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点简介:小说阅读网(www.xksjvipyd.com)是一个专业的小说资源网站。为广大书友推荐小说最新章节在线资源。小说推荐无广告无弹窗阅读:【系统流、无敌流、重生流、异世修真、校园都市、总裁豪门、历史军事、玄幻仙侠】小说资源丰富赶紧收藏。

都市最强修真学生、小说阅读网、小说、林天、常颖

都市最强修真学生、小说阅读网、小说、林天、常颖

都市最强修真学生

小说阅读网推荐:★★★★★★★★★★★★★★

小说主角: 林天,常颖

更新时间:2021-07-01

都市最强修真学生小说: 更新至第 3856 章

站点导航:都市最强修真学生

站点资源:小说阅读网

小说资源: 最新更新章节 热门小说 小说排行榜 免费小说阅读 男生小说 女生小说

都市最强修真学生小说简介内容:
无敌仙尊,重生都市,降临到了一名普通的高三学生身上。会修真、通医道、能隐身,游走校园,玩转都市,以爆表的力量横扫一切,专治各种不服!我会修真,任我纵横!


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资源:小说阅读网(www.xszyku.com)

0 第1章 重生
广南省,滨城市。

第一人民医院。

医院的一间vip病房内,病床上躺着一名少年,长得清秀帅气。

少年一米七左右,十七八岁模样,剪着一头细碎短发,面色白皙,面部棱角分明,俊逸耐看。

作为vip贵宾级别病房,空调一直开着,房间内气温宜人,外边正值寒冬时节,这儿却感受不到一丝寒冷。

此刻躺在病床上的少年却是大汗淋漓,与外界寒冷的天气形成极大反差。

他双眼紧闭,面部流露出痛苦、愤怒、不甘、茫然、挣扎等等神色,一股无形怒火从其身上散发。

“明道月,枉我过去对你一心一意,恩宠如天,想不到最先背叛我林北留的,却是你这个与我共誓无数海誓山盟的女人!”

“古狂歌,我们曾经是生死与共的兄弟,当初一起携手赴九渊闯魔窟,一起走过九天十地,如今你却也跟着在背后捅我一刀!”

“为了得到我手上这一份上古仙域的地图,竟不惜背叛与我,你们,真是好得很!”

躺在病床上的林天,脸上突然流露出森然的恐怖杀机,身上散发出神魔般的冰冷杀意。

一声大吼,他整个人顿时从床上坐了起来,气喘不已,他醒了过来,两眼有些木讷的环顾四周。

“我不是被古狂歌和明道月背叛,联合其他强者围攻而死了么,怎么还活着?”

“难道此处是传说中的地府?怎么和传言的不像呢?”

“想不到我堂堂仙域‘箭魔北留仙尊’,也会落到沦为幽冥鬼卒一员的境地!”

林天茫然的看着房间里白色的床,白色的墙壁和白色的窗帘,神色微微疑惑,轻叹一声的自语起来。

突然。

一阵强烈的头痛瞬间侵袭充斥脑袋。

伴随着的是一股股乱七八糟的信息,渐渐在他脑海清晰起来。

这是一股记忆,一股十七岁少年的记忆。

但,林天没工夫理会多出的记忆,疼痛让他忍不住抱住脑袋,低呼惨叫出声。

“林天,怎么了?你是哪里不舒服?”

匆忙的脚步声响起,随后是一道急切而好听的声音。

一阵香风袭来,一个穿着护士制服的年轻女子小跑着过来,俯身摸了摸林天的额头,急声问道。

来人是个二十左右的年轻女子,她叫常颖,是滨城市第一人民医院的护士,也是如今林天的专职女护士。

作为一名实习护士,常颖对于自己的工作极为上心,这几天对于林天的照顾可算是无微不至。

“我居然重生了,来到了一个叫地球的地方,重生到了一名也叫林天的高三学生身上!”

“这么说来,我将有着重修而来的机会?哈哈,好,好,好得很!本尊大难不死,必将重登九天!”

头痛来得快,去得也快,从记忆里林天知道自己重生了,认清了自己如今的现状,内心震撼之余,隐隐带着兴奋与激动。

林天抬起头,脸部刚好撞到了一片柔软的地方上。

随即的,一张精致雪白的面容映入眼帘。

什么情况?

额头几乎是贴在了那张脸上,林天能感受到白皙温软的肌肤萦绕着淡淡香气。

而他的嘴,在这一瞬间正好点在了那俏脸边上。

林天眼前的情形弄得懵逼无比,瞪着眼呆愣在那。

“这算不算重生来的初吻?”

看着对面美眸也瞪着老大的女孩,林天暗中想道。

“啊你”

对面的女孩突然发出尖叫,回过神来,连忙退出几步,俏脸嫣红如血。

“那个我不是故意的!”

林天看向女孩,老脸一红,有些无措的解释道。

但,下一刻,他嘴巴大张,两眼大瞪。

因为站在对面的女孩,竟然寸缕不着!

这美女为何不穿衣服?

林天有些懵逼,看着眼前的风景,惊呆了,同时竭力压下内心的蠢蠢欲动。

只是,身体内那一股原始的躁动,如火焰般升腾,从他小腹蔓延,在他竭力克制下,脸上慢慢的开始憋得通红。

常颖感受着床上少年的异样目光,不由下意识的两手挡在自己跟前,此时她浑身感觉到不自在,感觉自己整个身体要被看了个通透。

“你看什么呢!”

常颖俏脸微红,眉头一皱的娇喝道。

啊?

听到清喝声,林天从美景的沉醉中回过神,终于看清了眼前身穿白大褂的美女。

眼前的女子,柳眉琼鼻,杏眼樱唇,鹅脸蛋,乌发高挽,露出白皙颀长的颈部,一身宽松的白色大褂,隐约能看出窈窕妙曼的身姿,让人看着赏心悦目。

“眼前的女护士叫常颖,是医院的一名护士,但却美得如此动人!刚才不小心撞上的身体,应该就是她了!”

想到这,林天不由得微微尴尬,对方这几天好歹照顾着他,自己却按压不住内心的躁动,让他心头不由有些愧疚,脸上更是火辣辣的,身体内一股躁动让他憋得脸上涨红无比。

堂堂一代仙尊,竟是被美色弄得这般狼狈,传出去定让人笑话不可,看来还是重生而来,没有修为,道心不稳,定力太差了。

林天尴尬的摸了摸鼻子,讪讪一笑道:“抱歉,刚才走神了!”

“你的脸突然变得那么红,你没事吧,哪里不舒服?”

见着林天两眼透着清澈,常颖松了口气,关切道。

“没事,就是有点上火了,身子有些热”

“咦?”

刚说完,林天就感觉到了不对劲,这时他才发现常颖是穿着衣服的。

刚才是怎么回事?

林天晃了晃脑袋,再次定睛看去,随即神奇的一幕出现了。

只见眼前的常颖,身上的白色大褂和里边的衣服逐渐的隐去,美妙的风景再次呈现而出,让他差点把持不住。

只是,林天刚看了不到两秒,眼睛传来一阵火辣疼痛,让他不由闭上眼,疼痛也才消失,再次睁开眼睛,他发现常颖还是衣衫完整。

“神眼透视?”

林天愣愣的看着常颖,想到自己前世陨落时的情形,心头隐隐有些猜疑,又难以确定,但现在他最想确认的是自己是否真的拥有神眼透视。

0 第2章 我叫
“真的没事?要不我叫易医生过来看看,可不要弄下什么后遗症!”

见着林天一副呆愣样子,常颖有些担心,再次问道。

“不用,我现在很好!”

林天摇摇头道。

他深吸了口气,为了验证自己心中的猜测与刚才情形的真假,微微犹豫说道:“常颖姐,我能问你个问题么?”

听得这常颖放心下来,虽然刚才对方的眼神让她很不喜,但想到眼前不过是个十七岁的小男孩,便释然了,加上对方开口叫姐姐,让她也小小开心了一下,便笑着道:“有什么尽管问吧,只要我知道的!”

林天挠了挠脑袋,还是有些难以启齿。

良久他急中生智,道:“常颖姐,你是不是胸怀大痣?”

“胸怀大志?”

常颖瞪着一双秋水般的美眸,眨了眨眼看着林天,笑道:“我就是一个小小的护士,能有什么大志!”

见着对方反应不过来,林天咬了咬牙,道:“常颖姐,你左胸口上是不是有一颗痣,今天你还穿着黑色蕾丝胸衣?”

“你怎么知道的?”

常颖身子微微一僵,最后下意识的脱口而出。

但很快的,常颖反应过来,俏脸刷得红到了耳根,下意识的两手抱胸,狠狠瞪着林天怒道:“下流!”

说完转身跑出了病房,甩下一道落荒而去的窈窕背影。

“下流?”

林天摸了摸鼻子,有些无奈的自语道:“前世师父将我捡回来前,我名林天,后来赐予我北留之名,自我登临仙域之巅,人称北留仙尊!我叫林北留,可不叫下流!”

希望她不会真的生气吧!

林天暗暗想道,同时他开始确定刚才所看到的并非幻觉,而是自己真的拥有透视神眼!

一眼看穿虚妄,透视万物,哪怕前世成就了仙尊之位的他,在没借助仙法或者神识之下,也无法做到。

现在重生到一名十七岁的少年身上,区区凡胎肉体,却拥有了透视神术,此事绝对蹊跷。

“一切,很可能是源于那一颗珠子!”

林天皱眉,想到了前世自己陨落的那一幕。

当时身上有着一颗玻璃珠,化作光芒没入自己的识海。

那是一颗普通玻璃弹珠,是他的美女师父端木月所赠,据说是在俗世中得到,并非什么修真宝物。

但,林天一直珍藏在身数万年,只因思念离开的师父,只为睹物思人。

“如今,我重生而来,师父想来还在天宇某处遨游吧?”

想到前世将他抚养长大传授修真仙法的师父,林天神色有些恍惚。

只是很快,林天就甩了甩脑袋,将心头的思念压下。

“以师父的修为,天地间能威胁到她的,可算是少之又少,如今我最需要做的是好好利用这一次重生而来的机会,好好的重新修炼起来!”

“前世的重重教训和遗憾,这一世,定要吸取,除了师父,管你神魔遮天,我林北留仙剑所指,定要荡出一片朗朗乾坤,吐尽心中不平!”

想到此,林天双眸寒芒大盛,心中暗暗决定。

而这时,脑海里多出的那十七年的记忆,也在此时逐渐清晰起来。

林天重生到了地球一个与他同名的少年身上,前身林天是滨城梅岭高中的一名高三学生,是滨城市凤凰镇人。

家里有父母和妹妹三人,可惜父亲却是半身不遂瘫痪在床。

自然的,家里一切都压到了母亲那单薄的肩膀上边。

家里经济自然变得困难起来。

但,为了能让林天进入滨城梅岭高中,望子成龙的父母可以算是是砸锅卖铁,甚至跟着在读高中的妹妹也自愿缀学回家,为的是支持哥哥林天能进入滨州一带最有名的私立高中,考上一所理想的大学。

最后,为了林天拥有更好的学习环境,竟不惜让林天在外租了单间的房子。

而林天原本成绩也不错,对学习也是极为上心和刻苦,因此成绩是一方面,家里塞钱也是一方面,才让他在最后一年的高三转入梅岭高中学习。

看到这一段记忆,林天不由心生愧疚,同时心头淌过一股股暖流。

对于前世是孤儿的他而言,能拥有一个温馨的家庭,是无比的奢望。

而前身倒也是颇为争气,寒假都没回家,趁着假期到酒店打临时工,为凑下个学期的生活费,减轻家里的负担。

现在寒假已经到半,算起来林天进入梅岭高中已经有半年。

只是不知为何,林天的成绩逐渐在班里成了垫底,加上由于性格唯唯诺诺,半年来受到了不少班里其他人的欺负。

从记忆深处,林天也知道了前身成绩为何直线下降的原因,原来是是进入梅岭高中后,与一个叫钱心如的女孩走到了一起,初尝恋爱滋味,学习很快被林天抛到了一边。

只是两人热恋不久,他便被女孩甩开了,对方与一个富少走到了一块,前身愤恨伤心。

不但如此,前身还被班里的那富少狠狠羞辱与欺负过几次。

这一次林天受伤住院,就是与那女孩分手有关。

探查脑海深处记忆,在得知受伤的原因,林天双眸里不由闪过一丝丝寒芒。

在外界看来,林天是为情所困想不开,从打暑假工的酒店五楼楼顶跳下轻生,所幸下方有一道临时篷布救了他一命。

但林天从记忆深处却是知道,前身只是到楼顶放松心神而已,受伤的原因其实是被人推下楼的。

有人要他的命!

“别让我查到何人所为,何人所指使!”

林天嘴角透着冷意,深吸了口气,准备起身活动一下。

现在的他,已经不是仙域赫赫威名的“箭魔北留仙尊”林天,而是一名普普通通的高三学生,一切,都得从头再来。

现在得先出院,想好以后的修炼计划。

而学校肯定也还是要去的。

虽然对他而言,相比于修仙所谓的上学可有可无,但为了不让父母伤心,让妹妹白白缀学牺牲学业,他都得努力一番,如今的家庭,来之不易。

“蹬蹬”

清脆的高跟鞋敲击地板的声音从外传来。

咯吱一声,病房的大门打开,一道高挑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来人容颜绝美,身材高挑,看去二十七八岁模样,浑身透着一股妩媚,一身的l女白领打扮凸显干练,而那一双圆润颀长的美腿,更是夺人眼球。

看到出现的女子,林天两眼一亮,随即才从记忆里认出了眼前的女子。

简心竹,永嘉酒店总经理,寒假初始,就是她负责招的寒假临时工,林天就是她招录的。

原本酒店是不准许未满十八岁的学生成为临时工的,只是她见着林天几度哀求,心软之下就答应了。

现在出了林天这么一件事,她是难咎其责,还好酒店将这事尽量压下,才没让事态严重化。

林天跳楼轻生,简心竹自觉在此事上负有很大的责任,最后林天的住院费用和一切用度,她都自掏腰包揽下了。

住院时林天几番请求简心竹不要将事情告诉学校和家里,否则几日下来也不会只有简心竹来看望林天了。

0 第3章 早~谢大少
门口,简心竹推开门后,有些发愣。

看着一脸精神奕奕充满活力的林天,简心竹感觉眼前的少年似乎有些不一样了。

特别是那双清澈而悠远的眸子,充满了让人捉摸不透的意味,让她一瞬间怦然心动。

“简姐,你来了?”

看着发愣的简心竹,林天率先笑着开口,目光也忍不住在对方那饱满的峰峦与修长的美腿上掠过。

简心竹这会才回过神来,脸上爬上一抹红晕,暗骂自己怎么对眼前小男孩生出那等想法来,不过她脸色很快恢复正常,平静开口,略带责备道:“你伤势还没痊愈,不好好躺着,怎么就下床了?”

“简姐,这次多谢你了。我现在伤势已经痊愈得差不多,完全可以出院了!”

林天略微感激的笑道。

简心竹这次不但因为他惹上麻烦,还对他百般照顾,林天哪怕是重生而来,也是心生感激。

“真的?”

简心竹眉黛轻蹙,对林天的话似乎有些不信:

“等会叫易医生来检查一番,确定你痊愈了才能出院,不然留下什么后遗症可就麻烦了。还有,以后不论遇到什么事,都要想开点,跳楼轻生,可不太明智!”

就在简心竹准备找来主治医生给林天检查一番,一道嚣张的声音从外传来。

“心竹,以前都和你说过了,像这种穷逼学生,既然想不开寻死,就让他自生自灭得了!要是他不愿意,直接给他一些钱打发走就是,弄得这么麻烦,还将他供得和太子爷一样!”

话落,从病房外走进一名三十出头带着金边眼镜的青年,青年走进病房后,冷笑着不屑的看了一眼林天,回过头,脸上挂起笑容,满是讨好的看向简心竹:

“心竹,今晚有空么?正好城西新开了一家不错的餐厅,听说那儿饭菜不错。”

“赵谢,我说过很多次,我的事情不要你来管!”

早在看到青年出现,简心竹俏脸上就已经变得冰冷:“这件事上,林天固然有着自己的问题,但是我将他招入公司,此事的责任在我,我知道怎么做!”

至于对方邀请共进晚餐,简心竹直接无视了。

“心竹,你就是太心软了!”

青年微微皱眉,劝说道:“这事就算是你的责任又怎么样?之前我都和你说了,像这种穷逼学生,就和叫花子一个德行,只要给他们钱,什么事情都能解决了。他开口要多少,我都帮你出!如果还有什么要求,我一并揽下!更何况这穷逼就受了点伤,十万块打发他走就是了!”

“你是何人?”

见着走入病房,将自己当做空气,而且还开口闭口一个穷逼学生的青年,林天神色微冷,开口道。

“我是何人?是和你不同一个世界的人!”

青年看向林天,微微抬头,一脸倨傲,满脸不屑:

“本人赵谢,我父亲是海城集团的董事之一,万源食品有限公司就是本少的公司,明年即将上市!不过和你这等底层的穷逼说这些,等于是对牛弹琴!你既然已经痊愈,就可以滚出医院了,别再耽误心竹!”

“早泄?”

林天神色一愣,目光在赵谢那虚白泛黄的脸上逡巡,随即下移看了一眼对方两腿间,眸光泛起一丝丝异样,转瞬又恢复如常,随后他嘴角露出意味深长的笑意:

“果真是人如其名,看样子你这种情况也有几年了吧。以后要多节制才对,否则原本就小辣椒大小,再出大问题,可能都变成绣花针了!”

至于对方吹嘘的什么家世背景和什么公司,林天直接无视掉。

哪怕如今林天没有丝毫修为,可他前世可是一代仙尊,区区凡俗的权势利益,在他眼里,和一堆无用的沙石没有任何区别。

“你”

被揭开痛处,赵谢愤怒得一脸涨红,怒视林天,双眸喷火。

一旁的简心竹听得两人对话,先是一愣,接着反应过来,忍不住看了一眼赵谢,美眸中带着一丝丝笑意和厌恶。

“你什么你!既然刚才你说了可以用钱打发我,那好呀,我现在暂时不想出院了,想在这舒适的病房内再住上一两年!”

林天不等赵谢开口,舒服的躺回床上,怡然自得道:

“看你追简姐也有很长时间了吧,到现在都没得手,真是失败!现在给你一次表现的机会,拿出你的诚意,让我出院,你就代替简姐赔偿我的精神损失费,想来简姐对你肯定感激不尽!”

赵谢压下心头的愤怒,深吸了口气,狠狠的看向林天,冷声道:“穷逼,说吧,你要多少钱?说出个数目,本少给你,然后滚蛋!”

听着赵谢那施舍般的语气,林天也不怒,轻笑着伸出一根手指:“就这个,不多!”

“十万精神损失费?”

赵谢不屑的失笑道:“本少还以为你这穷逼会狮子大开口呢,还好有自知之明,区区十万,本少给你就是!”

“不!不!不!区区十万,怎么能显示出你赵大少的豪气呢?”

林天摇了摇手指,道:“是一千万!”

“什么!一千万!你怎么不去抢?”

赵谢如同被踩了尾巴的猫一般,暴怒跳脚,指着林天喝道:“挖槽,穷逼,你这是要讹到我赵谢头上来了?别说本少没警告你,你这是在找死!在滨城市,这可是第一次有人敢对我赵谢狮子大开口!”

“一千万也拿不出?那你装个什么十三!穷逼一个,也来丢人现眼!”

林天一脸鄙夷,对着赵谢摇了摇头,叹道:“想不到简姐在你眼里,一千万都不值啊!”

“我穷逼?我看你才傻逼,哪里像你为了个女人一千万”

堂堂的海城集团董事之子,万源公司的总裁,居然被一个穷逼学生说成穷逼,赵谢七窍简直要冒烟了,方寸大乱,一时间漏了嘴,赶紧止住。

见着简心竹神色变得无比难看,赵谢面色一沉,冷哼道:

“穷逼,别逞口舌之利,我对心竹的一片心意,她心里会明白!而且,心竹到底是对你有恩,你居然也讹到她头上,亏你还一口一个简姐!”

说到这,赵谢看向简心竹,一副苦口婆心模样的劝道:“心竹,你也看到了,此人故意激我而已,他不过是看上了你的钱,贪得无厌,趁此讹诈我们一番。这样的品行,枉费之前你对他百般照顾了!”

而此时,简心竹俏脸上早就布满冰寒,眉黛紧锁就要开口,却被林天打断了:

“早泄(谢)大少,我什么人品,可就不用你来操心了。你如果真心爱着简姐,早就拿出诚意,赔偿我一千万精神损失费了!

“刚才似乎你说为了个女人一千万不值得哦?!看来过去,你对简姐肯定用了很多花言巧语,这才是你的真面目吧!看你这样,是穷逼装豪气而拿不出实际行动,早点滚蛋吧!”

“至于精神损失费,就让简姐自己赔偿就行。不过如果简姐出钱,我只要她十元就行,算是回家的车费!”

赵谢气得差点喷血,到现在他还不明白林天是故意戏耍他,那他就是脑子进水了。而且还让他在简心竹面前丢人现眼了一番。

0 第4章 日月星辰我也给你摘来
“哼!”

简心竹冷哼一声,摇了摇头,看向赵谢:“看来在你眼里,钱都比我重要!以前你所做的那些和各种好听的话,还是送给其他女孩吧,我不需要!”

“心竹,不是你想的那样”

赵谢大急,赶忙解释,只是见着简心竹不再理他,脸上逐渐变得阴沉下来,看向林天的目光,透着杀机。

对此,林天如同没看到一般,继续说道:“你也别急着解释了!现在简姐总算看清了你的真面目。不过,我想简姐还不知道你昨晚和两个女人一起大被同眠一夜不休的事情吧,你身上还散发着浓浓的让人难受的气息,熏得我浑身不舒服”

“只是可惜了!也不知道你把那两个女人弄得火烧火燎焚山煮海却又没办法深入交流,是个什么情形呢!”

“你你住口!穷逼,你不要胡说八道!”

“小子,你等着,迟早将你废掉!”

赵谢气得浑身颤抖,怒指林天,却无从反驳,而且看着简心竹那失望与越发冷漠的神色,他知道再待下去只怕会更丢脸,只能甩下狠话落荒而逃。

见着灰溜溜离去的赵谢,林天跟着喊道:“你那个羊尾早谢等问题,想来之前多方寻医无果吧,我可以帮你解决,重振雄风!哪天需要了,来求我,高兴了,我帮你彻底根治!”

简心竹见着赵谢离去,明显的松了口气,似乎摆脱了一件极为麻烦的事一般,瞪了一眼林天,道:“得了,别胡说八道了!”

樱唇轻启,自带娇嗔,一笑一颦,风情万种。

林天看得不由一呆,但很快回过神,一脸严肃,认真道:“简姐,我可没胡说八道!刚才说的,句句属实!这赵谢以前没少缠着追求你吧?这种男人,就是一头种马,到处播种,你最好别理会!而且,他那方面已经是个秒哥,是个正常女人都受不了,简姐可别对他动心,否则可没后悔药吃!”

“没个正经!”

简心竹对于林天的话不置可否,摇了摇头笑道:“现在我叫医生过来给你检查一番,如果没什么问题,就可以出院了,否则整天躺在这,可就要发霉了!而且,简姐还要赔偿你十元的精神损失费呢!”

说到最后,简心竹都忍不住娇笑出声。

而同时,简心竹心下惊奇发现眼前的少年,与过去似乎完全不一样的,以前唯唯诺诺的,现在看去一脸自信,话语犀利,不畏权势。

很快,林天的主治医生易医生便来了,带林天去进行了一次全面检查。

让易医生震惊的是,之前重伤得差点挂掉半条命的林天,才过几天,身上的伤势竟彻底痊愈了,而且比正常人还要健康活力。

虽然这几天经过手术和治疗,已经好了大半,但之前身上小毛病和小伤势可是密布全身,不进行长期调养,根本没办法短时间内恢复。

按照正常情况,林天最少还需要观察几天才能出院,现在这种情况,可以提前出院了。

心头虽然疑惑重重,但易医生也没开口询问,立即给林天办理了出院手续。

跟着简心竹走出医院,迎着外边阴冷的气息,林天脑袋变得格外清醒,望着沉沉天空,思绪冲霄。

“一切从这里重新开始,待我重回九天大陆,重回仙域!”

出了医院,坐上简心竹奥迪q赶回酒店。

“简姐,不用为难,回到酒店,我就离开!”

车上,林天看了一眼开车的简心竹,道。

“没什么为难的!”

简心竹微笑着摇头道。

点了点头,林天眉头突然一皱,这时,他惊愕的发现自己体内突然出现了一缕气息,不断循着体内经脉循环。

那一缕气息,很微弱,弱小到几乎可以忽略。

但此刻林天却真实感受到了,那气息在体内游走,还不断的洗刷体魄,体内的各种暗伤,在以微不可查的速度缓慢消失。

“这气息到底是什么,从哪里来的?”

林天心中疑惑,可无从探查,没有修为在身,无处下手。

很快,永佳酒店就到了,林天只能放弃探查。

永佳酒店只有五层,但占地极大,建筑极为大气。

跟随简心竹走进酒店大门,林天感受到四周众人异样的目光,其中还有不少熟人,都是他半个月寒假工略微熟络了的,不过也仅仅是工作上的熟悉,自从他住院后,这些人都已经是路人。

林天不理会这些目光,和简心竹上了二楼的办公室,坐下来后,简心竹道:“你既然伤势痊愈了,那下来就是给你办辞职书。出了这样的事,你也不适合呆在这了,我已经尽力!”

闻言林天点了点头,简心竹对他已经算是照顾有加,跟她回来他也明白多半是要被辞退,就算简心竹不辞退,他也会离开,因为对于修仙者而言,修炼才是根本。

而且,这一趟回酒店,他已经有所计较,随即道:“简姐,我明白,此事是我连累您了!”

“没关系!这事上,我也有责任!”

简心竹温婉笑道:“好了,以后有什么需要,尽管给简姐打电话,能帮的简姐决不推辞!”说完简心竹给林天递过了自己的一张名片。

“简姐已经帮了很大的忙了!此恩林天铭记于心!”

林天不好拂对方好意,接过名片,神色郑重的望向简心竹,道:“如果日后简姐有所困难,可前来滨城梅岭高中找我,纵然是星辰日月,我也给简姐摘了来!”

简心竹望着一脸自信的走出办公室的少年,脸上露出欣慰的同时,心中却也是暗暗摇头。

星辰日月,你也给我摘来?

还是太过年少轻狂了!

林天刚走,办公会外立即探进一个脑袋,见着没其他人在,简心竹的闺蜜苏映雪一脸不忿的走进来,冷哼道:“哼,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还日月星辰呢!穷学生一个,还这般狂妄吹牛!要不是心竹你心软,怎么可能让他进来,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等他出了学校进入社会,就知道现实的残酷了!而且,这一次因为他,还害得你不得不让出销售部的实权,而经过这事,你再想回到酒店总部,几乎不可能了!这事要是他知道了,会不会知道愧疚!”

“好啦,映雪,谁没有年少轻狂的时候?此事也是我疏忽,也不能全怪他!”

简心竹摇了摇头,拉着自己的闺蜜坐下劝说道,但神色间却透着一丝黯然。

对于简竹心与苏映雪两人的话,林天自然是不知道,就算是知道了他也不会太在意,只要给他时间,摘星拿月,炼化星辰,不过是举手投足间的事,一代仙尊的承诺,绝非戏言。

0 第5章 宋满山
永佳酒店一楼,保安部专门的集训场地门口。

林天站在大门处,看着眼前将自己挡住去路的中年男子,眉头皱起。

从简心竹的办公室出来,林天并没有立即离开,而是来到了保安部,他需要看看酒店保安部监控录像,找出将他推下楼的人。

只是。

刚走到保安部门口,就被眼前的男子拦住了。

中年男子一身保安制服,长得极为魁梧,目光如刀,脸上无形间散发出一种杀伐与冷厉。

在中年男子身后,便是保安部集训的室内场地,数十个人穿着制服的保安整齐的站在那,似乎慑于中年男子之威,哪怕发现林天出现有所情况后,都不敢有异动。

“小家伙,这儿是保安部重地,没事就赶紧离开!”

中年男子声音浑厚,隐约发出沉闷之音和杀伐气息,普通人对上绝对会先惧其三分。

可林天不动如山,摇了摇头,淡淡道:“这位大叔,我想借看一下保安部这几日的监控录像!”

“你说什么?”

中年男子两眼一眯,以为自己听错了,但他脸上神色变得阴冷起来。

此时已经是中午,酒店的这个时段客人最少,不少下班的酒店员工也早就注意到了林天和这边的情况,不少人都聚集了过来。

林天的声音不大,但在场不少人都听到了,许多人都哗然起来。

“这林天摔下楼是不是摔坏脑袋了?居然敢借看酒店的监控录像,那可是酒店的保密资料!”

“此人可真大胆,竟然和宋满山要保安部的监控录像,简直不知死活!”

“就是,宋满山可是华夏特种部队退伍出来的,在酒店里那可是出了名的脾气暴躁,冷血又强大,当初就有一个自称是什么酒吧老板的大少挑衅他,结果被打断双腿,丢出了酒店!”

“嘘,你们找死呢,敢直呼宋部长的名讳!要是这小子知进退,现在道歉离去,也许宋部长不会计较,否则”

众人议论到这,不少人看向那一脸冷厉阴沉的宋满山,都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而有些人似乎不忍心,频频对着林天使眼色,示意他赶紧离开。

只是,对于四周人的议论和眼色,林天充耳不闻,盯着宋满山笑道:“我说我想借看一下保安部的监控录像!”

“你确定?”

宋满山声音陡然变得阴寒,身上散发出极度危险的气息,那如嗜血利刃般的眸子死死盯着林天:“现在,看在你以前也是我们酒店员工的情分上,我给你一次机会,只有一次机会,那就是现在从我视线内消失,本部长饶你一次!现在,滚!”

一个滚字,透着惊人的杀伐与震慑。

四周围观的众多酒店员工,无不色变。

然而,对于宋满山身上气息的压迫和呵斥,林天无动于衷,淡然笑道:“我也给你一次机会,现在让我过去,拿去监控录像,此间之事,我当做没发生!”

“好!好!好!”

宋满山似乎是气极反笑,连说了几个好字,脸上流露出带着几分残忍几分冷厉的笑容,他咧嘴一笑间,浑身已经绷紧,如一头即将搏杀猎物的猛兽。

“林天,你干什么!”

突然,一声娇喝,从围观的人群外传来。

很快人群分开,一个穿着l套装,青丝披肩的俏丽女子走了过来。

正是简心竹的闺蜜,永佳酒店人事部部长,苏映雪。

她走到林天身侧,狠狠瞪了一眼林天,然后才笑靥如花的看向宋满山,道:“宋部长,这小家伙不懂规矩,你不必生那么大的气。我想,这都是误会!”

见着苏映雪出现,宋满山身上的气势陡然一滞,眉头皱起,最后摇了摇头,道:“苏部长,这人妄自公开借看酒店录像,这不符合规矩!而且,我已经给他一次机会。不过,既然是苏部长求情,我就饶过他一次!”

说完,宋满山对着林天冷哼一声,转身就要离开。

看到宋满山不计较,苏映雪神色总算是放松下来,四周的人也都长出一口气,也暗暗替林天庆幸。

“等等!”

但,这时,林天轻笑一声,摇摇头,道:“这位宋部长,我说了要借用一下监控录像看看,可不是什么误会,也不是开玩笑!”

林天话落,四周人都是一呆,用怜悯一般的目光盯着林天,如同看着一个白痴。

“你你简直没救了!”

好不容易帮说动了宋满山,解除了误会,现在倒好,林天竟然还不知死活,苏映雪那个气啊,瞪着林天,银牙直咬。

而宋满山,也停住了脚步,回头似笑非笑的看向林天,如看着一个死人一般。

“哈哈,白痴!居然敢挑衅道永佳酒店来了!”

一道满是嘲讽的大笑声传来,便见着脚步虚浮面色蜡白的赵谢走来,他那两只带着不怀好意神色的眼睛,先在苏映雪身上有意无意的扫过,才落到林天身上,冷笑道:

“小杂碎,看样子是摔坏脑袋成白痴了!你可知道挑衅我们永佳酒店宋部长的下场么?

“我来告诉你,以前有个酒吧老板的大少言语上侮辱宋部长,被他在酒店内打断双腿丢了出去

“还有个收保护费的收到我们酒店来,被宋部长挑断手筋脚筋

“还有几个什么狗币滨城大少公子调戏我酒店女员工,更是被废掉了第三条腿现在你竟然要和宋部长索要酒店的录像资料?”

“嘿嘿!”

说着,赵谢看向宋满山,傲然道:“宋部长,等下你要好好炮制这个穷逼!”

宋满山漠然看向赵谢,道:“赵谢,虽然你是总部董事公子,但你还没资格对我宋满山指手画脚!”

闻言,赵谢面色铁青,但却不敢再开口,他惧怕宋满山,要是后者发起疯来,最后吃亏可是他自己。

而林天更是没将赵谢看在眼里,依然看着宋满山,道:“是你带我去看监控录像,还是我自己动手?”

“好!很好!你不怕死,就进来吧!”

宋满山咧嘴冷笑,转身走进了保安部训练场地,他不想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施展那些血腥的手段。

林天对着身侧一脸焦急的苏映雪点点头,跨步进入。

看着保安部训练场地大门关上,苏映雪一脸绝望和气愤:“这白痴,太自大狂妄了,简直无可救药,要不是看在心竹面上,我才懒得为他说情!哎,怎么心竹还没来呢”

“映雪,怎么样了?林天呢?”

这时,得到消息的简心竹急匆匆赶来,无视了一旁献殷勤的赵谢,赶忙问道。

“他,他和宋满山进去了”

苏映雪叹了口气道。

“什么!”

简心竹面色一白,她可是知道宋满山的强大和冷血,急声道:“赶紧叫人,叫他们打开门,就说是我简心竹的命令,赶快”

只是,刚说到这,简心竹俏脸露出痛苦,话没说完竟是晕死了过去。

“心竹!”

苏映雪尖叫着抱住晕倒的简心竹,四周其他人也都慌了,赶紧叫救护车。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