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点简介:小说阅读网(www.xksjvipyd.com)是一个专业的小说资源网站。为广大书友推荐小说最新章节在线资源。小说推荐无广告无弹窗阅读:【系统流、无敌流、重生流、异世修真、校园都市、总裁豪门、历史军事、玄幻仙侠】小说资源丰富赶紧收藏。

修真之重登巅峰、小说阅读网、小说、姜天、赵雪晴

修真之重登巅峰、小说阅读网、小说、姜天、赵雪晴

修真之重登巅峰

小说阅读网推荐:★★★★★★★★★★★★★★

小说主角: 姜天,赵雪晴

更新时间:2021-07-01

修真之重登巅峰小说: 更新至第 2091 章

站点导航:修真之重登巅峰

站点资源:小说阅读网

小说资源: 最新更新章节 热门小说 小说排行榜 免费小说阅读 男生小说 女生小说

修真之重登巅峰小说简介内容:
修真万年,登临宇宙巅峰,而今带着万载记忆重生繁华都市。这一世,我只求顺心而为,守护所爱之人,弥补前世遗憾。 待我重修二十年,可让诸神下黄泉!


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资源:小说阅读网(www.xszyku.com)

0 第1章 重生归来
林州市,第一人民医院,精神病科。

病床上的姜天,突然身躯一阵剧烈地抽搐,猛然睁开了双眸。

这一瞬间,他的双眸明灭不定,似乎有亿万个星辰在沉浮闪烁,似乎生生开辟出一片宇宙。

“水——!”

他脑袋一阵阵剧痛,浑身也是火辣辣地发烫,嗓子眼似乎要冒烟一般,不由轻轻呻\/吟了一声。

“姜天,你醒了?”耳边,传来一声惊喜的呼声,糯软好听。

紧接着,冰凉的器皿贴在自己唇上,清凉的开水沿着喉咙流下,姜天意识也清醒了一些。

当看清喂水的女孩的一瞬间,姜天不由惊呼了一声:“雪晴,你不是已经死了吗?”

眼前的女孩,乌发齐肩,一双美眸明亮得如宝石一般,长长的睫毛,丰润嫣红的小嘴,五官精致,穿着一身白色连衣裙,犹如画中走出的仙子一般。

他不敢置信,似乎要印证自己的猜测,大手伸出,去抚摸女孩的秀发。

“姜天,你干什么?”

赵雪晴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躲过姜天的抚摸,清澈的美眸闪过一丝畏惧。

“难道,我回来了?”

赵雪晴那娇美的脸庞如此清晰,近在眼前,姜天脸色猛然一震,心底掀起惊涛骇浪。

记忆,如同幻灯片一般,在脑海中飞速闪过。

身为金陵姜家子弟的姜天,原本和燕京一个豪门女孩有个婚约,但是,女方忽然悔婚,让姜天成为了金陵天大的笑柄。

姜天一怒之下,将那家前来退婚的大少暴打一顿,引起轩然大波。

在爷爷的主导下,姜天和家族断绝关系,逐出家门,发配到林州。

林州一个三流家族的女儿赵雪晴和姜天秘密结婚,姜天还成了赵家的上门女婿。

虽然赵雪晴长相漂亮,有林州第一美女之称,且性格温婉,但是,自以为是豪门大少的姜天根本看不上她,更恼恨爷爷把自己丢到鸟不拉屎的林州。

姜天心情郁结愤懑,一腔怒火无法发泄,对她不假辞色,动辄打骂。

但赵雪晴慈悲心肠,依旧对姜天不离不弃,不惜一切代价治疗姜天,悉心照料。

2012年,金陵姜家遭逢巨变。

父亲被网罗罪名抓进监狱,含恨自杀。

原本重爷爷受不了刺激,一命呜呼。

母亲在高速上出车祸,被一辆卡车活活撞死,疑似谋杀……

姜家土崩瓦解,姜家旗下药王集团被几大家族瓜分殆尽。

至此,姜天才明白爷爷如此安排的苦心,那是为了让自己避其锋芒,为姜家留下一点血脉!

姜家覆灭之后,林州大少柳望峰立刻露出爪牙,强逼赵雪晴委身于自己,而赵雪晴不堪羞辱,含恨烧炭自杀。

心灵被绝望、内疚、仇恨、疯狂等负面情绪撕扯得粉碎的姜天,在林州百丈崖上纵身一跃,想结束自己失败的一生。

但是,姜天并没有成功的死去。

而是被一位游历地球的修仙者带到了另外一个时空,踏上修真之路!

这一去就是一万年!

短短五百年,姜天从最基础的锻体一路高歌猛进突破至大乘,历经九九重劫,羽化登仙,号“太初仙尊”。

余下来的数千年,姜太初奋发图强,勇猛精进,纵横宇宙,以杀证道!

他战神子,灭神王,所向披靡,横扫星空,抬手可轰破一个星球,最后达到了鸿蒙神的境界。

鸿蒙神,至高无上的神。

其标志,就是可以演化自己的宇宙规则,破开鸿蒙,开辟出一个完全属于自己的宇宙。

但是,在开辟宇宙的过程中,姜太初还是身陨道消,一命呜呼。

直到最后一刻,他才明白哪怕是他登临宇宙绝巅,俯瞰星空万族,占据他心灵的依旧是爹妈死亡的遗憾,依旧是对赵雪晴深深的愧疚!

心魔,让姜天毁灭!

“万千荣耀,抵不过爱人一笑。长生不死,不如亲人相伴左右……”

“原来,我从未释怀……”

在陨落的瞬间,姜太初含恨看着天空,泪流满面,下一刻,身躯破碎,化为亿万晦暗的陨石。

……

“没什么,雪晴,你脖子没事吧……”

等回过神来,姜天讪讪地缩回手,双眸闪过一丝痛惜和凄然。

她脖颈的那片青紫,好像前几天被发狂的自己勒住脖子而留下的吧。

“没事……”赵雪晴俏脸上露出一丝愕然。

姜天意识很清明,而且还关心自己,这和他之前的颠三倒四的行为完全不同。

难道,他好了吗?

姜天感觉气海之中空空荡荡,竟然没一丝一毫真元,不由皱了皱眉,迟疑了片刻,问道:“雪晴,现在是哪一年哪一天?”

“2007年,3月12日……”赵雪晴脸色猛然一黯。

他脑子看了多少医生都不行,怎么可能好呢?唉,我也真是痴人说梦。

“这年我25岁,大学毕业3年,和雪晴刚刚结婚一年……”

姜天双眸闪过一丝狂喜,喃喃自语:

“而且,距离几大家族动手还有5年,我的时间很充足!”

“你说什么?”赵雪晴满脸担心地看着姜天。

“我没事了,咱们这就出院!”

姜天扯掉注射器,也不管胳膊上的血迹,快步下了床,来到窗前,负手而立,嘴角浮现一抹狞笑:“呵呵,没有一丝修为又如何?我可以重头再来!”

“哼,在这五年内,我足以踏上筑基甚至金丹层次,至少在这个地球是无敌的!”

紧接着,他仰望苍天,双眸喷射出疯狂的杀意,仿佛要将天空都撕裂。

“前一世,你们辱我门楣,杀我亲人,这一世,我要让你们千倍万倍地还回来!”

“前一世,你们夺我爱妻逼我自杀,这一世,我要折磨得你们生不如死!”

“我要让这天为我颤抖,让这大地为我臣服,要让整个世界为我倒转!”

见此一幕,护士吓得小脸煞白:“赵小姐,你老公好像又犯病了,要不要再打一针镇定剂啊?”

“不用了……”赵雪晴轻轻摇头,心中叹息。

他又说疯话了,看来,依旧没有好转的迹象啊。

此时,手机响了,赵雪晴脸色一惊,连忙接听了:“总裁,我在医院照顾姜天,已经结束了,我马上回公司!”

挂断了手机,赵雪晴对姜天说道:“姜天,你能自己打车回去吗?”

“没问题,你去吧……”姜天摆了摆手。

“那你小心点,早点回家!”

赵雪晴担心地看了姜天一眼,就匆匆出门。

“雪晴,前一世,我欠你太多,这一世,我要许你一世幸福安稳。我发誓,以后再也不会让你受丁点伤害和委屈!”

望着女孩渐渐远去的背影,姜天双眸闪过一丝深情,幽幽地说道。

0 第2章 唐老重病
姜天离开病房,路过一个病房门口,忽然听到里面传来一阵恸哭之声。

姜天拉住一个小护士问道:“怎么有人哭啊?”

“估计是唐老要走了吧,唉,真是可怜啊!”小护士感慨地说道。

“唐老?”

“唐国柱啊,是一位武术高手,曾经担任岭南军区猛虎特战大队的教官,将南派的咏春、洪拳、蔡李佛拳融入军体拳擒敌拳之中,为南派武术传播立下汗马功劳,闻名世界的功夫明星李龙你知道吗?就是他的师弟。”那小护士满脸崇敬之色地道。

“哦,是他啊!”姜天微微颔首。

“唐老不仅武功高强,而且急公好义,组建了一个武道慈善基金,资助了上百位失学儿童,在林州民间德高望重,很受人爱戴的!”小护士微微动容。

唐老,武术大师,门下弟子遍布华夏。

他指导过不少军中兵王,甚至能与岭南军区领导平辈论交,把酒言欢。

是以唐家贵为林州第一望族,比柳家等家族要强势许多。

“嗯,我听说过,武道大师、猛虎教官……他可以说是建国后林州第一的名人了!”姜天点点头,转头看向病房内。

只见病床旁边一个长得甚是漂亮的女孩,握着李老的手,正哭得梨花带雨。

旁边,一个中年美妇人,也泪流满面,轻声安慰着那女孩。

病房里,站满了人,一个个气场庞大,看穿着打扮,非富即贵。

病床上,躺着一位满脸老人斑的老者,双眸紧闭,容颜苍白枯槁,颧骨高高地凸起,似乎吊着一口气,若是吐出这一口气,便会撒手人寰。

“陈神医,难道就没有其他办法吗?就是再延续三个月,等唐书记从党校培训回来也好啊!”

一位一身戎装的官兵,满脸愁容地对一位身穿长衫的老者,沉声说道。

“魏警卫,请恕老朽爱莫能助啊!”

被称作陈神医的老者喟叹一声,无奈道:

“唐老的怪病发现得太晚了,现在那一股病气已经扩散到全身,引起器官衰竭,呈现天人五衰之相,慢说是我,就是神仙来了也不行啊!”

他话音一落,全场又是一片伤心欲绝的哭声。

陈神医,陈济世,林州神针王,师承红墙御医张养浩,医术冠绝林州。

他说治不好,基本上就宣告了唐老生命的终结。

“哼,庸医害人,不啻于白衣屠夫!”

正在所有人都绝望之时,门口,一声轻喝传来。

“你说什么!你敢质疑我的医术和操守!”陈济世凝眉瞪视姜天,双眸几乎要喷出火来了。

陈济世闻名林州,就是唐家人见了他也要礼让三分。但今日,却被这小子折辱,他不由火冒三丈。

“我就不能质疑你的医术了?”

姜天走进病房,冷哼说道:

“唐老明明气数未尽,还有至少五年寿元,你却让放弃治疗,不是庸医是什么?”

“请问你是……”警卫小魏皱眉问道。

这小子年纪轻轻,但偏偏傲气无边,锋芒毕露,让他摸不着头绪。

“我?”

姜天淡淡一笑道:“我姓姜,是这世界上唯一能把唐老救过来的人!”

“什么?”

“这么自信!”

此语一出,全场皆惊,所有人心底掀起惊涛骇浪,不敢相信。

“你说,你有办法?”美妇人也是第一次抬起头来,凝眉仔细打量着姜天。

此时,忽然站在陈济世身后的一个青年,满脸嘲讽地嘿然一笑道:“我当是谁,这不是疯子姜天么!”

青年身材颀长高大,面容英俊,一水儿名牌,武装到牙齿,走在大街上绝对是会引起女性欢呼的大帅哥。

但看向姜天的目光满是鄙夷,就好像高高在上人类在俯视一只蝼蚁一般。

“呵呵,吴朝辉,还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啊!”

姜天的目光攸地落在了青年的身上,双眸闪过一道寒芒。

吴朝辉,吴家大少,柳望峰的狗腿子。

前一世,在林州的这段时间,姜天最大的打击就是来自于吴朝辉,正是他将姜天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吴朝辉平日和姜天称兄道弟,但却用掺了工业酒精甚至毒素的白酒灌他,才导致他脑袋永久性的损伤,变得疯疯傻傻。

“朝辉,你说什么?他是疯子?”美妇人诧异地问道。

“陈姨,我绝无半句假话。前段时间,他喝酒太多,脑袋坏掉了,天天在家打砸烧,他生活都不能自理,是精神科的常客,还能治病,搞笑呢!”吴朝辉不屑地笑道。

“原来是个疯子!”

陈济世负手而立,不屑地看着姜天道:“你想出头,也要掂量掂量自己的斤两!我劝你,最好不要丢人现眼,赶紧滚出去吧!”

但病床前那个哭泣的女孩,好像看到了救命稻草般,一把抓住姜天的袖子,哀求道:“求求你,给我爷爷治病吧,你若能把我爷爷救活,我唐家一定有求必应,奉你为贵宾!”

唐家公主唐玲珑,林州第一名媛,姿容和身材都是一流,气质出尘,连吴朝辉都对她痴迷已久,拼命追求。

只是姜天一心都在赵雪晴身上,并不将她放在心上。

唐老的儿媳陈欣无奈,只好看向陈济世苦笑道:

“陈老,既然您没有办法,不妨让他试试吧,没准,还有一线生机。”

“阿姨,他就是个疯子,能有什么办法?别让他糟践唐老了!”吴朝辉不屑地看着姜天,冷哼道。

“唉,吴少,既然唐夫人想试试,那就试嘛!”

陈济世却是冷笑着一摆手,然后满脸讥讽地看着姜天道:

“我治不好的病人,这天下就没人能治好。你若能治好唐老,我愿意为你端茶奉水,拜你为师!”

此语一出,全场哗然。

“也好,这小子非要出头,那就让他治!他若治不好,我就有理由活活弄死他,也算是替柳少拿下赵雪晴扫除障碍。”

吴朝辉目光阴沉地看着姜天,心中闪过一片杀机。

“请唐夫人唐小姐陈神医留下,做个见证。其他闲杂人等,都出去吧!”

姜天嘲讽地看着吴朝辉,负手走到了唐老跟前。

0 第3章 姜天出手
吴朝辉气得吐血,你小子说什么呢?怎么这会儿自己成了闲杂人等了。

但陈欣却是毫不迟疑地一摆手道:“好,听姜先生的,你们都出去吧!”

很快,除了陈欣唐玲珑陈济世,其他人都离开,病房内,显得空旷了许多。

姜天看向陈济世淡淡地道:“陈神医,可有银针一用?”

“哼!”

陈济世不屑冷哼,递上牛皮针袋。

这小子,连针灸器具都没有,还敢冒充神医,真是无知狂妄。

姜天接过针袋,取出一根锋利的三棱针,在自己指尖一划,顿时鲜血淋漓而下。

“你干什么?”

一片惊呼。

陈济世满脸不解:“姜天,你不给唐老针灸,为何反而划破自己的手指呢?”

姜天根本不理会他,从床头拿起一份病例,撕下一张干净的白纸,便是用滴血的手指画了起来。

殷红如血,弯曲如蚯蚓,片刻后,竟然成了一张符箓,看上去分外的吊诡。

“这是符箓!天哪!这都二十一世纪了,你还想用巫术迷信来治病吗?”

陈济世顿时哭笑不得。

眼前这人,或许不是疯子,但一定是个骗子。

陈欣和唐玲珑,也是满脸愕然。

“看好了!离火噬魂!临!”

姜天左手掐出一个诡异的指诀,默念一段咒语,便是将符箓往唐老头顶打了过去。

在这一瞬间,所有人眼睛睁得溜圆,这是不可思议的一幕,也是空前璀璨绚丽的一幕。

符箓凭空燃烧,化为一道红光,从姜天指尖激射到唐老的脑袋上。

就像美丽的女子在情人的诗歌下圈下一道眉批的红光,轻盈若诗,优美若梦!

但红光过处,空气中弥漫起一股极致的燥意,众人瞬间感觉仿若置身火炉一般。

但接下来的一幕,更为惊人。

只见一道道漆黑如墨的黑气从唐老的头顶蹿出,朝着屋顶翻卷过去。

同时,一道令人心惊肉跳,若老鸹夜啼的尖叫,响彻全场。

震得众人摇摇欲坠,险些跌倒在地。

“这是什么?”

惊呼声一片。

那黑气一阵变化,竟然组成了一个磨盘大小的黑色的骷髅头,沉凝得如黑胶打造的般,磨着牙齿,怨毒地瞪视着姜天。

“小儿,你倒是有点能耐,但今日遇见本座,我定要了你的狗命!”

房间内,阴风阵阵,黑气弥漫,画面恐怖,气温骤降,众人如同置身于冰窟之中,毛骨悚然,忍不住地瑟瑟发抖。

喀嚓!一声,床头柜上的玻璃水杯先是蒙上一层白色的冰霜,最后惨然龟裂。

“这是……这是阴魂吗?”陈济世吓得脸色煞白,浑身剧烈地哆嗦起来。

“啧啧,三年的阴魂,味道一定很不错啊!可以作为我锻体阶段的资粮!”

但姜天却丝毫不慌,双眸反而闪过一片贪婪之意,就仿佛饿鬼碰见美食,又似守财奴见了黄金。

“嗯?你什么来头,竟然不怕本座?”阴魂大感诧异,愤怒暴喝。

“来吧!”

姜天根本不废话,运转起混沌造化诀,张开大口,猛然一吸。

“吼——!放开我!”

一股庞大的吸力袭来,阴魂顿时鬼哭狼嚎,奋力挣扎,扭曲变形,想到逃脱。

但一切都是无用。

姜天的口腔就好像可以连光线都能吞噬的黑洞的般,让他避无可避。

阴魂化成一道黑气,钻入姜天口中,一眨眼的功夫,就被姜天好像鲸吞牛饮般彻底吞噬。

“嗯,好饱好饱!”

姜天拍了拍肚子,很是满足,气海之中已经有了一道阴魂煞气,只等炼化了。

天地之间,蕴含无数气息,阴气、煞气、灵气、妖气、死气、浩然正气。

而引气锻体,就是吸收这些气息能量,强筋壮骨,改善体质。

寻常功法,只能吸收纯粹的天地灵气强化自身。

但姜天此时所用的是神级功法《混沌造化诀》,则可以吸收一切能量和气息!

无论是星辰之力,天地灵气,阴魂煞气,瘴毒妖气,都是如海纳百川,来者不拒,取其精粹,熔为一炉,为我所用!

全场一片鸦雀无声。

陈欣唐玲珑陈济世好像傻眼了一般,目瞪口呆。

“舒服,舒服啊!”

正在众人傻眼之际,唐老却是灵活地下了床,爽朗笑道:“刚刚我都看见阎王爷了,那判官小鬼正押着我在生死簿上签字画押!冷不丁一只大手就把我扯回来了。我心想是谁啊,睁眼一看,正是这位姜神医啊!”

众人都惊呆了。

唐老卧床不起一年多了,竟然这么快就活蹦乱跳了。

姜天这还是医术么,简直是神术啊!

“爷爷,您别激动,先躺着,我叫医生过来,好好检查检查!”

唐玲珑激动地泪流满面,冲到唐老身边搀扶着他,但她还有点不放心。

“不用检查了!好了,彻底好了,我能感觉出来!”

唐老却是一挥手,然后双手握着姜天的手,不停摇晃着:“老头子这条命,就是你给我的啊!姜先生,感谢!太感谢了啊!”

“唐老不必客气。”

姜天松开唐老的大手,负手而立,斜睨看向陈济世道:“陈神医,不知你现在服气不服气啊?”

陈济世顿时一激灵,低眉顺眼地陪笑道:“我服!我服!心服口服!”

“刚刚你怎么说来着……若是我治好唐老,你就跪地磕头,执弟子礼?”姜天用小拇指挖着耳朵,坏笑着说道。

“好,我下跪认输!”陈济世脸色涨得通红,一撩长衫下摆,就要下跪。

杏林界,能者为师,他技不如人,又屡对姜天不敬,下跪也是理所应当。

“算了!我才不收你这么蠢的徒弟呢……”姜天将他搀扶起来,便是大摇大摆地走出门外。

“姜先生,你等一等啊!”唐老连忙在唐玲珑的搀扶下,追了过去。

“唉,高人啊,我这些年的医术,都是学到狗肚子里了啊!”

望着姜天那颀长轩昂的背影,陈济世脸色一片死灰,满是颓丧地轻轻摇头。

他八岁开始学医,师承御医张养浩,十三岁开始独立行医,并随师父游历大江南北,解决无数疑难杂症,二十岁医道大成,继承师父的九宫十八针。三十三岁离开师门,来到林州开馆立派。四十岁“神针王”的名字已经誉满全城,号称“银针一出,阎王发愁”。

但现在,他竟然败给一个毛头小伙子,不由生出几许英雄迟暮之感。

“陈神医……”见陈济世脸色一片颓丧,陈欣有点担心地喊了一声。

“唐夫人,从今天起,请不要再叫我神医了啊!我也不配称神医!”

陈济世满是萧瑟地苦笑摇头,转身离开。

0 第4章 混沌造化诀
“姜天肯定是治不好唐老的,还会造成医疗事故,等会你们一拥而上,将这货活活打死。有唐家撑腰,官府也不会追责……”

走廊里,吴朝辉叼着香烟吞云吐雾,正在交代两个打手如何收拾姜天。

可突然,他眼睛险些瞪出眼眶。

只见唐老和姜天携手而来,精神抖擞,好像年轻了十岁一般。

“我去,好了!?”

吴朝辉嘴巴张得溜圆,啪嗒!香烟掉在地上,满脸不可思议之色。

吴朝辉一把抓住唐玲珑,问道:“玲珑,唐老怎么好了?怎么回事儿啊?”

“你就是个脑残!”

唐玲珑啪地甩给他一个耳光,气呼呼地道:

“你还说人家姜天是疯子,但其实人家是奇人异士。你不让他给爷爷治疗,你到底按得什么心?”

“他,他是奇人异士,开什么玩笑……”

吴朝辉被打得脸上火辣辣的疼,一脸不解。

但唐玲珑已经走得远了。

一直把姜天送到医院门口,唐老满脸堆欢地道:“姜先生,我让小魏送送你吧!”

“不用了!我自己走吧!”

姜天摆手拒绝。

他还要找一个僻静的地方修炼,不希望有人打扰。

“姜先生,您需要我为您做点什么,是诊金还是……”唐玲珑说道。

“哦,你给我一百块钱吧。我没钱吃午饭了!”姜天忽然一拍脑袋说道。

刚刚赵雪晴走得匆忙,连打车的钱都没给他,他现在是身无分文。

“哦,你要钱啊,没问题!”

这么一个宛若神灵般的奇人,怎么会没钱呢,唐玲珑毫不迟疑地将钱夹里的一千多块全部塞给了姜天,又问道:

“姜先生,您有银行卡吗?我可以先转给你十来万应急。”

“我没银行卡……”姜天苦笑一声,毫不拖泥带水地打了一辆车,扬长而去。

酒精中毒后,他行为颠三倒四,曾经取出几万块钱在银行门口发钱,甚至直接拿钱点烟、

所以,赵雪晴不给他用手机,也不让他随身带钱和银行卡。

望着渐渐消失的出租车,唐玲珑忽然一顿足道:“哎呀,完了,我没留他联系方式!”

“这个姜先生,的确值得结交!”

唐老背负双手,目光悠长地一声轻叹。

然后冲着警卫招了招手道:

“小魏,你跟过去,好好摸一摸这个姜天的底细。但注意,一定要保密……”

“明白!”小魏干脆地应了一声。

……

吃了点兄弟,姜天打了一辆车,直奔林州西郊的百丈崖。

十几个小时飞快过去。

夜幕笼罩,繁星满天。

百丈崖上,一片寂静。

一株松树之下,姜天沐浴星光,如老僧入定般盘膝打坐修炼。

一道道长长的白色灵气,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让头顶的树枝都扑啦啦地摇晃,如同触角般,争先恐后地涌入他的体内。

“锻体一层,成了!”

忽然,姜天睁开双眸,一声叹息。

那一双眼睛熠熠生辉,竟好像一双明灯般,闪烁不定。

一夜之间,姜天将气海中那道鬼气,还有吸收的天地灵气,彻底炼化成纯粹的真元。

“呼!”姜天吐出一道如匹练般的白气,竟然长达一丈长。

此时,他的奇经八脉,四肢百骸,已经充盈了真元,力道澎湃得好像用不完一般,一掌下去能将巨石拍碎。

“前一世,我主修的功法是云海苍龙诀。当时我随师父踏上的第一个大陆就是灵气充沛的圣元大陆。这套功法,当然用起来得心应手。但未免不够兼容并蓄。”

姜天想起当年横渡虚空,游历宇宙的经历,不由生出几许感慨,微微颔首道:

“直到我踏上生机断绝,灵气稀薄,一片荒芜的荧惑大陆,遇见鳄祖仙尊,和他一见如故,才开始修炼他独创的混沌造化诀。现在看来,混沌造化诀,兼收并蓄,能变废为宝,果然不俗!”

忽然,姜天耳朵猛然一动,听到百米外一道细微的声音。

他不由冷冷一笑:“鬼鬼祟祟做什么,守了一夜,也该出来了吧!”

“呵呵,姜疯子,你是属狗的么?脑袋不灵光,耳朵倒是挺灵光的啊!”

两个大汉从密林中走了出来,都是膀大腰圆,孔武有力,胳膊上刺龙画虎,脸色狠戾,一看就不是善茬。

“辱我?找死!现在给我磕头认错,我饶你们不死!”

姜天清澈的眸子,一片傲然之色,就如同俯瞰两只抬手就能碾死的蚂蚁。

“我去,姜疯子,你口气还挺狂!”秃头大汉顿时惊诧了。

长发汉子则满是轻蔑地狞笑道:“小子,你还真是个疯子,难道没听说过我们星辉双煞的威名吗?有人要我们要你的小命,你自己跳崖吧,省得我们费事!”

星辉,是林州排名前三的社团,成员数千人,个顶个敢打敢杀的好汉。

星辉双煞,则是其中的王牌,在江湖上威名赫赫,几乎无人敢缨其锋。

传说他们曾是少林的俗家子弟,身手强悍,每个人都能单挑五六个大汉,一拳能打破沙袋,一脚能够踢碎厚度超过两公分的木板。

“唉,我已经给过你们机会,奈何你们不知珍惜啊!”

姜天无奈地叹了口气,站起身来,背负双手,缓步朝着二人逼近过去。

曾经他横推宇宙,横压星空万族,弹指间斩圣王灭神子,一反手诛大妖降老魔,让万千强者战栗,震慑一个时代。

没想到,此刻这两个小混混竟然来挑衅,简直不知死活。

“得,你不跳崖,我们运动运动也好啊!”

秃头大汉狞笑一声,一个箭步上前,一拳朝着姜天的胸口轰了过去。

少林,罗汉长拳。

拳劲炸裂,狂风呼啸。

“废物!”

对此,姜天只是轻蔑地一笑,就好像拍苍蝇一般,抬手一巴掌呼在了秃头的脑门子上。

鲜血迸射,碎肉横飞。

嗖!

秃头瞬间飞出五米多远,腰窝硌在尖锐的山石上,险些将腰杆给顶断了。

“哎呦,疼死我了!”

秃头吱哇乱叫,双腿一阵剧烈的抽搐,竟然疼得晕了过去。

“我去,拍飞五米远,这得多么恐怖的力道!”

长发大汉眼珠子瞪得溜圆,不可置信,心底掀起惊涛骇浪,险些没吓趴下。

听说姜疯子身体羸弱不堪,一向任人欺辱,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厉害!

“知道怕了吗?把幕后主子说出来,我让你免受皮肉之苦!”姜天貌似很失望地摇了摇头。

看来以后打架还是要小心点啊,刚刚只用了一成力道,就险些把秃头的脑袋给拍碎了。

他虽然修真万年,成就鸿蒙神至高境界,俯瞰星空万族,但那都是过去。

现在的他,还没有抵抗国家暴力机关的实力,搞出人命就不好玩了。

不过……在这里杀人,恐怕也不会有人发现吧。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