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点简介:小说阅读网(www.xksjvipyd.com)是一个专业的小说资源网站。为广大书友推荐小说最新章节在线资源。小说推荐无广告无弹窗阅读:【系统流、无敌流、重生流、异世修真、校园都市、总裁豪门、历史军事、玄幻仙侠】小说资源丰富赶紧收藏。

鸿蒙天帝、鸿蒙天帝小说、凌风、姜妍、凌震天、小说阅读网

鸿蒙天帝、鸿蒙天帝小说、凌风、姜妍、凌震天、小说阅读网

鸿蒙天帝

小说阅读网推荐:★★★★★★★★★★★★★★

小说主角: 凌风,姜妍,凌震天

更新时间:2021-06-24

鸿蒙天帝小说: 更新至第 4679 章

站点导航:鸿蒙天帝

站点资源:小说阅读网

小说资源: 最新更新章节 热门小说 小说排行榜 免费小说阅读 男生小说 女生小说

鸿蒙天帝小说简介内容:
十万年前,人族在仙魔大陆发展到巅峰时期,共有九大圣地,分别掌控着九大传承天书,一场突如其来的天地巨变,仙魔大陆受到毁灭性的打击,天崩地裂,生灵涂炭,其中以人族损失最为惨重,七大圣地覆灭,传承从此断绝,九大天书仅存其二。少年凌风,腾空出世,杀神魔,逆九天,战六道轮回,带领人族重回巅峰,执掌鸿蒙大道。


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站点导读:小说阅读网(www.xszyku.com)

0 第1章:九重封印
落霞山脉,地处仙魔大陆东土西南之地,自南向北延绵数万里,奇峰突兀,气候温和,在山脉最南端的向阳一侧,坐落着一座气势磅礴的古城,名为玉阳城。

朝阳初升,柔和的阳光洒向大地,将夜幕留下的寒意驱散,唤醒无数沉睡的生命,玉阳城中,人们陆陆续续起床,开始为一天的生计忙碌奔波,街道上的人影,也是渐渐的多了起来。

在玉阳城西边十几里外的一片山林内,一位赤膊上身、穿着一条长裤的少年,肩上扛着一个大沙袋,正沿着一条崎岖小道快速地朝树林深处跑去。

尽管山路崎岖,但少年却是如覆平地、健步如飞。

他叫凌风,今年十五岁,天生神力,五岁便能举起百斤重物,六岁开始炼体,十岁便冲到了炼体境第九层。

晨跑,是凌风每日的必修课程之一,从十岁到现在,风雨无阻,从不间断。

他肩膀上的沙袋,内装有星辰沙,体积虽小,但重量却超过三百斤,但这却丝毫不影响他的行动能力。

前方传来阵阵轰隆之声,似有千军万马在奔腾,周围的空气也逐渐变得湿润起来。

一炷香后,凌风停下脚步,在他前方,出现了一个宽达四十丈的水潭,波光粼粼,潭水清澈,可看数米处潭底的碎石和细沙,水潭后方是一条宽十丈,高达百丈的瀑布。

银白色的水流从百丈高的悬崖倾泻而下,如同一条从天而降的白龙,发出震天怒吼,扎进那水潭之中,溅起漫天水雾,在清晨初升的阳光照耀下,出现一条七彩的虹桥,宛若人间仙境。

在瀑布下方,有一块高出水平面两尺的巨石,在瀑布那巨大的冲击力之下,巨石顶端几乎变成了球形,光滑如镜。

凌风将肩膀上的沙袋往地上一丢,纵身一跃,一头扎进了那水潭之中,矫健的身影在水潭中扑腾起阵阵的水花,快速地朝瀑布游去,最后熟练的爬上了巨石顶端站着,双脚仿佛在石头上扎了根,不动如松,任凭那瀑布不断的冲击自己的身体。

在瀑布的冲击下,凌风身上的每一块肌肉,都仿佛被人用重锤敲打。

他咬着牙,开始在巨石上练拳……

然而,这看似自虐一般的训练,并非是凌风自愿的。

此事还得从凌风十岁的那年说起。

他十岁那年,一位穿着邋遢、浑身酒味的老头找到他,对他施展一种极为残忍的法术,将他的命根子变成了三岁时的状态,而且每天都会阵痛九次,只有按照老头给他制定的方法去训练,才能消除疼痛。

老头一共在他体内布置了九重禁制,凌风每突破一重,都会有新的修炼计划在他的脑海中浮现。

若是凌风没有按计划完成训练,体内的禁制就会发作,浑身疼痛,将他折磨得死去活来。

也正是因为这些禁制的存在,导致他的修为在炼体境第九重境界被卡了五年。

如今,这九重禁制,凌风已经冲破了八重,按照那老头的说法,当他冲破第九重禁制时,就是他命根子回复之日。

此秘密,只有凌风一人知晓,老头不让他告诉任何人。

所以,为了自己,这些年来,凌风修炼都特别卖力。

“死老头,死老头,死老头……”

站在巨石上的凌风,每挥出一拳,都会大骂一声,仿佛这样做能宣泄他心中积聚已久的怨气,他如今练习的这一套拳法,也是那老头封印在他脑海之中的。

在凌风挥拳时,周围的天地灵气,都被带动了起来,不少天地灵气都被他的身体吸收进去。

半个时辰后,凌风体内似乎有什么东西被打破,一股强大的力量顿时充斥着整个身体,他身上每一块肌肉都膨胀起来了。

“啊!”

凌风仰天大吼,一股强横的气势在他体内爆发而出,在他身体周围一米范围内形成了一个气场,将周围的瀑布隔开了。

片刻后,凌风身上的气息才渐渐收敛。

“哈哈哈,我终于冲破第九重禁制了!”

凌风激动得仰天长啸,却发现并没有恢复。

“可恶,死老头,居然敢骗我,你给我滚出来!”

凌风那愤怒的声音在山谷内回荡着,此刻他很想将那老头碎尸万段,挫骨扬灰。

“臭小子,不错啊,竟然这么快就突破九重禁制,有资格成为我的弟子了,我会派人来接你的!”

一个苍老的声音在凌风脑海之中回荡起来。

凌风的怒吼声戛然而止,他回过神来,对着天空破口大骂:“死老头,我草你祖宗十八代,你他娘的不得好死,喝水被呛死,吃东西被毒死,走路被车撞死……”

凌风把自己几乎能想到的脏话都骂了出来,他怀着满腔的怒火,跳进水中,游到岸边。

就在此时,他感觉自己的眉心居然在发烫,他伸手摸了一下,感觉很烫手。

他低头朝着自己在水中的倒影看去,发现眉心处出现了一个印记,那印记是一把灰色的小剑。

“怎么回事?”

凌风用手猛的擦拭,想要将那印记擦掉,但是却无济于事。

片刻之后,那灰色的剑印渐渐消失。

“终于消失了!”

凌风缓缓的舒了一口气,刚才那剑印出现的时候,他内心之中,居然涌起一股强要毁灭一切的冲动。

片刻之后,他的情绪渐渐变得稳定,俯身将之前丢下的沙包扛上,沿着原路狂奔回去。

当凌风快要回到玉阳城时,一道流光呼啸而来,悬浮在半空,这是一位身穿白色道袍的青年男子,脚下踏着一把青色的飞剑。

飞剑散发着淡淡的白光,完全违背了常理,就这么载着一个人漂浮在半空之中,那站在飞剑上的人,眉清目秀,衣袂飘飘,看起来无比的潇洒。

“飞剑?神仙?”

凌风双眼瞪得大大,他在眼前这个青年身上,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压迫感。

“跟我走吧!”

那青年淡淡的看了凌风一眼,可能是患了脸部肌肉瘫痪症,面部看不出任何的表情,声音也显得有点冷。

凌风死死的盯着眼前这白袍青年,一脸警惕的说道:“你就是那老头派来的人?”

白袍男子没有回应,脚踏飞剑,一晃就来到了凌风面前,伸手抓住他一条手臂,而后带着他冲天而起。

“放开我,我不想走……放开我……啊啊啊……我还没有和家人道别呢!”

天空之中的剑光,忽然掉头,朝着玉阳城飞去。

一炷香之后。

玉阳城唐家的会客大厅门口。

凌风与他的父母道别。

他父亲凌震天身材魁梧,长发乌黑,双眉如剑,斜飞入鬓,自然而然地带有一种莫名的冷厉和杀伐之气!眼如鹰隼,厉光闪烁,只从眉宇之中流露的威势,就给人一种很强大的压迫力。

他母亲姜妍,则是一个非常美丽的少妇,身材窈窕,肌肤晶莹,面颊生晕,柳眉凤眼,雍容华贵,魅力动人,此刻依靠在凌震天的怀里,已经哭成了泪人。

凌风长这么大,还从未出过远门,此次竟然要离开他们,去数万里之外的玄剑宗,姜妍一时间难以割舍。

凌震天看着凌风,目光深处,也同样有着隐隐的不舍。

“爹,娘,再见,待孩儿修炼有成之后,就回来看你们!”

凌风对父母挥挥手,然后转身对那白袍青年说道:“师兄,走吧!”

那白袍青年走到凌风面前,拉着他的手,然后祭出飞剑,带着凌风冲天而起,刹那间就消失在天际。

“天哥,真是苍天有眼,风儿竟然被玄剑宗的人给看上了,若是将来他学成归来,定能帮你报仇!”

姜妍抹掉脸上的泪水,抬起头看着凌震天,美眸之中也是出现了一丝期待。

“玄剑宗?报仇?谈何容易啊!”

凌震天微微叹息一声,然后便扶着姜妍,走回了屋内。

0 第2章:玄剑宗
玄剑宗坐落在落霞山脉深处,领地内最高的两座山峰,要数青云峰与紫云峰了。

两座奇峰都高达数千丈,如利剑一般直插云霄,山顶银装素裹,一片冰雪的世界,紫云峰顶上,终年有着紫色的云雾飘荡,青云峰顶上的云雾,则是青色的。

那些流动的云雾在山峰上缭绕、涌动,宛若仙气一般,令人心神向往,有种想要登上那云峰之巅一探究竟的冲动。

此刻的凌风,身穿着一件崭新杂役袍,背着一个包裹,跟随着那位将他带来玄剑宗的白袍青年身后,沿着一条青石小道,朝着青云峰山脚走去。

这白袍青年叫许怜山,是玄剑宗的一个内门弟子,此刻他心里很不爽,因为之前他正和自己一位心仪的师姐在玉阳城附近游山玩水,却忽然收到宗门的消息,让他在玉阳城接一个人回宗门,完全打乱了他的计划。

凌风心里也很郁闷,本来他以为自己被那该死的老头折磨了这么多年,终于可以苦尽甘来,来到玄剑宗,就算不能成为内门弟子,至少也是一个外门弟子,可没想到却成为了一个杂役,而且还是最低级的那种,实在让人气愤。

此刻,在数百米之外的一座山头之上,一个身穿青色道袍的老者,正注视着凌风。

这老者面容清瘦,不过脸色却极为红润,看不出任何的皱纹,两根长长的眉毛垂下,与那白花花的胡子融为一体,他身材消瘦,背着一把长剑,微微下陷的眼窝里,一双深褐色的眼眸,有着淡淡的精芒闪烁。

在青袍老者身后的凉亭之下,一个相貌猥琐、衣衫褴褛的老头,背靠着凉亭的柱子,一手拿着鸡腿,一手拿着酒葫芦,一口鸡肉一口酒,那表情无比惬意。

半晌之后,那青衣老者这才转身,皱着眉头,对那邋遢老者说道:“这就是你找回来的好苗子?”

邋遢老头灌了一口酒,抬头看着青衣老者,笑着说道:“不错,此子五年内就能冲开我设下的九道封印,天赋之高,意志之坚强,乃是我平生仅见!我已将天邪剑封入他体内了!”

“什么?”

青衣老者脸色微微一变,然后脸色立刻变得凝重起来:“那把凶剑,可是害死了很多人,我劝你还是放弃吧,这世间,没有人能驾驭得了那把绝世凶剑!”

“放弃?我之所以还活到现在,就是为了实现那个心愿,若不然,我死不瞑目!即便这小子死了,我还会找下一个人!”

邋遢老头脸上露出一丝狰狞之色,双眼也是瞬间变得血红,在他身体周围的天地灵气,也变得躁动起来。

青袍老者盯着邋遢老头看了半晌,最后摇头叹息。

……

不多时,凌风他们来到了一座山丘的山腰处,此地有着一座古意盎然的阁楼,此楼共有三层,白墙,绿瓦,墙角周围杂草丛生,屋顶处有着白色的雾气缭绕,正门之上挂着一个破旧的牌匾,上面写着‘珍宝阁’三个大字。

“进去吧,我在这外面等你!”

许怜山对凌风淡淡的说了一声,然后双手环抱在胸口之上,在距离这珍宝阁门口十米的地方停了下来,他在心里寻思着,等完成任务后,怎么去向那位心仪的师姐解释。

“嗯!那有劳许师兄等候了!”

凌风点点头,然后走进了珍宝阁,作为一个低等杂役,他是有资格从珍宝阁挑选一件宝物的。

中等杂役能挑选两件,高等杂役能挑选三件,就算他们如今修为低下用不了,也可以拿去卖钱!

珍宝阁内,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手里正拿着一个水晶琢磨而成的放大镜在看着一张破旧的画卷,那卷上所画的,似乎是一个体态妙曼、衣衫半裸的美女。

听到动静之后,那头发花白的老者抬起头看向凌风,最后目光落在凌风胸口的标志上,眼神微微一凝,道:“低等杂役,去初级宝库!最左边那个门口!”

凌风扭头朝着左边看去,发现左边有着一个小小的门口,连门都没有,只有一层淡淡的、如同水波一样的光幕隔着。

他迈步走进了那初级宝库之中。

当他穿过门口那光幕的一刹那,一阵恶臭顿时扑鼻而来。

“这就是珍宝阁?”

凌风捏着鼻子,看着眼前如同垃圾堆一般的宝库,有种想晕过去的冲动,这珍宝阁,与他想象之中那有着珠光宝气的宝库完全不一样。

“你有一个时辰挑选!”

那老者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这破地方居然也敢叫珍宝阁?连垃圾堆都不如!”

凌风在心里暗骂了一句,此地臭气熏天的,别说一个时辰,就算半柱香他都受不了,他捂着鼻子,小心翼翼的在这些‘珍宝’之中前行。

“哐当!”

一不小心,凌风踢倒了一个三足两耳的香炉,一些白色的液体,从那香炉里面倒出,将他的靴子给弄湿了,一阵刺鼻的气味,顿时散发出来,有如死老鼠混合臭鸡蛋的味道,让他险些作呕。

“滚开!”

凌风正准备将那香炉踢开,却感觉右脚传来一阵灼热感,他低头一看,眼睛猛然睁大,因为他看到自己的那个斗狗时被咬得千疮百孔的靴子,竟然在快速吸收那些白色的液体,那些孔洞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修复。

“卧槽,见鬼了!”

凌风以为这是幻觉,猛的给自己抽了一巴掌,顿觉自己脸上火辣辣的,疼得他直咧嘴。

“我的靴子怎么会自己修复?莫非是刚才那白色的液体?”

凌风盯着那香炉,满脸的疑惑之色,强忍着香炉散发出来的恶臭,然后将香炉拿起,找来一个布满了裂痕的瓦锅,把那白色的液体洒在瓦锅上面。

“哧哧!”

那瓦锅就好像是干燥的海绵,将白色液体快速吸收,而那锅上的裂痕,却不断的被修复。

“修复?真的能修复!哈哈,哈哈,好宝贝,老子捡到宝了,就是你了!”

凌风拿着那脏兮兮,臭气熏天的香炉,狂笑不已。

珍宝阁门口之外,那老者刚刚将摇椅铺开,正准备躺下享受的时候,却发现凌风捧着一个香炉,嘴里哼着小调从里面走出来。

“这么快?”

看着凌风怀里的香炉,那肥胖老者微微一愣,凌风进去到现在,还不到十息的时间。

“执事,我选好了!”

凌风抱着那香炉,小跑到那老者面前,此刻的心情变得前所未有的好。

“好……好臭!”

那老者闻到香炉上散发出来的味道,立刻捂住了鼻子,对凌风说道:“你赶紧出去吧!臭死人了!”

“多谢执事!”

凌风对老者微微行礼,而后转身,一脸欢喜地跑出了珍宝阁,来到那白衣男子的面前,满脸笑容的说道:“许怜山师兄,我们走吧,我找到珍宝了!”

“唔……你手上的是什么?怎会如此之臭?”

许怜山那话才说道一半,闻到了一股恶臭,立刻伸手捂住自己的鼻子,与凌风拉开了距离,等一下他还要去见那位心仪的师姐,身上若是被这臭味粘上了可不好。

“这是我刚刚得到的香炉法宝!”

一想到这香炉的逆天功能,凌风心里顿时有些自豪,本来他还担心许怜山会抢他的法宝,现在看到许怜山这样子,他心里也放松了不少。

“香炉?我看是屎炉吧?”

看着那被凌风抱在怀里的香炉,许怜山忍不住开口骂道:“给你半炷香的时间去把这玩意洗干净!”

“多谢师兄!”

凌风笑了笑,立刻冲到不远处的一个水塘旁边,开始洗了起来。

经过了数次清洗和擦拭之后,这香炉总算是不臭了,不过在池子里面,却有十几条鱼翻了白肚。

从表面上看,这香炉应该是用青铜做成的,表面长满了铜绿,炉身靠近炉口的地方,有着一道大概两寸长的裂痕,似乎是被某种锐利的物体砍出来的,在整个炉子表面,刻着很多看似奇怪的符号。

“这铜绿太影响外观了,得打磨一下!”

凌风嘀咕着,抓起一把沙子,正准备开始打磨,许怜山那冰冷的声音传了进来:“时间到了,怎么还不行?”

“差点忘了!”

凌风一个激灵,撒掉手中的沙子,把香炉小心翼翼地放进背后的包裹里面,然后跟着许怜山走了!

大概半个时辰之后,凌风跟着许怜山来到了一座山头之上。

站在此地往下看,可看到了前方云雾翻滚间,隐约间可看见几排略显破旧的茅屋。

在那茅屋跟前,是一片开阔的灵田,这些田地之上的作物刚刚收采完毕,两个身穿着杂役服的人,正顶着烈日,在田地之中劳作。

茅屋前有着一棵数十米高的大树,枝叶繁茂,一群鸟儿正在树上欢快跳跃,叽叽喳喳的叫着。

大树之下,一个身材高大的中年男子,此人左边的眉毛处,有着一处刀疤,国字脸,浓眉大眼,鹰钩鼻,络腮胡,他正躺在一张破旧的摇椅上,翘着二郎腿,一手拿着旱烟,一手拿着茶壶,嘴里哼着不知名的小调,那神态,无比惬意。

“这位师兄,不知你来我们黄龙涧有何贵干?”

那中年男子看到许怜山胸前的内门弟子标志,猛地在摇椅上站起,屁颠屁颠的跑到许怜山面前,抱拳一拜,咧嘴一笑,露出一口黄牙。

“此人乃是新来的杂役,分配给你们黄龙涧了,以后,你们黄龙涧每个月就要上交四十个贡献值的作物了!”

许怜山神色漠然,淡淡的看了那刀疤男子一眼,直接转身,而后迈步离去。

待他离去之后,刀疤男脸上的笑容也随之收敛,冷淡的扫了凌风一眼。

“凌风见过师兄!”

凌风立刻对着刀疤男双手作揖,正准备将心中酝酿已久的客套话说出,却被刀疤男给打断了。

“此地叫黄龙涧,我乃是此地的老大,你在此地的一切,都得听我的!”

刀疤男看着凌风,神色淡漠地开口,那表情,仿佛凌风欠了他很多钱不还似的,像是从茅坑里面捞出来的石头一样,又黑又臭。

“师兄说得是,师弟定当谨记!”

凌风对刀疤男微微点头,自己初来乍到,一切还是低调为好。

“嗯,算你识趣!”刀疤男目光在凌风身上瞄了一眼,而后深沉道:“把你身上的衣服脱下吧!”

“师兄你这是何意?”凌风眉头一皱,抬头看着刀疤男,心想:莫非此人有那特殊癖好?

想到此处,凌风顿觉后庭一紧,心里不禁一阵恶寒。

“还愣着干嘛?难道你聋了不成?老子让把衣服脱了!”

看到凌风那发呆的样子,刀疤男脸色猛地一沉,一股淡淡的气势,在他身上散发出来。

“师兄,你无缘无故,为何要让我脱衣?”

凌风看着刀疤男,眉头微微一皱,心中有些不悦。

“蠢货,豹哥是让你把这衣服脱下,去屋里换一条旧的,你身上这衣服是新的,可以拿去换不少东西!”

0 第3章:龙虎豹
此刻,那两个在地里干活的杂役,也都来到了树阴之下,那开口说话之人,身材消瘦,长着一张猴脸,正带着满脸的嘲笑之意看着凌风。

“凭什么?此衣乃是宗门发给我的,属于我个人之物,你无权干涉!”

凌风抬起头,此刻他的脸色也变得有些阴沉了,他在玉阳城的时候,可是有名的烂架王,和他年纪相当的人,几乎都被他打过,一般都只有他欺负别人,没有人敢欺负他,他们家的门槛,都被那些来告状投诉的家长给踏破了。

现在,他岂会惧怕区区一个杂役的淫威?

“哈哈哈哈……笑死我也!难道刚才我与你所说的话,你都没听到么?在这黄龙涧,我陈三豹就是老大,老子让你做什么,你就得做什么,别说老子让你脱衣服,就算是老子让你吃屎,你也得吃!”

看到凌风如此不识抬举,陈三豹也有些怒了,脸上的表情也随之变得狰狞起来,咬牙道:“我现在数三声,三声过后,你若是不脱……”

“我若是不脱,那又如何?”

凌风抬头,一脸挑衅的看着陈三豹。他做人的准则便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本来,他还想与这些人好好相处的,可他没想到这陈三豹,居然如此刁难他。

“这家伙脑子有问题吧?居然敢顶撞豹哥?”

那两个杂役看到如此情况,都愣了一下,在心里暗道凌风不识抬举,不过随即他们便在心里幸灾乐祸起来了,他们最喜欢看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愣头青被打了。

“好,好,好!真不错,居然敢顶撞我,既然如此,我陈三豹今日就让你知道,花儿为何会这样……”

陈三豹还没说完,顿觉得眼前一花。

“啪!”

一阵响亮的声音回荡起来,陈三豹的话语像是正在欢叫的鸭子被人卡住了脖子一般嘎然而止。

“蹬!蹬!蹬!”

陈三豹连退三步才站稳,他有蒙了,伸手摸了一下自己左边的脸颊,火辣辣的,这种感觉很久都没感受过了。

他那微颤的脸,在那两个杂役睁大的目光下,显得颇为刺眼,他不敢相信,这个新来的杂碎,竟然抽他的脸?

之前大树上叫得极为欢快的鸟儿,似乎感觉到了陈三豹身上散发而出的滔天怒意,此刻也知趣的停止叫唤,原本喧哗的山谷,顿时鸦雀无声。

那两个杂役,一脸愕然,他们没有想到,这个看起来有些腼腆斯文的小子,居然敢对陈三豹动手!

要知道,这陈三豹可是出了名的狠,许多折磨人的手段,即便是他们看来,也不寒而栗,很多新来的杂役,都被陈三豹给整跑了。

此刻的陈三豹,感觉到一股怒火从小腹升腾而起,直窜他的胸口,然后冲向他的脑门,让他感觉到整个脑袋仿佛要炸开一般,如果陈三豹头上戴有帽子的话,或许真的会出现怒发冲冠的奇景。

幽静的山谷中传来陈三豹那微显颤抖的声音:“你……你这杂碎,居然敢抽我?”

然后是歇斯底里的怒吼:“老子弄死你!”

一股强大的气势,在陈三豹的体内爆发而出。

“喝!”

陈三豹骤然化为一道虚影向凌风踢来,十几道纵横交错的腿影,完全的把凌风的身形锁定了,使人分不清哪一道腿影才是真的。

“好久没见豹哥全力出手了,没想到他这疾风连环腿,居然修炼到如此境界了!实在厉害!”

“豹哥真不愧是我们的老大!这速度比以前快了很多,看来用不了多久,豹哥就能达到炼体第九重境界了!”

两个杂役看到陈三豹展现出的实力之后,都赞不绝口。

“哼!”

凌风嘴角泛起一丝冷笑,这陈三豹在攻击力方面,或许很猛,而且这腿法使用起来,造成的视觉效果也极为震撼,可是以凌风的目光看来,却是破绽百出。

他天生神力,而且每天都勤苦修炼,修为在他十岁时,就已经达到炼体第九重境界,可以毫不客气的说,即便是在这玄剑宗,炼气境之下,也很难找出一个人来压制他了。

凌风双腿微微一曲,而后猛地腾空而起,身体快速旋转,然后右腿狠狠的抽在了陈三豹的小腹之上。

“砰!”

那漫天的腿影刹那间消失,陈三豹的身体如同破败的草人一般倒飞而回,撞在了身后的大树上,而后摔倒在地。

巨大的力量使得树木都摇晃了一下,那树上的鸟儿受惊,全都飞走了。

“啊!”

陈三豹躺在地上,捂着自己的肚子,发出阵阵痛苦的呻吟。

那两个杂役,此刻都目瞪口呆,他们无法现象,有着炼体境界第八重巅峰的陈三豹,居然一个回合就被打败了。

就在那两个杂役惊愕之时,凌风缓缓的走到陈三豹面前,一脚踩在陈三豹的脸上,伸手在自己那崭新的杂役袍上弹了弹,冷笑道:“豹哥,还让不让我脱衣服了?”

“不敢了,不敢了,饶命啊!”

陈三豹自知自己不是凌风的对手,立刻开口求饶。

“哼!”

凌风冷哼一声,而后松开了脚,而后转身走到那摇椅跟前,把背后的包裹解下,缓缓的躺在摇椅上面,闭上眼睛,手指在摇椅的扶手之上,轻轻的敲着。

陈三豹立刻在地上爬起来,伸手在肚子上揉了揉,而后战战栗栗地走到凌风面前,一脸恭维的说道:“我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了兄弟,还望兄弟莫要见怪!”

凌风缓缓睁开眼睛,瞄了陈三豹一眼,一脸淡然的道:“那以后这黄龙涧,谁是老大啊?”

“当然你是老大了!”

陈三豹立刻回应道,而后抬头对不远处那两个杂役大吼:“你们两个,还愣着干嘛呀?赶紧过来给老大按摩按摩,放松放松!”

“是是是!”

那二人不敢怠慢,都立刻走了过来,帮凌风放松起来。

“老大,你先歇着,我去给你拿点好吃的来!”

陈三豹说完,而后屁颠屁颠的冲进了茅屋。

而凌风看到这一幕,不禁在心里冷笑:看来我爹说的没错,这个世界,果然是以实力为尊!只有自己足够强大,这些人才会尊重自己,和他们说道理,那只能是浪费口水,能动手,那就尽量动手,打完之后再说。

这也更加坚定凌风成为强者的决心了。

“凌老大,舒服么?力道咋样?我叫张龙!”

凌风左手的那个猴脸杂役一脸献媚的对凌风说道,此人不但脸长得像猴子,就连身材看起来与就像是猴子一般,瘦得跟一根棍子一样,仿佛一阵风都能把他吹到天上去。

“凌老大,我叫赵虎!你是哪里人啊?你好厉害啊,居然一招就把豹哥给打败了!”这说话的是在凌风右手边的杂役。

这赵虎身材略显肥胖,一双小眼睛之中,透发着几分机灵,他双手在凌风的手臂上拿捏着,动作无比的熟练,看样子平日里也没少给那陈三豹按摩。

这两个家伙,此刻看向凌风的眼神之中,满是崇拜之色,因为他们知道,能一招就将陈三豹打败,凌风绝对有着炼体第九重的实力,这种实力,在附近十几个山头的杂役之中,至少也能排得上前十了。

很快,陈三豹便从那茅屋之中走了出来,手里端着一碟花生米和一壶酒。

“老大,来尝尝,这是我酿的酒!”

说着,陈三豹用一个杯子,很热情的给凌风倒了一杯酒,一阵奇特的味道,顿时飘入凌风鼻中。

张龙赵虎二人盯着那酒杯,双眼微微一亮,猛地噎了一下口水。

0 第4章:老子的蛋呢?
“酒?”

凌风看着酒杯之中那淡黄色的液体,微微摇头,开口看向那张龙,说道:“你喝吧!”

“我?”

张龙有点受宠若惊,然后立刻端起酒杯,仰头喝了下去,然后露出一脸满足的神色。

而在旁边的赵虎,则是一脸的羡慕。

“有这么好喝吗?”

看着张龙那表情,凌风在心里嘀咕了一声。

陈三豹看到这情况,皱了皱眉,说道:“老大,你就放心吧,我是不会给你下毒的,若是真毒死了你,我也背不起这责任!”

“呃……”

凌风脸上出现一丝尴尬之色,他没想到自己心里所想,竟然被这陈三豹看出来了。

“哈哈,江湖险恶,还是小心一点为好啊!”

凌风笑了笑,对陈三豹说道:“给我也来一杯吧!”

“好!”

陈三豹点点头,立刻给凌风倒了一杯酒。

凌风把酒杯端起,放到自己鼻子面前闻了一下,细闻之下,他发觉这酒香之中,有着一种淡淡的清香,让他有种心旷神怡之感,他眼睛微微一亮,“此酒,你是用何物酿造的啊?”

“用我们在黄龙涧种植出的灵谷,此酒名为豹子酒,我这豹子酒,在青云峰杂役界,也算是小有名气了!”

陈三豹说这话的时候,脸上流露出得意之色。

“是啊是啊,豹哥的豹子酒,可好喝了!”

张龙与赵虎也猛的点头,这酒,是陈三豹用每个月多余的灵谷酿造的。

陈三豹还没有来玄剑宗做杂役之前,家里可是做酿酒生意的,后来他妻子被一个世家公子看上,强行掳走,最后将她凌辱致死。

后来陈三豹才发誓要学武,等到修炼有成之后,就回去找那世家公子报仇。

因为灵谷太珍贵了,陈三豹一个月只能酿出一坛,张龙赵虎二人每个月都能喝到一小杯,其他的都被陈三豹拿去卖了。

“真的很好喝么?”

凌风看着张龙与赵虎那表情,而后仰头,将杯中之酒,全都倒入自己嘴里,闭上眼睛,仔细的体会了一下。

入口香醇,唇齿留香,酒液顺着喉咙涌入腹,他感觉到浑身暖洋洋的。

片刻之后,凌风这才睁开眼睛,赞叹道:“好酒!”

凌风心里有些惊讶,这就只是用低级的灵谷酿造,这口感就比他在家里喝的那些酒强太多了,若是用那些极品灵谷,或者是灵果酿造的酒,味道又会如何?

“哈哈,老大,再来一杯!”

陈三豹开怀大笑,立刻又给凌风倒满了一杯,凌风喝了他的酒,这就代表着凌风对他的信任。

凌风点点头,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连续喝了三杯之后,凌风开口道:“好了,我刚刚得到修炼心法,先尝试一下修炼那《引气诀》!”

“好的,老大你赶紧去修炼!左边那座屋子以后就是你的了!”

陈三豹指着最新最大的那一座草屋,恭敬的对凌风说道。

这草屋本来属于陈三豹的,现在凌风来了,而且实力比他强得多,他自然要让给凌风。

对于强者,陈三豹他们可是非常尊敬的,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毕竟这就是一个弱肉强食,强者为尊的世界。

“好了,你们都去忙活吧!”

凌风摆摆手,而后从摇椅上站起来,拿起自己的包裹,朝着那间最大的茅屋走去。

走进草屋之内,凌风顿时感觉到一阵清凉。

屋内的摆设很简单,一桌,一椅,一床,还有一个简陋的衣柜,桌子上摆放着一个铜制的水壶和几个倒扣的瓷碗,其余的什么都没有了。

凌风并没有立刻修炼,而是迫不及待的将香炉拿出,而后开始研究起来。

当他把水倒进香炉里面之后,再倒出来,那些水却没有修复作用了,如此情况,让他纳闷不已。

“没用了?难道有修复作用的,只是那些臭气熏天的白色液体?而不是这个香炉?”

鼓捣了一个时辰之后,都没有发现这香炉什么秘密,凌风也是泄气了,本来他还以为自己得到了一件了不得的宝贝,现在看来,这香炉只不过是一个废品罢了。

把香炉放在一边,拿起包裹里面其他的东西看了起来。

这包裹是他领杂役袍的时候一并发放的,算是他的新手礼包吧。

将包裹打开之后,只见里面放着两本书,还有三块散发着柔和白光的石头,这石头的与围棋的棋子一般大小。

“灵石?”

凌风眼睛猛地一亮,他没想到这袋子里面,还有如此珍贵的东西,立刻将那三颗灵石抓在手中把玩起来,他知道灵石乃是修仙者之间流通的货币,一块灵石的价值,相当十两金子。

就在凌风拿起灵石的时候,桌子上的香炉,一抹银光一闪而没,不过凌风并未发觉。

左手把玩着灵石,开始看那两本书,一本是《玄剑宗法规》,一本是《引气诀》。

凌风首先打开那《玄剑宗法规》看了起来,因为他害怕自己违反宗门的规定被惩罚。

不到一炷香,凌风便将《玄剑宗法规》熟记于心了,他不但是从小天生神力,而且记忆力也远超强人,几乎有着过目不忘的本领。

看完《玄剑宗法规》,凌风接着看《引气诀》。

这《引气诀》只有前面三层,可以让凌风达到炼气第三重境界,只有修为达到炼气第三重之后,才有资格得到更加高级的修炼方法。

想要成为玄剑宗外门弟子,有两种办法,第一种,修为达到炼气第四重;第二种,不管修为如何,闯过试练之路,就能成为外门弟子,享受着外门弟子的津贴和待遇。

无论哪一种方法,难度都极大。

炼气境界,是修仙者的第一个境界,此阶段的修炼者,就是要打通体内九条主经脉。

而炼体境界,在修仙者眼中,只不过是基础功夫罢了。

在炼气境之上,是筑基境界,筑基境强者的内力,是液态的,比炼气境强者的实力强很多。

“引气诀!”

凌风打起精神,认真的看着引气诀第一页的修炼方法。

这修炼方法,就是摆出一个极为难看的姿势,而后闭气,去寻找气感。

凌风死死的憋着自己的呼吸,一息,两息,三息……

一炷香之后,凌风还在忍着,按照引气诀上记载,一般人在这个时候,体内应该会出现真气了,可他依旧没有感觉到任何气感。

“坚持,坚持,我可是天才,一定能成功的,绝对不能退缩!”

凌风咬着牙,在拼命的坚持着。

如此,一直到中午时分,凌风按照引气诀上的方法,反复练习了几十次,还是没有练出气感。

中午吃饭的时候,大家都是在一起啃干粮。

在陈三豹他们的口中,凌风得知他们每个月只有三天去杂役大饭堂集中吃肉的机会,十天一次,平日里,大部分杂役,都是啃食干粮。

好在这玄剑宗的干粮并不是很难吃,毕竟这些干粮可是掺了一些灵谷做成的。

当凌风吃了一个烧饼之后,陈三豹拿出了一颗红色的蛋,笑眯眯的对凌风说道:“老大,这个是你的!”

凌风接过那蛋,入手温热,开口问道:“这是什么?”

陈三豹笑着说道:“这乃是火雀的蛋,赵虎今天在灵田里,发现一个火雀的窝,正好有四颗蛋,我们每人一颗,很滋补的,而且,还能壮阳!”

“能壮阳?”

凌风一怔,因为他身体特殊的原因,对壮阳这两个字特别敏感,他没想到,陈三豹他们竟然会给自己好东西,心里有些惊讶,随即,他对陈三豹笑了笑,道:“那谢谢你们了!”

吃完午饭之后,凌风回到屋子里面,这鸟蛋他暂时还不想吃,揭开那香炉,把鸟蛋放了进去,然后就直接修炼了。

往后几天,凌风都是一如既往的修炼,但是却依旧修炼不出什么东西来,不过他并没有放弃。

第五天早上,太阳刚刚升起。

正在修炼之中的凌风,只感觉到自己的皮肤毛孔一张一合,天地灵气朝着自己冲刷而来,一阵剧烈的刺痛感传遍了他的全身,身体的毛孔,一个一个被撕开,仿佛被针扎的一样。

很快,这些钻入身体的灵气,化作丝丝温热的气流,朝着自己的丹田位置涌去。

“成功了,哈哈,我终于成功了!”

凌风狂喜,猛的在床上跳了下来,在房屋里走来走去。

“万事开头难,只要有了气感,以后修炼就会容易很多了!”

凌风感叹了一声,而后看向桌子上的香炉,说道:“那火雀蛋可是好东西,蕴含的灵气不少,我先把它给吃了,巩固一下我现在的境界,壮大一下我体内的那股气!”

想着,凌风立刻跳下床,走到桌子旁边,将香炉拿起来。

可是,当凌风将香炉的盖子打开时,顿时傻了,那鸟蛋已经不见了,在香炉里面,只有一点红色的液体。

“蛋呢?老子的蛋呢?”

凌风一阵哀嚎,将香炉捧起来,而后朝着桌面上一倒。

“哧……”

几滴红色的液体,滴溅在桌面上,而后立刻在桌面上蔓延开来,桌面上窜起了一团火苗,吓得他连忙跳开了。

随后,周围的灵气快速朝着桌子汇聚,当火苗消失之后,桌子表面上出现了很多红色的符纹。

“这是?这是火之道纹?”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