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点简介:小说阅读网(www.xksjvipyd.com)是一个专业的小说资源网站。为广大书友推荐小说最新章节在线资源。小说推荐无广告无弹窗阅读:【系统流、无敌流、重生流、异世修真、校园都市、总裁豪门、历史军事、玄幻仙侠】小说资源丰富赶紧收藏。

闪婚密令、小说阅读网、闪婚密令小说、郁小糖、阎烬

闪婚密令、小说阅读网、闪婚密令小说、郁小糖、阎烬

闪婚密令

小说阅读网推荐:★★★★★★★★★★★★★★

小说主角: 郁小糖,阎烬

更新时间:2021-06-29

闪婚密令小说: 更新至第 577 章

站点导航:闪婚密令

站点资源:小说阅读网

小说资源: 最新更新章节 热门小说 小说排行榜 免费小说阅读 男生小说 女生小说

闪婚密令小说简介内容:
郁小糖说:嗯,我二十六了,可以怀孕了! 接着,云锦城三大家族之首的阎家太子爷——阎烬被一个女人困在酒店三天三夜的流言就传遍了云锦城大街小巷。


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站点导读:小说阅读网(www.xszyku.com)

0 第1章 深入交流
阎烬醒来的时候,还觉着头晕的厉害,整个人虚弱无力的躺在床上,真真觉着身体被掏空了!连凭借自己的力气起床,都成了一种奢侈!

这种不被自己掌控的感觉,阎烬自然是万分不适应的,他习惯所有的事情都掌控在自己的手心,偏偏这一次,有心无力。

手指动了动,不知道费了多大的力气,终于把落在床头的手机给勾了过来!

三天没有使用,好在不是一般的智能手机,电力依旧充足!

先给自己的下属去了一个电话,天知道,当他只是那个手机,手都在微微颤抖的时候,阎烬的内心是多么的崩溃!

所以,在选择接应自己的人选时,就需要好好的考虑了,最起码,要选择一个嘴巴比较严的,否则,他都要考虑要不要杀人灭口了!这个模样的自己,绝对不能让第三个人知道!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果然,很符合那个人的作风。

“孤狼,我……。云秀大酒店,A1008号房!速来!”阎烬在听到自己的声音之后,果断的把所有的废话都省了,只报出了自己现在所处的位置,然后便挂断了自己的电话。

太过沙哑,与他平日的威严天差地别。

阎烬以为,他找的人很对,孤狼,他的六把神枪之一,警觉性很高,杀伐果断还独来独往,很适合现在过来帮他!

然而,他忘了一句话,人倒霉的时候,喝凉水都会塞牙的!

孤狼是比较喜欢独来独往,但是,这次,却破天荒的带着自己的兄弟一起过来了!不仅那几个兄弟,还有一个万万不该出现的家伙!

“老……老大?”

“哎哟,我滴个奶奶哟,阎烬,哈哈哈……阎烬,真的是阎烬啊哈哈哈哈……”

一字排开,五男一女,神情震惊的看着杂乱的客房,躺在床上动弹不得的自家老大,眼尖的,甚至还看到了丢在地上的长裤下的黑色内裤。至于他们的老大,裸露在外的胸膛,青青紫紫,又是咬痕又是抓痕,一片狼藉。

这六个人,便是阎烬手中的六把神枪,代号分别为:死神、奶爸、孤狼、幽灵、绅士以及唯一的女人蝴蝶。

这个时候,他们只顾着震惊了,而另外一个与他们一同前来的人,这个时候已经快要笑疯了!

“哈哈哈……。哈哈哈……阎烬,你也有今天哈哈哈哈哈……”

躺在床上不能动弹的阎烬,看到这么多人涌进来的时候,整个人便僵住了!在看到最后一个人的时候,一张脸已经黑的能滴出墨水来!

哪怕是前面的六个人,他也有把握让他们都闭上嘴,可是,这个进来就笑的不停的家伙……

阎烬放在身侧的手不由得紧紧的握了起来,青筋都露了出来,在这种浑身无力的情况下,可见心中是有多崩溃。

孤狼一进屋,看到自家老大的情况时,就已经知道自己犯错了!所以,这个时候,只努力的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老大,是谁?我去宰了她!”现场唯一的一个女人蝴蝶,震惊了一会儿之后,终于反应了过来,看着躺在床上想死的老大,大声的问道。

只是,这语气,听不出半点愤怒,有的,只有兴奋激动!这女人谁啊!她一定要好好膜拜一下,威武霸气啊!竟然把他们老大这样的男人给睡了!给力啊!

这不是她一个人的心声,同样的,也是其他几个人大男人共同的心声。

只是,自家老大的眼神太冷,让他们不敢造次。

他们不敢,另外一个却是半点顾忌也没有!

“阎烬啊!阎王!说说呗,这女人谁?”终于收了自己笑声的男人,对着其他的人挥了挥手,示意他们可以先滚了,然后便颠颠的向床边跑了过去,一脸好奇的问着躺在床上的人,脸上的笑容,怎么看着,怎么欠揍。

至于其他的六个人,自然是不想错过八卦的机会,再说了,老大没发话,他们也没胆子离开。

“简临春!”阎烬咬牙。

真真应了那句,虎落平阳被犬欺么?漆黑的眸子定定的看着简临春,威胁的意味十足。

简临春却不怕,平日里只有被收拾的份儿,如今,好不容易得了这么一个机会,他不把之前二十几年的仇给报回来才怪!

“渍渍渍……”简临春的目光落在阎烬的下巴一下,从脖子开始,一直到裸露在外胸膛,便可以看出,之前的战况是有多么的激烈。“你招惹的是女人还是小野猫?这牙齿和爪子够尖利啊!”

“把他给我丢出去!”因为声音太过沙哑,阎烬觉着很是影响自己的威严,然而为了耳根子清净!阎烬也只能开口。

那边,不敢站的太近的六个人,听到这个命令之后,很快的行动起来了!只是……

渍渍渍……果然战况激烈啊!

渍渍渍……那女人谁?威武霸气!

渍渍渍……老大好狼狈!

渍渍渍……

……

过来擒拿简临春的六人,百分之八十的注意力都落在自家老大的身上,一个个双眼发亮,满心感叹。

“喂喂喂……阎烬,你不要逼我啊!老老实实给我看,不然,我就报警了哈!”哪怕只是用百分之二十的精力对付他,六个人加在一起,也够简临春喝一壶的了!

“丢出去!”阎烬冷着声音吩咐。

“是!”六个人,不在开小差,用尽全力一搏,果然,分分钟就把简临春给搞定了!

“阎烬,你会后悔的!”简临春被押着往外走,还不忘叫嚣!

阎烬闭上眼睛,不鸟他!

然后,然后简临春就真的报警了!

“喂!妖妖灵吗?云秀大酒店,A1008号房,发生一起强奸案,请速速派人过来!”

“……”在房间里听到这句话的阎烬,额头的青筋控制不住的跳了跳。

然而,想到那个女人,眸光闪了闪,终究什么都没说!

警察的过来的时候,阎烬已经收拾好了,当警察看到一身军装的阎烬,尤其是阎烬的军衔时,当场就懵掉了!

这……这是什么情况?上……上校?这谁是受害人?

“我是阎烬!这事儿是个误会,我家兄弟没脑子不会办事儿,麻烦你们了!”阎烬站的笔直,对着自己面前的几名警察说道。

“阎……阎烬?”阎罗王?云锦城只手遮天的太子爷,几名警察在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又是一惊,整个云锦城,有谁不知道阎烬这个名字的?那就是一个杀神啊!传说中的人物,这次却出现在了他们的眼前,偏偏还是这么大一个乌龙,谁有这个胆子追究报假警的事儿?

“你说谁没脑子不会办事儿?虽然被一个女人强暴了很丢脸,但是,你也不能为了自己的脸面胡说八道!”一旁的简临春,听到这攻击自己的话,连忙扯着嗓子吼道。

“……”警察们听到这话,眼眸忽的瞪大,随后又齐齐低下脑袋,他们假装自己没有听见行不行?要了亲命了,什么叫知道的越多死的越快?他们几个,会不会被杀人灭口?

“虽然是我的兄弟,但是报假警怎么都是不对的,警察同志,你们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阎烬看着警察们,语气平静的说道。

“……是!”警察同志能怎么说?阎烬的朋友,铁定不是普通人,可是,阎烬都这么说了,他们能假装大度的不处理吗?

然后,然后简临春就被带走了!

简临春和警察一走,原本站的笔直的阎烬,就直接软了,幸而那几个下属眼疾手快,他才没有狼狈的摔倒。

“毁了昨天到现在的监控以及这个房间的开房记录!”阎烬对着自己的下属说道,说完之后,方才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是!”众人应了一声,孤狼和幽灵便很自觉的去执行任务了,其他的人,则负责把他们的老大送回去。

“奶爸,老大怎么样了?”开车的蝴蝶,一心二用的问着正在给老大把脉的奶爸。

“没事儿!就是……就是……”奶爸开口,有些吞吞吐吐,觉着这种影响老大形象的话,还是不说为妙。

“有话说话,吞吞吐吐,像什么样儿!”蝴蝶还没开口,坐在副驾驶的死神便开口说道。

“催情药喝多了,用力过猛,体力不支,休养生息几天就行!”奶爸翻了个白眼,语速极快的说道。

“……”一句话,让其他的几个人,齐齐闭上嘴巴,心中,再一次膜拜起那个未能谋面的女人!给力啊!

只是,他们知道的这么清楚,老大醒来之后,真的不会杀人灭口吗?

而此时,让他们顶礼膜拜的女人,并不比他们的老大好多少,毕竟,她才是受力的那一方,唯一的一点优势,就是没有喝那要命的药!

原本两条笔直的大长腿,直接被折腾成了罗圈儿,好不容易从酒店里逃生,回到自己的家时,泡了一桶方便面填饱了自己的肚子,便爬到床上睡觉了!

也不知道晓晓哪里找来的男人,希望不要有什么乱七八糟的病啊!那么深入的交流,很容易传染啊!

躺在床上的郁小糖,闭上风情万种的凤眸,意识混乱之前,模模糊糊的想着。

0 第2章 以后,请多多指教
“胡闹!”

阎家大院,阎烬的房间,单调的黑与白。一个同样穿着军装的中年男人,脸色铁青的怒道。

“胡闹?你说谁胡闹?儿子都变成这样了,你就不关心一下儿子是怎么回事?除了发脾气,你还会做什么?”一个温柔娴静的女人坐在床边,一脸忧心的看着自己那躺在床上的儿子,然后就听到自己的丈夫冷怒的声音,顿时红着眼眶说道。

“……”原本怒火滔天的大首长,在听到自家媳妇儿的质问之后,瞬间丢了气势,看着自己的媳妇儿,呐呐不成言,“我……我这不是……”

“不是什么?又要说你那些铁面无私的一套?我不管,你赶紧把那个女人给我找出来!”阎夫人回头,看着自己的丈夫,神情近乎冷漠的说道。

“找!马上就找!”阎大首长看着这些的媳妇儿,根本不在乎媳妇儿恶劣的态度,连忙开口应道。

“哼!不要让我知道她是谁!否则……否则……”阎夫人咬牙切齿的说着,然而,到底做惯了温柔娴静的首长夫人,让她发狠,一是之间也找不到词儿来。

“夫人别生气!”阎大首长见状,连忙开口安慰道,“这事儿还没弄清楚呢,说不定谁对谁错呢!”

“唉,我说你这是什么意思啊?合着,你还怀疑是咱们的儿子自己吞了催情药去强占别的女人?”阎夫人看着自己的丈夫,漂亮的眸眼竟是讽刺。

阎大首长见状,哪里敢应?立刻摇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生怕自己摇的慢一点,自家媳妇儿就给自己定罪了!

“哼!”阎夫人冷哼一声,这才转过头来继续看着自己的儿子,当然,不忘继续交代丈夫,“你赶紧把那个女人找到,无论如何,这件事情,她也要给咱们儿子一个交待!”

“好,我现在就让人去!”阎大首长说道,直接就转身向外走去。

“等……等一下!”就在这个时候,原本一直昏睡的阎烬,忽然睁开了眼睛,看着自己的父亲,声音沙哑的说道。

“儿子!儿子你醒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阎夫人看到自己儿子虚弱的模样,眼眶又红了,连忙担忧的问道。

“我没事儿!”阎烬说道,再一次听到自己的声音,阎烬皱了皱眉,然而,为了不让爸妈坏事,有些话他却不能不说。

果然,阎大首长看到自己的儿子醒了,也快速地退了回来,虽然也有担心,但是却不如阎夫人那么严重,因为,他比任何人都了解自己的儿子,所以,这件事情,儿子到底是不是受害者还是很值得怀疑的。

“妈,这些事情,我自己来处理!”阎烬看着自己的父母一脸严肃的说道。

“你们什么都不用做!”

“儿子,你告诉妈,是谁把你害成这个模样的?”阎夫人显然是接受不了这种事情,最让她骄傲的儿子,竟然被人如此算计,她如何接受?

“妈!这件事情让我自己处理,我会给你解释的!”阎烬对着自己的母亲说道,说完,就瞥了一眼阎大首长,示意他把自己的媳妇儿带走。

阎大首长暗骂一声臭小子,这才走到阎夫人的面前,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语气温和的说道,“儿子现在很累,有什么话等儿子休息好了之后再说!”

“……好!”欲言又止的阎夫人,终归还是把儿子放在第一位,点了点头,轻轻的应道。

看着儿子确实疲惫的不行,阎夫人只能起身离开,一步三回头,看着儿子闭上了眼睛,又是心疼又是心酸。

“要相信我们的儿子啊!”阎大首长搂着自己的媳妇儿,意味深长的说道。

“……嗯!”

直到房门关上,原本闭着眼睛的阎烬方才睁开,哪怕疲倦的不行,却再也睡不着了,脑海中,翻来覆去,都是那张明艳精致的脸!

郁小糖,以后,请多多指教了!

这个时候,睡的昏天暗地的郁小糖,显然是不知道阎烬此刻的想法。

被压了三天,郁小糖表示,她能够活着从床上下来已经是踩了狗屎运了。

根本就没有指望休息一两个小时就能够生龙活虎,好在,她比较聪明,已经提前给自己请了一个星期的假,所以,她还是可以肆无忌惮的休养生息,至于外面的

世界,放在床边的手机响了,她都没有心思去管,更何况是那么遥远的事情。

二十六,女人最佳的生育年龄就在二十五到二十九之间,郁小糖今年二十六岁,突然想起自己的某个老师好像说过这句话,然后,然后她就觉着自己应该怀孕了!

是了,应该怀孕,而不是应该找个男人,郁小糖从来没有找男人的心思,哪怕拥有一张绝色的容颜,追求者无数,她也从来没有想过要找一个男人共度余生!

然后,她就策划了这么一件事情,找个男人,借个种,生个娃,最是一劳永逸。

当然,凭借她自己的能力,铁定是做不到的,好在,她有几个好朋友,她只提了一个想法,后面,所有的步骤她的朋友们就都帮她搞定了,男人,酒店,还有催情药,缺一不可!

“嗯,男人,你想要找个什么样儿的?”她的朋友,在计划进行之前,疑惑的问道。“长相不能差,智商不能太低,最重要的一条,干脆利落,我不希望以后的纠缠不清!”

郁小糖的目标一直很明确,她只是想要一个孩子,至于男人,她一直敬谢不敏,所以,她所有的条件,也都是围绕孩子这一点,毕竟,遗传基因还是很重要的!

三天,郁小糖睡了整整三天,她才觉着自己终于活了过来,虽然,两条腿的姿势依旧很怪!

“死丫头,这些天你死哪去了?”

“我一直死在家里啊!”眯着眼睛,郁小糖看着门口模模糊糊的人,淡定的说道。

“……不要这样看我!”站在门口的女人被噎了一把,随后,红着脸说道,这样一个美人儿,直勾勾的看人,真的很考验人的定力啊!

“不然我看不见!”

“你这样也看不见!”

“……你说的也是!”

“那天那个男人你看清楚了吗?”

“……没有!”

0 第3章 我都没撩一下
“不是吧?郁小糖,你都不看跟你上床的男人长的什么样?”已经挤进屋里的女人,听到郁小糖的话之后,忍不住惊讶的说道。

覃思颖,郁小糖的好朋友之一,也是这次事件的策划者之一,家境富裕,性格爽利,对郁小糖照顾良多!

“我看了啊!”郁小糖关了门走了进来,这才开口说道,“就看到了一个大概的轮廓!”

你能指望一个吃饭都看不清菜的人,能在剧烈运动中看清压着自己的男人吗?就算心存希望,也不能对郁小糖心存希望,这人,另外真切的感受到近视的痛苦,所以,万分珍惜自己的视力,什么东西?看个大概就行了,不会特别的浪费精力去计较非要看清楚不可,除非,她特别想看的!

而那个男人,是郁小糖决定这次事件之后就老死不相往来的人,她自然花心思去看。

“我真是服了你了!”覃思颖听到这样理直气壮的回答之后,很是无语的说道。

“你就不怕自己睡了个丑八怪?”

“这种事情难道不是应该由你来害怕吗?”郁小糖在沙发上坐了下来,长长的头发有些凌乱,或许是遮住了自己的视线,也或许只是纯粹的嫌麻烦,伸手,把头发全部拂至脑后,这才开口说道,“人不是你找的吗?我近视,你也近视了?”

“……”覃思颖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明显的被噎住了,良久,方才解开心中的郁结,开口说道,“审美观不同嘛!我眼中的帅哥,不一定就是你眼中的帅哥啊!”

“我眼中,绝大多数人都是好看的!”郁小糖倚在沙发上,有些漫不经心的说道,是了,她这样的视力,如果还能看出一个人的丑来,这个人铁定丑的无可救药了。“其实,只要看的过去就行了,毕竟,我美貌如花,孩子即便有一半像我,都是小美人儿一个了!”

“哎呦喂,姑娘,这种话能不能让别人来说?”覃思颖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很是不客气的翻了个白眼,虽然,郁小糖是难得一见的大美人是事实,可是,如此臭屁,还是很让人无语的!

“一样一样的!”郁小糖说道,“说不说都是事实,你说我说又有什么差别?”

“……”覃思颖再一次无言以对了,嘴巴开开合合,半天没说出一个字儿来。

“阿颖,我还没有吃饭!”这个时候,原本漫不经心的郁小糖,突然转变了话风,睁着一双美目,漆黑的瞳仁,蒙着一层水光,纯净,灵动,一点也看不出高度近视的浑浊和无神,自然,这就是这位小姐除了工作以外不愿意带眼镜的原因!

无论多好看的眼镜,都不如她原装的眼睛漂亮,对于会对她的美貌大打折扣的东西,她能够喜欢才怪。

郁小糖爱美,特喜欢别人夸她貌美如花,她的好朋友都知道这一点。

“……走吧,带你出去吃饭!”覃思颖翻了个白眼说道。

“嗯嗯嗯!”郁小糖顿时欢喜的点头,当然,不忘了交代一声,“我可是潜在孕妇,你得请我吃好的!你放心,我不会忘记你的功劳的,以后,我儿子给你养老!”

“……”覃思颖看着她,撇嘴。

“稍等哈!”郁小糖却不理会她的心情,笑咪咪的站起身,“我去收拾一下!”

郁小糖回了卧室,这是一套两居室,虽然不大,但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是郁小糖另外一个朋友的朋友的房子,租金自然比市场价要便宜许多,也只有这样,她才能有那么一点点积蓄。

十分钟的时间,郁小糖从卧室里面走了出来,覃思颖回头看了一眼,一颗心就彻底的被羡慕嫉妒恨给占领了。

为毛同是女人,她只有化妆才惊艳到别人,而这个家伙,不施粉脂,随随便便的地摊货,都能够自成风景。

“快走快走,我已经饿的晕头转向了!”郁小糖语气有些急切的说道,这几天,真心的,她几乎没吃什么东西啊!郁小糖想,别说什么为了孩子了,就是为了自己的小命,她也得赶紧吃东西。

顾不得嫉妒了,毕竟,已经嫉妒了好多年,眼看着这个人快要饿死了,她留着以后慢慢嫉妒就是。

两个人去了以往常去的早餐店,覃思颖特意点了好多。

“赶紧吃吧,又丰富,又有营养!”

把小菜推到郁小糖的面前,覃思颖开口说道。

“我不吃萝卜!”郁小糖捏了一个小笼包塞进自己的嘴里,一边嚼着,一边看着覃思颖推到自己面前的小菜说道。

“那是腌黄瓜!”覃思颖扶额,无力的说道。

“哦!没看清!”郁小糖说着,继续往嘴里塞着包子。一口一个,好在,小笼包体积不大,否则,她这个吃法不噎着才怪!

覃思颖翻了个白眼,端着一碗元宵慢慢吃着。

“近日,云秀大酒店发生一起骇人听闻的强奸案,与以往不同,此次受害者乃一名男性,据悉,此人被凌虐长达三日,目前,此案正在进一步侦查之中……”

“噗!”正在吃元宵的覃思颖一个不防,直接喷了出来,好在,还有点自觉,喷的时候转移了方向,要不,就该糊郁小糖一脸了。

“这女人,威武霸气啊!”显然,郁小糖也听到了这则新闻,一边递一张餐巾纸给覃思颖,一边感叹着说道。

“……”覃思颖看着这货,想看她到底是来真的还是在装傻,这么明显的事儿,她心里就没个谱?

终归,还是让覃思颖失望了,没谱,这人,完全没把自己往强奸犯上想。

“你也一样!一样威武霸气!”覃思颖收拾好自己的心情,一本正经的说道。

“不行呐!”郁小糖一边摇头一边说道,最后,还不忘塞个小笼包到自己的嘴里。

“……说来听听!”覃思颖的嘴角抽了抽,费了老大的劲儿,才忍住没喷她一脸。

“我让那个男人喝了催情药,等他控制不住主动扑的我,我都没撩一下!不过,巧啊,我也被睡了三天!”

0 第4章 你到底有什么阴谋?
巧你妹啊巧!覃思颖听到郁小糖说的话,差点没喷出一口老血,这神经,真的,粗的跟火腿肠一样,也真是醉了!

覃思颖的脸色僵硬,当然,这种细微的表情变化,郁小糖自然是发现不了的,继续咩着各种各样口味的小笼包往自己的嘴里面塞着。

覃思颖懒得理会她,继续关注着新闻,好在,暂时好像并没有查到什么有用的消息,或许查到了,只是没有在电视上披露,覃思颖想到那个人,无论如何,只要不让郁小糖受到影响就行了。

事实上,阎烬这个大阎王,这个时候,已经成了各大家族的笑柄了。

当然,没有几个人敢当众笑话的,也就在自家里面笑笑罢了。

当然,也有那么几个,笑的就毫无节制了!

“哈哈哈哈……阎烬,怎么样怎么样?说我报假警,报应来了吧?告诉你,赶紧跟我道歉,不不不……我不要道歉,我要知道那个女的是谁!你赶紧跟我说说,要不然,明天我还让你上新闻!今天没指名道姓,明天铁定把你阎烬的大名给曝光!你要不想颜面尽失,就赶紧老老实实的招了!”

阎家的书房,阎烬一直坐着书桌后,拿着一本军事书,认认真真的看着。

书桌的前面,不是别人,正是那天因为报假警被警察带走的简临春,虽然,不能拿他怎么样,但是,真的被带到警察局去也是一件很丢脸的事情,所以,简临春要是就这么算了,那才叫怪了。

所以,就有了这么一场大新闻。

听了简临春的话,阎烬眼都没抬一下,继续认真地看着书,显然,根本就没有把他的话放在心上。

“阎烬,你真的不说?你不要以为我在跟你开玩笑哦,你要把我得罪狠了,我就让你臭名昭著,遗臭万年。”

“呵!”这下,阎烬终于有了回应,然而,也就这么一个字儿罢了!

简临春听到这个字儿的时候,差点没气得跳了起来,这家伙……是不是太小看自己啦?

“我告诉你,阎烬,你不要不把我的话当回事儿!你要是不相信的话,就等着明天曝光吧你!”

“你随意!”阎烬丢下这三个字之后,就继续认真地看起了手中的军事书籍。

“……”听到句话的时候,简临春卸了气的皮球一样,显然,大阎王这个外号不是白叫的,放眼整个云锦城,敢跟大阎王对着干的没几个!

这件事情,他之所以能够曝光出去,就是没有提及到大阎王的名字,如果标明受害者是阎烬,就算电视台是他们简家的,也没人敢播出来。

是了,大阎王的一句话,比他这个正经的大少爷说话还管用。或许,就算是之前曝光的那个新闻,说不定,他的家人还向这个大阎王报备

一下。

等等,简临春突然想到一个可能,眼眸忽的一下瞪的老大。

“这事儿,就在你的预料之中?”简临春颠颠的跑到书桌的后面,站在阎烬的身边,惊讶的问道。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阎烬头也不抬,语气漠然的说道。

“啊呸!”简临春开口大骂,显然,对于自己突然想到的事情深信不疑,亏得他还以为自己整到了大阎王。

“说,你到底有什么阴谋?”

阎烬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终于把手中的书放了下来,抬眸,凉凉的扫了他一眼,却没有说话。

简临春看着他这副模样,顿时又不淡定了,又是这样!又是这样。

这个家伙,要么就是冻的你根本不敢开口,要么就是由着你开口却半天不上心,简临春表示,无论哪一种,他都万分不爽。

“迟早都要曝光的,你有什么好隐瞒的?”简临春努力平复着心中的不平,看着某人,却还是忍不住翻着白眼说道。

“不明白你在说什么!我现在是受害者,人家要给我讨回公道,本就是理所应当的事情。我能有什么阴谋?”阎烬说道,语气平静。

“……”简临春在心中大大的呸了一声,使劲儿的翻着白眼,显然,对他的说辞一点都不感冒。

“嗯,时间到了,你可以滚了!”阎烬自然是不愿意浪费时间去管简临春会有什么样的心思,抬手,看了一下手表,便沉声开口说道。

“什么时间到了?我不走,我要留下来吃饭,我一定要弄清楚你到底在搞什么鬼?”简临春说道,下定了决心,死活都不走。

“餐厅在楼下!”阎烬开口,语气淡漠的说道,意思很明显,吃饭可以,请不要打扰到我,现在立刻从我的眼前消失!

“行!算你狠!”终归,不敢违背大阎王的指令,咬牙切齿的丢下这么一句话,便乖乖的出门下楼了。

书房的门关上之后,阎烬的耳根子终于清净了。

拿起刚刚丢下的书继续看了起来,然而,看到的每个字儿都认识,却看不明白一整句话想要表达的意思。

他的思绪,终归还是被简临春给带偏了。

阴谋诡计啊!阎烬的嘴角缓缓的勾了起来,这能算是阴谋诡计吗?顶多只是一出将计就计罢了。

郁小糖,这辈子,也只能睡他一个男人而已,无论是从前,现在,还是将来,这一点,都不会有任何变化。

想到那个女人,阎烬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他根本就没有想到她会想出这种办法来,借种生子?如果不是自己及时赶到,那个女人就会跟一个完全陌生的男人……

阎烬不允许自己再继续想下去,他不会让这种可能发生,所以,根本就没有必要继续想下去。

“咚咚咚……哥哥,哥哥,饭菜准备好了,老妈让下去吃饭!”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书房,响起了一阵敲门声,然后,就有一道阳光的声音传了进来。

“……知道了!”被打断思绪的阎烬,愣了一下,这才回过神家,开口说道。

起身,一身简单的衬衫长裤,与他的房间一样,黑白分明,棱角分明,没有半点褶皱,一看,就是对自己要求万分严格的人。

门外,是一个少年,十八九岁的模样,除了太过稚嫩之外,与阎烬也有七八分相似,阎欢,阎烬的弟弟,十八,大一学生。

“哥,听说,你被女人给强了?”阎欢看着自己的大哥,双眼发亮的问道。

0 第5章 真的不是你搞的鬼?
“嗯?”阎烬睨了自己的弟弟一眼,从鼻腔里面嗯了一声,若是旁人,定然要被他这个模样吓到,然而,这不是他弟弟么!

完全没有感觉到自家哥哥的威压,屁颠屁颠的跟在哥哥的身后,一脸的兴奋。

“哥,那个妖女是谁?”

阎烬:“……”

阎欢:“哥,你告诉我,我给你报仇!妖女,竟然敢玷污我纯洁的大哥,我……”

阎烬:“你要做什么?”

话才说了一半,阎欢的话就被自己的大哥给打断了。

呃……偷偷的打量着自己的大哥,阎欢的眼珠子滴溜溜的转着,这是什么情况?大哥难道不应该跟他一样同仇敌忾义愤填膺吗?为什么看着好像在帮那个罪魁祸首遮掩啊!

“那……那就这样算了?”

阎欢问着,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样,这还是他哥吗?他哥不是哪种睚眦必报的人吗?什么时候这么大方了?被人家睡了还能当没发生过一样?

“你不用管,我自会解决!”阎烬说着,然后便抬脚向楼下走去。

原来是要自己出手啊!

站在原地的阎欢,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无声的感叹道,果然,这样才对嘛,突然变大方,他一时还是有些接受不了的!

毕竟,你能想像一个别人扇他一个耳光他就整的人倾家荡产的人,突然就变成一个别人整的他倾家荡产却一个耳光都不敢扇过去的人吗?

当然,阎欢还是比较喜欢小气一点的大哥,毕竟,他可见不得自己的大哥被别人欺负。

颠颠的跑到楼下,一家人已经围成了一圈在餐厅里面坐了下来,当然,还有死活不走的简临春。

“阿姨,爷爷奶奶和小煜呢?”简临春话很多,吃饭也堵不住嘴,眼见着阎家家里面少了三个人,不由得开口问道。

“这不是放暑假了吗?爷爷奶奶带着小煜回了老家,那里凉快,不像这边热!”阎夫人微笑着说道。

“原来这样啊!”简临春开口说道,“幸好小煜不在,否则,他又说知道阿烬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还不知道会难过成什么样呢!”

简临春是看热闹的不嫌事大,眼看着阎家根本就没往这件事情上理,那他这顿饭吃的还有什么意思?

所以,他立志往这件事情上引,争取给自己找到更多的同盟,果然,他的话一出口,无论是首长大人还是首长夫人,脸色都为之一变。

“阿烬,这件事情你到底是怎么想的?”阎夫人皱着眉头,看着自己的儿子,一脸认真的问道。

显然,对于新闻上的报道,她是半点都不信的,毕竟,凭儿子的能力,想要找到那个女人,就绝对不会还在进一步调查之中。

所以,现在会有这样的局面,儿子的作用必不可少。

阎夫人不明白,儿子到底在打什么主意,这样品性的女人,难道儿子还起了心思不成?

不,不可能!

刚有这样的想法,阎夫人没等阎烬表态,就自己否决了。

儿子的心里住了一个人,虽然不知道这个人是谁,虽然,她万分不喜欢这个人,可是,这是事实,没有人能够更改的事实。

这也是儿子二十六岁了还没有一个正经的女朋友的原因,至于她为儿子张罗的相亲的事情,儿子更是没有配合过一次。

这次的事情,会是一次转机吗?

阎夫人看着自己的儿子,满面愁容,她

不知道,不知道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况。

“妈,这件事情我会妥善处理的!”阎烬警告的扫了一眼简临春,这才对着自己的母亲说道。

然后,就拿起碗筷,无视简临春的期待,继续吃饭。

简临春看着他这副模样,气的不行,然而,却不管乱来,显然,对于大阎王的底线,他还是了解的很清楚的,他可不想做一个被好奇心害死的猫,适可而止,适可而止。

简临春倒是管住了自己的嘴巴,其他的人就管不住了。

“哥,小煜可敏感了,你问问不能在外面乱来,否则,小煜会受伤的!”

阎欢看着自己的大哥,一脸认真的说道。

“对!”阎夫人听到小儿子的话,连连点头,大儿子的婚事,她管不住,就不管了,可是小煜不行。

“儿子,我不管你到底要做什么,但是,小煜,谁都不能伤!”阎夫人看着自己的大儿子,一脸严肃的说道。

“不会受伤!”阎烬开口说道,除了他,没有人比她更不希望小煜受伤,这一点,完全不需要担心。

“……好,你说我就信!”阎夫人丢下这么一句话之后,就没有再说什么。

至于阎大首长,只是看了儿子一眼,什么话都没说,要说的话,夫人已经说完了,而他,相信儿子,从来不会让他们失望。

第二天,阎烬被一女人奸淫三天三夜的新闻再一次席卷云锦城的大街小巷,是了,这一次,阎烬的大名也在其中,这可吓傻了云锦城的豪门圈。

“简临春,你给我滚下来,阎烬这事是不是你搞的鬼?”简家大院,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人对着自家楼上大吼。

“什么事儿?什么事儿?”简临春跌跌撞撞的从楼上跑下来,站在自己老爸的面前,一脸的闷逼,他还没看见今天的新闻呢!

“这不是你干的好事儿?”看着儿子这个模样,简大董事长丢了一份报纸过去,不怎么肯定的问道。

“什么……卧槽!啊!”

一脸闷逼的简临春,在看到报纸上的一则报道之后,没忍住爆了粗口,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被简大董事长赏了一个爆栗子。

“怎么说话的?”简大董事长皱着眉头,沉声的说道。

简临春捂着自己的脑袋,一脸的委屈,“我这不是太过震惊了么?”

“这么说,这件事情真的不是你搞的鬼?”简大董事长看着已经儿子这个模样,将信将疑的说道,毕竟,这件事情,没有后台的话,是不会有人有胆子报道的!

所以,看到这则新闻的时候,他第一个怀疑的就是自己的儿子,生怕他不分轻重跟阎烬杠上,阎烬是谁?大阎王这个外号不是白叫的,儿子,绝对不是他的对手!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