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点简介:小说阅读网(www.xksjvipyd.com)是一个专业的小说资源网站。为广大书友推荐小说最新章节在线资源。小说推荐无广告无弹窗阅读:【系统流、无敌流、重生流、异世修真、校园都市、总裁豪门、历史军事、玄幻仙侠】小说资源丰富赶紧收藏。

史上最强修真者、小说阅读网、小说、王禅、姜冰凌

史上最强修真者、小说阅读网、小说、王禅、姜冰凌

史上最强修真者

小说阅读网推荐:★★★★★★★★★★★★★★

小说主角: 王禅,姜冰凌

更新时间:2021-06-29

史上最强修真者小说: 更新至第 162 章

站点导航:史上最强修真者

站点资源:小说阅读网

小说资源: 最新更新章节 热门小说 小说排行榜 免费小说阅读 男生小说 女生小说

史上最强修真者小说简介内容:
为了给母亲治病,我像狗一样和一个女人签订了合约,没想到她却……


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站点导读:小说阅读网(www.xszyku.com)

0 第1章 合约夫妻
听着隔壁房间时不时传来的娇笑打闹声,王禅深深的叹了口气。

住在隔壁房间的女人不是别人,正是他的老婆姜冰凌,而和她打闹的另外一个人,则是她老婆的老婆,纪宁歆。

这件事儿听起来怪,可是王禅早就已经适应。说起来真要论,这事还得怪自己,要不是自己没能耐,也不至于找了个蕾丝边的老婆做"合约夫妻"。

不过幸好,两个人结婚之前早就有约定,这次婚姻只持续一年,等到离婚之后,他会收到姜冰凌一笔20万的补偿金。这笔钱对于姜冰凌而言可能不多,但是对王禅却很重要,因为王禅的母亲现在还躺在医院里等待治病。

"王禅,我渴了,给我倒杯水!"房门外传来姜冰凌的声音。

王禅赶紧答应一声,从床上下来倒了杯水,然后推门走进去。

没想到刚一进去,姜冰凌就狠狠的踹王禅肚子一脚,弄的王禅整个肚子像被电钻拧了一样翻江倒海。

"谁让你不敲门就进来的?滚出去!重新敲门再进!"

"是,姜小姐。"

强忍着腹部的痛,王禅佝偻着走到门外,站在门外敲了敲门。

"姜小姐,我能不能进来?"

"进来吧!"

门里传来一道声音。

打开门把水杯递给姜冰凌,王禅看着姜冰凌的脸,微微叹了口气。

他们两个说是合约夫妻,实际上说白了就是主仆关系,这种日子过的窝窝囊囊,是个男人就过不下去。可是王禅没办法,他母亲还在病床上躺着,天天需要钱等待治病。

一分钱难倒英雄汉,如果王禅身体还好的话,大不了可以去打工赚钱,但坏就坏在王禅的腿在工地上摔伤了,到现在走路还一瘸一拐的,根本用不上力。

不过幸好,两个人约定的一年合约如今已经过了大半年,只要再忍几个月,他就可以再也不用受这种鸟气。

感受到王禅的目光,姜冰凌猛的就瞪起眼睛,伸手就是一巴掌抽过去。

啪!

这一巴掌抽的脆响,王禅脸上顿时就出现了一片红印。

"看什么看!再看我就挖出来你的眼睛!别忘了,你妈还在病床上躺着,没有我给你的钱,你妈拿什么治病!"

"是,姜小姐,刚才只是我不注意……"王禅畏畏缩缩的往后一退,赶紧解释一句。

"哼!王禅,我告诉你,过会儿我朋友会来家里开party,见着我朋友怎么说话怎么伺候应该不用我多说吧?要是出了什么差错,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是,请姜小姐放心。"

恭敬的点点头,王禅一瘸一拐的从姜冰凌的房间里退出去。就在房间门关上的那一刹那,王禅还隐约听见两个人在房间里说话的声音。

"冰凌,你这个假老公调教的不错啊,看上去和奴隶没啥区别……"

"奴隶?说奴隶都是抬举他!他现在就是我的一条狗,我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别忘了,他妈的命,现在可掌握在我手里……"

两个人说完话,没过多大一会,外面就传来了敲门的声音。王禅走到门前一打开门,一群人立刻从外面叽叽喳喳走进来。

"冰凌!宁歆!好久不见!"

"小雨!"

"好久不见!"

"……"

一群人凑在一块叽叽喳喳说着话,坐到沙发里。

"王禅!还等什么呢?还不快给我这些朋友倒两杯水!"

王禅这个老公,在姜冰凌的朋友圈子里面已经不是什么大秘密,几乎所有人都知道姜冰凌有个老公,养的跟狗一样,怎么训怎么听话,是个十足的窝囊废。

"是,我这就去。"

"冰凌,这就是你的那个废物老公啊?我还是第一次见。"

一个女人明显是第一次来姜冰凌的家里,语气中带着好奇。

"对他就是冰凌那个废物老公,你是第一次来,还不知道,冰凌这个废物老公,平常不上班,就等着冰凌养,完全就是个窝囊废,软饭男!"

另外一个比较了解情况的女人给新来的解释起来。

"一个大男人不上班靠女人养,也好意思?这脸皮厚的也真是够可以。"

"就是!不过吃软饭的也就这样,反正也不上班,只能在家浪费粮食,那就在家当养了条狗呗,对不对冰凌?"

"说的对!就当养了条狗就行!"姜冰凌坐在几个女人中间,也是呵呵的笑个不停。

"几位,请喝水。"

低着头用盘子托过来几杯水,王禅把水杯放到他们面前。一个女人看了眼王禅,身体往后一仰,把腿放在了茶几上面。

"行了,反正你在家闲着也是闲着也是吃软饭,给谁当狗不是狗呢?给我捏捏脚,要是你舒服了,我给你100块小费。"

"燕姐,让他给你捏脚那是他的福气,你还给他小费?"旁边一个女人直接把那100块抢了回来:"看他那猥琐样,让他给你捏脚别再占你便宜……"

"他敢!他还有那种胆子?他要是敢占燕姐便宜,我直接把他卵子踢烂!!"

姜冰凌冷笑着看了一眼王禅。

王禅站在原地,攥紧了拳头,面容难看。

"怎么?还敢给我使脸色?握拳?你握什么拳?你吃喝拉撒都是我花钱,在我这甩脸子,你给谁看?"

猛地站了起来,姜冰凌抬手啪啪就是两个嘴巴抽在王禅的脸上。王禅咬着牙,一动不动的站在那。

"像个木头杆子一样站在那干什么?滚!滚回你的房间里去!别在这打扰我们姐妹兴致。"

大声的骂了一句,姜冰凌洋洋得意,像狗一样训斥着王禅。她很喜欢在姐妹面前骂王禅,这要让她非常有成就感。

王禅一声不吭,转身走回房间。

废物,窝囊废,没种……

这些侮辱人的词汇纷纷进入到王禅的耳朵里。

其实那几个人说的也没错,自己的确是个没能力的窝囊废。要不然也不能连母亲生病了也没钱救,靠这种方式赚钱。

自己活的还真是失败……

王禅摸了摸自己火辣辣疼痛的脸。

真是个窝囊废啊,废物一个!他们还真没说错你!

"呦,小子,你这日子过得也太窝囊点了吧?"

一个苍老的声音突然在王禅脑海中响起。

0 第二章 祖爷爷
"谁?谁在说话?"

"别找了,你看不见我的,我在你胸前的宝塔里。"

"宝塔?"

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脖子上挂着一个黑色小塔,王禅用手举着,仔细的打量起来。

这个黑色的小塔是他小时候和小伙伴出去玩在路边捡的,材质非金非玉,摸上去触手生温,王禅觉得这小塔造型别致,就买了根儿绳戴在脖子上,一带就是十几年。

心中正惊讶,为什么这塔里头有人,这黑塔下面的塔门处突然出现一道黑光冲入王禅的眉心。

眼前一阵恍惚,等再能看见的时候,居然已经在宝塔里!

一个穿着仿佛古代人衣服的白头发老头,出现在王禅面前。

"啊……!"

慌乱的撤退了两步,用眼睛悄悄的打量了这个老头半天,王禅这才试探着问:"你……你是人是鬼?"

"什么是人是鬼!我是王氏家族的老祖宗!是你祖爷爷!"

白胡子老头气的吹胡子瞪眼。

"祖爷爷?"

"不错!老夫正是你祖爷爷"老头点点头,对王禅惊讶的表情很是满意:"当年老夫打遍天下无敌手,要不是被老夫的徒弟叛变,偷袭老夫,老夫也不会受伤,更不会苟延残喘在这宝塔里。昏睡了这么多年,老夫刚刚苏醒,没想到啊,一睁开眼就看见我的后人被人像狗一样欺负!你这个后人,可真是丢老夫的脸!"

"我……"

红着脸低下头,王禅抿了下嘴。眼前这个老头不管是不是祖爷爷,但是他说的对,自己的确是够丢脸,把男人的脸丢的干干净净。

"还行,看你的样子,还有点羞耻心。"老头点点头,严肃的脸柔和了一些:"你是我的后人,我自然不会让你就这样被别人欺负下去。"

老头说这话,屈指一弹,一道流光没入王禅的眉心。

"小子,我已经把咱们王家修炼的功法交给你,只要按照这功法修炼,我管保你脱胎换骨,以后再也没有人能欺负你!"

"是!祖爷爷!"

王禅点点头,当下也不客气,直接坐在地上仔细的读了一下老祖宗给的功法,然后照葫芦画瓢,开始修炼。

感受到周围周围灵气的凝聚,老头眼中也是闪过一次诧异。

"老夫倒是没想到,自己这个窝窝囊囊的后人,居然还真有点天赋在里……"

……

……

"王禅?干什么呢!喊你几声也不答应!?"

房门外一声怒吼,紧接着房门砰的被一脚踹开,姜冰凌怒气冲冲的看着躺在床上的王禅。

"睡觉?!谁让你躺在床上睡觉的?我没下命令,你能休息?"

抬手啪啪又是两个嘴巴抽在脸上,王禅一下子清醒。感受着脸上的疼痛以及站在自己面前凶神恶煞的姜冰凌,王禅原本希冀的目光落了下去。

原来是一场梦……

也是,这都什么年代了,怎么可能还有祖爷爷……看来是自己被欺负太久了,居然做梦都梦见这种事情……

"对不起姜小姐,我下次不敢了。"王禅赶紧赔罪。

"哼!还有下次?你要是再敢有下次,我就不给你钱让你给你母亲治病!"

狠狠的威胁了王禅一句,姜冰凌这才说起正题:"我和我朋友要一起出去玩,你跟着我们,给我们跑腿。"

"是。"王禅一口答应。

"过会除了我们几个,还有别的大人物要来,在他们面前你给我好好的,别丢人现眼!"

再一次斥责了王禅,姜冰凌这才大摇大摆得意洋洋的走出去。王禅也是赶紧起身,跟在她们后面。

一般来说,大晚上的出去玩也就酒吧Ktv娱乐城这几个地儿。她们一群人不喜欢喝酒,对唱歌也不感兴趣,所以直接直奔娱乐城而去。

晚上的娱乐城正是热闹的时候,一群人围在各种机器前面玩个不停。姜冰凌她们一进来就指使王禅去买游戏币,然后也成帮结队的玩了起来。没玩多大一会儿,四五个看上去二十多岁的男人,朝这边走了过来。

"冰凌,宁歆!你们来了怎么也不和我说一声,我好好好招待!"为首的男人笑着打招呼,显然和她们很熟悉。

"杨哥,我们就是随便玩一玩,哪用的着惊动你。"

姜冰凌腼腆一笑,这一会儿倒是也不发脾气,活脱脱一个淑女。眼前的杨哥是娱乐城的老板,背后很有势力,姜冰凌可不敢在杨哥面前耍脾气。

"这位是……"

目光扫过几个早就已经熟悉的女人,杨哥的目光落在王禅上面。姜冰凌她们平常总来这儿玩儿,杨哥倒是知道,可是这带男的来倒是头一回。

"杨哥,你说他呀,他就是冰凌家的那个窝囊废。"刘晓燕迫不及待的说出来,想要在杨哥面前表现一回。

"窝囊废?"杨哥打量了一下王禅,他倒也听说过姜冰凌有个老公是窝囊废:"既然是窝囊废,为什么不离婚?以冰凌的条件,找个好的应该并不难……"

"杨哥,你这话说的!我为什么要离婚?我养他就跟养条狗似的,我让他往东他就往东,让他往西就往西。我养一条这样的狗,那不比找个老公划算?"

"哈哈哈哈!这么说,你养他就是当狗养的?"杨哥哈哈一笑,看着王禅:"既然是当狗养的,那就跪地上学两声狗叫呗!"

"王禅!听见杨哥的话了吗?让你跪下学两声狗叫,还不快点!"姜冰凌仿佛接了圣旨一般,大声命令王禅。

王禅咬紧牙关,一声不吭的站在那里。

"怎么?听不见我的话呀?我让你跪下叫两声,听没听明白?"

"我不跪!"王禅抬起脑袋。

发现言听计从的王禅突然不听他的命令,姜冰凌一张脸胀红起来:"现在立刻跪下!要不然你别指望我给你钱给你妈看病!"

"我说了我不跪!"

"妈的,你还翻天了你……"

姜冰凌见王禅屡次违背他的命令,顿时也顾不得什么淑女姿态,当即张嘴骂了起来。

"冰凌!别生气嘛!为了一条你养的狗生什么气?"

杨哥呵呵一笑,倒是很淡定:"养狗嘛,不听话就得训!狠狠的揍一顿,看他听不听命令。"

说着话,杨哥一挥手,跟着他来的那几个人就已经摩拳擦掌,握起拳来。

"来人啊,好好训一训这条狗,给他点教训!"

"得嘞杨哥,训狗我们最在行了!瞧好吧您!"

嘭!

被一个人直接一拳打到腹部,王禅顿时佝偻起来。没想到身后一个男人从后面按住王禅的肩膀,让王禅弯腰都弯不下去。这几个人都是全身肌肉块的大汉,一看就是娱乐城的打手,王禅一个普通人,对付一个都费劲,更别提好几个,那就只有挨揍的命。

一连挨了几拳,又被踹了几脚,王禅嘴巴里鼻子上都是血,眼睛也开始冒金星。看到王禅的狼狈样,几个女人都是哈哈哈哈的在哪笑,杨哥更是点了一支烟,笑眯眯的看着王禅,云淡风轻。

"怎么样?学不学狗叫?跪下叫两声我就放了你!"

"让我叫?你要是想听,为什么不自己跪下叫两声?嗯?"

"妈的!小崽子!你是活腻了吧你!"杨哥目光一沉,把烟头扔在地上狠狠的踩了一脚:"继续给我打,我看他骨头能有多硬!"

雨点儿般的拳头打在王禅的身上,王禅感觉自己都有些迷迷糊糊的,神志不清。一想到自己很有可能会被打死在这,王禅就十分的不甘心。

自己还不能死!

母亲还在医院里,现在自己要是死了,怎么救母亲?

一股意志力支撑着王禅不能倒,王禅大叫一声,突然回首就是一拳!

反正现在自己要死,还不如反抗动手,没准还能跑出去!

"啊!!"

伴随着王禅的嘶吼,王禅一拳直接打在一个打手的身体上面。那个打手身体一震,叫都没叫出来,整个身子就直接飞了出去!

0 第三章 学狗叫
砰!!

狠狠的撞在身后不远处的游戏机上,连着三个游戏机都被撞的变了形。剩下的几个打手被这架势吓了一跳,都赶紧往后一退。

"来啊!刚才不是打的挺爽吗!再来啊?"

扯着嗓子大叫一声,王禅红着双眼。一直被压抑被欺凌这么长时间,王禅早就一肚子的火,如今终于一下子爆发了出来。

狗急了还会跳墙呢,更别提人!把老实人逼急了,那才是最可怕的。

"妈的!"

狠狠的骂了一句,杨哥嘴巴一撅,吐了口痰:"都给我上,老子就不信你们这么多人还打不过他一个!谁给我把他打残了,我奖励他一万!"

周围几个打手本来就不是害怕,只是被刚才王禅的那一下子弄得有点愣住而已,现在听到老板的奖励,几个人自然更是兴奋,脸上带着狰狞的笑容,就朝王禅走来。

看着这些朝自己走来的打手,王禅深吸一口气,只觉得体内血气涌动,身体之中仿佛充满了力量。他大叫一声,不管不顾的挥动拳头,冲进人群!

砰砰砰砰砰!

一连串的声音在人群中传出,王禅每挥动一次拳,就有一个人被打的倒飞出去,撞在游戏机上。几乎不到一分钟,周围的打手就已经被王禅打的躺满满了一地,有出气没进气的呻吟个不停。

一群人看着眼前的场景,惊讶的都说不出话。尤其是杨哥和姜冰凌,更是嘴巴张的老大。

这还是被自己像狗一样欺负王禅吗?他居然这么厉害?面对这么多人居然赤手空拳打赢了?

杨哥此时脸上也是一阵青一阵白,一副日了狗的表情。这些打手可都是他安排人精心调教的,平常一个人打三个都不是问题,可现在居然就被眼前这个家伙一个人就都给打残了。姜冰凌不是说她老公是个废物吗?窝囊废居然会这么厉害?骗谁呢?

"杨哥是吧?"王禅转过头来冷冷一笑:"还有什么人,都叫出来吧!"

"兄弟!误会!都是误会!"

杨哥不愧是做大生意的,脸上的表情说变就变。刚才还是一副想要吃了王禅的样子,现在已经变得十分和蔼亲切:"小兄弟,我都是被这个女人给骗了,所以才对你出手的!要不你看这样,我给你道个歉,你大人有大量放了我,行吗?"

"放了你?"王禅深吸一口气,哈哈一笑:"放了你也行,不过,跪下吧,学两声狗叫,学两声狗叫我就放了你!"

"王禅!"

低头怒喝一声,杨哥没想到自己都已经服软了,王禅还敢这么羞辱自己。难道他不知道自己的身份?不知道自己的背景?

"怎么?不想跪!不想跪的话我帮你!"

抬腿向前跨出一步,王禅就直接朝杨哥走去。所有人都被王禅的动作吓了一跳,竟然不约而同的往后退,给王禅让出一条路来。

眼看着王禅真的朝自己走了过来,杨哥也不知道怎么的,双腿突然一软,居然真的扑通一下跪了下去。

"学狗叫啊!快点学!"

冷静的声音传来,大有一种你再不叫出声我就要动手的感觉。杨哥身体抖了一下,屈辱的张开了嘴。

"汪!汪汪!"

狗叫的声音从杨哥的嘴中传出,周围所有人都是想笑却不敢笑出声来。他们都清楚,今天杨哥名誉扫地,明天这件事就会传遍大江南北。

目光盯着眼前的杨哥,王禅抬手一巴掌抽在杨哥的脸上,转身离去。

随着王禅的离开,一股压力仿佛顷刻间消散,周围的众人也仿佛活过来了一般,开始窃窃私语。

跪在地上的杨哥盯着王禅离开的背影,怨毒的眼神宛如蛇蝎一般,似乎想要在王禅身上留下印记。

"这下完了,看来这小子活不了多久了!"

"是啊,这次他做事有点太冲动,谁不知道杨哥是最要面子的人?现在出了这种事,让杨哥名誉扫地,恐怕过不了几天就会有这小子横尸街头的消息……"

娱乐城里面的窃窃私语王禅自然是听不见,此时的他已经从娱乐城里走了出来,被外面的凉风一吹,王禅一瞬间清醒了一些。他低头看着自己的拳头,怎么想也没想明白自己究竟是如何打败那么多人。

回想起刚才自己一拳打飞一个人的场景,王禅迟疑着走到一个墙壁前,一拳朝墙壁砸去!

轰!

一拳下去,眼前的墙壁直接被王禅的拳头砸出一个洞,而自己的拳头却一点伤都没有,甚至都没有疼痛的感觉。

这……这是自己打出来的?

惊讶的看着墙上给自己打出来的窟窿,王禅都有点不敢相信。他就是一个普通人,没练过功夫,更没学过乱七八糟的东西,如果说唯一的奇遇有什么的话,那就是做梦的时候,梦见了自己的祖爷爷……

难道说这不是做梦?而是真的事情?

脸上猛然涌上一丝狂喜,王禅闭上眼睛,回忆起之前的那些事情。随着王禅的回忆,一大串信息出现在脑海之中,而这不是别的,正是梦境中祖爷爷给自己的修炼秘籍!

兴奋地握了一下拳,王禅只觉得自己身上的阴郁一扫而空,立刻坐上公交车,朝医院的方向而去。

……

……

"妈,你身体感觉……"

推开病房门,王禅话刚说出一半,就看见一个女孩正忙前忙后的在王禅母亲身边。听到王禅的声音,女孩赶紧转过头来,露出一张清纯的小脸。

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形容的大概就是这种感觉。

"王禅哥……你来啦?"

"雨嘉?你怎么在这?"

"因为我放假了呀,正好过来看看阿姨。"赵雨嘉可爱的一笑,走过来拉住王禅。

赵雨嘉和王禅两家是邻居,从小两个人就混在一起。那时候的赵雨嘉只是一个会粘着王禅的小丫头,而王禅也是真心真意地呵护赵雨嘉这个小妹妹。

不过后来王禅学习不好,出去打了工,而赵雨嘉却成绩优越。两个人一个人在工地,一个人在学校,自然渐行渐远。王禅记得上一次两个人见面,已经是一年以前。

"妈,你身体怎么样?医生有没有说什么问题?"

"小禅,我身体挺好的,不用担心。"陈春梅因病脸色有些苍白,不过还是笑着说道。一双温柔的眼睛慢慢的在两个人身上看来看去。

小的时候陈春梅就觉得赵雨嘉很好,还想着未来撮合两人,让赵雨嘉成自己儿媳妇。只可惜自己儿子学习不好,而赵雨嘉又成绩太过优秀,现在两个人身份早已经天差地别,陈春梅自然也不敢再提这件事。

不过就算是这样,她也依旧把赵雨嘉当成自己女儿看看待。

"小禅,外面天都黑了,你送雨嘉回去吧,这么晚了让她自己回家我也不放心。"

"好,我送雨嘉回去。"

听话的点点头,王禅就带着赵雨嘉往外走,两个人走到医院外面,赵雨嘉的脚步突然停了下来。

"王禅哥……我家里……今天晚上没人……"

赵雨嘉低着头小声的说着,灯光的映衬下可以看到一丝红润从脸颊直至耳根。

0 第四章 炼气
家里没人?

看着灯灯光下赵雨嘉羞红的脸颊,王禅咽了口口水。

什么叫家里没人?难道是……

一想到这儿,王禅心就砰砰直跳,口干舌燥的说不出话来。要说自己对赵雨嘉没好感,那是不可能的,毕竟两个人青梅竹马,王禅那可是看着赵雨嘉从一个小屁孩长到亭亭玉立。只可惜后来发生一大堆事,使得两个人差距越来越大,无奈渐行渐远。

可是现在……

感受到王禅一脸惊讶的表情,赵雨嘉就知道自己的话产生了歧义,两条远山黛眉一皱,柔软的小手在王禅的身上一捏。

"王禅哥!你想什么呢!我的意思是我家里晚上没人,我自己不敢一个人住,所以想让你陪我一晚。"

听见赵雨嘉娇嗔的声音,王禅也是不由的一笑,暗怪自己想太多。记得这丫头从小就不敢一个人在家,那时候也都是自己去陪着的,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她居然一点没变。

"行,那我就陪你一晚。"

和赵雨嘉肩并肩走着,两个人很快就走到了家里。

赵王两家是邻居,因为家庭条件都不怎么好,所以住的都是老式的棚户区。像他们这种棚户区,其实早就应该被老房改造了,不过开发商给的价格太低,给的钱都不够买个厕所的,所以棚户区这一片的人对于搬迁都不同意。

打开房门,两个人走进房间,屋子里果然没有人一片漆黑。

"阿姨呢?怎么不在家里?"王禅轻车熟路的打开灯,好奇的问。

"我妈今天晚上是夜班,明天早上才能回来。"赵雨嘉轻笑一下,指了指桌面上的水果:"王禅哥,我去洗个澡,家里的东西你随便吃,不用客气。"

"好。"

一下午没吃东西,王禅还真有点饿。他伸手拿起桌面上的苹果刚咬了一口,浴室里就传来一阵流水的声音。这哗啦哗啦的声音持续了差不多十多分钟,赵雨嘉这才穿着一身睡衣,一边擦头发一边从浴室里走出来。

洗过澡的赵雨嘉小脸上泛着粉红,身上弥漫着一股沐浴乳的香味。白生生的胳膊和小腿暴露在空气中,完全没有一点瑕疵,仿佛是一块上好的白玉。

"王禅哥,你洗不洗?"

"啊……我……我洗一下也行……"

今天下午被人打了一顿,又打了一遍人,王禅身上还真粘乎乎的都是汗。

"那你进去洗吧,里面有沐浴露和毛巾。对了,今天晚上我住我妈的房间,你睡我的房间。"

"别了吧……我睡客厅就可以。"王禅下意识的拒绝。

"那怎么行!你是来陪我的,哪能让你睡客厅。"赵雨嘉红润小嘴不满意的一撅:"你就听我的,睡我的房间。"

"行!"

人家小姑娘都这么说了,王禅一个大男人也不好再矫情。

打开浴室门走进去,王禅打开水龙头,水就哗啦哗啦的撒个不停。嗅着空气中还残留的沐浴乳的味道,一想到刚才赵雨嘉也是在这个浴室里洗的澡,王禅就有点的心猿意马起来。

等王禅洗完澡出来,赵雨嘉已经进了房间。看了眼房间里淡黄色的灯光,王禅也走进了赵雨嘉的房间。

赵雨嘉的房间一看就是女孩子的那种,既可爱又温馨。床铺上是蓝色的床单和被罩,枕头上还摆了两个可爱的毛绒玩具。王禅脱了鞋躺在床上,感觉整个身体都被一股淡淡的馨香围绕进去。

在床上躺了一会儿,王禅立刻盘腿坐起。

现在对于王禅而言,最重要的就是修炼,他得罪了那什么杨哥,又得罪了姜冰凌,王禅知道这事绝对没完。

如果不能努力提升实力提升自己,自己一个普通人,拿什么去对付他们?

脑海中回想着祖爷爷给自己的功法,王禅越想越觉得玄奥至极。周围的灵气慢慢的向王禅的身体凝聚,透过皮肤和呼吸,融进王禅的身体……

时间快速流过,外面的天也一点一点变白,可修炼中的王禅一点都没有时间流逝的感觉,反而觉得自己好像泡在温水中一样,舒服的不行。直到整个太阳升到天上,王禅这才猛的张开嘴,用力的吸了口气。

嘶……

一道紫色的气体从空中凭空出现,直接被王禅吸到嘴里。王禅将紫气吞入腹中,只觉得腹中一阵雷鸣般的响动,紧接着丹田的位置慢慢涌出一丝紫气。

炼气一重境!

双眼猛然睁开,一道紫光在眼中闪过,王禅脸上不由得露出一丝欣喜。

炼气期!

自己这一晚上的努力,居然已经踏入了炼气期!

昨天晚上消化了一晚上的知识,王禅对于修炼也多少有了些了解。修真者的修炼有高低之分,最低级的入门境界就是炼气期,然后是筑基,开光,融合,和金丹期。这些境界不但分强弱高低,而且在这些境界之中,还分九个小境界,这九个小境界层层递进,当达到第九层最顶端的时候,就会突破到下一个阶级。

虽然说炼气是修炼中的最低等级,炼气一重境更是最低等级中的最低级,可不管怎么说,那也是踏入了修炼的领域!

伸开腿从床上下来,王禅一伸懒腰,身上就传来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

感受着自己身体翻天覆地的变化,王禅觉得自己完全脱胎换骨,和昨天仿佛根本不是一个人。如果说自己昨天和那几个打手动手还打出好几拳的话,那现在的王禅就敢说五秒钟之内就能把他们搞定!

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双手,王禅正打算找个时间试试自己的实力,就看见房间门打开,赵雨嘉迷迷糊糊的揉着眼睛走到衣柜边上,慢慢脱下了睡衣……

一道热血喷涌的景象瞬间落入王禅的眼底。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