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点简介:小说阅读网(www.xksjvipyd.com)是一个专业的小说资源网站。为广大书友推荐小说最新章节在线资源。小说推荐无广告无弹窗阅读:【系统流、无敌流、重生流、异世修真、校园都市、总裁豪门、历史军事、玄幻仙侠】小说资源丰富赶紧收藏。

总裁的新婚罪妻、小说阅读网、陆晋渊、温宁

总裁的新婚罪妻、小说阅读网、陆晋渊、温宁

总裁的新婚罪妻

小说阅读网推荐:★★★★★★★★★★★★★★

小说主角: 陆晋渊,温宁

更新时间:2021-07-05

总裁的新婚罪妻小说: 更新至第 629 章

站点导航:总裁的新婚罪妻

站点资源:小说阅读网

小说资源: 最新更新章节 热门小说 小说排行榜 免费小说阅读 男生小说 女生小说

总裁的新婚罪妻小说简介内容:
温宁的十八岁生日礼,是一场长达十年的牢狱之灾,为了复仇,她应下了魔鬼的要求,嫁给植物人老公,却不想……


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资源:小说阅读网(www.xszyku.com)

0 第1章 嫁给活死人
深夜,江城女子监狱,死寂寒冷。

温宁蜷在床上,身上的被褥薄得可怜,丝毫抵不住严寒的侵袭,她忍不住伸手抚摸着泛疼的膝盖,关节处那种蚀骨的疼痒,让她整夜整夜无法入睡。

三年了,本以为已经习惯这种苦,可她终究没有想象中那么坚强。

多年来累积下来的病痛,让这个冬天愈发难熬,温宁甚至不知道还能不能等到出狱的那一天。

三年前被迫顶下罪名后,她被判重刑十年,如今,还有七年。

因为疼,温宁挪了挪身子,床铺晃动吵醒了旁边人,她暴躁地起身,一把抓住了温宁的头发。

温宁对上那女人狠戾的脸,表情麻木,挨打,她已经习惯了。

只是她的沉默并没有换来别人的心软,重重的一巴掌眼看要扇下来,温宁连躲的力气都没有,只能任由她打,打够了,也就过去了。

正闭着眼睛等着疼痛降临,突然,外面传来了一阵脚步声,“温宁,出来!”

温宁张开眼睛,那女人一把甩开她,“算你走运。”

她慢吞吞地穿好了唯一一件还算能见人的衣服,跟在狱警身后走了出去,“发生了什么事?”

“闭上嘴,不该问的别问!”

狱警没有多说,给温宁戴上了手铐和头套。

黑暗,带来了未知和恐惧,温宁的心慢慢沉了下去。

走了一会儿,她被带上了一辆车,“你们要带我去哪儿!”

温宁听着引擎启动的声音,内心惊恐到了极点。

这样被人一声不响地带走,让她有一种即将被无声无息处理掉的错觉。

“到了,你自然就知道了。”

一道苍老却沉稳有力的声音传入耳中,温宁的心却跳的更快……

她直觉,这一次出行,足以改变她人生的轨迹。

坐立难安许久后,车停了,温宁下了车,被一个男人抓着七拐八拐地走了许久才停了下来。

有人粗暴地将她头上的遮盖取下,沉浸于黑暗许久的眼睛因为突如其来的光线感到刺眼。

温宁适应了一会儿,这才发现一个老人站在不远处,他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却自有一种让人不敢小觑的气场。

这就是把她带出来的人,是她得罪不起的人。

温宁看了他一眼,低下头盯着鞋尖,她很怕这个人会突然被惹怒对她做什么,她根本没有反抗之力。

“是这样,我有件事想拜托你,如果你同意,我可以取消指控让你提前出狱。”

老人话音未落,温宁心急地打断了他,“我同意。”

“你不怕我对你不利?”老人诧异于她的急切。

温宁摇了摇头,“不管是什么,都不会比现在更差。再者说,您这样的人真的要对我下手,还需要征求本人同意吗?”

这个人,可以把她从监狱里带出来,也可以让她彻底消失在这世界,而她还不想死。

老人点了点头,“话虽如此,你还是要了解一下再决定。”

说完,推开门率先进了房间,温宁跟着,这才看到病床上躺着一个人。

那是一个很英俊的男人,虽然身上穿着的是病号服,双眼紧闭着,却依旧无损他的精致贵气,如同雕塑般的五官在昏暗的灯光下勾勒出让女人无法抗拒的轮廓。

温宁可以想见这男人曾经的优秀,而这样的人,和她这种人显然没什么关系,她掩饰不住困惑。

“这是我的孙子陆晋渊,昏迷不醒已经有三年,他就是你当初撞了那辆车的车主。”

温宁的脸色一下变得惨白,她忍不住握紧了拳,未经修剪的指甲嵌入掌心刺破皮肤,她却浑然不觉,紧盯着面前的男人。

原来,是他!

温宁知道他也是受害者,可是,一想到是因为这个男人她才在监狱里被报复,被故意折磨,便很难保持平静。

愤怒,委屈和惊诧交织,可她终究却只能强忍着,装出一派平静。

老人见她手发抖,还以为她是愧疚,“是这样,晋渊现在昏迷不醒,需要一个女人和他结婚贴身照顾,因为某些原因,人选是你,你觉得,怎么样?”

温宁沉默了片刻,结婚?和陆晋渊这样的男人结婚?

即便没有进监狱,凭她的家世要嫁入陆家这样的豪门也绝对是痴心妄想。

她明白,陆家一定在谋划什么……

可是,她没有拒绝的资格。

她只有两条路,要么,嫁给面前这个活死人,要么,回到监狱过着不见天日的日子,直至刑满释放。

“我同意。”

0 第2章 冲喜
“同意就好,明天就安排你们领证,你没意见吧?”

温宁惊诧于他的急切,不过,这种事情,她无所谓,“没意见都听您的安排。”

陆老爷子见她配合,点点头,回了书房,而陆晋渊的母亲叶婉静早已经等在那里。

看到他,叶婉静又是着急,又是无奈,“爸,你真的要让那种女人嫁给晋渊?”

老爷子不容置疑地点头,“已经定好了。”

“可,晋渊怎么能娶那种女人,就算是他昏迷不醒,想娶一个家世清白的姑娘也不难,这女人可是害了晋渊罪魁祸首,又坐过牢,她哪里配?”

“都已经定了,再说……她这样的女人也好把握,如果真的没用,再赶出去也就是了。”

说完,陆老爷子把人赶了出去,看了看全家福里意气风发的陆晋渊,叹了口气。

陆晋渊车祸昏迷三年,身体早已恢复,偏偏,就是怎么都不醒,陆家不知找了多少国内外的名医却都束手无策。

不久前有个算命先生说找一个八字恰好的女人给陆晋渊冲喜,或许会有效果,而那个生辰八字都对应的女人,便是温宁。

……

温宁被安排去了另一间房间,床上已经摆上了一套干净的换洗衣物,她走过去,抚摸着那上好的面料,心口涌起一股苍凉地感觉。

她已经不知多久没有穿过这样干净,没有破洞的衣服了。

洗好澡,换上了干净的衣服,温宁站在镜子前看着自己。

镜子里的女人才不过二十一岁,花一样的年纪,可她的眼底早已经没有了这个年纪该有的天真希望,只有……洗不掉的沧桑和仇恨。

三年的牢狱生活,早已经彻底地改变了她。

……

温宁这一晚睡得并不好,虽然,这里干净温暖,但以往发生的一幕幕却再一次在梦中紧紧缠绕着她,让人窒息。

十八岁的生日,父亲送她一辆车,还送给她一套她不舍得买的昂贵衣服,温宁被起哄着穿上那身衣服开车出去转了一圈,却被警察直接带到了警察局。

在警局,温宁才得知,那辆车,前几天刚刚恶意撞人逃逸,而监控中那个女人,穿的衣服和她收到的那件一模一样。

她十八岁的生日礼物,是一场长达十年的牢狱之灾……

温宁皱着眉在噩梦中挣扎,是下人的敲门声吵醒了她。

“安小姐,你该去学习怎么照顾少爷了。”

温宁快速洗漱好跟了过去,陆家把她弄来,一定不是让她来享受少奶奶生活的,她必须竭尽所能留下来。

经过下人的一番教导,温宁得知,她每天都必须给陆晋渊擦洗一遍身体,并且进行适当的按摩,因为她不懂按摩手法,所以,今天只让她做擦洗的工作。

下人说完,就退了出去,温宁看着躺在床上的男人,咬了咬牙,伸出手小心翼翼地将男人身上的衣服脱下。

虽然明白陆晋渊只是植物人,但毕竟也是个发育健全的男人,直面一个陌生男性的身体,让温宁分外的尴尬。

长这么大,她还从未看过哪个男人的裸体,以前交往过的男朋友,也根本没有肌肤之亲。

只是,这是她的工作,她没有逃避的余地。

很快,温宁强行压下羞赧,将男人身上的衣服悉数剥去。

虽然陆晋渊已经昏迷了三年,但在陆家无微不至的照顾下,他除了消瘦一些苍白一些,与正常人并没有什么两样,身材修长匀称,没有丝毫的赘肉,散发着淡淡地男性荷尔蒙。

温宁看着他依旧线条优美的肌肉,脸红了红,用温水浸湿的毛巾给他擦拭着身体的每一个角落,最后,手却停在了男人最隐私的位置,有些不知所措。

“少爷的身体必须每天都清理干净,会有人来检查。”

想到下人临走前说的话,温宁虽然不好意思,却还是将男陆晋渊身上最后一件蔽体的衣物脱了下去,移开视线,有些不知轻重地擦拭着。

过了一会儿,温宁觉得差不多了,才赶紧手忙脚乱地把他的衣服又一件件给他穿上了,因为太过慌乱,她甚至没有发现男人的身体因为她一番动作而紧绷了许多,甚至,一直没有任何反应的手指也动了动。

0 第3章 洞房花烛夜
温宁完成了任务,便立刻离开了这里,她实在不好意思再面对这男人,哪怕,他根本就没有意识。

温宁走出陆晋渊的卧室,老爷子已经在等她了。

“今天是你第一次照顾晋渊,怎么样,还做得来吗?”

温宁点点头,却一下想到了今天男人裸呈相见的肉体,当然,他长得好看,也不是很难以接受,只是,她还有些难以克服内心那道坎。

或许,时间长了她就会习惯了吧。

“没什么问题。”

陆老爷子点点头,两个人又随意地说了一会儿话,过了约莫半小时,身着黑色西装的男人走了进来,手里已经多了两本小红本。

“这就是你们的结婚证,我替你们保管,你没有意见吧。”

温宁摇了摇头,她很明白老爷子的潜台词:结婚证在陆家手里,意味着她只是顶了个陆家少奶奶的名字,并没有什么实质性地位。

哪天若是他们不需要她这个累赘的存在,便会将她赶出去。

不过,温宁并不在意,本来,她答应和陆晋渊结婚也只是为了自保,各取所需罢了。

见她还算通情达理,老爷子放心了许多,“那你没事,就去跟按摩师学学怎么给晋渊按摩吧,以后你也是要做的。”

温宁应下,回到陆晋渊的房间,按摩师见她来了,点点头,示意她坐到一边先看着。

温宁配合地坐好,看着男人的肌肉被那双手反复地推揉着,一开始,还有些不好意思,但慢慢地,她便发现这个按摩师是真有几把刷子。

陆晋渊能躺床上三年还没肌肉萎缩,这个人功不可没。

如果她学会了,没准可以让妈妈的身体更好一些,想到已经三年还未见过的妈妈,温宁眸光暗淡着。

当年妈妈被温家三人的无耻行为气得中风卧床不起,现在,也不知道恢复得如何。

想着想着,有些心酸,但温宁很快压下负面情绪,既然她已经出来了,那去接妈妈也只是时间的问题,不需要急于一时。,

于是,分外地认真看着学着,不会的地方还心虚地请教。

那人不禁打量着温宁,这个女孩儿看起来不过二十出头的年纪,却有着超乎一般的冷静和坚韧,因此,也就格外认真地教导着。

按摩结束后天已经黑了,温宁把人送走,出去吃了晚饭,老爷子又嘱咐她,“既然领了证,就和晋渊睡在一起吧。”

既然要冲喜,就得严格按规矩来。

温宁手上的筷子一顿,点了点头。

陆老爷子这只是在通知她要做什么,她没有什么反抗的余地,虽然,她也不懂让她和一个植物人同房能有什么用处,总不能……指望着她主动骑到他身上吧?

吃完饭,温宁便老实地回到了陆晋渊的房间,为了应景,房里的床品换成了大红色的,桌面上还点了两根红色的蜡烛,灯被人关掉了,火焰的红色将室内染上一片暖光。

弄得还挺像模像样的,真想让她和这个植物人洞房花烛吗?

温宁自嘲一笑,看了看床上的男人,他的脸庞在烛光的映照下柔和了许多,没有了平日那种肃杀冷冽的感觉,恍惚间,让人以为他只是睡着了。

“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老公了,你说可笑不可笑,因为你三年里我好几次差点死了,不是没有恨过你,想必你也很讨厌我,现在我们却成了夫妻,可能这就是命吧。”

“其实你一直不醒过来也没所谓。”温宁无聊了,跑过去在男人的身上实验着今天刚学会的按摩手法,“反正,我只是想离开那里罢了,不过你放心,我肯定会照顾好你的,不然,我也活不好不是?”

温宁手上的动作不停,慢慢地也有些累了,还好,陆晋渊的床足够大,足够两个人睡,她也不用担心他会起来对她什么,所以,直接缩在床铺的角落闭上了眼睛。

半夜,温宁突然感觉冷,迷迷糊糊间,身体自然而然地靠向了不远处的热源,她钻进男人的怀抱,想了想,这是她白白捡来的植物人“老公”。

又暖和,摸起来还有弹性,而且,绝不会有任何麻烦,温宁迷蒙中觉得一切都完美,便很放心地又一次昏睡了过去。

……

次日。

阳光自未拉紧的窗帘洒入房间,温宁皱了皱眉,嘟囔了一声,身后温热的体温,提醒着她现在是躺在了谁的怀里。

在监狱里待得时间久了,身体差了,所以她格外怕冷,但没想到就这样窝在男人怀里睡了一晚。

还好,陆晋渊是植物人,并不会觉得她不知羞耻。

温宁红着脸,正要从男人的怀中离开,突然,她身上的手臂却加大了力道,死死地箍住了温宁纤细不堪一握的腰。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她忍不住轻声尖叫了一声,随即,满眼的难以置信,植物人怎么会用力……

难道是……陆晋渊,醒了?

温宁的震惊并未持续多久,下一刻,男人灼热的手掌却已经顺着腰线探入了她宽松的睡衣中。

昨夜,他似乎是做了一个梦,梦中,妖精似的小东西窝在他怀里,乖巧地却让他有了不可抑制的冲动,而如今,肉就在嘴边,他怎能不去吃?

0 第4章 真不知羞耻
陆晋渊的体温本就比她高,而手心的热度像要将她的身体融化一般,在她身上肆无忌惮地点火。

男人灼热的呼吸打在温宁白皙的脖颈处,很快,让那如白玉一般清透的肌肤泛上了诱人的薄红。

“放开……你放开我!”温宁从刚刚动弹不得的震惊中惊醒,死命地挣扎了起来。

她已经不想去探寻为何陆晋渊会突然醒来,她只知道,再这样放任下去,非出事不可。

“你这是在给我助兴,嗯?”温宁那微弱到可以忽略不计的挣扎,不仅没起到丝毫的作用,被她温软的身子摩擦着,反而,愈发勾起了男人的欲望。

温宁察觉到陆晋渊愈发昂扬的兴致,整个人僵住不敢乱动了,心里,却忍不住在骂,禽兽,刚刚恢复意识就要做那种事,简直……简是在发情!

“在我的床上,还敢走神?”

陆晋渊霸道地吻上了她的唇,而身下女孩儿的滋味,比他想象的更加甜美,让他忍不住想要掠夺,掠夺更多。

温宁被他不留余地的亲吻搞得大脑缺氧,随即,身下一凉,她的睡裤被扯了下来!

她一惊,闭上眼睛,狠狠地对着男人正在作乱的舌咬了下去。

“唔……”

一阵血腥味弥漫在两个人的唇舌间,温宁趁他走神,一把将他的身体推开,拉上了被撕扯得凌乱不堪的衣裤,慌忙地冲了出去!

陆晋渊这才从高涨的情欲中找回理智,他皱了皱眉,看着四周,带着些许恼火迷蒙的眸子这才恢复了清明。

刚刚,竟不是一场春梦?

……

温宁逃到了走廊上,大口大口的呼吸着,刚刚罢工的大脑这才恢复了正常,陆晋渊醒了,不仅如此,他还……

想到那异常灼热的体温,温宁的脸烧的通红!

就在这时,一个女佣走了过来,看到她面色潮红衣衫不整,脸色蓦地一变。

夏莲是家里负责照顾陆晋渊的下人,对于陆家大少爷,她一直有着某种不能说出口的憧憬。

这三年,她一直尽心尽力伺候陆晋渊,有时甚至幻想着或许哪天老爷看到了她的努力,感动于她的一片痴心,她就成了陆家少奶奶,再也不用辛苦的伺候别人。

但这一切,都被这个叫温宁的女人毁了,现在,夏莲看到她一脸春光荡漾,立马扯住温宁的衣服,“好啊,才嫁给少爷就在房间里藏了野男人偷情,真是个不要脸的女人。”

温宁莫名被人指责,努力挣扎,“你胡说什么,把手松开!”

只是,温宁不如夏莲力气大,两个人推搡起来。

不一会儿,夏莲叫来了帮手,硬生生拖着温宁到了陆老爷子那里。

“一大清早的,吵什么!”

“老爷,您看看这个温宁,她竟然在少爷房间里藏男人!”夏莲扯开温宁的睡衣,露出她颈子上刚被留下的痕迹。

在场的人都不傻,一看就知道那是亲热过后留下的吻痕。

陆老爷子眼睛一红,气得血压都差点升高,他把这个女人从监狱里捞出来,是为了让她给陆晋渊冲喜,可不是为了给他头上戴绿帽子的!

“不是的,是……”

“你这女人真不知羞耻,偷男人留下证据,现在还狡辩,我就替老爷教训教训你!”见老爷子面色铁青,而温宁还想狡辩,夏莲冲上来丝毫不给温宁说话的机会,高高地举起手臂便要给她一巴掌。

0 第5章 害他昏迷的罪魁祸首
“住手。”

就在温宁以为肯定是逃不过时,一道低沉磁性的男声骤然响起,在场除了温宁外的人,都愣住了。

陆晋渊站在门口,冰冷的眸漠然地注视着面前的闹剧,“爷爷,是我。”

陆老爷子愣住,随即,苍老的脸上涌起狂喜,“晋渊,你总算是醒了!”

夏莲的手停在空中,举起也不是,放下也不是。

谁也不会想到,昏睡了三年的少爷竟然就这么突然地醒了!

温宁看着那表情冷淡的男人,心中却说不出的别扭,刚刚,他差点夺去了她的清白。

那样霸道的掠夺,让她难以承受!

“陆爷爷,你们先聊,我先出去了。”虽然是被冤枉了,但是,温宁明白陆家人是不可能道歉的。

尤其,那男人的视线落了过来,那种像要将整个人穿透的眼神让她根本不敢再停留,低着头离开了这里。

“别以为少爷醒了你还有好日子过,他对你这个凶手可是恨之入骨,等着吧!”夏莲刚刚失了颜面,跟在温宁身后,故意用力的撞上她的肩膀,恨恨地离开了。

温宁看着她不甘离去的背影,揉了揉刚刚被撞疼的地方,苦笑。

她又何尝不知陆晋渊醒了她不会有好果子吃,轻则离婚,重则……他会不会再次把她送进监狱?

想到这种可能,温宁纤细的身子颤抖了一下,她绝不能再回到那个地方,绝不!

……

陆晋渊醒来,老爷子情绪很是激动,好不容易平静下来后,便将他昏迷这三年来发生的一切都一一告知。

“那女人,怎么回事?”

陆晋渊皱了皱眉,他脑海中,对温宁没有丝毫印象。

这几年,他没有意识,但是隐约感觉到有人一直在照顾他,难道,就是这个女人吗?

陆老爷子沉吟片刻,终究,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给他听。

听完,陆晋渊眉宇间多了几分阴沉,那个女人,竟然就是肇事逃逸,害他昏迷三年的罪魁祸首!

……

温宁在房间里,忐忑地等着陆晋渊回来,她不知道会面临怎样的宣判。

甚至,她想痛骂老天一顿,为什么她的人生才刚刚有一点要好转的迹象,它就要开这样的一个玩笑来整她?

给了她希望,却又让她失望,比从未有过希望更让人痛苦。

强烈的不安焦虑,让她的胃隐隐抽痛,温宁忍不住捂住了肚子,这时,门突然被人打开。

陆晋渊缓步进来,明明是才自病床上醒来,他身上却丝毫未见病人的憔悴疲态,举手投足间,依旧是让人无法忽视的优雅和矜贵。

只是,温宁能感觉到他身上带着浓浓的敌意。

他一定知道了,知道她是那个犯人,是坐过牢的女人。

陆晋渊没有开口,锐利的目光在温宁身上扫过,像是要将她所有的伪装剥去一般。

谁能想到,这样一个娇小柔弱,看了便让男人心生怜爱的女人,便是那个撞了他以后为了逃避责任进行二度创伤的恶魔?

温宁察觉到那道视线,在此之前,她从未感觉过眼神也可以这样恐怖,甚至,让她的身体忍不住轻颤起来。

这个男人太过危险,或许,在这里直接杀了她都有可能!

“不说点什么吗?杀人犯小姐?”终究,是陆晋渊的声音打破了沉默。

0 第6章 取悦陆晋渊
温宁听到杀人犯三个字,脸色骤然苍白,嘴唇动了动,“我不是。”

当初撞人的根本不是她,她只是顶罪的牺牲品。

“不是什么?你还觉得自己冤枉?”陆晋渊看着温宁那楚楚可怜的表情,心头怒火更盛。

装得倒是挺像那么回事的。

温宁不说话了,现在,她没有证据,谁也不知道她是被逼着认罪的,就算是说什么,也只会被误认为是狡辩。

与其再激怒他,惹来麻烦,不如试着求他放她一马,温宁苦笑一声,迅速地冷静下来。

“对不起,没想到你会这么快醒过来,我……我可以马上签字离婚,只要你答应,不再把我送回监狱去,我可以做其他事情补偿你。”

陆晋渊对她的厌恶溢于言表,他一定不会想有她这样丢人现眼的妻子。

所以,她只能识相一点先说出来,并且,求他放她一条生路,不要把事情做得太绝。

陆晋渊听着温宁那柔软却坚定的声音,眉峰紧敛,的确,他不会要一个肇事逃逸且坐过牢的女人做他的妻子,这会成为他人生的污点。

但,这话率先自这女人嘴里说出来,却让他微妙地不快。

她这样的女人,没有资格先提出离婚,要离,也只能是他来说。

“就你这种女人,能用什么补偿?你以为陆家是做慈善的?做错事就要承担代价,只要离婚,你就必须回到你该去的地方。”

男人冰冷的声音响起,温宁嫣红的唇血色尽失,“不,你不能,我不回去,我不能回去。”

好不容易从地狱里爬回了人间,她怎么能回去,那里的人看到她再回去会折磨死她的!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陆晋渊走近,一把捏住了温宁纤细精致的下巴,“想做陆太太,你也配?”

温宁却好像听不到他的话一般,身体剧烈地颤抖着,曾经努力遗忘的一幕幕,在她脑海中闪过。

她在冬天手冻得通红跪在地上擦洗地板上故意留下的污渍,她被当着所有人的面打耳光,她被人抓着头发撞在冰冷坚硬的墙壁上。

不堪回忆中那些恶魔一般的面容,与面前男人嘴角的冷笑忽然重叠,温宁也不知道从哪里爆发出来一股力量,猛地把陆晋渊推开,“你懂什么,你什么都不知道,凭什么就这样决定我的命运?”

陆晋渊毕竟是男人,只被她推得后退了两步,倒是温宁因为动作太大,狼狈地坐倒在地上。

被陆晋渊撕扯坏的睡衣领口因为激烈的动作滑落,露出了一大片白皙似玉的肌肤,她很瘦,瘦得两条精致的锁骨十分明显,但女人该有的地方却都有,尤其是领口处那道沟壑若隐若现,反而更引人遐思。

温宁还沉浸在回忆中无法自拔,丝毫未曾注意到她现在衣衫不整的模样有多诱人,陆晋渊眯着眼睛,不由得想起今天早上将她抱在怀里,肆意侵略时的滋味。

这女人的身体,倒的确吸引他。

陆晋渊一向不是个好色之人,昏迷前,他从未对哪个女人有过这样强烈的反应。

究竟是因为她这个人,还是因为憋了太久?

似乎想到什么,男人嘴角勾起一丝邪肆的笑,“你刚刚说,只要不回监狱,什么都愿意做?既然这样,我可以考虑给你个机会。”

温宁瞪大眼睛,盯着他,“你说,只要能做到的,我一定会做。”

“取悦我,或许我高兴了,就让你留下。”陆晋渊颇有兴味的看着她,他想知道,这女人究竟能为了留在陆家,做到什么地步?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