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点简介:小说阅读网(www.xksjvipyd.com)是一个专业的小说资源网站。为广大书友推荐小说最新章节在线资源。小说推荐无广告无弹窗阅读:【系统流、无敌流、重生流、异世修真、校园都市、总裁豪门、历史军事、玄幻仙侠】小说资源丰富赶紧收藏。

穿越之毒妃嫁到、小说阅读网、小说、顾青辞、穆玄景

穿越之毒妃嫁到、小说阅读网、小说、顾青辞、穆玄景

穿越之毒妃嫁到

小说阅读网推荐:★★★★★★★★★★★★★★

小说主角: 顾青辞,穆玄景

更新时间:2021-07-01

穿越之毒妃嫁到小说: 更新至第 406 章

站点导航:穿越之毒妃嫁到

站点资源:小说阅读网

小说资源: 最新更新章节 热门小说 小说排行榜 免费小说阅读 男生小说 女生小说

穿越之毒妃嫁到小说简介内容:
自从穿越到古代以后,顾青辞每天都在忙着对付渣男渣女忙着改变自己,不知从什么时候起病娇王爷穆玄景闯入了她的心房,并且还带给了她一阵惊喜。


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资源:小说阅读网(www.xszyku.com)

0 第1章 死狗迎亲,
初春,太子府门口爆竹连连、锣鼓喧天,围观百姓个个都伸长了脖子等着看好戏。

今日太子迎娶,本是举国欢庆的大日子,可却因太子妃的身份而成了全城茶余饭后的大笑话。

谁不知道护国大将军的孙女儿顾青辞是个十足的花痴蠢货,要不是仗着老将军的战功怎能求得赐婚嫁进太子府?

砰地一声,花轿落了地,众人的视线纷纷聚集到太子府的门口。

可吉时都快过了,这扇门还迟迟没动静。

正在百姓议论纷纷的时候,吱呀一声,大门开了。

可任谁也没想到,出来的竟然是个提了条死狗的小厮。

“太子殿下有令,迎娶太子妃的吉时府里居然死了条狗,此乃不祥之兆,对北晋国运有损,请回吧!”

说完,小厮把死狗扔在花轿门口就跑回去关紧了大门。

随即太子府门口响起一阵爆笑。

“哈哈,真是天大的笑话!头回看到门都进不去的新娘子,出来迎亲的居然是条死狗!”

“我就说嘛!傻子还想嫁给太子?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吧!”

“嘘……小点声!”

“怕什么,还不是这傻子自不量力,这婚事早就是满城皆知的笑话了!”

……

送亲的队伍一下子乱了。

站在花轿旁的陪嫁丫鬟凝香眼睛转了转,然后咳了一声,“太子殿下有令,赶紧把人送回去!”

轿夫连忙抬起轿子,巴不得立马把烫手的山芋丢回去。

“慢着!”中气十足的一记女声响起,压下了嘈杂的喧哗声。

凝香和轿夫都愣了一下,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是轿子里传出来的声音。

凝香只当是那个傻子大小姐又要哭闹,哄一下就行了,于是笑眯眯地凑到轿子门口。

“大小姐,殿下是怕死狗对大婚不吉利,这是关心您呢,咱们回家,到时候太子殿下一定亲自来接您呢!”

花轿里久久没有回应。

凝香莫名觉得头皮发麻,以往这个傻子不是哄两句就笑嘻嘻地答应了吗?

她瑟瑟发抖地伸手要去挑花轿帘子,可还不等她挑开帘子就被冷不丁地抓住了手腕。

“哎哟……”凝香只觉得手腕一阵酸疼,然后不受控制地瘫在了花轿前。

这时,一抹红色的身影踩着瘫在地上的凝香走出了花轿。

看到新娘子自己走出花轿,两旁围观的百姓都瞪大了眼睛。

虽然有盖头遮着看不清脸,可新娘子腰挺得笔直,不声不响间自有一番清傲的气势。

死一般的寂静中有人喊了声:“哟!别是顾家那大傻子受了刺激发疯了!”

围观的百姓这才一一反应过来,他们刚刚居然被一个傻子震慑住了,分明傻子还是那个傻子!

“就是!哪个新娘子会自己下花轿?丢死人了!”

“护国大将军真是倒了十八辈子血霉才有这么丢人现眼的孙女儿奥!”

……

红盖头下,顾青辞那张素净却难掩绝色的脸上满是无语,嘴角浮起一抹讽笑。

三天前,她制毒时出意外,睁开眼竟成了北晋护国大将军的孙女儿、待嫁的准太子妃。

本以为穿成一个傻子大小姐倒也乐得自在,谁知道她周围全是虎豹豺狼。

大婚之日就有人想让她进不了门当众出丑,还要给她冠上一个扰乱国运的帽子。

可惜,她已经不是那个任人欺辱的傻子,把她当软柿子捏?那就要看这些人的手到底有多硬了!

这时候顾青辞还盖着盖头,只能依稀看到花轿旁的死狗,刚刚她在花轿里就闻到了从那个方向飘过来的味道。

不过是最普通的毒药而已,她这个金牌毒医鼻子一闻就能辨别。

毒死一条狗就来羞辱她?做梦!

很快,门口的骚动传到了大门里面,管家福安怕顾青辞这个傻子闹事连忙开门出来。

没想到刚开门他就看到顾青辞走向那只死狗,福安不屑地嗤笑了一声。

围观的人都屏住了呼吸,瞪大眼睛准备看顾青辞犯蠢。

此时,顾青辞却慢悠悠地从袖袋拿出一根银簪,然后利落地扎进了狗的胃里。

随即顾青辞高举银簪,故意笑眯眯说道:“真好玩儿!这银簪还会变黑!”

瞬间,人群里一下子炸了。

“有毒啊!原来狗是被毒死的!”

“不会吧?谁做的啊!”

……

管家福安脸色一变,这到底怎么回事?顾家那个蠢货怎么会拿银簪验毒?

他吓得不轻,但还是安慰自己是那蠢货误打误撞,于是大声喊道:“顾大小姐不清醒了!来人!赶紧送顾大小姐回……”

他话还没说完就感觉喉咙一阵刺痛,然后怎么都说不出话来了!

顾青辞收回撒药粉的手,然后声音一变,完全没有之前的傻气,反而透着寒意。

“今天是太子府大喜的日子,你居然敢毒死府里的狗来诅咒太子?你这是给皇家泼脏水!”

她闻到了福安身上也有同样的药味,这狗必定是他毒死的。

这时候福安脸都吓白了,他想开口辩解可怎么都说不出话,于是他抬脚就往回跑。

顾青辞眉头拧了一下,正纠结要不要不顾形象抓住他,没想到跑到门口的福安突然跪了下来。

顾青辞的视线敏锐地捕捉到他膝盖旁的小石子,她心里一颤,所以是附近有人在做手脚?

来不及想是谁做的了,反正送上门的,不用白不用。

于是眼睛一转,顾青辞喊道:“太子府管家藐视皇威罪大恶极,现在已经认罪,我替太子清理门户,来人,把这个刁奴抓起来!”

围观人群一阵倒吸凉气,全都僵在原地。

赶来的太子府侍卫也看傻了,谁能想到一个傻子居然要抓太子的心腹管家?

顾青辞看他们不动手,于是大喊道:“不动手?那你们就是包庇罪犯……看来你们都是同党!”

大庭广众之下,藐视皇威的罪名谁敢沾?一群侍卫立马把说不出话的福安捆了起来。

门口总算清净了,顾青辞也不客气,开口道:“还不赶紧清理门口,今日可是大喜的日子!”

说完顾青辞抬脚就要进门。

就在围观人群一阵唏嘘的时候,突然一记身影扑了过来!

顾青辞被撞得猝不及防,低头一看竟然是刚刚瘫在地上的陪嫁丫鬟凝香。

刚刚在轿子里她对凝香没下狠手,谁知道这女人居然这时候扑过来。

而此时,凝香的眼睛虚闪了一下,抱住顾青辞的腿就放声大哭。

“大小姐!您不能带刀进府啊……刺杀太子是灭九族的大罪!奴婢死也不能让您做傻事!”

0 第2章 绿帽顶破天,
凝香这一嗓子让围观的百姓一下子炸了锅。

“我的天!顾家的傻子要刺杀太子?!”

“陪嫁丫鬟哭那么伤心,八成是真的啊!”

“呸!真不要脸!北晋哪个男人看得上她?现在太子答应娶她,她还想杀人!”

……

一群侍卫看到这个情形立刻拔刀把顾青辞围了起来。

风暴中心的顾青辞不为所动,只是嘴角带着讽笑,透过盖头看着凝香。

在顾家装了三天的傻子,还真当她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算计的?

按照原主的秉性,今天受辱肯定哭闹,不管进不进得去这丫鬟都会当场捅出藏刀的事。

死狗加刺杀,两罪并罚估计不仅顾青辞要死,整个将军府都会受牵连。

顾青辞只觉得心寒,背后算计的人竟然这么恶毒,连一个愚傻的女孩子都不放过。

既然她来到这里,那就容不下这些人渣蹦跶!

顾青辞心里盘算,表面却不声不响,像个没事人,反正太子还没出现,那就闹得越大越好!

看顾青辞不说话,凝香松了口气,暗想这傻子肯定吓呆了。

于是她继续哭喊,看似以死相劝,实则字字句句都指控顾青辞的谋逆大罪。

顾青辞斜倚着门框,抱着手臂欣赏这个凝香鬼哭狼嚎的表演,顺便等着太子的动静。

然而,此时斜对面隐蔽的拐角处,身穿墨色华服的男子慵懒地摩挲着手里的石子。

这人正是北晋有名的病弱王爷穆玄景。

他身材清瘦,一袭墨色华服更衬得俊美的面容苍白了几分。

虽然只是静静伫立,但那双黑濯石般的眸子如黑夜般深邃,让人不敢直视,

看着太子府门口的情形,他那张清冷的面容上嘴角微翘,带了丝若有若无的玩味。

本以为今天来这里注定无趣,没想到还有这样的意外。

这个顾青辞竟然和他调查到的消息截然相反。

旁边的随从疑惑地问道:“王爷,您刚刚为什么要击倒那个管家?为了帮顾大小姐?”

穆玄景淡漠地垂下眼,随即扔了手里的石子,“本王好奇罢了,追影,你说她进不进得去太子府的门?”

追影立刻摇头,“不可能,谁不知道顾大小姐是个痴傻的,不管谁在算计,今天肯定没个善终了。”

穆玄景抬眸,视线牢牢锁住那一袭红衣,只一个背影竟让他眼底涌起少有的光亮,“追影,随本王去太子府贺喜。”

“啊?”追影见鬼一样拍了下脑袋。

什么时候自家主子也关心起这档子八卦来了?而且还是对这样一个女人?!

此时太子府的大门口,一个嬷嬷冲了出来。

侍卫认出这是太子的另一个心腹孟嬷嬷,于是都恭敬地看向她,让她主持大局。

孟嬷嬷厉声呵斥道:“来人!给我把这个刺客抓起来!”

说着孟嬷嬷伸手就要扯掉顾青辞的盖头。

顾青辞一抬手就逼得孟嬷嬷倒仰过去,她厉声道:“我的盖头只有太子殿下才能掀,怎么?你是太子殿下?”

孟嬷嬷没想到传说中的傻子突然这么厉害,她摔在地上一阵吃痛,眼底迸出怒火。

“好!就让太子殿下亲自治罪!把这个丫鬟也绑过去!”

随即侍卫拿刀押着顾青辞和凝香走向正厅,这一幕在大红色喜庆的背景下显得格外讽刺。

尽管耳畔时不时听到嘲讽声,可顾青辞的脸色始终冷清,她不在乎今天吉不吉利,毕竟她没觉得自己真在嫁人。

要不是怕牵连到将军府几百口人她早就离开了,鬼才想嫁给什么太子。

走到正厅门口,顾青辞还没迈步进去就听到了女子娇柔害羞的声音。

“殿下,我怎么能坐太子妃姐姐的位置呢?今天可是殿下和姐姐大婚的日子,这可是喜堂……”

喜堂正中央,穆君佑身形健硕,一身吉服更显丰神俊朗,他温柔地伸手将女人抱上主位,目光宠溺。

“月儿,这婚宴哪里轮得到那个蠢货?现在就是本太子娶你的吉时。”

门口,隔着薄纱盖头的顾青辞依稀看到一男一女相互交叠暧昧不已,顾青辞满脸呵呵,她不用看都知道这女人是温如月。

温如月出身差,只是个小官的庶女,但因为和将军府沾点亲戚关系就巴结上顾青辞,并且成功靠着顾青辞搭上了太子。

原主的记忆里,温如月温婉善良,尽心尽力地帮原主追太子,求老将军用军功换赐婚也是温如月背后挑唆。

顾青辞心里翻了个白眼,真是好一朵矫揉造作的白莲花。

看到一身嫁衣的顾青辞,穆君佑顿时满脸鄙夷,怒吼道:“谁让你们放她进来的?晦气!”

温如月慌乱地缩进穆君佑怀里,眼睛却重重地看了眼跪在地上的凝香。

凝香收到信号立马哭喊,“求求太子殿下了!饶过我家小姐!我家小姐是被男人骗了才会做这种傻事!她不是真心想要刺杀殿下的!”

“什么?”穆君佑脸色顿时阴沉,之前他只吩咐人羞辱顾青辞,自己则一直跟温如月腻歪,也不知道藏刀一事。

孟嬷嬷立马把刚刚的事添油加醋地说了一遍。

听到顾青辞意图谋逆,温如月如同受了惊吓的兔子立马跟着跪了下来,眼泪簌簌而落。

“不会的!殿下这一定是误会,姐姐不可能这么做的!一定是有人陷害啊!”

穆君佑心疼地拉起温如月揽进怀里,“你就是太善良,还相信这个贱人,被她欺负的还不够?”

说着穆君佑立刻喊道:“侍卫呢?给我搜她的身!”这一次他一定要弄死这个蠢货。

看到一群人冲过来,顾青辞终于悠悠然开了口,“等一等。”

穆君佑见顾青辞居然敢顶嘴,他恨不得亲手把这个蠢货掐死,天知道他有多恶心这个顾青辞!

“顾青辞,你真以为本太子不敢弄死你?!”

顾青辞慢悠悠地开口道:“我现在还是太子殿下你明媒正娶的太子妃,如果人人都能碰我,那你算什么?绿帽顶破天?”快看"jzwx123"微X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0 第3章 贱妇,
敢说他戴绿帽?穆君佑脸色沉到极点,厉声吼道:“孟嬷嬷!你去搜!”

没一会儿,顾青辞身上的东西一件件被扔在地上,都是帕子喜果之类。

快搜完时,凝香像是保护顾青辞一样扑了上去,可她的手却暗地里拽了顾青辞的腰带。

咯噔一声,硬物掉在了地砖上。

凝香看都没看就跪下了,“殿下饶命!饶命啊!我家小姐不是故意要藏刀的!”

温如月也跟着跪了下来,柔柔地哭道:“殿下饶了姐姐吧!姐姐是一时糊涂啊!”

穆君佑怒声道:“好你个顾青辞!你居然敢携带凶器意图谋逆,来人,把这个贱妇拖出去……”

女人的哭声和穆君佑的吼声响成一团,顾青辞实在是耳朵疼,她一把扯掉盖头,“够了!”

顿时,穆君佑一怔。

他见过顾青辞,可那时她脸上粉比城墙厚,眼睛和嘴花花绿绿,又丑又恶心。

现在站在他眼前的女人清丽脱俗还带着一抹冷艳,再加上一身红衣,不由得让他惊艳了一瞬。

满屋子的侍卫和佣人也都傻了眼,不是说将军府的大小姐又丑又傻吗?这分明就是个大美人啊!

一旁,温如月和凝香都懵了,顾青辞脸上的“妆”呢?

温如月最怕顾青辞那张绝色的脸被人发现,所以她下足了心思丑化顾青辞,可今天她的努力全毁了!

此时,站在正厅中央的顾青辞则是冷笑连连。

以前原主被温如月和凝香撺掇着化得又丑又恶心才出门,还骗原主太子就喜欢这样,所以原主在京都是有名的痴傻丑女。

上花轿后她早就把乱七八糟的脂粉擦了。

这时候,看穆君佑迟疑不动手,温如月慌了,她立马抱住穆君佑的腿,咬着唇楚楚可怜地喊道:“殿下……”

穆君佑顿时清醒,顾青辞再怎么折腾脸还是个无脑蠢货,比不上他的月儿半根手指头。

“来人!把这个贱妇绑起来!”

顾青辞弯下腰作势要拿刚刚掉下去的东西,周围的侍卫立马警戒地拔刀,可下一刻一屋子人全懵了。

谁都没想到,顾青辞从脚边捡起的居然是一块小铁牌!

顾青辞掂了掂手里的铁牌,心里不住地讽笑,她早把身上的东西调了包,这铁牌可是御赐的,今天这出好戏她砸定了!

顾青辞刚要说话没想到却被喊声打断。

“景王殿下到!”

随即一个淡然清冽的声音响起,“这是怎么了?不是大婚么?本王特地来贺喜。”

此时穆君佑的脸色比刚刚还难看了。

众人纷纷哑然,太子殿下为了羞辱顾青辞根本没请几个正经宾客,这鲜少出门的景王怎么会来?

景王?顾青辞听到议论声疑惑地在脑海搜索了一圈。

景王穆玄景是当今圣上的弟弟,太子的小叔,他备受圣恩可身体孱弱,连出门都罕见。

看了眼被人搀扶着的穆玄景,没想到那张苍白的脸竟然意外的俊美,顾青辞都怔了一瞬。

可随后她一阵无语,本以为能有贵客可以利用,没想到来了个不顶事的病秧子。

顾青辞来不及多想了,反正这病秧子也是太子长辈,于是她眼睛一转就跪下来,用更高的声音嚎起来。

“冤枉啊!臣女感念皇恩,出嫁之日也带着御赐的圣物,只求能为皇家祈福,谁知道……竟然被人诬陷谋逆!”

穆君佑又羞又恼,“皇叔,别听她胡说……”

顾青辞打断他,冲着景王拜下去,“求王爷看在皇家颜面为臣女做主!为太子殿下做主!”

穆玄景看顾青辞尽管弯腰,可傲气却浑然压不住,他眼底闪过一抹深意。

一直没回应,顾青辞抬头看了眼,却看到景王绕过她走向穆君佑。

顾青辞心里咯噔了一下,暗骂自己是不是蠢,景王是个风吹就倒的,一向不管事,他怎么可能会为了一个不相干的女人破例呢?

这时候穆君佑看穆玄景好像漠不关心,松了口气,十足放心地说道:“皇叔,今天这件事您看……”

顾青辞眯起眸子,要是景王也要助纣为虐,她就先下手为强毒死这个病秧子陪葬!

这时缓缓落座的穆玄景鼻尖微动,然后扫过顾青辞的手,眼底闪过一抹异样。

没想到这小东西还真不好惹,居然想在众目睽睽下用毒?

他淡淡地开口道:“若是顾大小姐还没进门,那就是都城的冤案,则应上报大理寺……”

穆君佑一噎,上报大理寺那举国上下不都知道了?

他气的肝疼,讪讪说道:“顾青辞已经进门,是太子府的人了。”

穆玄景漫不经心地点点头,“进门了……那就是太子妃,是太子府的主子,这件事当然由太子妃亲自决断。”

什么?让这个蠢货决断?穆君佑尽管再愤怒也只能忍住,咬牙道:“皇叔说得有理。”

他暗哼了一声,不就是让这个蠢货进门么,他不信这蠢货还敢在他面前兴风作浪。

一旁,顾青辞彻底看呆,穆玄景轻飘飘几句话就让主动权到了她手上,所以说……穆玄景其实在帮她?

顾青辞猛地抬头,正好撞进了穆玄景那双深不见底的眸子里。

瞬间她后背一僵。

那双深渊般的眸子让她感受到极强的压迫,好像这个孱弱的男人体内蕴藏着足以睥睨苍生的力量。

她吓得低头,可余光再看穆玄景又是苍白病弱的模样,好像刚刚是幻觉。

穆玄景抬了抬手,示意追影扶他起来,“本王身子不适,先行回府了。”

一屋子的人都恭恭敬敬地起身行礼。

顾青辞也跟着行了个礼,不管景王今天为什么帮她,反正她先爽了就好。

可就在穆玄景从她身边走过的时候,她眼眸骤然一眯,这景王的身上有一种极浅极淡的味道,不是熏香,倒像是毒!

再抬头的时候穆玄景已经走远了,她咬着唇压下心里的怀疑,她现在自身难保,还怎么管得了别人。

随后,顾青辞直起腰,“既然景王殿下开了口,我也不能辱没皇家威严。”

说着她不疾不徐地扫了眼侍卫,厉声道:“管家毒死府里的狗还胡说八道扰乱国运,来人!拖出去乱棍打死!”

“我看谁敢动?!”福安是他的心腹,这该死的女人开口就要杀了?穆君佑满肚子的火气彻底爆发。

杀人般的眼神盯着顾青辞,他现在就要弄死她!添加"jzwx123"微X公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0 第4章 有什么不敢的?,
顾青辞看侍卫都缩回了脑袋,她一双冷眸闪过寒意。

她有什么不敢的?要是今天没办法立足,那她不会有什么好下场!在这个强者为尊的时代,懦弱只会被人当成脚下泥!

哗的一声,顾青辞拔出了侍卫的腰刀,故意喊道:“太子殿下忠君为国,怎能被刁奴辱没名声?”

话音刚落,顾青辞手里的刀挥了下去,生生废了福安一条腿,福安顿时惨叫连连。

顾青辞高声道:“今日大婚,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暂且废他一条腿!”

穆君佑气恼地掐住顾青辞的脖子,咬牙切齿地吼道:“顾青辞!你疯了吧?!”

顾青辞因为缺氧脸涨得通红,可她依然没有求饶,只是冷冷地看着穆君佑,艰难地开口道:“我是在……在为殿下清理门户。”

听到顾青辞这样的狡辩,穆君佑双手一僵。

要是杀了顾青辞,他不忠不孝不仁不义的名声就传出去了,他这个太子之位怎么坐稳?

看着顾青辞清冷的眸子,他硬生生压下了怒火然后猛地把她甩了出去,“给本太子滚!”

顾青辞被狠狠撞在墙上,她倒吸一口凉气,忍着剧痛挺直腰,沉声道:“事情还没处理完呢!”

她看向吓得瘫软在地的凝香,“污蔑皇室,破坏大婚,你居心何在?”

这时温如月眼眸微动,咬着唇柔弱地扑了过来,“姐姐,你没事就好,是凝香弄错了,这丫头素来忠心,她是担心你呀,月儿也很担心你的……”

她扑过来的瞬间看似无意地踢在顾青辞脚踝,珍珠鞋上的珍珠硌得顾青辞生疼。

顾青辞倒抽一口凉气,下意识地反手推开她,可下一刻温如月身子一歪猛地撞向旁边的桌子。

砰地一声,温如月重重摔倒在地,桌上一壶茶全泼在了背上!

顿时一片尖叫声,正厅大乱。

穆君佑第一时间冲了过去,焦急地抱起温如月,“月儿!”

温如月虚弱地窝在穆君佑怀里,小脸苍白,哭得楚楚可怜,“殿下,不怪姐姐,都是我身子弱……”

顾青辞皱起了眉,她明明没用多大力气,刚要过去查看,可还没迈步她就被暴怒的穆君佑一脚踢在心口。

“贱妇!再动月儿本太子让你不得好死!”

瞬间,顾青辞结结实实地摔在一堆碎瓷片上。

碎瓷片透过单薄的嫁衣扎进了皮肉,顾青辞咬紧牙没有发出痛呼声,她手心冷汗连连,但还是颤抖着爬了起来。

然而这时候穆君佑已经抱着温如月疾步冲了出去,“来人!宣太医!”

顾青辞忍着剧痛站稳了身体,可她抬头就看到所有人都围在了穆君佑和温如月身边。

顾青辞知道自己不能倒在这里,没有人会救她,于是她颤抖地扶住墙撑住身体挪向门口。

没一会儿正厅空空荡荡,就连从将军府来的人也跟着温如月去了,顾青辞讽笑了一声,然后咬牙往前挪着步子。

突然脚下一空,顾青辞整个人都后仰过去,想到后背上那些还没处理干净的瓷片,她闭紧了双眼。

然而,一双手及时扶住了她。

顾青辞站稳后才看清扶她的是个眉眼清秀的丫鬟。

这丫鬟叫竹苓,是原主从拐子手里买回来的,但因为顶撞凝香被罚为下等婢女,这次到太子府是负责洗下人的衣服。

顾青辞嘴角溢出一丝苦笑,“你现在还不离我远点,不怕被连累?”

竹苓咬牙说道:“小姐买奴婢进府那天起,奴婢这条命就是小姐的!”

说着,竹苓低头用全身力气撑住了顾青辞,哽咽道:“小姐伤的不轻!奴婢送小姐去栖霞苑!”

栖霞苑是太子妃所住的正院,顾青辞没力气说话,脸色苍白地点了点头,她必须立刻处理伤口。

可刚到主院门口,两人就被在指挥搬东西的孟嬷嬷拦住了。

竹苓气恼地说道:“我家小姐进了门就是太子妃娘娘,你敢拦路?”

孟嬷嬷刚刚吃了顾青辞的亏,心里正憋闷,于是冷哼了一声,“太子殿下有令,这栖霞苑的主院已经让温侧妃住下了。”

竹苓更加恼火,咬牙切齿地质问道:“一个侧妃住在栖霞苑的主院?”

顾青辞拉住了竹苓,然后扭头看向孟嬷嬷,“不知太子殿下让我这个太子妃住哪里?”

孟嬷嬷指了指旁边下人住的院子,笑了笑,“现在府上没有其他空院子,太子妃娘娘就先住栖霞苑的西侧院。”

竹苓脸都气白了,刚要说话却被顾青辞拦住,“就先去西侧院。”

看顾青辞主仆二人这么好打发,孟嬷嬷鼻孔朝天地嘲讽一笑,到底还是个蠢货。

到了西侧院,竹苓眼睛都红了,“小姐怎么能受这样的委屈,奴婢前几天来栖霞苑送过东西,这西侧院原先是下人住的!”

“我们只是暂时住这里而已,没关系。”

说着顾青辞冷汗连连地趴在了简陋的木床上,有气无力地说道:“竹苓,你帮我看下后背。”

因着喜服也是红色,竹苓掀开才发现顾青辞的后背上扎了不少的碎瓷片,正汩汩流着血。

竹苓眼泪直掉,“小姐,奴婢这就去请府里的大夫!”

顾青辞喊住了她,“这会儿府里大夫肯定都在温如月那里,你帮我把瓷片拔出来,桌上有酒可以消毒。”

竹苓双手颤抖地倒了一杯酒过来,可迟迟不敢倒下去,哽咽道:“小姐……”

顾青辞有气无力地说道:“倒吧,我咬着被子,可以忍得住。”

竹苓只好倒了下去,可顾青辞现在这幅身体太弱了,剧痛袭来,她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不知过了多久,顾青辞被后背火辣辣的痛惊醒,可模糊醒来却听到门外有嘈杂声。

“你偷东西人赃并获,来人!把她绑起来,给我狠狠打!”

“打我可以!但我求求你,我家小姐发烧了!把药给我!”

听到竹苓不断哀求的声音,顾青辞眼眸一紧,这傻丫头!

木棍的声音和痛呼声不断传来,顾青辞强撑着身体下了床,一瘸一拐地快步走出房间。

“都给我住手!”顾青辞扑在了竹苓身上,挥着木棍的小厮这才不敢再动。

竹苓又痛又害怕,但还是忍痛说道:“奴婢没事,小姐快回去躺着,不然伤口又要流血了!”

“我带你走。”顾青辞看着她肿得高起的臀部,冰冷的目光射向指挥打人的孟嬷嬷。

“这是我的丫鬟,要怎么处置是我的事!”

孟嬷嬷恼羞成怒,喊道:“老奴这是在执行家规,来人!把娘娘拉开!”

顾青辞趴在竹苓身上,冷冰冰地说道:“我看谁敢动我?!”

看到一群下人被震慑住,顾青辞艰难地伸手要扶起竹苓,“我们走。”

突然,身后传来了穆君佑低沉威严的声音,“慢着!”FL"jzwx123"微X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