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点简介:小说阅读网(www.xksjvipyd.com)是一个专业的小说资源网站。为广大书友推荐小说最新章节在线资源。小说推荐无广告无弹窗阅读:【系统流、无敌流、重生流、异世修真、校园都市、总裁豪门、历史军事、玄幻仙侠】小说资源丰富赶紧收藏。

偷心娇妻不要逃、小说阅读网、小说、乔翘、谭煜

偷心娇妻不要逃、小说阅读网、小说、乔翘、谭煜

偷心娇妻不要逃

小说阅读网推荐:★★★★★★★★★★★★★★

小说主角: 乔翘,谭煜

更新时间:2021-06-30

偷心娇妻不要逃小说: 更新至第 1096 章

站点导航:偷心娇妻不要逃

站点资源:小说阅读网

小说资源: 最新更新章节 热门小说 小说排行榜 免费小说阅读 男生小说 女生小说

偷心娇妻不要逃小说简介内容:
乔翘一念之差叫了个深夜服务,但是没想到第二天就被讹上!乔翘:“这是二百五十块钱,二百块过夜费,五十块是你小费。”谭煜双手插袋:“给你一千万,对我负责。”乔翘震惊:“你没有搞错吧,大叔???”第一次遇到仙人跳,乔翘连夜收拾包袱跑路,却不想在发小家看到两人亲密相处。乔翘:“!”难道我睡了闺蜜的男朋友,并且对方还是个鸭???谭依依疑惑:“小叔,乔乔刚才怎么这么怕你呀?”谭煜两指夹着烟:“可能做贼心虚,欠债不还。”


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资源:小说阅读网(www.xszyku.com)

0 第一章 招个鸭
砰——

在沉寂的深夜里,一点声响都突兀的吓人。

乔翘踉跄着步子使劲关上房门,“水,水在哪里……”干裂的嘴唇不住呢喃,她睁开朦胧的双眼四处张望,找到卫生间后,脚步加快的走进去。

冰冷的冷水当头浇下,乔翘站在水下,终于得到了短暂的舒缓。

她满脸陀红,额头布满虚汗,眼睛更是红的吓人。谁能想到,她刚下飞机,去见多年未见的母亲,得到的不是母爱,而是将她下药送上一个猥琐老头子的床?

人家常说虎毒不食子,她的母亲对她却一点也不心软。

冷水越来越大,乔翘浑身湿透了,但是体内的虚火却一直没有得到缓解,只要一离开水下,那团火焰又会重新燃起,甚至越演越烈。

一直淋水不是个办法,这种时候她不能再生病。乔翘迅速关了蓬头,扯过浴巾裹住自己,走到门口捡起一张卡片。

“如果你寂寞,就请呼叫我。”

看着卡片上搔首弄姿的女人,乔翘定定的看了几眼,最后仿佛下定了决心,拿出手机播出那个号码。

“喂,你们有为女人服务的吗。”

“好,找个男人过来,富林酒店3308,尽快。”

挂了电话,乔翘重回浴室,再次让自己置身于冷水之下。

以前看到这种小卡片她嗤之以鼻,却没想到自己也会用上的一天,回忆起刚才电话里粗嘎的男声,乔翘稳住心神,面色冷静。

哪怕是交给一个鸭,她也不愿意任人摆布被送到一个肥猪的床上。

“扣扣——”

很快房门就被敲响,乔翘睁开眼,还挺快。

她关上水,迅速去打开门,甚至连人都没看清,就将人拉了进来,错过了对方脸上的惊愕。

“快点吧,速战速决。”

急切的甩下一句话,她一把将男人推到在床上,拉过男人的领带就直接吻了上去。

这是她第一次做这种事情,她不敢胆怯,怕自己一怯就什么也不敢了。

浓厚的男性荷尔蒙窜入鼻尖,乔翘哼吟一声,一下点燃了按捺在体内的火焰,理智也瞬间灰飞烟灭。

掌心下是粗糙的黑色西装外套,粗粗一摸,连衬衫都不是那种劣质货。

还挺敬业,乔翘不着边际的想着,手上的动作越来越快,毫无章法的去解男人的搭扣,却在覆上去的第一秒,就被一只覆满薄茧的大掌抓住。

“你干什么?”

男人低沉的声音传来,竟然有几分好听。

乔翘脑子已经一团浆糊,但是还有时间抽空想着,就冲这身材和声音,她也不亏。

她大着胆子拍开男人的手,口吐狂言。

“干什么?不要明知故问,我花钱了,你就要伺候我!”

手上的大掌微顿,乔翘趁机扯开男人的皮带,刚想伸手,又被人拽住。

“伺候你?”

男人的声音越发的低,似震惊似愠怒。

乔翘只觉得身体的火焰要把她烧没了,她仰着小脸,一脸不耐的说,

“你怎么这么多事,搞快点,我忙完还有事呢。”

说完也不知道哪里来的一股子蛮力,她就又将男人推到了。

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这么多年的漫画教学,她此时像无师自通一般。

乔翘心里得意,正要更进一步,却感觉一阵天旋地转,然后整个人被压在男人身下。

她皱眉,刚要发火,下巴就被人用力钳住,接着一个极为克制又充满狠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你可别后悔!”

0 第二章 讹我钱?
清晨,铃声大作。

“好吵。”

乔翘不耐烦的翻了个身,伸出手四处摸着手机,直到摸到一个冰冷的硬壳又火速缩回被窝。

“谁啊!”

电话那边停滞了两秒,最后一个男人的声音,试探的响起。

“谭总?”

“谭什么谭,这里没有姓谭的!”

乔翘不耐烦的吼完,立马挂断,闭上眼想睡个回笼觉,但是理智渐渐回笼,她噌的一下坐起来。

“哎哟,我的腰。”

这一坐,腰椎马上传来剧烈的疼痛,乔翘咬着牙看着自己身上星星点点的红印,又看了看凌乱不堪的床铺,昨晚的记忆彻底回神。

手上握着的手机,冰冷且陌生,她摁亮主页,出厂默认的壁纸让她再一次确认自己接错了电话。

刚才电话里说什么?

谭宗?

这男的叫谭宗吗?

一个鸭取个霸总的名字,难道是想体验别人叫自己总裁的感觉?

“哗——”

卫生间里传来动静,乔翘看过去,一个高大的身影从门后走了出来。

他裸着上身光着脚,腰间只围了一条白色浴巾遮住重要部位,头发微湿背在脑后,偶尔有一两滴不听话的水珠顺着他的头发掉落下来,顺着他的脖颈和肌肤的纹理,穿过沟沟壑壑的肌肉,最后消失在浴巾和腰间交缠的地方。

双腿笔直有力,面容精致却不女气,就像高山上的雾凇,透着拒人之外的冷气。

乔翘越看脸越红,没想到昨天晚上自己真的睡了一个鸭……

不过这样的姿色,不会很贵吧?

她警惕的打量对方,对方也在打量着她。

淡漠带着审视的目光朝着她扫了过来,“醒了?”

大约也是刚起,他的声音带着一丝沙哑,却不是公鸭嗓那般的难听,像情人间的暧昧低语,一下子就让乔翘想到昨晚。

她马上掩饰的咳嗽了一声,抱着被子裹着自己。

男人却没在看她,径直坐在不远处的沙发上,从桌上的烟盒里掏出一根,咔嚓一声,火机点燃。

“说吧,这笔账怎么算。”

乔翘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男人应该是要结账了,她哦哦的点了下头,撑着酸痛的腿

下床,在一堆凌乱的衣服里找到自己的钱包,从里面摸出两张一百,最后想了想又加了个五十,然后放在床上。

“给,多的五十算你的小费。”

火机敲着桌面的声音戛然而止,乔翘突然觉得好像有点冷,她莫名的朝男人看去,就见对方皱着一张俊脸,一脸难以言喻的表情。

嫌少?

她想了想又加了张五十,一脸肉痛的说:“不能再多了,昨晚可是我吃亏!”

“你吃亏?”

男人终于开口了,他的声音突然变得低沉,字里行间,全是凌厉的肃然。

“对……对呀……”乔翘呐呐道,就看男人站起身,一步步朝她走来。

他一点点靠近乔翘,乔翘吓的向后退了一步,跌坐在床上。

“你……你想干嘛……”

男人突然笑了,语气透着说不出的森然,让乔翘瞬间起满了鸡皮疙瘩。

“你闯进我的房间,上了我的床,跟我说你吃亏?”

他周身散发着冷冽的气息,如同长白山千年未消的冰雪。

明明乔翘才是金主,但是却一下子气弱了不少。

她咽了咽口水,大气也不敢出,就在气氛僵持之际,门口突然传来急促的敲门声。

“叩叩叩——”

紧绷的气氛瞬间被打破,男人从她身上撤离,转身去开门。

那股压抑的气息消失,乔翘马上深吸了一口气,瘫倒在床上,她差点要窒息而死了。

这样的男人,会是鸭?

门口传来熟悉的声音,好像是刚才电话里的那个人。

“谭总,客人已经等着了。”

乔翘没有听清,只听到几个重音,好像在叫男人的名字,又说什么客人等着。

就见男人点了一下头,将门关上,转身对她说:“我现在有事,我给你时间考虑,这是我的名片,考虑清楚你再来找我。”

说着他进了浴室,很快穿着整齐的出来。

乔翘僵在原地,就听门在自己面前砰的一声被关上。

她马上回神,捞过衣架上的睡袍穿上,跟出去探头看。

就看电梯间有个女人亲昵的和男人拥抱了一下,对方一身名牌,就那个爱马仕包包就价值一套房。

乔翘顿时回过神了,刚才升起的怀疑也消失无踪,搞了半天他就是想讹钱!

我呸,瞎折腾她一晚上,还想讹她钱,门都没有!

乔翘气呼呼的回房,那张名片看也没看的直接扔进垃圾桶,捡了牛仔裤套上,又在房间里找了半天上衣,只找到一堆碎布。

马上更气了,抓起床上的钱就塞进裤兜,这种男人,一分钱也不想给他!

想了想,又报复性的捡起地上的白衬衫套在身上。翻开领标,还是个高奢,也不知道是从哪个富婆那骗的。

乔翘心里鄙视了男人一番,从桌上捡起自己的手机,头也不回的走了。

手机上有着三通未接来电和一个未读短信,来电人:妈妈。

乔翘嘲讽的笑了一声,没理,点进短信箱。

“您好,这里是深夜顾问,请您为昨晚的服务评分,满意:请按1,比较满意:请按2,一般满意请按3,非常不满意请按4。”

0 第三章 恩断义绝
乔翘恶狠狠的回复道:“4!”

长的再帅活再好有什么用,就是个人面兽心的人渣!

乔翘咒骂了一声,出门朝最近的地铁站走去。

她和蒋家的账,还没算完呢!

……

一进门,蒋家原本还和乐的气氛,因为她的到来而骤然冷降。

“你还有脸进门?”

开口的是蒋媛,乔翘名义上的“继姐。”

“我为什么没有脸,没脸的是你们。”

她冷冷的看向她,避开她就要上楼。

可蒋媛不会轻易放过她,直接挡在乔翘面前,拦住她的路。

“别给脸不要脸,你什么玩意儿啊?昨晚上那么重要的场合,你竟然敢消失?那是给你介绍男朋友,你知道昨晚上那人是谁吗?你知道你给我们蒋家带来多大麻烦吗?就为了你临时逃跑,我们所有人脸都丢尽了。”

乔翘看着她跳脚,就像看一个跳梁小丑,“既然那个男人那么重要,为什么你自己不要?”

一个五十岁的老头子,目光猥琐,肥胖秃顶,这样的人,可真够“重”要的。

“你——”蒋媛被堵的刚要再次发作,却被蒋子雄给打断了。

“媛媛,都是一家人,做什么这么激动?”

蒋子雄看似淡定,也对乔翘歉意一笑。

“乔乔,我们原本是为了你好的。

那位赵先生身价不菲,又是未婚,年纪大点也是会疼女人的,能够嫁进赵家,你这辈子就不愁了。你妈妈一直说,对你没有照顾好,我们也是心里想着补偿你,给你找个好人家的。”

乔翘冷冷看向蒋子雄,以及他身旁的女人,她的亲生母亲,白卉。

“这件事是你同意的吗?”

她目光灼灼的看着白卉,执意的要一个答案。

白卉嗫嚅了一下,走上来,拉住女儿的手,很为难的说。

“妈妈也是为了你好,难不成你要一辈子待在那个小城市里,碌碌无为?你这么漂亮,不该埋没于那样的人生的。”

“所以,这就是你扔下我,十二年来不闻不问的原因?”

白卉被她的目光一刺,眼神有点闪躲,低声道:“妈妈也是没办法,妈妈嫁过来没钱没工作,如果对你再好一点,你姐姐就该生气了。再说你这么多年过的也挺好的不是吗?”

呵,可真是个尽心尽力的好继母,乔翘冷笑一声,毫不留情的甩开白卉的手。

“既然如此,我希望我以后的生活你也少插点手,让开!”

她一把推开白卉,越过他们,回到房间,拖着行李就往外走。

她不想在这里浪费时间,本来行李箱也没动,昨天她来帝城,见到白卉之后就被带去了酒店吃饭,没想到,迎接自己的,却是那般龌龊的事情。

乔翘气势汹汹的朝门口走,白卉跟在她身后还想说什么,就被砰的一声关门声打在脸上。

空气顿时有几分停滞。

身后蒋媛冷笑了声,“这就是你说的听话的女儿?”

白卉回头看向一脸不屑的蒋媛和满脸怒气的蒋子雄,尴尬的笑笑。

“你们不要着急,昨儿个我们是太鲁莽了些。我是乔乔的母亲,这一层关系自然不能断了的,这事儿还得慢慢筹划。”

蒋媛冷哼,“白卉,这可是你说的,你就真舍得你那女儿?”

“媛媛,我不是舍得我的女儿,是我舍不得你爸爸。子雄,为了你,为了这个家,我的心思,你都明白的,是不是?”

蒋子雄揽住白卉的肩膀,笑,“自然了,我这么相信你。”

……

乔翘手机叫了个车,打算找个酒店住下,明天就回去。

可还没到酒店,就接到了好友谭依依的电话。

“你来帝城,都不跟我说,你算是我朋友吗?现在哪儿呢?”

听着对方熟悉的咋呼声,乔翘有些冷的心,才渐渐温暖起来。

“我刚回来,正要去找酒店……”

“找什么酒店?住我家。”

“不太方便,我——”

“不准拒绝,就这样,告诉司机去锦城大厦,我去接你,先一起吃饭。”

谭依依一向霸道惯了,挂了电话之后,乔翘无奈,只得让司机改道。

乔翘一下车,拖着行李箱在锦城大厦一旁的阴凉处等着。

谭依依还没有出来,她刷了刷手机,不经意的抬头,看到一抹男人的身影,衬衫西裤,气质低调内敛,一身高位者的贵气。

一行人簇拥着他走出来,他脚步微停,不知道说了什么,那些人都恭敬目送他。

因为有点远,男人旁边还围簇着几个人,她只隐隐看了个侧脸,但是也矜贵逼人。

乔翘不禁心里叹息,真是旱的旱死,涝的涝死,她要是这么有钱,哪还用在这受窝囊气。

不知道为什么,男人的气质让她想起了早上的那个牛郎,只是刚一对比,她就马上摇摇头。

她一定是疯了,居然拿一个讹钱的鸭和清风卓越的谭家大少比?

0 第四章 鸭竟然是闺蜜男友?
在门口等了一会儿,谭依依就下来了。

对方一身香奈儿的最新款,烫的整整齐齐的卷发,慵懒的搭在瘦削的肩膀处,深栗色的发色衬得她皮肤更加雪白。

乔翘不禁笑了笑,这么多年没见,她这个发小已经这么生的这么绰落了。

她笑着迎上去,自然又收获了对方一阵数落,无非就是来了怎么不来找她,还有没把她当朋友。

乔翘只笑笑,没有作答,那些肮脏的事情自己糟心就算了,没有必要说出来给别人添堵。

两人说说笑笑一起去了食为天。

“食为天”,帝都最负盛名的酒店,江南菜一绝,多少人约都约不到,哪怕是久居乡下的乔翘也略有耳闻。

听到谭依依要请自己去那儿吃饭,乔翘连忙摆摆手。

“不用了,依依,随便找个馆子就行。”

谭依依拉住她,一副土大款的样子拍拍胸脯:“你放心乔乔,我有钱,你放心大胆的吃!”

说着不顾她反对拉着她就进了酒店。

乔翘没办法,只能跟着她进去。

刚落座,谭依依要去洗手间,乔翘只能一个人百无聊赖的翻着菜单。

谭煜从楼上下来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那个张扬的女人。

明明是简单的白衬衣牛仔裤,穿在她身上,就是有本事让人目不转睛。

浓密的黑发遮住她秀美的脸,只留了小巧的鼻尖和一半眼睫,任谁也想不到这么清婉的形象下有一颗炙热的灵魂。

昨夜,女人放肆大胆的形象,猝然回到脑中。

谭煜黑眸一沉,想着早上女人甩下的红钞票和扔进垃圾桶里的名片,压了一早上的火气顿时上涌,他冷哼一声,迈开步子走了下去。

乔翘正在刷手机,不经意的抬头,却正对上了谭煜的深沉黑眸。

她登时皱紧了眉,用菜单挡住自己。

真是背运,怎么连这里也能碰到这个讹钱鬼。

她四处打量了一下,就看到自己的好闺蜜谭依依一下冲了上去,亲密的抱住了男人的胳膊。

“……”

乔翘顿时傻眼了,难以置信的看着不远处亲昵抱在一起的男女,心底万匹神兽奔过。

依依认识这个牛郎?

她们什么关系?

怎么这么亲密?

……

“你怎么在这里?”

谭煜看着突如其来的女人,挑了挑眉问道。

“嘿嘿,小叔,你来这儿吃饭呀?”谭依依挽着谭煜的手,娇俏的撒着娇,“我和朋友来这里吃饭。”

不远处,因为离得远,乔翘不知道两人在说什么。

但是看到平时大大咧咧的发小居然露出一副小女人的表情,她顿觉不妙……

这个男的,不会也讹上了谭依依吧?

乔翘透过菜单缝一眨不眨的注视着两人,不得不承认,这个牛郎确实有讹钱的资本。

他依旧是一身衬衣西裤,简单却更显得身躯挺拔修长,袖口卷到手肘,一手随意的搭着外套,另一手抄在口袋中,浑身尽显成熟,矜贵气质。

不知道是不是谈论到她,谭依依指了指她的方向,男人深沉漆黑的眸朝这边看了过来

乔翘马上往菜单后躲了躲,靠,如果依依真的和这男的有关系,那她被发现了,岂不就是修罗场?

而对方却淡然移开眸子,仿若不认识她一般。

乔翘还没来得及舒口气,就看到从楼梯上走下来一个穿着粉色衬衫,打扮骚包的男人,也朝着那牛郎走过去。

她眉头登时皱的更紧了,怎么又来一个男的?

他该不会,男女通吃吧?

0 第五章 他不会男女通吃吧
“煜哥,走了?”

陆惊离走过来拍了拍谭煜的肩膀,又冲着谭依依坏笑道,

“打扮这么漂亮去做什么呢美女?”

谭依依冲他吐吐舌头:“要你管。”又抱着谭煜的胳膊央求道。

“哎呀,小叔,我朋友第一次来帝都,我就想带她去逛逛,你就把卡给我吧。”

“你朋友?”

“嗯嗯,就那儿,乔翘,我好姐妹。”

谭依依冲他指了指乔翘的方向,男人不露深色的看过去,登时眼底的兴味更浓了。

乔翘。

他正要找她,她就自己送上门了。

他嘴角微勾,拿出一张黑卡扔给她:“晚上带你朋友来家里做做客。”

谭依依一脸兴奋,没想到谭煜这么快就答应了:“好的,小叔!”

乔翘尚不知道自己被好友卖了个彻底,也不知道男人心底已经准备收拾自己。

依旧躲在菜单后面无比纠结。

恨不得去论坛发个求助贴:

“昨晚招的鸭结果竟然是闺蜜男友怎么办?”

“闺蜜男友竟然是牛郎,该告诉她吗?”

……

谭依依笑得像偷腥的老鼠,一蹦一跳的回来,就看到自家闺蜜用一副难以形容的表情看着自己。

“你怎么啦乔乔,你也想上厕所吗?”

乔翘看着谭依依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想了想还是把到了口中的话咽了回去。

算了,还是别说了,不要看谭依依一副大大咧咧的模样,可比谁都重情,这事不能这么直接说,她会受不了的。

得等她抓到那死牛郎的把柄……

乔翘暗自思索着,嘴上敷衍着谭依依。

“没什么,我就是饿了,快点餐吧。”

谭依依果然不疑有他,马上拿过菜单兴高采烈的说,“依依,我请你吃招牌菜!我刚得了一大笔钱!”

说着她晃了晃手中的黑卡,乔翘脸色一变,问她:“刚才那个男人给你的?”

“对呀,这下我们有钱啦,等会我带你去逛街,买买买买!想要什么买什么,今天我就是你的金主爸爸!”

谭依依神经大条没有听到乔翘的话里音,以为乔翘知道那男人是谁也没有多做解释。

毕竟谭煜那张脸天天出现在新闻联播和财经新闻,不认识他的人恐怕也是少有。

但是她全然忘记了自己这个好友刚才只有2g网速的乡下回来,连谭氏都是刚知道的,更不要说谭煜了。

看着谭依依一脸兴奋的样子,乔翘已经快把自己纠结死了。

那个牛郎拿钱给依依花,说明他还是爱依依的?

那他讹她的钱也是为了给依依?

所以他睡了她拿着她的钱又给了她的闺蜜……

……

顿时,乔翘觉得自己头上有点绿。

一顿饭吃的食髓不知味,乔翘心里装的事,吃什么都不香。都怪自己早上把男人的名片扔了,现在想约人出来聊聊也不行。

她正想着要不要给那个发送评论的短信打个电话问问,又被谭依依不由分说的拉回了谭家。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