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点简介:小说阅读网(www.xksjvipyd.com)是一个专业的小说资源网站。为广大书友推荐小说最新章节在线资源。小说推荐无广告无弹窗阅读:【系统流、无敌流、重生流、异世修真、校园都市、总裁豪门、历史军事、玄幻仙侠】小说资源丰富赶紧收藏。

伏龙殿、伏龙殿小说、楚天、陆语彤、小说阅读网

伏龙殿、伏龙殿小说、楚天、陆语彤、小说阅读网

伏龙殿

小说阅读网推荐:★★★★★★★★★★★★★★

小说主角: 楚天,陆语彤

更新时间:2021-06-24

伏龙殿小说: 更新至第 1256 章

站点导航:伏龙殿

站点资源:小说阅读网

小说资源: 最新更新章节 热门小说 小说排行榜 免费小说阅读 男生小说 女生小说

伏龙殿小说简介内容:
他出身豪门,却一夜之间被人灭了满门。落魄之际遇到一生挚爱,甘愿上门为婿,却又惨遭陷害,锒铛入狱!七年后,他摇身一变,化身令人闻风丧胆的不败龙帝,携滔天权势回归都市,却发现爱妻早亡,女儿倍受欺凌……他,彻底怒了!!誓要让一切欺他、辱他、害他之人后悔终生!


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站点导读:小说阅读网(www.xszyku.com)

0 第1章
“什么?死了!”

楚天满脸的不敢置信,一颗心剧烈地颤抖着。

他万万没想到,自己在外浴血奋战七年,历经千辛万苦好不容易回到家,得知的却是妻子的死讯。

顷刻间,噬骨蚀心的躁意涌上心头,让他整个人都烧了起来。

“语彤好端端的,怎么会死呢,你一定是骗我,对吧?”楚天近乎祈求的说道。

“骗你?”女人冷哼道:“我是她表姨,会拿这种事来骗你?”

“不,她不会死的,我不信......”楚天摇头道。

女人掏出手机扒拉几下递给楚天,“你自己看,这是一年前的新闻!”

楚天接过手机,一眼就看到了一个大大的新闻标题:陆家大小姐陆语彤坠河身亡!

“轰!”

楚天如遭雷击,脸色刷地一下变得煞白,脑海中嗡嗡作响。

“怎......怎么会这样?”楚天呢喃着,双眼变得通红。

“这都怪你这个王八蛋,为了那点所谓的尊严跑去当兵,害得语彤苦等了你六年。”

“她为了你拒绝了无数豪门阔少的追求,因此多次被那些恶少纠缠、刁难,吃尽了苦头,受尽了委屈......”

“可你这个王八蛋呢?一走就是七年,杳无音讯。在她最需要你的时候,你却不知道跑哪儿潇洒去了,现在回来又有什么用?”

“就你这样无情无义的男人,怎么就不去死呢!”

女人指着楚天破口大骂。

楚天如遭雷击,体内气血翻涌,哇地吐出一口血来。

女人愣了一下。

楚天一把抹掉嘴角的血迹,寒声道:“是谁?”

“什么是谁?”女人疑惑道。

“是谁害死她的?”楚天抬起头,猩红的双眼中满是杀意。

他不相信语彤会无缘无故会跳河,结合这女人刚刚说的,他可以断定,语彤一定是被人所害。

“你问我,我问谁去?”女人没好气地说道。

楚天深深地看了那女人一眼,转身向外走去,“不管是什么人,我都会将他找出来,碎尸万段!!”

女人听到最后那四个字,只觉得头皮发麻,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楚天本是中州第一豪门楚家大少爷,谁曾想楚家一夜之间被人屠了满门,只剩下他这个纨绔大少侥幸逃过一劫。

之后,楚天沦为整天泡在酒吧,过着醉生梦死的生活的废物。

直到一个晚上,他遇到了同样前来买醉的陆语彤,两人在酒精的驱使下发生了关系。

事后,陆语彤拉着楚天去领了证,将楚天带回了宁城陆家,成了陆家的上门女婿。

入赘后,楚天受尽了白眼与歧视,也害得陆语彤饱受委屈,甚至导致一家人都被陆家赶了出来。

但陆语彤没有嫌弃楚天,反而给予了他足够的尊重......

短短一个月,楚天就深深地爱上了这个温柔善良、美丽大方的女孩。

为了不让她再受委屈,为了自己能够配得上她,楚天留下一封书信便独自北上当兵去了。

楚天在北境战场好几次险死还生,幸好在战区医院认识了一个神秘老头,传给了他一套神奇功法——伏龙诀!

他花了三年时间,将伏龙诀修炼到大成,成为世上屈指可数的强者。

为了完成与神秘老头的约定,楚天隐姓埋名远走海外创立伏龙殿,发誓永远守护大夏。

三年内,伏龙殿战无不胜攻无不克,威镇四海八荒。

楚天也被人称之为不败龙帝!

一年前,他以一己之力剿灭了邪恶组织血腥教会,却也因此陷入那个光怪陆离的世界,从此世上再无龙帝的传说。

如今,龙帝归来!

只为弥补对陆语彤的亏欠,洗刷她所受的屈辱。

可谁想,楚天付出了这么多,换来的却是这样的结果。

他所有的期望全部落空!

他的内心世界也在不断崩塌。

眼见楚天就要消失在墙角,女人急忙喊道:“楚天,你不要冲动,你还有个女儿,她现在需要你......”

“女儿?”

楚天僵硬的脚步停了下来,原本黯淡无光的眼眸中,再次燃起了希望的火光。

......

城北,桂花巷。

陆家大院前,陆语彤的母亲徐兰淑跪在一个浓妆艳抹的中年妇女面前,苦苦哀求道:“翠莲,求求你看在你二哥的份上,帮我一把吧!”

“念念这孩子的病又犯了,需要住院治疗,求求你了,我是真的没办法了!”

说着,徐兰淑又磕了两个响头。

这中年妇女名叫李翠莲,是陆语彤的婶子。

在徐兰淑身后,一个面色惨白、神情憔悴的小女孩,怯生生地站在那里不知所措。

“为了这个小贱种,你竟然还好意思来要钱?”李翠莲一脸不耐烦地说道:“滚滚滚,你们早就不是陆家人了!”

“我实在没办法了,念念的病已经不能再拖了......”徐兰淑嗫嚅道。

“一个小贱种,死了就死了,省得出来丢人现眼了。”李翠莲冷哼一声,眼中满是嫌弃。

“翠莲,我......”

“啐!”

不等徐兰淑说完,李翠莲直接一口口水吐到了她脸上,看着徐兰淑狼狈的样子,更是大笑出声。

她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

以前,二房是陆家的中流砥柱,徐兰淑又出身高贵,在这些妯娌中自然身份最高。

可如今......

每次想到二房落魄的样子,李翠莲做梦都要笑醒了。

今天自己送上门来,李翠莲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姥姥,姥姥,你没事吧......”楚念眼眶一下就红了,抬起自己的小手赶紧给徐兰淑擦了擦脸上的口水。

李翠莲唾弃道:“呸,你这小野种嚎什么嚎?和你那废物爸爸一样,一家子的丧门星,克死了你爷爷,又克死了你妈。自打你们进了陆家,我们就没过过好日子。”

楚念猛地抬起满是眼泪的小脸,气鼓鼓地盯着李翠莲:“不许你说我爸爸,我爸爸不是废物!”

“我就说他怎么了?废物、废物、废物!”李翠莲连声骂道:“真是家门不幸,出了这么个丢人的玩意,我呸!”

“我爸爸不是废物。”楚念倔强地说道,眼眶中隐隐有泪水涌动。

“呵呵,他不是谁是?滚滚滚,陆家不欢迎你们这些扫把星!”李翠莲拿起扫帚,就向徐兰淑身上招呼。

“姥姥,我们走吧,念念不治病了,不治了......”楚念拉着徐兰淑,想要将她拉起来。

“念念,不许说胡话。”徐兰淑对楚念训斥了一声,然后又扭头对李翠莲恳求道:“你行行好吧,就帮我这一次,让我去见婆婆也好!”

“还不走是吧?我打死你!”李翠莲抡起扫帚,向徐兰淑抽去。

徐兰淑不躲不闪,任由那扫帚落在自己身上。

“嗤!”

扫帚扫在她脸上,留下两条深深的血痕。

李翠莲依旧没有停手的意思。

“不许打我姥姥!”

楚念突然冲了上去,一把抱住李翠莲的大腿,一口咬了下去。

“哎呦......”

李翠莲发出杀猪般的尖叫,破口大骂道:“你个小贱种,竟然敢咬我,我打死你!”

说着,她抡起巴掌,对着楚念的小脸蛋狠狠地抽了下去......

“啪!”

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

李翠莲的手并没有落在楚念脸上,而是停在了半空中。

接着一个冰冷、霸道的声音响起。

“你敢动她一根汗毛,我灭你满门!”

0 第2章
李翠莲定睛一看,只见一个留着短发、神色冰冷的男人站在自己面前,浑身散发着令人胆寒的气息。

“你......你是楚天......”

站在李翠莲面前的,自然就是楚天。

“你不是已经死了吗?”李翠莲顾不上脸上的疼痛,诧异道。

楚天沉声道:“恐怕要让你们失望了!”

“哼,就算没死又能如何?一个坐过牢的废物,出来了也是个祸害,和这个小贱种一个德性。”

李翠莲看了楚念一眼,眼眸中尽是嫌弃之色。

“你——找死!”

楚天冷哼一声,一把掐住她的脖子,将她提了起来。

“呜呜......”

李翠莲不断地挣扎着,那种强烈的窒息感,让她无比惊恐,第一次感觉离死亡这么近!

“你......你不能杀我,杀了我,你又得去坐牢,呜呜......”李翠莲艰难地说道。

可楚天无动于衷,神色更加冷漠!

“想想想......你女儿......”李翠莲再次开口。

楚天微微一怔,扭头看着那满脸煞白、楚楚可怜的小女孩,一颗心瞬间软了下来。

只一眼,他就认定了这个小女孩就是他的骨肉。

因为她那鼻子、那眼睛,还有那樱 桃小嘴和她母亲有八分像,简直就是陆语彤的翻版。

“滚!”

楚天一把将李翠莲甩到了三米开外。

这次,就饶她一命。

如果是在海外,李翠莲敢这么对自己说话,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也保不住她。

楚天不想让自己女儿见血。

仅此而已!

李翠莲从鬼门关走了一趟,哪里还敢多说一个字,连滚带爬地跑进了屋内。

楚天也没有在意,他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眼前那个小小的身影身上。

这是他的女儿!

他的亲生骨肉!!

此时,小楚念也在看着楚天,水汪汪的眼眸中满是好奇。

虽然眼前这个男人看起来很凶,但却让她感觉十分亲切。

“你......”

楚天看着小楚念,只觉得口干舌燥,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堂堂不败龙帝,纵使面对千军万马,都不曾这样狼狈过。

就在这时,一道身影突然冲到楚天身前,一把抓住他的衣领,歇斯底里地嘶吼道:“你个王八蛋,怎么不去死啊!你害死我女儿,又害得我一家家破人亡,还不够吗?”

“你还回来干吗?还回来干吗啊!!”

楚天定睛一看,眼前这人正是他的丈母娘徐兰淑。

只是让他意外的是,当年那个端庄大方、光鲜亮丽的岳母,如今竟然已是两鬓斑白,满脸皱纹,衣着更是无比寒酸。

显然,这些年她吃了太多的苦,经历了太多的磨难。

“对不起!”

楚天艰难地吐出了三个字,心中更加愧疚。

他愧对语彤,更有愧于这个家庭!

“对不起,对不起有什么用?你给我滚,给我滚啊,我不想再看到你,永远也不想再看到你。”

徐兰淑声泪俱下,状若疯癫,对着楚天又推又打。

楚天不躲不闪,一脸坚定地说道:“妈,这一次我再也不会走了,我欠你们的,将会十倍、百倍、千倍的补偿给您!哪怕你要我的命,我也绝不会皱一下眉头!”

说着,楚天砰的一声跪了下去。

若是被伏龙殿众人,以及海外各方势力看到这一幕,绝对会惊掉下巴。

不败龙帝,那是何等骄傲之人?

纵使被千万人逼迫,刀架在脖子,都不曾低过头,而今天却主动跪了。

这一跪,重万斤!

“你的补偿我不稀罕,就算你将全世界给我,也换不回我女儿,你给我滚,给我滚啊!”

徐兰淑再次嘶喊了起来,想到这些年的遭遇,心中更加苦楚。

楚天没有再说话,说得再多都是多余的。

但这一次,不管怎么样,他都不会再离开了。

然而,就在两人僵持的时候,一个怯生生的声音在两人耳边响了起来。

“你......是爸爸吗?”

楚天心头猛然一颤,抬头看去,只见楚念躲在徐兰淑的身后,只露出了半个小脑袋,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一脸好奇地看着他。

“我......”

楚天欲言又止。

这个天底下最无畏的男人,此刻竟然不敢与自己的亲生女儿对视。

“姥姥,你不要赶爸爸走好不好?”楚念带着哭腔哀求道。

她的话语宛如炸弹一般,在楚天和徐兰淑的心中炸开。

徐兰淑看了看几乎哭成了泪人儿的楚念,又看了看一脸忏悔的楚天,心中无比纠结。

她打心底不想再见到楚天,但又不想楚念伤心。

就在她犹豫不决的时候,楚念突然浑身一阵抽搐,接着整个人软倒了下去。

“念念!!”

“念念,你怎么了?”

看着楚念不停地抽搐着,嘴角还不断向外吐着白沫,徐兰淑心急如焚,连忙抱住楚念。

刚起身,脚下一个踉跄,直接向地上栽去。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只强有力的大手从斜侧方伸了过来,一把扶住了她,顺势将楚念抱了过去。

“念念这是怎么回事?”

楚天眉头紧皱,声音也不由得大了几分。

徐兰淑痛声道:“念念是早产儿,体内的胎毒非常严重,最近发病越来越频繁了。都怪我,怪我没钱给念念治病,所以......”

“胎毒?”

楚天心中一凛,他知道这个东西很麻烦,以现在主流的医学根本无法治愈。

但他能!

伏龙诀不仅是杀人绝技,更是绝世医术。

虽然想要治好这样的顽疾,需要付出不小的代价。但只要能救自己女儿,付出再大的代价也在所不惜。

“妈,我现在需要一套银针,哪里有,赶快带我去!”楚天焦急说道。

“银针,银针?”

徐兰淑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根本没去考虑楚天要银针做什么。

突然她想到了什么,急忙说道:“前面有一家老医馆,里面说不定有银针。”

“走!”

楚念的情况很不好,楚天更不敢耽搁。

“这边,不,不对,是这边......”

徐兰淑有些慌不择路,楚天紧随其后。

0 第3章
五分钟后。

楚天和徐兰淑来到了那家老医馆门前。

楚天抬头看了一眼医馆的招牌,没有丝毫停顿,大步向医馆内跑去。

就在这时,一个穿着中山装的老者,从旁边的车上摔了下来,在地上痛苦地挣扎着,双手捂着喉咙处,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似乎被什么卡住了喉咙,脸色已憋得通红。

楚天不是一个烂好人,但也做不到见死不救。

他调转方向,三步并作两步冲到那老人身前,抬起脚对着他的胸口砰砰就是两脚。

“噗!”

老人张口吐出了一大口污血,呼吸顿时通畅起来。

然而,他还没来得及向楚天道谢,一个愤怒的声音便从身后传了过来。

“你干什么?我要杀了你!”

话音一落,便只见一个扎着长马尾的靓丽女子怒吼一声,一个凌空侧踢向楚天踢了过来。

“不可!”

老人一听这声音就知道来人是自己孙女杨婧,急忙出言阻止。

可还是晚了!

杨婧已经高高跃起,这一脚绝无再收回的可能。

下一瞬,一个人影倒飞了出去。

“怎么可能?”

老者的瞳孔猛然一缩。

他非常清楚自己孙女的实力,她师从岭南第一古武宗师莫雨,已经炼出了暗劲,在岭南年轻一辈的古武者中,也是难得一见的佼佼者。

她这一脚,足以踢翻一头牛。

可眼前这个其貌不扬的男人,竟然只是轻轻一抬手,就化解了她的杀招。

而且对方另外一只手上,还抱着一个小女孩。

高手!

绝对的高手!

至少是大师级别的古武者!

“岭南的古武高手,我大都认识,可从没见过这一号人物,而且他这么年轻,莫非是某个武道世家的年轻才俊?”

“不对,那些人一个个眼高于顶,出门的时候,哪个不是前呼后拥?怎么可能这么朴素!”

“即便是武道世家,也不可能有这么年轻的大高手!”

一瞬间,老者脑海中闪过无数念头,越想越看不透眼前之人。

楚天没有再停留,大步向医馆内走去。

可丢了面子的杨婧却不干了,跺脚大喊道:“那个谁,你给我站住!”

“小婧,不得无礼!”刚刚从地上爬起来杨老急忙呵斥,生怕孙女惹怒了眼前这个神秘的高手。

这样的年轻高手,哪个不是心高气傲之辈,岂能任由他人挑衅?

“爷爷,你为什么要阻止我呀,他......”

女子心有不甘,可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老者打断了。

“闭嘴!”

“爷爷......”

女子不无委屈。

杨老肃然道:“你这冲动的性格如果不能改改,我真不放心将杨家交给你。”

“我这不是怕他伤害爷爷您吗?”女子委屈巴巴地说道。

老者肃然道:“刚刚他是在救我,如果没有他那两脚,我恐怕已经......而且如果他要伤我,十个你都阻止不了!”

“啊?”女子瞪大了眼睛,满脸不可置信。

虽然她刚刚与楚天交手吃了点亏,但她并不觉得他有多厉害,一度以为只是自己大意才输了半招而已。

“小婧,我早就和你说过,这世上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永远不要骄傲自大。”老者语重心长地告诫道。

“哦!”女子虽然有些不服气,但还是认真地点了点头。

老者深吸一口气,说道:“走吧,随我进去向这位小先生道个歉,希望他不要计较。”

......

医馆内。

楚天将楚念放到病床上,给她简单地检查了一下。

徐兰淑则拉着一个穿着白大褂的胖子恳求道:“医生,求求你救救我孙女吧,她......她......”

“嗯,我看看。”

那胖子来到病床前,随意地看了两眼,便不耐烦地挥手道:“瞳孔都开始涣散了,还治什么治?赶快抬走、抬走,不要死在我们这,晦气!”

徐兰淑闻言,只觉五雷轰顶。

她拉着胖子的手,带着哭腔说道:“你行行好,救救我孙女吧!”

那胖子更加不耐烦了,用力地甩了甩手,“放开我,快放开我,这里是医馆,不是你撒泼的地方!”

徐兰淑死死地拽着那胖子,仿佛抓着一根救命稻草:“求求你,求求你了......”

“就算能治,可你有钱吗?”胖子满脸不屑。

“我......”徐兰淑心头一颤,无力地松开了双手,泪水再也忍不住夺眶而出。

楚天看到这一幕,只觉得心里堵得慌。

自己不在的这些年里,不知道她们受了多少委屈和欺凌!

如今自己回来了,就绝不能让任何人再欺负她们。

然而,那胖子接下来的话,却直接让楚天暴走了!

“滚滚滚,要哭丧回去哭去,待会有个大人物要来这看病,若是被你们惊扰了,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胖子猛然一用力,直接将徐兰淑推开了好几米远。

“找死!”楚天冷哼一声,一个箭步冲过来,抬手就是一掌,将那两百多斤的死肥猪推开了足足好几米,重重地砸在地上。

此人敢如此侮辱自己亲人,其罪当诛!

没有一巴掌拍死他,已经是对他天大的恩赐。

“你有种再说一次?”

楚天双目冰冷,浑身煞气四溢,宛若阎罗杀神。

胖子被吓得满脸煞白,结结巴巴地说道:“不......不敢了,不敢了......”

眼前这男人的眼神太可怕了!

仿佛只要他胆敢说一个不字,就会直接要了他的小命。

“道歉!”

“对......对不起!”

“不是对我,是对我妈!”

楚天的声音越发冰冷。

胖子从地上爬起来,对着徐兰淑卑躬屈膝地说道:“大......大姐,刚刚是我不对,是我不对......”

徐兰淑却置若罔闻,呆呆地看着病床上气若游丝的楚念,心如刀绞。

楚天知道楚念的病不能再耽搁了,对那胖子喝道:“银针在哪里?”

“那......那边......”

胖子指着不远处一个医药箱。

楚天一个闪身冲过去,取出一套银针,迅速来到楚念身边。

徐兰淑一愣,不知道楚天要做什么。

眼见楚天在给银针消毒,忍不住问道:“你要干什么?”

“念念的病我能治!”楚天神情专注地盯着银针,凝声说道:“你放心,我不会让念念有事的。”

“你能治?”徐兰淑瞪大了双眼,显然是不太相信。

在她的印象中,楚天就是一个不学无术、混吃等死的废物,哪里懂什么医术?

可现在医生都已经不愿意治疗了,她只能选择信楚天一次。

就在楚天给银针消毒的时候,杨老和杨婧二人悄然走了进来。

“他在干什么?”杨婧忍不住问道。

“嘘,小声点,看看再说。”杨老做了个嘘声的手势。

杨婧瞪了楚天一眼,有些不悦地闭上了嘴巴。

楚天消完毒后,捻起一根银针,迅速扎入了楚念头顶的一处要穴中。

然后是第二根、第三根、第四根......

0 第4章
前后不过十秒钟,楚天便将三十六根银针,准确无误地扎入了楚念身上各大要穴,护住了楚念的生机。

虽然这个过程很短暂,但耗费的精力却极其恐怖,即便是楚天,扎完针后也是满头大汗。

而这,也只完成了一半!

想要治好楚念的病,还需要再扎三十六针给她驱毒。

而接下来的三十六针,每一针所消耗的精气神都比前面三十六针大。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这三十六针施展完后,他至少亏损三成精气,没有一年半载根本恢复不过来。

但,只要能治好女儿的病,帮她减轻痛苦,付出再大的代价都无所谓。

徐兰淑不懂,也看不出个什么名堂来,但心弦却绷得很紧。

而杨老看到这一幕,心脏却是猛然一滞,足足静止了好几秒,随即又狂跳了起来。

“逆天夺命针!”

“失传已久的逆天夺命针!”

“可以起死回生,逆天改命的绝世神针!”

杨老双眼死死地盯着楚念身上的银针,整个人都颤抖了起来。

这些年来,他寻遍天下名医,都无法治好自己的旧疾,唯一的收获就是得知传说中的逆天夺命针能够救他一命,也牢牢记下了这套古针法的残缺阵图。

可这已经失传了的东西,哪能那么容易碰到?

他找了数十年,杳无音信。

原本他都已经绝望,甚至已经放弃寻找,听天由命了。

可谁曾想竟然在这样一个小地方,见到了这套救命之法。

“天不亡我,天不亡我杨家啊!”

杨老心中一个声音在疯狂地呐喊着,让他无比激动。

他不怕死,但却不能死。

杨家还不能失去他这根擎天柱。

虽然他子孙众多,却没有一个能堪重任的。

杨家作为传承百年的世家大族,不能葬送在他手里呀!

他现在唯一希望的就是能多活几年,将杨婧培养成才,到时他也死而无憾了。

休息了片刻,楚天刚准备给楚念驱毒,一个刺耳的声音从门口传了过来。

“小子,是谁给你的勇气,在我的医馆不经过我的允许,就随便给人施针?你将我王一手置于何地?”

楚天眉头一皱,在施针的关键时刻被人打扰是非常危险的,尤其是对被施针者,稍有不慎就可能有生命危险。

楚天冷冷地扭头看去,只见一个留着八字胡,面容枯瘦的老者,踱着步子走了进来。

一旁的杨婧一看到这个老者,眼前便是一亮,急忙迎了上去。

“王神医,我终于将您盼来了。”

杨婧兴奋地打了个招呼,仿佛见到了救星。

王一手看到杨婧立即换了一副嘴脸,笑着说道:“杨小姐,客气了!”

杨婧指了指杨老,道:“我爷爷的病,可就麻烦您了!”

“好说,好说,老朽一定全力以赴给杨老治病。”王一手说着,笑容满面地对杨老点了点头。

杨老只是轻嗯了一声。

现在他所有的注意力都在楚天身上,对这个所谓的王神医没有半点兴趣。

这时,之前那胖子来到王一手身边,一脸怨毒地看着楚天,在王一手身边低声说了几句。

王一手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冷冷地扫了楚天一眼,转身对杨婧说道:“杨小姐,今天这里来了一些闹事的人,我这就他们赶走,免得被他们打扰了。”

杨婧自然知道王一手说的是谁,但出于对楚天的不满,她没有任何表态,甚至对楚天轻哼了一声。

王一手见状,还以为她生气了,当即板着一张脸对着楚天冷喝道:“你们还不赶快滚?没看到杨老和杨大小姐在这里吗?”

杨老一听这话,心脏差点没从喉咙里跳出来。

若是因为这个所谓的神医,得罪了眼前这个身怀绝技的年轻人,让他错过了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那他绝对会暴走的。

一个懂得逆天夺命针的人,那可是让无数人都要为之疯狂的存在。

而这庸医不认识锁魂夺命针就算了,竟然开口就要将人家赶出去,简直愚蠢至极,可笑至极!

他现在连劈了王一手的心都有了!

可他还没来得及出声,楚天率先开口了。

“我施完针就走!”

逆天夺命针施完后,楚念的病就能控制住。

但现在是万万不能动的,否则不仅会前功尽弃,甚至可能让她体内的气血逆行,直接威胁到她的生命。

“针灸?呵呵......”王一手冷笑道:“一个毛都没长齐的毛头小子,懂什么针灸?我奉劝你一句,不要在这里害人害己!”

楚天眉头一皱,这老家伙管得有点太多了!

“我这里今天有贵宾驾临,不与你们计较了,立马给我滚出去!”王一手板着脸说道,他为了讨好杨老,也是豁出去了。

殊不知,他所作所为,却将杨老吓了个半死。

他眼睁睁看到楚天的脸色沉了下来,眼眸中寒意骤起。

杨老深吸一口气,刚想说话,又一次被王一手打断。

“如果因为你们耽误了我给杨老看病,你们的罪过可就大了!天王老子都救不了你。”王一手又笑着对杨老点了点头,极尽谄媚之色。

“放肆!”

杨老忍无可忍,厉声怒斥。

王一手还以为杨老在呵斥楚天,顿时心花怒放,叫得更欢了:“你们现在离开,我还可以向杨老求求情,不与你们计较,否则你们想走也走不了了。”

“是吗?”

楚天的双眼眯了起来,眼中寒光闪烁。

而一旁的徐兰淑则焦急无比,却又不知所措。

“你......你......”

杨老都快要气炸了,指着王一手半天说不出话来。

“杨老,你放心,我一定将这个不知好歹的东西赶出去。”王一手信誓旦旦地说道。

然而下一秒,杨老猛然抬起巴掌,对着他那张四十二码的脸,狠狠地抽了下去。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