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点简介:小说阅读网(www.xksjvipyd.com)是一个专业的小说资源网站。为广大书友推荐小说最新章节在线资源。小说推荐无广告无弹窗阅读:【系统流、无敌流、重生流、异世修真、校园都市、总裁豪门、历史军事、玄幻仙侠】小说资源丰富赶紧收藏。

系统逼我做皇帝、小说阅读网、小说、萧锐

系统逼我做皇帝、小说阅读网、小说、萧锐

系统逼我做皇帝

小说阅读网推荐:★★★★★★★★★★★★★★

小说主角: 萧锐

更新时间:2021-07-01

系统逼我做皇帝小说: 更新至第 717 章

站点导航:系统逼我做皇帝

站点资源:小说阅读网

小说资源: 最新更新章节 热门小说 小说排行榜 免费小说阅读 男生小说 女生小说

系统逼我做皇帝小说简介内容:
萧锐重生大夏国皇七子。 “我要做个逍遥王爷!”萧锐。 “不,你不想。”系统。 “我不要开任务,不要降临值。”萧锐。 “亲,你想。”系统。 “你在逼我做皇帝么?我不要,我不要。”萧锐。 “不,你要。”系统。


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资源:小说阅读网(www.xszyku.com)

0 第1章 又要相亲
初春峭寒,清晨更甚之。

萧锐站在花园凉亭,眺望东方初阳未升,却映亮天边的光辉,神情显得落寞。

“七爷,早晨天凉,您还是回屋吧,不然四爷知道了,又得责罚老奴了。”身后,一位老奴躬着身,言语谨慎道。

萧锐回过神,笑了笑,“没事的,四哥知道我的习惯。我口渴了,去拿点水吧。”

“好的,七爷。”老奴迅速离去。

望着他急匆匆的背影,萧锐突然笑了。

为何笑呢?

七分无奈,三分感慨。

毕竟谁遇到穿越这种事,突然告别信息时代来到这个封建王朝,人生地不熟,远离了家人、朋友,一切的一切,都会不适应的。至于感慨…还好,自己穿越的身份不是私生子、赘婿、穷苦百姓等等狗血剧情。

自己是大夏国的七皇子!

皇子啊!很尊贵的身份,奋斗奋斗,万一当了皇帝呢?

当皇帝?

萧锐吓得赶紧摇摇头,不敢去想。

先不说上面有励精图治的父皇,大权在握,内外掌控。

同一层次还有六位哥哥,两位弟弟,都是个个人精。

哪像自己,母妃早亡,姥爷那一脉也不是显赫世家,又不得父皇宠爱,平日见他,连交谈的机会都很少。

九龙夺嫡的狗血剧情最好不要发生。

自己未到开府年纪,只能先寄住在四哥家中,等着一年后十八岁,能请一道折子,老老实实开府,做个潇洒王爷算了。

遛马逗鸟,找一房…咳咳…几房红颜知己,完美的度过此生。

完美!

只是啊,树欲静而风不止,总有人和事逼着自己前行?

哪有岁月静好,都是负重前行。

这时,老奴端着清茶来了。

“七爷,奴才怕茶凉,所以沏的热了些。”老奴恭敬道。

萧锐笑道:“你放在石桌上吧,我凉凉再喝。”

老奴放下托盘,又道:“七爷,刚刚见了王管事,他让奴才传个话,等您赏完景,去四爷那一趟,说四爷有重要的事找您。”

萧锐一听,当即皱了皱眉,心中有些郁结。

自己的这位四哥,总喜欢拾掇自己,哎,自己现阶段负的重,都是这狗日的杰作。你说说你觊觎太子之位是人之常情,为啥总喜欢利用自己为你拉拢人脉?

我借住你府,就是和你同一阵营了?也不怕自己是其他哥哥派来的奸细!

我好歹也是皇子,给点面子,也怀疑怀疑我是你的竞争对手吧。

这一次,又不知道整出什么幺蛾子。

寄人篱下没办法,萧锐心情更不好,索性起身走下石阶,去见见这位四哥。

初阳跳了出来,天色大亮。

进了一个精致的宅子,就看到四皇子萧峰在练武。

萧锐停在照壁旁,看着萧峰上下腾挪,也不得不佩服他的身手。自己那位便宜父皇,能在诸国环伺之间打下大夏国,靠的就是一身彪悍的武艺,萧峰继承了他的这个优点,是所有皇子中武艺最高的。

但也只是继承了这一个优点。

“七弟来了。”萧峰收招,身旁丫鬟递来热毛巾,他擦着汗笑道。

萧锐恭敬道:“四哥。”

萧峰热情地拉着萧锐进屋,道:“七弟,你天天一大早起来看风景,太无趣,不如陪我练功?咱们大夏国是马背打下来的天下,作为皇子,岂能手无缚鸡之力呢?如何替父皇分忧?”

萧锐扫了一眼他的动作,紧紧拉着自己的手腕,好吧,看来这次的麻烦不会小。至于替父皇分忧?你是在试探我吗?

“四哥,我还没吃饭呢,肚子正饿,能不能吃完饭再谈练功的事。”萧锐一脸为难。

萧峰哈哈一笑,道:“你啊,就是懒。”

进了屋,两人坐罢。

萧锐吃着桌子上的小甜心,也不敢问,也不敢说。

萧峰看萧锐傻傻吃东西,也不问自己叫他来的意图,顿时有些着急,主动说道:“七弟,你马上十七了,再过一年就能建府了。”

“呜呜…”萧锐的嘴里塞满点心,口齿不清说了几句。

萧峰一蹙眉,又笑道:“你呀,老大不小了,还像个孩子。你瞧瞧你八弟,比你小一岁,就拜入大儒邱夫子门下,深得京城儒生认可,文采了得。你可得努力。”

萧锐吞下点心,故意艳羡道:“老八文采高,咱么几兄弟中,四哥武艺好,八弟文采高。京城百姓送你俩武王、文王称呼,将来肯定是辅助父皇的左右臂膀。”

“真的?”萧峰一听,有些眉飞色舞。

假的!萧锐很想翻白眼,但还是老老实实点头。

萧峰哈哈一笑,道:“你经常留恋市井之中,能听到这样的传闻,想必是真的。”

顿了顿,萧峰继续道:“老七,找你来呢,没别的事。你也老大不小了,下年就要开府,所以我又给你介绍一门亲事,你今天有空去见见,如何?”

又?尼玛,你也好意思说又!

十个手指都数不过来了,这是你第几次介绍亲事了?我特么不是你的阵营的!

想借着自己的亲事替你拉拢人脉,你是在和亲吗?

“老七,你先别拒绝,这次的姑娘不丑,年纪也不大,相貌很出众…”萧峰有些幽怨,看来是被萧锐的无数次拒绝理由伤害到了。

萧锐一翻白眼,他在想要不要使出杀手锏,干脆说自己是弯的,掰不直的那种,彻底绝了这厮的媒婆心理。

最后还是不忍败坏仅有的名声——最起码取向还是正常的。

“四哥,我…”萧锐刚想拒绝时。

叮咚…

一道鬼魅的钟声在他脑海中响起。

萧锐的话立即停住。

他拿起茶杯喝口茶,趁着功夫赶紧闭眼。

脑海中,那多日不见的信息码又出现了:

“姓名:萧锐

身份:大夏国七皇子

天赋:穿越者身份算不算?不算那就没有

降临值:45100

新增任务:接下萧峰要求的相亲任务”

只有这些文字,其他没了。

是的,真的没了。

萧锐有强烈的吐槽感。

这诡异的信息码跟随自己穿越到此,除了有新增任务才会冒出来提个示,其他时候不见踪迹。你好歹自我介绍一下,也让萧锐高兴高兴自己也开了牛逼金手指,得到了某个系统。

除了文字,连个系统精灵都没有,怎么也得设计一个图案吧。黑底白字是不是太跌份了。

没有系统介绍也能忍,最起码来份说明,解释解释啥是降临值?有鬼用途?

什么都木有。

“四哥,我答应你。”

所以,萧锐还是老老实实答应了下来。没办法,自己提着剑鞘闯江湖——缺剑。

“哪家的姑娘?”萧锐问道。

“嘿嘿,忠勇侯家的二小姐。”萧峰笑眯眯道。

“噗…”

萧锐把刚喝进嘴里的水吐了出来。

0 第2章 这是送命题吗?
“谁?”

“忠勇侯家的二小姐?”

“四哥,你在逗弟弟么?”

萧锐瞪着萧峰,一连三个灵魂拷问,他竟然介绍这样的亲事给自己,是不是太过分了。

另外,任务也跟着瞎起哄,那样的疯狂女子是普通男子能降伏得了的吗?

皇子?

皇子也不行!

我他么又不是沙袋!

萧峰尴尬一笑,委婉道:“张二小姐嫉恶如仇,脾气是火爆了一些。你也知道,身在将门,武艺傍身在所难免。我感觉蛮好的,你俩若是成了,她还能保护你。”

“那你为何不上?”萧锐问道。

萧峰咳嗽一声,道:“这个…你嫂嫂不同意。”

萧锐抛给他一个白眼,不同意?尼玛都找了几个侧室了,正妻敢多说就举起砂锅大的拳头,她皮厚才敢不同意。

要不是为了任务,萧锐已经想出十几个拒绝的理由了。

“既然答应你了,那我就去见见她吧。不过四哥,你也知道,我没啥钱,怎么请姑娘家吃饭…”萧锐开始打秋风。

“没问题,来人,支取一千两给我七弟!”萧峰豪迈道。

“我只值一千两么?”萧锐幽怨问道。

“五千两!五千两!”萧峰心头滴血,但语气爽快。

这还差不多,萧峰那受伤的心理总算弥补了一些。

回到自己的宅子,萧锐闭目观察信息码。

随着他同意任务,信息码最后一条内容发生了变化:

“新增任务:取得张若曦的好感,降临值+15。”

萧锐一喜,这次任务的加分量很大,这是逼着自己去取悦忠勇侯二小姐,出卖自己宝贵的肌肉啊。

但是一想到张若曦的大名,萧锐就脑仁疼。

大夏国十二军侯,曾经陪伴夏皇开创基业,夏皇也没有干出狡兔死走狗烹的蠢事,一直重用着他们。

十二军侯按照军功排名,忠勇侯位列第三,仅次于冠军侯和常胜侯,可想威名有多强,即便是皇子见了他,都得恭敬叫一声侯爷。

就是这样一位猛将,培养了一位猛人闺女张若曦。

这姑娘那叫一个猛,十二岁杀贼寇,十三岁杀猛虎豺狼,十四岁拎着一把刀追杀调戏民女的官宦子弟,连追三条街,砍了十八刀,刀刀避过要害,让被砍的子弟的老爹告御状,被夏皇一句话否决了:

受重伤了吗?男子汉打不过女子就算了,还来告状?

张家二小姐一战打出威名。

从那以后,这位张女侠行侠仗义,她出门,铁定肃清街道,拍马遛狗的纨绔们抱头鼠窜,还百姓们一个朗朗乾坤。

如今她十七岁,早就待字闺中,可惜谁敢娶?

不愧是有其女必有其父,忠勇侯着急嫁女,竟然绑着京城的青年才俊去和张若曦相亲,最后亲没想成,好几个人被砍了几刀,也是刀刀避过要害。从此以后,此女被京城子弟尊称为“相亲终结狂魔”。

萧峰想拉拢忠勇侯,十二军侯拥护夏皇,从未明面上表示过支持哪位皇子做太子,如果能开先河的得到他们的支持,绝对拔得头筹。

至于,为何萧峰不怕万一事成,萧锐拉拢了忠勇侯,白做嫁衣。

呵呵。

一个没有任何根基的皇子,就算成了忠勇侯的女婿,忠勇侯会支持他做太子?

别开玩笑了。

那如何取得张若曦的好感?

另外,这个好感到什么程度?

不用一起睡觉吧……

萧锐紧紧抓住自己的衣领。

吃做早饭,萧峰替萧锐准备好了拜礼,亲自送他上了马车,目送他离去。

“如果能得到忠勇侯的支持,我在几兄弟中的威望会更上一层楼,父皇也会另眼相看。”萧峰暗暗想:“即使不成,我有这心意,想必忠勇侯也能感受得到。”

“近来父皇的身体大不如以前,太子之位始终摇摆不定,父皇是如何想的?”

夏皇之意,高深莫测,非常人能看透。

萧峰叹了一声,那高高在上的至尊之位,何人不垂涎觊觎?

萧锐不觊觎。

皇帝哪有逍遥王爷舒服,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晚,稍微不注意就被封为绿帽天王。

看,天上一道光,绿到你发慌。

……

马车晃荡晃荡来到忠勇侯府。

车夫送上拜帖,忠勇侯亲自开中门迎接。

“七皇子大驾光临,有失远迎。”张劲夫笑容满面。

萧锐不敢托大,连忙抱拳躬身,道:“萧锐拜见军侯。”

张劲夫托起萧锐的手,就往家里拽:“七皇子何必行此大礼,你是主,末将是臣。”

萧锐翻个白眼,就这么着急吗?生怕自己会逃,你就这样急切地想嫁女儿?

进了侯府,穿越几个院落,来到一处幽静的正厅。

主宾坐下,丫鬟上茶水点心。

“七皇子,不要客气,随便吃随便喝,就把这里当成自己家一样。”张劲夫笑眯眯道。

萧锐笑道:“军侯,你称呼我萧锐就行,今天应该是初次登门拜访,冒昧之处还请见谅。”

“那我就叫你萧锐,也显得亲切。”张劲夫说道:“最近课程如何?听说最近陛下有意考校皇子的学业。”

这是从古至今的通病吗?没啥聊的就往学业上扯。

“什么?”萧锐却是一惊,没料到有这个内幕。

未开府的皇子需要在集文殿学习,现如今还有萧锐、八皇子、九皇子在学习,其他皇子已经开府。夏皇立国,讲究文武结合,文能治国,武能安邦。夏皇经常考究皇子学业,若是学业松懈,还要接受惩罚。

萧锐是二十九岁的心,十七岁的身,是从黑暗的学习生涯熬过来的,再让他上学,面对一群老夫子,那份折磨简直是碎了一地的玻璃心呐。

前几次考究,都被萧锐蒙混过了关,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

“课程还行吧。”萧锐笑得比哭还难看。

张劲夫打量着萧锐,说真的,他对这位七皇子并不了解,九位皇子中就属他最低调,深居浅出,从不拉帮结派,估计他也明白自己的处境。

找这样的皇子当女婿,再好不过。

不过,还是得看看人品和才智。

张劲夫喝一口茶,突然说到其他事:“最近陛下正在为齐国之事忧愁,你可听说?”

大齐国在大夏国之北,国土面积和人口都比大夏国多,国力也强,如今的大齐国君上位第三年,大兴改革进入热潮,兴武倡文颇为热烈。两国边境处有一天然牧场,可育养马匹十万匹。

此地,自然成了两国争夺的战场。

齐国国君年少气盛,为了这个天然牧场,不惜发起战争。

夏皇忧愁的便是这事。

萧锐点点头,如今京城都传疯了,都在议论是战还是和。

“你有何看法?”张劲夫喝一口茶,随意问道:“陛下很可能借此事考究几位皇子,你们若是回答的出彩,听说还会赏赐宝物。”

萧锐也喝一口茶,心中鄙视张劲夫,还装模作样的测试自己,我以前可是混仕途的,端茶倒水五六年,啥老狐狸没见过。

“打啊!我夏国岂能怕它!有侯爷在,保准揍他个屁滚尿流。”萧锐嗷嗷叫道。

张劲夫笑道:“你也觉得打最合适?”

萧锐道:“侯爷不是也想打吗?”

张劲夫立即被怼的无话可说,然后喝了一口茶掩饰尴尬,又问道:“近来,陛下多次提及立皇储之事,你觉得你们兄弟九人,谁最合适?”

呦!

这是送命题吗?

0 第3章 怦然心动
皇储之位乃是国之大事,迟迟未决很可能引起国运不稳。皇子们要竞争,文武大臣要站队,暗流汹涌间都是看不见的刀光剑雨。

萧锐又不想当皇帝,关他啥事?

至于谁当太子…额,当太子就一定能继承皇位?来来,让李二郎给你讲讲玄武门的故事。

那是一个漆黑的夜晚…

算了,跑题了。

萧锐腼腆笑道:“俗话说得民心者得天下,父皇是这样做的,想来太子人选也该有这样的操守。至于太子之位花落谁家,自然要看民心所向,民心既圣心。”

顿了顿,萧锐笑眯眯道:“侯爷,你觉得我的六位哥哥和两位弟弟中,谁在百姓心目中名望最高?”

“自然是大…大…”张劲夫急忙刹住嘴,然后瞪向萧锐。

好小子,差点被你阴到,这要是传出去,岂不是说自己支持大皇子?

“谁的名望高,还要看百姓。”张劲夫学乖了,顺着萧锐的话回道。

萧锐一脸崇拜的模样,让张劲夫再想反问,话到嘴边就止住了。

“这是只小狐狸!”张劲夫忍不住地嘟囔了一句。

随后他起身,说道:“你先坐着歇会,我去去就回。”

张劲夫离开片刻,一位劲装打扮的女子走了进来。

一身黑色武士袍,扎着马尾,身高在一米六七,高挑玉立。容貌秀美,尤其是眉眼间,透着英气。

女子径直走进来,坐在了萧锐对面。一双杏眼上下打量萧锐,脸上是生人勿进的表情。

萧锐本想起身打个招呼,但看她不知礼数,也就懒得招呼她。

于是萧锐继续品茶吃着点心,就当对面坐着空气。

许久,张若曦按耐不住,问道:“你就是七皇子萧锐?”

萧锐的目光才移到她脸上,问道:“你就是忠勇侯府二小姐张若曦?”

“你可会武艺?”张若曦问道。

“你可会刺绣?”萧锐也问道。

啪!

张若曦拍桌而起,怒道:“你怎么学我说话?”

萧锐吓得心脏一突,妈呀,不会怼了两句直接动刀子吧。看来啊,得到这位大脾气小姐的好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那不喜欢硬的,那就来软的。可怜的女人啊,以后才会明白还是硬的好。

萧锐脸上浮现笑容,深深一鞠躬。

这个动作让张若曦有些蒙。

我死了吗?没死拜什么?

“你干什么?”张若曦问道。

萧锐笑道:“久闻女侠大名,今日得见,我代替你曾经帮助过的百姓表示感谢。”

“你在耍我吗?”张若曦握着拳头,冷冷问道。

萧锐摇摇头,道:“女侠应该知道我的身份,我母亲便是将门之后,未入宫前嫉恶如仇,心系百姓,帮助他们锄强扶弱。可惜…看到女侠,令我想起逝去的母妃…”

说到这里,萧锐的眼睛微红,他的确思念自己的母亲,忍不住地眼眶萦泪。

张若曦微慌,没料到萧锐会说这些话。自己父母尚在,但他呢?母亲早亡,和陛下的父子情义也不深,年纪大了不能久居皇宫借宿四皇子家中,说是七皇子,但感觉还不如纨绔子弟。

的确很可怜。

如今触景生情,情难自制。

都说,至孝之人,品性坏不了。

张若曦对萧锐的第一感观立即改善,于是歉意道:“对不起,我刚刚说话有些冒失。”

萧锐尴尬一笑,道:“要说抱歉的是我,第一次见面就和姑娘说这些,乱了分寸。其实今天前来拜访,一是我四哥的主意,二是我也想亲眼见见女侠尊容。若是惹得姑娘不悦,我这就告辞。”

瞧瞧这话,萧锐都感觉很到位,既说明为何来,又说出自己的想法。最后引出目的,你若高兴,咱们继续交流,若是不高兴,我就赶紧滚蛋。

张若曦面颊微红,她非常反感相亲,却不恼仰慕者来看自己,就是太害羞,哎呀,本女侠的少女心。

“你刚来就走,外人若是知道,岂不是说我们忠勇侯府招呼不周?”张若曦轻声道。

萧锐眨眨眼睛,望着脸颊上一抹红晕的张若曦,觉得此女蛮可爱的,有着真性情。

不行!不能被美女迷昏头脑,要记住自己此行的目的!

那就是得到张若曦的好感!

哇哦,系统真不要脸,逼我把妹。

“我叫你若曦吧。”萧锐笑道:“今天天气不错,不如一同去街上走走?”

张若曦双手交织,低声道:“是不是太快了。”

快?男人最恨女人说这种话。

谁叫你爹带着人趴在窗户外偷看,一排窗户上好几颗脑袋,你以为我想带你出去啊?

“那就算了。”萧锐刚开口说完。

张劲夫冲了进来:“不快不快,正好家里没米了,若曦,你和七皇子出去吃饭吧,要招呼好客人。”

“哦!”张若曦点了点头,随即看向萧锐。

萧锐向张劲夫告辞:“侯爷,那我们出去了,你还是吩咐下人赶紧买米吧,堂堂三品侯府真不容易,要不我送你点?”

张劲夫嘴角抽了抽,笑容满面,目送两人离开。

走在繁华的大街上,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闲聊。张若曦有些害羞,似乎是第一次单独陪男性出来逛街。而萧锐总是盯着脑海中的信息码,为啥任务还没完成。这小娘子对自己一点好感都没有吗?

不应该啊,我这么帅,你眼瞎吗?

不要逼我下大招!

算了,打不过。

两人来到翠云楼。

这里是京城有名的酒楼,都是达官贵人消费的地方。两人刚进门,迎面就碰到四个衣着华贵的少年。

“呦!这不是忠勇侯府张二小姐吗?第一次见你来翠云楼,哦…是来相亲的。”一名少年兴奋叫道。

看样子是被张若曦揍过,一看到仇人格外眼红。

身后的三人也应和道:“小子,你果然是京城男性的楷模,挽救了京城未婚男儿的命运。”

“够胆!不怕自己被坐死在床上!嘎嘎…”

“小子,没见过你啊,初来京城是不是?胆挺肥嘛,不知终结狂魔的厉害?”

四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开始挤兑萧锐和张若曦。

张若曦秀眉蹙起,拳头紧握。

四人吓得后退一步,吼道:“张若曦,你别动手!忠勇侯可是保证过,只要我们不欺负百姓,你就不能动手打人,我们现在是说你两句,你可以骂回来啊!”

“是啊,有本领咱嘴上过过招。”

“三哥,嘴上过招好猥琐。”

张若曦气得紧咬牙齿,正在考虑要不要违背父亲承诺时,身旁的萧锐拉扯张若曦到身后,用自己高大的身影保护她。

然后飞起一脚踹中一人,双手化为手刀劈中两人脖子。刹那间,三人躺地哀嚎。

只剩一人瑟瑟发抖,吼道:“臭小子,你找死吗?狗日的,你知道我是谁吗?”

艹!这是在用身份威胁我吗?听起来好刺激,这难道就是纨绔的必杀技之一!

“我好怕啊…”萧锐故意说道,然后飞起一脚踹中了他。

回头看向张若曦,和她微有惊讶的双目对视,暖暖一笑:“我打不过你,教训他四个还是轻而易举的。”

叮咚!

脑海中突然想起提示音。

随后信息码出现:

“恭喜你,完成任务,降临值+15。”

萧锐立即喜上眉梢,笑容更欢。

看着眼前灿烂笑容的少年,阳光铺洒脸上,染成金辉,张若曦突然觉得心如鹿撞,忙把目光移到他处,轻轻“嗯”的一声。

她怦然心动了。

0 第4章 谁叫谁爷爷?
萧锐和张若曦进了翠云楼,被揍的四人威胁萧锐是男人就别走,然后跑去找救兵了。

找救兵?哈!萧锐还真不怕他们找,自己虽然低调做人,但毕竟身份在这里摆着,有时就得高调做事。不然人人都以为他七皇子好欺负,有损皇家颜面,就是父皇也会看不起他。

“咱们进去吧。”萧锐问道。

张若曦还在偷瞄萧锐,连忙错开目光,点点头。

我这么帅吗?帅的连我自己都没有意识到?

女人,你的优点是眼光好!

萧锐心中那个得意。

两人上了二楼,没要包间,靠近窗户要了一个位。

“客官吃什么?”酒楼伙计问道。

萧锐接过菜单,说道:“清炒茭白,烤鸭,枸杞红枣鱼头汤,绘南北。若曦,我不知道你的口味,你还有其他想吃的吗?”

“就这些吧。”张若曦笑道。

“好嘞。”伙计迅速下去。

萧锐道:“清炒茭白比较清淡,绘南北是来自北方口蘑和南方火腿制作,口味鲜香,我想你应该会喜欢。烤鸭是这家的特色,必点的,你可要尝尝。而用枸杞和红枣炖出的鱼汤,不仅味道鲜美,而且能滋阴补气,对女性颇有食疗效果。”

只是简单的解释,却让张若曦感到满满的心意。

没办法啊,谁叫自己是好男人!萧锐骄傲地想着。

菜很快上齐,两人边吃边交流。

可惜,刚动了几筷子,之前打跑的四个人领着一群侍卫冲上了二楼。

“哈哈,小子,你竟然没逃,那接下来小爷我就得让你自己滚下楼!”一名少年桀骜叫嚷。

其他三人也摩拳擦掌,准备报仇。

“就由我解决吧。”张若曦说道。

萧锐立即拒绝,说道:“不行,打人的是我,自然由我处理。”

说完,看向桀骜少年,问道:“你爹是谁?”

骄傲少年自豪道:“我爹兵部侍郎丁大全,我叫丁建,怕了吧。赶紧跪下磕头叫爷爷,我也许心情好,还能饶你一命。”

萧锐的动作一顿,随即放下筷子,说道:“本来我还想息事宁人,看来是不行了。你不该叫丁建,应该叫嘴贱。”

“小子,你找死!”丁建怒道,抢过身后侍卫的木棒,就想抡起来给他几棍子。

谁知,萧锐直接扔出一块令牌,摔在丁建脸上。令牌落地,雕刻着龙纹的一面朝在上面。

丁建捂着脸瞥了一眼令牌,浑身猛然一哆嗦。

“知道我是谁吗?”萧锐冷冷问道。

嘭…

丁建猛然跪下,双手捧起令牌,当看到背面的金纹“夏”字,他直接瘫坐地上。身后众人也看清令牌模样,吓得汗如雨下,纷纷跪在地上。

这是皇子令,没有人敢冒充。

萧锐对着酒楼伙计挥挥手,让他送来一些笔墨纸砚,摆在丁建面前,说道:“写吧,把你的所说所为写下来,不是让我叫你爷爷吗?不是想让我滚下楼,还要打我吗?都老老实实写清楚。不然,我保准你今天回不了家,你爹会恨不得活剐了你这个龟儿子。有错别字,我就让张二小姐给你一刀,刀刀避过要害哦。”

张若曦脸颊微红。

丁建拿起毛笔,双手发颤。

“写!”萧锐声音一提,大声呵斥。

丁建一哆嗦,连忙写下自己的所做作为,然后签字画押,身后三人和一众侍卫也照办。

萧锐收起纸张,喝道:“滚下去吧。”

“是是…”丁建吓得带头滚下去。

是真的滚哦。

心情被打扰,萧锐也不想吃饭了,“咱们走吧,我送你回去。”

张若曦起身,还不忘问道:“为什么让他们写下口供?”

萧锐笑道:“丁建的父亲好歹是四品兵部侍郎,儿子出言不逊辱骂皇子,就算闹到父皇那,也就责罚闭门思过,最多呵斥丁大全教子无方。事后一了,也就没啥影响了,丁建还会狗改不了吃屎。但如今有了口供,就仿佛有个枷锁,套着他。他爹丁大全也会惊恐,万一哪天犯事了,这个口供有可能就是压死他的最后一根稻草。所以他担心之余,也会严加看管丁建的。”

张若曦明白后,没想到里面有这么多道道。

“你真聪明。”张若曦说道。

萧锐笑道:“并非我聪明,只是想的多一些,就有了不一样的方式。相比下来,要不是我拦着,那几个人岂是女侠的对手?”

张若曦闻之,立即笑容扑面。

送张若曦回了府,萧锐就没进去叨扰,他怕见到盼婿心切的张劲夫,于是坐着马车回去。

张劲夫得知自家闺女回来了,连忙来问:“怎么样?看对眼了吗?”

张若曦气恼,哼道:“爹,我俩又不是王八看绿豆,啥对眼不对眼。”

张劲夫嘿嘿一笑,道:“你爹大老粗,你明白我的意思的!你要是不愿意说,那我就让你娘来问。”

张若曦叹了一声,道:“不烦他,行了吧。”

才不告诉你们我的真实想法呢。

“不烦就好,不烦就好。这说明事情可成。”张劲夫眉飞色舞,问道:“你俩去哪里了?”

张若曦想了想,便把翠云楼发生的事简单说了说。

张劲夫听完,笑容逐渐消失。

“怎么了爹?”张若曦说完,察觉到他的情绪不对劲。

张劲夫回过神,继续笑容满面,道:“没事,你好好休息,我走了!”

“真奇怪。”张若曦嘟囔了一句,便没有多想。

而萧锐回府,自然也是被萧峰盘问。

萧锐说带着张若曦外出用餐,相处甚欢,他才放过萧锐,没有继续盘问。

“七弟,好好相处哦。”萧峰挤眉弄眼:“张家二小姐身材很火辣的,把握住。”

萧锐翻个白眼,没有再理会他,回了房间。

刚坐下,贴身服侍他的高全走来,递来几张纸,恭敬道:“殿下,课业都写完了,您过目。”

萧锐接过后查阅,点点头,笑道:“高全,辛苦你了,写的非常不错。”

高全二十岁,浓眉大眼很有精神,听到萧锐的刮奖,他高兴道:“能为殿下服务,是奴才的荣幸。”

萧锐放下纸张,沉声道:“我告诉过你,没有外人的时候,不用自称奴才。你又不是卖身给我。”

“是!”高全心生感动,他知道萧锐不是客气,是真心,但他却不想逾越。因为他的命是萧锐所救,他发过誓,为奴为婢的效忠。

萧锐懒得再劝他,因为一想到明天就得去集文殿上课,他的脑仁又疼了。

要不,再请病假?

那用什么借口呢?

好难想啊……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