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点简介:小说阅读网(www.xksjvipyd.com)是一个专业的小说资源网站。为广大书友推荐小说最新章节在线资源。小说推荐无广告无弹窗阅读:【系统流、无敌流、重生流、异世修真、校园都市、总裁豪门、历史军事、玄幻仙侠】小说资源丰富赶紧收藏。

我老爸穿越了、小说阅读网、小说、赵凛冬、李千寻

我老爸穿越了、小说阅读网、小说、赵凛冬、李千寻

我老爸穿越了

小说阅读网推荐:★★★★★★★★★★★★★★

小说主角: 赵凛冬,李千寻

更新时间:2021-06-29

我老爸穿越了小说: 更新至第 483 章

站点导航:我老爸穿越了

站点资源:小说阅读网

小说资源: 最新更新章节 热门小说 小说排行榜 免费小说阅读 男生小说 女生小说

我老爸穿越了小说简介内容:
突然有一天,老爸告诉我他穿越了……老爸:我真的穿越了!儿子:我信了你的邪!你个死骗子坏的狠!……原来我老爸真的穿越了!


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站点导读:小说阅读网(www.xszyku.com)

0 第001章 我老爸穿越了
“我曹你大爷!”

赵凛冬狠狠在微信上敲出一行字,然后发送了出去。

而对面昵称,显示的竟然是:老爸!

原因很简单,半个月前,父亲病逝,是自己亲自处理的后事,亲眼看着老爸的尸体被焚化。

而今天上午在家打扫完卫生,坐下休息一会,没想到就收到了老爸的微信。

这明显就是骗子,盗取了老爸的微信号,然后诈骗,但对方可能想不到,这个微信号的主人已经死了。

“我真的是你爸,我没死,我穿越了,我知道这很难让人相信,但这都是真的。”

赵凛冬呵呵一笑,“你给我继续编。”

随后在屏幕上敲出一行字,“是不是下一句就是现在打两百块钱过来,待我回归地球,带你一起修仙,一统洪荒。”

“赵二狗,你怎么能这么想你爸呢。”

赵凛冬一愣,二狗这个别号是在老家时候的称呼,来到城市就再也没用过了,也没人知道,骗子是怎么知道的?

莫非是熟人?

“你到底是谁?再不说实话,我可报警了。”

“我真的是你爸,你怎么才能相信呢。”

这人盗取了老爸的微信,还用来行骗,这已经触犯了他的大忌,真想隔着屏幕给他一刀过去。

赵凛冬眼神突然阴暗几分,嘴角更是勾出一个残忍的笑容。

然后把这两年收集到的所有表情包全部发送了过去。

来了一波堪比核弹的轰炸。

叮咚!

一个文件发送了过来。

“我知道,我现在说什么你都不会信,但只要你点开这个文件,你就会明白一切。”

我才不会上当,这肯定是病毒文件,一旦点击,账号马上就会被盗取,然后自己抢红包才存下的一百多巨款,马上就会转到骗子手中。

赵凛冬想着,便要把这个文件删除。

可手指刚放到文件上,文件竟然自动打开了,赵凛冬看到一道金光从屏幕里释放出来,紧接着一股电流顺着手指进入他的身体,瞬间席卷全身。

赵凛冬再感觉到一阵酸爽过后,便昏迷了过去。

一股汹涌如潮水的力量直冲他的灵魂,其中包含了各种知识,医道仙术,修行法决,各种人生经历,简直就是一场壮丽无比的大电影。

不知道过了多久,赵凛冬悠悠醒来,打量一下周围,应该是在医院里面,而身上插着针管,正在输液。

“秦大哥,他怎么样了?”

“身体没受什么伤,但脑子可能出了一点问题,也许醒不过来了。”

病房门外的谈话,赵凛冬躺在病床上听的清清楚楚。

“我已经试了各种方法,都没办法唤醒他,而且他身无长处,就是废人一个,你对他已经够好了。”秦铭文说着,一把抓住李千寻的手,“千寻,我对你的心意,你难道不明白吗?”

啪!

病房的门猛的打开,赵凛冬完好无损的站在门口,双眼看着紧握在一起的手,肝火直接上头。

“放开我老婆!”

愤怒之下,赵凛冬一把提起秦铭文的衣领,然后直接扔出去三四米远。

“赵凛冬!”李千寻也是怒了。

“秦大哥可是江城最有名的医生,要不是他相救,你现在还在病床上躺着呢,你怎么能出手打人呢。”

赵凛冬一声冷笑,“最有名的医生?不过庸医而已,我不过睡一觉,就说我一辈子都醒不过来,你是希望我醒不过来吧。”

“睡一觉?”李千寻突然觉得有点好笑,“你知道你这一觉睡了多久吗?整整三天,叫你充电的时候别玩手机,被电晕了过去,要不是回家发现了你,你早见马列去了。”

三天?赵凛冬只感觉梦中过去了一瞬间而已,没想到这么长的时间。

“还不快给秦大哥道歉。”李千寻说道。

“算了,能醒来也算是好事,我不跟他一般见识,反正他也不懂礼数。”秦铭文故作大度的说道。

“秦医生,不好了,碧园集团的公主病又复发了,院长请你马上过去。”一个护士慌慌张张跑了过来,急切的说道。

秦铭文听完脸色一变,那可是碧园集团的公主,这事关前途和名誉,不敢耽搁,甩着膀子就跑了过去。

“你到底怎么回事?”李千寻问道。

难道她察觉到什么了?赵凛冬眼珠子一转,说道:“我们合约结婚的时候,说的清清楚楚,你给我钱用来给我爸治病,而我当你的挡箭牌,刚刚那个秦铭文摆明占你便宜,我这个挡箭牌能袖手旁观吗?”

李千寻一双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赵凛冬半天,才说道:“你就死了心吧,你不是我喜欢的型号。”

赵凛冬一怔,这姑娘脑回路也太长太弯了吧,这想哪里去了。

两人来到楼下,正准备回家。

一辆推车从医院里出来,上面躺着一名少女,面色灰白,毫无血色。

“一群庸医,我女儿不过是一个小感冒,竟然被你们治成了不治之症,马上转院,去省城,要我女儿有半分闪失,你们这家医院也别想开下去了。”

一个中年男人,一脸的焦急,快步走了出来。

而他后面跟着的竟然是医院的正副院长,以及各科主任,还有几位专家名医,秦铭文也在。

“楚总,是我们失误,刚开始确实是普通发烧感冒,打一吊针就可以了。”

“我们没想到她还有隐性疾病,楚总,我建议您直接送到燕京去,这可不能耽搁了。”

“而且,这种疾病我们闻所未闻,连记录中都没有这种病情,我们是真的没办法,还请楚总消消气。”

楚宏辉深深吐出一口气,拿起手机打了一个电话,“马上给我包一架飞机,最快去燕京的,你们几个跟我一起去,一定要稳住我女儿的病情。”

“等一下!”赵凛冬突然站了出来。

“你是什么人?”楚宏辉问道。

“能救你女儿的人。”赵凛冬回道。

“你什么意思?难道你也是医生?这么多专家名医都一点办法都没有,你凭什么说能救我女儿。”楚宏辉毕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就算此时,也没慌神乱投医。

“楚总,你开玩笑了,他不是什么医生,而是病人,昏迷了三天,才刚醒来,可能电坏了脑子,就爱说瞎话。”秦铭文出来解释道。

李千寻也走了过来,“楚总,不好意思,我是阑珊公司的李千寻,这是我丈夫,刚刚他乱说的,您千万别往心里去。”

赵凛冬翻了一个白眼,这秦铭文出来找自己麻烦也就算了,老婆这胳膊肘怎老是向外拐。

“楚总,车准备好了,一切急救医疗设备也都准备好了,现在出发,晚上应该就能到燕京。”一名属下说道。

“她撑不到那个时候,她最多还能撑五个小时,要你执意送往燕京,那就是等于带你女儿去送死。”赵凛冬说道。

人命关天,虽然和自己毫无关系,但也不愿看到一条年轻的生命在自己面前陨落,特别是自己完全可以治好她的情况下。

赵凛冬这才出言相劝。

“赵凛冬,你竟然敢诅咒楚家小姐,你到底安的什么心,我们有这么好的医疗设备,还有这么多专家名医,难道还不如你。”秦铭文冷声说道。

其余专家名医也是一声冷哼,个个表达了自己的不满。

赵凛冬也是一声冷笑,“既然你们有这么好的条件,为什么还要跨越半个华夏,送到燕京去?”

“你......”秦铭文一堆人被怼的哑口无言,确实是没办法了,才推荐他们去燕京。

这已经够丢人的了,没想到被赵凛冬当众提了出来。

“够了!”楚宏辉一声炸喝,全场安静,“我已经决定了,去燕京!我总不能把女儿的性命赌在一个吃喝全靠老婆的男人身上吧。”

“如果你们执意要去燕京,我也没办法,但我可以告诉你们,不出半个小时,病人会从口鼻先出血,然后再是眼耳,呼吸时有时无,身体忽冷忽热,不出五个小时,必然暴毙!”

赵凛冬言尽如此,信不信由他们自己决定,拉上李千寻就走了。

准确的说是被李千寻拉走了。

“你又不懂医术,你乱说什么,万一出了一点什么意外,把锅推你身上,连我和公司也跟着受牵连。”李千寻责怪道。

赵凛冬一笑,“我们打一个赌。”

“什么?”

“不出五个小时,那群人会像孙子一样来求我。”赵凛冬有一种迷之自信。

0 第002章 你先等等啊
李千寻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下来,“好,我们赌什么?”

“我赢了,每月生活费加倍!”赵凛冬说道。

“我一个月给你六千了,而且你爸已经......”李千寻一想,反正自己不可能会输,也开出自己的条件,“算了,要是我赢了,你就安安分分的当你的挡箭牌,不许乱想。”

“那我们找一个地方吃饭,慢慢的等他们吧。”赵凛冬回道,算是答应了下来。

赵凛冬带路,两人来到本市最高级的饭店。

“今天我请客,随便点。”赵凛冬豪气的说道。

李千寻一脸的不信,“你就吹,你账户里什么时候有过四位数,而这里随便消费一下,就是五位数,你请的起吗?”

赵凛冬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反正待会会有人来结账。”

李千寻不知道他哪来的蜜汁自信,反正她是一百个不信,“先说好了,万一没人来给你结账,这笔钱全部从你生活费里扣。”

赵凛冬笑了笑,直接要了一个最豪华的雅间。

走进雅间,古色古香的韵味扑面而来,装修也是华而不奢,还带有隔音功能,特殊服务,这一万八的包厢费,花的真值。

点了菜,上了酒,两人慢慢品味起来。

尽管豪如李千寻,也少来这么高档的地方,此刻也是一脸的享受,把之前的事抛之脑后。

赵凛冬一边吃着,一边玩着手机,给老爸发了几条微信,都如泥牛入海,半点反应都没有。

便也放到一边,敞开肚皮吃。

可没过多久,雅间的门突然被人打开。

“我倒要看看,是什么人物,竟然敢抢劳资的位置。”一个公子哥,穿着华贵,身边跟着两个网红脸的女人,一副劳资就是天的样子。

这个人,赵凛冬和李千寻都认识。

李承业,说起来还是李千寻的堂哥,不过一年前,李家分了家产,各自有了各自的产业,就很少来往了。

“原来是你们一对狗男女,看样子日子过的不错,竟然还能在这里吃饭。”李承业不屑的说道。

“我们在哪里吃饭,不关你的事吧,你嘴巴最好给我放干净点。”李千寻冷着脸说道。

“我听说你公司出现一点危机,还以为你现在忙到焦头烂额呢,没想到还这么悠闲,看样子,你是根本不尊重奶奶给你的公司啊。”李承业嗤笑道。

说到这个,李千寻指甲差点捏进肉里,李家有三个儿子,当初分家产的时候,奶奶就是明摆着偏心,而且偏心的过分,大伯二伯两家几乎分走了所有的股份和资产,却把一家濒临破产的公司给了李千寻家。

经过一年的努力,李千寻硬生生把一个完全没有希望的公司给救活了过来,可没来得急喘口气,又有了新的危机,而且是被人恶意针对。

而是谁干的,不用猜都知道。

“现在,你们一对狗男女,马上给我消失,我还能让你公司多活几天,不然你就等着破产,一家人去喝西北风吧。”

正是这个李家长孙李承业。

啪!

一声清脆的耳光响起,李承业原地转了两圈才倒下。

赵凛冬从起身到甩他脸上只用了一瞬间,对方不说反应过来,看都没看清。

“你再骂一句狗男女,我让你这辈子都说不出一句话来,不信你就试试。”赵凛冬冷声说道。

李承业一时间竟然被吓住了,捂着脸没有接话。

倒是旁边一个女人说道:“李公子,看来你这穷亲戚不给你面子啊。”

另一个女人说道:“何止不给面子,还打了李公子的面子。”

李承业这才回过神来,指着赵凛冬说道:“你一个吃我们李家饭的男人,竟然还敢打我,你给我等着。”

说完,跑了出去。

门关上,赵凛冬继续吃喝,李千寻却没了心情。

李承业说的没错,如果公司破产,那他们一家就真的只能去喝西北风了。

......

江城机场。

“不好了,楚总,小姐口鼻开始出血了!”

楚宏辉一惊,竟然真的出血了。

“楚总,您放心,我已经给小姐止住了血,我们还是赶紧启程去燕京吧,再晚就来不及了。”秦铭文这时出来说道。

应该只是巧合,楚宏辉见识过不少大场面,但此刻已经不能心静。

“马上送上飞机,立即准备起飞。”

刚移到飞机里。

止住没多久的血,又流了出来,而且眼角也开始出血,最后耳孔也跟着流出了血液。

灰白的面容上,全是鲜血流过的痕迹,看起来格外吓人。

“马上回去!”楚宏辉完全不能冷静了,“小陈,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马上去找那个男人,就是李千寻的老公,马上把他给我找来。”

而这边,李承业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竟然把饭店的所有保安调动了起来,就连经理也来了。

一起来到雅间门口。

“叔,你也知道,这个位置一向是我的,被人恶意霸占了不说,他还出手打人,你看看我的脸,就是里面的人打的,这是你的地盘,叔,你可得给我做主。”

李承业可谓是恶人先告状,倒打一耙。

经理狐疑的看了他一眼,这家伙不惹事就谢天谢地了,哪里有人会惹他。

尽管怀疑,他也没办法,李承业是这里的大金主,又和老板关系不错,他在这里挨了打,自己也不好向老板交代。

一想到老板的手段,经理打了一个寒颤。

“王队,你带几个弟兄进去,好言相劝,让他们离开。”经理吩咐道,并给了保安头子一个眼色。

保安头子会意,阴沉着脸,带着两个弟兄走了进去。

门关上,半天没有动静传出。

倒是楼下,一队人马走了进来,为首的男人一脸的杀气。

打量了一眼周围,也是直接上到二楼。

酒店经理推开李承业,赶紧迎了上去,“陈哥,你是带弟兄们来吃饭的吗?”

陈刀摇了摇头,“我是来找人的,赵凛冬是不是在这里吃饭。”

“赵凛冬?”经理把这名字重复了一遍,“没听说过啊。”

“叔,雅间那人就是赵凛冬。”李承业在经理耳边小声说道。

经理脸色一变,这要是陈刀是来找那人麻烦的也就算了,要真是找那个赵凛冬的那就问题大了。

都怪这个李承业,也不早点说清楚。

“陈哥,人就在这间雅间里面。”酒店经理一指赵凛冬所在的雅间,如今也只能见机行事了。

陈刀表情没有任何变化,来到雅间门口,正准备进去。

砰!

突然一声炸响!

整个雕花木门轰然破碎,三个人影飞了出来,倒在地上大吐了一口血,正是那三个保安。

陈刀看了一眼地上的木屑,如此破坏力,看样子,这个赵凛冬有点不简单。

“你就是赵凛冬?”陈刀抬头问道。

赵凛冬看都没看他一眼,坐下继续品味美味佳肴,好像刚刚那一幕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赵凛冬,我们楚总请你跟我走一趟!”陈刀在门外说道。

“没时间,不去!”赵凛冬直接回道。

陈刀一皱眉头,没想到这个赵凛冬竟然这么不给面子,语气有几分威胁,“赵凛冬,你听清楚了,是我们楚总请你过去,不要逼我压你过去。”

赵凛冬转过头来,一笑:“我逼你又如何?”

陈刀感受到挑衅,大步走了进去。

三秒后。

陈刀划过一道完美的抛物线直接从二楼坠落,掉到楼下大堂,吓坏了不少人。

“陈哥,你没事吧。”

“兄弟们,一起上!”

“今天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由不得你愿不愿意。”

大队人马正准备冲进去。

一道洪亮的声音响起,“都给我住手。”

众人寻声看去,竟然是楚宏辉亲自来了,而他身后跟着的正是医院正副院长,还有秦铭文等人,可谓是一个不差,全都来了。

陈刀爬了起来,来到楚宏辉面前,“楚总,对不起。”

啪!

一个清脆的耳光响起。

“混账,我让你来请赵先生,谁让你动手的。”楚宏辉怒骂道。

众人一惊,竟然是真的请,不是来找麻烦的,这个赵凛冬到底是何等人物。

楚宏辉更是一扬手,“赵先生,我是来专程道歉的,都是我的不好,还请赵先生随我去一趟医院,楚某感激不尽。”

楼上半点反应都没有。

赵凛冬只是一脸贱兮兮的看着李千寻,用眼神示意她,我赢了。

见没有回应,楚宏辉没有一点生气,而是亲自上楼,来到雅间门口。

“赵先生,求您救救我女儿。”

竟然还用上了求,人群更是惊讶了,楚宏辉何等人物,碧园集团的大老板,从来只有别人求他,还从未听说他求过人。

而今天,竟然亲自出面,低声下气的求人了。

赵凛冬也终于有了回应,“你在外面等着吧,等我吃完再说。”

0 第003章 这味道谁试过谁知道
楚宏辉亲自来请,赵凛冬竟然敢让他等着,吃完饭再说。

这人不是胆子肥,就是活腻了。

然而楚宏辉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不快,双手交叠在腹前,闭目等候。

这就更让人惊讶了。

楚宏辉亲自出面求人就算了,还心甘情愿替别人守大门,这说出去谁信啊!

李承业和酒店经理互视了一眼,然后悄悄的下了楼。

“你这妹夫不是一个一文不名的小子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经理王建国问道。

李承业也是一脸的茫然,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啊。”

不过看刚刚那个样子,应该是楚宏辉有事求他,而且这事只有赵凛冬能帮忙,不然楚宏辉不会如此放下身段。

但不管如何,他们二人之间应该只存在交易,没有交情。

那这就好办了。

李承业想通了这一点,嘴角又勾起一抹邪笑。

楚宏辉已经在门口站了十多分钟了,不时的用眼角余光打量着赵凛冬。

李家那点破事,在江城早已经不是新闻,又有李承业刻意在公共场所替赵凛冬宣传。

所以,楚宏辉对李千寻嫁给一个一文不名的穷小子,还是略有耳闻的。

但今日一看,又仔细一想。

他连自己女儿的身体的没碰到,仅仅看一眼,就能推断出病情,又能轻易击败自己最得意的保镖陈刀。

果然传言不可信啊。

只是想不通,这样的人怎么会甘心做一个上门女婿,而且还任人诋毁呢。

楚宏辉抬手看了一下时间,从医院到现在已经过去两个小时了,不能再等了。

可赵凛冬一副菜不吃完酒不喝干,绝不起身的样子,让他实在没办法。

只好把求助的目光的投向李千寻。

李千寻领会到他的意思,便拿出了钱包,“服务员,埋单。”

“不必了,这顿我请。”楚宏辉马上说道。

李千寻看了赵凛冬一眼,还真被这个家伙说中了,索性也不再推脱,站了起来。

“赵凛冬,你跟楚总去吧,我公司还有点事,就先走了。”

李千寻路过赵凛冬的身边的时候,又停顿了一下,小声说道:“如果不行,你就别逞强。”

赵凛冬点了点头。

“陈刀,你护送李千寻小姐回去。”楚宏辉说道。

“是!”陈刀回答了一声,“李小姐请!”

李千寻走后,赵凛冬终于放下了筷子,擦了擦嘴,“进来吧。”

楚宏辉大喜,三步做两步走了过去,一弯腰,“赵神医,之前是楚某得罪了,这就是给你赔礼道歉,还请你大人不计小人过,救救我女儿。”

赵凛冬看了他一眼,这家伙之前一副鼻孔朝天,还说自己是一个靠女人吃饭的男人,是挺气的。

但也不是不能理解。

一个当父亲的为了女儿而已。

想想自己的老爸,还不知道穿越到了一个什么世界呢。

“道歉就算了,赔礼就行了。”赵凛冬直白道。

楚宏辉松了半口气,只要是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那就不是问题。

“只要赵神医愿意出手,我旗下所有产业,任你挑选三家,如果你闲麻烦,我可以把我一半资产转到你账户里。”

这条件不能说是丰厚了,简直就是吓死人,不管怎么选,一辈子都不用愁了。

赵凛冬却摇了摇头,“我不缺钱,也没时间管理公司。”

这话说的也没错,自己穷怎么了,老婆有钱,傍上李千寻,至少吃喝不用愁。

楚宏辉犹豫了一下,说道:“请赵神医直言,只要在下有的,一定给。”

“帮我照顾一下阑珊公司。”赵凛冬说道。

这是李千寻的公司,规模不大,但一家吃喝全在这上面,坚决不能有任何问题,不然全家都得喝西北风。

最主要的是,李承业这家伙仗着自己长孙的身份,又有奶奶疼爱,万般对李千寻一家刁难。

这口气迟早要还的。

“啊?”楚宏辉一楞,自己旗下随便一家公司都比阑珊这种小企业强上几倍,给他三家不要,自己一半的资产更是抵得上十几个阑珊。

这到底什么意思?

“如果你不愿意,那就另请高明吧。”赵凛冬不耐烦的说道。

“我愿意,我愿意。”楚宏辉赶紧说道,并且做出保证,“只要我楚宏辉在一天,就保证阑珊不会有半点问题。”

“那走吧。”赵凛冬终于起身了。

楼下,医院那一帮大佬也在,楚宏辉没走,他们也一个都没敢走。

只是让他们等这么长时间,心里有点不好受,但又不敢说什么,在楚宏辉的示意下,个个赔礼道歉。

一行人又回到医院,楚宏辉的女儿已经转移到重症监护室。

路上赵凛冬也给他们分析了一波病情。

楚小姐不是感冒发烧,更不是什么隐性疾病,而是中毒。

如今七窍已经不再流血,但是身体开始出现了忽冷忽热的症状,脸色也是一阵青一阵白。

看样子,毒素已经彻底融入了血液中,并且开始入侵五脏六腑了。

再不施救排毒,恐怕会留下很很严重的后遗症。

赵凛冬便不再多言,要来了工具,一盒银针,一把手术刀,外加一个盆。

掀开被子,先来了五针,刚好对应着五脏,又下三针在头顶,最后一针在手腕上方一寸处。

落针极快,等下完针,众人才反应过来。

“这五针老夫没猜错应该就是五行针,又称无形针,是针法中的传奇针法,对应五行,下针极快,接近无形,顷刻间便可守住五脏六腑,专防毒物入侵。”

“头顶三针应该是三合针,亦是传奇针法,左合明,又合昏,正合两仪,护魂保命,传说针不拔,天灯就一直不会灭。”

“只是手腕上一寸这针我就看不懂了。”

老院长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完全收起了轻视之心,看向赵凛冬目光有了尊敬,能同时施展两套传奇针法,定也是传奇人物。

可医道云坛中,却没有他的名字。

赵凛冬回头看了他一眼,想不到还有人认识这两套针法,按道理来说,这都是老爸穿越之后学的,又再传送回地球,到自己身上。

不是地球的针法,应该没人认识才对。

微微一笑,拿起了手术刀,“这一针的用处,你看好了。”

说完,便向楚小姐手腕一刀割了下去。

楚宏辉心猛的跳了一下,还好反应过来,不然准冲上去和赵凛冬拼命。

神奇的一幕出现。

手腕皮肉割开后,可见内部结构,也可见血管,但却不见一滴血流出来。

“锁血针!”老院长一声惊呼,吓众人一跳。

“锁血针不是证明了是假的,根本不可能吗?院长,你是不是看错了。”中医科的专家说道。

老院长摇了摇头,“不,这就是锁血针,一针锁血,这一针并不是扎在穴位上,而是一个特定的位置,利用银针压住所有血管,便能锁血,但施展起来极为困难,几乎叫做不可能,所以被认定是假的。”

老院长眼中的尊敬隐隐约约已经变成了崇拜,并且闪烁着小星星,不知为何,老院长突然想哭。

实乃中医之幸啊!

赵凛冬此刻已经不敢分神,老院长分析的没错,这就是锁血针,也是真的极为困难,难的不是锁血,而是放血。

楚小姐中毒太深,配制解药时间上肯定来不及,胡乱放血,那是谋杀,所以才使用这一招。

赵凛冬扶着她坐起来,自己也坐在了床上,然后让她靠在自己怀里。

楚宏辉再次心一紧,自己女儿虽然不大,可也不小了,竟然就这样让一个陌生男子抱在了怀里,有一种白菜被猪拱的感觉。

赵凛冬一手扶着她的肩膀,悄悄送了一道真气进去,驱动她体内的毒素。

逼到手腕处,一动银针,一股黑血便放了出来,流到盆子里,发出一股刺鼻的味道。

等这一道放完,拨动银针锁住,继续排剩下的。

排了三次,才将融进血液的毒素排出来。

中间,众人大气都不敢喘一口,生怕打扰到他。

赵凛冬已经是满头大汗,没想到会这么累,而且还没完,最重要的一部分还没排出来,那就是毒根。

这毒根非常圆润,赵凛冬几次把它逼到手腕处,正准备放血,它就跑掉。

实在没办法,赵凛冬一不做二不休,一拔银针,手指一捏,提起她的手腕就放到嘴边,猛的吸了一口,直接把它给吸了出来。

楚宏辉干脆闭上眼睛,并且在心底给自己安慰,这只是治病,对,这是为了治病。

赵凛冬感觉到嘴里全是腥味,吐出一个软绵绵的黑小块,强忍住呕吐的欲望。

“毒已经排干净了,剩下的交给你们了。”

说完,直接跑进洗手间,先吐为先,这味道谁试过谁知道。

好半天,赵凛冬才从洗手间出来,脸都吐白了,楚小姐伤口已经缝合,而且趁他不在,做了一番检查,确定了无恙,才彻底放心。

“赵神医,多谢救命之恩,楚宏辉感激不尽。”

楚宏辉说着一伸手,陈刀上前,递给了赵凛冬一个红包。

赵凛冬皱眉,“我们的条件不是说的很清楚吗?你想反悔。”

“不不不!”楚宏辉连忙摆手,“答应赵神医的我定然办到,这不过是在下一点小意思,算是讨个彩,一个红包而已,还望赵神医收下。”

“你别老叫我什么神医,我有名字。”他都这么说了,赵凛冬自然就不客气的收进了口袋,自己又不是正经医生,怎么可能不收红包。

“那我就称呼赵小兄弟吧。”楚宏辉认定了赵凛冬的不凡,这个朋友,无论如何都交定了。

赵凛冬点了点头,向陈刀问道:“千寻怎么样?”

“请赵先生放心,我已经把她送回李家老宅了。”陈刀说道。

李家老宅?

她去那里干什么,那里根本没有她的位置,奶奶完全不管她的死活。

而今天......是她爷爷的忌日!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