变得温和了起来,对着王腾道:“腾儿……方才都是莫山伯伯误会了你,千错万错都是莫山伯伯的错,你与湘儿青梅竹马,莫山伯伯相信你对湘儿的爱真挚无暇,这样,我答应将湘儿许配给你,明日,明日你们便成婚,如何?”

“成婚?哈哈哈哈,你莫山的女儿,我可消受不起!”

王腾冷笑一声,没想到莫山竟然如此无耻,前一刻还要将他置之死地,这一刻却逆转了态度,要将莫湘嫁给他,态度转变之快,简直让人瞠目结舌。

莫山冲着门外使了个眼色,一个亲信立即会意,匆匆而去。

“什么?王腾那废物,竟然掌握有一枚万剑宗的信物天剑令?”

听到莫山亲信的通报,莫湘顿时心中大惊,一双凤眼之中顿时泛起异彩。

她美目闪烁,立即推开莫山亲信,提起裙摆迈开莲步便朝着议事大厅飞快跑去。

“王腾哥哥……”

人为到而声先至,莫湘那温柔甜美的声音徐徐传来。

紧接着一道倩影便从外面一晃而入,脸上满是温柔甜美的笑容,莫湘亲昵的揽住王腾的手臂,腻声道:“王腾哥哥,此前都是湘儿不对,是湘儿误会你了,湘儿此前说过要嫁给你做妻子,你可不许不要人家……”

听着少女温柔甜美的声音,以往的一切历历在目,但此刻,王腾却再也没有了以往的那种爱怜之感,有的只是无尽的厌恶,甚至是恶心。

他当然知道莫湘此刻赶来所为何事,无非是为了他手中的天剑令罢了。

他只是没有想到,这个他以往所爱慕的少女,竟然会无耻到这个地步,毫无羞耻可言!

他冷哼一声,看着莫湘的眼神中满是冷漠与厌恶,将手从莫湘怀中抽出:“嫁给我做妻子?凭你,也配做我王腾之妻?”

莫湘顿时身形一僵,此前她曾称王腾如今已经没有了至尊神脉,已经是个无法修行的废物,配不上她。

但现在,王腾却将这句话,还给了她!

现在,她想要嫁给王腾做妻子,王腾都不要。

因为她,不配!

莫湘身形颤抖,心中腾升起无尽怒火。

若非为了天剑令,她岂会如此恬不知耻,这样来奉承王腾,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故作娇羞,嚷着要嫁给王腾做妻子?

但王腾,这个已经失去至尊神脉,已经修为尽失的废物,竟然敢公然拒绝,并称她不配,如此羞辱于她,怎能不怒?

她不由咬牙切齿,见事情无法缓和回旋,不由彻底撕破脸皮,声音尖锐充满怨愤的道:“你竟然敢羞辱我,竟然敢说我莫湘,不配做你的妻子?你算个什么东西?不过是个废物罢了!就算曾经的你,天纵之资,是个万中无一的天才,但现在,失去至尊神脉的你,终究不过是个彻头彻尾的废物罢了!而我,却注定会一飞冲天,将来成就天之皇女,你凭什么,说我不配?!”

“是吗?既然你这么了不起,怎么还要这样不知羞耻的嚷着要嫁给我这么一个废物?”

王腾嘴角满是讥讽之色。

“那是因为你手中的天剑……”

莫湘话说到一半,陡然回神,感受到四周投射而来的异样目光,话语陡然止住。

“因为什么?因为我手中的天剑令?”

王腾脸上充满戏谑的笑容。

莫湘脸色铁青,深吸口气,强行逼迫自己冷静下来,语气冰冷的道:“哼,王腾,你别得意,即便你有天剑令又如何?现在的你,终究只是一个废物,即便你有天剑令,难道你还以为,已经沦为废物的你,还有资格进入万剑宗?”

“能不能进入万剑宗,那是我的事情,就不劳你挂心了。”

王腾淡淡的开口,随后淡淡的扫了莫山一眼,嘴角浮起一丝讥笑:“既然莫家主不杀我了,那在下便先告辞了。”

说着,王腾又扫了一眼四方长老,以及气的浑身发抖的莫湘,眸子当中闪过一抹阴沉,转身而去。

0 第4章 无天魔主
王腾并未离开莫家,而是回到了自己居住的院子。

按理来说,莫山一心想要致他于死地,他应该以最快的速度,逃离莫家才对。

但王腾却并未这样做。

他手中掌握有天剑令,对他而言,留在莫家,反而才是最安全的,除非莫家想要举族覆灭,否则绝不敢在莫家对他出手。

万剑宗,对于莫家这样一个小家族而言,绝对是一个庞然大物。

哪怕王腾仅仅只是得到了一枚天剑令,还并未正式拜入万剑宗修行,莫家也万万不敢动他,即便是暗中出手,也不行。

这就是万剑宗的威严,任何人都不敢触犯分毫。

对于莫家而言,王腾可以死,但绝不能死在莫家,否则莫家便有可能会遭受到灭顶之灾。

所以,只要王腾留在莫家,莫家就不可能动他,怕惹祸上身。

但若是王腾离开莫家,那莫家便会少了这诸多顾忌,到时候必定会派人暗中追杀王腾。

王腾正是看穿了这一点,所以才没有选择逃离莫家。

……

“腾儿,是我莫家对不起你,让你受到这么大的委屈,我……唉!”

安静的房间里,莫天看着王腾苍白的脸,心中一阵歉疚,不由叹息一声,摇着头离开。

对于莫天的离去,王腾如若未觉,木然的坐在桌边。

他拿出一块古朴的令牌,与那泛着三色神光的天剑令相比,这枚令牌就显得太普通了。

这枚古朴令牌是他父亲留给他的唯一的东西,令牌的两面都刻有古老而复杂的图案。

“父亲……你从小教导腾儿,要与人为善,要待人真诚,可你……却忘了告诫腾儿,人心险恶啊!”

王腾轻轻抚摸着手中的令牌,心中不由一阵悲愤。

自己与人为善,自己真诚待人,将莫家族人视作自己的亲人,为了提莫湘压制九阴绝体的寒毒,他放弃了跟随天剑尊者进入万剑宗修行的机会,甚至为了救莫湘性命,他将自己的至尊神脉,都移植给了莫湘,可最后换来的又是什么?

“不!我不甘心!”

王腾低吼,突然捏紧了手中的令牌,身上冲出滔天的怨气!

只是下一刻,王腾忽然面色一变,感觉到手中的令牌突然变得滚烫,使他条件反射便将那令牌脱手丢出。

“这是……”

王腾惊疑不定的盯着那枚古朴令牌,那枚令牌并没有掉落在地上,而是浮在空中。

一股股无形的怨气,从王腾身上涌出,冲入那古老令牌之中。

那枚令牌上,繁杂的刻图神纹密布,此刻一条一条的亮了起来,散发出血红色的光芒。

当那刻图彻底亮起,那古令突然化作一道血光,冲入王腾的眉心,王腾痛呼一声,紧接着便感到一阵天旋地转,下一刻,他就发现自己不在方才的房间里了,而是来到一个数丈方圆的空间内。

四周墙壁上有着无数繁杂的刻图,每一副刻图旁都有古老的字体排列,像是对这些图的注解。

王腾眼中茫然,他转身环顾四周,发现这个空间当中,足足有九扇紧闭的石门,每一个石门上面,也都同样有着复杂刻图。

此外,在这空间的正中央,还有着一个血池,当中的血水不断的沸腾,血池边上,十根石柱顶立,每一根石柱上,也都有着刻图。

这一次,王腾认出了这些刻图,这十根石柱上,刻着十头太古凶兽!

“青龙、白虎、玄武、朱雀、麒麟、鲲鹏、螣蛇、饕餮,狻猊,穷奇……”

王腾张口结舌,每一根石柱,都盘踞着一头太古凶兽,栩栩如生,他仔细观看,顿时感觉到一股股滔天的凶煞戾气朝他汹涌而来,将他压得一屁股坐在地上,浑身冷汗一下子就冒了出来。

“无脉凡人?不……不对,你的武脉,被人抽走了?”

就在这个时候,王腾耳边突然传来一个令人惊悚的声音,一个如同幽魂般的黑影突兀的浮现在他身旁。

“你……你是谁?”

王腾浑身汗毛倒立,这个人太不寻常了,突兀的出现,就这样飘浮在他身旁,身形很模糊,更让王腾心中惊悚的是他身上的气息,戾气太重,杀气太浓。

“我是谁?”

那个黑影怅然:“我只是一个不甘湮灭的残魂,不甘死去的亡灵!”

王腾看清了黑影的脸。

这是一个威严的中年男子,身体非常壮硕,身上散发着一种可怕的气势。

那中年男子霍的看向王腾,眼神中有着与王腾先前同样的不甘与愤怒。

“十万年了,你是第一千零一个进入到这神魔令中的人!”

“既然你来到这里,你便将接受吾之传承,来日……替吾杀上神界!”

中年男子开口说道,声如炸雷,在王腾耳边轰鸣。

“杀上神界?”

王腾听得心惊肉跳。

神界,那可是传说中的地方,是否存在,都还两说呢!

而这个神秘人,一开口竟然就要他杀上神界?

“前……前辈,莫非你……是神界的人?”

王腾有些口干舌燥。

“我乃神界七十二魔神之主,无天魔主!”

“什……什么?”王腾惊的说不出话来。

神界七十二魔神之主……这是什么样的存在?

尽管王腾并不知道神界的魔神究竟有多强大,不过“魔神之主”这几个字,足以表明眼前这个黑影的强大。

王腾心惊肉跳,同时激动无比,没想到自己竟能得到这样一桩大机缘。

只是,想到自己已经失去了至尊神脉,王腾不由得心中黯然,但还是抱着一丝希望:“前辈,我……没有了武脉,还能接受你的传承吗?”

“无妨,看到那座血池了吗?那里面是经过稀释后的青龙、白虎、玄武、朱雀、麒麟、鲲鹏等十大太古凶兽真血,只要你能经受住这血池的熬炼,区区一条武脉算的了什么?它能将你全身的经脉,都淬炼成最强大的武脉!”

“什么?将全身经脉,都淬炼成最强大的武脉?”

王腾整个人都呆住了,这太惊人了。

“不错,不过前提是,你能经受住这血池的熬炼。在你之前,已经有一千人来到这里,想要得到吾之传承,结果全都没能经受住血池的熬炼,化作血水!”

无天魔主冷漠的道:“你想要获得吾之传承,就必须要经受住这血池的洗练,现在,你还要接受吾之传承吗?”

“我接受!”

王腾毫不犹豫,坚定的说道。

到了现在,他已经别无选择!

想要变强,想要重新得以修行,这将是他唯一的机会!

所以,即便是以生命为赌注,他也在所不惜!

无天魔主看向他,略微犹豫,随后还是出言提醒道:“还有一件事,我必须要提醒你,进入血池熬炼,若是成功,固然能够让你获得新生,得到难以想象的好处,但却有一个弊端。”

“这血池之中,乃是稀释后的十大太古凶兽之真血,虽然我当初曾以特殊手法炼化过,将其中蕴藏的绝大部分太古凶兽的凶煞戾气摒除,但却依旧有少部分凶煞戾气残留。”

“在你进入血池熬炼的时候,这些残留的凶煞戾气,也会与那些太古凶兽真血一起被你吸收,届时可能会对你的情绪造成一些影响,使你变得易怒,嗜杀,若你道心不够坚定,甚至有可能会让你彻底迷失自我,成为一个只知杀戮的魔头。”

“即便如此,你依旧愿意接受吾之传承吗?”

无天魔主再次问道。

听到无天魔主的提醒,王腾惨然一笑,道:“我有丹心一颗,奈何良善成祸;便化那人间修罗,问世间情义斤两、道理几何?”

无天魔主闻言眼中闪过一道精芒,注视王腾片刻,随后不再废话:“既然你想清楚了,你现在便跳入血池中,吾传你一篇淬体法,你按照这篇淬体之法,引导血池中的太古凶兽真血之力,淬炼自身,什么时候,血池中的血水不在粘稠,你便有了接受吾之传承的资格。”

说着,无天魔主弹出一道金光,没入王腾的眉心之中,化作一篇淬体法门。

这篇法一出现在王腾的脑海中,王腾顿时感觉到一股恢弘之气。

比他所接触过的任何修炼之法,都要强大的多。

他没有迟疑,朝着那被九根石柱围起来的血池走了过去,神情坚定,直接跳入其中。

顿时之间,王腾就感觉到一股烈火焚身般的痛苦。

他咬紧牙关,在血池中央坐了下来,运转起无天魔主传给他的那篇淬体法门,那股痛楚方才略微减轻。

这一刻,他对莫湘等人的怨愤,仇恨,转化成了无边的力量。

他忘记一切,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坚持!

一晃三个月过去了。

这一天,王腾咻然睁开双眼,他眸子当中,射出两道血光,击在不远处的墙壁上,发出一声轰鸣!

而那血池中的血水,如今已经彻底变得清澈。

可以清楚的看到池底,有不少储物戒指散落,都是在王腾之前进入这里的那些人,没有承受住血池熬炼,融化后所留!

无天魔主在边上看的惊心,原本,按照他的说法,只要王腾能坚持到血水不在粘稠,便可接受他的传承。

但现在,王腾却是直接将血池中的力量彻底吸收了,血水彻底变得清澈,这让无天魔主震惊的同时,更多的是激动,与期待。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