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点简介:小说阅读网(www.xksjvipyd.com)是一个专业的小说资源网站。为广大书友推荐小说最新章节在线资源。小说推荐无广告无弹窗阅读:【系统流、无敌流、重生流、异世修真、校园都市、总裁豪门、历史军事、玄幻仙侠】小说资源丰富赶紧收藏。

修真聊天群、小说阅读网、修真聊天群小说、宋书航

修真聊天群、小说阅读网、修真聊天群小说、宋书航

修真聊天群

小说阅读网推荐:★★★★★★★★★★★★★★

小说主角: 宋书航

更新时间:2021-07-01

修真聊天群小说: 更新至第 3179 章

站点导航:修真聊天群

站点资源:小说阅读网

小说资源: 最新更新章节 热门小说 小说排行榜 免费小说阅读 男生小说 女生小说

修真聊天群小说简介内容:
某天,宋书航意外加入了一个仙侠中二病资深患者的交流群,里面的群友们都以‘道友’相称,群名片都是各种府主、洞主、真人、天师。连群主走失的宠物犬都称为大妖犬离家出走。整天聊的是炼丹、闯秘境、炼功经验啥的。突然有一天,潜水良久的他突然发现……群里每一个群员,竟然全部是修真者,能移山倒海、长生千年的那种!啊啊啊啊,世界观在一夜间彻底崩碎啦!


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资源:小说阅读网(www.xszyku.com)

0 第一章 黄山真君和九洲一号群
2019年5月20日,星期一。

春尽夏至。

这个季节,江南区的昼夜温差变的很大。白天还穿裤衩热成狗;晚上却得缩在被窝里冻成寒号鸟。

江南大学城。

下午两点十三分,这个点正是学生们上课的时间。宋书航却独自呆在宿舍,电脑桌被拉到床边,方便他用各种姿势观看电影。

宋书航并没有逃课的爱好——昨晚上半夜天气闷热,睡梦中的他使出一招‘双龙出海’蹬飞了被子。下半夜,气温剧降。浑身上下只有一条小裤衩的宋书航顿时苦逼了,睡梦中的他双手在床上苦苦摸索,寻寻觅觅,却摸不到被子。最后只有缩成皮皮虾状,在午夜寒风的淫威下瑟瑟发抖。

朝阳升起时,宋书航已成为季节性感冒大军的一员。

室友已经替他请假了今天的课。

然后,他吃了感冒药,一觉睡到现在。

高烧褪去,身体还是有些发虚,这样的状态根本无法去上课。所以,他只能独自一人呆在宿舍无聊的看电影。

屏幕上,电影的播放进度条缓缓推进。但电影的内容,宋书航却一点都没看进去。

“药效还没过去吗,好困。”他打了个哈欠,感觉眼皮子有些沉重。

‘滴滴滴~’这时,电脑右下角的聊天软件跳动。

这是有人将他加为好友、或是加入群组的提示。

“谁加我?”宋书航喃喃道,他伸手在电脑触屏的右下角轻轻一点,提示消息弹出。

[黄山真君(******)请求添加你为好友。]附加消息:无。

黄山真君?谁啊,这种奇怪的昵称?

“是班级里的同学吗?”宋书航暗道,脑海中不由想起了班级中那几个明明已经上大学却还处于青春幻想期的家伙。如果是他们的话,的确会起这种奇怪的昵称。

想到这里,他点了‘同意’。

紧接着,又有一条系统消息弹出。

[黄山真君邀请你加入群‘九洲一号群’,是否同意?]

宋书航继续按了同意。

‘书山压力大’同意加入‘九洲一号群’。

[您已同意加入群组,和群友们打个招呼吧!]还附送有个系统笑脸。

这年头聊天工具做的越来越人性化。

一连串的提示弹出后,宋书航谈定的关掉了提示和群聊天窗口——他现在睡意上涌,哪有精力管自己加了什么群?

反正,他的群设置一直是‘不提示消息只显示数目’,群里聊天不会弹出打扰到他,只会在群组后显示聊天数目。

等他清醒些后,可以去翻翻聊天记录,便能知道自己加入的是什么群了,还有群里成员的聊天记录也不会丢失。

眼睛越来越沉重……

电影进度条依旧顽强的前进,宋书航的意识却越加模糊。

**********

九洲一号群中,见到有新人加入后,群里有潜水成员冒头。

北河散人:“黄山真君加了位新道友进来吗?已经有一年多没加新人了吧?”

又有id为‘苏氏阿七’迅速回复:“有新道友?道友是华夏哪个区的?在哪个洞府修行?道号呢?修为几品了?”

这一连串问题,总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几乎同时,id为狂刀三浪的弹出消息:“新道友性别?是仙子否?是的话报三围、亮个照呗!”

看到苏氏阿七和狂刀三浪的消息,群里有好几人嘴角抽搐。

“三浪兄,你果然是属金鱼的吗?”北河散人叹道:“你可别又作死,万一黄山真君又加了位大前辈进来怎么办?”

三浪这家伙什么都好,有情有义、乐于助人,所以人缘不错——就是平时喜欢口花花,作的一手好死。

偏偏这家伙幸运值又低的让人发指,每次不禁意间作死时,得罪的总是大前辈。这些闲着蛋疼的大前辈正愁没乐子,自然很开心的折腾起狂刀三浪这个送上门的乐子。

“跪求不要提‘大前辈’几字,本座心里有阴影。”狂刀三浪发了一排‘泪流满面’的表情。

四年前他这张破嘴得罪了一位漂亮的‘大前辈’,被折腾惨了……那大前辈一连折腾了他整整一年零四个月。您没听错,是整整一年零四个月啊!想起那段非人的峥嵘岁月,他的眼眶都湿润了。

三浪才这话才刚说完,群里就接二连三的弹出坏笑表情——毫不掩饰、直白的幸灾乐祸。

群里显示在线状态的有八人,其中有六人齐齐弹出刷了一排的笑脸。

“你们这群幸灾乐祸的家伙,本座记住你们每一个人了,不要让本座遇上你们,否则一定要让你们尝尝本座七十二路快刀的历害!”狂刀三浪恨恨道。他对自己的快刀很有自信,刚才坏笑的六个家伙,单挑的话没有一个是他的对手。

狂刀三浪才刚说完。

群里马上又弹上了一个坏笑表情,是苏氏阿七的。

接着苏氏阿七很兴奋道:“什么时候单挑?”

显然,苏氏阿七并没有幸灾乐祸的意思——他就是想找人干一架。

“……”狂刀三浪顿时萎了。

因为他打不过阿七!

他修为精深,已达到5品灵皇后期境界,离6品灵君也只有两步之距,但是他打不过阿七。

他一手七十二路刀法又快又狠,还有快如闪电的身法,但是打不过阿七。

他号称狂刀,狂起来时连自己都怕,但就是打不过阿七!

群里的人看到三浪萎了后,又是一串肆无忌惮的笑脸。

“……”这次,狂刀三浪只能郁闷的发一串冒号。

群里人闹腾了半天,却没看到新人出声,有些疑惑。

“新道友不出声?”北河散人出声问道。

可惜,因为感冒药的药效,宋书航已经再次进入半睡状态。

这时,苏氏阿七又很开心的发了条消息:“我看了下,新道友叫‘书山压力大’。有听过叫这道号的高手吗?这道号听起来有些像是儒门的行者?真让人期待啊!这些年,儒门的行者隐居的很深,找都找不到。我已经有近百年没打过了他们了!回想起来,儒门的行者比佛门还要打的爽,不仅嘴皮子历害,拳头也够硬。而且打到兴致时还会豪迈吟诗助兴,倍爽!最喜欢打他们了。”

“阿七,我说,你对新道友的期待永远只有好不好打,以及打的爽不爽吗?”狂刀三浪发了个泪流满面的表情道。这简直是恶霸行为好不好?!

“呃。”苏氏阿七有些不好意思。

北河散人坏笑道:“会不会又是个不会用聊天工具的‘大前辈’?”

他这么一说,众人都感觉这场面很有即视感呢?

对啊,差不多四年前似乎也有一位闭关了百多年后出关的前辈,同样好不容易上了聊天软件,被黄山真君加入了群。却因为不会打字,没有发言。

然后,一位叫狂刀三浪的家伙很开心的在这位前辈面前口花花,又要这位前辈报三围,又要她发照片,又要语音聊天啥的。

然后……没过几天,狂刀三浪就亲眼看到了这位前辈。那是位很漂亮的前辈,如同夜空中的明月一样耀眼美丽。

再接着,这位美丽的前辈折腾了狂刀三浪整整一年零四个月,才心满意足的离开。

狂刀三浪顿时跪了。

“黄山?”这时,一个叫‘药师’的ID发言。

莫名其妙的简短消息,没头没尾。

好在群里的人早习惯了药师简短的聊天习惯——他是在问群主黄山真君人在哪?

发言简短并不是药师性格高贵冷傲,而因为他打字用的是二指禅加手写,速度贼慢。字数多的时候还容易错,删删写写痛苦无比。所以药师习惯发言能短则短。久而久之,就变成了如今这种惜字如金的交流方式。

“他加了人后就马上下线了,听说他家那只宝贝大妖犬又负气离家出走了,黄山真君又去追了。应付那宝贝大妖犬可不容易,现在真君肯定忙的很,能上线加人都是难得抽空。”北河散人回道。

“……”药师。

“那只能等新道友学会用聊天工具后再聊了。”苏氏阿七感叹道。他们都先入为主,认为新加入的也是同道中人。

见新道友没有反应,在线的几位见没乐子,也都纷纷潜水了。

**********

大约一个小时后,宋书航稍稍清醒过来。

“记得刚才有人加我群了吧,好像叫九洲一号群来着?”他低声喃喃,随手点开右下角的聊天工具,拉出九洲一号群的聊天窗口。

到底是个什么群?

很快,一个小时前的聊天记录出现在他面前。

宋书航大概游览了一遍。

道友?洞府?修为几品?

还有前辈?真君?本座?追捕大妖犬?

各种仙侠小说里的专用词汇。

群里人员的聊天说话方式也很有趣——半古不古,半白不白的。给人的感觉就是现代人试图用古语交流,偏偏又因为古文的功底不及格,导致交流方式很别扭。

“哧~~”宋书航笑出声来。

看样子这是个仙侠爱好者建的群?

哦不,这绝对不是普通的仙侠爱好者群!

群里每个人都给自己起了个道号,住的地方要称洞府,群主走失的宠物犬都要形容成家里大妖犬离家出走。还有人自称上百年没打过儒门行者啥的,也就是说那人自称已经活了好几百岁了?

光是看着这些聊天记录就有种好羞耻之感。

“这种痴迷程度,已经达到了中二病的程度吧,而且是很有华夏特色的仙侠中二。”宋书航暗暗点头。

看样子,这是个仙侠中二病患者的集中营!

这便是他对‘九洲一号群’和群里成员的第一印象。

不过为什么会加他入群?

他看了下群主黄山真君的资料,并不是自己的同学,自己也肯定不认识他。

是误加吗?

0 第二章 且待本尊算上一卦
都说人不中二枉少年。

每个人或多或少都经历过那个时期,只是有些人表现出来,有些人则藏在心底。也就是明骚和暗骚的区别。

宋书航有些少年老成,那个时期来的快,去的更快。

所以到了初中二年级时,周围男孩还陷在武侠梦、超人梦、仙人梦,整天挥舞着降龙十八掌、超人变身时。书航却早已经对这些不抱任何希望。

这世界的物理法则是如此的精确,一个人类想要一跃三层楼那么高;双掌一拍打出金龙;内裤外穿就能飞翔都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过他还是很喜欢仙侠小说、超人电影之类的,或许是他内心深处还是很期望有一天超人啊、外星人啊、仙人啊之类的能出现在他面前吧?

明明知道不可能,但却莫名其妙的期待着,这便是人类特有的天赋吧?

宋书航笑着关掉群聊天窗口,不过,他没有退出这群。

他感觉九洲一号群里的人很有意思,群里那些让人光看到就感觉很羞涩的聊天记录,从旁观者的角度去看的话,意外的很有趣——所以在群主踢人之前,他准备先潜水,看看各种有趣的聊天记录,打发他无聊时的时间。

电脑屏幕上,电影还在继续,这好像是一部恐怖片。各种惊悚的剧情层不出断,这部电影是天才恐怖片导演的巅峰之作,据说很多大叔级人物都被吓哭过,有很多人表示被吓的不敢去独自去厕所。

可惜,宋书航依旧没感觉到任何可怕之处,重新拉回进度条看了一会儿后,他又打起哈欠,慢慢的从坐姿变为躺姿,眼皮亦越发沉重起来……

如果那位天才导演知道自己的电影只有这点效果的话,会哭的吧?

迷糊间,宋书航做了个美梦。

是个极爽的美梦,美滴很。有仙人,有超人,有各种仙境。

长生逍遥,移山倒海,仗剑人间,这是古往今来多少人的梦想?只是随着年龄增长,现实破碎梦想,人们只能将梦藏于心底,不再多想。

梦终究是梦……

**********

次日,5月21日,星期二,凌晨1点。

聊天群中,群主黄山真君终于上线。

他一上来,北河散人便冒头问道:“真君,昨天你加的那叫‘书山压力大’的是谁?在哪修行的?”

“昨天加的人?你们没和她交流吗?那是本尊一位老友在这个时代生的女儿,好像资质不错,年纪轻轻已经是三品后天巅峰,马上就要步入四品先天了,很了不得呢。”黄山真君哈哈一笑,回道。

这个时代才出生,那年龄估计不到四十?这个年龄就已经是三品后天巅峰,的确是个天才。北河散人暗暗点头,不过对方取的道号还是很怪啊,‘书山压力大’怎么看都感觉不象是道号。

北河散人还在想着呢,黄山真君却突然道:“咦?本尊老友女儿的道号不叫‘书山压力大’啊。话说,这书山压力大是毛玩意?”

“……”黄山真君囧了。

不是什么毛玩意,是真君您昨天加的未知人类吧。

他试探着问道:“真君,您不会是加错人了吧?”

“待本尊看看。”

片刻后。

黄山真君在群里发了一串的冷汗表情:“还真加错了。号码只差中间一位数,本尊将8输成9了。没想到本尊竟然会犯下这种大错。”

北河散人呵呵笑道:“我就说呢,就算再怎么融入现代社会,也不会有人将自己的道号定为‘书山压力大’啊。”

黄山真君继续发了一串冷汗表情。

然后他急忙操作,重新将自己好友女儿拉入群中。

群消息提示:‘灵蝶岛羽柔子’已加入九洲一号群。

这名字才符合九洲一号群的画风,一股浓郁的仙侠气息扑面而来。那个书山压力大的名称,绝对是混入的奇怪东西。

新人一加入,狂刀三浪便马上冒头:“哟,新道友是仙子呐,亮个照,报三围呗!漂亮的话约不约?”

狂刀三浪早潜水了很久——他虽然是属金鱼的,但记忆力终究比三秒要长点。昨天已经被人提醒过,所以为了避免得辈大前辈,今天他小心翼翼潜水观察情况。

听黄山真君说新加入的仙子是好友之女,而且修为是三品后天,狂刀三浪便放心了。不是‘前辈’级的人物,他可以尽情的调戏一下,过过口瘾。

这群里新人很少,他憋的可狠了呢。

三浪一开口,黄山真君顿时脸都黑了。

“……”灵蝶岛羽柔子输入一串冒号,然后幽幽的又发了一句:“由于时间不早,所以老夫女儿已经按时打坐练功了。她的号码暂时是老夫在挂机,等着黄山道友加群。咳……早就听说九洲群中三浪道友风流倜傥,能说会道,百闻不如一见。三浪道友,老夫欣赏你,改天请你喝酒。”

狂刀三浪顿时好生尴尬,调戏妹子却遇上了妹子老爹,这天底下没有比这更羞耻的事了。他好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好在这位前辈似乎性格随和,轻轻一句话就带过此事。

接着,这位前辈和群里在线的众人打了声招呼,请大家将来多多照顾自己女儿。然后,便潜水挂机去了。

看到前辈离去,狂刀三浪松了口气,乐呵道:“还好,看样子这位前辈不是开不起玩笑的人。说不定到时候有机会,可以和羽柔子姑娘本人聊聊。”

“……”黄山真君。

“……”北河散人。

药师难得又冒了个头。他是惜字如金的男人,一般很少冒头说话,这次却难得打了四个字:“自求多福。”

“?”三浪疑惑。

但惜字如金的药师显然不会再多解释。

“看新人道号前缀。”北河散人解释道,不作死就不会死,这道理为什么三浪兄永远都不会懂?

“前缀?灵蝶岛?”狂刀三浪似乎还没反应过来。

“是的,灵蝶岛!再加上是位前辈,你就没想到谁吗?”北河散人提示。

半晌后,狂刀三浪恍然大悟,在群中刷了一串‘跪了’的表情:“是那个针针计较灵蝶尊者?”

灵蝶尊者是一位强大的前辈,他什么都好,正直侠义……就是喜欢和人计较各种鸡毛蒜皮小事,在斤斤计较的道路上已经登峰造极。别人是斤斤计较,他已经是针针计较!

北河散人气的嘴角都抽了:“我可没这么提醒你啊!”

黄山真君叹了口气,他实在看不下去了:“三浪,我那老友只是挂机,但还没下线。”

也就是说……聊天记录可能会被看到。

不,是一定会被看到的!

黄山真君实在不能看着三浪继续作死,怎么说也是自己群里的后辈。

“我擦,完蛋鸟。”狂刀三浪仿佛看到了不久后的未来,灵蝶仙尊登门拜访,然后对他各种虐的场面。他的眼眶又湿润了,这次似乎惹上了一个更麻烦的大前辈了?

三浪顿时惨叫:“真君,请帮我求情啊!”

黄山真君给了个冷漠的背影表情。

群里人不再理会三浪败犬般的叫声,淡定的转移话题。

北河散人问群主道:“真君,那个‘书山压力大’要怎么解决?”

苏氏阿七道:“要踢掉吗?毕竟只是普通人,不太好参加我们之间的聊天。”

“咳,既然被本尊误加了,那也算是一种缘份吧。让本尊算上一卦,看看怎么处理。”黄山真君回复道——主要是他突然将对方加入了群,现在说踢就踢,他岂不是很没面子?

所以至少也算上一卦做做样子,当个借口,再将人踢掉。

这样一来显示自己高大上的逼格。

二来,他前不久突然对卦算学很感兴趣,学了个把月,正手痒的很。无论干什么事之前,都喜欢算上一卦。

说罢他以身边一本《唐诗宋词》起卦,伸手翻动,运转算卦秘术。冥冥中的力量将一句诗词抽出,形成卦像。

这次起卦顺利极了,黄山真君自学习卦术来,第一次起卦这么有感觉过!

他一脸欣喜的看着卦像结果。

然后……

黄山真君面沉如水。

黄山真君脸色变臭。

且看那卦像: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

印象中这诗词是唐朝一个叫白居易诗人写的,很经典,后来经常被人引用来形容爱情?

顿时,黄山真君感觉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

比翼鸟你妹,连理枝你妹啊!还愿为连理枝,本尊还不如自挂东南枝去啊!

难不成他堂堂黄山真君要去和那性别为男的‘书山压力大’演绎一段你死我活、惊天动地的爱情?这不由让他想起了华夏战国时的龙阳君——顿时感觉如吞了蟑螂,倍恶心。

“这肯定是本尊卦术修为不够,毕竟才学了一个月……所以本尊应该再算一卦!是的,肯定是这样!”黄山真君再次运转卦术秘法,冥冥中的力量再次翻动《唐诗宋词》。

又有一句诗词被抽出。

这次卦术秘法运转超级顺畅,黄山真君自我感觉良好,绝对中了!

他看向卦像。

然后……

真君脸色都白了。

卦像:“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暮你大爷!

“本尊真不信邪了!”黄山真君再次起卦。

这次感觉更棒,黄山真君感觉自己的卦像修为在这一刻登峰造极!

这次必中!

他低头看卦像:“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

“深呼吸,深呼吸。”黄山真君淡定合上唐诗宋诗,四十五度角忧郁的望向天空——真是好惆怅的感觉啊!

接着,真君淡定的将手中精装版唐诗宋词撕碎,一边撕一边用力点头:“本尊果然没有卦术方面的天赋,天生不是做卦师的料。所以,本尊算出来的卦像肯定都是错误的!”

他将撕碎的唐诗宋词扔到一边,心里更是暗暗发誓绝不再手贱算卦!

精装诗词的碎片被扔到一边,真君在群中输入道:“那书山压力大……先留着吧。本尊刚才算了一卦,发现他和本尊有缘,会加他入群不是偶然,而是必然!之后会怎样就看他自己的造化吧。”

真君用各种卦术方面的词汇搪塞,至于卦像的结果,打死他也绝对不会透露半字!

妈蛋,就算有缘,那肯定也是孽缘!

“那便留着吧,反正估计不久后他自己也会退群吧。话说真君卦像结果是什么?”北河散人听说过真君在学卦术,所以很好奇这位前辈算出了什么。

“……”黄山真君:“那啥,你们继续聊,我有急事先下了。”

话罢,他迅速下线,留下一脸茫然的北河散人。

0 第三章 一张丹方
太阳高升,时值正午。

室友知道宋书航感冒没好,让他好好休息,已经又为他补请了一天病假。

“病情怎么感觉越来越严重了?是不是因为最近缺少锻炼,身体素质变差了?”宋书航道。

在他身边有一份皮蛋粥,这是室友中午替他带来的。

“好人呐!”宋书航毫不犹豫的给室友们发了张好人卡。

睡了不知多久,他早饿的前胸贴后背,几下扒完了皮蛋粥,又打开电脑。

习惯性打开聊天软件后,便看到了‘九洲一号群’后代聊天数目的红点。

宋书航好奇的伸手打开九洲一号群,想看看里面的仙侠资深中二群友们一夜都聊了什么。

凌晨时的聊天记录浮现在他眼前。

北河散人关于‘新人’的提问、狂刀三浪的作死,有趣的灵蝶岛前辈。还有自称算了一卦,算出和自己有缘的黄山真君。

看着聊天记录,几人的形象在书航的脑海中丰满起来。

“原来是加错人了啊,我就说呢,我都不认识这黄山真君。”

从聊天记录来看,这群还不是谁都能进的样子?入群都还要有人推荐。

还有,群里这群资深仙侠迷们的年龄似乎都不小,甚至连女儿都有了。

而且听口气似乎女儿都不小了?那算起来说不定都四五十岁人了,这么大了还中二,他们的女儿还真辛苦。

刷着群里的聊天记录,宋书航保持着潜水状态,绝对不发言。

看群员们犯二是很有意思的事情,但如果自己也掺进去的话那算啥?自己又不犯二。

所以他的打算就是潜水看聊天记录,纯当每日笑话。

等到哪一天,他感觉这群没意思了,就会退出九洲一号群。

他自己一直是这么认为的。

**********

不知不觉,十天时间过去……

6月1日,周六,儿童节。

书航的室友都是半住宿半走读的,也就是周一至周五都住宿,周末会回家。所以一到周末,宿舍就只剩他一人孤零零的。

宋书航的感冒早恢复,就是还有点鼻塞和咳嗽。这咳嗽是寒咳,恢复起来比较麻烦。保养不好的话会咳上个把月。

周六休息,书航一觉睡到八点才起床,又去食堂吃了点清淡的。

无事可作便回到宿舍。

打开电脑后,他习惯性的到九洲一号群看聊天记录,这已经成了他每天打发时间的好方法。

不知不觉,加入这个群已经十多天。

潜水中的十多天时,看到群里人大部分都在聊着到哪个秘境闯荡,收获多少。又或者哪里出现恶鬼妖魔,要么降伏,要么斩杀。

讲的都跟真的似的。宋书航想,自己要是将这些内容复制下来,再修饰一下都能发到网上当仙侠小说赚稿费了。

十天时间内,宋书航也认识了群里好几个人物。

比如很少冒头的群主黄山真君。

还有从他加群后就没出现过的两位管理员大罗教雨月真君、七修尊者。

经常在线的‘情报通’北河散人、作的一手好死的狂刀三浪、张口闭口就是打架的苏氏阿七,惜字如金的药师。

还有一直潜水,就算冒头也只发表情和标点符号的云游僧通玄。据说这位高僧在修闭口禅,不仅不能说话,连打字都不行,最多就发个表情。

最后,就是在这稍稍有点中二病群里,发言却很正常的灵蝶岛羽柔子。她的号码和宋书航的只差一个数字。托她的福,书航才有机会进入这个九洲一号群呢。

这些情报都是热情的‘北河散人’向‘灵蝶岛羽柔子’介绍其他群成员得到的。

……

……

今天打开九洲一号群,第一眼便看到药师的发言。

难得,惜字如金的药师开金口:“改良了个基础丹方。”

这可是加标点有七个字的一句话,宋书航加群到现在都没看药师发过这么长的消息。所以,他很好奇的看了下去。

药师的消息是凌晨时发的。

“简化版淬体液丹方:人参三两、枸杞子四两三钱;朝露玄草一两;阳起石三两、女儿香一两三钱……鲜霸王枝一两、九阳赤炎竹切片四两……”

一连串四十五种药材,其中有比较眼熟的人参、枸杞之类,也有比较生僻的阳起石之流,还有一些根本没听过的什么朝露玄草、鲜霸王枝、九阳赤炎竹之类。

“按配方比例逐次投入药炉,闷烧约五分钟;投入新药材,继续闷烧约五分钟。注意火候!如此循环,直至药液成糊。成品淬体液色泽为黑,透明,味冲。”

通俗易懂!

四十多个药名书航认得不多,他好奇的在网上查了一下。

丹方中,有三十种是普通的中医药材,都是补气血之类的。

还有十五种如朝露玄草、霸王枝啊、赤炎竹啊则根本没听过,不会是这位‘药师’和群里的人妄想出来的东西吧?

“这些家伙病太深了,连药方都搞出来了,不会真有人按药方去做,然后吃下那药糊吧?”宋书航心中暗道。

他有些担心,因为饭可以乱吃,药却不能乱喝啊!

乱吃药会死人的吧?要不要劝一下这些中二的群友?怎么说自己都在边上看了十多天呢。

要是群里有人乱吃药死掉的话,他有点于心不忍。

他继续下接聊天记录,果然,已经有人按丹方炼药去了!

竟然是群里显的最正常的灵蝶岛羽柔子这姑娘,时间在凌晨两点左右。

灵蝶岛羽柔子:“和老版淬体液比起来少了很多已经稀有的药材,炼药过程也简化了太多。药师前辈,火候要掌握到什么程度?我刚试了一下结果中途就失败了。还有药效的话和过去的比起来差距多少?”

“效2:1。”药师道。

药效只有以前的一半,毕竟减少了很多珍贵的药材。但是以这么普通大众化的药材就能配出淬体液,怎么说都赚了。

“火候和具体闷烧时间自己摸索,解释不了。”药师再次难得的发了句长话,也只有在关于炼丹药的问题上,他才能咬牙多打几个字:“还有,如果妳的‘控火诀’不好,推荐使用控火法宝。”

“谢谢前辈,我再去试试。”灵蝶岛羽柔子发了个笑脸,便潜水去了。

灵蝶岛羽柔子最后发言是凌晨两点十三分,如果她后面就去炼丹了的话,算算时间她应该已经炼了好几炉丹药了?

会死人的吧?本来就是一群中二病很萌萌达了,再吃错药的话,岂不是会变的超级萌萌哒?原本说不定还能再抢救一下,现在吃了药后就根本没救了好不好!

他终于良心过不去,忍不住在聊天框中输入:“药不能乱吃啊!”

正当他准备敲回车,输入自己在群里的第一句话时……聊天窗口震动了一下。

群聊天画面中弹出了个大笑脸。

却是从宋书航入群来就没冒头过的管理员七修尊者:“配方很不错,我刚同时试了七炉,很轻松就全成功了,成功率是极高。我服用了一些,药效差不多有老款淬体液的二分之一效果还多一点。但配方成本却比老版的降低了十倍。虽然只是最低阶的淬体液,但如今天地灵气日渐稀薄,珍贵药材越加稀少的我们来说,真是个好东西。药师,继续努力。若是能改善三品以上的丹方,那就真是功德无量了。”

“补充:最重要的是,炼制方法难度大大降低,甚至可以交给练药学徒炼制。”

七修尊者乃是群里有名的大前辈,实力比黄山真君还要强上一线。而且他在炼丹方面也有极深的造诣,在这个群里可以说是炼丹方面的权威,他的赞扬自然让药师这个后辈倍受鼓舞。

“谢前辈,我努力!”药师激动的打出了六字以上的一句话,而且速度还很快。

宋书航嘴角都开始抽搐起来:竟然已经有人炼制服用那‘淬体液’了?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