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点简介:小说阅读网(www.xksjvipyd.com)是一个专业的小说资源网站。为广大书友推荐小说最新章节在线资源。小说推荐无广告无弹窗阅读:【系统流、无敌流、重生流、异世修真、校园都市、总裁豪门、历史军事、玄幻仙侠】小说资源丰富赶紧收藏。

最强修仙系统、小说阅读网、最强修仙系统小说、燕赵歌

最强修仙系统、小说阅读网、最强修仙系统小说、燕赵歌

最强修仙系统

小说阅读网推荐:★★★★★★★★★★★★★★

小说主角: 燕赵歌

更新时间:2021-07-01

最强修仙系统小说: 更新至第 1837 章

站点导航:最强修仙系统

站点资源:小说阅读网

小说资源: 最新更新章节 热门小说 小说排行榜 免费小说阅读 男生小说 女生小说

最强修仙系统小说简介内容:
燕赵歌第一次穿越,穿到了武道文明繁盛至极的异世界,一头撞进包罗万象,遍收天下经典的神宫藏书楼里,但随后便是一场天地大劫,连神宫也破灭了。   接下来居然第二次穿越,灵魂来到了同一个世界,不知多少年后的时代。   人们发掘承载破灭之后残存的遗留,这里的武道文明重新起步,还处于新一代的发展期。   装了一脑子神宫秘籍宝典的燕赵歌,二次穿越到当前的时代,简直就如同一个人玩惯了地狱模式之后,突然被丢去玩简单模式。   简直不要太爽!   不过在此之前,他先要解决一个问题。   “我不是主角?而是跟主角争妹子的反派高富帅师兄?”   “这剧本不对啊!”   


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资源:小说阅读网(www.xszyku.com)

1 拿错剧本了!
八极大世界,天域天中洲,当世有数武道圣地之一广乘山的山门外。

燕赵歌一袭白衣,外罩蓝袍,袍服上辊的黑边,昭示了广乘山一脉最核心弟子的身份。

而在对面,一个黄衣青年,正一脸不忿:“燕赵歌,你他吗不就是有个好爹吗?”

燕赵歌面无表情:“你刚刚骂我什么?有胆子你再说一遍。”

“说就说,怕你不成?你他吗不就是有个好爹吗?”

燕赵歌看着他,突然展颜一笑:“很好,就是这句,我最喜欢别人拿这句话说我。”

黄衣青年膛目结舌。

半晌后他才回过神来,恼羞成怒,再顾不得其他,向燕赵歌扑去。

燕赵歌漫不经心说道:“出手轻点,别打死了。”

黄衣青年一愣,然后全身麻痹,眼前景象变幻,半晌后才回过神来,自己让人悄无声息抓住后腰,然后整个人被凌空举了起来!

一个彪形大汉出现在燕赵歌面前,一只手将黄衣男子举在半空中,犹如拎着一个小孩子。

大汉笑眯眯的说道:“公子请先行。”

燕赵歌点点头,双手背在身后,悠然转身离开。

那大汉则嘿嘿笑着,单手举着那黄衣青年走远,对方只能发出一阵呜呜声。

燕赵歌入了自家山门,走在路上,脸上的戏谑之色已经不见,目不斜视,神情平静。

看上去,倒似乎是一派沉稳风范。

但其实这表情真正的含义是……

一脸懵逼!

“这个剧本不对啊。”燕赵歌喃喃自语,作为穿越大军的一份子,自己的打开方式一定有问题。

第一次穿越,穿到了武道文明繁盛至极的异世界,一头撞进包罗万象,遍收天下经典的神宫藏书楼里。

但随后便是一场天地大劫,连神宫也破灭了。

接下来居然第二次穿越,灵魂来到了同一个世界,不知多少年后的时代。

人们发掘承载破灭之后残存的遗留,这里的武道文明重新起步,还处于新一代的发展期。

装了一脑子神宫秘籍宝典的自己,二次穿越到当前的时代,简直就如同一个人玩惯了地狱模式之后,突然被丢去玩简单模式。

简直不要太爽!

唯一的问题是,二次穿越后,这具身体的原主人,留下了一个烂摊子。

“公子,你吩咐收集的东西,都准备好了。”那彪形大汉,这时重新跟了上来:“离焰真火火种的下落,也有消息了。”

燕赵歌脚步稍微放缓一点:“这却难得,可是查到确切下落?”

“镇龙渊东北部,范围已经在尽量缩小,下面人很快便会有更确切的消息传回来。”大汉憨厚一笑。

燕赵歌满意的点点头:“不错,不错。”

称呼自己公子,而不是师兄师弟的人,都是燕氏家族之人,自家老爹,不仅仅是宗门里位高权重的长老,同时也是燕家这一代的族长,整个大陆都声名显赫的世家豪族。

燕赵歌想要什么东西,只需要开出表单来,自有下面人去跑腿。

简单来说,眼下的燕赵歌,家世显赫,老爹牛逼,自己天才,一帆风顺。

可是……好像有哪里不对?

“公子,还有件事……”身旁大汉刚要继续开口说些什么,突然又将话吞回肚里。

面前迎面走来一个气息厚重的中年男子,每走一步,仿佛都引得身周空间景物震动一下似的。

到了近处,燕赵歌同对方见过礼,那中年男子微笑说道:“几日不见,燕师侄修为日渐增长啊。”

燕赵歌笑道:“精于勤,荒于嬉,不敢懈怠。”

中年男子说道:“镇龙渊前些日子有些响动,准备遣人探查,由年轻弟子前去,正好宗门小比刚刚结束,便将小比中前八名的新晋弟子也加入,权当做是一番历练。”

“只是有消息传闻,你有一个老对手,也在镇龙渊附近出现,燕师侄若是近来无事,索性做一次领队?”

他看着燕赵歌,目光中充满了期许与赞赏。

眼前的年轻人武道天赋卓绝,是真正的天之骄子,同龄人中的佼佼者,领军人物,广乘山年轻一代的脸面。

与之相提并论者,都是同龄人里天才中的天才,是八极大世界其他最顶尖宗门势力中,同一代里最杰出的天才,妖孽,怪胎。

当世四公子之一的广乘公子燕赵歌,虽然年纪尚轻,但已经是整个八极大世界闻名遐迩的俊杰英才,公认只要不夭折,未来必然可以成就一番传奇的人物。

“镇龙渊么……”燕赵歌琢磨了一下,当即便点头答应下来:“左右无事,我便走一趟好了,师弟师妹们,自会看顾一二。”

对方的意思,燕赵歌明白,是有其他宗门势力的强力年轻一代,也在镇龙渊附近活动。

若是碰上了,自家年轻弟子被对方压制,宗门脸面上不好看。

前辈师叔伯带队,自然不会被欺负,但年轻一代终究是弱了声势。

燕赵歌带队,这些问题就都不是问题了。

于自身而言,燕赵歌其实很乐意多出去走走,实地观察这个对自己来说全新的世界,同脑海中的信息记忆印证。

自己想要找的东西,也在镇龙渊,自己一些筹谋,也需要用到镇龙渊的环境,早晚都要去一次,这次就当是顺路了。

见燕赵歌答应下来,中年男子便更开怀了:“此次出行,燕师侄也好给后进弟子们做个表率,相信能让他们学到不少东西。”

辞别了中年男子,燕赵歌迈步前行,那彪形大汉跟在身旁,接着说道:“公子,俺刚才正想和你说,林姑娘那边,闭关时间似乎要延长,不能如期出关了。”

在他想来,自家公子听闻这个消息,该是有些遗憾和不满的。

但其实,燕赵歌此时却有翻白眼的冲动。

这就是身体原主人留给自己的烂摊子了。

这身体的原主人,昔日在外游历,和一个妹子相遇。

妹子本来有个青梅竹马的恋人,但在遇上身体原主人这个高富帅之后,最终动了心思,为了攀高枝,离开了自己原先的恋人。

虽然不是主动挖墙脚,但身体原主人对于美女倒贴,显然来者不拒,那妹子的草根前男友则颇为愤懑。

双方差距太大,身体原主人倒也不至于打压难为对方,对于对手的敌视,只有不屑一顾。

妹子本身武道天赋确实不俗,此前在小地方明珠蒙尘,之后随身体原主人回了广乘山,拜入门下,修为开始突飞猛进。

入门一段时间后,妹子闭关去了,而燕赵歌二次穿越,来到了这里。

诚然,妹子是个不折不扣的美女。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不过对于现在的燕赵歌而言,也就仅此而已了,视觉上赏心悦目,但并没有什么特别想法。

第一次穿越时经历的天地大劫,目睹神宫破灭的一幕,永恒镌刻在燕赵歌的脑海中。

那么强大的神宫尚且不保,天地间谁可永远平安?

目睹那样一幕,有人会心生绝望,今朝有酒今朝醉,而燕赵歌的选择是,努力提升自己。

虽然自家老爹貌似很牛叉,自己眼下的起点很不错,背景很不错,手下狗腿子很多,但燕赵歌还是在如饥似渴的珍惜每一分资源,强化自身,没有一点浪费。

每一分每一秒的时间,也都在抓紧。

这一切已经成为本能。

随着时间推移,二次穿越后的这段日子里,燕赵歌也逐渐在适应新的环境和身份,适应周围的人与事,但有些事情始终都不会改变。

对于自己来说,现在最重要的是好好修炼,才不枉眼下这么优越的环境与条件。

在这个武道称雄,个人力量可以决定时代大势的时代,实力为尊,胜者为王。

但燕赵歌发现,事情似乎没有那么简单。

身旁的大汉这时正好说道:“此外,公子,那个叶景俺也查过了。”

“现年十六岁,天域,天东洲,东唐国人士,三岁时父母双亡,由家族中其他人抚养长大,寄人篱下,倍受欺辱。”

“其人表现一直平平无奇,武道天赋不上不下,除了和林姑娘一起长大以外,没有什么值得关注的地方。”

“但在你带着林姑娘离开之后,他突然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修为突飞猛进,表现惊艳,先是在自己家族中站稳了脚跟,然后更帮助家族势力在当地坐大,压制了敌对势力。”

“其后前往东唐国国都,声名鹊起,成为东唐少年一代佼佼者,获得了参加广乘山入门考核的资格。”

“成功通过考核,拜入广乘山之后,上升势头似乎比林姑娘还要强劲,表现极为突出。”

“他在新晋弟子中独占鳌头,这一次的宗门小比中,拿下了第一名。”

大汉说到这里,憨厚一笑:“不过,跟公子你相比,不具备竞争力。”

燕赵歌却撇撇嘴,心道:“才怪!”

没办法,怎么看,这货都像是一个主角模板。

那么现在问题来了,在这位叶大主角的崛起道路上,自己成了一个什么角色?

“我想想,同门中当前年轻一代天才人物,阔少公子,自身也有几分实力,背后有个能给我出头的老爹,背景不浅,更重要的是,‘我’貌似占了他的妹子?”

“我这身体的原主人,似乎连那姓林的妹子的一血都拿了?”

“……嗯,我这幅皮囊,外表卖相也还不错,看着就很装逼,打起脸来或者踩起来,想来很有快感……”

“然后我老爹给我出头,变成他又一块踏脚石,成就他的崛起之路,一人送脸挨打,全家包邮上门……”

燕赵歌翻了个白眼。

这剧情,真的不对!

2 龙对龙,王见王,谁是真龙?
燕赵歌走在路上,耳边传来各种声音。

“参见燕师兄。”

“燕师兄好。”

这是同门师兄弟见面后礼貌的问候。

“燕师侄修为又长进了,好,好,不愧是本门年轻一代领军人物,天才中的天才!”

“燕长老后继有人,当真虎父无犬子啊!”

这是同门长辈的赞许夸奖。

“燕师兄气势越来越强了,明明看起来那么温和……”

“呀,原来不是我一个人有这感觉啊?”

“可是……可是越这样,我越是……”

“是啊是啊!”

“嘻嘻,是什么呀,不知羞的小妮子!”

“师姐!你……你不是也跟我一样!”

好吧,这是一些情窦初开的小师妹们……

“要矜持,要矜持。”燕赵歌一边心里对自己说,一边笑容灿烂向她们点头。

身旁的彪形大汉极为憨厚的一笑:“公子……”

已经熟知其习惯的燕赵歌斜了他一眼:“还有什么事?”

这大汉是其贴身亲随,忠心耿耿的心腹之人。

按理说,为了避免自己穿越的事情暴露,身体原主人的亲近之人,应该尽量避免接触。

不过这本就是双刃剑,反过来说,与这样的人相处,更有助于燕赵歌融入当前世界。

所幸,除了身躯以外,燕赵歌也继承了身体原主人的记忆。

否则光是语言一关,就要难倒自己了。

“公子,那个叶景俺查过了,虽说突然有了些起色,但仍然不值一提,而且他对你似乎有怨气,你看要不要……”

燕赵歌不为他人察觉,快速的翻了个白眼:“嗯,没错,就是这个节奏了。”

随从跟班首先上去挑衅出手,接着被打断狗腿,恶少感到自己丢了颜面,亲自下场,然后被打得自己妈都认不出来,最后老爹下场,全家下场,被人打得团灭……

多么完美的剧本,不是吗?

“完美个蛋!”如果作为炮灰反派参与其中,那就实在不是一件让人心情愉悦的事情了。

自己似乎,突然就从不用奋斗也能逍遥自在的二代,变成了真命天子崛起路上的炮灰背景板?

燕赵歌此时脑海里转着的念头,颇为无厘头。

就算运气好,也就是给真命天子准备的宿敌,那种打不死的小强,每次都不死,下次再跳出来的时候更加强大,其实却不过是循环可再利用,供人家主角刷经验和装备?

运气不好,更是可能活不过几章就会被挂掉?

而一般来说,像自己这样有背景,能引出老爹那样更牛boss的小boss,活不过几章就炮灰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还别想着先下手为强,趁这些真命天子还没崛起的时候就挂掉他们,以这群挂比的尿性,那往往只是给他们送一场先抑后扬,否极泰来的大机缘,让他们崛起更快。

结果就是他们屁事没有,反而飞速变强,然后翻过头就跑回来打脸了。

主角光环就是这么霸道不讲道理,说碾你炮灰,就碾你炮灰,而且可以变出百八十种不同的花样碾你。

“这位叶大主角的金手指会是什么呢?大破灭之前的超级秘籍?还是某个无上神器,又或者随身带了个老爷爷?重生的?”

燕赵歌的笑容微微有些古怪,摆摆手:“不用管他。”

大汉挠了挠头:“是,公子。”

虽然眼前的剧本好像出了问题,但哥也有金手指啊……

因为大破灭造成的断代,虽然彼此有联系,但前后两个时代,武道修练体系多少存在一些差异,先后两个身体的条件也不相同,使得燕赵歌需要调整适应,钻研改良脑海中那众多武道宝典,否则现在修练起来,早已经是一日千里的速度。

来到这个世界后,除了小心翼翼适应新环境和新身份,燕赵歌的大部分精力,都放在结合当前实际情况,参考总结自己记忆中的诸多知识。

如今,已经卓有成效,腾飞就在眼前。

鉴于不管是前一世还是这一世,燕赵歌本人的修为境界都还有限,所以其改良大都针对于自己当前境界和相近境界。

毕竟饭要一口一口吃,路要一步一步走。

不过随着自身修为日渐提高,理论结合实际,更广阔的天地,已经在面前展现。

同时,除了武道之外,诸多炼器法门,炼药丹方等东西,也都将在这个时代,掀起一番波澜。

之前吩咐手下人去打听的离焰真火火种,便和这方面有关。

如果试验成功,无疑会给燕赵歌带来巨大的回报。

燕赵歌撇了撇嘴:“龙对龙,王见王,咱们就看看谁是真龙好了。”

“说不定这叶景并不是什么主角命,只是我自己太敏感,胡思乱想呢?先观察一下再说吧。”

倒是如何面对那个被身体原主人吃掉的妹子,让燕赵歌有些挠头。

对于现在的自己而言,不管是地位还是实力,提升自身是第一位的。

至于美女,目前没闲工夫刻意追求,但主动上门的也不排斥。

只是身体原主人留下的这个历史遗留问题,着实有些让人蛋疼。

嘴上吐槽,其实心里并不如何在意,燕赵歌笑着摇摇头,把手头事情处理妥当后,回了自己的住处休整一番,打坐练气,到了第二日,便前往宗门执事殿。

去镇龙渊的弟子们,已经在一间偏殿里集结。

见到燕赵歌进来,所有人眼前都是一亮,视线聚集过来。

燕赵歌神情自若,目光一扫,入眼处乃是一个身形修长的绝美少女迎面走来。

此女年纪看上去不过十六、七许,容颜已是绝世,尤胜那个姓林的妹子,仿若钟天地之灵秀,出落得仿佛不食人间烟火,只是一对眸子呈现少见的冰蓝色,使得她看上去气质有些冷漠。

司空晴,广乘山年轻一代又一位后起之秀,年纪虽轻,但早已经声名鹊起,天资之卓绝,直追燕赵歌,被誉为广乘山又一位少年天骄,早早便得到宗门中诸多长辈的看重。

燕赵歌见了她,却再次有了翻白眼的冲动。

就自己所知,在被姓林的妹子甩了之后,叶景倒是与这司空晴相遇,在他还没入广乘山之前,两人便因为一些契机,结下不错的交情。

两人目前倒还是纯洁的友人关系,但按照某些剧本,背景深厚,自身天赋高,美得冒泡,对其他人冷冰冰不假辞色,却偏偏对一个看起来很平凡的人另眼相看……

这位各方面全都比林妹子更优秀的美女,日后随着时间的推移,有很大可能会是叶景主角光环笼罩下的正宫娘娘。

司空晴身旁,则有一个清瘦少年,正目光有神的盯着燕赵歌。

这清瘦少年,自然便是那位叶景了。

燕赵歌分明可以从他的视线中看到压抑许久,仿佛随时都可以爆发出来的火焰。

3 好戏上演
司空晴看向燕赵歌的目光,则带着几分审视。

在大众认知中,前往镇龙渊那般凶地,燕赵歌作为带队之人,若是为难叶景的话,叶景很难生还。

其他人看着燕赵歌,想法就简单了许多,有些人为自己有这样强大的师兄带领历练而欣喜,有些人目光炽热望向燕赵歌,有交好巴结之意。

个别知道内情之人,瞧向叶景的目光就带着几分看好戏的意味。

叶景则眉头紧皱,入门之后,很多事情他也已经知道。

眼前这个看起来比他大不了几岁的青年,修为高实力强的同时,在宗门中还拥有极为深厚的背景。

燕赵歌的老爹,便是广乘山最位高权重的长老之一,个人武力值爆表不说,在整个宗门中权势地位稳居前五,当代老掌门嫡传弟子,下任掌门最有力的竞争者。

叶景的拳头渐渐攥紧,目光不躲不闪,直视着燕赵歌。

“这就是传说中目光里充满不屈的火焰?”

燕赵歌有些哭笑不得,视线看向偏殿门口:“崔长老好。”

一个白发老者出现在门口,叶景等人见了,都连忙躬身行礼:“长老。”

和昨日那个交托任务给的中年男子一样,眼前的白发老者,也是执事殿的执事长老。

对于眼下的叶景等人来说,无论是修为还是地位,都是毫无疑问的大人物。

老头笑眯眯的看着燕赵歌:“燕师侄已经到了?好,好。”

燕赵歌说道:“那关于镇龙渊之事,还请崔长老示下。”

崔长老看着燕赵歌和叶景、司空晴等人,微笑着说道:“镇龙渊突然发生异样潮涌,当地已经做了先期处理,你们这次的任务,便是携带宗门里专门探测镇龙渊用的仪轨,前往镇龙渊进一步帮助探查。”

他稍微顿了顿,看向燕赵歌:“原则上来说,这个任务只要探明情况,传回信息即可。”

“不过如果有需要当机立断的事情,燕师侄你自然可以便宜行事,老朽相信你处理得来。”

燕赵歌一笑:“崔长老说笑了。”

崔长老也笑笑,接着又看向叶景等三人:“小比后奖励给你们的宝兵,温养揣摩得如何了?”

叶景三人一起肃容答道:“弟子等人自得宝兵,在用心修练的同时,一直也在温养,如今已可基本操控。”

此方世界,凡俗兵刃护具称为凡兵,自此向上,依次有战兵,宝兵,灵兵乃至于圣兵,令武者如虎添翼。

高层次的兵刃护具,本身便有通天彻地之威能。

寻常匠师只能打造凡俗兵器,要炼制战兵及以上的兵器,只能由武者自己动手,一定品级的兵器,也需要修为实力达到一定境界的武者方才可以炼制。

材料有限,炼器之法艰难晦涩,非人人皆可学会掌握,所以总体来说,当今之世,战兵及以上的好兵器,数量要少于同层次的武者。

广乘山这样的圣地,家底不菲,倒是可以拿好的武器来奖励门下传人。

叶景等这一次新晋弟子小比的前三名,便各得了一件宝兵作为奖励,让其他人煞是眼馋。

崔长老点点头:“宝兵有灵性,你们平时温养不得有任何懈怠,方才可以在真正临敌时发挥几分威力。”

叶景三人连忙点头,虽然奖励的只是下品宝兵,但对于现在的他们来说,已经是改天换地的至宝。

以他们的修为,其实只能驾驭战兵。

好兵器有限,如果不是拜入广乘山门下,能捞到战兵都要谢天谢地。

不知道多少跟他们修为相近的人,只能拿着凡兵将就。

崔长老目光看向司空晴等八人:“他们八个都是新晋弟子,虽然也都接过历练任务,但毕竟经验偏少,你们八个,要多照应。”

司空晴静静说道:“弟子遵命。”其他七人也都连忙答应。

崔长老看着眼前十六名年轻弟子,捋了捋胡须,眼睛突然落到叶景身上,似乎有些诧异:“咦,你的修为……你竟然已经成功开辟丹田气海?!”

“之前小比时都还没有呢,这才多久就又提升了一个境界?”

叶景不卑不亢,微笑答道:“入了师门,功法和资源都比以前自己在家强出许多。”

崔长老嘉许的说道:“你入门才多久?这都主要是你自己天赋出众啊。”

其他几个和叶景同期入门的年轻弟子,看向他的目光都渐渐变了:“他之前小比便是第一,短短时间里竟然又更进一步,本来以为可以缩小差距,谁知竟然差距更大了。”

“虽然家世背景不如燕师兄,但这……这也是个天才人物啊!”

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崔长老接着问道:“老夫想起来了,关于你的资料……你开始习武修练,应该刚满三年时间吧?”

叶景答道:“是的,长老。”

“小时候只是自己打熬气力,强身健体,正式接触功法武技,是在弟子十三岁的时候。”

崔长老笑得异常慈和:“好,好!”

燕赵歌站在另一边,看着这一幕,嘴角却古怪的抽了抽。

“我就说不会那么简单,原来在这儿等着我呢。”燕赵歌似笑非笑的看向崔长老。

其他年轻弟子,突然有人神色一动,悄悄看了燕赵歌一眼。

崔长老看着燕赵歌和叶景,颇有些欣慰的概叹:“没记错的话,燕师侄当初,就是修练刚满三年的时候,成功开辟丹田气海。天佑我广乘山,再出一个天才中的天才!”

众人神情都渐渐变得微妙起来,视线在燕赵歌和叶景之间转来转去。

“之前不了解这叶景的情况,原来他正式习武修练,竟然才刚刚三年!”

“这叶景竟然可以同燕师兄相媲美,他的天赋竟然如此恐怖!”

“不对,燕师兄从小就在广乘山长大,燕长老亲自教导,修练的环境,条件,功法,资源,师承,不管哪一样都要比叶景优越太多!”

“如此说来,这叶景岂不是比燕师兄还要……还要……天啊,这怎么可能?!”

叶景深吸一口气,抬眼平静的看向燕赵歌,腰杆挺得更加笔直,仿佛要戳破天的标枪似的。

燕赵歌却没有看他,而是饶有兴趣的望着仍然笑眯眯的崔长老。

对方的底细,其他晚辈弟子或许不清楚,自己又如何会不知道?

眼前这老头,背后站着的人,是燕赵歌的二师伯,也是最有希望同燕老爹竞争广乘山下任掌门的人。

燕赵歌眼睛稍微眯缝了一下,无声笑起来。

4 不按剧本来的燕赵歌
白发苍苍的崔长老仍然一副慈眉善目的模样,笑眯眯看着叶景,似乎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刚才一番话,对在场众人产生了怎样的冲击。

燕赵歌看看崔长老,再看看叶景,突然感觉有些好笑。

真命天子,面对一个暂时看上去似乎无法对抗的对手,需要成长时间和空间的时候,往往都会有某些人或主动或被动,成为其靠山,护佑真命天子升级冲出新手村。

敌人的敌人是朋友,这些人,大多也是反派炮灰的对立面。

等到真命天子成长起来,这些人就只需要安静看着真命天子大杀四方就可以了,作为盟友,事后自然有百倍回报。

一般来说,他们似乎、大概被称之为……正派阵营?

“真是熟读演员的自我修养,完美执行剧本安排啊。”燕赵歌打量崔长老和叶景的目光,没有任何掩饰的意思,也谈不上多么客气。

崔长老看在眼里,不仅不怒,反而暗喜。

“传言不虚,张扬跋扈,睚眦必报。”白胡子老头笑眯眯,不露丝毫声色:“被当众落了面子,这里虽然才十六个人,但一传十,十传百……”

“这根刺扎下,此子必然不会善罢甘休。不管是当场发作出来,还是留到出山,进了镇龙渊里下暗手,都很不错。”

燕赵歌看看崔长老,又看看叶景,心中哂然一笑。

“先是表示一下我的不屑,然后叶景表示一下他的不屈,接着我因为被他顶撞,面子挂不住,派手下别管是仆人还是师弟的狗腿子教训叶景,被叶景打得满地找牙?”

这个场合,光明正大动手,除非对方明显犯错,否则只能以切磋较技之名。

只要不是修为低者主动挑战,基本上绝了境界压人,以大欺小的可能。

而真命天子,主角光环,那都自带越级杀怪,同级无敌的天赋神通。

喽啰小兵单挑不行,群殴也多半无用,反而可能化作大量经验值,加速叶景的成长。

“说不定,打着打着,当场就再升一级?”

这可不是没可能的事情。

“到时候狗腿子们被揍得七零八落,我恼羞成怒,也顾不上是否以大欺小,亲自下场教训这叶景,现在的叶景虽然和我差得有些远,但却会坚强不屈的在我手下撑几个回合,展现其风采?”

“说不定还用他的金手指,让我吃点小亏?”

“在我终于认真起来要把他打得跟死狗一样以前,这姓崔的老头或者其他什么人站出来拉偏架,于是我只能放两句‘小子算你运气好’这样的狠话,这事今天就告一段落了?”

“就算我打赢了,也没什么光彩可言,很多人只会认为我恃强凌弱,反倒同情这叶景?”

燕赵歌撇撇嘴:“按这剧本来,当我傻么?”

崔长老笑眯眯的看着燕赵歌,叶景、司空晴略微戒备的看着燕赵歌,其他人则有些忐忑有些期待的看着燕赵歌。

“镇龙渊,你们当中有少数人去过,没去过的人,也多半听说过其凶名。”万众期待中,燕赵歌终于开口说道:“以你们目前的修为,即便不深入,仅仅是靠近边缘地带,也凶险万分。”

“我虽然会与你们同行,但这次你们过去,是经受历练,不是观光旅游,我会掌握其中分寸,可是你们自己也要努力。”

听得燕赵歌这么说,崔长老微微一笑,心道:“看来是要等到镇龙渊再动手了。”

叶景和司空晴则都心中凛然。

却听燕赵歌话锋突然一转:“你们与我同行,我自会看顾一二,有道是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说着,燕赵歌打了个响指:“阿虎。”

一个高大身影出现在门口:“公子?”

燕赵歌说道:“乙等品,取十六件过来,嗯,主要捡着防御类的挑选。”

此前一直随侍身旁的彪形大汉阿虎答道:“是,公子。”

很快,阿虎就回来了,抱着一堆东西走进殿里,然后在众人身前放下。

成片光华闪动,照得一众年轻弟子睁不开眼,强烈的灵气波动更是震动的他们气血波荡。

“宝兵!全是宝兵!”众人皆是一惊:“燕师兄,这些宝兵……”

燕赵歌若无其事的说道:“这是我私人所有,并非宗门收藏,现在给你们也是我个人行为。”

“一共十六件,你们一人一件,按入门先后顺序,上前依次挑选吧。”

殿内一时间没了声息,隐约响起几下突兀的响声,听起来似乎是有人在吞咽口水。

对于他们当下修为境界来说,这是跨时代的宝物,叶景三人当初经过重重比试,在宗门小比上独占鳌头,方才得赐一件。

彼时,台前何等风光荣耀,背后多少汗水努力?

但现在,突然就变成人手一件?

虽然似叶景等人原先就有,但对于现在的他们来说,这样的至宝,怎么可能嫌多?

只是这样的宝物,燕赵歌随手就是十六件,完全不带眨眼的,仿佛他扔出的不是一众晚辈弟子梦寐以求的宝兵,而是一堆破铜烂铁。

同时,这还不是燕赵歌利用自己的身份从宗门库藏支取,而是私产。

众人望向燕赵歌的眼神,顿时变得炽热起来。

叶景却攥紧了拳头,双眼中的怒火无法掩饰。

他感觉自己受到了燕赵歌的侮辱,对方仿佛是在向他炫耀显摆。

司空晴看着燕赵歌,也微微摇头。

崔长老在最初的惊愕之后,心里嗤笑道:“这算什么?拿钱开路,收买其他人,孤立叶景,同时显摆自己的身家?”

“虽然,确实是挺大的手笔,效果也很不错,将方才丢的一点面子找回来了,但是……这也太……太……呵呵,还真是纨绔子弟会干的事情……”

“此子,不足为惧,日后必然给他爹惹下大祸。”崔长老笑着摇摇头,拿起一身铠甲看了看,对叶景等人说道:“镇龙渊确实危险,你们燕师兄也是一片好心。”

面对众人的目光,燕赵歌仿佛毫无所觉,不紧不慢继续说道:“东西送出手,我就不会收回,这些宝兵便送给你们了。”

“不过,温养祭练和实战驾驭时的具体情况,你们都要妥善记录,然后呈报于我,我好方便总结调整,去芜存菁,炼制下一批宝兵。”

众人齐声应诺,然后才突然间感觉有些不对劲,片刻后齐齐抬头,一脸见鬼的表情看向燕赵歌。

崔长老一哆嗦,手里的宝兵险些没抓稳掉到地上:“你刚刚说什么?”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