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点简介:小说阅读网(www.xksjvipyd.com)是一个专业的小说资源网站。为广大书友推荐小说最新章节在线资源。小说推荐无广告无弹窗阅读:【系统流、无敌流、重生流、异世修真、校园都市、总裁豪门、历史军事、玄幻仙侠】小说资源丰富赶紧收藏。

穿越做暴君、小说阅读网、穿越做暴君小说、孟昶、罗玉翔

穿越做暴君、小说阅读网、穿越做暴君小说、孟昶、罗玉翔

穿越做暴君

小说阅读网推荐:★★★★★★★★★★★★★★

小说主角: 孟昶,罗玉翔

更新时间:2021-06-29

穿越做暴君小说: 更新至第 2636 章

站点导航:穿越做暴君

站点资源:小说阅读网

小说资源: 最新更新章节 热门小说 小说排行榜 免费小说阅读 男生小说 女生小说

穿越做暴君小说简介内容:
穿越做皇帝宦党:狗皇帝,恨不能再把我们割一次。奸臣:我要做忠良,有个比我们还奸的皇帝,做奸臣没出路反贼:算了吧,算了吧,皇帝太难搞,接受招安吧。


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站点导读:小说阅读网(www.xszyku.com)

0 第1章 满目疮痍的朝廷
大梁皇城,乾清宫。

酉时才过,一个小太监匆匆走进宫内。

来到卧榻旁,他轻轻唤了一声:“陛下,王公公令人送来千年紫檀木。”

没有回应。

他又说了一遍:“王公公送来千年紫檀木,请陛下过目。”

还是没人回应。

小太监有些疑惑,轻轻掀开帘子。

龙床上,被子下面鼓鼓囊囊,应该有人睡着。

“陛下,王公公送来了千年紫檀木……”小太监很疑惑。

醉心木匠的皇帝,平日里听说有好木头,就算睡的再沉,也能一骨碌爬起来。

今儿是怎么了?

还是没有得到回应。

他壮着胆子,把杯子掀开一角。

只看了一眼,他就发出一声怪叫:“不好了!陛下不见了!”

喊声刺破乾清宫的夜晚,皇宫顿时热闹起来。

太监、宫女、侍卫纷纷聚集,四处搜寻皇帝的下落。

大梁皇帝孟昶,穿着一身侍卫的铠甲,正打算往皇宫外走。

其实他只是有着皇帝的躯壳,内里的灵魂却根本不是醉心木匠活的那位。

几天前,皇帝孟昶做木工的时候,不小心割破了手。

虽然太医给止住了血,他却染上了风寒,没两天就一命呜呼。

当他醒来的时候,身体里的灵魂,已换成个从另一时空穿越过来的人。

他曾经生活的时空,已经进入信息时代,有着相对先进的科技。

让他满心mmp的,是那个时空的历史,根本没有眼下这个大梁朝的存在。

他对大梁朝的了解,仅仅只限于继承了死去小皇帝的记忆。

大梁立朝两百年,到他这里,已是第十二位皇帝。

十五岁即位,到如今已有两年。

两年中,他醉心木匠,根本无心朝政。

内务总管王进忠时常搜罗珍奇木料讨好他,还和他的乳母贾氏结成对食,逐步掌握朝政。

宦党当权,忠臣良将遭到清洗。

如今朝中官员,多半看王进忠的脸色。

少数没有投靠他的,也是噤若寒蝉,不敢出声。

关外雷族人聚集大军虎视眈眈,大梁国内饥荒四起,各地义军揭竿而起。

其中由张世成率领的义军,已经快要打到京畿道。

穿越成皇帝没什么不好。

偏偏穿越到满目疮痍的朝廷做皇帝,而且皇权还多半不在自己手里,孟昶就不肯干了。

起义军一旦攻进皇城,最先掉脑袋的,可就是他这个皇帝。

老子才不傻,做个平民也比做个等死的傀儡皇帝强!

打定主意,孟昶决定混出皇宫。

换上一身侍卫的衣服,本来一切都很顺利,偏偏王进忠这时候让人送来千年檀木。

孟昶心里骂着:老子又不爱做木匠,瞎多事……

皇宫里乱哄哄的,到处都在搜寻失踪的皇帝。

正打算趁乱离开,孟昶看到迎面过来几个人。

当先一人,正是皇城侍卫指挥使吴之龙。

孟昶看见他们,吴之龙也看见了他。

“陛下!”带着一群卫士迎了上来,吴之龙问道:“怎么穿着侍卫的衣服?”

孟昶满头黑线。

逃离皇宫的打算,彻底泡汤了……

0 第2章 谁指使你下毒的
吴之龙,时任皇城侍卫指挥使。

皇城大内,每一个角落都是他负责的地方。

每天在大内晃悠,他当然一眼认出乔装成侍卫的小皇帝。

跑了跑不成了,孟昶可不会当着他的面说出逃离皇宫的打算。

“朕只是憋闷了,出来走走。”孟昶说道:“不想让人跟着,才换上侍卫的衣服。”

“到处都在找寻陛下,王公公也被惊动了。”吴之龙说道:“请陛下返回乾清宫。”

吴之龙提起王进忠,孟昶心里顿时不爽。

看来他这个皇城侍卫指挥使,早就成了王进忠的党羽。

搜寻记忆,他发现小皇帝除了少数朝政还有朦胧的印象,剩下的记忆居然都是关于木匠活的。

做皇帝做到这个份上,国不败亡才是咄咄怪事。

回到乾清宫,正在搜寻皇帝的太监、宫女和侍卫跪成一片。

贴身老太监罗玉翔不停的磕着头:“老奴没有照应好陛下,罪该万死。”

“都起来吧。”孟昶很失望的抬了下手。

走进乾清宫,有个小太监送上一碗银耳莲子汤:“陛下出外半晌,应该饿了。御膳房送来一碗羹汤,请陛下用了。”

小太监是在乾清宫伺候的,孟昶对他也有印象。

并没有感觉饿,也没觉得口渴,他对小太监说道:“朕没胃口,赏给你吃。”

双手捧着羹汤,小太监脸色顿时变的不太自然:“这是御膳房准备的,奴才不敢……”

他的神色有古怪,孟昶顿时感觉不对。

打量着小太监,他问了一句:“汤里是不是有毒?”

吴之龙守在门外,罗玉翔带着几个小太监和宫女跟进乾清宫。

恰好听见孟昶问汤里有没有毒,罗玉翔上前跪下:“老奴为陛下试毒。”

他举止坦然,伸手就要去接那碗汤。

献汤的小太监却浑身哆嗦,连碗都有些捧不住。

“不用你试,让他吃。”孟昶冷着脸,盯着那个小太监。

从小太监的反应,他已经确定汤里一定有问题。

“这是为陛下准备的……”小太监还在极力狡辩:“给奴才一万个胆子,也不敢在里面下毒。”

“捏着他的嘴,灌进去!”孟昶吩咐罗玉翔。

每天陪在皇帝身边,迎来送往,还要和王进忠以及朝中大臣周旋,罗玉翔也是八面玲珑。

刚进屋,为表忠心,他愿为皇帝试毒。

小太监的举止,也引起了他的怀疑。

“喂他吃下去!”罗玉翔吩咐另外几个小太监。

几个人一拥而上,有人按住献汤的小太监,有人抢过汤,要往他嘴里灌。

“陛下饶命,奴才招了!”汤快要灌进嘴里,小太监慌忙喊道。

“狗奴才,胆敢谋害陛下。”罗玉翔上前,往小太监脸上狠狠扇了一巴掌:“说,是什么人指使的?”

他这一巴掌打的不轻,却不至于把人打死。

可那小太监却瞬间脸色灰暗,身子一歪,倒地死了。

罗玉翔吃了一惊。

他看了看巴掌,又看了看死了的小太监,连忙给孟昶跪下,不住的磕头:“老奴不知他这么不禁打……”

0 第3章 朕信你
乾清宫有个小太监意图谋害皇帝。

才平静下来的皇宫,瞬间又乱了。

不仅大总管王进忠来了,殿前侍卫指挥使刘满祥、禁军统制吴正轩、羽林卫统制乔玄宝等人,全都赶了过来。

包括王进忠在内,众人在乾清宫跪了一片,个个口中称着该死。

孟昶没理他们。

他在等仵作验尸。

皇城太医院也养着仵作,只是平日不会进入后宫。

罗玉翔一巴掌打死小太监,有人提议把尸体送出去,由仵作检验。

孟昶却坚持要在乾清宫验尸。

仵作来到,先山呼万岁,随后向跪在地上的众人叩头一礼,这才走到尸体旁。

捏着尸体的嘴看了看,又检查了全身,他对孟昶说道:“启禀陛下,他并不是被罗公公打死。”

“怎么说?”孟昶问道:“死因是什么?”

“此人之前服了毒药,被罗公公打了一巴掌,血气上涌,才提早毒发身亡。”仵作回道。

“陛下。”禁军统制吴正轩开口说道:“此人下毒,背后必有主使。罗公公早不打他晚不打他,偏偏在审问的时候扇了一巴掌。臣以为应该深入追查。”

吴正轩是武将出身。

他生的膀阔腰圆,身披甲胄,也能看出浑身发达的肌肉疙瘩。

此人身为禁军统制,掌管皇城禁军。

宫内侍卫也都由他调度。

有人意图下毒谋害皇帝,他也难辞其咎。

自从打死小太监,罗玉翔就跪伏在地上,浑身哆嗦个不停。

他是大内太监,明面上隶属于王进忠。

孟昶看向自从来到乾清宫,一言未发的王进忠:“王公公,你认为该怎样处置?”

“下毒的是太监,打死凶犯的也是太监。”王进忠回道:“除了向陛下请罪,老奴无话可说。”

“即使朕杀了他,你也无话可说?”孟昶追问。

王进忠回道:“有人下毒,他却打死凶犯,难免不被人怀疑与凶犯是同党。老奴请陛下严惩此人。”

“朕看明白了。”孟昶笑着摇头:“你们是都想推脱责任。”

“老奴不敢!”

“臣不敢!”

王进忠与几位统制、指挥使齐声回应。

“你们把罪责往他身上推,朕却看的清楚。”孟昶说道:“就在刚才,他要为朕试毒。倘若是同党,怎么可能不知道汤里有毒?”

他看向罗玉翔:“你起来吧,朕信你!”

吴正轩与王进忠都不肯替他说话,罗玉翔以为必死。

小皇帝却在为他开脱,他顿时一脸错愕,抬起头看向孟昶:“陛下,老奴罪该万死!”

喊完这句,他又跪伏下去。

“朕说了信你。”孟昶问道:“怎么还不起?”

罗玉翔这才战战兢兢的站起。

孟昶看向吴正轩:“身为禁军统制,这件事,你不觉得应该说点什么?”

吴正轩回道:“臣一定彻查!”

“给你三天,要是查不出,禁军统制也就不用做了。”孟昶摆手:“朕倦了,你们都退下吧。”

众人起身退下,吴正轩吩咐侍卫把死去的小太监抬出去。

0 第4章 狗皇帝
经过小太监下毒这件事,孟昶看出一件事。

作为几乎被完全架空的大梁皇帝,朝堂上还有想要他死的人。

那些人宁愿他死,也不会放他逃出皇宫。

从来到大梁朝的那天起,他已注定无法离开。

内忧外患,国家凋敝,他必须做点什么。

即使根本无用,至少也比等死强得多!

当晚,孟昶睡的很迟。

照顾他的是一个宫女和一个小太监。

三更时分,孟昶有了起夜的感觉。

他正打算招呼小太监去取恭桶,却听见了宫女和太监的窃窃私语。

“狗皇帝,居然发现汤里有毒。”小太监压低声音说道:“杀他,还真不太容易。”

“宦党当权,陈大人忧国忧民,打算杀了狗皇帝另立新君。”宫女的语气也带着懊恼:“哪想到居然被他识破,只是可怜了小猛子。”

“我倒是愿意像小猛子那样。”小太监说道:“至少不用整天伺候这么个祸国殃民的主子。”

说完,他还冲着龙床“呸”了一下。

躺着的孟昶心里苦笑:被他替代了灵魂的小皇帝得做了多少混账事,身边的人也那么恨他!

太监和宫女话里的意思,是有位姓陈的官员想要他的命,另立新君挽救大梁。

势力能渗透进皇宫,此人的官职不会低微。

更重要的是,他一定是和王进忠作对的人物。

搜寻了一遍脑海中的记忆,孟昶发现,朝堂上,姓陈的大员居然有三位。

兵部尚书陈志忠,此人圆滑世故,早就投靠王进忠,是他的可能不大。

左都御史陈安澜,这个人倒是和王进忠不合,只是他的性情耿直,任何事情都会挂在脸上。

像这样的人,暗地里搞些刺杀的伎俩,可能性反倒很低。

最有可能的,就是户部侍郎陈纪贤。

此人为官圆滑,从不轻易得罪人。虽然不肯投到王进忠手下,却始终不在明面上得罪。这两年,他左右逢源、玲珑八面,在王进忠那拨人面前,居然也博了个好口碑。

在心里把姓陈的朝堂大员理了一遍,孟昶坐了起来:“朕要出恭,拿恭桶来。”

刚才还在骂他的小太监和宫女吃了一惊,都不确定说的话有没有被孟昶听见。

俩人对了个眼神,小太监出门拿恭桶去了。

宫女低着头,来到孟昶面前。

孟昶打量着她。

这个小宫女生的还算清秀,虽然算不上美,看着却不会让人讨厌。

“你们是不是都很讨厌朕?”孟昶突然问她。

宫女吃惊,低着头回道:“陛下的意思,奴婢不明白。”

“刚才你俩说的话,朕都听见了。”孟昶问道:“是不是很讨厌朕?”

小太监此时端着恭桶走了进来。

他恰好听见孟昶说的话。

向宫女使了个眼色,他把恭桶往地上一丢,猛的扑向孟昶。

被小太监按住,孟昶当然要反抗。

小太监掐着他的脖子,向宫女喊道:“快,拿东西砸死他!”

穿越之气,孟昶体育成绩就很一般。

掐着他脖子的小太监力气不小,皇帝的身子骨又弱,虽然他拼命扑腾,却没能挣脱。

0 第5章 乱党必须除掉
孟昶被小太监掐住脖子,宫女在屋里找了只花瓶。

高高举起花瓶,她正要往孟昶的脑袋上砸,房门被人踹开。

守在门外的两名侍卫听见动静,冲了进来。

快要背过气去,孟昶见有人冲进来,挣扎的更激烈。

可是那两个侍卫根本没有救他的意思。

进屋后,俩人先是愣了一下,接着就站在旁边,像是在等着他被掐死。

宫女举起的花瓶砸下。

还没落到孟昶的头上,她突然闷哼一声,双手一松花瓶落地,人也软软的瘫倒。

两名侍卫发现,倒地的宫女后脑扎进一只飞镖。

他们连忙拔剑,一条黑影扑了进来,双拳紧握,朝来人胸口擂了下去。

武艺高强的侍卫,在这个人面前,居然弱的像是幼稚园的孩子。

只一个照面,他们就被撂倒。

掐着孟昶脖子的小太监发觉势头不妙,手上的力道又加大了不少。

冲进屋的黑影纵身上前,揪住他的后颈衣领,用力往旁边一扽,狠狠的给他摔在地上趴着。

“陛下受惊了!”孟昶捂着脖子剧烈咳嗽,黑影来到他身旁,躬身告罪。

直到这个时候,孟昶才看清楚,救他的居然是罗玉翔。

不久前还跪在他面前讨饶的罗志祥,居然有这么好的武艺,让孟昶吃惊不小。

罗玉翔要是想杀他,就算有一百条命,也早就没了。

“他们刚才说了幕后主使是谁。”气息缓了过来,孟昶对罗志祥说道:“派个人,把吴正轩唤来。”

罗玉翔答应了,并没有立刻离开。

被他撂倒的侍卫和太监还都活着。

只有那个宫女已经没了气息。

寝宫里闹出的动静不小,又有几个侍卫冲了进来。

看到眼前的一幕,他们纷纷拔剑。

孟昶看了他们一眼:“你们也想行刺朕?”

“小人不敢!”众侍卫被他这句话吓的连忙还剑入鞘。

罗玉翔吩咐:“去个人,把禁军统制召来。”

剩下的侍卫一拥而上,把试图行刺的太监和侍卫扭住捆了起来。

皇帝一晚上接连两次被行刺。

消息传出去,赶来的并不是只有吴正轩一人。

王进忠也匆匆来到。

见到孟昶,他先开口问道:“陛下有没有伤着?”

孟昶说道:“朕还好,今晚恰好听见留在这里伺候的太监、宫女说他们是奉一个姓陈的要员命令,企图行刺。”

“来人!”王进忠喊道:“把他们都给押下去!”

被卫士扭住的小太监突然哈哈大笑:“狗皇帝,我虽是阉人,却也看不上你玩物丧志、不理朝政。如今宦党作乱,贼军四起,大梁朝将会亡在你的手上!”

小太监倒是有骨气。

出于本心,孟昶不太愿意杀他。

可是不把企图行刺的乱党除掉,无论他以后做什么,都会有人企图谋害、破坏。

乱党不除,整天担心被人行刺,哪还有心思励精图治?

孟昶吩咐王进忠:“把他们押送监牢,务必问出谁是幕后主使。”

王进忠瞪了在场的卫士一眼:“陛下说的话,难道你们都没听见?”

0 第6章 马屁拍到马腿上
当晚,罗玉翔在乾清宫伺候。

王进忠等人则连夜彻查是谁向皇帝下手。

第二天一早,刺客背后的人还没查明白,王进忠又进宫了。

随他一同来的,还有四位美人。

领着四位美人走进乾清宫,王进忠问孟昶:“陛下昨晚睡的可好?”

“你要是被人刺杀,能不能睡的好?”孟昶没什么好气的反问。

“为给陛下压惊,老奴特意挑选了四位美人。”王进忠说道:“她们都是在教坊调教过,色艺双绝。”

“教坊的女子,你都能给朕带进宫。”孟昶起身走到四位美人面前,绕着她们走了一圈:“王进忠,你好大胆子!”

虽然把持着朝政,孟昶毕竟是皇帝,王进忠连忙跪下:“老奴只是一心为陛下,请陛下明鉴!”

“昨儿让你查的人,有没有查到?”孟昶问了一句。

“还没。”王进忠回道:“老奴已知会大理寺,责问相关人等。”

“相关人等?”孟昶问道:“你觉得谁的可能最大?”

“回禀陛下,左都御史陈安澜的可能最大。”王进忠回道:“此人向来有不臣之心,甚至在朝堂上,也敢顶撞圣上。”

“都是怎么查的?”孟昶又问。

“老奴已将陈安澜下狱。”王进忠回道:“严加拷问,必定能问出所以。”

“罗公公。”孟昶招呼罗玉翔:“陪朕去一趟大理寺,朕要亲自问一问陈安澜。”

“老奴也陪陛下前往。”王进忠当即表示也要前往。

“你不用去了,把这四个美人带走。”孟昶回道:“另外两人,也要好好查查。”

王进忠应下,心里却有些忐忑。

皇帝几乎不会亲自过问政务,今儿是怎么了?

走到门口的孟昶回过头:“对了,昨儿送来的千年紫檀木,朕很喜欢。有好木头,再给朕寻一些。”

王进忠松了口气。

皇帝醉心木匠,当然更喜欢珍奇木柴。

大清早送美人,还真是马屁拍在了马腿上。

孟昶违心的说了句要王进忠搜寻好木料,为的就是让他放松警惕。

朝中大臣不少都是王进忠的门生、好友。

向他动手,肯定会拔出萝卜带出泥,牵连一片。

真闹起来,万一他们狗急跳墙,凭着眼前孱弱的皇家,想要抗衡,真的很难……

做了没几天皇帝,一晚上居然接连两次遭遇刺杀,孟昶是真的看不起被他抢占了身体的这位。

皇帝做到这个份上,也是死有余辜了。

距乾清宫没多远,就是皇宫内院演武场。

殿前侍卫平常都会在这里演练。

听见演武场传来的吆喝声,孟昶改了主意。

陈安澜就在大理寺,跑也跑不了,早去晚去都一样。

倒是正在演武场操练的侍卫,关系到皇家安危,值得一看。

来到演武场,守门侍卫打算向监督操练的殿前侍卫指挥使刘满祥禀报,被孟昶拦住。

远远站着,孟昶看了一会侍卫们捉对操练,才往刘满祥那边走去。

双手叉腰,正观看侍卫操练,刘满祥听见孟昶的声音:“指挥使辛苦了。”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