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点简介:小说阅读网(www.xksjvipyd.com)是一个专业的小说资源网站。为广大书友推荐小说最新章节在线资源。小说推荐无广告无弹窗阅读:【系统流、无敌流、重生流、异世修真、校园都市、总裁豪门、历史军事、玄幻仙侠】小说资源丰富赶紧收藏。

都市寻宝系统、小说阅读网、都市寻宝系统小说、周中

都市寻宝系统、小说阅读网、都市寻宝系统小说、周中

都市寻宝系统

小说阅读网推荐:★★★★★★★★★★★★★★

小说主角: 周中

更新时间:2021-06-29

都市寻宝系统小说: 更新至第 4538 章

站点导航:都市寻宝系统

站点资源:小说阅读网

小说资源: 最新更新章节 热门小说 小说排行榜 免费小说阅读 男生小说 女生小说

都市寻宝系统小说简介内容:
少年周中,意外获得超级寻宝仪系统,从此寻得世间遗落无数宝藏,金钱美女源源不断。


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站点导读:小说阅读网(www.xszyku.com)

0 第1章 讨债
“砰砰砰!”

剧烈的敲门声,仿佛要把门给砸开一般。

“来了!”

周中赶紧从里屋跑出来开门,房门刚一打开就被一阵唾沫星子给淹没了。

“周中!欠着钱怎么连门都不给我们开了?这是想赖账啊!”

“你爸妈呢,什么时候还钱?”

“我上个月可就告诉你们最后期限了,要拖到什么时候啊!”

面前的七大姑八大姨站了一排,一个个横眉立目,指着周中不断的尖声呵斥,声音大的整栋楼都能听到。

周中家住在县城的老式小楼里,这种小楼都有二三十年的历史了,隔音特别不好,几分钟的功夫就有不少邻居出来围观了,然后对着周中家指指点点,窃窃私语。

周中低着头,忍受着这些‘亲戚’门的唾沫洗礼。

“周中,你别以为你不说话这事儿就能完了,你说说你们家跟我们借了多少钱?你到省城上学的时候就借,每次都是几千块钱,后来你爸打工摔伤了没钱看病,又借走了几万,这都几年了,你们打算什么时候还啊?”

周中的二姨瞪着一双眼睛,尖声质问道。

周中咬着牙,低声说道:“二姨,我们家这几年赚的钱不是都还你们了么,我们也得慢慢赚啊。”

“慢慢赚?你们那么赚得赚什么时候去?”听了这话周中二姨的升调一下提高了好几倍,震的周中耳朵都嗡嗡的。

周中难道不想还钱吗?他当然想还了,可他们一家人每个月就能赚那么多,除了吃喝用的钱,剩下的都还给他们了啊!

周中本就是县城里的孩子,家里条件一般,不过从小他的学习还算不错,一直都是班里的尖子生。于是周中父母觉得不能埋没了孩子,就借了一些钱,加上家里的一点积蓄,送周中去省城上了高中。

可是省城的生活消费实在是太高了,就算周中省吃俭用,但每个月的花销也不是家里能承受起的,于是周中父母只能又借了一些钱。

然而老天似乎跟周中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就在周中高三下半学期的时候,周中的父亲在工地打工,一不小心从楼上摔了下来,双腿和脊椎都有严重的骨折,要治疗得用十万块钱!

本来就穷困的周中家一下就完了,把县城里的房子卖掉也只有五万块,剩下的五万东拼西凑还是不够。多亏了好心的院长,见周中家实在穷的揭不开锅了,于是破例取消了很多可以节省的费用。

比如住院费等等这些医院可以在不赔钱情况下能取消的费用,这才顺利的做了手术。

而周中因为父亲的事情,一下子消沉了起来,哪还有心思学习?最后高考的时候落榜,没有考上大学。

全家人辛辛苦苦三年供他上大学,最后却落榜了,周中当时真有一死了之的冲动。可他不能死,家里还欠了大比的钱,如果他死了父母怎么办?他们后半辈子没了儿子不说,还要永远还债。

于是周中落寞的离开了省城,回到小县城里在工地打工赚钱,他知道自己这一生恐怕也就这样度过了,再也不能回到省城了。

“周中,我看当时你爸不如直接摔死,到时候还能要到一大笔的赔偿金,还了债不说你们还能过上好日子。”这时周中的小姨突然冷笑一声,满脸鄙夷的恶毒道。

周中脸色瞬间就变了,他可以忍受任何的侮辱,但绝对不允许有人侮辱他的父母!

“小姨,我因为欠你的钱叫你这一声,但你真不配当我的小姨,欠你们的钱我周中用命也会还上,但你必须给我爸道歉!”周中豁然抬起头,双眼满是坚定和怒火,一字一句的对小姨说道。

周中小姨看到周中的目光吓了一跳,这目光太可怕了,就像是丛林里饥饿的野兽一般,狰狞恐怖。但是恐惧马上变为愤怒,周中小姨一步上前,尖声呵斥道:“哎呀,怎么着不还钱你还要打我不成?我是你小姨,你还有没有点教养了?就你这熊样,怪不得考不上大学!”

其他几个姨也是一起跟着尖酸斥道:“真是没教养,没出息,你爸妈也是傻,就你这样的还花那么多钱去供上大学,做梦吧,你一辈子也就这样,你爸妈收废品,你也就是个收废品的命!”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周中真的愤怒了,一双拳头指甲都攥到了肉里,双眼冒火,用力上前一步沉声怒喝道。

“说你怎么了,你打我啊!”几个亲戚满脸不屑的看着他,根本就瞧不起周中。

这时候早上四点就出去收废品的周中父母回来了,两人穿着一身脏兮兮的衣服,累的满头大汗,手中还拎着刚买回来的豆腐脑和油条,只有一份!这是给周中买的,家里穷,但儿子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他们两个可以吃剩菜剩饭,但却舍不得儿子总吃那些。

一上楼就看到了自家门口的一幕,两人脸色一变赶紧跑了过来。

“二姐、三姐、小妹,你们怎么来了,有什么事儿我们快进屋说。”周中母亲一脸笑容的对几个姐妹客气邀请道。

“不!为什么进屋说?就在这说,你们怎么害怕丢人啊?就得让邻居们都知道知道,你们一家都是什么人,爸妈欠钱不还,儿子竟然还要打长辈,你动手打我一个我看看?”周中二姨是最尖酸刻薄的人,扯着尖嗓子大吼大叫道。

周中父亲也看出来了,这几个亲戚本来就不好惹,现在又抓住儿子对他们不恭敬这点,这事儿更是得闹起来没完,尤其是她们还不肯进屋。

于是脸色一变,对儿子呵斥道:“小兔崽子,还不赶紧给你二姨他们道歉?我平时是怎么教你的!”

周中咬着牙说道:“爸,你是没听到她们刚才说什么!”

周中二姨一脸冷笑的鄙夷道:“我说什么了?我说你爸妈收废品,你也是收废品的命,我说错了吗?”

周中父母听到这话脸色都是一变,眼中满是悲伤和自卑,同时还有气愤,这话说的实在过分。可是又能怎么样呢?谁让自己家欠人家钱呢?

“二姐,你说的没错,我和孩子他爸都没出息。二姐你们的钱我们一定会想办法还上的,我们家的情况你们也了解,我们连房子都卖了,真拿不出什么东西还你们啊,我们只能慢慢还。”周中母亲低声下气的说道。

“哼,有你这样的亲戚我们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呦,没钱还还有钱买豆腐脑呢啊?”二姨一脸鄙夷的说道,同时眼睛看到了周中母亲手中拎的豆腐脑和油条。

“这是给孩子吃的,孩子还在长身体。”周中母亲很不好意思的说道。

“他?配吃这些么?”周中二姨不屑的扫了周中一眼,然后一把将那豆腐脑和油条抢了过来,迈步走向走廊一侧的垃圾桶,手一松哗啦一声都掉了进去。

周中顿时就火了,周中父母也是一脸愕然,没想到她会这么做。

“你们赶紧还钱,要不我们就天天来闹,看你们还怎么在这住下去!”

“我们走!”

周中二姨一脸刻薄的对周中一家人呵斥道,说完带着另外两个姐妹,大摇大摆的走了。

回到家里,周中一家人都是一脸的悲伤,心里特别不是滋味。

周中也是一肚子的怒气,看着父母疲惫的面容,咬着牙说道:“爸妈,都是我不好,是我不争气。”

二老赶紧对周中说道:“傻孩子,爸妈都知道你一直很努力,不怪你。”

周中母亲偷偷擦了一把眼泪起身说道:“妈去给你把饭菜热了,吃完好赶紧上班去,别迟到了。”

周中吃了早饭,然后到工地去上班,说白了就是抗砖、抗水泥,工地上有什么累的活儿,或是哪人手不够了就叫他。周中这年纪除了上工地打工,其他地方也不要他。小县城能有什么工作?那几个正经的厂子都是有关系有后门才能进的,饭店服务员赚的少才一千五,工地好歹每个月能混将近三千块钱呢,这才小县城里也算不少了。

经过早上的事情,周中整天都浑浑噩噩,他觉得自己太没用了,父母为自己做了那么多,最后却连个大学都没考上。自己应该是他们一生的希望了吧?他们本指望自己考上大学,找个好工作,然后一家人都能搬到省城去。

可现在呢?

大学没考上,欠下一大堆的债务,让人三天两头堵在门口要钱。爸妈都那么大年纪了,每天去收废品又脏又累,还要受到邻居们背地里的指指点点。

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周中就有些魂不守舍,此时正推着一车水泥往搅拌机走。

“周中!周中!”

身后一群工人焦急的对周中大喊,可是周中根本没听见,完全沉溺于自己的脑海中了。

突然,周中觉得脚下一空,一阵失重感传来,豁然惊醒!可是为时已晚,此时周中连同一车水泥,轰隆一下全部掉下巨大的深坑中。

这下周围的工人呼啦啦全都围过来了,叫人的叫人,打电话的打电话,混乱成一团。

这大坑是他们今天刚挖的,准备给新楼打地基的,所以周中并不知道这边多了个大坑。

这大坑坑口直径有三米,深十多米,周中摔下去啪唧就拍到了泥土地上。万幸地底潮湿土地松软,不然这一下周中小命就难保了。

而在坠落的同时,周中肩膀压在一个圆形的不明物体上,搁的周中惨叫一声,血一下就出来了。接着神奇的一幕发生,周中肩膀流出来的血全部被那神秘物体吸收,紧接着周中脑海内响起点子提示音。

超级寻宝仪,DNA检测成功。

1段验证合格。

2段验证合格。

绑定成功!

0 第2章 宝物
工人失足坠落基坑,这对于工地来说可是大事儿,工地的负责人很快就赶到了现场。

“周中,你怎么样?”地面上不少人围着洞口,心急的冲里面大声问道。

周中这一下摔的浑身像散了架子一般,不过也正是因为这一摔,彻底把周中给摔清醒了。

当初父亲就是在工地打工出了事情,周中还记得当时母亲伤心的样子,心里一阵绞痛。要是自己也在工地出事儿了,父母得多伤心?为了不让他们伤心,自己也得好好的啊!

于是周中充满了求胜欲望,呲牙咧嘴的坐了起来,冲上面大喊道:“我没事儿,你们快救我上去!”

听到周中的回话,所有人都是松了口气,赶紧找来一个十多米长的大绳子,顺着洞口顺了下去问道:“周中,你还有力气抓住绳子没?把绳子绑在腰上!”

周中抓住绳子,将绳子绑在腰上,然后冲上面大喊道:“好了,拽我上去吧!”

上面五六个人一起用力往上拽周中,生怕周中伤的太重,所以他们都不敢拽的太快,怕又在洞里撞到哪儿,慢慢的把周中一点点拽了上来。

“周中,你没事儿吧?我们已经叫了救护车了。”工地负责人吴哥一脸关心的问道。

“吴哥我没事儿。”周中躺在地上,大口的喘着气。

不多时救护车开来把周中送去医院,这一检查众人都满脸惊讶,周中掉进十米深的基坑里,竟然没有骨折?只有肩膀上不知道撞哪儿了,出了好多的血,脸上和胳膊上都有一些轻微的擦伤。

吴哥询问完医生后,走进房间对周中道:“周中啊,你就好好在这休息吧,医药费什么的别担心,我已经跟开发商那边沟通过了,他们会支付你医药费的。”

周中赶紧起身说道:“吴哥我没事儿了,让我出院吧。”

周中可不能住院,一个是花钱多,再一个要是他住院家里爸妈不就知道了吗?周中不想让他们担心。

“不住院怎么行啊。”吴哥一脸惊讶的说道。

周中想了想,对吴哥说道:“吴哥,你也知道我家的条件,你看能不能把医药费折现给我啊?我自己回家养伤就行了。”

当初周中去应聘,就是吴哥招的他,所以一直对周中很照顾,什么都没说就出去了,周中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大约过了半个多小时,吴哥拿着一个牛皮纸包裹走进来,递给周中说道:“周中,这是一万块钱,开发商给你的医药费和赔偿,不过……”

吴哥叹了口气,伤感的说道:“不过你以后不能回来工作了。”

“啊?吴哥这不行啊,我还得工作赚钱还债呢。”周中顿时激动的说道。

吴哥叹了口气道:“回去好好养伤吧,开发商不想让你在这干了,不过你放心,等你伤好了来找吴哥,吴哥帮你找其他的工地干。”

周中接过钱,知道这一万块钱肯定也是吴哥费尽口舌跟开发商那要来的,感激的说道:“吴哥,谢谢你!”

吴哥笑着点点头说道:“你好好养伤,我先回去了。”

周中出了院,手中拿着那沉甸甸的一万块钱,家肯定是不能回的,不然让父母看到自己受伤一定很担心。他们要操心的事情够多了,周中不想给他们再添负担。

一咬牙周中直接朝着二姨家走去,打算先把这一万块钱还给她。其实周中也发现了,每次那几个姨来要债,其实都是这二姨在里面窜说的,所以周中把钱先给她,这样一来她得了好处,就不会在挑拨其他两个姨上门要债了。

周中二姨家在县城的中心地段,有个小门市房,卖一些日常用品和杂货之类的东西,每个月据说也不少赚,其实她们家不缺钱,完全就是为了找周中一家的麻烦。

周中走进门市里,正在柜台后靠着墙坐着玩手机的二姨随口问道:“买什么?”

周中站在柜台前,冷冷的说道:“我不买东西。”

二姨觉得这声音耳熟,抬起头一看是周中,脸色顿时变的难看起来,厌恶的问道:“周中,你来干什么?”

周中把手中的牛皮纸包裹打开,露出里面整整齐齐的一万块钱。

“呀!周中你哪来这么多钱?你是不是干什么偷鸡摸狗的坏事儿了?”二姨顿时站起身,一脸尖酸刻薄的质问道。

周中懒得理她,开门见山的说道:“这钱先还你,我家还欠你八千,我会尽快还完。但是你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从今以后不许再带着那两个姨到我家里闹事儿,尤其不许再找我爸妈!”

二姨不屑的冷笑一声,眼神闪烁的说道:“她们找不着你们家闹事儿跟我有啥关系?”

周中冷声说道:“我不管她们,但你不能去!也不许挑唆她们两个去。”

“我有什么好处?”二姨冷眼看着周中问道。

“我有钱了先还你那八千。”周中面不改色的说道。

二姨也很干脆的点头道:“行,先把这一万拿来吧。”

周中把钱递给二姨,二姨双眼放光伸手去接,整个一个财迷。

可就在她要接到钱的时候,周中突然又把钱收回去了,这把二姨气够呛,怒声问道:“周中,你什么意思?”

周中冷笑着说道:“我信不过你,写个字据。”

“你…”这可把周中二姨气坏了,她在这附近是有名的从不吃亏,人生格言就是不占人便宜就是吃亏,所以不管上哪儿都要占别人的便宜。

可没想到啊,今天竟然让自己这个不成器的小外甥给涮了,咬牙切齿的瞪着周中。有心想要教训周中一番,但又舍不得那一万块钱。

周中笑了笑,晃着手中的一万块钱说道:“你只要写了字据,这一万就先还你,不然我就去还三姨和小姨了,她们拿了钱也应该能消停一阵吧?”

二姨算计了一番,想明白其中的利害关系,咬牙拿过笔纸说道:“行,我给你写。”

随便写了一段话,在下面写了名字递给周中问道:“行不?”

周中看了一眼,满意的点头把钱放在了柜台上转身要走,但就在这时候,周中无意朝着墙角那一堆垃圾扫了一眼,与此同时,周中脑海里叮的一声,电子提示音响起。

发现青铜簪:

材质:青铜。

年代:商朝。

完好度:百分之70。

价值:20万。

紧接着脑海中呈现一个图案,是一根满是锈迹,看不出来是什么的条形物体。

周中先是一怔,随即走向那堆垃圾,仔细一看在垃圾当中还真有那么一个满是锈迹的条形物体。

伸出手把那条形物体捡起来,周中心中惊疑不定,这东西是商朝的簪子?价值20万?

心里有些怀疑,但是脑海中的电子音却是真切存在的,周中也搞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儿,刚才掉进工地基坑里,就已经有这种电子音了,不会是自己脑子摔坏了吧?

带着一丝疑惑,周中拿着那锈迹斑斑的簪子对二姨说道:“这东西给我了?”

二姨扫了他一眼,顿时满脸鄙夷和不屑,讽笑道:“还真是收废品的命,给你了,你要喜欢把那堆垃圾都拿走。”

周中当然不会要那些垃圾,转身就往外走。这时候正好一个小女孩背着书包回来,是二姨的女儿,周中的表妹。

女孩见到周中很是高兴,顿时欣喜的叫道:“哥!”

“念念。”见到女孩周中也很高兴,虽然和二姨闹的很凶,矛盾很大。但周中还记得,小时候这个妹妹总跟在自己屁股后面,一口一个哥哥的叫着,就算是现在她看到自己依然是那么的高兴。

不过还没等兄妹俩人叙旧呢,二姨就已经一脸难看的把念念叫了回去。

“念念,回屋写作业去!”

见到自己妈妈发火,念念很是委屈的看了哥哥一眼,然后跑进屋里写作业去了。

周中无奈的笑了笑,迈步离开杂货店。

刚到手的一万块钱,眨眼间就一分不剩了,现在他还不能回家,不能让爸妈看到自己身上的伤。

正愁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周中突然看向手中的簪子,这东西真的值20万?

反正现在也没地方去,不如去省城,那里有古玩一条街,管它是不是真的,去那试试不就知道了?

0 第3章 发财
从县城到省城最便宜、也最方便的交通工具就是火车,每天大约有四趟前往省城的火车,票价只要十一块钱,如果坐客车的话票价得二十多。

周中现在可没什么钱,至于那簪子到底能不能卖20万也是个未知数,所以自然选择最便宜的绿皮硬座火车。

在火车站的时候,周中给家里打了一个电话,告诉爸妈这几天工地赶工,就在工地住了,过两天再回去。爸妈也没多想,只是嘱咐周中要注意安全,一日三餐不能省之类的。

周中心里暖暖的,虽然只是最简单的嘱咐,但这里面包含着太多爸妈对自己的关心。

人群中,周中瘦弱的身影,带着一身的伤痕挤上前往省城的火车。因为周中身上有伤,而且掉进基坑里全是泥土,衣服非常埋汰,很多人都是厌恶的看了他一眼,然后纷纷躲开,像是避瘟神一般。周中笑了笑,就在火车两节车厢相连接的空档站了下来,也是尽量不让自己身上的泥土把别人的衣服弄脏。

等周中到省城时已经快下午1点了,周中在这里上了三年的学,对省城还是挺熟悉的,轻车熟路坐公交车来到古玩一条街。当然在公交车上,免不了又遭受人们的一顿白眼。

省城江陵市是全国的历史名城,早在战国时期就已经是当时的大城市了。两千多年来,不管在哪一个朝代,江陵市都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所以这么一座历史悠久的城市,古玩行业自然非常的发达。

江陵市的古玩一条街在全国都是出了名的,说是街,但因为这些年的快速发展,已经成为一整片的古玩商业区了。

周中还是第一次到这边来,刚一下车就被古玩一条街正门口,那气势恢宏的古老城门所吸引。这城门样式古朴,不过可惜的是原址在几十年前那场侵略战争中被焚毁了,现在这城门是后来按照原址的模样仿造的,不过就算如此,这城门依然很有气势。

周中信步走进古玩一条街,随处打量着周围那些样式各异的‘古董’,然后神奇的一幕发生了。

这次脑海中没有提示音,但是不管周中看到什么东西,眼前就会在那东西旁浮现几行小字。

青瓷碗(赝品):

材质:劣质高岭土。

制作时间距今20天。

周中站在一个小摊前,目光落在那样式古朴鲜艳的青瓷碗上,然后眼前浮现这么一段字体,一时间神色怪异。

小摊的老板还以为周中看上这瓷碗了,顿时眼前一亮,他可好久没遇到冤大头了,赶紧笑呵呵的问道:“小兄弟,看上这青瓷碗了?你可真是好眼光啊,这青瓷碗少说也得是清乾隆年间的,我跟你说这青瓷碗的材质,保准是官窑烧出来的,你看看这……”

“哎?小兄弟你别走啊,我还没说价钱呢,你要是真心想要我给你便宜点怎么样?”

周中头也没回,你丫的乾隆年间的碗是20天前烧出来的?

虽然遇到一个骗子,不过周中心情却是大好,现在他已经隐隐相信那电子音所说的话了,那簪子可能真的价值20万!如果是这样,那自己就真的发达了。

周中往里面走了十多分钟,终于看到几个门面比较正规的古董店了,于是迈步走了进去。

店家看周中年纪不大,而且穿着破烂,一看就不是什么有钱的主,于是对他爱搭不理。

周中也不介意,直接到柜台对掌柜的说道:“我要卖东西。”

掌柜的惊讶的打量周中一眼问道:“你要卖什么?”

周中掏出那满是锈迹的簪子,神情有些忐忑的放在柜台上。这簪子看起来太破旧了,周中真有些担心,这些家伙不会把自己当成要饭的给轰出去吧?

不过那掌柜的看到簪子后,目光瞬间就被吸引了,一双小眼睛中烁烁放光,赶紧把簪子拿起来仔细的打量。最后还觉得不过瘾,把放大镜也给掏了出来。

周中在一旁看着,他也不懂这些,等了差不多十多分钟,掌柜的心情很是激动,慢慢放下簪子笑呵呵的问道:“小兄弟,这东西是从哪儿弄的啊?”

周中面色平静的说道:“你别管哪弄的,不是偷的不是抢的,你收吗?”

“哎呀,这东西吧怎么说呢,一般,太一般了,你看看这上面的锈迹,也没人要啊。”掌柜的开始拿捏起来,一个劲儿的摇头嫌弃,但一双小眼睛里却满是欲望的盯着那簪子。

周中微微一笑,看出这掌柜的心术不正,于是拿起簪子转身就要走。

掌柜的这下可急了,赶紧对周中叫道:“别走啊小兄弟,我给你五万!”

周中笑了,五万?虽然和二十万差挺多,但他能开出五万,就说明这簪子真的是古董!而且它肯定值二十万!

“我不卖了。”周中淡淡的说道。

掌柜的脸色顿时一变,目光不善的威胁道:“小子,你耍我呢是不是?东西既然拿出来了,就这么想走吗?”

周中回归头,皱起眉头问道:“难道你这还要强买强卖吗?”

掌柜的面色阴沉,冷笑道:“你小子也不打听打听我是谁,在这一条街得罪我是什么下场。”

周中向来就不信邪,买卖是双方的事儿,一个卖一个买,现在自己不卖他了,他还要强买不成?

于是嗤笑了转身就走。

掌柜的顿时怒了,那簪子最少是秦朝时期的产物,虽然保存的不是很完好,但要是卖个二三十万应该是没问题的,如果遇到喜欢这东西的买主,可能会更高!

本以为一个土包子小孩,给五万块钱就能乐和的答对了他,却没想到周中竟然走了,到嘴边的肥肉飞了他哪能甘心,一时间双眼中闪过两抹阴冷的杀机。

周中从这边古玩店出来,又到附近两家问了问,这些古玩店的老板都贼的很,给周中的价格都是十万以内。这到是让周中没自信起来了,难道说那寻宝仪给自己的价格有误差?不过这也可能,毕竟那是一个仪器,而这是真是的市场价,应该会有偏差吧?

这时周中来到一家比较朴素的古玩店,这古玩店面积不大,而且也没什么人,里面就一个老头昏昏欲睡。

周中迈步走了进去,开口问道:“老板,你看看这个东西收不收?”

老头一激灵醒过来,看了一眼面前的周中,然后目光瞬间就被周中手里的簪子吸引住。

二话不说老头拿过簪子研究起来,半响后直接对周中说道:“十五万,我敢说是一条街里最公正的价格。”

周中暗暗点头,这老头给的价格确实是最高的了,不过周中还是有些不满意,沉吟着说道:“二十万。”

老头摇摇头说道:“小伙子,看你挺懂行的,不过这东西我也就卖个二十一二万,要是行情不好可能二十万都卖不到,所以我给你十五万,不能我白忙活一场不赚钱啊?”

周中觉得这老头说的有道理,想了想说道:“十八万,就算你行情不好也能赚两万,要不要?”

老头想了想点头道:“好吧,把账户给我,我给你打钱。”

周中心情顿时激动了起来,十八万!自己竟然这就有十八万了!

不过周中没有银行账户,一时间为难道:“老板,能给现金吗?”

“要现金啊?好吧。”老头为难的点点头,然后走进店铺里面的屋子里,过了差不多五六分钟拎着个黑布包走出来,递给周中道:“你查查吧。”

周中看了一眼包里的钱,一共是六捆,每捆两万。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对周中一家来说,一百块钱那可是天大的数字,是真是假早就练的炉火纯青了,周中随便抽出来几张检查一下,觉得这钱没什么问题,于是把簪子留给那老头,转身就走了。

临走前老头对周中说道:“小伙子,再有什么好东西就拿过来,老头子的价格绝对是最公道的。”

周中迟疑了一下,摇头道:“这也是我无意间得到的,哪能那么走运再碰到?”

说完周中就走了。

老头笑了笑,嘀咕道:“小子还挺谨慎的,不错。”

周中手里拎着装有十八万的布包,心里无比激动,但面上却是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朝着一条街外走去,就是怕别人看出破绽。同时心里想着,有了这十八万,就可以把签下的那三万块钱还上了,剩下的钱也足够一家人改善生活。

爸妈为自己操劳了大半辈子,以后要让他们在家好好享福才行,再也不能让他们为自己受累了。

周中一边想一边往外面走,却没有注意到,就在他身后不远处,两个贼眉鼠眼的青年一直悄悄的跟着他。

0 第4章 巧遇
出了一条街,周中花钱买了一个双肩包,然后把钱放在里面。周中以前并没有什么积蓄,所以也没有存钱的习惯,还是觉得钱在自己身边最保险。

不过这时他却是为难起来,身上的伤还没好,这时候回家肯定会被爸妈追问。尤其是在自己装一兜子钱的时候,他们不会怀疑这钱是自己抢来的吧?

想了想还是算了,在江陵市待上几天,等伤好再回去。

走在马路上周中开始想以后的事情,现在自己有了这逆天的寻宝仪,能够发现宝物,拿它赚钱的方法有很多。可自己不能一直这样下去啊,父母对自己最大的期望,就是能考上大学了。

现在想想没能考上大学,确实是件很遗憾的事情,既然现在有钱了,为什么不继续考大学呢?我完全可以自学啊,高一高二的很多知识都还没忘,只要好好的备战一年,考上大学应该不是难事儿。

想到这周中心情激动了起来,说干就干,周中直接坐车前去图书馆,要借一些高考的复习题,这几天在省城就好好学习吧!

身后那俩一直跟着周中的青年开着辆破旧桑塔纳,跟着公交车来到图书馆外边,见到周中竟然进了图书馆,一时间两人都郁闷起来。

“大哥,那小子进图书馆干什么啊?”三角眼的家伙不爽的问道。

被叫做大哥的秃头目光阴沉的说道:“管他干什么,胡爷说了,跟着这小子看他住哪儿,晚上再动手。”

三角眼青年嘿嘿的坏笑道:“这票干完咱哥俩又可以休息一个月了。”

周中以前上高中的时候就经常来图书馆借书,所以对这里再熟悉不过了,轻车熟路来到高考备战区,然后挑选自己需要的练习册。虽然周中没有考上大学,但好歹高中三年也都是班里的尖子生,成绩一直都是在前十名以内的,最好的时候考过班里的第三名。

所以这时候挑选起练习册来也是得心应手,看着那些曾经无比熟悉的题目,周中心里感慨万千。生活就是这么的奇妙,经历了如此多的坎坷和痛苦,自己终于又回到了原点。

这一次,我一定要考上大学!

周中在心里发誓。

“周中?”

就在这时,一道悦耳的声音很是惊讶的在身后响起。

周中回过头,眼前瞬间一亮。

面前的少女亭亭玉立,十八九岁的年纪,穿着一身雪蓝色的印花复古连衣裙,迎面扑来一阵青春靓丽,又不失典雅大方的迷人气息。

一双如墨般的长发搭在肩上,面容精美的像是水墨画一般,那嘴角的笑容荡人心弦。

“林璐?”看到这少女周中也是愣了一下,林璐是他的高中同学,是所有男生心中暗恋的大校花。

周中不是什么圣人,这么漂亮的女生他当然也喜欢,可是他知道自己的条件,来自穷困的小县城,到省城上学还是爸妈借的钱,和人家林璐完全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没想到一年过去了,能再次见到林璐,而且是在图书馆里。

林璐对周中还是有些印象的,高中的时候她是班长,所以对班上同学的家庭情况有些了解,知道周中家里挺困难的,一个人到江陵市上学,就为了能考上大学。

可惜后来因为家中出了事情,高考前一度消沉,最后遗憾落榜。

“周中,你现在怎么样,毕业时候你连毕业照都没有拍,听同学说你回县城了?”林璐见周中一身穿着很是狼狈,身上还带着一些擦伤和淤青,心里知道周中现在肯定过的很不好,于是关心的问道。

能够见到老同学,尤其还是心里暗恋过的大校花,周中心情很好,笑着点头道:“嗯,毕业后我回县城打工,帮家里还债。”

“林璐你呢?还有其他同学都怎么样?听说你考上了江陵大学,真是恭喜啊。”

江陵大学是全国著名的高等学府,在各大榜单上都是能排进前五的,可以说除了京城那两所高校外,全国没有哪所大学敢说完全比江陵大学好的。

林璐也笑着点头说道:“是啊,班里其他同学大部分也都考上了自己满意的学校,光是江陵大学就有我们班好几位同学呢。”

林璐这一笑犹如融化冰雪的春风,看的让人怦然心动,周中忍不住多看了一眼,差点被林璐给发现了,一时间心里颇为不好意思的。

林璐似乎也有点察觉,一时间两人变的有些局促,林璐看了一眼周中手上的书,突然问道:“周中,你还想考大学吗?”

周中也没有隐瞒,点头说道:“是啊,想再试一试。”

林璐眼前一亮,显然对周中的这种做法很赞同,点头道:“嗯,周中你以前学习那么好,只要肯用心一定可以的。”

得到女神的鼓励,周中心里自然是高兴的了。不过周中也不是傻小子,并灭有因此就会觉得女神对他有什么想法,两个人之间的差距太大了。林璐是全校男生心中的女神,追求者无数,人漂亮性格又好,而且学习也很棒。

再看看自己?穿着一身脏兮兮的衣服,又穷又不怎么帅的,连个大学都没考上,两个人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就在这时,一道不和谐的声音在两人身后响起。

“呦?我还以为是谁呢,这不是老同学周中吗,怎么没考上大学,想来图书馆找找感觉吗?”一个个子很高的青年,满脸自傲的走了过来,声音满是揶揄和嘲讽的说道。

周中看了青年一眼,微微皱起眉头,这青年也是周中的高中同学姚胜伟,是班里的体育委员和篮球队长,长的高大帅气,家里条件也很好,在学校是众多学妹们眼中的男生学长。

记得上高中的时候,很多男生都对林璐暗中喜欢,却不敢表露丝毫,因为林璐实在太优秀。而这姚胜伟就是个例外,他是为数不多公开追求林璐的人,只不过林璐对他始终保持距离,只把他当成是同学。

没想到今天在图书馆还能遇到他,只不过林璐在图书馆,他也在图书馆,难道他们?

周中有些猜疑,同时心里也有些小失落,没想到心中女神果然和这家伙在一起了吗?

姚胜伟似乎也想故意制造这种假象,笑眯眯的开口对周中说道:“周中,真巧啊,没想到今天我和林璐来图书馆能遇到你,不过看你也不像是来学习的样子,你是在附近工地打工吗?”

不等周中开口,林璐就皱起眉头,对姚胜伟这番话颇有些不满的开口说道:“姚胜伟,周中是来复习功课的,他想重新考大学。”

“哈?重新考大学?哈哈,周中,我好心劝你还是别浪费时间了,有这功夫多大几份工能赚不少钱呢,在学校你都没考上大学,现在自己能考上么,你有钱请家教补课吗?”姚胜伟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对周中不屑的指点道。

周中耸耸肩,无所谓的说道:“我上高中的时候学习还行,知识点也没忘,不试试怎么知道能不能考上。”

姚胜伟听了这话有些不太高兴,他的成绩在班里都是十名左右晃悠,和能进入前五的周中比有些差距,所以听了这话认为周中是在嘲讽他。

林璐却是很赞同周中的话,神色赞许的点头道:“周中你说的对,不努力的话才是一点希望都没有。对了你到江陵来学习,那你的工作怎么办啊?周中我表姐开了一家店,不如我介绍你去她那打工吧,又能赚些钱还不耽误你考大学。”

周中听了这话心里有些感动,没想到大校花这么支持自己,还介绍工作。不过周中现在有钱了,他更想把时间留在学习上,这样考上大学的希望才会多一分,可又不好意思拒绝校花。

这时一旁的姚胜伟心里很嫉妒周中,觉得林璐对周中太好了,这怎么行?于是冷笑一声,很是傲气的说道:“璐璐,哪用那么麻烦啊,打工不是耽误咱们未来的大状元学习吗?不如这样吧周中,我直接给你一万块,够你一直学习到中考的了吧?”

姚胜伟此时的神态就像是在打发叫花子一样,让人非常的厌恶。

林璐也是有些不高兴的说道:“姚胜伟,你这么好心想帮周中,不如拿出时间帮他补课吧,不是什么东西都能拿钱来解决的。”

姚胜伟一脸笑呵呵的说道:“璐璐说的对,不然我请个家教帮周中同学补课怎么样?”

“反正璐璐你的事儿就是我的事儿,没有什么事情是我姚胜伟做不到的!”

姚胜伟一脸得意,拍着胸脯保证道。

林璐刚想说些什么,这时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林璐拿出电话听了几句,脸色顿时有些焦急道:“表姐,我这就回去。”

放下电话,林璐歉意的对周中和姚胜伟说道:“我表姐的店里出了点事情,她赶不回去,要我去处理一下。”

姚胜伟一听出事儿了,这可是大好的表现机会啊,直接自告奋勇道:“璐璐,我开车送你过去吧,有什么事儿我也好能帮你们解决,你放心没有我解决不了的事情。”

林璐看起来是真挺着急的,于是点头同意道:“好,那就麻烦你送我回去了。”

周中想了想,反正自己也没什么事儿,不如跟过去看看吧,万一有能帮上忙的呢?于是开口说道:“我也过去看看吧。”

林璐迟疑一下,又想到刚才说了介绍周中去表姐店里帮忙,于是点头道:“周中那你也一起过来吧。”

对于周中的加入,姚胜伟颇为不满,但也没说什么,牛气哄哄的带着两人到楼下取车,心想等会自己帮林璐解决了事情,可以好好打压下周中那小子,让他知道和自己之间的差距。他开的是一辆奥迪A7轿跑,上车的时候得意的看了周中一眼,像是再说,土包子没坐过这么好的车吧?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