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点简介:小说阅读网(www.xksjvipyd.com)是一个专业的小说资源网站。为广大书友推荐小说最新章节在线资源。小说推荐无广告无弹窗阅读:【系统流、无敌流、重生流、异世修真、校园都市、总裁豪门、历史军事、玄幻仙侠】小说资源丰富赶紧收藏。

修真罪少回都市、小说阅读网、修真罪少回都市小说、季莫

修真罪少回都市、小说阅读网、修真罪少回都市小说、季莫

修真罪少回都市

小说阅读网推荐:★★★★★★★★★★★★★★

小说主角: 季莫

更新时间:2021-06-29

修真罪少回都市小说: 更新至第 658 章

站点导航:修真罪少回都市

站点资源:小说阅读网

小说资源: 最新更新章节 热门小说 小说排行榜 免费小说阅读 男生小说 女生小说

修真罪少回都市小说简介内容:
“在爱情上,他是个伟大的男人。” “在师门,他是个被所有人误会并驱逐的英雄。” “在都市,他是装着人渣的救世主。” ……


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站点导读:小说阅读网(www.xszyku.com)

0 第1章 她要结婚了
雅欣街道的一间咖啡厅内,季莫静静坐在单椅上看着手中的报纸,在他面前茶几上是一杯咖啡,它原本是热气腾腾的,但现在已经凉彻底了。

台前,两个服务生凑在一起小声的讨论着:

“他在等人吗?已经坐在那半小时了,还真有耐心。”

“都等这么久了,应该是被别人爽约了吧。”

“差不多吧。”

……

“啪!”

咖啡厅安静的环境被一声突如其来的开门声打破,一名穿着西服的青年男子闯了进来。

是谁这么无礼?

被惊扰的人们纷纷将不善的目光看向那名青年。待他们看到青年时,只见那青年一身名牌服装,风度翩翩,气度非凡,他们突然有一种错觉——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是那个用力推门的无礼人呢?

这名青年名叫张宇华,是季莫要等的人。

此时张宇华的额头带着少许汗丝,气息很急促,显然,他是一路跑过来的。

他的目光扫过周围,最终定格在一个不起眼的身影上,确认对方是自己曾经的好友后,他快步走了过去。

台前的两名服务员看着张宇华向季莫走去,纷纷露出了诧异的表情。

张宇华一身名牌,相貌堂堂,气质非凡。而季莫一身不知名的休闲服,相貌普普通通,更没有任何气质可谈。任谁也联想不到这两个人会有关系。

季莫看到了张宇华,放下手中的报纸,脸上露出微笑,丝毫没有因对方迟到很久而生气。

“你来啦。”

听到季莫打招呼,张宇华也露出笑容坐在他的对面,歉意道:“萧莫,对不起啊,咱兄弟离别三年,这一见面我就迟到,真欠抽!”

“别和我道歉,搞得你我好像很生疏似的。”季莫脸上带着那个令人舒心的微笑,道“还有,宇华,你别再叫我萧莫了,自从三年前我被赶出萧家的那一刻,我就已经不姓萧了,叫我季莫吧,季节的季。”

他脸上的笑容一成不变,被赶出家族本是一件很悲伤的事,但从他口中说出,好像很无所谓一般。

“啊?你改姓了?”

“嗯。”

听他说这句话,张宇华被吓的一愣,然后他就急了,说道:“你怎么这么糊涂!一旦改了姓,你就再也没有机会回萧家了,你知道这有多严重吗!”

“那家,我本来也没打算过回去。”季莫脸上还是那个轻松的微笑。

见他没改变的意思,张宇华没有停下劝说的打算,他又道:“三年前的事我知道是有人故意害你,只要查出真相,你就可以再回到萧家了,你快把姓氏改回来,你还有机会的。”

季莫脸上还是没有丝毫动容,他将面前的凉咖啡推到张宇华面前。

“解解渴吧。”季莫说道:“我知道你的好意,可如果你约我出来仅仅是为了劝我回萧家的话,我觉得我该走了。”

张宇华端起咖啡大口喝下,他的脸瞬间苦了,不是季莫说的话苦,而是这咖啡苦——季莫点的是一杯不放糖的咖啡。

张宇华甚至怀疑这不是季莫点的咖啡,因为在他记忆里,季莫喝咖啡都是放糖的。

不过他也没太把这当回事,现在还有正事要说。

“我约你出来当然不是因为这事,不过我也觉得应该劝劝你,毕竟你还是有机会回去的。”张宇华说道。

“说正事吧。”

“好吧,这件事我说了你可别受不住。”

季莫点点头,脸上还带着微笑。

“霜凝她……”张宇华重重吸了口气,“要结婚了!”

话音刚落,季莫脸上的笑容僵直了,眼中闪过一丝忧伤,但这些瞬间就被他掩盖了下去了。

从一开始,季莫的脸上就带着微笑,即使提到被赶出家族的事,脸上也没有任何变化,但张宇华这句话,刺中了他心中最柔软的一块。

蓝霜凝,那个曾经和自己誓海山盟的美丽少女,就要和别人结婚了……

“从小玩到大的小伙伴转眼间就要结婚了,时间过得真快,那可真是要祝福她了呢……”

季莫的笑容突然更浓了,不知是真的祝福,还是要掩饰悲伤。

张宇华看着他的笑,没有说话,他知道,此时季莫心中一定难受至极。

“她什么时候结婚……和谁结婚?”

“一个月后,和郭亭云。”

季莫脸上还带着笑,好像他真的不在乎一般,道:“嗯,到时候我就不去了,你帮我给她带个祝福吧。”

张宇华皱了皱眉头,道:“你不打算去吗?如果你和她解释清楚当年的事,她一定不会答应嫁给别人的!”

季莫摇摇头道:“宇华,我不想去打扰她。我现在已经给不了她幸福的生活,我不能出现在她的婚礼现场,再毁了她的幸福。”

“难道你们这辈子就……因为那场阴谋擦肩而过?”

“宇华,我好久没来这了,带我出去逛逛吧。”季莫转移了话题。

“你……好吧,既然你不想提,那就不提这些,”张宇华起身,道:“今天我正好闲着,带你去逛逛。”

“走。”

出了咖啡厅,张宇华打了辆出租。

“少爷,去哪?”司机是个老大叔,见张宇华穿着不凡,就称呼为少爷。

“去天桥俱乐部。”张宇华说道。

“好的。”

季莫问张宇华:“你没开车来吗?”

“别提了,堵在半路上了。”张宇华道。

张宇华本来是开车来的,可来的时候路上遇到了堵车,就打了个电话让别人帮他开车,自己直接用腿跑来了咖啡厅,这也是为什么张宇华迟到的原因。

京山市太过繁华,高楼大厦耸立,街道车辆不断,虽然出行业发展很快,但是在这个繁华的城市里,堵车的事还是天天有。

出租车在众多车辆间穿梭了半个小时后,在一处高楼下停止。

张宇华付了钱,和季莫下了车。

季莫抬头看着这栋熟悉的大楼,心中有些感慨。当初,他还是萧家的大少爷,风流潇洒,放荡不羁,这个天桥俱乐部就是他成立的。

回想当初,他的身边一群大小少爷小姐们围绕,以他为头目,每天都出去飙车赌博,而这个天桥俱乐部就是当初他们集合的地点。

张宇华指着俱乐部的大牌子,笑道:“还记得当初你成立这里的时候,那时俱乐部才三层楼,现在都已经盖到七层了。”

“时间过得真快……”季莫脸上又带上了微笑,感叹道。

“走吧,进去坐坐,里面有很多新来的小子。”张宇华拍拍他肩膀,道。

天桥俱乐部的装饰很豪华,大门都是合金边加防弹玻璃制作的。

推开门,里面空间很宽敞,洁白的地板,四周墙壁是金棕色贴瓦,周围还有很多透明玻璃墙,还有很多鱼缸,里面是蓝色的水有几条鱼在游动。

不远处是几张沙发和一个茶几,看样子都不是便宜货,墙壁上还装着一个非常大的显示屏,上面是一群鱼儿游动的画面。

“走,上楼去。”

张宇华按开电梯门,走了进去,季莫也跟了进去。

天桥俱乐部里面的设施几乎全变了,变得更奢华了,当初季莫布置的东西也都消失了。

“叮!”

三楼电梯门打开,映入眼中的是一片白色,地板墙壁都是白色,一尘不染,阳光照射进来,显得十分温暖。这一层有很多房间,房门也都是白色的,不知谁这么设计,这么钟爱白色。

张宇华带着季莫进入一扇门内,里面漆黑一片。

“啪!”

打开灯,这时才看到这个房间的布置:一条很长的沙发,大约有五米长,在这个长沙发边的是两只短的无背靠沙发,在这几张沙发中间,是一个大茶几,上面放置着一些水果,还有三个麦克风。在沙发的正面的墙壁上,是两个中等屏幕。

这是标准的KTV布置,就是在墙角边多出了一个冰箱。

张宇华打开屏幕和音响,拿起麦克风丢给季莫,道:“霜凝就要结婚了,我知道你心里一定很难受,既然你不想去阻止,那就吼几嗓子发泄发泄吧。”

季莫接住麦克风,脸上还是那个微微的笑容,道:“宇华,你想多了,我是真心祝福她的。”

“只是心有不甘罢了……”季莫心中叹道。

张宇华道:“你就算是真心祝福,你心中又能好受?”

“哪有好不好受的,既然来了我就唱一首吧。”

季莫敷衍一句走到屏幕前,点了首歌,随着他手指在屏幕上敲打几下,一曲熟悉又忧伤的音乐充满整个房间。

张宇华坐在沙发上,果然如他所料,季莫点了这首歌。

这首歌名叫《断忆缘》,对季莫来说有着别样的意义。

随着音乐响起,季莫嘴唇微动,唱出这首对他有着许多重要回忆的歌曲。

镜子里的你

还是那样的温馨

不怕黑暗来临只怕你的离去

这相思的情绪

不顾一切想飞离

飞到有你的地方落下去

你是否也在寻找着和我留下的脚印

你是否还记得和我爱过的记忆

……

唱着唱着,季莫情绪有些低沉,心中酸涩。

有些事,回不去。

一个月后,她就嫁人了。

坐在沙发上的张宇华听着他唱的歌,情绪突然变得很悲伤,这首歌从季莫的口中唱出,太过有感染力,让他不禁想起了季莫和霜凝的过去。

他是季莫和霜凝的爱情的见证者,他也是季莫和霜凝最好的朋友,现在他们之间的关系到了现在这种地步,他心中也不是滋味。

一首歌終了,张宇华还沉浸在他歌声的悲伤中,直到季莫轻轻碰了碰他的肩膀,他才恍然醒来。

此时的季莫的脸上又带上了令人舒服的笑容。

张宇华缓过神来,笑道:“三年不见,你唱歌倒是厉害了,在外面混的不错?”

“还行,偶尔还能有钱去一次ktv。”季莫道。

“你过得不错我就放心了,当初我把我电话给你,让你有困难找我,结果你小子竟然换了电话号码,根本就没找我,真让我担心死了。”张宇华笑骂道。

“就算有再多困难,我这不都挺过来了吗?”季莫道。

“你福大命大吧,要是我被赶出家族,我估计自己连怎么吃饭都不知道呢。”

0 第2章 我不走了
“叮!”

电梯门被打开,从里面走出三名穿着华丽,气度不凡的男子。

“木哥,今天怎么没带秋儿几个一起来?”一名黄发男子笑着向中间那名男子问道。

李木看了他一眼,警告道:“刘武,虽然我把你这小子当弟弟,但你最好别打我妹妹的主意,你还配不上他。”

刘武听这话脸色瞬间黑了,不过还是陪着笑脸道:“木哥你这话说的,我当然知道我配不上秋儿,就是随口问问。”

李木冷笑一下没再搭理他,推开那扇白色的房门。

“有人?”

李木看到房间没照射出的亮光,想到。

他们三个今天就是来唱歌的,没想到有人先来了。

是谁?赵明?还是孙文斌?或者是……

当他进去的时候,他发现在里面的都不是自己猜的这些人,而是张宇华——这个俱乐部的大哥之一。

“华哥,来这么早啊。”李木立即向张宇华笑着脸打个招呼。

“嗯。”正在和季莫聊天的张宇华听到有人和自己打招呼,转过脸应了一声。

李木身后的刘武和霍斯不认识张宇华,不过木哥都叫他一声哥,可想而知这名男子身份多尊贵。

两人立即也道:“华哥好。”

“嗯。”张宇华点点头,他不认识这两个人,不过也能看出来是李木带来玩的。

李木见张宇华身边还坐着一名男子,这名男子好像和张宇华关系很好,不过他的着装有些土……但是能和华哥关系这么好的人,想必不会是平庸之辈。

“华哥,我眼拙,不知这位是……”

“他叫萧莫,我兄弟。”张宇华道。

张宇华又给季莫介绍道:“这是李木,李家二少,去年加入的俱乐部。”

李木听张宇华的介绍,心中大惊,“萧莫……是他!?他怎么回来了?!”

震惊之余,李木脸上还带着笑容,弯腰伸出手:“原来是莫哥,久仰久仰。”

季莫点点头,和他握了手。

“既然华哥和莫哥在这,那我们就不打扰了。”李木说着就要离开。

“不用,我们这就走,你们玩吧。”季莫向张宇华道:“去别处转转。”

“好。”

张宇华起身和季莫向门外去。

“华哥,莫哥慢走啊。”李木笑着挥手。

“啪嗒!”

房门被关上,房间内只剩下李木等三个人,李木的表情从笑着慢慢变成冷漠,最后变成嫌弃,他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看着自己的手,骂道:“晦气!真是晦气!早知道就不来这了,遇到这倒霉家伙!”

见李木表情变化如雷雨太阳,跟着他的刘武和霍斯二人都是一阵疑惑,不明所以。

“木哥,那个萧莫是谁啊?”霍斯问道。

“他?”李木不屑:“哼!他就是我们华夏国东边三个省赫赫有名萧家大少爷!不过,那都是曾经了。”

“啊?”刘武和霍斯都大吃一惊,没想到能见到萧家大少爷这种人物。

“可他怎么穿着土里土气的?”刘武问道。

“都说了,是曾经。他在三年前就被赶出了萧家,现在已经不再是那个大少爷了,当然没钱穿好衣服。”

李木一脸嫌弃的看着和季莫握过的手,如果不是张宇华在,他连理会都不理会季莫。

“什么?”刘武和霍斯再次大吃一惊,没想到萧家大少爷已经被赶出家门三年了,这消息他们可从没听说过。

“木哥,他为什么被赶出家门啊?”二人来了兴趣,又问道。

李木见二人好奇,也正好有兴趣讲,道:“知道赵家吗?”

“知道啊,就是那个华夏东三省最大的世家,家族势力十分庞大,几乎占了东三省百分之四十!”

“没错,赵家势力滔天,比萧家还强大。三年前,萧莫,萧大少爷就把赵家大千金给强.奸了!你们想赵家那滔天的势力,怎么可能会让他活命?

这事发生后赵家就强势的向萧家要人,如果不给,就将全力打压萧家。萧家家主得知这事,怒火冲天,没脸再留下萧莫那丢脸的孽子,不过他也没绝情到把自己的孙子交给赵家处死,而是将他赶出了家门,并且下令永远不许萧莫再回东三省。”

“啊?”

这几句话说出,让刘武和霍斯突然感觉自己的圈子真是太小了,竟然连这些惊人的事都不知道。

看出了他们两个的想法,李木道:“这些事你们这样的小世家当然不会知道,毕竟消息都被赵家和萧家封锁了。”

估计是李木讲的爽了,又道:“其实这个萧莫就是个二货!”

刘武和霍斯很好奇李木接下来要讲什么,坐在沙发上认真听起来。

“木哥,这萧莫怎么又二货了?”

“你们知道蓝家的大小姐蓝霜凝吗?”

“知道啊,不就是咱们东三省的“仙女”吗?我见过,长得那叫一个美!气质那叫一个出尘!还真跟仙女似得。”刘武立马说道。

“她就是萧莫的未婚妻。”

“啊?”刘武和霍斯再次被惊的下巴掉地上。蓝家大小姐——东边三个省的“仙女”竟然就是萧莫的未婚妻!

“你说这萧莫二不二?放着长得跟仙女似得未婚妻不睡,还跑去玩强.奸,强.奸也就罢了,结果目标还是赵家的千金!”

“这萧莫太蠢了!要是我有这么漂亮的未婚妻,就算日夜不停卧床十天我也愿意啊!还傻着干这等蠢事?”

“就是说啊……”

“没想到他还有胆子敢回来,赵家要是知道他回来了,一定会杀了他!就算萧家知道,那也一定会把他这个丢脸的倒霉货赶出东边三个省,他今天不离开这里,过了几天赵家就会让他离不开!”李木说道。

——

——

出了天桥俱乐部,季莫和张宇华就坐上了出租车。

“宇华,你知道哪里的房子便宜吗?”季莫问。

“问这个干嘛?你又不在这买房子,还有,你今天不回去?”张宇华不解道。

“我要在这住下了。”

“啊!咳咳咳……”张宇华被他一句话吓得一口口水呛着了,他要在这住下?张宇华甚至认为自己耳朵听错了。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我要在这住下。”季莫重复道。

“你他妈不想活啦!?”张宇华突然破口大骂道:“如果让赵家的人知道你回来,他们一定会杀了你的!这三年他们也派出很多杀手在外面找你,你不知道吗?”

季莫看他这样,脸上依旧带着微微的笑容,说道:“没事的,反正我也活不多久了。”

“你说什么,什么叫你活不了多久了?你是不想活了吗?”张宇华急了。

“没有,只是我得了一种绝症,不久后就要死了。”

绝症,那时令人恐惧的存在。但是从季莫口中说出却显得很轻松,他脸上还是那个令人舒服的微笑,好像绝症就是一场小病一样。

“绝……绝症?”

张宇华愣了,他的心突然很痛,他从小就和季莫穿着一条裤子长大,关系一直好的跟亲兄弟一样。他不知道是不是季莫的命苦,十八岁就被陷害强.奸赵家千金,这二十一岁又得了绝症,他很悲伤,他就快要失去这个陪他长大的兄弟了。

“你怎么可能得了绝症……是医生诊断错了吧?”张宇华悲伤道:“我带你去京山市最好的医院,咱们再去看看吧!”

“宇华,我知道你和我兄弟感情深,也对我很好,舍不得我死,但是我确实得了绝症。”季莫道。

“……”张宇华低着头,沉默了。

季莫见他这样,也没再说话。出租车还在没有目的的在公路上跑着,季莫的脸上还带着微笑,仿佛死神从来没有告诉过他“我快来了。”

良久,张宇华抬起头,问道:“你在这住下,是想被赵家的人杀了解恨,而不是被绝症带走吗?”

“不,你说的不全面,我只是想被赵家那一个人杀了而已。”季莫道。

“那个人是赵诗瑶吗?”

“嗯。”

赵诗瑶,就是三年前的受害者,赵家的千金大小姐,季莫强.奸的那个人。

“我给她的伤害,我也只能用命去弥补了。”季莫道。

“你还能活多久?”张宇华问。

“两个月。”

“为什么不多活五十天再回来?”

“我多活五十天,她就多痛苦五十天。”

张宇华愣了一下,道:“萧莫……不,季莫,我不知道这三年你在外面经历了什么,你的变化太大了,都快让我不认识了,但你还是有一点没变,就是太善良。”

“我变了,咱还是兄弟吗?”

“你这不是废话吗?”张宇华白了他一眼。

“好啦,不说这些,带我去租房子吧。”季莫道。

“行,这剩下的两个月内,你想做什么,我都尽全力帮你。”

张宇华道:“司机,去碧水湾。”

“碧水湾?我可住不起那里。”季莫虽然离开这里三年,但还是知道碧水湾那个有名的公寓的,房价贵的要上天。

“我的钱就是你的钱,还和我客气?”

“……”

——

——

出租车一路来到碧水湾,季莫和张宇华下了车。

碧水湾是一个综合性的大社区,由于地理环境优越,被一条大河围绕,且处于市中心,周边大学,中学,小学等很多配套设施十分完善,因此成为了很多成功人士富豪商人的首选,社区内最普通的商品房价格都要高到35000一平方米,而靠近河流地方的别墅价格更是高到了45000一平方,如此算下来,一栋三层的别墅,就要花费两千万的人民币!

所以季莫说他住不起。

张宇华道:“季莫,我去给你办手续,估计还要些时间,你就别跟我去了,你很久没来,这周围都是街道,你逛逛全当熟悉熟悉吧。”

“好。”季莫点点头。

0 第3章 阴痕
张宇华打了个电话就向碧水湾里的商务楼走去,季莫也转身去街道闲逛。

季莫已经三年没再来过这里,这里的很多设施和店铺都变了,当初他还是带着一群少爷小姐飙车的大哥,如今已经是一个快要被绝症夺去生命的弃子。

走在喧闹的大街上,季莫的脸上还带着微微的笑容,他的脸上好像只有微笑,看不出他的心情有哪点低落,他心中也确实没有什么低落。

人群中,他就是的再普通不过的普通人,萧家大少爷?那都是过去的事,他现在只想做个平凡人。

这次回来,他告诉过自己,只要把自己的命交到那个美丽的女人手中就够了,其他的,他什么也不在乎——不过,蓝霜凝结婚的事是个例外。

“一个月后吗……”

季莫想起这件事,脸上的微笑戛然而止,现在他的身边没有任何熟悉的人,他不需要再伪装。

只有这件事,对,只有这件事,他很在乎,蓝霜凝——和他曾经誓海山盟的人,就快要和别人结婚了。

他在原地发了一下呆,直到被周围拥挤的人群撞了一下肩膀才反应过来。

他摇摇头,脸上又换上了微笑:“我在悲伤什么?我就算能在死之前将三年前的误会化解,我也没有生命去给她幸福啊……”

收拾收拾心情。既然这件事无法阻止,那就随它吧,虽然心有不甘。

前面是季莫熟悉的一个路段,这里的建筑设施还都没有多大变化,这里也有他很多温馨的记忆。

这是一条小吃街,这条街的后面是一个大公园,是很多情侣最爱的暧昧地点。

记得从初中开始,季莫和蓝霜凝每天放学都会在这条小吃街上买点小吃,然后跑到公园的树荫下,坐在秋千上一边吃一边聊天。

最令季莫记忆深刻的是高中的时候,两人正坐在椅子上聊天,季莫突然鼓起勇气亲了蓝霜凝的脸一下,然后蓝霜凝满脸通红跑走了。

那时候的日子真是温馨呢……

不知不觉季莫又走到了这个大公园里,他不禁苦笑,怎么又想起从前了?

公园的变化也很大,相比三年前,现在的这里太过繁华,不仅花园重新修建,还盖了许多复古建筑物,而当初那个承载着季莫和蓝霜凝的秋千却早已被拆除了。

现在是暑假期间,公园内人很多,各种玩乐有些热闹。

季莫正想进去走走,就感觉自己的裤子被什么拉住了,他一回头,只见一个大概五岁的小女孩拉住了他的裤子。

“大哥哥,要鲜花吗?”小女孩睁着大眼睛问季莫。

小女孩长得可爱,就是身上衣服很旧,她还背着一个大包,包里面全是花。

季莫蹲下来,微笑道:“你的花多少钱一支?”

“五毛钱。”

“那我全要了。”

“哇,太好了!”小女孩高兴极了,立刻高兴的卸下包,把里面包装精美的鲜花抱给季莫。

季莫笑着接过鲜花,取出三百块钱放到小女孩的手里。

“大哥哥,我的花有200支,五毛钱一支,算起来起来……一共才一百块,你给我多了三百块,给多了。”小女孩说着,拿出二百块就要给季莫。

季莫没有接过钱,笑笑道:“拿着吧,你这么小就出来卖花,这二百块是给你的奖励。”

“妈妈说,不能多拿别人的钱。”小女孩说。

“我给你的不是钱,是奖励,就像你考试得了奖状一样。”季莫轻轻拍拍她的头,说道。

小女孩被他一说,不知道应不应该收下钱。

“收下吧。”季莫把钱塞到她的包里。

“谢谢你,大哥哥!”

季莫笑笑,起身离开了。

就在他离开的地方不远处,一辆白色跑车停在那里,车窗降下,车内一名绝美的女子看着季莫离开的背影,柳眉紧皱,表情冷漠到了极点:“萧莫!你竟然敢回来!”

女子拿出手机按了一串号码就要拨出去,就在这时,那个卖花的小女孩跑到白色跑车不远处,向一名脸色蜡黄的瘦弱少妇面前喊着:“妈妈,妈妈!我把花全卖完了!”

瘦弱少妇诧异:“这么快?”

小女孩指着季莫的背影说:“那个大哥哥把我的花全给买完了,他还多给了我二百块钱呢。”

“妈妈不是告诉过你不能多收别人钱吗?”

“可是大哥哥说,这是给我的鼓励……”

跑车内的女子被这对母女的对话吸引,她停下拨出去的手机,看着季莫远去的背影,她犹豫一下,最终没有将手机拨打过去。

“萧莫,我饶你今天。不过……你既然回来,我就一定让你生不如死!”

女子神色冷漠至极,好似严寒中的冰霜。她看了一眼季莫即将消失的背影,升起车窗,发动车子,驶向远方。

季莫走着走着,突然感觉有双带有杀气的眼神看着自己,回头一看,发现并没有什么人看着自己。

“是错觉吗……果然,快死的人……”

季莫在带有他曾经回忆的地方转了几圈,最终在一个很偏僻的地方坐下。这里没有几乎看不到几个人,只有石椅和一片青翠茂盛的竹林。

竹林很大,大约有三百平方米,里面竹子粗大且茂密,从外面看去根本看不到十米之外的东西,只能看到一片绿。

周围环境宁静,只能听到竹林偶尔中传出的鸟叫声。

季莫坐在了石椅上,享受着周围的安宁,脸色表情十分放松。

可这宁静很快就被一声巨响打断了。

“轰!”

季莫眉头一皱,目光扫向身后一片竹林。

“嗖嗖嗖!”竹林中传出某种东西与竹子摩擦的声音。

季莫眉头再皱深几分:“是异能者吗?这光天化日之下,还真是大胆!”

对于异能者,这个世界上确实是有的,就比如华夏东三省六大世家,每个家族都是异能世家,家族中很多人都是拥有遗传异能的。

三年前,季莫身为六大世家之一的萧家大少爷,当然也是拥有异能的,但是因为那件事,异能被废了,现在他是一个没有异能的人。

异能者之间的战斗基本上都不会在这种白天的公众场合展开,除非有什么深仇大恨或者紧急事件,毕竟这种事要是被普通人看到的话那就不好办了。

“我还是走远点好,如果是六大世家的人,认出来我就不好了。”季莫无奈的起身,刚要离开,就又听见一声巨响。

“轰!”

竹林中很多竹子被折断。这次响声很近,大概不到五十米。

“嗖嗖嗖!”

竹林中穿梭的声音越来越近,季莫有些无奈,本来他的命就不多了,更不想牵扯这些异能者的事情。

但是很明显,他不找事事找他——普通人看到异能者厮杀,那可是要被灭口的!

“嗖!”

突然,竹林中跑出一名穿着白裙子的女子,此时她身上的白裙子已经破烂,腿上的丝袜也被竹子划破,头发更是凌乱不堪。

女子冲出竹林就一直向前跑着,“嗖嗖嗖”竹林中跳出三名黑衣男子,他们一边追赶着白裙女子一边手上聚集着风气。

看着那三名黑子男子,季莫心道:“果然是异能者。”

三名黑子男子似乎并没有用注意到不远处的季莫,他们手中风气凝聚,突然甩向逃跑的女子,在空中,那风气瞬间化作利刃向女子斩去。

女子似乎意识到了危险,身上绿光闪动,极速形成一个保护盾。

“嘭!”

风刃和绿盾的撞击下,一股能量波动从撞击点从周围散开,将周围的竹林都吹歪了。几名黑衣人也被震退几步,那名白裙少女处于波动中心,撞击之下她受了很重的伤,直接倒在地上勉强只能坐起来。

三名黑衣人中的头目走向倒地的女子,笑道:“叶小姐,你这是何必呢,早点停下不好吗?乖乖跟我们回去也可以少受些皮肉之苦。”

“你们是谁?要带我去哪?”叶芷灵眼神警惕道。

“我家少爷要见你。”

“是王述怀吗!”叶芷灵眼色冷了下来。

“对,”黑衣头目道:“你折腾这么久,最后不还是要被送到我家少爷的床上?”

“王述怀!他不怕叶家和王家翻脸吗!”叶芷灵怒道。

黑衣头目突然仰天大笑:“哈哈哈!叶小姐你问的问题真是太可笑了,你想想,如果你和我家少爷生米煮成熟饭,你觉得两个家族会翻脸?我想,只会变向联合吧?”

“你们!”叶芷灵很愤怒,也很无力,她已经逃不掉了。“难道要被那人渣侮辱吗……”她心中绝望的想道。

已经走远了的季莫,本来想不掺和这件事的,但是听到他们的对话,季莫又停住的离开的脚步。

这三名男子要把这个女生抓去,送到那个叫王述怀的男人的床上!

强.奸!

——季莫最恨的事!

三年前他被奸诈之人下药而强.奸了赵诗瑶,那个少女满脸的泪水和绝望的表情,直到现在依旧会在他的脑海中跳动出来,引起他无限的后悔和愧疚,那件事成为了他终生不堪回首的记忆,他恨自己做的那件事,也恨所有实施强.奸的人渣!更恨那群帮助强.奸的人!

今天这种事被他遇到,他一定要阻止,这些作恶的人,他一定不放过!这些人触动了心中最愤怒的伤口!

一个不放过!全部杀掉!

季莫脸上的眼神瞬间变得冷冽起来,这一瞬间,他的身上好像流出了某些气息,摸不着看不见,却让周围挺拔的植物开始慢慢枯萎……

他脑中意念一动,左手上的指环瞬间划出一道白光包围他的全身。

当白光散尽,季莫身上的休闲服消失不见,将其代替的是一身红色衣衫和一个白色面具。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