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点简介:小说阅读网(www.xksjvipyd.com)是一个专业的小说资源网站。为广大书友推荐小说最新章节在线资源。小说推荐无广告无弹窗阅读:【系统流、无敌流、重生流、异世修真、校园都市、总裁豪门、历史军事、玄幻仙侠】小说资源丰富赶紧收藏。

重生之最强败家子、小说、苏凡、唐梦竹、小说阅读网

重生之最强败家子、小说、苏凡、唐梦竹、小说阅读网

重生之最强败家子

小说阅读网推荐:★★★★★★★★★★★★★★

小说主角: 苏凡,唐梦竹

更新时间:2021-06-24

重生之最强败家子小说: 更新至第 213 章

站点导航:重生之最强败家子

站点资源:小说阅读网

小说资源: 最新更新章节 热门小说 小说排行榜 免费小说阅读 男生小说 女生小说

重生之最强败家子小说简介内容:
他是一个不学无术的败家子,家族破产后,却受万人敬仰… 他叫苏凡,一个让世界颤抖的男人。


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站点导读:小说阅读网(www.xszyku.com)

0 第一章 修仙归来
"爸爸,求求你不要再打妈妈了!"

一个声音震醒了苏凡,苏凡低头看了看泪流满面的小女孩,又看了看瘫坐在地的女人,最后,他看向了身旁镜中醉醺醺的自己。

"我没死?我竟然重生回来了?"

苏凡的心里,翻江倒海。

苏凡,中海市第一家族苏家的大少爷,一个臭名昭著的败家子,在苏凡的疯狂败家下,苏家的根基越来越不牢固了,最终在其他家族联手设计下,彻底瓦解。

苏家破产后,无法无天的苏凡,因为失去了靠山,被人打断了双腿,丢在大街上,成为了一个人人唾弃的乞丐。

苏凡不堪屈辱,投河自尽,却恰巧被游历在外的青云仙人所救,带离地球,踏入了仙界。

苏凡虽是一介凡胎,但他天资卓越,是万中无一的修仙体质,一千年时间,他就修炼成为了仙界人人敬仰的九霄仙尊,甚至,只差半步,他就能成为永恒不朽的仙帝。

可最终,他还是渡劫失败,陨落在了天劫之中。

苏凡之所以渡劫失败,不是修为不够,而是因为心魔侵蚀,渡劫最难之处也是心魔这一关,苏凡的心魔,主要来源于地球上的前尘往事,特别是有两个人,是他永生无法遗忘的,她们就是苏凡的老婆唐梦竹,以及女儿苏果果。

唐梦竹是中海第一美女,她也是一个名校毕业的高材生,可谓美貌与才华并存,但,她刚大学毕业,还没来得及施展才华,就被迫嫁给了苏凡。

能娶唐梦竹,是全中海男人梦寐以求的事,可苏凡却不知珍惜,他只是在新婚当晚和唐梦竹同房过一次,之后就再也没有碰过唐梦竹,对苏凡来说,女人如衣服,穿一次就够了。

苏凡不喜欢自己老婆抛头露面,所以他不让唐梦竹出家门,唐梦竹生孩子,都是私人医生来家里接生的。苏凡自己却天天在外面鬼混,只要遇到不顺心的事,一回家就对唐梦竹非打即骂。

唐梦竹自从嫁给了苏凡,每天都犹如活在地狱,从没有一天开心过。甚至,苏家破产后,唐梦竹和苏果果还被赌场的人抓去抵苏凡欠下的赌债。

等苏凡再见到唐梦竹和苏果果的时候,两人已成为了冰冷的尸体。

看到死状惨烈的老婆和女儿,苏凡终于体会到了什么是心痛和自责,活着的时候不知道珍惜,死了才追悔莫及,苏凡真的很后悔没有对她们好一点,这也成了苏凡心中最大的遗憾。

苏凡渡劫之时,正是因为这份遗憾涌起,才会被心魔侵蚀,葬身在天劫之中。

只是,让苏凡万万没想到的是,自己竟然阴差阳错的重生回到了地球时代。

意识到这个事实,苏凡的眼中闪出了一抹精光,前世的遗憾太深,今世,他定要好好弥补。

想到这,他立即弯腰,准备扶起唐梦竹,但他的手刚伸出,唐梦竹却如同见了鬼一样,惊恐地蹬着腿往后挪去。

看到自己老婆如此惊慌又凄惨的模样,纵横仙界不可一世的九霄仙尊,眼中都不自觉氤氲出了雾气。

"老婆,对不起。"

五个字,道出了苏凡沉淀千年的心声。

可唐梦竹听了,却是怀疑自己耳朵出问题了,她不敢置信地看着苏凡,支支吾吾地开口道:"你说什么?"

苏凡郑重道:"对不起,让你受苦了。"

唐梦竹这下真愣了,过了好一会儿,她才会回过神,慌张道:"没关系,我去做饭了。"

说着,她立马起身,往厨房跑了去。显然,她并不清楚苏凡是哪根筋搭错了,她对苏凡还是一如既往的畏惧。

苏凡无奈地叹了口气,随即看向了自己四岁多点的女儿。

"果果,来,让爸爸抱一抱。"

前世苏凡没让苏果果感受到半点父爱,现在他要用心去弥补。

"呜呜呜,妈妈。"

苏凡寻常的一句话,却把苏果果吓得嚎啕大哭,她一边哭一边往厨房跑去。

苏凡知道自己以前是个人渣,但此刻重生回来,他才感受到,原来自己在老婆和女儿心中,简直就是个恶魔。

造孽呀!

有些事情不能操之过急,否则只会适得其反,苏凡没有再打扰唐梦竹母女俩,而是默默地走到客厅沙发上坐了下来。

轻轻地运气,苏凡才发现自己体内可以毁天灭地的法力消失了,他的神通,元神,法宝,也全部没有了。

也就是说,他现在就是一个凡俗夫子。

不过,苏凡并不气馁,虽说他修为不在,但他记忆尚存,他脑海里有数不尽的功法,再加上他资质本就是天赋异禀,只要他加以修炼,达到曾经的辉煌也只是个时间问题。甚至,只要弥补了心中的遗憾,他就可以突破自我,成为永恒仙帝。

傍晚五点半,唐梦竹在厨房忙完了,她熟练地解开了围裙,走出厨房,对着沙发上的苏凡轻声道:"饭菜做好了。"

苏凡起身来到餐桌旁,看到一大桌子菜,不由地问道:"怎么做这么多菜?"

唐梦竹轻轻道:"你不是说你好兄弟要来,让我好好招待吗?"

正说完,门铃声刚好响了起来,唐梦竹立马跑去开门,紧接着,一个风度翩翩贵气十足的青年走了进来。

他叫吴昊,在中海四少中,算是仅次于苏凡的存在。不过他的才能和本事,却远胜过苏凡。

见到吴昊来了,苏凡并没有搭理,对他来说,尝自己老婆做的家常菜比什么都重要,他坐在餐桌旁,一边吃菜一边情不自禁地赞叹:"味道真不错。"

吴昊从进门后,目光就黏在了唐梦竹身上,眼神非常露骨,因为唐梦竹真是太美了,她五官精致,身材窈窕,成为人妇后,她的美丽不但没减少,反而多了一份成熟的韵味。

唐梦竹的美,无人能拒绝,包括吴昊。

见吴昊直勾勾盯着自己,唐梦竹非常不自在,但她还是很客气地说了句:"吴少,坐下吃饭吧!"

吴昊略带急迫地说道:"嫂子,我们俩出去吃吧!"

唐梦竹闻言,瞬间愣住了,她完全不知所措。

苏凡脸色微变,看向吴昊,沉声道:"你什么意思?"

吴昊走到苏凡身边,坐了下来,微笑着说道:"凡哥,中午在酒桌上你不是答应了我,让嫂子陪我一晚吗?放心,我一定会帮你好好照顾她的。"

一旁的唐梦竹,听到这话,顿时如遭雷劈,她刚才还纳闷苏凡怎么会突然转性向她道歉,原来,这畜生是要做天理不容的事,以前的苏凡再坏,起码不会把老婆送人,可是现在,他已经丧心病狂了。

唐梦竹万念俱灰,她的眼中,流下了绝望的泪水。

砰!

就在唐梦竹眼泪滴落的瞬间,苏凡突然抓着吴昊的头,朝桌上猛地一撞。

顿时,吴昊的脑门破开,血流满面。

0 第二章 一千万
这血腥一幕,吓坏了唐梦竹和苏果果,两人紧紧依偎在一起,惶惶不安。

苏凡盯着吴昊,冷声道:"下次再敢打我老婆主意,我弄死你,滚!"

说完,苏凡揪着吴昊的头发往大门口一甩。

砰!

吴昊摔倒在地,狼狈不堪,他脑袋有片刻的眩晕,心里更是震荡得厉害,他强忍着剧烈的痛苦,从地上站了起来,随即,他看向苏凡,目中有震惊和愤怒,他抿了抿唇,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转身离开了。

出门的一瞬,吴昊的眼神瞬间变得无比阴沉。

屋内,苏凡见吴昊走了,他立刻来到唐梦竹身边,安慰道:"对不起,以后绝不会再有这种事发生。"

直到这时,唐梦竹才反应过来,苏凡打吴昊,似乎是在保护她。

唐梦竹的神色缓和了不少,但仍然是心有余悸,她眼眶微红,看着苏凡,小心翼翼道:"你真的答应过吴少让我陪他一晚吗?"

苏凡听到这,忽然沉默了,过了一会儿,他才回道:"我不记得了。"

这件事,苏凡是真的没印象,前世的今天,苏凡完全处于一个醉酒断片的状态,他根本不记得前世在酒桌上吴昊和自己说过什么。

按理说,他就算再糊涂,也不至于把老婆送给别人。

吴昊...

苏凡细细回想着这个人,前世的吴昊,在苏家破产前,和他亲如兄弟,苏家破产后,吴昊就彻底换了副嘴脸,对他只有嘲讽和打击。

不止是吴昊,其他那些人,一个个也是背叛他,欺凌他,迫害他。

他的老婆和女儿,更是落得了一个凄惨无比的下场。

"这一世,我定让你们颤抖!"苏凡心中暗想,眼里不由射出了凛冽的寒光。

唐梦竹触到苏凡冰冷的目光,她吓得浑身一哆嗦,她不敢再多问,连忙道:"我去收拾桌子。"

说着,她就立即去清理饭桌的血迹和污渍。

晚饭后,苏凡陪着唐梦竹和苏果果一起在客厅看喜羊羊,苏凡知道,自己想要改变在老婆和女儿心中的形象,就必须好好跟她们相处。然而,他不知道,有他在,苏果果看动画片都不自在,不敢笑出声,唐梦竹更是坐立不安。

"你今晚不出去吗?"氛围僵了许久,唐梦竹终于忍不住,对着苏凡问出了声。

以前的苏凡,就是夜店王子,他每个晚上都要出去浪,夜不归宿是家常便饭。

听了唐梦竹的话,苏凡柔声回道:"不了,我在家陪陪你们。"

唐梦竹听了这话,没有觉得感动,反而更加忐忑,她一脸紧张地握着手机,如坐针毡。

"谁?"

正在认真看电视的苏凡,忽然感受到窗子外有动静。立即,他就起身朝着门外窜了出去。

来到别墅院子内,他目光如炬地盯着一个黑暗角落,冷冷开口道:"别躲了,出来吧!"

苏凡身为九霄仙尊,虽说他的修为不在了,但敏锐的感知力却是犹存,周围有点风吹草动,自然瞒不过他。

他话音落下,便有一个中年美妇人从花丛里颤巍巍地钻了出来。

"女婿,是我。"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唐梦竹的妈妈,熊翠兰。

熊翠兰在外也是一个强势的主,但在苏凡面前,她就是见了猫的老鼠,她非常惧怕苏凡,以前她来看女儿,被苏凡撞到,下场非常惨,所以后面她想见女儿,都是趁苏凡不在家偷偷来的,这次却被苏凡逮了个正着,熊翠兰真是吓得心肝都在颤。

"对不起,是我想我妈了,我让她过来的。"

苏凡还没说话,唐梦竹突然从客厅跑了出来,跪在苏凡面前颤声道,她非常害怕自己的妈妈受到责罚,只能这样解释。

见状,苏凡立刻扶起了唐梦竹,心疼道:"你这是干嘛,我又没怪你,赶紧回屋吧,外边冷。"

说完,苏凡把两人一起迎进了别墅。

有惊无险,这次苏凡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变,熊翠兰受宠若惊,可面对苏凡,她就是忍不住惊慌打颤,到了客厅,她还是什么话都不敢说,只浑身僵硬地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唐梦竹也一样,绷着神经不知所措。

整个客厅的氛围,要多尴尬有多尴尬。

苏凡这才意识到,老婆,女儿,还有丈母娘,都把自己当成了瘟神,有他这尊瘟神在,唐梦竹和熊翠兰恐怕一晚上都蹦不出一个字。

想到这里,他便识趣地道了一声:"你们聊吧,我上楼休息了。"

苏凡上楼后,唐梦竹一直紧绷的神经才终于松了下来,她长呼了一口气,然后对着熊翠兰小声责备道:"妈,我不是跟你说了苏凡在家,让你别过来吗?"

熊翠兰解释道:"你说的时候已经晚了,我已经到了,我这不是想着,在外边等他走了再进来吗?哪知道会被发现。"

唐梦竹无语道:"你这么急着过来,是有什么事吧?"

熊翠兰不好意思道:"嗯,急事,你也知道,你爸公司不景气,他几个月前借了一笔高利贷,想着周转一下,可是这钱一直还不上,现在追债的人都堵到家里去了,说再不还钱,他们就要打断你爸爸的腿。"

唐梦竹赶紧问道:"借了多少呀?"

熊翠兰伸出五根手指,说道:"五百万。"

唐梦竹瞪大眼睛,难以置信道:"五百万?这么多,那可怎么办啊?"

熊翠兰苦恼道:"是啊,我到处去借,但现在没人肯借钱给我了,我这不是没办法,才来找你的吗?女儿啊,你能不能帮帮爸妈啊?"

唐梦竹蹙着眉,说道:"我哪有钱啊,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没工作,每天都待在家,别说五百万了,就算是五百块我都没有。"

熊翠兰疑惑道:"苏凡从来没有给过你钱?"

唐梦竹摇头道:"没有。"

熊翠兰耷拉了脸,忧伤道:"梦竹,我和你爸只有你这一个女儿啊,你不帮我们谁还会帮我们,你一定想想办法啊,不然你爸会被人打死的。"

唐梦竹一向孝顺,这件事她当然想帮忙,可她根本没办法,虽然她每天住大别墅,但苏凡从不给她钱,柴米油盐日用品都是专人配送的,她在这个家充其量就是个免费的佣人。

"妈,我也不想爸爸出事,但我真的是帮不了忙。"唐梦竹无比苦楚地说道。

熊翠兰也知道唐梦竹的难,但她不死心,她把目光盯上了客厅的古董花瓶和字画,悄声说道:"这里的古董肯定都是真的,我等下偷偷藏几件走,是不是能抵不少钱?"

一听这话,唐梦竹吓坏了,她赶忙对着熊翠兰紧张道:"妈,你怎么能说出这种话,这要是被发现了,你就..."

正说着,唐梦竹的目光,瞥向了楼梯口,只见,苏凡正站在楼梯上,直勾勾地看着她。

唐梦竹瞬间吓懵了,她说到一半的话,戛然而止。

熊翠兰也顺着唐梦竹的目光看向楼梯口,一见苏凡,她直接惊得浑身打哆嗦,魂都飞了。

在二人惊恐的注视中,苏凡慢慢走下楼梯,来到唐梦竹和熊翠兰身前,随即,他掏出了一张银行卡,递给熊翠兰,并开口道:"妈,这卡里有一千万,你拿去用吧!"

0 第三章 苏凡的面子
这种情况下,苏凡应该是动手打人,可他不但没有,反而送上了一千万的银行卡。

事出反常必有妖,熊翠兰震惊,更惶恐,她不敢接这卡,只慌慌张张解释道:"女婿,你别误会,我不缺钱,更不可能拿你家东西,我刚才是在和女儿开玩笑呢!"

苏凡没有揭穿熊翠兰,而是温和道:"没事,这钱是我孝敬你的,拿着吧。"

熊翠兰怎么可能相信苏凡这么好心,她只觉得有诈,冷汗都给吓出来了,她连连摆手,心虚道:"真不用,女婿,我还有事,先走了。"

说着,她撒腿就跑出了别墅。

苏凡没想到,丈母娘这么怕自己,他很无语,不过他没去追熊翠兰,而是把卡递给唐梦竹,并开口说道:"老婆,这钱你拿给咱妈吧!"

熊翠兰都不敢收这张银行卡,唐梦竹就更不敢了,她了解苏凡,这卡里就不可能会有钱,就算有钱,她要拿了,那她一家人下场只会更惨,所以她赶紧拒绝道:"我妈不会要的,谢谢你的好意。"

顿了下,她又说道:"太晚了,果果明天还要上幼儿园,我先带她睡了。"

说完,她立马抱着苏果果逃离了客厅,去了自己的卧室。

苏凡这下更加深刻地意识到,自己在她们心里的印象已经根深蒂固了,他的一番好意也会被过度解读,想要改变这种局面,还需要慢慢来啊!

苏凡无奈地收起了卡,回了二楼的主卧,结婚五年,苏凡和唐梦竹一直都是分房睡。

来到床上,苏凡没有睡觉,而是盘腿而坐,闭目修炼。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大早,苏凡下了楼,发现唐梦竹已经做好了早饭。

"早呀!"苏凡和唐梦竹打了个招呼。

唐梦竹几乎没在早餐期间见过苏凡,今天突然见苏凡起这么早,她很惊讶,也很不习惯,她看了眼苏凡,弱弱地回道:"早上好。"

吃完早饭,苏凡对苏果果温和道:"果果,今天爸爸送你去幼儿园吧?"

苏果果一听这话,顿时吓得缩到了唐梦竹怀里,带着哭腔道:"妈妈!"

唐梦竹当然知道女儿的想法,她连忙对苏凡说道:"果果的幼儿园有专车接送,不用我们送的。"

苏凡无奈道:"好吧。"

没多会,苏果果就被专车接走了。

早上八点半,唐梦竹收拾了厨房,搞好了卫生,就轻轻来到了苏凡身前,她低着头,很不自然地小声开口:"老公,我能不能求你个事。"

在唐梦竹心里,苏凡一直是魔鬼,她从不叫苏凡老公,这是她第一次叫老公,因为她有求于苏凡。

苏凡看着唐梦竹道:"什么事?"

唐梦竹抿嘴道:"我想去看看我爸妈,你能不能让我出去一下?"

以前唐梦竹不敢提这种要求,但现在,她看苏凡没喝酒,说话也破天荒的和气,再加上,她真的非常担心自己的父母,她怕父母出事,所以她想回家看看,这才鼓足了勇气请求苏凡。

一听这话,苏凡才想起,自己以前规定了唐梦竹不准出别墅的院门,立即,他就回道:"以后你想去哪就去哪,这是你的自由。"

唐梦竹不敢相信,问道:"真的吗?"

苏凡点头承诺道:"当然,我说话算话。"

唐梦竹如置梦境,她觉得不现实,但她还是赶忙道:"谢谢,那我现在就走。"说着,她立刻朝着门外走去。

"等等。"当唐梦竹走到大门口的时候,苏凡忽然叫住了她。

唐梦竹僵住了身子,她非常害怕,怕苏凡反悔。

苏凡快步走到唐梦竹身边,正色道:"我开车送你过去吧!"

唐梦竹毫不犹豫,摇头道:"不用,我自己去就行。"说完,她逃也似的走出了别墅,跑出了院落,动作飞快。

此时此刻,唐梦竹就如一只被囚禁了百年的孤鸟,突然获得了自由,放飞了自我,她很开心,非常非常开心。

幸福时光小区,这是中海的一个中档小区,也是唐梦竹从小生长的地方。

四十分钟后,唐梦竹赶回了自己的家。

一进门,她就傻眼了,她的家来了一群凶神恶煞的混子,家里已经被打砸得面目全非,而她的父母,正躺在地上,无比狼狈。

看着自己披头散发的妈妈,再看了看老花眼镜都被打掉的爸爸,唐梦竹的眼睛瞬间就湿润了。

"爸!妈!"

唐梦竹惊叫,飞奔着扑到了爸妈的身前。

"梦竹,你怎么来了?"熊翠兰见唐梦竹竟能从苏家出来,她惊愕得都忘了身上的痛了。

唐梦竹心疼道:"我担心你们出事,所以特意过来看看的。"

说完,唐梦竹站起了身,直面眼前的混子,道:"你们凭什么打人啊?"

听了唐梦竹的话,人群中,一个三四十岁的男人慢悠悠走上了前。

这是一个光头,头上还有个刀疤,一看就不是善茬,他叫刘强,外号光头刘,在中海是出了名的地头蛇,专做暴力收款的脏活。

光头刘一见到唐梦竹,目光就直了,他完全忽略了唐梦竹的质问,直接猥琐地赞叹道:"小美女长的真俊啊!"

说完,他还对着唐梦竹爸爸唐建业沉声道:"你有个这么漂亮的女儿怎么不早说,让你女儿陪我两天,我可以宽限你一个月时间。"

一听这话,唐建业立刻强撑着自己从地上爬了起来,他很严肃地对光头刘道:"钱是我借的,跟我女儿无关,你别打她主意。"

光头刘目光一狠,抬脚就踹倒了唐建业,并厉声道:"不识抬举,给我打。"

立刻,一群人蜂拥而上。

"住手!"唐梦竹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爸爸挨打啊,她连忙大声喊道。

光头刘摆摆手,让大家停了动作,他笑眯眯看着唐梦竹,邪恶道:"陪哥哥两天,我就放过你爸妈,如何?"

触及到光头刘的眼神,唐梦竹很惶恐,她咬了咬牙,开口说道:"我是苏凡老婆,你最好别乱来。"

不是走投无路,唐梦竹不会搬出苏凡,现在,面对这群不讲情面的混子,她一个弱女子,根本一点没办法都没有,她只能搬出苏凡。

苏家大少苏凡,中海四少之首,在中海确实威名赫赫,光头刘听到苏凡的名字,眼神都变了。

"原来是苏凡老婆啊,幸会幸会,不过,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赶紧让你爸把钱还了,不然今天我就断了他的腿。"知道唐梦竹是苏凡的老婆,光头刘没有再打唐梦竹的主意,他重新把重点放在了讨债上面。

唐梦竹看出了光头刘态度有所转变,这就说明苏凡老婆的身份起了作用,所以她赶紧继续说道:"你能不能给我个面子,宽限几天,我保证一定会把钱给你的。"

光头刘无语地笑了笑,讥讽道:"呵呵,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名义上是苏凡的老婆,其实不过是苏家的一个小保姆,你还真把自己当成少奶奶了,给你面子?你的面子算个屁啊!"

一句话,顿时堵得唐梦竹哑口无言,她尴尬难受,却无可奈何。

"那我的面子呢?"

就在这时,一道淡淡的声音响起,紧接着,苏凡跨步从门外走了进来…

0 第四章 不服气
苏凡语气懒散,姿态随意,但他的身上却充斥着一种特别的气场,他一进门,整个房子里的氛围立刻就变得不同了。

"苏少!"

光头刘作为中海的地头蛇,他跟苏凡也算是打过交道的,所以见了苏凡,他立马恭敬地打着招呼。

苏凡冷着脸扫视了下房内的情况,随即,他看向了光头刘,不咸不淡地问道:"请问我的面子有用吗?"

光头刘很会察言观色,他看出了苏凡是想要给自己老婆出头,虽然他不理解,但他还是老实回道:"当然有用,我这就带人走。"

"撤!"

说着,他就想带人离开。

苏凡伸手拦住了他,冷了声音,道:"先别走,欠债还钱是应该的,我岳父欠你多少钱?"

光头刘如实说道:"五百万。"

苏凡点了点头,然后他掏出了银行卡,插到光头刘的上衣口袋中,并说道:"我替他还了,这卡不需要密码。"

光头刘立即道:"谢谢苏少。"

苏凡嘴角微翘,轻飘飘地说道:"钱的事解决了,接下来我们就算算你打人的事吧?"

苏凡的语气,云淡风轻,却给人一种十分强烈的压迫感。

光头刘听到这话,眼神微微一变,但在苏凡面前,他那股嚣张跋扈的劲倒是没了,他很谦恭地解释道:"是他们一直不还钱,我才动手的。"

苏凡点头道:"嗯,因为钱就可以随便打人是吧?我给你的卡里有一千万,五百万是用来还债的,还有五百万,是用来打你的。"

啪!

话音一落,苏凡毫不客气,直接一巴掌甩在了光头刘的脸上。

光头刘虽然皮糙肉厚,但苏凡力道着实不小,光头刘都被扇得嘴角渗血了。

见状,光头刘的一群小弟立刻气势汹汹地围了上来。

光头刘立刻举起手,示意他们不要动。

"够了吗?"光头刘盯着苏凡,问道。

苏凡冷笑道:"不够。"

说罢,他再次抬手,一巴掌甩了过去,这一次,力道更大,光头刘的脸,瞬间就肿了起来。

光头刘吐了口血水,沉声道:"现在够了吧?"光头刘声音压抑,胸中冒火,他的神色,已经变得非常难看。

"还是不够。"

苏凡没有客气,继续一巴掌甩了出去,狠狠扇在了光头刘高高肿起的脸上。

啪!

这一下,光头刘的嘴里直接飞出了两颗牙齿,他的人,都被打得往后踉跄了好几步。他的脸,也不成人样。

作为一方头目,光头刘向来横行霸道,高高在上,但今天,他却在自己手下面前被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扇耳光,形容如此狼狈,这让他如何受得了。

他双目通红,怒视着苏凡,眼里狠意毕现,他的身上,也爆发出了一股子令人胆寒的杀气。

此刻的光头刘,非常的可怕。

不过,苏凡并不畏惧,他还上前走了两步,逼近光头刘,轻蔑道:"你好像还不服气?想打我啊?来,你打一下试试?"

光头刘眼珠暴突,恶狠狠地盯着苏凡,那眼神,简直能吃人。

剑拔弩张,氛围凝滞。

"不敢。"过了许久,光头刘终是没有爆发,他忍着一股气,向苏凡服软了。

苏凡冷喝道:"不敢就给我滚。"

光头刘没有再停留,立即就带人离开了。

来到幸福时光小区地下停车场,光头刘终于爆发了,他直接一拳狠狠地砸在了自己的车门上。

轰!

一声震响,响彻在地下停车场。

光头刘身边的小弟,一个个也是憋屈的要死,自己的老大被打,他们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向来无法无天的他们,何曾受过这种耻辱啊!

其中有个打着耳钉的男人忍不住对着光头刘说道:"老大,为什么要阻止我们啊,刚才就应该让我们揍死他。"

耳钉男话音刚落,光头刘二话不说,直接对着他就是一脚过去。

只一脚,耳钉男就被踹飞在地。

光头刘俯视着他,怒骂道:"你知不知道他是谁?他可是苏家大少爷苏凡,你动了他,死都不怎么知道死的。"

耳钉男无言以对,其他人也纷纷低下了头。

骂了这一句后,光头刘便没有再看耳钉男,他直接坐进了自己的车里,然后掏出手机,拨出了一个电话。

电话一接通,光头刘立马恭敬地开口道:"金爷,我是小刘。"

金爷,名为金荣,在中海市算是一个手眼通天的人物,他名下的产业涉及KTV,夜总会,酒吧,赌场,他的资产雄厚,势力庞大,虽然,金荣只有五十来岁,但谁见了他,都要叫一声爷。

"什么事?"语气魄力十足,正是金爷的声音。

光头刘苦楚地说道:"金爷,我被人打了。"

听到这话,金爷不怒反笑,他带着笑声说道:"不会吧,在中海还有人敢打你,谁啊?"

光头刘严肃道:"苏家的苏凡。"

听到这个名字,金爷沉默了,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开口问道:"他为什么打你?"

光头刘解释道:"唐建业在我这借了钱,我去催债,动手打了他,当时我并不知道他是苏凡的岳父,而且我听说苏凡老婆在家里根本没地位,苏凡都不把他老婆当人,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因为这事打我。"

金爷淡淡道:"他应该知道你是我的人吧?"

光头刘一本正经道:"是的,他之前见过我和你一起。"

金爷悠悠说道:"他昨天打了吴昊,今天又打了你,好像都跟他老婆有关,有点意思。"

光头刘万分憋屈地说道:"金爷,被这样一个废物败家子打,我不服气啊!"

金爷讳莫如深道:"没事,忍忍吧,让他狂,他已经蹦跶不了几天了。"

0 第五章 一家人
赶跑了光头刘,苏凡立即转身,走到唐梦竹面前,轻声说道:"老婆,没事了。"

这一刻的苏凡,和刚才判若两人,他整个人的气场都变得温和了。

唐梦竹一直处在发懵的状态,苏凡亲自来到自己父母家,帮父母还钱,甚至教训了光头刘,这一切,都让唐梦竹难以置信,她感觉自己坠入了梦中,直到苏凡过来跟她说话,她才猛然清醒,她看着苏凡,怔怔地说了句:"谢谢。"

苏凡坦然道:"不用谢,这都小事。"

说完,苏凡看向了地上的唐建业和熊翠兰,问道:"你们需要去医院看看吗?"

两人如梦初醒,立即相互搀扶着从地上爬了起来,并连连道:"不用不用。"

虽说他们挨了打,但都是一些皮外伤,没到去医院的地步。

苏凡紧接着又问道:"还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唐建业感激道:"不用,今天你已经帮了我家大忙了,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

苏凡随口道:"别跟我客气,我们是一家人,以后你们有什么困难,尽管找我。"

唐建业无言了,他都怀疑眼前的苏凡到底是不是他的女婿苏凡,要知道,以前的苏凡可是从来不把他当人看的,现在却对他这么有礼,这变化也太大了,他一下子无法适应。

熊翠兰和唐梦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各自沉默着。

室内的氛围,微妙地尴尬了起来。

苏凡看了眼唐梦竹,随即识趣地道了一声:"没什么事,那我就先走了。"

说完,他径自离去。

苏凡来得及时,走得洒脱。

直到苏凡彻底离开了,唐梦竹一家人都还没有接受这个现实。

"怎么回事?"最先开口的是唐建业,他问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

熊翠兰也是一脸懵逼,她转头看向了唐梦竹,问道:"是啊,梦竹,这到底怎么回事啊,女婿啥时候变得这么好了?看来他昨晚要给我们钱是真的啊?"

唐梦竹比谁都懵,她现在脑子还是糊涂的,她迷惑地摇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

熊翠兰追问道:"你天天跟他住一起,怎么可能不知道呢?你老实说,苏凡是不是被你征服了,彻底爱上你了?"

唐梦竹略带苦楚地回道:"怎么可能,他昨天还打了我来着。"

唐梦竹清楚记得,昨天下午,苏凡喝醉了酒,就发酒疯打自己,要不是女儿哭着劝住了,后果还不知道怎么样。虽然过后苏凡态度有变化,但唐梦竹再自作多情,也不可能觉得苏凡会爱上自己。

熊翠兰一听这话,顿时张大了嘴,道:"啊,我还以为他改邪归正了呢,原来他还是这么暴力啊,那他今天为什么要来帮我们啊?"

唐梦竹摇头道:"这个我也不清楚。"

熊翠兰皱起眉,很心慌地说道:"这里面会不会有什么诈啊,要是苏凡因为这个钱,对我们提出各种无理的要求可咋办啊?"

唐梦竹听到这,心也沉了下来,她忘不了,苏凡可能醉酒时答应过把她送给吴昊,这事到现在还是唐梦竹心里的刺。

"别多想了,不管怎么说,苏凡帮我们解决了燃眉之急,咱们也别什么事都往坏处想,还是赶紧收拾一下家里吧!"唐建业虽然也不信苏凡会突然变好,但他懒得去多想了。

熊翠兰看了下被砸乱的家,叹了口气,就开始收拾起了屋子。

唐梦竹缓了几下,也跟着她妈一起收拾整理。

"爸,妈,我想去看看奶奶。"收拾完了房子,唐梦竹就停了下来,对着她爸妈开口道。

唐建业回道:"几年了,是该去看看了,就是不知道她会不会见你。"

在中海市,唐家虽然不如苏家,却也算得上是一个二流家族,家族企业也做得有声有色,唐建业原本也是在家族集团做事的,当年唐梦竹嫁入苏家,唐家沸腾,唐建业在唐家地位拔高,风光无两。只可惜,好景不长,因为唐梦竹在苏家没半点话语权,苏家根本没给唐家任何援助,唐梦竹一直被关在别墅中,也跟唐家没任何的来往,这让唐家老太太非常的生气。

唐建业慢慢地被家族人排挤,到最后他都被排挤出了家族集团,所以他也是没办法,才自己开了个小公司,不过生意却不景气。

这一次公司危机,唐建业找唐家人借钱,也没一个肯借给他的,很明显,家族中人都很厌恶他们一家了,特别是唐家最权威的人,唐家老太太。

唐梦竹抿着嘴,说道:"我知道,但我想试试。"

在唐梦竹小的时候,唐老太太还是很喜欢唐梦竹的,唐梦竹对老太太也是尊敬有加,嫁给苏凡后,她再没见过老太太,这一次难得能出家门,她是真心想看望老太太。

"那就去吧,不管怎么说,你也是苏家少奶奶,你身份摆在那,老太太还能真把你拒之门外吗?"熊翠兰突然忍不住,插了一句嘴。

商量了一会儿,一家三人即刻出发了。

由于公司危机,唐建业的车子都卖了,所以他们只能打车过去。

半小时后,唐梦竹一家来到了老太太的住所。

这是一座很大的老宅院,早前有开发商高价买地,唐老太太都没有卖,唐老太太是个念旧的人,她喜欢住在这里。

三人走到宅院门口,就发现,院子里站满了人,他们都是唐家人,男女老少都有,似乎,他们正在商量着很重要的事情,唐梦竹一家人站在院门前都没人发现。

"什么情况?不会出什么事了吧?"看到唐家人齐聚老宅院,熊翠兰忍不住在唐建业耳边小声嘀咕道。

唐建业没有说话,而是一脸深沉地向前走了两步,然后伸手敲了敲院子里敞开的木门。

砰!砰!

响亮的敲门声响彻宅院,立刻,院中所有人都看向了门外。

当看到唐梦竹出现在这时,里面的人脸色全都起了变化,其中有个男人,更是怒气冲冲地跑了出来,并扬手一巴掌扇在了唐梦竹的脸上。

"贱女人,你还有脸来这里!"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