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点简介:小说阅读网(www.xksjvipyd.com)是一个专业的小说资源网站。为广大书友推荐小说最新章节在线资源。小说推荐无广告无弹窗阅读:【系统流、无敌流、重生流、异世修真、校园都市、总裁豪门、历史军事、玄幻仙侠】小说资源丰富赶紧收藏。

一级BOSS、小说阅读网、小说、季锦川、沈悠然

一级BOSS、小说阅读网、小说、季锦川、沈悠然

一级BOSS

小说阅读网推荐:★★★★★★★★★★★★★★

小说主角: 季锦川,沈悠然

更新时间:2021-07-05

一级BOSS小说: 更新至第 3141 章

站点导航:一级BOSS

站点资源:小说阅读网

小说资源: 最新更新章节 热门小说 小说排行榜 免费小说阅读 男生小说 女生小说

一级BOSS小说简介内容:
明明说好三个月后一拍而散,规矩是他定的,但现在纠缠不清是怎么一回事?“季总,我们的关系已经结束了,你到底想怎么样?” 季锦川煞有其事的道:“因为没睡够。” “所以呢?你是打算一直缠着我?” “为了能够合法睡你,我们结婚吧,这样就可以一辈子纠缠不休。” 有人说:“你这样纵容她,迟早有一天她会骑到你的头上。” 季锦川慢条斯理的合上手中的文件,别有深意的道:


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资源:小说阅读网(www.xszyku.com)

0 第1章 沈家二小姐
机场人来人往,广播上有女子清甜的声音报着航班。

当加州到达A市的飞机降落,旅客们一窝蜂的走了出来。

一名清瘦的女孩拖着行李箱从通道口出来,她上身穿着印着英文字母的T恤,下身是一条深蓝色的铅笔裤,一头自然微卷的头发扎成马尾。

她的皮肤很白,高挑的个儿,又加上干净恬静的气质,在人群中很是显眼。

来接机的老王一眼就看到了她,赶忙上前接过她手中的行李箱:“二小姐。”

沈悠然扫了一眼周围,除了老王外并未有其他人来接机,她自嘲的微勾唇角。

也许是在国外待得太久了,久到没有人记得还有她沈悠然这个人的存在。

不过没关系,一切都来日方长。

出了机场,沈悠然上了车就阖眼休息,老王将行李箱放到后备箱,拉开车门坐进驾驶座,回头见她阖着眼,欲言又止。

来之前大小姐交代过,带二小姐去顾家吃饭,但他总得征询一下二小姐自已的意思。

此刻见她闭着眼睛,以为她睡着了便没有说话,发动车子驶入车流道。

坐了十多个小时候的飞机,沈悠然一上车便昏昏欲睡,没睡多久就被刺耳的鸣笛声吵醒了。

见车子停在原地没有动,她朝窗外望了一眼,此刻正处在闹市中心,繁华的街巷人流拥挤,高耸入云的大厦在阳光下巍峨壮观。

她揉着疲倦的眼角:“王叔,怎么了?”

老王从后视镜中看了她一眼:“二小姐,这段路经常堵车,您再睡一会儿,到了我叫您。”

沈悠然的睡眠很浅薄,一旦被吵醒就再也睡不着。

前方的车子走一截停下,老王跟着滑动一截,这样推推搡搡的前进。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沈悠然完全没了耐心,前方的车子驶动,她让老王从旁边超过去。

老王是沈家的老司机,车技不错,按照沈悠然教的方法连续超了几辆车。

有一辆迈巴赫似乎赶时间,也是频频超车,老王一时不慎追了尾,幸好车速并不高,双方都没有人受伤,只是撞坏了对方的车子。

老王吓的脸色惨白,磕磕巴巴的道:“二小……小姐,怎么办?”

车子的主人一看就是非富即贵,还有那独特的车牌号,想必是个不好惹的人物。

沈悠然秀眉微拧,抿唇下了车,走上前去敲了对方的车窗。

驾驶座上的男人正在解安全带,准备下车检查车子的情况,听到有人敲车窗,他抬头透过车窗看着沈悠然。

他缓缓降下车窗,尙未等他说话,沈悠然率先开口:“有纸和笔吗?”

肖呈不明所以,一脸茫然的看着她,直到沈悠然再次重复了一句“有纸和笔吗”,他才如梦初醒般递了纸和笔给她。

他刚才从后视镜中看到这个女孩是从后面那辆车上下来的,想必就是肇事者。

沈悠然熟练的写下一串电话,又写下那个人的名字。

也许是太过深刻,已经过了三年,她还能将那个人的电话号码倒背如流。

0 第2章 她回国了
她将纸和笔还给肖呈:“车子是我撞坏的,我姐夫是顾氏集团的顾瑾琛,有什么事你可以联系他,他会给你赔偿。”

她说的毫不拖泥带水,清淡的语气中带着几分盛气凌人,说完便转身走了。

肖呈还是头一次遇到这种事,他从后视镜中看了一眼坐在后排的男人。

男人冷峻的脸庞面无表情,下颌紧绷在一起,乌黑深邃的瞳孔似有不悦。

他嗫喏道:“季总……”

这一幕被另一辆车上的人看见,驾驶座上的男人正是许氏的少爷许承衍。

他盯着沈悠然看了半晌,确定没认错人后,亢奋的掏出手机准备打电话。

他的副驾驶座上坐着一个打扮的妖艳的女人,女伴娇媚的偎了过去,将他的手机拿走,撅着小嘴道:“衍,跟我在一起你还要给谁打电话?”

许承衍是世家子弟,但也是名副其实的花花公子,换女伴的速度如同换衣服。

他长得风流倜傥,在女人身上也从不吝啬,所以很多女人都甘之如饴的做他的女人,哪怕只是一天。

女伴见他要打电话自然是不依,说不定明天许承衍就将她甩了。

所以在他身边待的每分每秒她都得看紧了,免得被别的女人抢了去。

许承衍看着沈悠然上了车,转头问女伴要手机:“快把手机给我。”

他的女伴看出了苗头:“你认识那个女人?”

“认识,还特熟。”许承衍从她手中拿过手机,喜滋滋的翻到顾瑾琛的电话,拨号的手指顿了顿。

若是他没有看错,沈悠然撞的那辆车是季锦川的。

他想了想先打了帕林饭店的电话订了一个包厢,然后拨了顾瑾琛的电话。

顾氏总裁办公室。

顾瑾琛埋头翻阅文件,放在办公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放下笔,伸手拿过看了一眼上面显示的名字,接通了电话:“有事?”

许承衍亢奋的声音从电话那端传过来:“顾大总裁,顾大忙人,我刚才看到沈悠然了!她回来了!”

顾瑾琛呼吸一顿,是了,今天是她的归期。

他刻意不去想,不去问,一味的用工作来麻痹自己,但许承衍的这通电话将他拉回了现实。

他单手合上文件,淡淡的应道:“嗯。”

“她这一回国就给你招惹了大麻烦。”

许承衍的声音带着幸灾乐祸,顾瑾琛默不作声,静等着他的下文。

许承衍也不等他问,将刚才的事情讲述了一番。

他听闻后并没有多大的反应,只是应了一声“我知道了”。

许承衍对他的反应很不满意,特意强调了对方是季锦川。

在A市没有人不知道季锦川是谁,二十二岁进入商场,二十四岁接任中盛集团执行总裁一职,是商界的翘楚。

名下产业涉及广泛,几乎垄断了A市的所有经济权脉。

如今不过二十八,身价已是令人无法估计。

只要是浸淫商场的人都知道,季锦川在商场上杀伐果决,必要时刻具有一定的雷霆手段,此人得罪不得。

许承衍邀功似的道:“哥们儿我很讲义气,已经在帕林饭店给你订好了包厢。”

0 第3章 一切都挺好
挂了电话,顾瑾琛沉默了片刻,拨了内线电话,电话那端是他的助理。

电话接通后他说道:“帮我约中盛集团的季总晚上一起吃饭。”

张特助应道:“好的,顾总。”

总裁办公室位未于二十八楼,顾瑾琛站在落地玻璃窗前,他穿着白色的衬衫,衣袖挽起,露出结实的小臂。

他清楚的记得,三年前沈悠然出国前的那个夜晚,她烧毁了两人的照片,丢掉了与他相关的所有东西,决绝的语气充满了恨意。

“顾瑾琛,但愿我们此生再也不相见。”

他闭了闭眼,轻轻地呢喃:“悠悠……”

……

沈悠然一直坐在后排阖眼假寐,等老王说了一句“到了”她才睁开眼。

老王下车替她拉开车门,她看着眼前的宅子忽然间怔住了,秀气的眉目微微一蹙:“到顾家来做什么?”

老王不卑不吭的答道:“大小姐说三年没见着您了,让我接您到顾家一起吃饭。”

沈悠然轻抿着淡色的唇,三年了,若不是沈老爷子的八十岁大寿,她大概这辈子都不会回来。

无论是加州,还是英国,或者是加拿大,只要不是国内,她都愿意待一辈子,哪怕是孤独终老。

顾家的下人领着她进了客厅,沈舒娜正从楼上下来,看到站在玄关处的沈悠然,脸上扬起高兴的神色。

“悠然,你终于肯回来了。”

沈悠然出国的那日,沈舒娜去机场送她,她的双眸里透露着灰败和绝望:“我不会再回来了,我也不会祝福你们。”

再有一个礼拜就是顾瑾琛和沈舒娜的婚礼,既然不能挽回,她只能选择逃避。

出国后,她断了所有人的联系,甚至连MSN都许久不曾登录过。

直到有一天,她突然打电话给沈耀庭,需要一大笔钱,这才跟家里人有了联系。

三年不见,已嫁为人妇的沈舒娜比以前更加的漂亮。

她穿着一身浅青色的旗袍,领口处绣着精雅的兰花,高叉处露着雪白修长的双腿。

她将以前的长发剪短了,精致的发梢微卷,染着栗色,衬得她的皮肤白皙红润,看上去时尚又漂亮。

她缓缓从楼梯上下来,身上带着豪门千金该有的温婉气质。

“姐。”沈悠然轻唤道,少了以往的柔软撒娇。

沈舒娜下了楼梯,拉着沈悠然将她从上到下打量了一番。

她清瘦了许多,整个人像似只剩下了骨头架子。

沈舒娜心疼的道:“在加州过的不好吗?”

“没有不好,一切都挺好的。”每当别人问她在加州的情况,她都是这一句“挺好”。

沈舒娜知道她性子倔,若是她不愿意说,问也是白问。

见沈悠然眼底有疲倦之意,她说道:“去楼上客房休息一会儿,睡醒后我让下人给你做最喜欢吃的菜。”

“嗯。”她确实是累了,应了一声上了二楼,对于顾家她并不陌生,熟门熟路的到了客房。

她进了浴室洗了个热水澡,从浴室出来吹干头发,上床躺下,渐渐阖上眼睛。

这一觉她睡的并不安稳,还是和平时一样,做着光怪陆离的梦。

0 第4章 晚上不能吃太多
醒来后外面已是暮色四沉,她拿过床头柜上的手机看了一眼,已是晚上九点半。

在飞机上并没有吃什么东西,这个时候有些饿了。

她换了一身衣服准备下楼,出了客房从走廊上往下看了一眼。

沈舒娜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综艺节目,女佣端了果盘放在茶几上。

她刚步下两阶楼梯就看到顾瑾琛从外面回来,佣人上前拿了鞋子给他放在脚下。

她的步伐忽地顿住,扶着镀金扶手的手一点点攥紧。

比起三年前,他变的更加成熟有魅力,一身深色的精良西装,白色的衬衫,气质清冷而干净。

他正在玄关处俯身换鞋,是以,并没有看到楼梯上的沈悠然。

她站在楼梯上,踌躇着要不要下去,想着下去会令三个人都尴尬,正当她转身要回房间时,身后传来沈舒娜的声音:“悠然。”

她的身子猛地一僵,下意识的咬住唇瓣,指甲一点一点的掐入掌心,掌心中传来丝丝缕缕的尖锐疼痛。

半晌,她才转过身,脸上恢复了淡然的神色,看不出一丝异常情绪。

沈舒娜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望着她,而站在玄关处的顾瑾琛亦是如此。

她淡淡的瞥了一眼,便不着痕迹的收回视线,走下台阶:“姐,我饿了。”

沈舒娜笑盈盈的喊了一声“李婶”,李婶从厨房里出来,看到走下楼梯的沈悠然,高兴的唤了一声“沈小姐”。

以前在顾瑾琛和沈舒娜还没结婚前,沈悠然经常来顾家,所以顾家以前的佣人都认识她。

沈悠然身上没有豪门千金小姐的骄纵傲气,以前来顾家经常一口一个“李婶”喊得娇脆清甜,李婶对她的印象相当的好。

顾瑾琛进了客厅,沈舒娜上前自然的接过他脱下的外套,然后挂到衣帽间,两人相处的模式像一对老夫老妻。

沈悠然觉得格外刺眼,仿佛有一把尖锐的利刃,一点点的划过心口,疼的她心口一窒。

李婶从厨房端出给她留的饭菜,她走到餐厅坐下,随口问道:“王妈呢?”

王妈是顾家的老佣人,对她十分的喜爱,以前她每次来顾家,王妈总是会做她最喜欢吃的菜,准备她最喜欢吃的水果。

沈舒娜闻到顾瑾琛身上有酒味儿,让佣人去泡醒酒茶,听到她这么一问,回道:“王妈的孙子病了,今日请了假。”

顾瑾琛疲倦的靠在沙发上,余光瞟向餐桌上的沈悠然,她的脸上已经褪去昔日的青涩,一身白色的裙子衬得她的皮肤雪白剔透,眉目精致俏丽。

她瘦了许多,昔日脸上的婴儿肥已经完全没有了,尖尖的下颌,正是因为太清瘦,眼睛越发的大,依旧像以前一样黑亮澄澈。

沈悠然的饭量很小,吃的并不多,只是吃了少许几口便放下了碗筷。

李婶见饭菜没怎么动,问道:“沈小姐,饭菜不合胃口?”

应该不会啊,都是按照她以前的口味做的。

沈悠然尙未说话,顾瑾琛忽然接口道:“晚上不能吃太多。”

他的话音刚落,就看到沈悠然抬头向他看来,心头突然一紧。

自他刚才进门到现在,她一直对他熟视无睹。

0 第5章 这些年一直是一个人
这是三年来她第一次直视他,但只是一瞬就便移开了视线。

她的眼睛亦如往昔般清澈乌黑,看他的时候不再是满满的爱意,有的只是平静淡然。

他的心在一瞬间变得空落落地,目光也黯了下去。

“悠然,爸妈去了奥克兰接爷爷回来,家里没人,你这几日就住在这儿吧。”沈舒娜俨然是一副长姐的风范,处处为她考虑周到,“在顾家我还能照料你,这些年你一个人在外面受苦了。”

明知道她和顾瑾琛有一段过往,却留她在顾家住下,若不是沈舒娜一直疼她爱护她,沈悠然都要怀疑她是不是故意给自己难堪。

虽然沈舒娜在豪门圈子里有很好的评价,长相出众,温婉大方,但留丈夫的前女友在家中住下,这是不是太大方了点?

纵然她是她的妹妹,但女人为了捍卫婚姻的幸福,不都该谨慎小气吗?

她的嘴角勾起一抹凉薄的笑意:“这些年在加州我也是一个人。”

她能在那个满街鬼佬的陌生地方活下来,已经学会了独立生活,何况沈家还是她的家,并且家里还有佣人。

沈舒娜心疼的看着她消瘦的脸颊:“悠然,我们姐妹有三年没见了,难道你就不想和我叙旧?”

“叙旧有的是时间。”她和顾瑾琛如今尴尬的关系,实在是没必要住在一个屋檐下,“姐,安排司机送我回沈家。”

顾瑾琛放下手中的醒酒茶,拿了外套准备上楼,走了两步停下脚步:“时间不早了,就算是要走等明天吧。”

沈悠然望向客厅里的时钟表,连十点半都不到,并不太晚,但对上沈舒娜期盼的眼睛,她略略沉吟片刻:“那打扰了。”

刚踏上台阶的顾瑾琛身形微僵,那客气清淡的语气犹如一把尖锐的利器,猝不及防的刺在他的心窝,闷疼窒息。

……

沈悠然刚回国,时差混乱,一整个晚上都是辗转反侧,无法入眠,等到天快亮时浅眠了一会儿。

她决定今天回沈家,醒来后就将昨晚换洗的衣物装回行李箱里,一切收拾妥当下了楼。

客厅里,顾瑾琛穿着一身休闲的家居服坐在餐桌前看报纸,他的面前摆放着一杯牛奶和一份还未开动的三明治。

他微低着头,神色认真的看着手中的报纸,听到下楼的脚步声回头看了一眼她,喊了一声“李婶”,李婶见沈悠然从楼上下来,将她的那份早餐摆上餐桌。

沈悠然走近餐桌,在他的对面坐下,淡淡的同他打招呼:“早。”

顾瑾琛微微一怔,回应道:“早。”

她觉得奇怪,这个时候快要接近八点,他怎么还悠闲的坐在这儿看报纸,不去上班吗?

早餐和顾瑾琛的一样,是一份三明治,一杯牛奶,还有一份吐司面包,她只吃了两口三明治,将牛奶喝完就饱了,抽了纸巾擦了嘴角。

“早餐很重要,你吃得太少。”顾瑾琛合上手中的报纸,她的食量真是小的惊人。

0 第6章 那我该叫你什么?
“顾先生。”他的好意提醒她一点也不领情,嘴角扬起一抹讽刺的弧度,“将你的闲心用在公事上,对于我这个毫无相关的人不要多管闲事。”

她的一句“顾先生”像似一把沉重的铁锤狠狠地砸在他的心头。

他的脸色蓦然一白:“你叫我顾先生?”

她讽刺一笑,语气变得尖酸刻薄起来:“那我该叫你什么?姐夫?还是顾三少?”

顾瑾琛的脸色越来越白,他轻抿着泛白的唇,沉默了片刻,缓缓开口:“随你吧。”

客厅里的气氛变得压抑难受,佣人觉察到两人似乎正在闹不愉快,也不敢靠近。

“瑾琛,依依好像——”沈舒娜焦急的声音打破了两人的僵持。

沈舒娜进了客厅,看到餐桌前的两人气氛诡异,有些不明所以:“悠然,你起来了?”

沈悠然朝玄关处望去,不得不说沈舒娜很适合穿旗袍,眉眼漂亮,身材高挑窈窕,像是民国时期的女子,往那儿一站就有一股说不出的大家闺秀气质。

她的目光忽然一凝,落在她的怀里,脸色骤然变的苍白。

沈舒娜的怀中抱着一个婴儿,穿着粉色的衣服,孩子肉嘟嘟的小手抓着她的衣领。

沈舒娜见她的视线一直落在自己的怀中,说道:“悠然,这是顾依依,刚满一岁零两个月。”

如果说三年前顾瑾琛和沈舒娜结婚,她的世界崩塌了,那么这一刻,她的荒城寸草不生。

她紧紧的抠着餐桌的桌角,极力的掩饰自己的失态,迫使自己镇定下来。

她早该想到的,两人结婚三年了,怎么会没有孩子?

曾经两个人依偎在一起幻想过未来,就在顾家花圃后面的草坪上,她喜欢躺在他的怀里,把玩着他白皙修长的手指。

“瑾琛,你大学毕业后想做什么?”

他认真的想了想:“努力赚钱,然后娶你。”

听他这么一说,她灵动的水眸晶亮的如同折射了星子:“然后呢?”

“然后你就得履行妻子的义务,给我生个孩子,最好是个女儿,像你一样乖巧娇俏,我把你们两个一并宠着。”

他的语气虽是漫不经心,但目光却是格外的认真。

她的心里乐开了花,但表面上还是故作矜持,红着小脸娇嗔的拧他胳膊骂了一声“讨厌”。

那个时候的她,一门心思就是毕业后嫁给顾瑾琛。

“那你要提前给女儿想好名字。”

“就叫她顾一一。”

她嫌弃的皱眉:“太庸俗了,你好歹也是C校的高材生,给你女儿娶个名字这般敷衍,小心她长大后不认你。”

“因为你和她会是我的唯一。”他不擅长讲情话,说完就红了耳根。

她无比兴奋的抱着他的脖子,亲了他的脸颊:“那提前说好,一一只能是她的小名,到时候你得重新给她取个大名,不然我怕她长大后会埋怨我们。”

沈悠然突然笑了,眼底氤氲着一层薄薄的雾气,被她拼命的压制回去,又像是自嘲,又像是喃喃低语:“我做小姨了,挺好。”

0 第7章 她是个局外人
她走近沈舒娜,看着她怀里的孩子。

顾依依皮肤雪白细腻,像个陶瓷娃娃,粉嫩的脸颊肉嘟嘟的,两个乌黑的眼睛圆溜溜的,十分的可爱。

她的眸底渐渐聚了雾气,伸手轻轻碰了碰孩子的脸蛋,光滑的像似刚剥壳的鸡蛋,肉呼呼的很有手感。

这是他的女儿,顾一一。

他能给孩子取名顾一一,是不是代表沈舒娜和孩子如今是他的唯一?

顾瑾琛突兀的开口:“不是唯一的一,是依旧如初的依。”

她愣了一下,惨淡一笑,无论是哪个名字,都改变不了如今的局面。

他有妻子,有孩子,他的女儿叫顾依依,代替了他们曾经幻想过的女儿。

沈舒娜觉察到了沈悠然的异样,但眼下她无暇理会,语气焦急的道:“瑾琛,依依在拉肚子。”

顾瑾琛起身快步走近,看了一眼她怀中的孩子,又走到茶几前拿了桌上的车钥匙:“去医院。”

沈悠然下意识的要跟上去,走了两步停了下来。

男人的怀中是他的妻子,他的妻子抱着他们的女儿,自己去做什么?

望着两人渐渐远去的背影,她咬紧了下唇,放在身侧的两只手紧握在一起,口腔中有淡淡的血腥味蔓延。

……

金豪酒店是A市最大的酒店,装潢富丽堂皇,走廊上铺着深紫色雕花地毯,天花板上的水晶灯宛若一朵盛开的白莲,美丽晶亮。

“叮”的一声,电梯门打开,沈悠然从电梯里走了出来。

她今日穿着一身白色的裙子,米色的高跟鞋,素净的脸颊雪白恬静,身材高挑纤细。

出了电梯,她径直来到总统套房外,来之前她打听过,季锦川在金豪酒店有一间长期的住用套房,是他和情人幽会所用。

所谓的幽会说通俗一点,其实就是上床。

沈悠然抬手正要敲门,房门就被人从里面拉开,一个掩面哭泣的女人衣衫不整的从里面出来,提着拎包快速离开。

季锦川每隔三个月就会换一次情人,前几日刚和前任情人分了手,刚才这个女人……勾引没成功?

她推开半掩的房门走了进去,心里霎时间紧张起来,她扫了一圈,房间里没有人,只听到沐浴室传来哗啦啦的水声。

她将手提包扔在沙发上,等了一会儿,浴室的门被人拉开。

她闻声偏头望去,入眼的是男人结实精壮的身躯,俊逸的脸庞上因为热气的氤氲略微有些红晕,墨黑的头发湿漉漉的,发梢上挂着水珠,在灯下晶莹剔透。

男人蜜色的胸肌平坦性感,头梢上的水渍滴落在他的胸膛上,一路缓缓滑下,滑入腰间围着的浴巾内。

这个男人,当真是比明星还要好看。

季锦川看到房间里突然多出来一个人,面有愠色的拧紧了眉头:“滚出去。”

沈悠然面颊微红,轻咳了一声掩饰自己的失态。

实在是这个男人长得太过英俊了。

上帝造人时真是太过优待他。

她深吸了一口气,言明自己的来意:“季总,我是来应征你下一任情人的。”

0 第8章 你长的真好看
她本就脸皮薄,这种话多少有些难以启齿。

说完后清丽的面颊微微泛着红粉,在灯光下带着一种生动的明媚。

她的皮肤很好,白皙的脸蛋光滑如玉,粉嫩的像婴儿似的,吹弹即破,清纯中不泛娇媚。

季锦川眯起双眸,上下打量了她一番,削薄的唇勾起一抹讽刺:“不是每一个主动送上门的女人我都会要。”

沈悠然羞恼,白净的脸颊浮着红晕,更显得娇俏明艳,一双澄澈的眼睛格外的明亮干净。

她轻咬了咬唇,大着胆子上前抱住他的腰,却是不敢贴上他。

她抬头直视着他的眼睛:“那你看我可以吗?”

“缺钱?”他的眸底带着几分戏谑,扫了一眼圈在自己腰上如玉藕般的手臂。

“你长得好看,做你的女人不亏。”她展颜一笑,水晶灯在她漆黑的眼睛里泛着细碎的光亮。

季锦川冷嗤一声:“还有呢?”

她微微愣了一下,然而摇了摇头:“没有了。”

这样的人,季锦川见多了,但说的这么直白的她还是第一个。

他不禁多看了她两眼。

半晌没等到他说话,沈悠然抬起头来对上他深邃难辩的眼睛,视线一寸寸往下移,落在他削薄的唇上。

她踮起脚慢慢地凑近,刚一挨到他的唇角,就被季锦川扯开。

男人寡淡的嗓音没带任何感情:“先去洗澡。”

“好。”她应了一声,进了浴室,然后打开水阀站在花洒下,心怦怦跳得厉害。

她心里有一瞬间的后悔了,不该这么冲动,在浴室里磨磨蹭蹭了良久,穿上浴袍深吸一口气,拉开了浴室的门。

季锦川靠在床头,看着从浴室里走出来的人,精致的脸颊在水雾里氤氲着一片粉红,微敞的浴袍露着精巧的锁骨,晶莹剔透,白净无暇。

沈悠然扯了扯身上的的浴袍,浴袍是季锦川的,她穿着又宽又大,几乎到了脚裸,略有些滑稽。

季锦川见她拘谨的揪着身上的浴袍,微微蹙眉:“后悔了现在可以离开。”

沈悠然迟疑了一下,轻咬着下嘴唇走上前,解了身上的浴袍。

她虽然清瘦,但发育却是极好,肤如美瓷,光滑细腻,在灯光下散发着温润的光泽。

沈悠然俯身亲他,她青涩的只会摩挲,季锦川微微一偏头,避开她:“没有经验?”

她的脸颊瞬间涨红,恨不得将头埋进被子里,难以启齿的低声道:“是。”

季锦川瞧了一眼她红晕的脸颊,由于挨的近,他清晰的看到她纤长密黑的睫毛轻轻颤抖,泄露了她的紧安和忐忑。

他本就不是一个洁身自好的人,所以也不会要求对方身心干净,但看到她又羞又恼的神色,他还是微微愣了一下。

沈悠然微垂着眼睛,半晌没见他有反应,窘的要将脑袋缩回脖子里。

她想从他身上爬下来,然而下一秒他扣住她的后脑勺,将她的脸扣了下来,翻了个身。

一阵天旋地转,沈悠然惊慌的攀着他的脖子,眼里还带着一瞬间的无措。

两人交换了位置,看着头顶上方的俊颜,她的呼吸猛地一窒。

0 第9章 知道规矩吗?
头顶的灯光自上而下的笼罩,将季锦川英俊的脸庞笼罩在阴影里,凝着她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沈悠然的脸色有些微微的苍白,她一字一顿的回答:“沈悠然。”

“你可想清楚了,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季锦川给她最后的选择。

有些不适,沈悠然的身体轻轻地动了一下,只见季锦川微微蹙眉,低吼道:“别动!”

沈悠然被他吓的不敢乱动,只是呆呆地看着他,身体越来越僵硬紧绷。

她太过紧张,屏凝着一口气,略有些急促的呼吸引起一阵阵的轻颤,说话都有些不利索起来:“我来的时候已经想的很清楚了,不然是不会来找你的。”

她连续想了好几天,才做的这个决定。

来的路上也曾有一瞬间的想退缩,可是……

想到这儿,她自嘲的勾起嘴角,眼底有些悲凉。

季锦川觉察到了她的失神,见她的脸上流露着隐约的悲恸,心微微一动:“你需要多少?”

沈悠然眼神茫然地看着他:“什么?”

季锦川拧了一下眉头,神情有些冷漠:“需要多少钱?”

她微愣地看着上方的男人,他的下巴勾勒出完美的棱角,她有片刻的晃神,随后回过神来,浅浅一笑,声音温软的道:“你看着给吧。”

季锦川皱眉。

她笑了一下,低低的说道:“季总出手一定不会小气,所以我不担心你会给的少。”

她曾想过,等自己过了二十岁的生日,就将最珍贵的东西给顾瑾琛,那个她深爱的男人。

季锦川看了她一眼,俯身吻住她。

刚开始的时候,她疼的几乎快要晕厥过去,双手紧紧攥着被褥,节骨阵阵泛白,右手的两根手指指甲被她攥的断裂,连带着皮肉撕开,生疼生疼的。

到了最后,她开始求饶,许是她的哀求起了作用,季锦川放过了她,起身进了浴室。

她拉过旁边的被子盖在身上,目光空洞的望着天花板,水晶吊灯亮如白昼,衬得她脸色苍白如纸。

浴室里哗哗的流水声在安静的房间里格外清晰。

没过多久,季锦川从浴室里出来,然后进了衣帽间,出来时已经穿戴整齐。

宝蓝色的衬衣,剪裁得体的西裤包裹着修长笔挺的双腿,英俊的五官轮廓如同画笔描绘,墨黑的眼睛在灯下格外的深邃。

沈悠然已经调整好了情绪,除了眼睛有些微红,看不出哪里有异样。

季锦川拿出笔和纸开了一张支票,放在床头柜上,漆黑的眼眸中没有半分情绪。

“走的时候将联系方式留下,有事我会打电话给你。”

他拿起桌上的定制腕表带上,朝门口走去,走了两步然后停下来,没有回头,语气清淡生硬。

“来之前应该打听过我的规矩,知道怎么做吗?”

她轻声的应道:“知道。”

季锦川的女人保质期只有三个月,在这期间若他有需要必须随叫随到,并且不能去他公司找他,或是闹事,三个月分手后不得纠缠。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