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点简介:小说阅读网(www.xksjvipyd.com)是一个专业的小说资源网站。为广大书友推荐小说最新章节在线资源。小说推荐无广告无弹窗阅读:【系统流、无敌流、重生流、异世修真、校园都市、总裁豪门、历史军事、玄幻仙侠】小说资源丰富赶紧收藏。

妖女倾城、小说阅读网、妖女倾城小说、林婉婉,邢墨城

妖女倾城、小说阅读网、妖女倾城小说、林婉婉

妖女倾城

小说阅读网推荐:★★★★★★★★★★★★★★

小说主角: 林婉婉,邢墨城

更新时间:2021-06-29

妖女倾城小说: 更新至第 256 章

站点导航:妖女倾城

站点资源:小说阅读网

小说资源: 最新更新章节 热门小说 小说排行榜 免费小说阅读 男生小说 女生小说

妖女倾城小说简介内容:
穿越前的林婉婉天生一张琼瑶女主苦情脸,人见人踩。穿越后的林婉婉是一个拥有天使脸庞、魔鬼身材的……金刚芭比?在这露个胳膊、露个腿都要被骂的时代,想要拐个将军来生娃,都只能采取迂回战术,从做一对好基友开始。“将军,不是说好当一辈子好兄弟的吗,你……你竟然对我有非分之想?”将军邪魅一笑,把好兄弟搂进怀里说道:“白天做兄弟,晚上做夫妻,不冲突!”还有这等操作……林婉婉只想反抗,这没羞没臊的日子她后悔了!


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站点导读:小说阅读网(www.xszyku.com)

0 第1章 千机蛊虫
不见天日的地牢里面,披头散发的的女子被捆绑着四肢挂在墙上,她的身上衣不蔽体,原本玲珑的身体,现今血迹斑斑。

身上遍布伤痕,都是刀伤,鞭痕,那蜿蜒流淌下来的血水,在她的身下汇聚成一滩,小小的一个地牢冲天的血气,令谁走进来,都闻着想吐。

此刻地牢紧锁着的铁门被人推开,吱呀一声在安静的空气之中响起,那原本就跟死人一般的女子,竟然有了反应。

她挣扎着,在墙上不安的扭动,从喉咙底发出犹如野兽般的嘶吼,但捆在手脚上的绳索,因为她的挣扎,是慢慢的越缩越紧,直到勒进她的肉里,像是要掐端她的手脚一般。

几根绳子吸饱了她的血,原本暗红的绳索,一下子变得通红,像是那烧红了的铁。

“美人,美人儿,不要乱动,你的血每一滴都是珍贵的,看到你流血,老夫的心也很疼呢。”一个穿着黑袍的人进来,他的声音很是沙哑,犹如砂纸在铁片上面打磨发出的声音。

而被挂起来的女人,显然已经没有张口说话的力气,她微微张开的眼睛,看着老头的时候,泛着绿光满是痛恨,那种眼神是恨不得立马扑过来,吃他的肉喝他的血。

黑袍老人身后,跟着五六个黑衣人,个个都有七尺多高,脸上都戴着铁面具,都只露出一双眼睛来,最前头一人手中捧着一个锦盒,很是华丽。

不过他的手微微的颤抖着,显然很害怕盒子里面的东西。

老人感受到对面女人的怨气,这怨气越大,他反而就越开心,因为这样造出来的千机女,才更加的厉害。

“放血。”两个字从他的嘴里吐出,平静的就跟叫人去倒水一般。

“是。”

后面走出来一个黑衣人,他手里拿着一把小刀,慢慢靠近墙上早就已经半死不活的女人。

新鲜的血一流出来,锦盒里面放着的东西便开始震动起来,砰砰砰的响声,撞击着盒子像是马上就能从里面飞出来。

“赶快把盒子打开,把千机给放出来。”看到这种动静,黑袍老人很是激动,他那一双浑浊的双眼,看着面前挂在墙上的女人,仿佛像是看到什么宝贝一般,恨不得立马就扑过去为自己所有。

听了命令,打开锦盒,里面就有东西自己个飞了出来,犹如蜜蜂一般,发出嗡嗡嗡的声响,白胖的身子,飘飘摇摇的朝着墙上的女人飞了过去。

然后准确的就钉在女人刚才被划破的伤口处,它收了短小的翅膀之后,看起来就像是一条蛆虫,原本白的透明的身子,在吸了血之后,渐渐的由白变粉,由粉变红。

在场所有的人都紧紧的盯着这条诡异的虫子,原本以为它会像以前那般,吸饱了血之后,就自己飞回来的。

但这次却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0 第2章 不能杀我
毕竟已经九十八次了,这是第九十九次,也是最后一次,再吸最后一次血,千机女便练成了,黑袍老人那一双枯瘦的手,紧紧的捏在一起,又紧张又兴奋。

“不……不好,千机蛊虫好像钻,好像钻进去了。”原本捧着锦盒的黑衣人离着最近,所以他是第一个发现不对劲的,今天千机蛊虫吸血的时间比着任何的时间都要长,原本以为是最后一次,所以难免时间长一点,所以并不放在心上。

直到千机蛊虫钻进了那女子的体内,黑衣人才大喊,黑袍老人快步上前,不过就这几步路的时间,其余的黑衣人便一同惊呼着:“进去了,进去了,蛊虫钻进去了。”

待到黑袍老人上前,再也没有蛊虫的影子,他一双枯瘦的手,颤抖着想要摸上去,他的千机蛊虫不见了,那他的千机女?算不算是练成了?

还没有触及到女子的皮肤,只觉得手下一烫,虽然立马收回,但却也被灼烧了一般,冒出白烟还有烧焦的味道。

“她的伤口,她的伤口……”竟然在慢慢的愈合,而她的身子却格外的烫,原本满身的鲜血像是被身体吸收一般,随着伤口的愈合,立马一点血渍都没有。

但露出的皮肤不是白净的样子,而是红通通一片,就跟烧红了的铁块无二。

已经吃过一次亏,黑袍老人不敢再贸然上前,幸好女人的手脚都被捆绑着,也不怕跑了。

地牢里面,一时无人说话,大家的眼睛都盯着面前的女子,看着她那原本脏污不堪的模样,渐渐的干净起来,她那满身的伤痕,渐渐的痊愈。

随着时间的过去,原本发红的皮肤,也渐渐的变淡,而刚才灼热的温度退却下来之后,黑袍老人不由的再次伸手,摸上女子的脸。

感受到细嫩的皮肤,还有那跟正常人一般的体温,黑袍老人压抑不住的笑出了声音:“成功!成功了,老夫的千机女终于练成了。”

笑声还没有传遍地牢,就在忽然之间,原本闭着眼睛的女子倏尔就睁开了眼睛,只听得几声响动,原本紧紧捆在她手脚上的绳索,早就被挣开。

她双眸之中一片血红,犹如凶猛的野兽,但她的面容精致,眼窝凹陷,鼻梁高挺,不像大昭国的人,更像是西夏的女子。

“美人儿,我的美人儿,你以后就是老夫的宝贝,老夫要杀回南疆,坐上千机门门主之位!”话音未落,他的脖子就被那女子给掐住。

女子皱着眉头,一双血红的眼睛盯着黑袍老人,慢慢把他举了起来,提到半空中。

“松手……你是我制造出来的,我是你的!主人……你,你……不能杀我。”

女子根本没有听他的话,手一用力,黑袍老人的脖子就跟脆弱的麻杆一般被掐断,女子手一松开,黑袍老人软塌塌的倒在地上,没有了呼吸。

这仿佛开启了女子身上的某个机关一般,她嘶吼一声,之后地牢里面,血腥味越来越重,直到除了她之外,再也没有别的活人喘气。

跌跌撞撞的从地牢当中冲出去的时候,外面一片红光,此刻正是日落西山,在树林之间穿梭着,她身上原本就破烂不堪的衣服,此刻就只是几片布条挂着,呼吸越来越重,心跳的很快,像是有什么东西即将爆开一般。

0 第3章 金刚芭比
林婉婉觉得自己全身都疼,疼的骨头发出咯咯的声响来,身体里面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像是要把她给撕碎。

忍受着巨大的疼痛,林婉婉不知道自己身处何方,她原本是一名刑警,在出席国际任务的时候,缉拿毒贩却意外中枪,原本以为自己必死无疑。

等她再次有知觉的时候,却发现自己被人捆在一个地牢里面,再之后便发生了那等恐怖的事情,可以肯定,那些人定然是一个什么邪教,自从那条虫子爬进她身体里面之后。

她先是觉得热,然后是觉得一股莫名的力量从身体里面爆发出来,让她想要……杀人!

把那些人都给杀了之后,林婉婉心中才觉得爽快了一点,不过现在这种难受的感觉又上来了。

血,她想要血,心里仿佛住着一只嗜血的猛兽,在嘶吼咆哮。

她出了地牢之后,太阳的余辉照在身上,就像是有无数的针扎在身上一般,疼痛无比。原本娇小的身体,像是泡水的海绵一般,慢慢的胀大。

直到……变成一个金刚芭比。

疼痛减小一点之后,林婉婉低头看自己现在的身体,吓的她尖叫了起来!

这……这……太结实了吧,全身都是肌肉,硬的跟石头一般,胳膊大腿都粗的跟边上的树一般了,为何突然之间变成这样?

她颤抖着两只铁铲一般的双手,然后扒开自己身上零星的布条,原本身上的衣服就够破的了,现在体型暴涨之后,那可怜的布条真的是勉强挂在身上。

低头一看,呼……好在双腿之间没有长出奇怪的东西来,她!还是一个女人,虽然外表变得犹如一个金刚,但心里住着一个芭比。

那不就是金刚芭比?林婉婉突然想到那十万个冷笑话里面的哪吒了,自己现在的模样,就跟他一样吧,不过等到后来,林婉婉发现,自己还不如那哪吒呢,起码他还有一个萝莉的脑袋,而她现在的脸,真是一言难尽。

抬头看向周边,茂密的森林,而再边上就是一望无际的黄沙,应该是沙漠地带。

难道她中枪之后,被那些贩毒分子给带到了一个原始森林里的秘密基地,是研究什么新型的毒品?那个钻进她身体里面的虫子是什么机械智能虫子?,然后她身体被改造成这般模样了?

胡思乱想之间脑袋里便像是有虫子在钻,疼的她扶住一棵树,想也不想脑袋便往树上撞去,“哄”的一声,那直径足足有一米的大树,轰然就倒了下来。

而林婉婉的脑袋里面,断断续续的出现了一些片段,一些不属于她的记忆。

她被黑袍老人给抓住,拖到一间地牢,每天都会有人在她身上割一刀,然后那肥胖的虫子,会自己飞过来吸她的血……

觉得冷,觉得疼,几次差点死过去,但是却没有死,再次醒来的时候,就能感受到刀子割开她的皮肉,那恶心的虫子贴在她的身体上吸她的血。

不不不……这不是她的记忆,而且那些神秘人的穿戴,都不属于现代社会的,倒像是古代的场景。

0 第4章 水底观鸟
看着被自己撞一下就干倒了的树,林婉婉更加的暴躁啦,她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地?自己又为何会出现在这里?她又能去做什么?用力的奔跑着,完全不顾前面有没有路,也不管前面有没有危险,直接往密林深处跑去。

最后一丝余辉被大山阻隔之后,林婉婉的面前是一片很大的湖,波光粼粼的水面,而当她走进之后,水面倒映出她此刻的面貌,吓得林婉婉立马缩回了脑袋。

太……太粗犷了,一点美感都没有,完全是一个莽汉的脸,虽然没有胡子,但是一张脸四四方方,棱角分明,长得虽然不是很丑,对!不是很丑,就是一般的丑而已。

“啊……为什么?这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林婉婉对着湖面喊着,原本水里游着几条鱼,似乎是被她的声音吓到,又似乎是被她现在的样子给丑到了,几条鱼儿一甩尾,便灵活的游离岸边。

面前的湖很大,看着水位也挺高的,看见鱼儿都嫌弃自己,林婉婉心下想着,与其这幅样子活下去,还不如死了算了。

于是她一个猛子就扎进水里,想要淹死自己,不过让她失望,她在水里呆了很长时间,一点不觉得憋,反而……还觉得这般泡着很舒服。

奔了一路了,身上都是汗,洗洗也不错?

在水里泡的挺舒服的,林婉婉就突然不想死了,看着自己健壮的身体,她觉得不论在什么地方,她似乎都能凭着这一身强悍的身体,能够活的很好的。

就在她想要出来的时候,感觉到远方有大批的人打马而来,马蹄震动大地,就连湖泊的水都像是煮沸了一般,开始奔腾起来。

她不敢贸然出来,慢慢的游到岸边,透过水面,查探着上面的情况。

过来的是一个军队,足足瞧着有上千的人马,他们身上都穿着铠甲,而手里握着的不是大刀就是长矛。

这是一支小小的轻骑军,士兵头上有些带着头盔,而有些看似低等一点的,就扎着发髻。

看到这种情况,林婉婉的心随着身体,更加往水底下沉去。

心好痛!虽然她复活了,但是灵魂不仅附身在这样一具女金刚的身体里面,而且还穿越到了古代。

没有枪啊,没有枪,她一个女刑警没有枪那不等于老虎没有牙吗?算了算了,想想还是淹死自己吧。

当然这具身体可能是太强悍,又可能是变异了,在水底不论呆多久,淹不死不说,还能很灵活的游动。

林婉婉身上现在连一根布条都没有了,瞧瞧上面这么多的士兵,她自然不敢上去的。

一个女孩子,光着身子上去,那不就便宜上面的男人了?

你确定真的是便宜?不是辣眼睛?心底有不和谐的声音传出,林婉婉不予回应。

安安静静的呆着,但上面的那些士兵却不准备安静,先是取水做饭,而后竟然一个个的开始脱了衣服,往湖里跳了下来。

潜伏在湖里的林婉婉,看到面前几十个男人,脱光了衣服,排成一排,几十只大大小小,有粗有长的鸟儿就如此展现在她的面前的时候,林婉婉张大了嘴巴。

惊讶让她的眼睛睁得更大,看的更加清楚——直到被水呛了,才背过身子。

什么叫人生,就是这般大起大伏,林婉婉觉的老天爷安排自己来到这里,可能就是为了让她承受这般的考验!实在太刺激了有木有,不过一下子看了这么多不该看的,她明儿会不会张针眼?

0 第5章 嗜血
士兵们犹如下饺子一般,往湖里跳了下来,吓得林婉婉赶紧往湖对岸游过去,她不能被别人发现了。

“将军,营帐都已经搭好,其实只要我们连夜赶路,下半夜就可以回到军营的。”副将赵斌禀报道。

邢墨城看着波光粼粼的湖面,又看向已经泡在湖里的士兵们,顿时觉得自己身上更加难受,他们这次原本是去巡视边防的,但不巧路上回来的时候,遇到了西夏的伏兵。

杀出重围之后,赶了一天一夜,才回到边境,邢墨城最是爱干净,军营里缺水,用水都是靠人马押送,所以格外节约。

与其回去拿着帕子擦擦,还不如今夜休整一晚,好好的洗洗身上的血迹,然后再回去。

当然这点小心思,作为将军不好说出来,邢墨城故作深沉,“你派一百人去一线天埋伏,如有追兵,当即诛杀。”

赵斌听命,立马觉得自家将军甚有谋略,这一路他们虽然杀了不少西夏的人马,但也被人犹如丧家犬一般的追赶,那一线天好进不好出,如果西夏追兵真的追到那里,保证有去无回。

邢墨城看着赵斌点齐人马出去之后,翻身上马往一线天去,他便绕着湖边,慢慢的走到对岸,这边没有人,脱下身上又是血又是汗的袍子,邢墨城犹如银鱼般滑进水里。

现在夜色暗了下来,星空点点,湖面倒映着星空,周围树林茂密,原本美如水墨般的画面,就因为这一支军队的到来,热闹的不得了。

他们一边洗着澡,一边嘴里说着荤话,有的嘴里说出一串博大精深的问候西夏人的话,林婉婉身为刑警。以前也是在男人堆里面打滚的,但此刻在裸男堆里还是很不适应,她潜到对岸,想要找一处地方上岸。

原本纯净的湖,因为那些士兵身上带的血水,让林婉婉很是难受。

她感觉到自己身体越来越热,骨头又发出“咯咯咯”的声响,原本以为离开那些人,她能够好受一些,但在她越来越靠近对岸的时候,发觉自己越来越不对劲了。

仿佛闻到了一种很诱人的味道!她只觉得燥热异常,口干舌燥,水流从对面过来,带来一种芬芳的气味,是血的味道,很香的血,对她有一种难以描述的诱惑。

似乎是一种本能,她慢慢的靠近,小心的过去,不发出一点儿声响,犹如水中捕食的鲨鱼,虽然身体庞大,但有着天生的猎食者的本能。

越来越靠近,面前是一个男人的身体,林婉婉不能思考,心里有声音在催促着她,她想要血,想要面前男人的鲜血。

脚下用力,像是导弹一般,就冲了过去,林婉婉张嘴便咬住了男人的手。

皮肉破裂,牙齿咬在血肉之间,血腥味顿时遍布整个口腔,她用力的吸着,尽管被她咬住的男人在第一时间开始挣扎,但林婉婉用尽全力咬住,凭着自己本事吃到的肉,喝到的血,说什么都不能吐出来。

一口血下肚,胃中大暖,心脏跳动不停,原本冰冷的手脚,瞬间回温。就算身上的骨头还在咯咯咯的响个不停,林婉婉也不再觉得疼痛,只觉得舒服极了。

被人给拉出水面的时候,林婉婉还咬着邢墨城的手,在满色月色之中,邢墨城虽然皱着眉,但身上儒雅的气质,还有那出众的面貌,让林婉婉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咬了一个如此美色,身为颜狗的林婉婉觉得,自己就算是死在这人的手里,也是值了。

0 第6章 美人鱼
朝着邢墨城无耻的笑了一下,林婉婉突然眼前一黑晕厥过去,她完全没有察觉到此刻自己的身体再次发生了变化。

今晚的月光,似乎会让人犯罪,邢墨城原本以为,水中有什么凶猛的食人鱼,只是当看清拉出水面的是什么的时候,顿时慌了神。

不是一条食人鱼,该说是一条美人鱼。

黑发如瀑,弯曲缠绕覆盖在雪白的身上,这女子一丝不挂,曲线曼妙之极,凹凸有致,无一处不在诱惑着人,五官深邃,容色绝丽,苍白的面色,透露着柔弱的气质。

微微的蹙着眉头,看着十分的辛苦,倒相及了那受尽委屈的小媳妇,好看是好看,就是忍不住看到这张脸,就想欺负她一下。

邢墨城从来都不是一个沉迷女色之人,不过猛然在月色之中,看到这样的美人,还是让他呆了一会。在意识到这姑娘身上什么都没有穿之后,他立马翻身上岸,拿了自己的衣袍,裹住了怀里的人。

湖泊虽大,但邢墨城这边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原本在对岸洗澡的士兵都发觉了。

“将军,怎么了?”

“难道此处有埋伏?”

顿时人群就慌了,一个个不是游过来,就是跑过来,要来保护邢墨城。

“慢着,都后退,我没有事情,只是捡到一个姑娘,不是刺客,你们都稍安勿躁。”邢墨城伸出来的手,正好就是被林婉婉给咬了的,此刻皮肉外翻,血一滴一滴的流了下来,伤口很大,林婉婉咬的时候可真是下了狠心。

“将军,你流血了……”都伤成这样,不是刺客是什么?在边疆战士的眼里,早就没有男人女人之分了,西夏是女王统治,最擅长派遣一些女刺客过来,带兵打仗的都有可能是女人,他们见的多,杀的多,自然清楚,有时候女人狠起来,就没有男人什么事了。

“我不知道自己流血了吗?叫你们不要过来就不要过来,老实呆着!”邢墨城披上自己的衣服,又把怀里的人遮掩好之后,就抱着人独自回了自己的营帐。

其余士兵们看到邢墨城这般,一个个都呆了,他们英明神武的将军,难道被一个女刺客给“勾引”了不成,刚才那么凶的话完全就不像是他平常模样?

赵斌是下半夜回来的,一回来便听到这个消息,立马冲到邢墨城的营帐前,“将军,色字头上一把刀,切莫不能因小失大!”

他一回来就听说玖一抱回来一个不知身份的女人,还安排在自己的营帐内,弄得下面的士兵人心惶惶,都在传邢墨城被迷惑了。

听到赵斌的声音,邢墨城揉了揉自己的耳朵,看向此刻躺在榻上的女人,一张小脸泛白,邢墨城把人带进来之后,根本不敢多看一眼,把人往被子里面一裹就算了事。

赵斌的嗓门极大,他这般激动的喊声,就跟天上打雷一般,实在震得人耳朵疼,邢墨城见到床上的女人微微的皱了皱眉头,像是也被打扰到了,控制不住想要伸手捂住她的耳朵,最终也没有这般做,撩开军帐便走了出去。

邢墨城不知道,他刚一出门,原本昏睡的人就睁眼醒了过来。

0 第7章 傲人资本
林婉婉刚一睁眼,就见到自己在营帐之中,身上是一件白色的中衣,男人的款式很宽大!

不对!难道她又穿越了不成?摸着自己的“良心”,感受到胸前的波澜壮阔,这该有E罩杯了吧,纤细的手,撩开袍子,便是一双又细又直的大长腿。

哈哈哈,她这次穿到一个女人的身上了,还是一个大美女,虽然没有看到脸,不过林婉婉见到这样的身子,便知道原主定然不会是个丑的。

外面有人声,嘀嘀咕咕的听不大清楚,林婉婉不知道自己现在身处何地,但是身为刑警,警惕性是职业习惯了,她明白自己不能在此多呆。

于是小心的在营帐里找到了一些衣服,古代的衣服没有拉链纽扣的,都是绑带的布条,她胡乱的一缠,寻了营帐的一处角落,从下面掀开一点缝隙,便钻了出去。

她似乎运气很好,并没有人守在外面,然后凭着矫健的身手,她便离开了军队驻扎的地方,往树林深处跑去。

出了营帐,看到不远处的湖,还有那一片熟悉的树林,林婉婉明白自己不是再次穿越,而是还在老地方。只是她的身体是怎么回事?不是变成了金刚的模样了吗?为何突然之间又变了回来?

带着满堆的疑问,跑了大约有一个小时,停下脚步看身后并没有追兵的模样,才松了一口气,然后背靠着大树,坐了下来。

摸着自己沉甸甸的“良心”,林婉婉心下很是满足,在现代的她虽然是个女人,不过后面平前面也平,什么太平公主,飞机场都曾经是她的绰号。

后来当了刑警之后,局里面的男人都叫她“兄弟”一个个就没有把她当做女人看过,天晓得她林婉婉一个女人,稀罕当他们兄弟不成?

真想用现在的身体,在那些人面前秀一下,让他们见识一下,她林婉婉现在傲人的资本,然后啪啪打他们的脸。

不过……她已经回不去了吧,抬头看向夜空,虽然跟以前看到的没有什么两样,但却是两个世界,她!回不去了,再也回不去,再也见不到那个世界的人,她的亲朋好友,瞬间林婉婉的情绪就低落下来。

就算是这个身子再怎么美,再怎么好,似乎也不能让她再产生愉悦的心情。

寻死的念头在她变成大力金刚的时候已经产生过,那个时候没有死,现在换了个身体,林婉婉是更加舍不得死了,她向来坚强,刚进刑警队的时候,便一人跑去做卧底。

后来被发现了,打的半死不说,还差点被奸,到了那种关头,林婉婉都没有想过死,而是尽量拖延时间,然后联络外面的兄弟。

虽然现在她在这个陌生的世界里面孤立无援,但林婉婉觉得,自己不仅要好好的活着,还要活出女王的样子来,享受人生。

对!她现在有了这么一副好身材,哪里还用的着靠自己拼搏,她要享受,把自己在现代没有享受过的全部都享受一遍。

0 第8章 孤立无援
烽火戏诸侯,妲己,褒姒,她要活成这样的人物……林婉婉给自己定了个如此高大上的人生目标,却不知道在明日,她便会上战场,浴血奋战。

享受的事情从来都没有她的份,拼命却是她的常态,悲哀!

天太黑了,林婉婉不敢再走动,就靠着树想要眯一会,只是一闭上眼睛,脑子里面就有一个声音在对她说。

“回去,回去……要守在那人的身边,要保护他,他是你的主人,他是你的主人……”

主人?什么叫主人?她又不是被卖身的奴婢,为何会有主人?这个奴性的思想是不应该存在的。

林婉婉不想管,她违背着心底的声音,但就在她做出拒绝的姿态时,便感觉到一阵巨疼,从心底开始,一阵阵的疼痛慢慢的蔓延开来。

疼的难以呼吸,疼的她恨不得在地上打滚。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此刻天边慢慢的开始亮了起来,林婉婉疼的身子蜷缩成一团,身上的衣服早就被她汗湿了,疼的打着哆嗦,一直咬着的嘴唇,早就鲜血淋淋,指甲陷进肉里,也毫无感觉。

脑海里面只有一个男人的身影,心底有个声音告诉她,要跟在那个男人的身边,才不会那么的疼。

挣扎着爬了起来,照着来时的原路,林婉婉再次跑了起来……

另外一边,邢墨城与赵斌在营帐外面说了一会的话,赵斌以为邢墨城要把林婉婉给留下来“享用”,所以一直劝告着他,邢墨城讲明自己并没有这种心思。

但赵斌不相信啊,邢墨城没有办法,干脆就让赵斌把人给带出去,但两人进了营帐之后,原本睡在那里的林婉婉,却是不见了。

“将军,我就说这个女人是探子吧,她刚才定然是装的,趁着我们说话的时候,便跑了。探了我们的情况,回去禀报西夏人,等会西夏大军就要来了,我们还是快点走吧。”赵斌很是着急。

邢墨城听的赵斌的话之后,是皱紧了眉头,看着凌乱的被子,还有被翻过的箱子,一切似乎都告诉他,刚才那个女人定然是探子或者是细作。

但真的是那样吗,那个看似柔弱的女子,他低头看着自己的手,那处被林婉婉咬伤的地方,已经上过药了,不过疼痛却还在。

虽然不觉得那个女子是什么坏人,不过他是一个将军,不能因为自己一时的疏忽大意,让这么一千多个士兵出于危险当中。

“即刻拔营,急行军。”邢墨城发了军令。

赵斌一顿,见到邢墨城被自己说动,也不敢耽搁,领了命令就出去了。

夜色笼罩之下,一千多人马,犹如幽灵一般,神出鬼没,消失在大雾之中。

而当林婉婉忍着巨疼赶回来的时候,发现湖边原本驻扎的军队,竟然不在了,这使得她很是慌乱,她已经察觉到了,自己离着那个男人越近,她的疼痛就能消失,只要离得远,就疼,难以忍受的疼。

不行,不行,她刚刚才穿越重生,不能就般活活的疼死,还要享受人生呢,所以要赶快去找那个男人,然后呆在他的身边,直到这种怪毛病消失。

林婉婉往四周一看,便知道往哪里走了,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指引她一般。

不过走到半路,当太阳整个露出山头之后,林婉婉……又变身了。

0 第9章 虎跳峡
“啊啊啊……老天爷你一定是在整我吧。”她到底穿越到了什么样的世界,又是什么样的身体?玄幻吗?为何她又变成金刚芭比了?

身体突然间暴涨,原本E罩杯的胸,现在变成两个大肿块?

纤细的身子变成两米多高,满身肌肉的模样,林婉婉觉得自己对生活充满了绝望。

原本还想着用自己的美色去勾引那个男人,可以让她呆在他的身边的,现在?拿什么勾引?这一身比着一般男人还要健硕的肌肉吗?

就她这副模样,做什么妲己,褒姒,瞧瞧就是干苦力的。尽管满身的丧气,不过为了让自己不那么的疼,林婉婉还是朝着军队所在的地方走了过去,

好在原本穿在身上的衣服是男款的,就算是她现在体型膨胀好几倍,衣服也差不多能勉强裹在身上,没有裸奔在这苍茫的天地之间。

变成了女金刚,不得不说也有好处,行走的速度真的快了很多,林婉婉轻轻一跃,就能跳到好高的地方,身子觉得无比的轻盈,看着自己这副金刚模样,但是却能敏捷矫健的在山林里面奔跑,觉得奇怪极了。

大昭国的北疆与西夏接拢,西夏乃是游牧民族,崇拜母系,代代都是女人为王,维系着十几个部落。虽然与大昭国有着边境贸易的往来,但是每当寒冬缺衣少粮的时候,便会开始对大昭国的边境发起几次小规模的战争,为的也就是抢一些物资。

邢墨城三年之前便来此为将,对于西夏人的脾性早就摸清,以往都是在寒冬的时候,边境开始不安稳的,但今年才是夏末,便有探子禀报,西夏的人马在边境出现好几次,虽然次次带的人马都不多。

但这般的反常,邢墨城自然不能忽视,这次便点了一千的人马去查探,与那西夏人对上之后,邢墨城带着人马杀出重围,有点狼狈的回到营地。

虽然已经休整过一段时间,不过那些在交战过程中受伤的士兵,还是要尽快处理伤口,炎热的天气最要考虑的便是伤口处理不好,化脓高烧可是会死人的。

赵斌得了命令之后便下去安顿将士们,邢墨城回到自己的营帐之中,开始处理公务,出去几天,军队里面的事情要处理的还是挺多的。

三十万驻军在兴平城外三十里处,一个叫做虎跳峡的地方,此处易守难攻,周边又无高大的树木,所以凡生人靠近几步,就会立马被瞭望塔上的士兵所发现。

林婉婉刑警出身,对于刑侦的手段自然熟悉,看到那高高的木塔,便知道是用来做什么的,所以虽然已经近了,但是也不敢靠近。

找了一处山坡,小心的隐藏起自己来,身子伏地,想着怎么才能靠近那个男人,最好是能留在他的身边。

肚子“咕噜”一声响了起来,虽然周边没有别人,不过林婉婉的脸还是尴尬了一下,来到这个世界从有记忆开始,便没有吃到过任何东西,就喝过几口湖水。

原本还觉得身上隐隐做疼,不过现在是肚子饿得更加难受,如果不再吃点东西,林婉婉觉得自己就要坚持不下去了。

一双眼睛观察着四周,想要找到能充饥的,不过这里实在太过慌凉,除了地上的草,并没有别的东西,真是让人失望。

0 第10章 敌袭
原本想要换个地方,但才刚刚起了半个身子,便听到有人说话,脚步声也随之传了过来,林婉婉不敢再动,只能继续趴着。

“我听回来的杨峰说,昨夜他们回来在月亮湖那边扎营,结果碰到一个西夏的探子,将军竟然没有把人给杀了,还带回自己的营帐里面。“

“什么?不会吧,将军把人带回自己的营帐做什么,审问吗?”

“听说那个探子是个女人,长得极美,将军把人带回自己的营帐,你说会怎么审问?当兵几年,母猪当貂蝉,好不容易遇到一个母的,那还不是……”

话虽然没有说下去,不过话里的猥琐劲透露出来,让不小心听到的林婉婉有点恼怒,对号入座之后已经明白,他们嘴里说的人便是自己了。

看两人的打扮,应该是巡逻兵,瞧着两人一边说一边走,往她这边越靠越近,暴露是就在眼前,林婉婉脑子迅速的转着,想着法子。

“咚咚咚……”感觉地面在震动,有大批的兵马往这边过来,原本悠闲晃悠的两个人,也立即觉察到。

“不好,是西夏的人马,他们杀过来了。”

“快走,快走,回去禀报!”

两人慌忙逃蹿,林婉婉也吓了一跳,此刻也顾不得许多,立马站了起来,她眼神极好,此刻西夏的人马已经离得这里很近,前面的人拉弓射箭,顿时箭雨密集的就过来了。

刚才听两个士兵的话,她便知道应该是这边军队的敌军来了,也就是那所谓的西夏人。看着抱头鼠窜的两个人,林婉婉微微的勾起唇角,西夏的人来的真是时候啊,救了这两个士兵,给这边的人卖个好,到时候她提出想要参军的话,应该可以实行吧。

想到此处,林婉婉便犹如超级赛亚人一般,华丽登场,她赤手空拳,先是挡下一波箭雨,然后一手一个,提起两个士兵的衣领,就往后跑了过去。

西夏人的马匹那是最好的,不论是耐力还是冲刺,那都比着大昭国的马要厉害的多,原本如此的距离,也就眨眼功夫便到了。

人的两条腿怎么可能跑过四条腿的马,但林婉婉提起两个男人,却是跑的极快,后面的追兵不仅没有赶上来,反而距离慢慢的拉开。

“啊……啊……太快了,我头晕,想吐。”正是逃命的时候,手里的人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林婉婉有点嫌弃,这又不是坐过山车,哪里会头晕?

眼看着驻扎的军队就在眼前,林婉婉提起手边的人,命令道:“叫里面的人开城门,让我们进去。”

那两个士兵,被林婉婉提到她的面前,就看到她瞪得犹如牛一般大的眼睛,厚厚的嘴唇,硕大的鼻子,原本不想吐的那个,都有种想吐的感觉。

这人虽然长得丑,不过却是救了他们两个的性命,“壮士,请把我们两个放下来。”

到了城门下,林婉婉点点头,放下两个人,虽然听的那一句壮士,她眉毛一跳,有种想要拍飞这两个没有眼见的家伙,不过理智还是告诉她,要忍。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