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点简介:小说阅读网(www.xksjvipyd.com)是一个专业的小说资源网站。为广大书友推荐小说最新章节在线资源。小说推荐无广告无弹窗阅读:【系统流、无敌流、重生流、异世修真、校园都市、总裁豪门、历史军事、玄幻仙侠】小说资源丰富赶紧收藏。

极品高手、小说阅读网、极品高手小说、秦海、林清雅

极品高手、小说阅读网、极品高手小说、秦海、林清雅

极品高手

小说阅读网推荐:★★★★★★★★★★★★★★

小说主角: 秦海,林清雅

更新时间:2021-06-30

极品高手小说: 更新至第 3492 章

站点导航:极品高手

站点资源:小说阅读网

小说资源: 最新更新章节 热门小说 小说排行榜 免费小说阅读 男生小说 女生小说

极品高手小说简介内容:
一觉醒来,竟然多了个女王范的美女总裁老婆。 房子有了,车子有了,老婆也有了。 什么,你打我老婆的主意?找死! 先吃我一记仙人掌,再挨我一招掌心雷,送你见阎王。 小样,看好了,敢动我的女人就是这个下场!


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资源:小说阅读网(www.xszyku.com)

0 第1章 重生
“死色狼,死色狼,我打死你,打死你!”

傍晚时分,丽景苑东侧的一栋别墅内,一个女人正在浴室里不停地尖叫。

她名叫林清雅,今年刚刚二十三岁,不仅是春江市著名企业家林志远的独生女儿,同时也是春江市无数男人心中的完美女人,高贵无比的冰雪女神。

不知道打了多少下,随着木棒重重地敲打在男子的头顶上,男子终于摔倒在了地上,林清雅手中的木棒也脱手而出,骨碌碌地掉在了地上。

短暂的错愕后,林清雅吃惊地看着地上的男子,然后慢慢地蹲下,用颤抖的手指摸向男子的鼻子。

“我……我杀人了,我杀人了!”

事情发生得很突然,就在刚才,在林清雅即将洗完澡的时候,洗浴间的门忽然打开了,一个男人从外面闯了进来。

林清雅尖叫着躲闪,慌乱中她抓住了身边的木棒,然后开始反击男子。

但是让她没想到的是,对方竟然被她给打死了。

其实林清雅认识这个男人,对方名叫秦海,不仅是雅芳集团的一名普通员工,也是她父亲林志远至交好友的遗腹子,甚至还是林志远给她安排的未婚夫。

到今天为止,秦海满打满算刚住进这栋别墅不到一个星期,是个典型的老实人,几天来几乎没有跟林清雅说过一句多余的话,甚至看都不敢看她一眼,但是把别墅内外整理得干干净净。

林清雅虽然很不满意林志远的这个安排,但是看在秦海的父亲曾经救过林志远一命,而且秦海也很老实,暂时接受了下来。

万万没有想到,这个看上去老实得近乎窝囊的家伙竟然敢闯进洗浴间。

砰砰砰!

忽然传来的几声敲门声把林清雅吓了一大跳,她就像是惊弓之鸟,飞快地从地上爬了起来,不仅用力堵上了洗浴间的门,而且努力摒住了呼吸,生怕让人知道家里有人。

过了大概几分钟,敲门声总算停止了,林清雅紧紧揪着的一颗心也总算放松了下来。

但是就在这时,洗浴间窗外忽然传来一个声音,“清雅,我知道你在家,快开门!”

“谁,是谁在叫我?”

刚准备站起来的林清雅吓得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全身都缩成了一团。直到窗外的人再一次开口,她才听出对方是公司大董事何董的独生子何威,也是她众多追求者之中最执着的一个。

何威这时候上门来访,绝对不是一个好消息。如果让这个品行卑劣的家伙知道她刚刚杀了人,绝对会用这个把柄要挟她,到那时,后果绝对不堪设想。

“怎么办,这可怎么办才好?”一想到何威可能利用这件事要挟她做出种种恶心事,林清雅心里就焦急不已。

“清雅,你是不是出事了,我刚才听到你的声音了!你再不开门,我就踹门了!”

何威的话让林清雅大吃一惊,她赶紧应道:“我……我没事。我在洗澡,你稍等,很快就好了!”

哐!

洗浴间的门重新关上了,林清雅绝对不会想到,就在她前脚刚刚迈出去的时候,被她打死的秦海竟然缓缓睁开了眼睛。

“这是什么鬼地方?”地板上,刚才已经死掉的秦海竟然重新坐了起来。

秦海清楚地记得自己刚才已经摁下了遥控炸弹的按钮,引爆了他和他的那帮生死兄弟埋在IN组织大本营附近的数百颗高爆炸弹。

那一刻,他被上千名IN组织的亡命之徒团团包围,黑洞洞的枪口全部瞄准了他。

但是在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中,他亲眼看到这帮家伙脸上突然出现的惊惧之色,亲手将这个邪恶组织从这个世界上抹除掉了,他就算是死,也死得酣畅至极,也够本了。

可是,为什么一转眼之间,他就莫名其妙地出现在了这里?

忽然,秦海的目光停留在了梳妆镜上,这是一面椭圆形的镜子,四周用褐红色的高级木料镶边,看上去非常的高档和精致。

秦海缓缓走到镜子前面,忽然停住了。

出现在镜子里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男人,外形还算俊朗,身体也还算结实,如果再配上一件高级西装,应该称得上是一位风度翩翩的帅哥型男。

“草,老子竟然重生了!”

过了好一会秦海才从震惊中苏醒,赫然发现了这样一个惊人的事实。

他竟然附体重生了,而且这个身体原来的主人也叫秦海。

说起来这个身体的原主人跟秦海一样也是个苦逼货,很小就没了父母,直到混到二十四岁才时来运转,竟然来了个超级富豪,说自己和他的父亲是生死兄弟,不仅把他从工地弄进了著名的大公司上班,还说要把自己的宝贝女儿嫁给他。

秦海呆呆地楞了一会,忽然咧开嘴笑了起来。

先别管变成了啥模样,至少他现在还活着不是,而且谁都不知道他秦海竟然还活在这个世界上。

“真是以前做梦都想不到的好日子啊。”秦海笑得没心没肺,再瞅镜子里的那张脸,忽然觉得顺眼多了。

这时候,秦海的耳朵飞快地耸动了两下,听见门外有人正在接近,他就像条件反射一样,飞快地侧身躲到了门后。

过了不久,洗浴间的门打开了一条缝。

洗浴间外面,林清雅鼓起勇气推开了门,透过门缝朝里面看了一眼,顿时大吃一惊,洗浴间的地板上空荡荡的,秦海的尸体竟然不翼而飞了。

犹豫了好一会,靠着这两年主持雅芳集团培养出来的胆识和坚韧性格,她鼓起勇气慢慢地推开洗浴间的门,再一次走进了洗浴间。

躲在门后的秦海仔细打量了一下林清雅,还真别说,自己这个未婚妻先别说长得漂不漂亮,光这个身材就够窈窕动人的了。

忽然,林清雅猛地转过身体,直愣愣地盯着门后的秦海。

秦海倒是被她给吓了一跳,这妞够机警的啊,自己只不过轻轻吧唧了下嘴,她就听到了。

“嗨。”

秦海咧开大嘴,露出满嘴的白牙冲林清雅没心没肺地笑了笑。让他意外的是,面对他这么阳光灿烂的笑容,林清雅竟然白眼一翻,直接朝地上栽了下去。

0 第2章 天上掉下个林妹妹
秦海:“……”

好在他反应够快,没等林清雅摔在地上就一把托住了这个暴力妞,然后把她打横抱出了洗浴间,放在了客厅的沙发上。

粉面桃腮,柳叶弯眉,吹弹可破的粉嫩脸蛋上,精致的五官让人百看不言,就算见过无数绝世美女的秦海一时间也看呆了眼。

没过多久,林清雅缓缓睁开了眼睛,刚好看到了沙发旁的秦海,楞了两秒钟,忽然尖叫了起来。

“啊!你别过来,你别过来!我不是故意杀你的,真不是故意杀你的!”

“尼玛,哥们明明还是活的好吧!”

看到林清雅这个反应,秦海简直都快无语了。

就在这时,别墅大门砰的一声被人踹开了。一个年轻男人大步冲了进来,看到沙发上蜷缩成一团的清雅,他大声吼道:“清雅别怕,我来救你!”

蹬蹬蹬,那男子刚跑了三步就停了下来。面对比他高了一个头的秦海,他明显胆怯了,

“色狼,放……放开我的清雅,有本事冲……冲我来!”吼得挺大声,可是看到秦海一瞪眼,男子竟然还扛着椅子后退了两步。

秦海看了眼距离他还有十米远的何威,这家伙虽然头发梳得油光水滑,还穿了一身骚包的阿玛尼,但是脸色苍白发黄,眼窝深陷,双眼无神,一看就是个长期惯于玩弄无知少女的无耻纨绔。

秦海皱了皱眉头,“怎么说话的,老子的媳妇什么时候变成你的人了?赶紧给老子滚蛋,要不然小心挨揍!”

何威闻言一愣,又朝秦海身上打量了一下,特别是秦海身上那条洗得有些发白的牛仔裤,讥笑道,“简直是做梦,清雅怎么可能认识你这种穷鬼。少废话,赶紧放开清雅然后立刻滚蛋,否则等警察来了,你就吃不了兜着走!”

他又对林清雅喊道:“清雅,你别怕。有我在这里,谁都不能伤害你!”

林清雅也听到了何威的声音,甭管这位何家大少爷多么品行不堪,至少还是个大活人吧,所以她刚才吓得几乎蹦出嗓子眼的心脏总算是重新归了位。

就在这时,只见秦海咧开大嘴露出满嘴白牙又对着她笑了起来,配上他鼻子下面的两条红艳艳的血条,绝对是要多吓人有多吓人。

“老婆,我懒得跟这种垃圾废话,你告诉他,你究竟是不是我媳妇。”秦海朝何威挑衅似地笑了笑,俯下身体贴在林清雅耳边低声道,“按我说的做,否则我就告诉他你刚刚杀了人,而且杀的还是你的未婚夫。”

林清雅闻言浑身一震,不由自主地放下双手,漂亮的眼眸睁得又圆又大,难以置信地看着近在咫尺的秦海。

“真的诈尸了,他真的诈尸了!”

“我……我真不是故意的,你别过来……你别过来!”林清雅看到秦海离她越来越近,急得都快哭了。

“混蛋!”旁边的何威忽然又大吼了一声。

何威虽然对身材高大的秦海有点发憷,但是经过盘算之后,他觉得这也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运用得当,说不定借着这次英雄救美的机会他就能一举拿下林清雅这个傲娇的女人。

想到这里,何威两眼放光,身上不知道从哪里涌出一股力量,忽然扛着椅子朝着秦海猛冲了过去。

但是很可惜的是,他太高估了自己。

椅子不算很重,但是他的身体早就被酒色掏空了,凭他的那点力量根本就控制不住椅子,到了最后不是他扛着椅子冲,反倒是变成了椅子带着他往前走,而且是歪歪扭扭,随时都有可能会摔倒的那种。

对付这种渣渣,秦海实在是懒得多耗费半分力气,只是轻轻地往前探出脚,何威立刻就连人带椅子重重地摔在了地上,然后秦海又顺势把他的大脚踩在了何威的脸上。

“混蛋,放开我,快点放开我,你知不知道我是谁?”何威使劲挣扎,可惜,无论他怎么挣扎都没用,秦海的大脚就像是一座大山死死地压在了他身上。

秦海懒得理这个渣渣,回头对林清雅笑眯眯地说道:“老婆,这家伙无缘无故地冲进咱们家,还弄坏了咱们家的大门和椅子,你想怎么收拾他?”

“让……让他走吧!”林清雅心里非常纠结,一方面恨不得何威立刻走了才好,另一方面又希望何威继续留下来,要不然剩下她独自面对诈尸的秦海,想想都觉得好恐怖好恐怖啊。

“听到没有,我老婆让你滚蛋!”秦海在何威屁股上踹了一脚,把这家伙放开了。

何威狼狈不堪地爬起来,一脸惊愕地看着林清雅,“清雅,他说的是真的?”

“是的,他……他是我的未婚夫。”

听到林清雅承认自己是他的未婚夫,秦海咧开大嘴笑得眉飞色舞,朝发愣的何威屁股上踹了一脚,“小子,听到没有,现在相信了吧。少废话,赶紧给老子滚蛋。对了,大门和椅子被你弄坏了,先拿十万块修理费来。”

“十万!”何威就像被踩到了尾巴的猫,一下子跳起来喊道:“你这是抢劫!”

“就抢了,你给不给?”秦海眼睛猛地一瞪,凶神恶煞似的,吓得何威连退几步。

“好,很好,好一对狗男女!”好不容易站稳,何威忽然盯着林清雅冷笑起来,“别人都说你林清雅清高冷傲,洁身自好我看连那些站大街的女人都比你强几百倍,亏我还瞎了眼睛喜欢上你。”

“你说什么?”

何威刚说完,没等秦海发飙,林清雅忽然站了起来。

屋里的气温似乎陡然间下降了好几度。

女王范?秦海微微一愣,没想到自己这个傻乎乎的便宜媳妇竟然还有这么厉害的一面。

林清雅冷冰冰地盯着何威,俏脸上的寒霜也越来越冰冷:“我喜欢什么样的男人还轮不到你来指指点点!”

“我……我先走了。”何威再也不敢呆下去了,灰溜溜地朝门口走去。

“慢着,先把修理大门的钱拿来!”让何威错愕的是,秦海忽然追了上来,而且直接把手伸进了他兜里,把里面的东西都掏了出来。

“这小子真是个败类,媳妇,你也别生气了,他以后要是敢乱说,我保证打得他妈都不认识他。”

秦海嬉皮笑脸地回头,忽然发现林清雅竟然满脸寒霜地盯着他。

0 第3章 哥是正经人
女王状态还没解除?

秦海没当回事,随手把刚才钱包里那个大人用的口香糖塞进兜里,拿出刚刚缴获的一沓钱道嘿嘿笑道,“媳妇,这是修大门和椅子的钱。你看看够不够,不够我再去找那小子要。”

就在这时,林清雅忽然伸出三根纤细莹白的手指,飞快地揪住了秦海腰间的嫩肉,然后用力一拧。

秦海愕然片刻,紧跟着别墅上空再一次传出凄厉的惨叫,惊得归巢的鸟儿四散而逃。

“死骗子,你果然没死!”林清雅死死盯着秦海,满嘴的银牙都快要咬碎了!

手上再加了几分力量,旋转三百六十度。

“啊……”

一楼客厅。

秦海假模假样地揉着腰,一边揉一边呲牙咧嘴地叫唤。

“老婆,你下手太重了,我这里都快被你拧得没知觉了!”

“不许叫我老婆!”林清雅怒容满面,目光冰冷地盯着秦海。

“嘿嘿,虽然咱们还没结婚,但是那不都是迟早的事吗,再说这么叫不是显得更亲近吗?”秦海笑眯眯地抬头,看到林清雅冷峻的脸色,笑容一僵,赶紧改口道,“那好吧,既然你不愿意,那我暂时不叫你老婆了,以后就叫你清雅好了。”

“也不许叫我的名字!”林清雅冷哼一声,“亏我父亲那么信任你,想不到你竟然是这种人!除了非礼和装死,你还会什么?”

秦海委屈地道:“老……清雅,你真的冤枉我了。你洗澡的时候我刚回家,一进门就着急上厕所,根本不知道你在里面。对了,你房间里不是有浴室吗,为什么你会到楼下的洗浴间洗澡?”

“我——”林清雅一时语滞,气势立刻弱了三分,硬着嘴说道:“我房间里的浴室坏了不行吗?”

看着秦海的样子,林清雅气不打一处来,继续诘问道:“那你就听不到里面有人吗?我看你就是存心的。你别忘了,你进去以后还想对我动手动脚,要不是我有棒子,说不定我早就被你给……给欺负了!”

“你真的冤枉我了,我刚进去就看到你摔在了地上,我只不过想把你扶起来而已,谁知道你竟然拿棒子打我。”

林清雅闻言一愣,仔细想想,当时的情况好像真是秦海说的那样。难道自己真的误会他了?

“我现在不想知道是不是误会,说吧,你要多少钱才肯离开?”林清雅冷冰冰地盯着秦海。她现在只希望面前这家伙早点离开她的视线,越快越好。

“钱?我有钱啊,等咱俩结了婚,你的钱不就是我的钱了吗?”秦海笑眯眯地道。

林清雅简直无语了,对面前这家伙的无耻有了更深一层次的了解。看来这家伙前几天老实巴交的样子都是装出来的,目的就是想人财两收。

深吸了口气,她拿出手机,当着秦海的面拨通了林志远电话,“爸,你们在哪?”

“呵呵,我跟你妈出国了,准备环球旅行。对了,你跟小海处得怎么样?小海这孩子我了解过,虽然从小就没了父母,但是品性都很好。本分,老实,又勤快,你跟他好好处,别欺负他知道吗?”

“爸,你还是赶紧把他弄走吧,我不想结婚,也不会跟他这种人结婚的。”

让林清雅没想到的是,她的话刚一说完,林志远的声音就变得低沉严肃起来。

“清雅,爸知道这么做让你很为难,但是你知不知道,要不是小海的父亲当年救了我一命,爸爸早就没了,更不可能有你和现在的雅芳集团,如果等到我和你妈回国之后你还不愿意,这件事就算了,爸爸会另外想办法补偿小海。”

挂断电话,她看着对面笑得没心没肺的秦海,雪白的贝齿几乎要把粉嫩的唇瓣给咬破了。

“你可以留下,但是我们要约法三章!”仔细想了想,林清雅无可奈何地接受了父亲的安排。

秦海笑眯眯的点头,“别说三章,三十章都没问题。”

林清雅冷哼道:“第一条,不许你上楼,你以后只许呆在一楼。”

秦海眨了眨眼睛,“不好吧,林叔叔说过让我保护你的,万一有坏人上二楼欺负你怎么办?”

啪!林清雅气得拍了一下沙发,有些暴躁地喊道:“只要你不上楼,楼上就没有坏人,更不会有人欺负我!”

“那好吧,第二条呢?”秦海无所谓地说道。

“家里必须保持干净整洁,不许带陌生人,特别是女人回家!”

“嗯,这个没问题,我现在可是有老婆的人了,不会再找别的女人的。”秦海笑眯眯地说道,有些不规矩的目光一个劲地在林清雅身上打着转。

林清雅气得差点吐血,咬着牙继续说道:“第三条,不许你打我的主意!我警告你,只要你敢对我不规矩,我一定会让你后悔的!”

过了一会,秦海眨巴眨巴眼,“说完了?”

“说完了!”林清雅气得偏开头。

“那个,我能不能也提个小小的要求?”秦海问道。

“说!”她倒是要听听,这家伙的狗嘴里能吐出什么象牙来。

“咳咳!”秦海先清理了下嗓子,然后目不斜视、一本正经地说道:“为了避免发生不必要的误会,希望你以后不要穿太暴露和太奇怪的衣服,特别是在一楼,否则万一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是无所谓,你可要提前做好思想准备哟。”

太无耻了,实在是太无耻了!

林清雅气得咬牙切齿,从小到大,她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无耻的人,更没有听到过这么无耻的话,她现在是真后悔刚才没有一棒子打死面前这个混蛋。

这个只有初中文化,前段时间还在工地搬砖的无耻混蛋竟然敢说自己故意穿着暴露的衣服勾引他!

可是就在这时,秦海忽然伸出手指着林清雅的右边胸口说道:“偌,比如像这样。”

0 第4章 我不放心你
林清雅低头一看,忽然愣了一下,只见她身上的吊带长裙右边的肩带不知道什么时候散开了,裙子滑下去了一大截……

“混蛋!”林清雅脸上瞬间羞臊得一片通红,捂着胸口飞奔着跑上了楼。

夜幕徐徐降临,林清雅上楼后一直没有再下来,秦海让小区的物业人员修理好大门后,也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然后对着镜子仔细察看胸口的吊坠。

别人也许不能确定这个吊坠到底是玉石还是骨头,秦海却百分百的肯定,它就是骨头,而且是人骨。因为在重生之前,他的胸前也有这么一块吊坠,和现在挂在他胸前的这块极其相似。

现在让他颇为意外的是,重生之后他竟然又见到了这样的一块白骨吊坠,而且根据这具身体的记忆,现在的这块骨头是他的父母留给他的,从他记事起就一直挂在他脖子上。

“难道说,是那块骨头帮助我重生的?”

又端详了许久,还是和以前一样,秦海始终琢磨不透这种神秘的骨头。

过了一会,他盘腿坐在床上,准备开始练功。和以前的他相比,现在这个身体太孱弱了,他虽然不打算再过那种刀口舔血的日子,但是自保的本事还是应该具备的。

然而随着秦海心念一动,准备开始练功时,他胸前突然爆发出刺眼的白光。

“这是……”秦海猛地睁开双眼,惊讶得合不拢嘴。

这股真元不仅来得突然,也庞大得让他目瞪口呆。

整个过程很短,白光几乎一闪而逝,白色骨头也迅速恢复了之前的样子。但是秦海敏锐地感觉到,现在他体内的真元竟然和重生之前相差无二。

如果不是现在的模样和以前的他完全不同,秦海几乎认为自己根本就没有死过。

震惊之余,秦海的大嘴越咧越大,兴奋得差点放声大笑。

不管这些真元是怎么来的,绝对是件天大的好消息啊。不得不说,今天真是个好日子,让他意想不到的好事一件接一件!

“看来这个小玩意确实是好东西,难怪IN组织的人拼了命也想得到他。”

就在这时,客厅里忽然响起了一阵铃声,应该是林清雅放在客厅的手机在响。

过了没多久,客厅里又传来脚步声,应该是林清雅下楼来了。

秦海没有兴趣去偷听林清雅接电话,刚准备继续研究这块骨头吊坠,却听到林清雅忽然大声问道:“你说什么?丢了什么东西……好,我马上就来,你们立刻报警……对,立刻!”

紧跟着,别墅外面传来一阵汽车引擎声,等秦海追出去,林清雅已经驾车离开了丽景苑。

午夜时分,林清雅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回到了别墅,关上门后,她摸着黑把自己直接摔进沙发里。

和以往一样,回到自己家里,她就再也不用保持什么优雅气度了,怎么放松就怎么来。

就在不久之前,安保措施向来严密的雅芳集团总部竟然遭了贼,不仅丢了不少现金,放在保险柜的几份机密商业文件也一起丢失了,而且公司内部的监控系统竟然没有记录下任何可疑线索。

几个小时下来,她真是累得快散架了。

啪!客厅的灯忽然亮了。林清雅赶紧用手遮住眼睛,等适应了灯光之后,她赫然发现秦海竟然就坐在她对面,而且这个无耻的家伙正目光灼灼地看着她的胸口。

“你为什么在这里?”她赶紧捂着胸口坐起来,背对着秦海快速整理衣服,同时愤怒地问道。

秦海笑道:“作为你未来的老公,难道不应该等自己的老婆回家吗?”

整理好衣服,她转身寒着脸问道:“那你为什么不开灯?”

“我一个人开什么灯,浪费电。”秦海打了个哈欠,站起来摆摆手,“行了,你回来我就放心了,早点休息吧,真困啊!”

难道这家伙真的是等她等到现在?林清雅将信将疑地看着秦海,忽然说道:“等一下。”

林清雅哼了一声,指着沙发道:“你先坐下,我有事跟你说。”

等秦海坐下,林清雅心里沉吟片刻,说道:“你应该也知道,我父亲是非常相信你的,他一直跟我说你这个人老实可靠,值得信任。我现在想知道,我父亲说的对吗?你能够让我信任吗?”

秦海毫不犹豫地赞道:“林叔叔绝对是慧眼识人,在这一点上,你应该向他学习!”

“真的是这样吗?”林清雅强忍着心里的怒气,问道:“那你告诉我,为什么前几天你看着那么老实,而今天就跟突然变了个人似的?你敢说你前几天不是假装出来的,你没有隐瞒欺骗我爸爸吗?”

但是让她没想到的是,她话音刚落,秦海就露出一脸无辜的表情:“老婆,你太让我伤心了!你竟然还这么问我,难道你不知道原因吗?”

“我知道原因?”林清雅诧异地问道,“我怎么知道是什么原因?”

秦海又抬起头看着林清雅,紧紧握住她柔弱无骨的玉手道:“因为这一下把我彻底打开了窍。是的,我忽然想明白了,我以前活得太窝囊,太没用了,我现在彻底明白了,从今以后我一定要活出真我,活得轰轰烈烈的!”

过了好一会,林清雅忽然惊醒,赶紧把手从秦海胸前抽了出来。

面对秦海灼热的目光,林清雅有些慌乱地偏开头,转移话题说道:“今天晚上公司里遭了贼,丢了不少东西,所以我回来晚了。”

“遭了贼?”欣赏着林清雅难得一见的羞涩模样,秦海心里一乐,坐回自己的位置,点了一支烟,皱眉道:“我虽然进公司没多久,但是据我观察,很多重要的地方都安装了监控摄像头,难道没有拍下来是谁干的?”

林清雅摇头,秀眉微微蹙起,“监控视频都很正常,我现在怀疑公司里很可能有内鬼。”

停顿了一下,她朝秦海看去,说道:“出了这种事,我现在不知道公司里还能相信谁。既然你说我能够信任你,那你能帮我一个忙吗?”

秦海吐出一个烟圈,笑道:“让我帮你揪出那个内鬼?”林清雅微微点头。

“好处呢,没好处的事我可不干。”秦海笑得越发灿烂了。

林清雅错愕之后,刚刚恢复平静的心情再次变得暴躁,忍着怒意问道:“你想要什么好处?”

“先叫声好老公来听听!”秦海兴奋地说道。

“做梦!”林清雅猛地站起来,愤怒地盯着秦海。

秦海搓着手笑眯眯地道:“那你亲我一下总可以吧,不愿意亲嘴的话,亲脸也可以,我不介意的。”

“无耻!”

林清雅强忍住甩面前这个无耻败类一耳光的冲动,冷声道:“你确定你能找出那个内鬼?”

秦海靠在沙发上笑眯眯道:“对别人来说可能很难,对我就太容易不过了。”

林清雅很想问问秦海会怎么做,可是看这家伙一副故意装得高深莫测的样子就来气,索性半赌气似地说道:“好,我答应你,只要你能找到那个内鬼,我就亲你一下。要是找不出来,我们的婚约就一笔勾销。”

“抓内鬼?”看着林清雅曼妙的背影,秦海对林清雅的冷漠不以为意,嘴角也微微翘了起来,“好像有点意思啊,看来接下来的日子会比较有趣了!”

0 第5章 下面
第二天,简单洗漱后,秦海走进了厨房。双开门的大冰箱里空荡荡的,除了零食和水果,只剩下两袋方便面和几个鸡蛋。

不过凭他这些年锻炼出来的厨艺,就算是鸡蛋煮方便面也能弄得美味至极,没过多久,两碗香气扑鼻的面条就热腾腾地出锅了。

林清雅看了看桌上的面条,秀眉微皱,“你还会煮面条?”

秦海赶紧搬开凳子,笑着道:“老婆,你今天真漂亮!快来尝尝我刚煮好的面条,不是我吹牛,我煮面条的手艺绝对是世界一流水平。”

林清雅把这个无耻家伙的前半句话彻底无视掉了,不过那两碗面条看起来好像真不错的样子,闻着也特别香。林清雅将信将疑地坐下,拿起筷子抬头对秦海道:“抓内鬼的事你有什么打算,准备从哪里入手?”

秦海挨着林清雅坐下,笑眯眯地说道:“简单,你先把我提拔成你的贴身助理,然后你再把所有可疑人员叫过来问话,凭我的经验,那些内鬼保证一揪一个准。”

“做梦!”林清雅冷眼盯着秦海,“我警告你,在公司里我根本就不认识你,你也别想打着我的旗号胡作非为。你要是敢胡来,我宁愿惹爸爸生气也要收拾你!”

“这样啊,那可就不太好办了!”秦海夹起一筷子面条轻轻吹了吹,然后哧溜一口吸到嘴里,还真别说,面条的味道刚刚好,够劲道。

看到秦海吃得香,林清雅悄悄咽了口口水,然后用筷子挑起了一根面条。但是还没等她把面条送进嘴里,只听秦海含糊不清地说道:“那你随便安排个副总之类的职位给我吧,我不嫌弃的。”

啪!林清雅把筷子拍在桌上,怒道:“绝不可能!我告诉你,公司有公司的制度,你最好不要痴心妄想。”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我还怎么查内鬼啊?”

“我不管!查不到更好,从此以后你走你的阳光道,我过我的独木桥,井水不犯河水。”

林清雅狠狠地瞪了秦海一眼,重新拿起筷子,然后挑起一根面条送进嘴里。

面条刚入嘴,她忽然楞住了。

没想到味道竟然真的很不错!

她是真没有想到,这个无耻到了极点的猥琐败类,竟然还下得这么好吃的一碗面条。

雅芳集团总部位于春江市最繁华的闹市区,拥有一整栋大厦,距离丽景苑大概半个小时的车程。

雅芳大厦十二楼一整层楼都是属于营销部的范围,从这一点看,营销部绝对算得上是雅芳集团最核心的几个部门之一。

秦海作为一个退役老兵,一个在工地搬了五六年砖头的农民工,一个只有初中文化水平的大老粗,能够到这里上班,得到这份让无数人梦寐以求的好工作,自然也是得到了林志远,也就是林清雅的老爹的特殊关照。

秦海走进营销部的时候,里面一片忙碌景象,看似和前几天差不多,但是秦海敏锐地感觉到,今天似乎多了一丝凝重压抑的气氛,所有人都小心翼翼地,似乎生怕弄出大动静。

他没有惊动任何人,直接朝自己的位置走了过去。

可是秦海刚刚进门,远处坐在角落里的两个女人看到他进来,忽然凑到了一起,开始窃窃私语。

“快看,他到现在才来,已经迟到了一个小时了。”

“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混进我们公司的,你知道吗,我听说他只有初中学历,而且前不久还在工地搬砖。咱们公司连这种人都要,真是太奇怪了,和他坐在一间办公室里,我都觉得丢脸!”

“肯定靠的关系呗,还能是什么。”

秦海耳力惊人,两个女人的低声议论被他听得清清楚楚。听完她们的谈论,秦海暗暗皱眉,看来自己在公司的处境不是太好啊。

就在这时,一只葱白小手就飞快地在他肩膀上拍了一下。

“好啊,秦海你今天又迟到了,看我不告诉简部长去。”

一个二十出头的女孩从秦海身后探出头来,白皙粉嫩脸蛋上的严肃表情一看就是假装出来的,因为那双明亮的美眸里还藏着压抑不住的喜色。

秦海笑着道:“小铃铛,你就不能换个说法吗,这个借口已经用了三次了。”

秦海现在已经彻底接受了现在这具身体的记忆,知道面前的女孩名叫肖玲玲,是春江大学的学生,和他一样,肖玲玲进入雅芳集团不到一个月,目前还是实习生。

肖玲玲的性格活泼开朗,大方跳脱,和以前的秦海恰好相反,他之所以能够在雅芳集团坚持到现在,也多亏了肖玲玲这段时间的安慰和鼓励。

听了秦海的话,肖玲玲忽然绕过自己的桌子,半蹲在秦海身边仔细看了看他,惊讶道:“奇怪,我怎么觉得你好像跟以前不一样了。”

“哪里不一样了,是不是变帅了?”秦海对活泼可爱的肖玲玲挺有好感的,笑着逗她道:“要不你把你的男朋友甩了,跟我好怎么样?”

肖玲玲的脸上竟然红了,伸手在秦海肩膀上轻轻拍了一下,嗔道:“好你个秦海,一天不见就变坏了,油嘴滑舌哼,再这样下去我就不理你了。”

“油嘴滑舌?”秦海惊讶道:“小铃铛,你怎么知道我早餐吃油条吃得满嘴流油,我好像没有亲过你吧?”

肖玲玲用审视地目光牢牢盯着秦海,忽然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表情严肃地说道:“我明白了,你老实交代,昨天晚上是不是跟二组那帮人出去鬼混了?看来薇薇姐没说错,你们男的都一个样,都是花心大罗卜。”

营销部二组和他们一组不同,全都是男的,平时下了班就喜欢去夜场玩乐,也约过秦海一两次,但是以前的秦海一次都没去过。

秦海赶紧点头又摇头道:“没有没有,我肯定不会去的,那种地方太吵了,而且女人太主动,我不喜欢。”

“好啊,你还敢说没去!没去你怎么知道哪里的女人很主动?”

肖玲玲的嘴巴撅得老高,一副很生气很痛心疾首的样子。就在这时,又有一个人窈窕佳人从营销部外面走了进来。肖玲玲看到来人,赶紧挽住对方的胳膊把她拉到秦海跟前,“薇薇姐,秦海变坏了,他不仅去逛夜店,刚才还欺负我!”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