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点简介:小说阅读网(www.xksjvipyd.com)是一个专业的小说资源网站。为广大书友推荐小说最新章节在线资源。小说推荐无广告无弹窗阅读:【系统流、无敌流、重生流、异世修真、校园都市、总裁豪门、历史军事、玄幻仙侠】小说资源丰富赶紧收藏。

天降续命系统、小说阅读网、小说、秦冰、陆婉儿

天降续命系统、小说阅读网、小说、秦冰、陆婉儿

天降续命系统

小说阅读网推荐:★★★★★★★★★★★★★★

小说主角: 秦冰,陆婉儿

更新时间:2021-06-29

天降续命系统小说: 更新至第 374 章

站点导航:天降续命系统

站点资源:小说阅读网

小说资源: 最新更新章节 热门小说 小说排行榜 免费小说阅读 男生小说 女生小说

天降续命系统小说简介内容:
秦冰得了脑瘤,医生告诉他,只有两个月的寿命。谁知天降最强神豪系统,告诉秦冰,只要他不停地消费、不停地花钱,就会多活一天。一眨眼间,秦冰咸鱼翻身,豪宅香车,应有尽有。可是,随着每日最低消费额度的提升,秦冰才发现,原来花钱也是件苦差事……


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站点导读:小说阅读网(www.xszyku.com)

0 第1章 神豪续命系统
第1章神豪续命系统

“神豪续命系统,启动中……”

秦冰猛地坐起,茫然无措,是不是幻听了?

护士、病人来来往往,偶尔还能见到个白大褂匆匆走过。

沮丧再度袭上心头,人生,索然无味。

昨晚没来由的晕倒,直到上午才醒过来的秦冰,匆匆来到医院检查,突然晕倒绝对不正常。

就在刚才,秦冰得知,自己脑子里居然长了个瘤,只剩两个月的寿命。

失魂落魄坐在走廊躺椅上,秦冰茫然无措。

家中有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父母,还有个争气到外国留学的妹妹。父亲腿又有残疾,根本干不了重活。

秦冰作为家中的顶梁柱,若是走了,妹妹的学费谁来承担?

正是因为家中拮据,秦冰才会拼命工作,业余时间甚至还找了两个兼职,每天睡觉都不足四小时。

秦冰凄惨一笑,老天是看自己活得太累了吗?

一个美貌容颜浮现脑海,秦冰想起女友,嘴角略有苦涩。

在老家一起长大的伙伴,差不多都已抱上了娃,已经二十四岁的秦冰,却至今未婚。

秦冰有个女友,谈了两年,前段时间,鼓起勇气求婚,却因家境问题,大吵了一架。

“在你妹妹和我之间,选一个!”女友的话一直回荡耳边。

秦冰不怪她,因为姑嫂之间,就和婆媳关系一样,自古以来就是难题。

不过,现在不用纠结这些了。

因尊重女友,从未与其同居的秦冰,对于与相处两年的女友离别,显得很淡然。

“可能是心里对她并没有太多亏欠?”秦冰自嘲一笑。

“神豪续命系统,启动成功!”

秦冰脑中忽然一疼,像有什么东西要钻进去,一些莫名奇妙的信息,浮现脑海。

病情恶化了?!

“无限钱币,神豪续命,每日任务开启!”

突然,一张没有任何标识,任何花纹的纯黑色磁条芯片卡,凭空出现在秦冰手中。

“每日任务:今日消费不得低于1万,最高无上限。任务完成:奖励一天寿命。任务失败:剥夺一天寿命!”

脑海中蓦地浮现出一个面板。

秦冰根据脑中记忆,消化许久,才明白过来。这个面板可以用来网上转账、查询每日任务完成状况,以及每天消费的具体金额。

完全可心神沟通,直接下达命令,无论是转账还是支付,5秒内完成,真正的“闪付”!

秦冰不由感叹,完全就是黑科技啊!

至于手中的黑色卡片,则是提供现实消费,随时随地刷卡,随时随地花钱!

撞大运了!

秦冰激动到嘴唇有些颤,系统提供无限金钱,让自己瞬间成为可以肆无忌惮去消费的神豪。

这不就是有钱花,随便花吗?!

简单,直接,粗暴!

妹妹的学费不必再担心,还能让父母过上好日子,车子、房子更不再是奢望!

完成每日任务,就会奖励一天的寿命。如果天天都能将任务完成,那么也就意味着,永生!

秦冰眼眸逐渐绽放光芒,置之死地而后生,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激动到一蹦三尺高的秦冰,在医院走廊中,兴奋地发足狂奔。

出了综合楼的门,展臂闭目深呼吸,七月刺眼而灼热的日光,让秦冰感到真实!

不用担心再死亡,拥有无尽的金钱,甚至变相地获得了无限寿命!

“这个好消息,要赶紧告诉蓉蓉!”秦冰兴奋地拿出手机。

找到女友沈蓉的手机号,激动到颤抖的手指,在即将点击拨号键时,却停了下来。

秦冰收起手机,莫名笑得灿烂,“给她个惊喜,哈哈!”

先去买个大钻戒,当众求婚!

之后就让她辞掉工作,无忧无虑的在家吃喝玩乐,再生个大胖娃!

去往商场的路上,秦冰心里美滋滋,脚步也越发轻快。

走到一半,秦冰突然无奈摇头,自嘲笑了笑,“现在不愁钱了,干嘛不打个车?果然是过惯了穷日子啊!”

有钱了,居然有钱了!

心中雀跃,不能自控,秦冰仍然激动不已。

路边招手正准备打车,突然看到远处广告牌上的广告,双眼微亮。

“华夏风格,名师匠心,全球限量,独一无二!蒂芙尼珠宝京城拍卖展会,欢迎您的大驾光临!”

蒂芙尼,世界知名珠宝品牌!

往日沈蓉在某大福珠宝的柜台都能留恋半天,如果自己拍下这蒂芙尼全球独一无二的限量,她会不会被吓到?

秦冰呼吸有些急促,想想就激动!

“你丫还上不上车?”

不知何时出租车已经停在秦冰面前,司机师傅等了半天不见,不耐烦招呼了一声。

秦冰恍然回神,赶紧上车,抱歉道:“不好意思师傅,去蒂芙尼的拍卖展会。”

虽说京城堵车,但那也是指的上下班高峰期,下午三点的京城,并不堵。

不一会儿,出租车到达目的地。

秦冰正要交钱,余光却看到了一个熟悉身影。

细看,还真是自己的女友沈蓉,此时正站在展会门口,不时向里面张望,像是在等待什么人。

“蓉蓉!”秦冰双眼一亮,复又疑惑:“蓉蓉怎么会在这儿?”

正疑惑,一个男人从展会门口走了出来,秦冰愕然看到,沈蓉开心扑入对方怀抱,顺便在其脸上亲了一口。

那男人笑着说了些什么,沈蓉离开那人怀抱,笑逐颜开搂住对方胳膊,一同走入展会大门。

秦冰如遭雷击,大脑一片空白。

浑噩间,秦冰将兜里的钱全部扔给司机,打开车门,疯狂向沈蓉追去!

“先生,请出示您的邀请函!”

两个身强力壮的保安,将秦冰拦了下来。

“我要进去找人!”秦冰疯狂挣扎无果,遂大叫道:“蓉蓉!蓉蓉!”

果然,还未走远的沈蓉,听到有人叫自己,回头一看,满是不敢置信。

他怎么会在这?!

“怎么了?”身旁男人问道。

沈蓉尴尬道:“没,没什么,进去吧!”

“蓉蓉,蓉蓉,你们放开我!”秦冰歇斯底里,大声叫喊,疯狂挣扎。

沈蓉身旁那男人嘴角一翘,笑道:“这就是那傻小子吧?索性今天摊牌好了,虽然他不碰你,但还是感觉不舒服!”

说罢,拉着沈蓉,转身朝门口走来。

沈蓉面带为难,心有不忍道:“别……”

“怎么?不忍心?还是心里还有那小子?”男人停下脚步。

见沈蓉面带纠结,男人脸瞬间沉下来。

一把甩开沈蓉的手,男人皱眉,淡漠看着沈蓉,冷道:“那你现在就做个决定吧!以后是跟着我吃香喝辣;还是和那个穷小子结婚,过一辈子苦日子?!”

沈蓉心中一颤,轻咬红唇,瞬间有了决定,上前搂住了男人的胳膊。

“哈哈!”男人自信一笑,一把搂住沈蓉的蛮腰,朝门口走去。

当那男人搂着沈蓉来到自己面前,秦冰停止了挣扎,失神呓语:“蓉蓉,你怎么……”

两个保安终于解脱,双双点头致敬,异口同声道:“程总!”

“秦冰,我们分手吧!”沈蓉面带愧色。

“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秦冰抓着头发,茫然无措。

恍惚间,秦冰突然指向那男人,“是他对不对,他是谁?!”

“秦冰,对不起!”沈蓉双目噙泪。

“鄙人程鸿,蒂芙尼华夏区的经理,此次珠宝展会的负责人之一。”男人理了理西装领子,自我介绍一番。伸手搂过沈蓉的腰,笑道:“沈蓉现在是我的女人。”

感受到腰间程鸿的暗示,沈蓉咬了咬牙,仰头深呼吸,摒弃情感,暗下决心,摇头道:“秦冰,我们不可能的,我想要的你给不了。”

“我能给!你想要什么,我都买给你,我现在有钱了!”秦冰一脸祈求。

程鸿脸上不屑一闪而过,突然发现一辆熟悉的车辆驶入停车场,面色瞬间一正。

甩开沈蓉的手,冷哼道:“两分钟内,把这小子赶走!不然,你就和他一起走!”

说罢,快步向停车场走去。

沈蓉望着走远的程鸿,愣了愣,不假辞色的他,有些陌生。

随之心生怒火,都是因为秦冰在这捣乱!

柳眉一皱,沈蓉恶狠狠道:“你挣的那点钱,够你妹妹的学费吗?穷逼一个,又拿什么来养我?!快滚吧!”

“我现在有钱了……”秦冰失神地看着沈蓉,不知所措。

他不明白,往日温柔文静的沈蓉,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你那点钱能买什么?能让我穿金戴银?还是能买得起名牌鞋包?”沈蓉狠心下来,却有种越爽越兴奋的异样爽快。

沈蓉指着脚上穿的翠绿色鱼嘴高跟鞋;又指了指挎包上的商标,鄙夷道:“普拉达的鞋,Lv的包,你买得起?!”

“你不知道我已经辞职一个多月了吧?”沈蓉冷笑,看着秦冰:“就在上个月,我被程鸿包养,每天住在二环上百平的房子里。而你,这辈子能挣够十平米的钱吗?!”

“我会跟你这种穷逼过一辈子?做梦!”

秦冰呆立当场,面前的沈蓉,仿佛变了一个人,十分陌生。

眼角划过泪水,秦冰惨笑,真心爱了两年的女人,却直到今天,才认识到她的真面目!

沈蓉看着秦冰失魂落魄的模样,心里虽然有些不舒服,毕竟有一丝感情存在。

但想到程鸿,想到将来的锦衣玉食,沈蓉当即便把心中那一丝愧意抛诸脑后。

看到远处程鸿已经接到几人,正准备往这边走,沈蓉有些心急。

想起程鸿说下的狠话,沈蓉心一横,走向秦冰,推了一把,恶脸相迎,“穷逼,你赶紧滚!”

“啪!”

“你敢打我?”沈蓉捂着脸,满是不敢置信。

“这是你欠我的!”

两个保安见沈蓉被打,瞬间左右架住秦冰,将其控制。

秦冰挣扎无果,抬头看向沈蓉,狞笑,“你会后悔!”

0 第2章 男人的自信
第2章男人的自信

程鸿陪同的几人中,为首一老者,指着被保安控制住的秦冰,板着脸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应该是来闹事的,我去看看!”程鸿腰背略弯,对老者笑着解释。转身间,满脸阴沉。

程鸿走来,看向沈蓉,满脸怒容:“怎么回事,不是说了赶他走吗?!”

沈蓉瞬间泪盈满眶,指着秦冰,娇声哭诉道:“他打我!”

程鸿一瞪眼,眯眼看向秦冰,“小子你活腻了?给我……”

声音戛然而止,程鸿突然想到总经理还在后面看着,皱了皱眉,“等我们进去之后,再说!”

“放开,我要参加拍卖!”秦冰不含一丝感情,淡漠说道。

程鸿嗤笑:“你?你这种穷逼,能买得起什么?”

“程鸿。”老者不知什么时候来到旁边,严肃道:“我们不能轻视任何一个客户!”

“是!”程鸿额角一丝冷汗,点头应道,迟疑片刻,还是咬牙道:“这人就是来捣乱的,我怕……”

秦冰眯眼紧盯程鸿,冷笑道:“我说我是来参加拍卖的,你耳朵聋吗?!”

秦冰压下了失恋的打击,现在满脑子都是报复。

而那老者,一看就是蒂芙尼的重要人物,地位绝对比程鸿要高。

“还不赶紧放开!”老者身后,身材火爆的OL装性感女,冷声喝道。

保安左右为难,看向程鸿,后者一瞪眼,“洛秘书说的话没听到吗?放开!”

秦冰揉了揉胳膊,故作严肃,“蒂芙尼都是这么对待顾客的?”

“先生,里面请!”性感女一推高挺鼻梁上的黑框眼镜,笑颜如花,“对于给您造成的影响,我们深表歉意,稍后为您申请成为蒂芙尼高级会员,以作弥补,您看好吗?”

“高级会员?”秦冰饶有兴趣地看向这秘书。

对方身上的香味,浓郁却不刺鼻,反而给人一种优雅感。

黑长直,瓜子脸,柳叶眉,桃花眼,俏琼鼻,樱桃口。骨子里的高冷,职业性的微笑,有种极具冲突的美感。

虽说刚刚失恋,心情低落,脑子里根本不会有任何男女杂念,但秦冰却情不自禁,想要与之交谈。

“对,蒂芙尼高级会员,在所有蒂芙尼专卖店、专柜、展会都能享受到贵宾待遇。”

心里本想刁难,鬼使神差的秦冰却点了点头,“好!”

“先生,这边请。”性感女秘书前面带路,伸手示意。

秦冰点头跟上,因为感受到了尊重,气也消了大半。

“哼,看看洛雪的处理方式,再看看你!”待二人消失在门口的红毯走廊,老者这才对程鸿寒脸训斥。“你这样,我怎么放心把京城乃至整个华北区交给你打理!”

程鸿默然片刻,迟疑道:“高级会员名额本就不多,再说他只是个穷……”

“目光短浅!”老者出言直接打断,寒脸斥责,“高级会员有什么用?一个不疼不痒的赔偿,就能让对方消气,洛雪做的就很好,这是在维护蒂芙尼的名誉!”

“是!”程鸿点头,一副虚心受教。

“如果他有能力参与拍卖,那就是拉拢到一个高级客户,更是百利而无一害!”

“他就是个穷小子!”

“哼!”老者冷脸,走向大门,踏上红毯。“穷小子怎么了?让你阴沟里翻船的,也许就是穷小子!

“穷逼终究是穷逼!”程鸿不以为然,随之跟上。

进入大厅,数十个玻璃展柜,各式各样的珠宝饰品,各种炫彩夺目的钻石、宝石,让人眼花缭乱。

洛雪将一缕长发拂到耳后,抬头便露出了标志性的职业微笑,"先生您可以先逛一逛,这里的展品大部分只有模型和视频,实物的话,要等到晚上拍卖会才能看到。"

秦冰点了点头,左看看右瞅瞅,眼珠子都有些不够用了。

"先生怎么称呼?"洛雪问道。"我登记一下,稍后安排专人来接待您。"

龙眼大的钻石、血红色的珍珠,电视上都没见过,秦冰看到目眩神迷。

"先生?"洛雪再次唤了一声,秦冰才恍然回神。"啊?!"

"先生您怎么称呼?"

"哦,我叫秦冰。"秦冰有些尴尬,"你呢?"

秦冰有点汗颜,自己表现的是不是特别像土包子?

身怀无限金钱,秦冰却还没有适应过来,如果不是为了报复沈蓉,恐怕也不会想要进来。

没错,秦冰进来,就是为了报复!有眼无珠甩了一个土豪,就是对拜金女最大的惩罚!

秦冰要做的,就是拍下最贵的珠宝首饰,让沈蓉后悔终生!

"洛雪,洛水的洛,冰雪的雪。"洛雪学着秦冰口气介绍,接着指向不远处的走廊拐角,"秦先生,那边是此次拍卖展会的酒会,提供的各种酒品、饮品。"

秦冰点了点头,酒会什么的,他在电视上见过。什么“人头马”、“拉菲”、“XO”,想想这些高端大气上档次的酒名,就有点迫不及待。

"我先去为您登记一下,您请自便。"洛雪含笑歉意点头。

转身,洛雪脸上的笑容收敛,不着一丝情感。步伐优雅却并不缓慢,转瞬间便从秦冰的视野中消失。

秦冰对洛雪的印象还是不错的。

她并没有因为秦冰的着装,而有一丝不耐与瞧不起,服务态度很好,说话语气也非常客气。

其淡漠的眼神和无情感的笑容,造成一种剧烈的冲突,形成异样的美感,让人不禁回想,企图征服。

短短几句话,洛雪给秦冰,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对珠宝也瞧不出好坏,秦冰直接朝着洛雪说的酒会走去。

走廊拐角处,一转弯,秦冰瞬间被闪瞎了眼。

成堆的凹凸有致、细大长腿、衣着暴露的靓丽美女,散布整个酒会大厅。

一身西装,系着领带,腕带名表,一副成功人士模样的那几个男人,成了这群美女围簇的对象。

身材臃肿、一脸粉底、名牌包包,看上去就是富婆的那些人,则坐在大厅的边缘沙发、卡座,手拉手与或俊俏或健壮的小伙,谈心正欢。

搭眼看去人不少,但实际参与拍卖的,只有二十几人。

秦冰一来,瞬间吸引了无数目光。

那些展会官方请来的名模靓女,扫了一眼秦冰,转瞬收回了目光,满是腹诽:“门口的保安怎么搞的,这种人也能放进来?”

至于那些富婆、成功人士之类,更是没拿正眼瞧秦冰一眼。

秦冰摸了摸鼻子,"挺不受待见啊!"

看来要把自己好好捯饬一番,被人看不起的感觉,还真不好受。

活了二十四年,被人看不起的次数,数不胜数。

但钱能壮志,能壮胆,有了钱的秦冰,不愿再甘心做被人瞧不起的土包子。

远处众多名模中,纠结看着手机信息,终叹了一口气,无奈地朝秦冰走来。

秦冰突然看到一人朝自己走来,心中有些雀跃,看来还是有识货的嘛!

低胸装,饱满的雪白,仿佛要撑破胸襟;超短裙,高跟鞋,如葱般白的细长双腿;随着不断朝自己走来,让秦冰心脏有些不争气的跳动起来。

“您好,请问是秦冰先生吗?”

“对,我是!”秦冰不自觉攥了攥了拳,强自镇定道。

“我叫陆婉儿,此次展会的拍品,您如果想要了解,可以随时咨询我。”如瀑黑发,灵动双眼;有点婴儿肥的俏脸,对称的梨涡,笑起来美丽动人。

虽然笑颜如花,但陆婉儿心里的苦,只有自己知道。

这秦冰一进门,往日那群见了男人没命的姐妹,却没一个人动。整日混迹高端会所,眼睛比扫描仪还毒,明眼人搭眼就能看出秦冰是个穷逼。

陆婉儿也不想来,可是主办方发信息让她负责接待,她也没办法。既然混这个圈子,那么就要谨记一条铁律,得罪谁也不能得罪主办方。

这种高端拍卖会,来人非富即贵,随便搭上一根线,那就是飞上枝头变凤凰。

只要乖乖听话,主办方下次还会叫你来。

因此,陆婉儿心中虽然有些不痛快,但还是堆起笑脸,十分客气。

“万一这是个低调土豪呢?”陆婉儿心中如是想。

不过,下一刻她就打消了这个念头,谁家土豪见了自助餐能这么不顾形象没命吃?

秦冰上午醒后就匆匆去了医院,一呆大半天,两顿饭没吃,早已饿到前胸贴后背。

没想到这酒会居然还有自助餐,果断开吃,都快饿死了,还顾及什么形象?

这身地摊货,加起来不到一百块,又有谁会在意自己的形象?

根本没人在意!

“穷逼就是穷逼!”随着程鸿一起进来的沈蓉,远远看到秦冰一手拿着螃蟹腿,一手抓着红酒杯,满是鄙夷。

再看不远处手持酒杯和富豪们谈笑风生的程鸿,沈蓉深感自己的选择非常正确。

哪怕只是个被包养的情妇。

待秦冰吃完,已经是下午五点,足足吃了一个多小时。

肚子撑到爆!

遛弯消食的秦冰,看向从头到尾都跟在自己身边的陆婉儿,问道:“这次最贵的珠宝,你知道是什么吗?”

“此次拍品官方起拍底价最高的是‘爱火’与‘凤舞’,在那边有模型和视频,您跟我来。”陆婉儿随之应道,似乎早已将相应话述背到滚瓜烂熟。

随陆婉儿来到大厅最里面,秦冰看到最显眼的位置,摆放着六个展柜。最高处两个展柜并排,其下四个稍矮的展柜呈左右对称。

此时临近傍晚,距离六点开始的拍卖会,还有不到一个小时,展厅中的人也逐渐多了起来

六个展柜旁,几人正在欣赏了解,见到秦冰靠近,上下打量一番后仿佛见到什么肮脏之物一般,目露鄙夷,避而远之。

秦冰毫不在意。

如果是在昨天,秦冰可能会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但现在,系统让他拥有了无限的金钱,对此已泰然自若。

男人的自信,源自财富。

0 第3章 反转
第3章反转

秦冰看向最高的两个玻璃展柜,一个是手环,一个是项链。

手环名为“爱火”,主体较宽,材质为铂金,其上镶满细小的红钻与粉钻。粉钻用来组成底色,红钻则组成了一个燃烧的心形。

视频介绍,粉钻与红钻虽然颗粒细小,但是其珍惜程度为“稀世”级别。

“凤舞”是个吊坠项链,吊坠形状是个展翅飞翔的凤凰。凤凰的主体镶嵌着一颗指肚大小的黄钻,凤眼与五条凤翎则是分别镶嵌不同颜色的彩钻,炫彩夺目。

两者起拍价为100万美金,一口价300万美金。

秦冰默默掏出诺基亚1100,算了一下,一口价拍下,要将近两千万。

四千万买这么俩破玩意?!

有钱人脑子是不是都有病?烧钱玩?

“……”陆婉儿看着秦冰拿出的手机,极度无语。

智能横行的年头,还有人用这种手机?老年人都在用语音播报的大彩屏好不好!

秦冰看了看其他四个展柜,皆是50万美金起拍,一口价150万。

此次蒂芙尼拍卖展会的所有拍品中,这六件的价格占据了第一阶梯。

盯着两件最贵拍品看了会儿,秦冰不由摇头,轻松一笑,待会儿这两件就是自己的了。

四千万?对自己来说,仅仅是超额完成系统的每日任务罢了!

随着主办方的通知,所有人开始陆陆续续进入会厅,拍卖会即将开始。

秦冰自认为从没见过如此金碧辉煌,一眼望不到边的大客厅。

无数圆桌,排满大厅,每个圆桌四张椅子,面向前方的半圆形舞台。

此时,舞台上,劲歌热舞。

秦冰随便找了个桌,陆婉儿陪着坐了下来。

嗑着美味瓜子,喝着清香茶水,秦冰抱着欣赏的目光看向舞台,一眼不眨。

待到每个桌都坐上了人,便开始了拼座。

每个人路过,看着一堆瓜子皮,狼藉的桌面,再打量一番秦冰,后带着鄙夷离开。

陆婉儿心里骂娘的心都有了,唯一可以再次接触土豪的机会,就是拍卖会的拼桌,可却没人敢来。

拍卖会开始,一件件拍品找到了主人,秦冰百无聊赖,转头看向陆婉儿,“刚才那两件拍品,你更喜欢那个?”

“当然是‘爱火’了,我渴望那样的爱情……”陆婉儿目露憧憬。

秦冰翻了个白眼,哪样的爱情,我咋没看出来?!

不过看陆婉儿的样子,还是笑道:“行,一会儿我拍下来送你!”

跟了自己半天,没有一丝不耐烦,没有半分瞧不起,秦冰觉得可以奖励下对方。

“……”

陆婉儿礼貌性的笑了笑,至于秦冰说的话,信了才有鬼!

“下面,是此次拍卖展会的‘双子’之一,‘爱火’!”台上,拍卖师声情并茂,将“爱火”介绍一番后,一把掀开礼仪小姐推上台来展柜上的红布,表情激动,“起拍价100万美金,每次加价不得少于1万!下面……”

可算上来了,这里都快睡着了,秦冰深吸一口气,举起桌上放的牌子,高声道:“一口价!”

拍卖会首个一口价出现,竟然是本次最昂贵的拍品之一!

“哗!”

众人看向出价者,居然是晃悠了一下午的那个土鳖,整个大厅顿时议论纷纷。

秦冰的异样着装,让拍卖师有些怀疑,加之程鸿及时的汇报,拍卖师请示领导后,决定派人来查证。

工作人员之后下来邀请,秦冰只能跟去。

整个会厅议论纷纷。

不远处陪坐在程鸿身边的沈蓉嗤之以鼻,在这种地方捣乱,秦冰这是在找死!

以为这样可以引人注意?还是故意做给我看?这样有什么意思?

不会因为自己和他分手,情绪波动太大,傻了吧?

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秦冰来到一间办公室,里面坐着三个人。其中两个,便是洛雪与之前的那个老者,还有位油头粉面西装革履的中年人。

老者连连致歉,但话语中无非就是让秦冰证明到底有没有购买力。

秦冰拿出手机,装模作样的打了个电话,没办法,自己这破手机,可不能上网转账。

中年人面前的电脑提示音响起,查看过后,对身旁老者点头:“转账成功。”

“秦先生,真是不好意思麻烦您走这一趟。”老者眼中闪过一丝不可察觉到的震惊,稍瞬即逝。

秦冰摇头,表示不在意。

待秦冰走后,老者看了一眼无动于衷的洛雪,脸色阴沉,程鸿这次恐怕是要保不住了!

从办公室出来,拍卖会回到正轨,接到工作人员的信息,台上拍卖师激动道:“恭喜这位秦先生一口价拍得‘爱火’!”

拍卖师的一句话,引起轩然大波,所有人震惊,人不可貌相。

沈蓉一脸迷茫:“这不可能……”

秦冰什么身份地位,沈蓉简直是一清二楚,父母都是农民的他,怎么可能拿出近两千万?!

“假的,这绝对是假的!”沈蓉慌张地抓住身旁程鸿的胳膊,企图得到对方的肯定,“对不对?”

程鸿一把甩开沈蓉的手,阴鸷双眼中,流露一丝恐惧与担忧。

两千万的身家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花费两千万,只是拍下一件无关紧要的饰品!

这样的人,自己怎么可能招惹的起?!

程鸿心中有些悔恨,自己怎么会抢了对方的女朋友,还在其面前大放厥词!

都怪沈蓉这个有眼无珠的贱.货!

无视沈蓉,程鸿起身直奔办公室,现在当务之急,是要保住自己这份百万年薪的体面工作。

工作人员小心翼翼捧着蒂芙尼特色的蓝色礼盒,送到秦冰面前。

因为秦冰已经结算费用的缘故,所以拍品直接送来。

“它现在是你的了。”秦冰将手中的小礼盒随意扔到桌上,笑着说道。

“啪!”

目瞪口呆还没回过神来的陆婉儿,身子一抖,手中的茶杯,不觉滑落。

临桌一个臃肿肥胖的贵妇,面带震惊,如此奢华的珠宝,随手扔?

附近的其他几桌,看到与秦冰同一桌的陆婉儿,心中震撼无以复加,两千万,只为泡个嫩模?!

坐在附近,往日与陆婉儿相熟的几个模特,更是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当初如果迎上去,那这价值两千万的“爱火”,不就是自己的了?

肠子悔到墨青。

“这…这…给我?”陆婉儿盯着桌上的蓝色礼盒,大脑放空,震惊到口吃,说不出话。

秦冰享受此刻的安静,悠然得意,“刚才我们说好了,送给你。”

“不行,我不能要,太贵重了!”陆婉儿紧咬红唇,将礼盒推到秦冰面前。

秦冰诧异地看了陆婉儿一眼,只见对方眼中,满是不舍。

“我说了送你,那就是你的,我送出的东西,从不收回!”秦冰淡然地装了个逼,心中暗自叫爽。

有钱的感觉,真他妈太爽了!

陆婉儿脸上满是纠结与迟疑,两千万,自己一辈子都挣不到这么多钱!

可心底却有个小人在呐喊:若是收下,你又拿什么来回报?你的身体值两千万吗?!

正当陆婉儿暗下决心,再次咬牙准备拒绝时,异变突生。

一个女人跌跌撞撞,疯狂跑来就要抢桌上的礼盒,同时口中大叫:“这是我的,这是买给我的!”

陆婉儿眼疾手快,一把收起礼盒,起身赶忙推到秦冰身边。

“秦冰,这是我的,是你买给我的,对不对?”

秦冰面无表情望着跪倒在自己身前,抓着裤腿满是祈求之色的沈蓉,之前的怨恨仿佛消散了些。

沈蓉无视周围人的指指点点,异样目光,哭诉乞求:“秦冰,我错了,你打我,骂我都好,只求你能原谅我,让我回到你身边……”

看着沈蓉这副模样,秦冰心有不忍,但想到之前她那般嘴脸,只叹天道轮回,报应不爽!

“女士,请控制一下您的情绪。”纷乱与喧闹引来了两个保安,将沈蓉架离。

沈蓉挣扎着哭喊:“秦冰,我知道你还爱着我,我也爱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吧!”

秦冰眼睁睁看着沈蓉被带离,心思万千却默不作声。

爱?

秦冰当初在出租车上,看到沈蓉带着满脸幸福扑入别人怀抱时,他就知道,爱情已死。

当时的乞求,只是不甘的奢望罢了。

此刻,秦冰没有一丝不舍,却也没有一丝报复的快感。

胳膊被一双手紧紧抓着,秦冰轻轻拍了拍,勉强笑道:“没事了,被吓到了吧?!”

陆婉儿松开手,望着沈蓉被带走的方向,心有余悸。

“现场发生了一点混乱,不过现在已经解决,下面是本次展会的最后一件拍品,‘凤舞’!与‘爱火’一样。起拍价100万美金,每次……”

“一口价!”

拍卖师的话被打断,秦冰再次举牌。

“哗!”

这下,在座的所有人皆不能淡定,直接起身,目光汇聚在秦冰身上。

在座这些人并不是拿不出两千万,但这两件拍品根本不值两千万,没人想过要一口价,毕竟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

但不曾想出了秦冰这么个异类,人傻钱多!

这次拍卖师根本没有丝毫犹豫,直接落锤:“恭喜秦先生再次一口价拍得‘凤舞’!”

“啊!”被带到保安室刚刚镇定下来的沈蓉,听到外面拍卖师的声音,疯狂尖叫。

保安只得再次出手控制住要往外跑的沈蓉。

挣扎无果,披头散发的沈蓉瘫坐在地上,双目无神,喃喃呓语:“我的,都是我的……”

作为始作俑者的秦冰,直接带着陆婉儿去了办公室,再次转账。

转完账,秦冰盯着老者,“下午的那件事,希望贵公司能给出一个令人信服的结果。”

本想为程鸿求情,准备堆笑套近乎的老者,尴尬一笑。

“程鸿已经不再是蒂芙尼的员工,秦先生请放心。”

秦冰点了点头,转身就走。老者赶忙献殷勤似的先一步替秦冰打开了门。

出了门,秦冰对老者道:“那件拍品我就不带走了,替我送给洛大美女。”

秦冰潇洒转身,陆婉儿紧跟其后,留下堆着笑,仿佛定格的老者。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