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点简介:小说阅读网(www.xksjvipyd.com)是一个专业的小说资源网站。为广大书友推荐小说最新章节在线资源。小说推荐无广告无弹窗阅读:【系统流、无敌流、重生流、异世修真、校园都市、总裁豪门、历史军事、玄幻仙侠】小说资源丰富赶紧收藏。

镇国天王、小说、凌皓、蕊蕊、秦雨欣、陆跃、小说阅读网

镇国天王、小说、凌皓、蕊蕊、秦雨欣、陆跃、小说阅读网

镇国天王

小说阅读网推荐:★★★★★★★★★★★★★★

小说主角: 凌皓,蕊蕊,秦雨欣,陆跃

更新时间:2021-06-24

镇国天王小说: 更新至第 808 章

站点导航:镇国天王

站点资源:小说阅读网

小说资源: 最新更新章节 热门小说 小说排行榜 免费小说阅读 男生小说 女生小说

镇国天王小说简介内容:
西境之王,影门之主! 天降麒麟,国之大幸! 一代战神,凌皓!


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站点导读:小说阅读网(www.xszyku.com)

0 第1章 她真的是我女儿
残阳似血,黄沙漫天!

疆土西境,敌国边境线内百余公里处。

一场历时三个月的惊天战役已临近尾声,现场犹如人间炼狱,残肢断臂,尸首遍地,鲜血染红了半边天。

一名手握血影战刀的布衣青年席地而坐,在他一旁不远处是一具无头尸体。

布衣青年名为凌皓,血影战队最高统帅,西境之王!

那具无头尸体,正是敌军一号都统,狂魔战神!

刷!刷!刷!

不一会,五道身影从五个不同方向极速闪现,眨眼间来到青年男子身边,单膝下跪。

五人都是一身战衣,正气凛然,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令人窒息般的血腥气息。

“回禀督帅,敌军精锐尽灭!”为首的战衣男子恭敬开口。

他名为陆跃,是凌皓的副将!

剩下四人是血影战队四大军团长,青龙、白虎、朱雀、玄武。

“起来吧,休整片刻,班师回朝!”凌皓点燃一支香烟抽了一口。

“谢督帅!”五人同时起身。

滴!滴!

就在此时,手机消息提示音响起,凌皓从身上掏出手机看了看,是两条语音留言。

“爸爸,你…你为什么不理我,我…我是蕊蕊…我给你发了那么多消息…你…你为什么都不回我…”

“我…我好害怕,我被坏人关起来了…我找不到妈妈了…”

语音是一个小女孩发来了,能听得出来她现在正处于极度恐惧之中。

“小朋友,你发错消息了,我不是你爸爸,你是遇到坏人了吗?”

凌皓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后回了一条。

这个号码,昨天晚上就已经给他发了两条消息,内容跟这条差不多。

只不过,一直处于浴血作战中的他,根本没时间去处理这条错发的信息。

滴!滴!滴!

消息再次发了过来,小女孩已经大哭起来。

“爸爸骗人,妈妈说…这个号码就是你的,是不是蕊蕊不乖,爸爸不想要蕊蕊?”

“蕊蕊真的好害怕,听…听那些坏人说,今…今天过后,蕊蕊就再也见不到爸爸妈妈了…我真的好害怕…”

“爸爸还不知道蕊蕊长什么样吧,我…我上个月过生日拍了张照片,马上发给爸爸,爸爸一定要记得蕊蕊的样子哦…”

语音消息之后,发来了一张照片,是一个粉雕玉琢般的小女孩。

四五岁的年龄,一双大眼睛如同会说话一般,一对小酒窝显得尤其可爱。

轰!

看到这张照片后,一股滔天杀意如山洪暴发般从凌皓身上炸裂开来!

毁天灭地,直冲云霄!

这一刻,四周的空气温度瞬间将至冰点,整片虚空犹如乌云压境般令人窒息。

一旁的五名青年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满脸惊骇之色。

跟在督帅身边这么久,他们还从来没感受过这种级别的杀意!

“督帅,发生什么事了?”陆跃深呼吸了一下后开口询问。

凌皓没接他的话,拿起手机拨出了小女孩的号码。

只是,话筒里传来了无法接通的提示音。

凌皓不甘心,再次拨出,情况依旧。

“陆跃,不管你用任何办法,我要马上赶到东洲!”凌皓转向陆跃沉声吼道,浑身杀意弥漫。

“遵命!”陆跃没有任何废话,掏出手机拨打起来。

“玄武,发动所有的资源,马上让找人定位这个手机号!”凌皓接着看向其他四人报出了小女孩的手机号。

“是!”四人起身敬礼,接着赶紧忙活起来。

五分钟后,一辆越野车极速向边境线飚射而去。

“督帅,到底发生什么事?”车上,陆跃看向副驾驶上依然杀意缠身的凌皓问道。

“她真的是我女儿!”凌皓的声音冰冷刺骨,双眼猩红。

说话同时,往事一幕幕浮于脑海。

坎坷命途,年少离家,流落东洲,被郑家家主收养。

五年前的一个晚上,养父一家人被人灭门,他身中数刀侥幸逃脱,被秦家大小姐秦雨欣所救。

秦雨欣把他带到一间旅馆后不久,他便因体力不支晕死过去。

秦雨欣替他买药疗伤,直到两天后的晚上,他才恢复了一点神智。

醒来后,悲愤交加的他像个小孩一般抱住秦雨欣嚎啕大哭。

秦雨欣出于怜悯的心态,任由他紧紧的搂在怀中,她知道凌皓需要一个宣泄途径。

当时的凌皓,半昏半醒,后来发生了什么事,他没了半点记忆。

第二天醒来,秦雨欣已经离去,留下一张纸条。

告诉他,杀害他养父的人可能很快就会找到这里,让他尽快离开东洲,不要再回来。

并告知,他身上的那块龙型玉佩她拿走了,权当留个纪念。

他原本以为,秦雨欣只是自己生命中遇到的一个贵人而已,心中想着,今后如果有机会一定要报答她的救命之恩。

可当他刚才看到小女孩手上拿着的玉佩后,他便什么都明白了。

五年前的那天晚上,他做了禽兽不如的事,不仅伤害了秦雨欣,而且还让她怀孕了!

更令他悔恨不已的是,自己女儿从昨天开始就向他求救了,可他竟然以为是发错了消息!

“蕊蕊真的好害怕,听…听那些坏人说,今…今天过后,蕊蕊就再也见不到爸爸妈妈了…我真的好害怕…”

想着女儿那充满绝望的声音,他的心在滴血,无尽绞痛,恨不得抽自己几个大耳刮子!

自己不仅不是个好老公,更加不是个好父亲!

什么西境之王,影门之主,都是狗屁!

连自己的女儿都保护不了,枉为人父!

“督帅,属下五人请求跟随督帅一起去东洲!”

半个小时后,越野车冲进了一处管制机场,陆跃领着四大战将同时高呼。

一路上,他们也将事情了解了个大概,一个个身上同样是杀意滔天。

竟然有人敢对督帅的女儿下手,是想要灭九族吗!?

“陆跃跟我随行,你们四个留守西境处理善后之事,如有违抗,军法处置!”

凌皓沉声说完后,转身冲进飞机,陆跃紧随其后跟了上去。

两分钟后。

一架军用战机直冲云霄,如一道闪电般划破长空直射东洲方位。

0 第2章 来迟一步
疆土境内,东洲邻市,云城,城南。

一辆无牌商务车从一个废弃的厂区开出,随后往郊外的方向飚射而去。

商务车里,除了司机之外,还有三名纹身男子,另外是一名四五岁的小女孩。

此时的小女孩,脸色苍白,一双大眼睛里全是无尽的恐惧之色,浑身微微发抖。

“老三,你是怎么办事的!”其中那名脸上有条刀疤的男子看向那位光头沉声道。

“让你看着这小丫头,你连她身上有手机都不知道!?”

“老大,对不起,这事是我失误!”光头男子赶紧回应。

“我也没想到她这么屁点大的小孩,她妈还给她带了个手机在身上!”

“下次办事稳妥点!”刀疤男沉声回应。

“全靠我们发现得早,否则,真要被她叫来了人,我们四兄弟麻烦就大了!”

“知道了,老大!”光头大力点头。

“老大,到底是什么人要这小丫头啊?这次给的佣金这么丰厚,应该不是一般人吧?”另外那名寸头男子开口问道。

“不该问的别问,做好你自己的事就行了!”刀疤男冷声回应道。

眼神中闪过一抹深深的忌惮之色,对方的身份让他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我只是有点好奇而已。”寸头男回应道:“那老大你知道他们抓这丫头干嘛吗?”

“据说是要给另外一个小女孩做心脏移植!”刀疤男微微点头回应。

嘶!

寸头男倒吸了一口凉气:“卧槽,这么狠啊?那这小丫头不就死定了?”

“你说呢?”刀疤男扫了他一眼。

“好吧!”寸头男耸了耸双肩。

“蕊蕊不会死的,爸…爸爸一定会来救蕊蕊的…”听到两人的对话,小女孩大声哭了起来。

“你哪里来的爸爸?”光头转头看向小女孩说道。

“你本来就是野种一个,连你妈妈都不知道你爸爸是谁呢!”

“蕊蕊不是野种,蕊蕊有爸爸…”小女孩继续哭着道:“你…你们这些坏人,我…我爸爸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

“呵呵,就算你有爸爸,他恐怕早就死了,不然为什么这么多年都不来找你?”

“爸爸..没有死,他一定会来救蕊蕊的…”小女孩大力摇头:“爸爸一定会来的…”

“那你觉得你爸爸什么时候能来救你?明天?还是后天?”光头咧嘴一笑。

“可惜,你今天晚上就要动手术了,过了今晚,就算你爸爸来了,你也见不到他了!”

“不…不会的,蕊蕊一定能见到爸爸的…”小女孩放声大哭。

“行了,别逗她了!”刀疤男沉声一句后看向司机:“老四,找个没有监控的地方换辆车再走!”

“收到,老大!”司机点头回应。

……

嘎!

下午一点,一脸军用吉普停在了云城城南那间废弃的厂区门口。

哐当!

车还没完全停稳,浑身杀意弥漫的凌皓一脚踢开车门向厂区内冲了进去。

一个小时前,他跟陆跃两人刚在东洲军用机场下飞机,便收到了玄武发来的消息。

告知他,蕊蕊那个电话号码显示不在东洲,而是在东洲邻市云城郊外的一个工业园区。

所以,两人从东洲开了辆军用吉普飞驰电掣赶来了云城。

“你确定蕊蕊那个手机最后一条消息是从这里发出的?”凌皓四周扫视一番看向身后的陆跃。

整个厂房大厅里,除了几张破旧沙发和几台报废的机械设备之外,空无一人。

“确定!”陆跃郑重点头:“战部系统精准定位,不可能有误!”

凌皓眉头紧皱,随后快步走到内侧的一间房门口,抬手一挥,整块门板瞬间炸裂,木屑横飞。

呼!

当看到地上那一堆支离破碎的手机零部件后,一股滔天杀意再次从凌皓身上迸发开来。

很显然,来迟了一步!

站在他身后的陆跃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

他知道,云城这座城,即将迎来一场大地震!

凌帅一怒,横尸万里!

只有他最清楚,自己这位督帅是多么恐怖的一个人。

光是凌帅这两个字,就足以让亿万热血男儿为之疯狂和敬畏!

天降麒麟,国之大幸!

三年前,年仅二十二岁,成为营中神话,一骑绝尘!

以一敌十,横扫战力靠前的十国顶级督将,一战封神!

受命坐镇西境,组血影战队,威镇周边数国,令众宵小闻风丧胆!

两年前,再添新职,执掌境内神秘组织——影门,除暴安良,惩奸除恶!

三月前,西线敌国谋乱,率血影战队直捣黄龙,取敌军统帅项上人头,百万敌军仅剩万人!

“查!”收敛气势后,凌皓沉声交代。

“让人去协调云城警署,把从我接到蕊蕊的消息开始,到现在这段时间内,所有出入这附近的可疑车辆逐一排查一遍!”

“给他们半个小时的时间,我一定要知道结果!”

“收到!”陆跃点头后掏出手机拨了出去。

“判官什么时候能到?”待陆跃挂了电话,凌皓继续问道。

他口中的判官,正是影门的五把尖刀之一!

影门,按地理位置划分,疆土境内共分五区,每区由其中一把尖刀负责!

“给他打电话时,他正在外地执行任务,说马上赶来,不出意外的话,傍晚前应该能到!”陆跃回应。

“嗯!”凌皓微微点头。

“督帅,现在去哪?”两人再次上车,陆跃开口问道。

“让人定位秦雨欣的位置,她或许知道什么人抓走了蕊蕊!”凌皓略作思考后回应。

“好!”陆跃编辑一条消息发了出去。

滴!

五分钟后,陆跃的手机消息提示音响起,拿起来看了看。

“督帅,秦雨欣的位置确定了。”陆跃看向凌皓一副欲言又止的语气。

“说!”凌皓沉声开口。

“她现在,在云城寰宇大酒店。”陆跃深呼吸了一下后回应。

“嗯!?”凌皓转头看向陆跃,眉头微微一皱。

“或许,她只是去酒店办事也说不准。”陆跃再次深吸一口气。

“开车!”凌皓点燃一支香烟深深吸了一口,眼神冰冷,脸色阴沉。

轰!

陆跃一脚油门踩下,汽车飚射而出。

0 第3章 东区震怒
一个小时前,疆土边境,一处方圆几十公里的无人区。

两条身影如两道鬼魅般一前一后你追我赶,极速狂奔。

前面一人是一位四十岁左右的男子。

凶神恶煞,脸上还有着一条十多厘米的刀疤,触目惊心,手握一把亮闪闪的关公大刀,浑身散发出浓郁的酗血气息。

后面一人的年龄在二十六七岁的左右。

五官端正,锦衣装扮,周身杀意弥漫,手握精钢弯刀,刀身上隐约可见‘影门’二字,此刀,名曰冷月弯刀!

“判官,你已经追了我三天三夜了,为了你那点可怜的薪水,犯得着这么拼命吗?”

刀疤男跑到一条河边停了下来,一双眼神如同野兽般盯着后面的年轻人。

“屠夫,你丧尽天良,残杀无辜,罪恶滔天!”判官同时停下了脚步:“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哼!”屠夫冷哼一声:“你们影门之人,真把自己当成救世主了?”

“天下那么多恶人,你们杀得完吗!?”

“除暴安良,惩奸除恶,愿以我辈之鲜血,换一个朗朗乾坤!”判官高声回应。

“恶如你屠夫之人,影门见一个杀一个!”

“哼!”屠夫再次冷哼。

“你真以为我怕了你吗?你的队友已经走散,就凭你想杀我,简直是痴人做梦!”

“白痴!”判官眼神一沉:“行了,不跟你废话了,受死吧!”

咻!咻!咻!

话音落下,身形如一道闪电般疾射而出,手里的弯刀拉出一道道锋利无比的寒芒。

“想杀我,就看你有没有那本事了!”屠夫暴喝一声,双手挥动,关公刀呼啸而出。

叮!叮!叮!

现场响起一阵刺耳的撞击声,火星四射,刀势横飞。

嗤!

两人对攻十多个回合后,判官闪身躲开屠夫的一记刀势,手腕一翻,弯刀在屠夫的腰际处拉开一道十多公分的血口,血箭喷涌而出。

“嗯?你竟然伤到我了,真是该死!”

屠夫怒吼一声,关公刀快速朝判官肩膀处斩落而下,势如破竹。

叮!

判官瞳孔微微一缩,身形极速往一旁闪开半个身子,同时抬手挡了出去,再次响起一道清脆的撞击声。

蹬!蹬!蹬!

由于是被动应招,判官被屠夫那狂暴的力道震退了五六步的距离,手臂上传来一阵发麻的感觉,身上的气息稍显紊乱。

随后,屠夫也没急着再次出手,从身上撕下一块碎布处理血口。

叮铃铃!

就在这时,判官身上的卫星电话响了起来,他的脸色随之微微一变。

这个电话只有少数人知道号码,专门用来处理紧急事务之用,此电话响起,必有大事!

“我是判官,哪位?”判官扫了一眼屠夫,见他并没有出招的意思,拿起电话接了起来。

“我是陆跃!”电话那头传来陆跃沉重的声音:“督帅女儿被抓,生死未卜,速来云城!”

“什么!?”判官大声喊了出来,同时一股令人窒息的冷意从他身上迸发开来。

竟然有人敢抓督帅的女儿,这是想被灭九族吗!?

“给我几个小时,马上到!”

挂了电话后,判官抬头看向屠夫:“我没时间陪你玩了,下辈子,记得做个好人!”

轰!

话音落下,身上的气势瞬间暴涨,比之前要强上好几个量级。

紧接着,身形如炮弹般弹射而出。

手腕同时翻转,冷月弯刀在虚空中拉出无数道寒芒,凝成一个锋利无比的刀势网朝屠夫袭杀而出。

“嗯!?”

屠夫当即便感觉到一股森寒的杀意将自己笼罩了起来,瞳孔缩成了针眼般大小。

他有自知之明,凭自己的实力,绝对不可能接得下这一招!

有心想要躲闪,但发现自己所有退路都被漫天刀芒封死,退无可退!

嗤!嗤!嗤!

无尽刀芒尽数没入了屠夫身体,现场再次归于平静,只闻山风呼啸。

咚!

下一刻,屠夫直挺挺倒了下去,浑身被染成血人一个。

“好…好强…”艰难的说出几个字后,双腿一蹬,没了气息。

呼!

判官没再看屠夫一眼,转身朝来路狂飙而去。

同时掏出卫星电话拨出一个号码,电话接通后,大声吼道。

“通知东区三星以上所有成员,不管他们在什么地方,也不管他们在干什么,全部在第一时间赶往云城!

“违者,斩!”

随着他这一声令下,影门东区凡是三星以上人员,纷纷停下手中之事,尽数朝云城赶去。

这在影门历史上,史无前例!

一时间,东部区域内,各方势力人心惶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大事!

云城,寰宇大酒店,808套房内,一男一女坐在沙发上。

男子二十八九岁的年龄,名牌加身,器宇轩昂,左手叼一支雪茄,右手端一杯红酒。

女子拥有一副让上天都嫉妒的绝世容颜,二十四五岁芳龄,五官精致,身材妙曼,凝脂般的肌肤吹弹可破。

正是有着东洲第一美女之称的秦雨欣,也是蕊蕊的母亲!

此刻的她,双眼泛红,满脸愁容,浑身还隐隐发颤。

“涛…涛少,求…求求你帮我找找我女儿…”

秦雨欣起身后给公子哥跪了下去,声音哽咽。

“呵呵,秦雨欣,你应该没想到,你会有求我孙明涛的一天吧?”

公子哥抽了一口雪茄朝秦雨欣脸上喷了过去。

“你不是很傲娇的吗?你不是一向看不惯我这种公子哥的吗?”

“我踏马的追了你三年,连你有个小野种都不嫌弃你,可你连正眼都没看过我一眼!”

“你现在这是怎么了?怎么低下了你高傲的头颅了?”

“涛少,你怎么说我都好,只求求你帮帮我...”秦雨欣梨花带泪,一边磕头一边开口。

“除了你,我找不到其他能帮我的人了…求求你…”

“你真的想让我帮你?”孙明涛一双眼神在秦雨欣身上肆虐了一番:“那我有什么好处?”

“只…只要你能帮我找到女儿,你让我做什么都行…”秦雨欣浑身颤抖。

她自然知道对方的所图,但她没有任何选择!

女儿几乎就是她的全部,为了找到女儿,她可以放弃所有!

包括尊严,身体以及生命!

0 第4章 无尽委屈
“真的做什么都行?”苏明涛邪笑一声。

“真…真的…”秦雨欣颤声回应。

“哈哈,敬酒不吃吃罚酒,真是个贱货!”孙明涛冷笑一声,紧接着语气一沉。

“想让我帮你找那个野种也不是不行,两个条件!”

“第一,马上坐到我身边来,今天让我先尝点甜头。”

“第二,帮你找到那野种后,你必须无条件陪我一个月,随叫随到!”

“我…我答应你…”秦雨欣贝齿紧咬点了点头。

“那还不快坐过来!”孙明涛拍了拍身旁的空位:“先来给我按摩按摩!”

“让我舒服了,我马上打电话让人帮你去找那个野种!”

“希望你说话要算话…”秦雨欣再次深呼吸一下后起身来到孙明涛身边坐了下去。

“贱货,来吧!”还没等秦雨欣完全坐下,孙明涛一把便将她搂进了怀中。

轰!

就在这时,房门如同纸糊的一般炸裂开来,木屑漫天飞舞。

随后便见凌皓的身影出现在了房门口,双眼冰冷,怒火滔天,就那样一言不发的盯着沙发上的两人。

“啊…”反应过来的秦雨欣惊叫一声从孙明涛怀中挣脱开来。

“草,什么人敢坏本公子好事,不想活了?”孙明涛怒声喊了出来。

而秦雨欣在认出凌皓的那一刹那,浑身哆嗦起来,眼泪水不停在眼眶中打转。

瞳孔中闪现出极其复杂之色,有震惊,有怨恨,有委屈,隐约还有一丝期待。

怎么是他!?

这个毁了自己一生的男人,怎么会突然出现了!?

五年前的那一天,自己好心救了他一命,可却被他夺走了自己最宝贵的东西。

作为东洲第一美女,而且又是秦家大小姐的她,原本有着非常美好的前途!

可从那天开始,一切戛然而止。

当她知道自己有身孕时,已经是三四个月时间过去了。

她不忍心剥夺肚子里小生命的生存权利,所以顶住一切压力生了下来。

这五年来,除了自己妹妹之外,她受尽了所有人的冷热嘲讽,甚至包括自己的父母都不能理解她。

而原本想借她的婚姻,傍上东洲四大家族之一陶家大腿的爷爷,一气之下把她们一家四口赶出了秦家大院。

她跟父亲原本都在秦氏集团上班,如此一来,两人同时失业了。

其实,以她和她父亲的能力,完全可以找份不错的工作养活一家人的。

但陶家大少爷放话东洲,如果谁敢聘用他们,就是跟陶家过不去,导致她跟父亲的求职四处碰壁。

无奈之下,她父亲只好三番五次去求秦家老爷子。

估计老爷子最后被烦得不行了,勉强让他们俩在秦氏集团下属的云城分公司里做了普通的小职员,拿着微薄的工资苟延残喘。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她们一家四口从东洲搬迁到了云城。

这样的日子,时间长了,她也慢慢习惯了,只要女儿能健健康康长大,她别无他求!

可是,上天再一次跟她开了个天大的玩笑,自己女儿竟然失踪了!

这对她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她感觉自己的天都塌了!

“蕊蕊出事了,你不知道吗?”凌皓深呼吸了一下后语气冰冷的看着秦雨欣。

当他走进房间,看到两人在沙发上抱在一起的那一刻,心中的怒火几乎要将他的五脏六腑全部焚烧。

原本对秦雨欣的愧疚心理,在这一刻全部化为乌有!

女儿被人抓走,生死未卜,做母亲的她,却在酒店跟男人搂搂抱抱!

他再没想到秦雨欣竟然是这样一个人!

如果不喜欢小孩,为什么要生下来让她受罪!

“草,你就是雨欣那个野男人啊?本公子在跟你说话,你踏马没听到吗?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

看着凌皓压根就没正眼看自己,孙家大少爷气得冒烟。

自己可是堂堂云城排名第二的大家族,孙家的大少爷,竟然被人直接无视了,是可忍孰不可忍!

嘭!

他的话音未落,一股劲风扫过,便见他如皮球一般飞了出去。

撞在后面的墙壁上后重重摔落在地,张嘴喷出一大口鲜血,龇牙咧嘴痛喊起来。

“草,你踏马还敢打我,我跟你发誓,不扒了你的皮我就不姓孙,我…”

“扔出去!”凌皓依然没看他一眼,一双眼神紧紧盯着秦雨欣。

“是!”陆跃进入房间。

“你想干嘛?你如果敢动我,我一定杀了你!”看着朝自己走过来的陆跃,苏明涛再次嘶吼起来。

啪!啪!

陆跃抬手抽出两记耳光:“不想死的话,马上给我闭嘴!”

说完后,拎起苏明涛往门口走去。

路过凌皓两人身边,张了张嘴,一副欲言又止的语气。

“督帅,救蕊蕊要紧,其他事以后再说!”

话音落下,人已在房门外。

“我在问你话,你没听到吗?”凌皓继续深吸一口气看向秦雨欣冷声开口。

“你不管女儿,我不怪你,你告诉我,到底谁抓了蕊蕊,我去救人!”

啪!

他的话音未落,秦雨欣眼神冰冷的走到他跟前,抬手扇出了一记耳光。

以凌皓的身手自然还是可以躲开的,但他站在原地纹丝未动,就那样冷冰冰的盯着秦雨欣。

“你是我什么人?你有什么资格这样跟我说话!?”

秦雨欣大声哭喊起来,眼泪水如下雨般滴落而下。

“五年了,你知道我过的是什么日子吗?”

“你以为,我今天来找孙明涛,是来跟他幽会吗!?”

“我秦雨欣在你眼里,就是那样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你不仅是在侮辱我,还在侮辱你自己!”

“我真的很后悔,五年前为什么要多管闲事去救你,如果没有那件事,我也不会沦落到今天这般境地!”

“你现在回来了,不分青红皂白就以那种口气来质问我,你凭什么!?”

“蕊蕊是我的女儿,跟你没有任何关系,她的事不用你操心!”

“从今以后,不要让我再看到你!”

哭喊到最后,声音已经沙哑,整片胸襟都被泪水浸透,一副极度痛苦之色。

话音落下,一把推开凌皓来,双手掩面,浑身发抖,快步向门口跑去。

“雨欣!”反应过来的凌皓赶紧伸手去抓她的手臂。

“别碰我,滚开!”秦雨欣大力一甩手臂,快速冲了出去。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