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点简介:小说阅读网(www.xksjvipyd.com)是一个专业的小说资源网站。为广大书友推荐小说最新章节在线资源。小说推荐无广告无弹窗阅读:【系统流、无敌流、重生流、异世修真、校园都市、总裁豪门、历史军事、玄幻仙侠】小说资源丰富赶紧收藏。

靠系统混成玄幻大佬、小说阅读网、小说、赵阳、左灵儿

靠系统混成玄幻大佬、小说阅读网、小说、赵阳、左灵儿

靠系统混成玄幻大佬

小说阅读网推荐:★★★★★★★★★★★★★★

小说主角: 赵阳,左灵儿

更新时间:2021-06-29

靠系统混成玄幻大佬小说: 更新至第 313 章

站点导航:靠系统混成玄幻大佬

站点资源:小说阅读网

小说资源: 最新更新章节 热门小说 小说排行榜 免费小说阅读 男生小说 女生小说

靠系统混成玄幻大佬小说简介内容:
重生在玄幻世界的赵阳拥有一个游戏平台作为金手指,玩家刷怪升级,他悄悄的抽成升级。 “听说大佬是一个十万人宗门的门主?小弟十分仰慕,这个小世界送给大佬。”赵阳满脸堆笑的把一个游戏登录器送出去。 “小兄弟看你骨骼清奇,这个秘宝可以让你在里面升级,我送你了。”赵阳一脸赤诚的又送出一个游戏登录器。 “师兄,昨晚我在小世界沐浴,怎么感觉有人窥视,你不是说,这个小世界只有我一个人吗?” “有吗……”赵阳一边擦鼻血,一边茫然道。 每天,看着后台屏幕上,几十万修行者奋力刷怪,堆积的物品和经验蹭蹭涨,赵阳笑出了猪声。 玄幻大佬的生活,就是这么枯燥而乏味。


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站点导读:小说阅读网(www.xszyku.com)

0 第1章 悲催的宗主
“基础剑术+1。”

“获得金币+12。”

“获得内力+1。”

“捡取铁剑一柄。”

……

将身前的稻草人全都斩杀后,赵阳身上光芒一闪,离开游戏世界。

盘坐在木榻之上,赵阳睁开眼,看向那道虚幻的属性面板。

人物:赵阳修为:炼体一重(7823/10000)

功法:青云宗炼体术(小成)

技能:基础剑术六层(10000/12000)(大圆满)

血脉:无

财富:金币1314枚

装备:铁剑

物品:草绳2麻鞋3饭团10铁剑3白狐皮1红狐皮1花猫皮1

木然的发出指令,将包袱中无用的物品都回收掉,赵阳长长的叹了口气。

十天前,赵阳穿越了。

当时他随便玩了一个网游,感觉不错,就点击了客户平台下载,进度条开启的刹那,电脑爆了。

等他醒来,已经是天玄世界西疆长河郡青空山上青云宗宗主的弟子赵阳,并且接收了他的全部记忆。

穿越修行宗门,还是宗主弟子,这福利还算不错。

更贴心的是,在半个月前,青云宗掌门炼丹时炸炉身亡,一众长老、弟子死了一堆,赵阳现在在宗门弟子当中位份最高,即将成为青云宗宗主。

想到自己的宗主身份,赵阳又将眼睛盯在面前那张薄薄的信纸上。

“三月之内,拿出五颗破境丹,否则青云宗从此除名……”

焦黑的信纸破损不堪,只能依稀辨别出这些字迹。

赵阳的师父正是接到这封信后,才聚集门中高手强行炼制高阶丹药,导致炸炉身亡的。

这封信是谁写的?什么样的威胁让青云宗高层冒死炼丹?如果拿不出丹药结果会怎样?……

一个个问题毫无头绪,却实实在在压在赵阳心头。

愁啊……

作为穿越众,赵阳得到了一个金手指,就是那个游戏登录平台,里面有几十个网游游戏,在这些游戏中获得的经验、物品,都可以带出来。

身为这个游戏登录平台在天玄世界的唯一拥有人,赵阳不但自己可以在这些游戏中打怪获取经验、道具,还能分享别的玩家在游戏中的收获。

更变态的是,随着他修为的提升,对这游戏平台的掌控也会一步步解锁,其中包括拥有修改爆率,经验、物品的刷新和分配比例,经营系统商行等一系列权力。

拥有这么牛逼的金手指,那岂不是可以长生久视、纵横逍遥!

当赵阳激动的登录平台,准备在游戏中大杀四方时,他傻眼了。

“此游戏尚未解锁,解锁条件,玩家等级炼体一层。”

“此游戏尚未解锁,解锁条件,玩家等级筑基一层。”

“此游戏尚未解锁,解锁条件,玩家等级金丹一层。”

……

你不送新手礼包就算了,还踏马的又要解锁!

这些游戏需要玩家的修为达到才能解锁,可穿越过后,赵阳原本炼气三层的修为全没了,现在就是一个凡人!

靠着代宗主身份的便利,赵阳以权谋私弄来两颗洗毛伐髓的丹药,又熬炼了几锅炼体汤药,好不容易重新踏入修行境界的大门,达到炼体初期,终于解锁了一个游戏世界。

可悲催的是,这个只需要炼体境界就能进去的游戏,对于现在的赵阳来说,依然是地狱级别。稍微强大些的怪他都打不过,只能刷点小怪。

小怪涨的经验少的可怜,虽然硬将基础剑术修到大圆满了,他自身的修为等级却没有涨上去。

依照这样的速度,要想重回炼气三层,起码需要三年时间。

可是谁会给他三年时间?青空山不是善地,青云宗也不是善堂。

别说三年,就是三个月也等不了。

“砰砰砰——”

“六师兄!”

“六师兄!”

听到门外呼唤,赵阳神情一整,淡淡道:“进来。”

房门被一把推开,一个满脸焦急的白衣青年一步窜进屋:“六师兄——”

“嗯?”赵阳眉毛一挑。

“呃,代宗主。”青年神情变了变,苦着脸一拱手道:“代宗主,胡师叔,啊不,胡老贼又来了。”

“来就来,晾着就是,难道还要本宗主亲自接待?”赵阳冷冷一笑:“不过一个宗门弃徒。”

青阳镇胡家家主胡言,当初曾拜在青云宗门下,算起来辈分上还是赵阳的师叔。只是这些家族修士与宗门修士不同,心思不在宗门,胡言早早便回归家族了。

昨日胡言带着一大帮子青阳镇家族来宗门吊唁赵阳的师父,仗着炼气五层修为,辈分又长,说的话很是不好听。

要是修为还在,凭借大圆满的基础剑术,哪怕差着两层境界,赵阳也不怵这老家伙。

奈何他体内一丝灵气也没有,就是剑术再高也是白搭。只能咬着牙受着,在众弟子面前落了好大脸面。

这老家伙今天又来,赵阳第一反应就是不去搭理。

“不是,胡老贼拿了一张说是当初师祖留给他的传位手书。”

“嘭!”

赵阳长身而起,一掌将面前的木几拍成碎片。

“老贼!”

他满脸涨红,咬牙骂道。

当年胡言下山,已经算是与青云宗再无瓜葛。

现在他不过是仗着修为境界摆明了欺压青云宗,欺压他赵阳。

这就罢了,老贼竟然假造师祖手书,这简直是青云宗的奇耻大辱!

就是整个青空山十几家宗门,也从没有哪家宗门有传位与家族修士的先例。这样的一张手书,是要将青云宗两代宗主置于何地!

“这是要让师祖蒙羞,让师父九泉之下不得安宁啊!”看到赵阳气愤模样,那白衣青年咬牙切齿道:“六师兄,这次你一定要出手好好教训这个老贼!”

出手?

教训?

这两个词像一盆冷水,顿时将赵阳所有的情绪都浇灭。

出手,找死差不多。

炼气五层的胡言要杀现在的赵阳,一个指头就够了。

“哎……老七,师父尸骨未寒,我怎么能与师叔在他老人家灵前兵戎相见?你去安抚一下。至于所谓的师祖手书,不过是笑谈。”赵阳摇摇头,一幅悲悯模样,缓缓坐回木榻。

白衣青年呆滞了一会,有些不敢置信:“不是,师兄,这都……”

“张涛,没听到本宗主的话吗?”赵阳脸色一沉,低喝一声。

“是,遵命。”白衣青年张了张嘴,最终无奈的躬身,退后几步,然后走出房间。

“内忧外患呐……”木榻之上,赵阳低叹一声,眼睛盯着虚幻的登录界面发起呆来。

老七明显也不是好鸟,显然是想坐山观虎斗,坐收渔翁之利。

只是这群目光短浅的家伙,难道不知道内讧起来,青空山的其他宗门更是看笑话吗?

“宗主,宗主!”

才过片刻,一位内门弟子喘着粗气奔来。

“宗主,前面打起来了!”

赵阳从木榻上一跳爬起,提了长剑刚走两步,忽然一顿。

自己刚才吩咐老七去安抚的,怎么会打起来?老七只有炼气二层修为,在胡言面前根本不够看。

这是真的打起来,还是演戏给自己看?

“这个老七,怎么敢与师叔在师父灵前动手?”

“掌门,动手的不是张涛师兄,是左灵儿小师妹。”

小师妹?

“为何不早说!”赵阳一声低吼,身形如风,瞬间消失。

小师妹左灵儿乃是师父唯一血脉,要是有个闪失,青云宗上下的人心立时就要散了。

赵阳人还没到大殿,就听到其中传来一片金铁交击之声。

怎么办?自己就算闯进大殿,也没本事救下小师妹。而且暴露自己修为尽失的秘密,那就是死路一条!

可不出手也不行,前面打成这样,自己躲不过去了。

赵阳心中念头飞闪,现在唯一能作为凭仗的只有自己大圆满境界的剑术。

拼了!

想到此处,他再不犹豫,咬牙怒喝一声。

“住手!”

长剑出鞘,飞身直入大殿。

0 第2章 剑心通明
一道剑光如九天霹雳炸裂,在青云宗大殿中瞬间游走一圈,转瞬即逝,却掀起万般狂澜!

“当——”

“当——”

“当——”

……

一柄柄长剑脱手飞上半空,打着旋掉落在地。

“赵阳!”

“六师兄!”

“宗主!”

……

大殿之中一片惊呼,各自神情不同。

垂下眼帘,赵阳低着头,不言不语,一步步前行。

眼角一扫,将大殿中各人的表情尽收眼底,左侧廊柱边站立老者眼中一闪而逝的忌惮让赵阳微微松一口气。不枉自己以步伐聚势,发出这倾尽全力的一剑。

“师兄……”大殿右侧,被几位女弟子围在中间的一个娇弱女孩挣扎着想上前,又被赵阳此时的模样镇住,止住脚步。

赵阳出鞘长剑的剑尖坠地拖行,在青石板的地面上拖出长长的划痕,带出一阵刺耳的“刺啦”声。

虽然一剑将大殿中人全都镇住,但这已是赵阳的极限,此时他连将长剑归鞘的力气都没有,若不是拖剑而行,颤抖的右手一定遮掩不住。

一步,一步,赵阳的腿脚如同灌了铅,眼前已经开始恍惚。

这时候绝不能露出破绽!

他一咬舌尖,刺痛让自己清醒一点。

大殿中,所有人屏住呼吸,赵阳微微颤动的肩膀,挺拔如剑的背脊,让所有人感觉这就是一座即将爆发的火山,其中的熔岩喷薄之时,没有人能幸存。

站在左侧廊柱下的胡言浑身灵力提聚在双掌,眼睛紧紧盯着赵阳的右手。只要有一丝出剑的征兆,他就会将掌心的金刚符激发出去,然后夺路而逃。

因为,刚才那一剑,他防不住!

突然!

赵阳前行的脚步一顿,右手的手指,一根根抬起!

胡言双眼一突,掌心灵力一摧,刚要将符箓催发,又硬生生停住,这灵力瞬间的逆转,让他脸色一红。

只见赵阳手指慢慢离开剑柄,任长剑倒落在地。

“当啷——”

没有了长剑的支撑,赵阳双腿一软,跪倒在一排灵位之前。

“师父,诸位师叔,弟子,弟子……”匍匐在地,一股逆血涌上喉头,将赵阳的话语中断。

在大殿中人看来,赵阳是悲伤到了极致,那因强咽逆血而战栗的身躯将这种悲伤无限放大,一股悲愤气息瞬间弥漫整个大殿。

“爹——”娇弱女孩一声悲呼,身体一软,全靠身后几位女弟子的搀扶才没有瘫倒。

这些女弟子个个眼眶通红,银牙紧咬。

不只是她们,那些男弟子也是个个目中含泪,将手中的剑柄紧了又紧。

这气氛甚至感染了随同胡言而来的胡家子弟,他们一个个都低下头,似乎羞愧得不敢抬头。

“哎……”胡言提聚的灵力缓缓散去,此时才发觉,后背已经湿了一片。

大殿之中,只有风掀动布幔以及几声低低压抑的抽泣声。

良久之后,终于缓过来的赵阳慢慢起身。

转过身,赵阳双目如电从大殿中每一个人脸上扫过,最后停在那娇柔少女的身上。

“要想俏,一身孝”果然不假,少女一身素白,如梨花带雨,让人不禁爱怜。

见赵阳目光投过来,少女低呼一声“师兄”,挣脱身后的搀扶,踉跄几步,被赵阳一把搂在怀里的少女将头埋在赵阳胸口,泣不成声。

感受着怀中的温润,赵阳低叹一声,伸手轻抚少女的秀发,轻声道:“师妹,节哀……”

赵阳不出声还好,这一出声,少女更是悲伤,伏在赵阳胸前放声痛哭。

“师兄……他们,他们污蔑父亲,得位不正,师兄……你……你要为我,做主……做主……”少女抽泣中断续的话让大殿中的胡家子弟齐齐色变。

赵阳面无表情的将头转向大殿左侧,目光越过那些胡家子弟,直接落在胡言的脸上。

有些惶恐,有些迟疑,还带着些不甘和懊恼,看来目前为止,情况还在自己的掌握之中。赵阳一手轻拍少女的后背,心中细细推算着。

随着赵阳的目光,大殿中所有人都看向胡言。就连伏在赵阳怀中的少女,此时也悄悄转头,咬着牙,大眼睛满是恨意的看过去。

一时间,大殿中的气氛沉郁,很多弟子不自觉的将手按在剑柄之上。

“赵,师侄,当年你师祖——“胡言身体挺直了些,脸上神情化为悲悯,举起手中的一卷书册,但话才出口,就被赵阳打断。

“你们先送师妹回去。”

赵阳声音低沉,眼睛依然盯着胡言,手臂松开,将怀中少女推向那几位女弟子。

“我不要——”

少女的话被赵阳扭头一个凌厉的眼神打断,几位女弟子相互看一眼,扯着少女,缓缓退出大殿。

这是要动手!

大殿中一阵轻微的骚动,所有人都默默调整了一下自己的站位和姿势。

随着女弟子们带着少女退出大殿,大殿中的气氛立时紧张到了极点,除了沉重的呼吸声,每个人都只听到自己的心跳。

赵阳很满意自己营造出的效果,此时只需要他一声令下,青云宗弟子会毫不犹豫的拔剑。

可惜,自己现在连挥剑的力气都没有。

“你们也出去。”赵阳眼睛扫过青云宗的一众弟子。

什么?

赵阳的话让弟子们一愣,难道宗主要一个人对付胡言老贼他们所有人?

“宗主……”

“没听到本宗主的话?”赵阳眼睛转向开口的张涛,不去管他那一脸愤慨模样,直接将他的话堵住。

众弟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脚步缓缓后移。

若是昨日,赵阳的命令不一定所有人都听,可刚才入大殿时,赵阳九霄游龙般的一剑,让众弟子没有谁敢在此时抗命。

是了,以宗主刚才那惊天一剑,对付胡家这些人绰绰有余。宗主定是怕自家人伤到。

“走。”

“走。”

几个弟子拉扯一下张涛的衣袖,慢慢退往殿外。

“还有你们。”

赵阳的眼睛往胡家子弟身上一扫。

这是什么意思?胡家那些人看看赵阳,又转头看看自家家主胡言。

这小子是要跟老夫单对单?胡言心中忐忑,略带疑惑的看向赵阳。他心底是有些虚的,毕竟刚才赵阳的一剑实在太震撼。

“胡师叔便是这点魄力?”

赵阳嘴角蓄着一丝冷笑,眼神却陡然狠厉。

“嗡——”

一声轻响,那柄倒在地上的长剑一闪而逝,再次出现,已经落入赵阳手中。

“剑心通明!”胡言瞪大眼睛,一幅见了鬼的模样。

赵阳轻轻将长剑抬起,剑尖从那些迟疑观望的胡家子弟面前一个个点过。

“滚!”

0 第3章 灵堂暗战
剑术与剑法不同,一字之差,云泥之别。

剑术只是凡俗武技,乃是杀人技。剑法却是直指修行大道,是真正的修仙法门。

剑心通明不是修行境界,而是剑术修习到极致,即将踏入剑法修行,凝聚剑意的征兆。

剑意,真正的剑道法则,凌驾各种修行术法之上,号称一剑破万法。

剑术达到剑心通明,虽还是凡俗境,但筑基之下基本无敌。

青云宗大殿的门缓缓合上,大殿中顿时幽暗了不少,灵堂摇曳的烛光映照在胡言阴沉的脸上,显得有些惨白。

“师侄……“赵阳微微摇头,并不理睬胡言,而是缓缓收剑归鞘,然后转身将长剑搁在一旁的长案上,再拿起长案上摆放的高香,一步步走到灵堂火烛前,将高香凑到烛火前点燃。

整个过程中,赵阳都是背对胡言,当他走近火烛前,更是将胡言笼罩在自己的身影之下。

手持点燃的高香,赵阳一躬到地。

三躬之后,他轻轻舒了口气,胡言,已经不足为患。

看到赵阳转身,胡言连忙道:“师侄……”

“师叔,给我师父和诸位师叔师兄上柱香吧。”再次打断胡言的话,赵阳径自走到一侧站好。

胡言略有些尴尬的点头,走到长案前,眼睛在那柄长剑上扫了一下,伸手拿起三根高香,借着烛火点燃,向灵位躬身施礼。

站在一侧的赵阳嘴角轻轻翘起,此时若是出剑,他有十成把握一剑封喉。

当然,已经没有这个必要了。

“诸位师兄不幸罹难,青空山上宗门对青云宗虎视眈眈。师弟虽然修为低微,但怎忍我青云宗数百年传承断绝?”

“便是肝脑涂地、粉身碎骨、担负一世骂名,师弟我也是在所不惜!”

胡言三拜之后并没有将高香插入香炉,而是手捧高香,对着上首那排灵位慷慨激昂,声音高低起伏,如泣如诉。

这是在给自己之前的逼宫借台阶?赵阳心中冷笑,果然是做惯家主之人,已经炼就了炉火纯青的面皮,能屈能伸,毫无违和感。

怪不得修行宗门讨厌这些家族修行者,远离尘世喧嚣的宗门修士,要比手段心机,实在差了这些家族修士十万八千里。

比如刚刚胡言的一番话,听着虽让人感动,其实,在逼迫赵阳交出宗主之位后,当着全宗上下的面说,也合适。

“诸位师兄,不是我胡言贪恋权势,师弟我也是心向青云宗啊!苍焰门门主左伦是炼气七层,金阳宗韩宇据说即将突破七层,翔鹰剑派的穆苍鹰也是六层巅峰……““这些人都不足为惧!”赵阳一声冷喝,将胡言的话打断。

胡言浑身微微一颤,心中一喜,暗松口气。只要你搭话,那就好办了。

他并没有直接转身,而是不紧不慢的将手中高香插入香炉,回身看向赵阳。

“师侄,你乃是剑道天才,师叔也知道自己是白操心了。但你要知道,修行界人外有人,今后你执掌宗门,一定要慎重隐忍。须知,青云宗数百年基业,都在你一人肩上。“话语语重心长,语气满含深情,双目之中更是充满期许。

这一幕,像极了一位对宗门忠心耿耿的长辈,正在对晚辈殷切教导。

要是没有之前的剑拔弩张,灵堂逼宫,说不定赵阳还真信了。

赵阳转过头,看向上首的灵位,默默不语。

没有不屑,没有反驳,这个结果虽然没有预想的好,但也没有超出胡言预料之外。这赵阳毕竟年少天才,傲气还是有的。

“师叔,你可知师父他们炼制的是什么丹?”

沉默许久,赵阳忽然开口。

炼制的什么丹?这个胡言还真不知道,人都死了,炉子也炸了,只想着来夺宗主位置,哪管他们炼的什么丹?

不等胡言开口,赵阳已经低语道:”聚气破境丹。“聚气破境丹,乃是炼气后期突破修为境界时需要用到的一种上好丹药。修行界中,能水到渠成突破修为境界的并不多,大多数人还是会用丹药、宝物等帮助突破。

聚气破境丹?胡言微微一愣,皱眉道:“师兄才到炼气七层不久,为何要炼破境丹?”

赵阳摇摇头,他没打算让胡言知道那封信上的内容。

这老贼谨慎的很,若是知道信上内容,怕是要离青云宗有多远是多远,那赵阳想算计他就不容易了。

“师叔,从此以后,你就是我青云宗的太上长老,此事,你知我知。”

太上长老!身份地位在宗主之上,权力等同宗主!

这一句话硬是将胡言整个镇住,这完全出乎他的预料。在自己全力引导之下,赵阳没有翻脸,悍然出手,已经是最好结果。哪怕会秋后算账,大不了躲远点就是。

这个太上长老的职位,来的太突然!

没等胡言反应过来,赵阳又将一块金色令牌递过去:“这是宗主令牌,见此牌如见宗主,还请师叔为我保管。”

胡言下意识的接过令牌,口中喃喃道:“这,这……”

“还有此物,有此物在,我青云宗的传承就不会断。”

……

看着胡言失魂落魄的走出大殿,甚至一脚绊在门槛上,赵阳浑身一松,背靠在灵堂长案上。

从一剑入大殿开始,他一直以自己的气势压制全场,不管是语言还是动作,都强势无比。让胡言觉得自己是一位真正的剑道高手,对自己忌惮万分。

后面屏退众人,自己借助系统将地上那柄长剑销毁,然后又迅速装备上包袱中的长剑,使所有人产生错觉,造成一种“剑心通明”的假象,彻底将胡言镇住。

到了这个时候,主动权全都被赵阳握在手中。

然后大殿之中只余他们两人,赵阳收剑、敬香,将脊背对向胡言,在胡言看来,是赵阳的试探。越是如此,越是小心应对。

此时,胡言满心考虑的是如何获得赵阳的谅解,对他的实力,已经相信了。

正是有了这份相信,赵阳后面的话,他也没有怀疑过。包括是什么样的危难,让青云宗高层急着炼制破境丹,包括赵阳托孤般的让他秘密担任太上长老一职,甚至将宗主令牌和一件关系青云宗传承的秘宝交给他。

赵阳的话和行为,让胡言方寸大乱,但他已经深陷进去,根本没有考虑过赵阳说的是真是假,也没有想过,秘宝,是真是假。

而自始至终,赵阳算计的,就是将这件秘宝交到胡言手中,仅此而已。

哪有什么秘宝?不过是一件伪装成秘宝的游戏登录器罢了!

“师父,这宗主真难当啊……”

灵堂之中,赵阳低声自语。

没有人回应,只有一阵凉风吹在他汗湿的后背,让他浑身一个哆嗦,赶紧起身,快步走出大殿。

0 第4章 师妹莫哭
修行界讲究财法侣地,青空山就是一座汇聚灵脉的福地,所以才有十几家宗门在此开宗立派。

可惜这灵脉品级不高,以至于整个青空山近三百修行者,却出不了一位筑基大修士。

当然,灵脉品级再低也是灵脉,像山下的青阳镇,不过是沾了点灵脉的尾巴,便有七八个修行家族,供养出十几个炼气修士出来。

青云宗在青空山立宗近两百年,门中高阶炼气修士一直不曾断绝。上任宗主左朝阳炼气七层境界,在整个青空山能排到前三,门中还有两位五层长老,后辈弟子中也有好几位四层的弟子。

当然,现如今的青云宗除了炼气三层的赵阳,就只剩下十几个炼气初入炼气的内门弟子,加上一些炼体期的入门弟子和杂役,光景着实惨淡。

后山的碧水湖边,清荷红莲,一叶兰舟上,三五个白衣少女依偎。再加上周围仙山倒影,灵雾环绕,端的是赏心悦目,如仙似幻。

“你为何在此?”

一道煞风景的声音在背后响起,张涛浑身一颤,眼中的迷蒙立即化为清明。

“师兄,我担心师妹她……”

“你担心师妹?你若是担心师妹,怎么会让她在灵堂出手?”赵阳一声低吼,让张涛一愣,也将兰舟上的少女们惊醒。

“是师妹她……”

“难道你不知师妹是师父的唯一血脉?她若是有个三长两短,你让本宗如何跟师父交待!”这一句,赵阳没有压低声音,声响在整个碧水湖上飘荡。

眼神轻轻一扫,兰州上众女弟子的表情尽收,特别是中间眼眶通红的少女,满脸纠结、迷茫的模样,让赵阳心下一定。

“是,我知错了。”张涛一躬身,抱拳低声道。

“那还不去师父灵堂思过?”

看着张涛离去背影,赵阳轻轻一哼。什么东西,小师妹是你能打主意的?敢来挖老子的墙角,老子整死你!

“宗主。”

“宗主。”

赵阳走到湖边栈道,几位女弟子,除了那腮挂泪珠的少女,其他人都赶紧下了兰舟躬身施礼。

“我跟师妹有话说。”

几位女弟子闻言,连忙施礼离开。其中有两个还特意向兰舟上的少女使了个眼神。

等那些女弟子都走远了,赵阳看着少女,低声道:“师妹,你怪我吗?”

这一句话话音刚落,原本气鼓鼓与赵阳对视的少女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似的滚落。

少女扭过头,伏在膝盖上“呜呜”哭出声来。

赵阳也没有劝,两人一人在岸,一人在船。一人低泣,一人轻叹。

“哎……还是惹灵儿你伤心了。”

少女闻言,抬起头来吼道:“你为什么不杀了——”

“噗——”

少女话没说完,赵阳一口鲜血喷出,全撒在兰舟之上,还有星星点点都落在少女的素袍衣角。

“师兄,你,你!”看到赵阳一口鲜血喷出后脸色惨白,摇摇欲倒的样子,少女赶紧上前一把扶住。

赵阳借势登上兰舟,后脚跟一点水岸,让兰舟轻飘飘荡向莲荷深处。

少女扶着赵阳刚走两步,赵阳双腿一软,带着少女一起滚倒在船舱。

“师兄,你,你怎么了?”

赵阳伸出手,轻轻拂过少女的脸颊,滑过那道道泪痕,心疼道:“灵儿师妹,师兄但凡有一点办法,也不会让师妹你有半点伤心啊……”

话说到此,赵阳的嘴角又是溢出一丝鲜血。

“师兄,你到底怎么了?”少女不知所措,眼中又是泪光闪闪。

一手抹去少女的眼泪,又抓住少女的柔薏。

女孩真是水做的啊!赵阳不禁在心中感叹,然后又轻轻捏了两下。

赵阳经脉中微弱的内力涌出,让少女一愣,她连忙将自己的灵力探出。

“师兄,你,你的修为!”

“灵儿师妹,你我青梅竹马,朝夕相处,你觉得我能使出大殿中的那一剑吗?”

少女瞪大眼睛,摇了摇头。

“那是以秘法施展,仅此一剑,我便修为尽失。否则,我岂能任人羞辱师父,欺侮师妹你?““那,那师兄你现在怎么办?”少女焦急道。

“无妨,调养几日就能缓过来。”

赵阳的话让少女微微松一口气。

“师妹,此事你一定要替我保密,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扶着少女的肩膀,两人坐直身躯。

“此事若是让外人知道,不但我有杀身之祸,青云宗怕也是大难临头。”说到这里,赵阳双手扶着少女的肩膀,将她拉近到面前不足一尺,四目对视。

清香逸鼻,幽然淡雅。

“灵儿,你是我唯一信任的人,你懂吗?”

温热的鼻息扫在脸上,让少女双腮飞霞。不敢抬眼看,只是垂下眼睑,抿住嘴唇,微微点头。

看着咫尺间颤抖的浓密睫毛,温润的娇艳唇瓣,赵阳暗骂一声“禽兽不如”,以绝大的毅力将少女推开。

“师妹,此物是关系我青云宗传承的无上秘宝,师兄现在交于你手,你一定要保管好。”顿了一下,赵阳又道:“我能使出那一剑,全是此物功劳。”

接过赵阳手中的圆润碧绿玉佩,少女握在手心,点点头道:“师兄放心,我一定保管好。”

“师妹,你可知师父为何要炼制破境丹?”让师妹尽释前嫌之后,赵阳一边舀水冲洗兰舟上的血迹,一边转头问道。

“师兄,我来。”少女卷起衣袖,露出玉藕般的小臂,夺过水舀道:“到底为何,我也不知,但大约一个月前,我爹曾收到一封书信。接到信后,爹爹愁眉不展,之后就开始炼丹。”

真的跟这封书信有关!

“书信是何人所寄?”赵阳急问道。这封信就是青云宗高层覆灭的导火索,这寄信之人,就是幕后真凶!

“爹没有提过,我也没有见过。“少女摇摇头,眼睛又红了。青云宗一众高手都是在炸炉中身亡,最后点检遗物,凌乱不堪,那封信也只剩下只言片语,是谁所寄,无从查起。

“师妹莫哭,一切自有师兄在。”赵阳赶紧将话头打住。

两人直到将兰舟冲洗干净,不见一丝血迹,才一同回到岸上。将自家师妹送回房间,一番温言之后赵阳转身离开。

“真吐血了?”灵堂之中,张涛挥挥手,让一位身穿灰衣的杂役弟子离开。

“我就说,赵阳你怎么可能达到’剑心通明‘之境。”

“青云宗是我的,师妹也是我的……”

幽暗的烛光下,张涛的脸庞透着一丝狰狞。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