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点简介:小说阅读网(www.xksjvipyd.com)是一个专业的小说资源网站。为广大书友推荐小说最新章节在线资源。小说推荐无广告无弹窗阅读:【系统流、无敌流、重生流、异世修真、校园都市、总裁豪门、历史军事、玄幻仙侠】小说资源丰富赶紧收藏。

重生仙帝修真、小说阅读网、小说、叶阳、沈文静

重生仙帝修真、小说阅读网、小说、叶阳、沈文静

重生仙帝修真

小说阅读网推荐:★★★★★★★★★★★★★★

小说主角: 叶阳,沈文静

更新时间:2021-06-29

重生仙帝修真小说: 更新至第 719 章

站点导航:重生仙帝修真

站点资源:小说阅读网

小说资源: 最新更新章节 热门小说 小说排行榜 免费小说阅读 男生小说 女生小说

重生仙帝修真小说简介内容:
前世,他以弃子的身份受尽豪门冷落,并在浑浑噩噩中艰难度日。今世,他以仙帝的身份从修真界归来。左手翻天,右手覆地。执掌风云,舍我其谁……


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站点导读:小说阅读网(www.xszyku.com)

0 第一章:重生归来
华夏,苏杭。

叶阳独自一人坐在酒吧角落。望着耀眼的灯光和形形色色的人群,有些发懵。

这里的一切都令叶阳感到极不舒服。

他轻轻甩了甩脑袋,眼中夹杂着太多疑惑与不解。好似被打翻的调料盒五味杂陈。

“不久前,自己明明还在渡天帝九重劫。都快要成功了,为何......”

叶阳揉着太阳穴,仔细回想在修真界发生的种种。

“对了,是地妖皇和龙族少宫主出卖了我。在我渡劫时暗中埋伏,逼得我身死道消!”

叶阳的脸,显得越发阴沉。

他死死的攥着拳头,“咔咔”声在着耳旁不断想起。同时咬牙切齿狠得心里直痒痒。

只差最后一步,就最后一步便能迈入天帝成为真正的主宰!

然而叶阳回想的过程却始终没发现,身边还坐着位打扮古怪却五官精致的小太妹。

小太妹扎着黄色的马尾,露脐装加上黑色长筒袜。再配上热裤与高跟鞋显得不伦不类。

还有浓浓的眼影,好似一个尽量想把自己打扮成熟的高中生。

她秀眉紧蹙,伸出纤细的右手不停把玩手中的高脚杯。看上去异常紧张。

“姐夫,其实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也没想到轻轻一脚就把高胜龙的那里给......”

小太妹目不转睛的盯着高脚杯,可言语却充满了懊悔。

“姐夫,你怎么不理我?”

小太妹见身旁没人理她,忙转头疑惑的盯着叶阳。

然而此时的叶阳。正沉浸在两千年漫长修炼,到头却功亏一篑的不甘中。

直到小太妹伸手在其眼前晃了晃,才终于反应过来并“啊”了一声。

叶阳见有女人接近自己,下意识的想要离开。可当看清对方的长相时,彻底傻眼!

“沈文静?你是沈文静?”

这句话几乎是脱口而出。因为他记得沈文静是沈文婷的妹妹,沈家最小的千金。

那这里是......

他先是仔细打量了下周围环境,直到发现这里是酒吧时。心,猛地一紧!

这里是地球,是上辈子还没正式修炼时所在的......地球?!

真的假的?难道自己重生了?

叶阳刚开始以为自己在做梦。直到狠狠掐了下大腿,那强烈的痛楚才令他瞬间清醒。

我,叶阳。带着2000年的修真记忆,重生在了曾经最不甘心的年代?

说不甘心,主要是因为叶阳的身份比较敏感。

他本是个不折不扣的纨绔二世祖。但因私生子的缘故,不得不发配到苏杭与人联姻。

当然,说是联姻就是不想让他回叶家继续纠缠。

因为在那个偌大的四合院里,没人能看得起他。说他是个败类或废物都是轻的。

而他也很不争气的整日沉沦在酒吧,高级娱乐会所。

“姐夫,你是不是已经吓傻了?你......你可是说过要帮我摆平这件事的......”

小太妹一口一个姐夫,喊得叶阳有些茫然。

两千年了,没人再在耳旁称自己一声姐夫。

真的,没有什么比这一声姐夫,听着更令他感到亲切。甚至忍不住的扬了扬嘴角。

他记得很清楚,现在是2019年1月13日。

沈文静因为被高胜龙不停纠缠,导致一怒之下将其踢爆了。

出院后,高胜龙想和沈文静私了。说是今晚在酒吧见。

可沈文静又因为害怕不敢告诉家人,尤其是她姐。

迫于无奈。只能请自己这名义上是叶家少爷,实际却是个半吊子的二世祖出面。

想到这儿,叶阳不禁苦笑着摇了摇头。“放心吧,有我在。高胜龙不会把你怎么样。”

“真的真的?”沈文静好似抓住了救命稻草,可怜巴巴的望向叶阳。

“姐夫说的话,什么时候没兑现过?”

可这话一说,沈文静登时像个泄了气的皮球嘟嘴道:“姐夫说的话,什么时候兑现过?”

“咳......咳咳咳......”

叶阳听闻,差点被口水呛死。

的确。当年自己说过的承诺做过的保证,可能比上初中时三年写的检查还多。

但现在却不同。虽说修为全无,但体内却残留着些许淡薄灵气。

或许是渡劫失败时,体内残留下的护道真气一并带了过来......

绚烂的灯光,在这一刻突然熄灭。

不少地痞无赖冲进酒吧,朝众人怒声骂道:“都给老子滚,快滚。”

随即就见众无赖的身后,缓步出现一西装革履且油头粉面的青年。

他先是阴沉着脸,扫了眼酒吧的座位。

当看到坐在角落里的沈文静时,五官不自觉的跟着扭曲。但却又很快恢复如初。

“高......高少爷,您......您这不是故意砸我的场子么......”

在酒吧后台,快步走出一神色紧张的寸头中年。

他一边抹着额头上的冷汗,一边哆嗦着嘴唇道。

“我只给你一分钟的时间,把场子清空。”

“这......”面对高少爷趾高气昂的命令,寸头中年迟疑了片刻只能唉声叹气的照做。

没办法,干这种生意总会有那么一两个惹不起的人物。

不大会儿,酒吧已经清空。连带工作人员都被疏散到了后台。

就见西装青年扬起半边嘴角,迈着穿了崭新尖头皮鞋的脚步朝沈文静缓步走来。

“沈文静,没想到你还真敢来啊。”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高胜龙。

他的语气听上去阴阳怪调,脸色更是一阵靑一阵白。大概还无法接受这残酷的现实。

沈文静则吓得连忙躲在叶阳身后,像只小野猫炸毛道:“姓......姓高的,你想怎样?!”

“怎样?呵,你觉得我会对你怎样?”高胜龙压低了声音道。

反观沈文静隐隐觉得不妙,挽着叶阳胳膊的身体轻微颤抖着。

“我......我可以赔钱。你......你要多少钱才愿意私了?”

听到赔钱,高胜龙笑的更加张狂。

0 第二章:邪
“你觉得老子缺钱?现在你只有一个选择,好好伺候我的这些弟兄们!”

“你......你无耻!”

别看沈文静今年才16,但男女之间的事情也略知一二。

当然不是亲身体会。

然而高胜龙却懒得理会,朝身后的数十名地痞无赖招了招手。

“弟兄们,该怎么样就怎么样,不用太轻。出了事我负责。”

一众地痞无赖听闻,眼前登时一亮。各个摩拳擦掌的就要接近沈文静。

也正是因为这一幕,令叶阳的脸色逐渐变得冰冷。

他回想起了上一世的今天,所发生的一切。

因为自己的懦弱和胆怯,眼睁睁看着小婷的妹妹被这群地痞流氓......

当时的沈文静有多无助?那绝望的眼神,令他至今难忘。

“高胜龙,我姐知道了一定不会放过你!”

面对即将快要近身,且一个个猥琐的面孔。沈文静无助而绝望的喊道。

但高胜龙却假装什么也没听到,点了根烟似笑非笑的坐在沙发上。

“唉......”

要知道沈文静的身边,还坐着叶阳。

可无论高胜龙还是这群地痞无赖,都把他当成了空气。从始至终都没正眼看过。

“我说,你们这么做就不怕后半辈子在监狱里度过?”

叶阳的突然发话,令一众地痞无赖和高胜龙同时怔住。

“你算个什么东西?”

高胜龙不屑的朝叶阳骂了句,随即示意那群地痞无赖不用理会。

“他......他是我姐夫,京城叶家的少爷!”

沈文静原本想用京城叶家的名头,唬住高胜龙。

怎料事与愿违。

就见高胜龙先是讶异的扫了眼叶阳,随即大笑道:“原来你就是叶家的那个废物?”

“姐夫,你一定得帮我呀!”

沈文静见京城叶家的名头镇不住高胜龙,登时急了。

叶阳则摸了摸对方的小脑袋,起身笑道:“姐夫对天发誓,不会再让当年的悲剧重演。”

沈文静歪着小脑袋,用她那晶亮的眸子一眨不眨的盯着叶阳。

不知道为什么,姐夫刚才说的那句话。居然让我有种莫名的......安全感?

难道是错觉么?

想到这儿,沈文静突然意识到叶阳要做什么,忙伸手拽住对方的衣袖。可惜已经晚了。

叶阳起身,缓步来到众流氓的前面。而那一双深邃的眸子里,竟隐隐散发着精光。

要知道叶阳的体内,还残留当初渡天帝九重劫时,残留下来的护道真气。

虽说修为尽失,但凭借两千年的实战经验。眼前的这群流氓其实和蝼蚁没多少分别。

“如果你现在愿意向我妹妹道声歉的话,我或许可以放你一马。”

叶阳将目光对准的不是流氓,而是坐在沙发上的高胜龙。

当年的悲惨画面,历历在目。

他不想提,更不愿去提。因为每每想到当时的场景,求道之心便会被魔气入侵。

心魔,便是叶阳修道路上的最大劲敌。

也正因那次惨痛的经历,让他记住了这个世间最可怕的不是死亡。而是人心!

“姐夫,你是不是疯了?”

沈文静自知再想抓住姐夫已然不可能。只能站在身后捂着嘴,神色紧张的提醒道。

原本正坐在沙发上的高胜龙先是一愣,随即狐疑的盯着叶阳。

他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

后朝众人疑声道:“这小子刚才是不是说了,只要我道歉就可以放我一马?”

这话听上去虽在询问,实则却充满了讥讽。

现在就算三岁小毛娃都知道,在1对10的情况下。根本不可能有任何胜算。

还是说。这叶家出了名的废物少爷,真的脑袋被驴踢了?

此话一出,数十名地痞无赖纷纷捧腹大笑。好似听到了这辈子最可笑的笑话。

叶阳见众人并没有丝毫忏悔的态度,不禁轻声叹了口气。

“老子这辈子最见不惯的就是没实力,还他妈喜欢装的傻子!”

毫无疑问。叶阳的这声叹息,彻底激怒了高胜龙。

他将香烟直接扔到地上并抬脚踩灭,朝众人喝道:“都给我上,只要不打死都算我的!”

这话好似一颗定心丸,原本还迟迟没能动手的众人纷纷朝叶阳逼近。

“姐......姐夫,我知道错了......”

沈文静就是个喜欢装成熟的叛逆期少女,哪里见过这么大阵仗?心理登时慌了。

早知道事情会发展到这种地步,还不如直接告诉老姐呢。

反观叶阳没有理会,而是面无表情的盯着一众流氓。

直到最先打头的流氓即将上前,就听“砰”的一声沉闷巨响。

叶阳不知何时突然近身,并攥紧散发着淡淡白色雾气的拳头,将其一拳砸翻在地!

“恩?”

高胜龙不由一惊,可想到自己这边还有不少打手。也就没太在意。

不过随着叶阳左闪右闪,如入无人之境在众流氓堆里肆意穿梭时。

高胜龙,彻底傻了眼!

那原本想点上第二根香烟的手,已经不自觉的开始哆嗦。

而那一个又一个倒下的身影。仔细回想,貌似他妈的就再也没起来过?

他赫然起身,朝剩下的几个流氓骂道:“你们倒是动手啊?别都跟傻子一样站着!”

这话说的轻松。可只有那些还没挨过拳头的流氓知道,根本就近不了身。

叶阳的速度太快,就算将其比喻成拳法高手都不为过。

但凡敢上前的流氓,此刻纷纷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至于剩下的,无不提心吊胆。

“龙......龙哥,这小子他妈的有......有点邪!”

邪?叶阳嘴角上扬,忽然觉得这貌似很符合自己目前的心境。

两千年的求道之路,那颗沾染红尘的心早已得到蜕变。说成破茧化蝶也不为过。

可如今的重生之路,是否又意味着我可以将曾经的不甘,从头来过?

那些当初将我踩在脚下,让我永世不得翻身的家伙们。

你们如今过得......可还好?

想到这儿,叶阳又是一拳将那开口说话的家伙直接砸懵。

连一秒都没坚持住,就倒在地上像个蚯蚓似得不停蠕动着身子。

这一刻的高胜龙,懵了......

整个人像根木头,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

他甚至忘记要逃。难以置信的盯着那群倒在地上,不断哀嚎的地痞流氓。

这算什么?他1挑10?

他原以为这种事只可能发生在游戏里,如今却充满震撼力的出现在现实中。

不仅是他,就连躲在叶阳身后的沈文静也傻了。

那双清澈的眸子里,流转的满是不可思议。但其中却又夹杂着些许兴奋和崇拜。

“小静,这个人你想怎么处理?”

叶阳没有直接动手,因为他知道高胜龙的背景其实不简单。

记得好像是,苏杭某地下势力的太子爷?

不是他不敢动。而是刚刚重生回来不想表现的太高调,毕竟有不少人等着看他笑话。

虽说沈文静平时给人大大咧咧的感觉。但真到了这种事上,却又不知该如何选择。

迟疑了片刻,小心翼翼的回道:“不如......算了吧?”

叶阳嘴角直搐。心道自己都把这茬给忘了。

“你确定就这么放过他?”

叶阳先是转身诧异的看向沈文静,随即缓步来到高胜龙面前。

他二话不说,直接搬起张凳子压在对方的右手,而后整个人用力一坐!

瞬间,高亢的惨叫此起彼伏的在整个酒吧响起。

那些被疏散到后台的酒吧工作人员。

心,猛地一提。

而酒吧的负责人,也就是那寸头中年。早已吓得瘫坐在地上。

干了这么多年酒吧生意,像这种狠人。他发誓此生第一次见!

“我的手......我的手!叶哥,我的手......真的要废了!!!”

仔细一看,高胜龙的整个手背都已经被凳脚压得红肿一片。

可叶阳并没打算起身,而是眯着双眼冷笑道:“现在知道错了?”

要说现在的叶阳,浑身不自觉的散发着上位者气息。

那是前世的他,根本不曾拥有的。

反观沈文静呆呆的盯着叶阳。第一次发现自己这姐夫,真的不一般......

“知......知道错了,我错了叶哥,我真的不敢了!!!”

高胜龙的脸色由红到白,甚至连说话的力气都快没了。

叶阳见状,这才起身将凳子踹飞。

又冷冷的扫了眼高胜龙,沉声道:“沈家的小姐不是你想惹就能惹得起,哪怕你老子来了也一样。如果再敢有下次,我不介意亲眼目睹一场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剧。”

此话一出,高胜龙揉着手背的身体猛地一颤!

他现在连头都不敢抬,只能强忍着眼泪不停点头。

论狠,高胜龙一个二十出头的地下太子爷,能狠得过活了2000年的叶阳?

“姐夫,谢谢你!”

沈文静见事情已经圆满处理,登时搂住叶阳的脖子并整个人贴了上去。

那种特有的体香和名牌香水混合在一块儿的味道,令叶阳嗤之以鼻。

“你又偷你姐的香水用了?”

要知道沈家小千金,难得会对他这当姐夫的如此亲近。

虽然觉得不妥,但也没及时推开。

沈文静则松开双手,俏皮的吐了吐舌头道:“哎呀,老姐的不就是我的?”

只是不等叶阳开口,沈文静又突然紧张道:“糟了,老姐她好像来了!”

她先是探头探脑的望向酒吧大门,随即二话不说就往后门跑。

还边跑边喊:“姐夫,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你啦~爱你哟~”

说着,人就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对此,叶阳哭笑不得的摇了摇头。

不过松了口气的同时,又下意识的朝酒吧门口望去。

是小婷么?那个前世和自己这入赘废物结婚,而受尽各种骂名的沈家大小姐......

0 第三章:拿命起誓
重生归来的叶阳,要说前世最放心不下的。可能就是沈文婷了吧。

虽说两人结婚只有夫妻名义,没有夫妻事实。但后者却受尽了各种冷嘲热讽。

很快,酒吧门前缓缓出现一面若冰霜的身影。

她身穿职业OL装,白色高跟鞋。

尤其那精致的五官,只要是个男人见了都会忍不住回头观望。

叶阳在见到门口美若天仙般的妻子时,身体忍不住微微一颤。

整整两千年,没想到我还能再次见到小婷。

这种感觉很不真实,却又夹杂着前世根本不曾拥有过的心动......

沈文婷先是漠然扫视了眼酒吧大厅,直到发现站在角落的叶阳时。脸色更加冰冷。

高跟鞋发出的“哒哒”声,在寂静的酒吧快速响起。

随后就见沈文婷出现在叶阳面前,秀眉微蹙,满脸不悦的说道:“这些都是你做的?”

说完,指了指地上躺着的数十名小混混。好似暴风雨快要来临前的征兆。

叶阳没有立刻回答,而是呆呆的盯着沈文婷那画了淡妆的绝美脸颊。

他记得前世小婷很少化妆,因为素颜都足以惊艳世人。

但因为工作原因。参加比较重要的会议前,都会刻意把自己打扮的相当成熟高冷。

“是他们先来招惹我的。”

叶阳的回答,令沈文婷微微一怔。随即紧锁着眉头疑声道:“所以你就动手了?”

“那我下次没经过你的同意前,不这么做了。”

叶阳依旧静静的打量着沈文婷,出声笑道。

他感觉这一切都好似在做梦。

如果真的是梦。他宁愿选择抛弃两千年的道行,就这么永远活在梦里。

“恩?”沈文婷似乎对叶阳刚才的话,有些惊讶。

一个在叶家生活了快二十年的纨绔大少,会这么乖乖听话?

其实也不怪沈文婷会这么想。

以前的叶阳除了嫖以外,吃喝赌样样精通。还经常在高级娱乐会所夜不归宿。

沈文婷早就已经习惯了整天浑浑噩噩,不求上进的叶阳。

“那我现在开车送你去派出所自首,你去吗?”

这里是地球,不是修真界。别说杀人,打了人都是犯法,要被抓进派出所。

“可以。”

叶阳简简单单的两个字,令沈文婷更加惊讶。

但很快俏脸微寒道:“你回答的这么干脆,是不是最近又没钱花了?”

别看叶阳顶着叶家少爷的名头。实则被发配到苏杭结了婚后,叶家就再也没管过他。

生活上的所有开销,都靠沈文婷一个。

当年沈家以为自己捡到了宝,真正得知叶阳私生子的身份时全都后悔了。

并以不提供金钱为由,逼迫沈文婷尽早和叶阳断绝来往。

但沈文婷却没这么做,而是继续选择和叶阳在一起。

当然不是因为她真的爱上了叶阳。

只是因为她知道,就算离了婚。家里也会安排她继续和其他豪门世家的少爷结婚。

这就是身为豪门千金女的命运,而她不过就是沈家用来联姻的工具罢了。

与其这样,和叶阳过着没有夫妻事实的生活。倒也能免去一些不必要的骚扰和麻烦。

“钱?”叶阳苦笑着摇了摇头。

既然重生归来并带着两千年的修真记忆。自己,还需要做那个不知廉耻的小白脸?

沈文婷轻叹了口气,道:“只要你肯跟我去派出所自首,我会再给你3万。”

说着,头也不回的离开酒吧。

不过叶阳却没立刻跟上去,而是蹲下身子。以威胁的口吻和高胜龙对好了口供。

高胜龙哪里还敢招惹叶阳?无论说什么他都答应,只求叶阳能放他一马。

出了酒吧,叶阳一眼认出小婷每天上下班开的红色沃尔沃。

这辆车的价格大概40万左右吧。在普通人眼里,是辆价格昂贵的SUV。

但要知道沈文婷可是苏杭沈家的大小姐,以前最低座驾都是宝马7系。

如果不是因为和自己结婚,以至于沈家那边也断了所有经济来源。

小婷也不用这么辛苦。在中型化妆品公司里做起部门经理的职务......

上了车,沈文婷伸出修长的十指掌控方向盘。

路上,两人很有默契的一言不发。一个盯着前方的路段,另一个却盯着窗外的风景。

就这样持续了很长时间,沈文婷才终于开口道:“你现在连斗殴都学会了?”

连这个字眼,意味着在她眼里叶阳的缺点已经够多。

只是让她没想到处理事情一向懦弱的叶阳,居然会在酒吧里和别人斗殴。

“那是你还没认清真正的我。”

叶阳只是调侃的回了句,不料沈文婷颇为不满道:“你很自豪?说,为什么斗殴。”

“呃......因为发生了点口头上的争执,所以......”

叶阳已经提前答应过沈文静,决不能把这件事告诉小婷。只能随便找个借口搪塞。

“叶阳,你是不是真的不想好了?”

沈文婷忽然显得有些激动,但很快平复了下心情漠然道:“算了,你的事与我无关。”

就这样,沈文婷开车来到派出所。把在酒吧发生的事情如实说了出来。

那负责审理案件的中年警察先是愣了愣,随即示意叶阳跟他走一趟。

至于高胜龙那边,也已经被带了回来。

叶阳在面对中年警察的一大堆教诲时,显得有些无语。毕竟自己可是活了两千岁的人。

听一个四十多岁的警察教诲,难免觉得有些古怪。

但很快中年警察接到了电话,并朝叶阳示意道:“保释金已经交完,你可以走了。”

保释金?

叶阳很快想到之前还朝自己一脸漠然的沈文婷。

不禁扬了扬嘴角,朝中年警察打声招呼便走了。

对方一向都是这样,即便看上去很冷漠。却永远不可能对自己放任不管。

要不然,前世的自己恐怕1年前就已经活不下去。

“卡里有三万块钱,是你下个月的生活费。”

重新上了车。沈文婷从包里取了张银行卡,递到叶阳面前漠然道。

三万块,在前世的叶阳看来根本不算什么。

但现在知道,这是沈文婷靠双手的努力去换来的。

自己却不懂得珍惜,没钱就会找对方要。

想想前世的自己,还真不是个东西......

“这钱,我不要。”

叶阳的拒绝,出乎沈文婷的预料。

她先是疑惑的扫了眼叶阳,随即皱眉道:“你嫌钱太少,不够你花?”

“不是,我只是觉得自己有手有脚。应该通过努力去赚。”

此言一出,沈文婷的美目中不禁流转着些许诧异。

“随便你。”

沈文婷将卡重新放回包里,继续开车驶向十公里外的天下墅。

虽说这套别墅是沈家出钱买的,却只付了个首付。也是想让沈文婷和叶阳知难而退。

但沈文婷却欣然接受,并且每个月按时还款。

开了门,沈文婷下意识的脱了高跟鞋准备进屋。

不料客厅的沙发上,此时正坐着一中年贵妇和一大腹便便的西装中年。

两人见沈文婷和叶阳回来,立刻起身朝这边走来。

叶阳则第一时间认出两人,笑着打了声招呼:“叔叔阿姨好!”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沈文婷的父母。

只是对于叶阳的这声问好,西装中年却假装没听到。

至于中年贵妇,挑了挑眉不悦道:“好什么好?看到小婷受罪,我这个当妈的就心疼。”

“爸妈,你们怎么来了?”

两人应该是没打招呼直接来的。

西装中年在听到女儿的询问时,严肃的脸庞登时浮现出些许宠溺。

每每想起自家女儿在外边受着罪,就一阵不忍心。

“小婷,听妈的话。不要再和你爷爷赌气了好吗?房子咱不要了,婚也直接离了!”

中年妇女说话的同时,还不忘厌恶的扫了眼叶阳。

好似自家女儿会受罪,完全是叶阳的错。怎么看都觉得不顺眼。

叶阳心中苦笑。

他知道前世的自己的确让小婷受尽了委屈,但现在不同。

“叔叔阿姨,你们放心吧。我不会再让小婷过苦日子了!”

叶阳没办法过多解释,只能向两人承诺。

“你算个什么东西?一个被叶家抛弃的废物,有什么脸说这种话?!”

中年突然面色一变,朝叶阳怒道。

反观叶阳对于这对中年男女,谈不上恨也谈不上喜欢。只能说没什么印象。

面对中年的辱骂,也没怎么生气。

依旧淡然的笑道:“叔叔阿姨,我可以发誓。不会再让小婷受到一丝委屈。”

“就你?向我们发誓?呵,你一个只知道吃软饭的小白脸,拿什么向我们发誓?!”

中年贵妇讥讽道。

怎料叶阳听后,却郑重其事的回道:“我可以拿命起誓。”

这句话,听上去掷地有声。

因为这不仅仅是叶阳对沈文婷下达的承诺,更是对前尘往事的救赎。

只不过话音刚落,三人却相继愕然的盯着他......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