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点简介:小说阅读网(www.xksjvipyd.com)是一个专业的小说资源网站。为广大书友推荐小说最新章节在线资源。小说推荐无广告无弹窗阅读:【系统流、无敌流、重生流、异世修真、校园都市、总裁豪门、历史军事、玄幻仙侠】小说资源丰富赶紧收藏。

爱你成瘾、小说阅读网、爱你成瘾小说、易瑾离、凌依然

爱你成瘾、小说阅读网、爱你成瘾小说、易瑾离、凌依然

爱你成瘾

小说阅读网推荐:★★★★★★★★★★★★★★

小说主角: 易瑾离,凌依然

更新时间:2021-07-05

爱你成瘾小说: 更新至第 3116 章

站点导航:爱你成瘾

站点资源:小说阅读网

小说资源: 最新更新章节 热门小说 小说排行榜 免费小说阅读 男生小说 女生小说

爱你成瘾小说简介内容:
都说易瑾离冷心绝情,可是却把一个坐过牢的环卫工宠上了天。 然而当年的车祸真相,却把她对他所有的爱都摧毁了,她从他身边逃离。多年后的一天,他跪在了她的面前,“依然,只要你回到我身边,怎么样都可以。” 她冷冷凝视着他,“那么你去死。”


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资源:小说阅读网(www.xszyku.com)

0 第1章
指甲被冰冷的镊子生生扯下,剧烈的疼痛宛如张着血盆大口的猛兽,将她彻底吞噬。

几个穿着囚服的女人,压着一个挣扎的女人,女人身子枯瘦,同样的穿着一身囚服。

凌依然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指甲一个接一个生生的与皮肉剥离,血不断在指尖处流淌,混合着牢房里那扑鼻的霉味,令人作呕。

“当年的最佳新人律师,现在也不过是一坨烂泥而已。”冰冷而刻薄的声音,响起在了凌依然的头顶。

她拼了命的抬起头,看着眼前这张娇媚的脸,谁能想到,影视圈里的当红明星,在别人眼中犹如清纯白莲一般的女人,却是这般的毒辣。

“郝以梦,为什么?”她颤抖的声音问道。

“你害死了我姐姐,还有脸问为什么?”郝以梦冷笑着道,唇角泛着刺骨的冷意,眼神阴毒至极。

“不是我......我是冤枉的!”她艰涩的说着,不断的摇着头,豆大的汗珠不断从她身上冒出来,那清秀可人的面庞,因为痛苦几乎变了形。

郝以梦却只是淡淡地吩咐着动手的人,“继续拔。”

她话音刚落,动手的人便加快了速度。

不过短短一分钟,凌依然的指甲,便被全部拔下,鲜红的液体不断从那血肉模糊的伤口处奔涌而出,染红了监狱的水泥地。

凌依然痛得痉挛,但是却还是想要努力的伸直身子,那双黑眸,死死的望着站在郝以梦身边的男人。

那是......她曾经的男朋友!当年曾经说过会保护她一生一世的男人。

曾经,她的手指不小心被针扎一下,他都要心疼上半天,但是现在,却是眼睁睁的看着她的指甲被人一片片的拔掉。

“子......子期......”她几乎是用着全部的喊着对方,“求求你......相信我......”

他依然和以前一样,一身的西装革履,只是那双墨色的眸子,望着她的时候,却只剩下了阴霾和冷漠。

“子期,你不会是想要同情这个女人吧,她可是害死了我姐姐的杀人犯!我这么做,只是要让我姐姐瞑目。”

郝以梦亲昵的挽着男人的胳膊,那阴狠的表情在面对着男人的时候,又变成了一种惹人怜惜的楚楚动人。

“一切都是她自作自受,没必要同情。”萧子期温柔的抚了抚郝以梦那一头精心保养的秀发,“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好了。”

就好像地上那个指尖血迹斑斑的女人,不过是个物件而已。

凌依然猛地瞪大了眼睛!

自作自受?!

呵!

这个曾经把她捧在掌心中的男人,如今对她,却只有一句自作自受而已。

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她猛地挣开了按着她身子的人,挣扎着往前爬,努力的想要去靠近男人。

“子期,我不知道那场车祸......是怎么回事,我那天真的没有醉酒驾驶,是郝梅语的车子......朝着我撞来......”

啪!

她那已经没了指甲的左手,被一只脚重重地踩在了地上,手背上是彻骨的痛。

可是这些,都及不上凌依然此刻心中的那份剧痛。

她艰难的仰起头,看着用皮鞋踩着她左手的萧子期,怎么也无法置信,他会绝到这种程度。

手上传来阵阵钻心的痛,她深吸了一口气,声音就像是被沙子碾过似的,“你有爱过我吗?”

“我这辈子最后悔的,就是找了你当我女朋友。”萧子期用着无比冰冷的声音说着。

“子期,把她这双手废了吧,就是她这双手开着车,撞死了我姐姐的。”郝以梦的声音响了起来。

下一刻,她听到了他说了一声“好!”

接着,便是骨头断裂地声音,裹挟着剧烈的疼痛,在她的身体中宛若炸开一般......

————

“啊!”凌依然猛地睁开眼睛,这才发现刚才她又梦到了当年牢里发生的事情。

她低头看着自己已经长满了茧子的手,三年的牢狱之灾,让她的手再也不像当年那样细腻柔滑。

虽然十根手指的指甲已经长出来了,但是她的手,却还是被伤到了。

当年手指骨头被一根根的折断,只是靠着骨头的自愈才算是没有彻底废了,但是手指关节看上去却有些扭曲,而且很多精细的动作,她也没办法很好的去完成。

每逢天寒、湿冷的时候,手指更会疼痛。

有时候痛得厉害了,会恨不得要把手剁下来,以摆脱这份疼痛。

当年一场车祸,她被控醉酒驾驶,撞死了郝梅语,郝梅语除了是郝家的大小姐之外,更是在深城一手遮天的易瑾离的未婚妻。

这之后,她众叛亲离,被赶出家门,最后被判入狱三年。

站起身,凌依然拿起了一旁搁着的清扫工具。

她的身上穿着一身环卫工人的荧光色工作服,清秀的脸蛋因为天气冷双颊有些微红,一双杏眸下,是秀气的鼻子和浅粉色的唇瓣,长发简单的扎成着马尾。

如果只看她这张脸的话,会让人觉得就像是刚出校园的大学生似的。只是她的眼神,却并没有年轻人的那份朝气,反显得有些暮气沉沉。

今天她上夜班,刚才在环卫所里小憩,差点就错过了上班时间。

就在她要离开的时候,听到了有同事在看着手机新闻说着,“咦,萧子期和郝以梦要订婚了啊,郝以梦命真好,又是大明星,又是千金小姐,现在还嫁入同样的萧家豪门。”

凌依然的身子陡然一震,随即匆匆地走出了环卫所。

萧子期,郝以梦,这两个名字,对她来说,就像是刻了骨般的疼痛。

1月的夜晚,挺冷,凌依然握着扫走,清扫着路面。手上的骨头,又因为天气寒冷,而一阵阵的抽痛着。

忍一忍就过去了!凌依然在心中对自己说着,如今当环卫工的她,就连吃止痛药,都成了一种奢侈。

就在凌依然扫马路着马路的时候,突然,一辆法拉利停在了凌依然的面前。

车上下来了三男一女,四人显然都是喝了酒了,其中一个男人带着几分醉意的瞧着凌依然,流里流气地道,“呦,我当是谁呢,原来是我们萧家大少爷当年的女朋友啊。”

凌依然的面色一白,眼前的这人,她认出来了,是个富二代,当年她和萧子期在一起的时候,曾经对她动手动脚的,结果被她呵斥。

“你不是大律师吗?怎么在这里扫马路了?”孙腾扬明知故问地道。

而一旁的另一个男人则是嬉笑道,“当然是因为她坐过牢啊,一个坐过牢的女人,还想要当律师吗?”

而那个女人,更是冲着凌依然吐了口唾沫,“呸,还律师呢,现在就是个扫大街的!”

“你那位萧大少可是要和郝二小姐订婚,怎么样,要不就这样,给我上一次,我给你的,可比你扫马路要赚得多得多。”孙腾扬色眯眯的上前,朝着凌依然伸出了肥腻的大手。

其余三人一片哄笑。

凌依然哪里会让对方得逞,拼命的闪躲着,可是孙腾扬却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直接把她压在了路边的墙上。

现在大晚上的,这一带没什么人经过,眼看着孙腾扬直接抽开了裤腰上的皮带,凌依然抬起脚,朝着对方的胯下踢了过去。

孙腾扬一阵吃痛,钳制着凌依然的手松开,凌依然发了疯似的逃开。

逃、要逃!

孙腾扬红了眼,哪里肯放过凌依然,直接在后面开着法拉利追着凌依然。

凌依然此时,已经跑到了另一边的马路,但是奇怪的是,平时这里晚上明明应该是繁华的路段,但是此刻,却是清冷的要命,甚至都看不到任何的人影和车影。

简直......就像是空无一人似的。

法拉利里的四人,显然也觉得眼前这条路的情况有些奇怪,突然,其中的那个女人道“我记得这条路今天好像封路。”

“封路?什么原因?”

“不清楚。”

“无所谓,反正我今天非要弄死这女人!”孙腾扬狠狠地道,一踩油门,车子朝着凌依然冲了过去。

凌依然赶紧避开,但是身子还是被车子擦过,摔倒在了一边。

法拉利停了下来,四人从车内出来,孙腾扬冷笑地看着凌依然,“你以为现在你还能让我看得上?老子今天就是要你在大马路上像条母狗一样被老子上!现在,可没谁能保你。”

凌依然挣扎着想要起来,可是身体却痛得让她一阵颤栗,竟无法使出什么力气。

孙腾扬狰狞一笑,那有些肥硕的身体直接朝着凌依然压了过来。

就在凌依然以为注定会逃不过这屈辱的时候,有脚步声响了起来,在寂静的夜色中,显得格外的清晰。

然后凌依然看到了一个身材颀长的男人,他刘海几乎遮盖住了眼睛,看不清他长什么样子,身上穿着一身老式地已经泛旧的中山装。

男人走到了他们的跟,凌依然下意识的张了张口,想要呼救。

可是随即,她却又闭上了嘴巴,对方只有一个人,可是那伙人中,却是有三个大男人,一对三,她如果真求救,不过是让对方平白无故的倒霉。

“滚开,别坏了老子的好事!”孙腾扬呵斥着对方道。

男人的视线,懒洋洋的瞥向着孙腾扬,令得孙腾扬蓦地有着汗毛竖起的感觉。那是充满着冰冷和死寂的眼神,就好像他在对方的身上,已经是一具死人了。

0 第2章
见鬼了!眼前这个人不过是个普通的路人,甚至这一身穿着打扮,明显是个穷鬼,他怎么会有这种感觉。

孙腾扬啐了一下,直接抡起拳头想要朝对方揍去。

结果夏一瞬间,他整个人已经被人给踩在了脚下,一侧的脸庞紧贴着地面,无比的窝囊。

另外的两个男的见状,赶紧过来想要帮忙打着突然出现的男人。

紧接着,凌依然只看到一场单方面的虐打,甚至可以称之为是一场暴虐。

而在不远处路口的一个隐蔽角落,停着一辆车子,车上的高琮明在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后,喃喃地祈祷道,“易爷可千万别发疯啊!”

要是一旦易爷发起疯来的话,那天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就算真弄出什么人命都不稀奇。

曾经,高琮明就见过一次易爷疯狂的模样,然后......他觉得自己这辈子,都不会想要再见第二次了。

今晚这条路明明已经封路了,谁知道这五个人和一辆法拉利会突然闯进这里,打扰了易爷的清净。

要知道,每年的这一天,易爷都会封了这整条马路,穿着老旧的衣服,一个人静静的呆着。

没人敢问这是为什么,就好像是一种禁忌似的。

即使高琮明在易瑾离身边已经跟了好几年了,却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如此做?

而此刻,当高琮明看着自家BOSS直接拎起着那个有些微胖的男人,一遍遍的摁着对方的脑袋朝着墙上撞的时候,高琮明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去阻拦一下。

就在这时,突然,自家的BOSS大人停手了,高琮明诧异的眨巴了一下眼睛,确定应该是那个差点被侵犯的女人说了什么,易爷才停手的。

凌依然说的是,“再打下去,会出人命的。”

“那又怎么样?”易瑾离低头,冷冷的睨看着正艰难从地上爬起来的凌依然。

凌依然一怔,直到此刻,她才真正的看清这个男人。

那是一张很美的脸庞,挺直的鼻梁,薄而有型的唇瓣,他的五官可以说是极为精致的,只是此刻,这张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

刘海下的那双桃花眸,此刻甚至可以用死寂来形容,就好像人命对他来说,根本什么都不是,他不在乎别人的性命,同样的,也不在乎他自己的性命!

凌依然深吸了一口气道,“为这样的人坐牢,不值得。”

他沉默的盯着她,片刻之后,松开了手指,孙腾扬只觉得自己像是捡回了一条命,顾不得一脸的血,赶紧和另外三个同伴上了车,逃之夭夭。

在车上,孙腾扬龇牙咧嘴的道,“等我找了人,非得让这小子好看!”

而一直沉默着的女人,瞳孔倏然地紧缩了一下,想起自己到底为什么觉得那个男人有点眼熟了,以前她参加宴会的时候,曾经远远的见过一眼,那男人是......“是易瑾离,刚才那个男人,是易瑾离!”

另外三人一脸诧异的看着她,“易瑾离?深城首富易瑾离?怎么可能?!”

“可是......真的和易瑾离长得一样。”女生怯怯地说着。

四人面面相觑,脸色皆是一样的苍白......

————

凌依然看着眼前的男人,啜嗫着道,“刚才......谢谢你。”

“为什么不求救?”他盯着她,突然问了这一句。

“我本来以为你不可能打得过他们,所以觉得再多一个人倒霉也没必要。”她道。

他没有再说什么,只是走到了另一边,背靠着墙壁坐下。

这人......不回家吗?现在的天气,晚上温度会下零下十度,要是晚上在这里呆一晚上的话,都不知道这男人到明天早上,还能不能活着!

想到刚才好歹对方也救了她,凌依然抬起脚步,朝着对方走去。

“你还不回去吗?你家人呢,有联系电话吗?我可以帮你打个电话,让你家人来接你。”站在男人的面前,凌依然道。

对方缓缓地抬起了头,那双带着一抹死寂的桃花眼,又看向了她,只是却依然没有回答她的话。

凌依然突然有种万籁俱寂的感觉。

一瞬间,她仿佛看到了自己当初在监狱的样子。

那时候对她来说,所有的一切都是灰暗的,就算活着,也只是没有希望的活着而已。

“如果你没地方去的话,那么就和我走吧。”这句话就这样从她的口中说了出来。

————

凌依然怎么都没想到,自己竟敢在一时冲动之下,把一个陌生的男人给领回了住所。

或许是因为这个男人救了她,又或者是......这个男人让她仿佛看到了那个曾经在监狱中的自己。

“这里就是我住的地方,如果你不介意的话,那么一会儿我帮你在地上铺个垫子睡。”凌依然道。

见对方没吭声,凌依然又翻出了新毛巾和新牙刷,递给了对方,“你可以去洗手间洗漱一下,不过我这里并没有适合你的衣物,一会儿你身上的衣服别弄湿了。”

等男人进了洗手间,凌依然开始铺起了垫子,又拿出了一床备用的被子。

这个出租房不大,十来平地面积,是个小统间带独立卫生间。

当男人出来的时候,身上依旧穿着原来的衣物,不过头发湿漉漉的,显然是洗过头了。

看着男人还有些淌着水的发丝,凌依然拿起一块毛巾道,“你弯一下腰。”

对方定定地看着她。

“我只是想帮你擦一下头发,没有别的恶意。”她道,“你头发这样湿,不擦得干一些,容易感冒的。”

他的视线定定的看着她,过了好一会儿道,“你这是关心我吗?”清冷的声音,倒是很好听。

“对。”凌依然没有回避对方的视线,“既然我带你回来了,那么就不希望你生病。”

睫毛轻轻的颤了一下,他缓缓地弯下了腰。

凌依然把毛巾盖着他的头发,擦拭了起来,“你叫什么名字?”

沉默良久,他终于吐出了两个字,“阿瑾。”

“阿瑾。”凌依然念着这个名字,这应该是小名吧,“我叫凌依然,你住哪儿,家人呢?”

“我没有家人。”他道。

她的动作倏然一顿,他是孑然一身吗?所以才会流落街头?

而她,虽然有家人,却像没家人一样,唯一的不同,也许是她还租了这么个落脚的地方。

“那看来咱们还是挺像的。”她苦笑了一下,继续帮他擦拭头发。

等头发擦拭得差不多了,她放下毛巾,拿着梳子帮他梳了下头发。

当他的刘海被往后梳,露出了饱满的额头时,凌依然发现,他其实比她原本以为的更好看。

精致的五官,有着东方人少见的立体深邃,尤其是他的那双眼睛,此刻看着她,不像之前那样的空洞了,好像多了一丝探究似的。

0 第3章
“饿了吗?我弄点吃的给你好了。”她道,今天她扫马路的时候,没瞧见他吃过东西。

凌依然拿了面条,鸡蛋,用电磁炉给对方简单的烧了一碗面。

“喏,吃吧,不过别吃太快,会烫口。”她道。

他低下头,安静的吃着面。凌依然静静地看着对方,不知怎么的,往日每每回到出租房里的那种孤寂感,好似并不在了,是因为这里多了一个人吗?

等男人吃好后,凌依然收拾了一下。“我晚上要开着灯睡,你别介意啊。”她道,自从出狱后,她就有了开灯睡觉的习惯。

男人应了一声。

凌依然躺在床上,而男人躺在她在地上铺好的垫子上。

她闭上眼睛,努力地让自己入睡,不知何时,她很害怕睡着。

因为一旦睡着,总是会梦见监狱里的情景,殴打、辱骂,折磨......还有她被生生拔掉10个指甲,手指的每一寸骨头都被折断着的疼痛......

甚至很多时候,她都以为她会死在监狱中。

可是奇异的,她却一觉睡到了天亮,没有像往常那样做噩梦。

凌依然有些怔怔地看着躺在床边地上的那一抹身影。

是因为他的关系吗?因为这个房间中,不是只有她一个人了,而是还有着另一个人......在陪着她?

她忍不住的走下床,蹲下了身子,几乎是情不自禁地把手贴在了他的脸颊,感受着手心中传来的温度。

他是真的人,不是她的想象,昨天晚上,她是真的把一个人领进了自己的出租房。

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他不知何时醒过来了,那双漂亮的眸子,正定定地看着她。

“对不起。”她的脸蓦地一红,“我......我只是......那个......如果你没有地方可去的话,那么也可以住在我这里。”

她一时情急地道,不过在话说出口后,反而是有一种松口气的感觉。

他那黑曜石一般的瞳孔中,印着她涨红的脸,眸中似闪过了一丝微诧。

“如果你不愿意的话,那么就当我什么都没说吧。”她咬了一下唇瓣道。

他的薄唇终于缓缓轻启,“你是想要我吗?”声音似凛冬清泉。

这话,如果是其他男人说出来的话,估计就像是调情似的。

可是从他口中说出来,就像只是在问一个“要”或者“不要”的问题,没有丝毫的暧昧,甚至他的眸中,都是一片平静的。

凌依然抿了抿唇,“嗯,我想要。”这是她的回答。

他盯着她,然后薄唇缓缓地漾起了一抹浅笑,“那好。”

这是她第一次看到他露出笑容,虽然很浅,很淡,但是......却极美。

————

凌依然去上班了,留给了男人20元钱,让他自己买吃的东西。

男人离开出租房的时候,外头已有人候着了,在看到男人出来后,恭敬地道,“易爷。”

“走吧。”易瑾离淡淡地道。

一辆黑色的宾士车停在前面,易瑾离上了车,看着手中的20元钱,说起来,有多少年,没有人这样塞给他钱过了,而且,还是20元。

“易爷,昨晚和你在一起的女人,是环卫所的一名合同工人,一个月前在这里租了目前的住所,而她两个月前,刚从牢里放出来。”

身为易瑾离多年的私人秘书高琮明,一上车就开始把所查到的资料进行汇报。

“牢里?”

“是,她叫凌依然,正是三年前酒驾撞死了郝梅语小姐的人,萧家萧子期的前女友。她当年被判三年有期徒刑,并且吊销了律师执照。”高琮明一边说着,一边小心翼翼地观察着自家上司的表情。

“凌依然......”易瑾离的口中,轻喃着念着这个名字,薄唇扬起了一抹玩味般的浅笑,“倒是有趣了。”

当初和郝家联姻,不过是因为郝梅语一心要嫁他,又是一个不错的联姻对象,如果说他这辈子注定要娶个女人的话,那么郝梅语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只是没想到,郝梅语竟然出车祸死了。

这个凌依然,若是知道郝梅语和他这层关系,又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呢?

说起来,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有女人牵着他的手,把他带进了她的住所,用着微微发颤却又肯定地声音说着,她想要他。

“琮明,你说什么样的女人,要得起我呢?”易瑾离天外飞来了一句。

“啊?”高琮明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应该是看易爷您想要什么样的女人吧。”

易瑾离淡淡一晒,“回头把凌依然的资料放我桌上。”

“是。”高琮明道,易爷这是对凌依然......有兴趣了?

————

下班的时候,凌依然接到了父亲的电话,让她回家一趟,说是既然她出狱了,那么就在家里头,给她去世的母亲上柱香。

凌依然倒是有些怔忡,自从她入狱后,家里就急切地要和她脱离关系,三年来,从未来狱中探望过她。就好像她和那个家,已经再无半点关系了。

她的亲生母亲去世得早,在她3岁的时候,就去世了。

三个月后,父亲娶了继母,继母又生下了一个女儿,取名凌落音。

在很小的时候,凌依然就知道,父亲和继母的心是偏的,所以她努力的让自己懂事,让自己回回考试考个好名次。

从小到大,她的读书从未让人操心过,而父亲渐渐的,也很乐意在别人面前炫耀有一个读书好的女儿。

当她和萧子期成为男女朋友的时候,兴许是她在家里最风光的时候,父亲把她视作光荣,继母对她嘘寒问暖,就连异父妹妹都对她各种追捧讨好。

她明白,这些是因为萧子期的关系,萧氏集团的少东家。只是,那时候的她,总还期望着可以得到一份真正的亲情。

但是一场车祸,却让她明白,一切不过是她痴心妄想了。

此刻,在凌家,凌依然听着继母方翠娥说着凌落音好不容易进了演艺圈,但是想要混个好点的角色,需要各种打点。

“依然,你也知道咱们家没什么钱,可你妹妹现在又需要钱,要不......你先借点钱给家里,等以后你妹妹当上大明星了,赚了大钱再还你。”方翠娥苦口婆心地道。

“我没钱。”凌依然只说了这三个字。

方翠娥的表情一僵,随即又微微地笑了笑道,“你没钱,但是萧子期有钱啊,你当初和他交往,结果你一出事,他就分手了,他难道就不该好好补偿你吗?”

“萧姨你和父亲还有落音,不也是我一出事,就躲得远远的吗?”凌依然道。

凌父凌国志没好气地道,“怎么,你现在是来翻旧账了吗?当初要不是你撞死了人,你妹妹早就已经当了女主角,现在已经成大明星了!”

凌依然唇角嘲讽一笑,当初凌落音能被选上女主角,是因为那电视剧是萧氏集团投资的,萧子期指明让凌落音来当女主角。

后来她和萧子期分手了,凌落音的女主角自然也就没了。

“姐姐,你是不是还在怨当初你坐牢的时候,我们没有为你做点什么?”凌落音幽幽开口道。

“可是当初你得罪的是郝家还有易瑾离啊!当初萧家都怕得让你和萧子期分了手,我们家又能做点什么呢?如果那时候,我们真的站在你身边,帮你打官司,那么就不止是你了,等于全家都得罪了郝家还有易瑾离,像我们这样的普通人家,怎么承受得起他们的怒火和报复呢?”

“说得有些道理。”凌依然突然轻轻一笑,视线直视着凌落音,“可是既然你们不能和我共患难,又凭什么要我为你们的富贵付出分毫呢?”

0 第4章
凌落音的脸色一变,而凌国志已经一个巴掌狠狠地甩在了凌依然的脸颊上。

“你说的这是什么话!你开车撞死人,坐了牢,家里的脸都被你丢尽了。你已经没前途了,你现在难道还想要把你妹妹的前途也毁了吗?”凌国志骂道。

他的眼中满满的都是对这个女儿的厌恶。想当初,他们家攀上了萧家,在亲戚朋友间,他有多长脸,那么之后,就有多没脸!

凌依然一边的脸颊上,顿时一片火辣辣的,只是她的眼神,却依然还是平静的,就像是根本不在意似的。

“我本来只是想来给母亲上柱香,但是现在看来,母亲的香,也没必要再这里上了。这里,我也不会再踏进来了。”

在说完这句话后,凌依然径自转身离开了这个她曾经的家。

这个“家”,如今已再无一丝她容身之处。

————

凌依然回到出租房的时候,出租房里是一片的黑暗,灯灭着。当她开了灯之后,迎接她的是一片清冷寂静。

十来方的房间,一眼就可以看出来,屋子里没有人。

阿瑾走了吗?她的心中突然有些空荡荡的。原来到头来,依然还是只剩下她!

凌依然苦笑了一声,正要转身把门合上,却在看到了一道身影缓缓地朝着她走来的时候,愣住了。

是阿瑾!

他依然穿着昨天的那一套破旧衣裳,手中拎着个袋子,厚重的刘海几乎遮盖住了脸的上半部,让人几乎一眼看不清他的容貌。可是她却知道,在那刘海之下,是一张怎样颠倒众生的脸庞。

这样的人......真的是流浪汉吗?

其实她和他跟本就不熟,她甚至一点都不了解他,就这样收留他,她知道自己是冲动的,也可能会有危险,但是......就是遏制不住这份想法。

也许,人类终究是群居动物吧。

“我回来了。”冷情淡然的声音响起,却好似是最动听的天籁一般。

她突然喉咙一热,声音都有些哽了,“我......我还以为你不回来了。”

他盯着她,“只是出去买了点东西。”

她赶紧侧了侧身子,把他拉进了屋子,关上了门,然后看到了他手中领着的袋子里,有两个雪白的馒头。

她轻轻一笑,只觉得整个人都仿佛轻松了不少。

“那一会儿我们一起吃,不过之前,我......想给我妈上柱香,今天是我妈过世的日子。”凌依然道,从包里取出了之前路上买的红烛和香,再摆上了一个相框。

镜框里是一张黑白的女人照片,照片中的女人只有30左右的样子,看起来温婉而柔美。

她点了蜡烛和香,握着香,恭恭敬敬地对着照片鞠了三个躬。

“妈,我现在开始重新生活了,我过得很好,我现在有一份可以自食其力的工作,收入也足以养活我自己,你可以放心了,而且将来,我还会过得越来越好的......”

易瑾离站在一旁,看着眼前的女人唇角含着笑意,但是那双杏眸却含着隐隐的水气,烛光和灯光混合的光影,映照在她的脸上,明明暗暗。

弯弯的柳叶眉,小巧的鼻子,粉色的唇瓣,倒是厚薄适中。她长得不差,但是易瑾离见过太多的美女,当年他的未婚妻郝梅语便是难得一见的大美女,对易瑾离来说,凌依然也只是普通而已。

他看过她的资料,自然清楚今天是她母亲的忌日。只是一个刚从牢里出来的女人,做着一份扫马路的工作,却说过得很好?

“而且,现在还有人陪着我一起住。”她的声音,继续轻轻地吐出,然后转头,那双杏眸朝着他望来,灯光烛影下,恬静淡然,却又似无限欢喜。

就好像他的存在,对她来说,就是一种满足似的。然后片刻,她转头重新看着那照片中的女人,“所以,我真的很好,妈,你可以安心了。”

说完这话,她又恭恭敬敬地鞠了三个躬,这才把香插上,然后静静地站着,看着那相框中的照片。

莫约过了15分钟,香燃尽了,凌依然这才吹熄了蜡烛,对着易瑾离道,“好了,我收拾一下,再烧一碗汤,我们一起吃晚饭。”

“嗯。”他应着。

她动作麻利的收拾了东西,然后又从冰箱里取出了一个鸡蛋和一个番茄,迅速的烧了个鸡蛋番茄汤,再一人一个包子的吃起了晚饭。

“对了,阿瑾,以前是做什么的啊?”凌依然一边吃着,一边问道。

“什么都做,有活就做,没活就随便找个地方休息。”他道。

休息?就像是昨天那样一动不动地待在马路上吗?想必他也是吃了不少的苦吧,否则又有几个人,会大冬天的夜晚,坐在街边?

“那你几岁了?”她又问道。

“27。”他道。

“我们一样大。”她倒是诧异着道,“那你是几月出生的?”

“11月。”

“我7月,这么来说,我还比你大几个月了。”凌依然道,“你没有什么家人,我也没有什么家人,要不以后你就喊我阿姐好不好?我也把你当弟弟?”

“阿姐?”他轻轻地笑了一下,还从来没什么人,敢当他易瑾离的阿姐,这个女人,却大言不惭的要当他的阿姐?

若是她知道他是谁的话,还敢说这样的话吗?

不过也正是因为不知道,所以才有趣吧。

“不行吗?”她的眼神黯了黯。

母亲去世的时候,她只有3岁,只知道母亲是意外小产,抢救无效死亡的,而那个孩子,她曾听家里的长辈亲戚们无意中说过,已经有6个月了,是个男孩,可惜就活了10分钟。

若是那个男孩活下来的话,就是她的弟弟了吧,她也许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孤单了!

“你确定你真的要当我阿姐?”他的声音倏然响起。

她猛一抬头,对上了他刘海之后那双漂亮的桃花眼。明明是清澈无比的眸子,却又让人觉得像是迷雾重重似的。

“嗯。”她应了一声。

“可是我居无定所,也没有固定的工作,就连基本的生活都难以自足,你为什么想要当我阿姐?”

0 第5章
“因为......”她把手中的最后一口馒头咽下。

馒头味道一般,若是以前的话,她会嫌弃吧,可是现在对她来说,味道是其次,填饱肚子才是最重要的。

“我们是一类人吧,都是被这个社会抛弃,在最底层求活的人。也许像我们这样的人,没有谁会要,没有谁会稀罕,但是至少,我们可以互相抱团取暖,我可以稀罕你,你也可以稀罕我,对不对?!”

她冲着他轻轻一笑,有希翼,有渴望,也有紧张。

“是吗?好像我们还真是一类人呢......”他低喃着道,那目光,却像是在看着一只落入着陷阱的小动物,也许日子对他而言,真的是太无聊了吧,想要什么,都可以搓手可得,久而久之,就成了无趣。而现在这个游戏,对他还有趣些。

“阿姐。”他的口中,轻轻的吐出了她所希望的那两个字。

刹那间,她笑容绽放,如若璀璨星空。

————

吃完了晚饭,凌依然带着易瑾离去夜市买衣服。

替换的衣物买下来,即使选的都是便宜的,还是花了她500多元。

凌依然让易瑾离直接就把棉衣换上了,“暖和点了吗?”

“嗯。”易瑾离淡淡的应着,垂眸看着几乎矮他大半个头的她,“其实你用不着替我买这些衣服,我冷习惯了,就算只穿着原来的衣服,也不会怎么样的。”

“就算习惯了,也不是说就应该那样。”她道,“我没有太多钱,也没办法给你买太多,但是至少让你穿暖和一些,还是可以做到的。”

“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他低低地问道。

“因为我是你阿姐啊。”她笑了笑,无意中碰到了他的手,发现他的手也是冰冷冷的,于是双手拢住了他的手,低下头,对着他的手呵着气,然后来回地搓着他的手。

“你的手太冷了,这样搓着,暖和一些。”她道。

他的双手微微一僵,刘海之后的桃花眸子倏然眯起,还不曾有女人这样地搓着他的手,只为了让他的手暖和一些。

他素来不喜和别人的肌肤相触,但是好像对她的碰触,却并不会那么排斥。是因为现在的她,对他来说是这个游戏重要的一部分,所以为此,他也可以忍受她的碰触吗?

见他没什么反应,她突然像是想起什么似的,瞥了一眼自己满是茧子的手,“是不是我的手太粗糙了,搓痛你的手了......”

她说着,便急急地松开了手。

就好像是手上的温暖,骤然失去,他不觉微微蹙起了眉,“我并不觉得你的手有多粗糙,手还有点冷,阿姐不如再搓一会儿?”

他说着,把双手重新递到了她的面前。

她微微一愣,不过随即又重新双手拢住了他的手,和他的大手相比,她的手显得小很多。

可是在这个寒冷的冬夜,她的小手,却是费力的想要尽可能的包裹住他的大手,手心反复摩擦着他的手背。

她低着头,还时不时地朝着他的手呵着热气,因寒冷而微微泛红的鼻尖,在他看来,竟似也染上着一抹可爱。

长长的睫毛微颤了一下,易瑾离看着自己被那小手包裹住的手,好像......还真的有些暖了。

————

过了两天,凌依然接到了凌落音的电话,“姐,今天爸说,要把那本相册给扔了,是我好不容易求爸把相册给留下来的,我想把相册给姐姐,不过姐姐可以来一下我这边吗?”

凌依然一凛,知道凌落音口中的相册是什么,那是她三岁之前,和母亲合影的相册。

“如果姐姐不来的话,那相册万一我弄丢了,就不好了。”凌落音声音柔柔地道,随即报上了具体的地址,然后也不待凌依然回答,便结束了这通电话。

凌依然盯着手中的手机,她自然清楚,凌落音绝对不会无缘无故的要把相册给她,必然是有什么图谋。

但是那是她和母亲的回忆,她对母亲的记忆,几乎都源于那本相册。

“阿姐?”清冷的男中音响起在了她的耳畔。

她回过神来,深吸一口气道,“阿瑾,我要出去一趟,你一会儿先睡吧。”她说着,匆匆地站起身,披上了外套出了门,浑然未觉身后有双眼睛,盯着她的背影若有所思。

当凌依然来到了凌落音所说的地方,是一间会所,而当她走进凌落音所说的包厢时,却发现里面不止是凌落音,还有一个40来岁微胖的中年男人。

“落音啊,这就是你姐?当年萧家那位萧大少的女朋友?”那男人打量着凌依然道。

“是啊,何副导,这是我姐,姐,这是我现在剧组的何副导,何副导听说你以前是萧子期的女朋友,一直就说想要见见你呢。”凌落音笑着道。

“相册呢?”凌依然冷声问道。

“那就要你替我多向何副导说说好话了,要是何副导开心,愿意给我多加些戏的话,我自然会把相册给你了。”凌落音小声地道,言语间尽是一种威胁。

“好了,既然来了,那就先喝一杯吧。”何副导直接就倒了满满一杯的红酒,示意凌依然喝。

凌依然抿唇盯着凌落音,看来她这个好妹妹,是打算卖了她这个姐姐,换取加戏的机会了。

凌落音主动拿起了酒,递到了凌依然的面前,用着只有彼此的声音道,“姐姐,当初是你毁了我的机会,现在补偿我一些也不为过吧,更何况你现在这样,要是讨了何副导的欢心,这以后的日子,还能过得好点呢,我可是为了你好。”

“我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把这种事说得这么清醒脱俗的。”凌依然直接把酒杯挥开,红酒洒了一地。

“你不要相册了?”凌落音低声咬牙切齿道。

“我可没想过用出卖身体来换相册。”凌依然回道,若真是那样,母亲也不会乐意看到。

可就她转身打算要离开的时候,何副导突然道,“好啊,是不给面子是吧,你还真当你现在还是萧家大少爷的女朋友?我可听落音说了,你现在不过是个扫马路的环卫工,我让你喝酒,是赏你脸!”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