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www.xksjvipyd.com)

一个专业的小说资源网站。为广大书荒朋友推荐最新小说在线资源。小说无广告无弹窗阅读:【系统流、无敌流、重生流、异世修真、校园都市、总裁豪门、历史军事、玄幻仙侠】小说资源丰富赶紧收藏。

热门小说、蚀骨情深苏绾霍云枭、小说无广告阅读

蚀骨情深

蚀骨情深

蚀骨情深小说无广告推荐:★★★★★★★★★★★★★★★★

小说主角:苏绾,霍云枭

蚀骨情深小说:更新至第 642 章

搜索全站:蚀骨情深

蚀骨情深小说简介内容:最是情深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 本以为离开了韩子谦,她的人生,再也没有阳光了。 可那个孤傲矜贵的男人是怎么回事?


热门小说站点免费阅读

0 第1章
“我们离婚吧。”

“三千万,足够你下半辈子衣食无忧了。”

“签了字,马上离开这里!”

结婚两年,苏绾从没想过,霍云枭第一次主动找自己竟然是为了离婚。

“云枭,为什么要离婚,是我做错了什么吗?我可以......”

“我找到阿七了。”霍云枭语气冰冷的打断她。

苏绾一怔,阿七?

“霍瓷不是说......她已经去世......”

“闭嘴!”霍云枭怒斥。

他容不得别人说她半个不好的字!

苏绾紧抿着唇,心里像是被利刃划开了一个口子,疼得难以呼吸。

她一直知道,霍云枭心里藏着一个白月光。

这些年,他费尽了心思满世界的找她。

甚至,还在胸膛上纹了她的名字。

霍云枭爱惨了那个叫阿七的女人。

就像,她爱惨了他。

“云枭,我不想和你离婚,我们不离婚好不好,我爱你......”

两年前她跌下山崖,是霍云枭救了她。

她受伤失忆,醒来第一眼看见的人就是他。

那一刻,她便爱上了他。

霍云枭眼神冷漠,“苏绾,我不爱你!”

苏绾心头一震,泪如泉涌。

无论她多爱他,他终究还是不爱她。

苏绾知道,他心里从始至终都只有一个“阿七”。

“枭爷,直升机准备好了。”

霍云枭的助手赵旭匆匆跑进来汇报。

霍云枭看了眼桌上的离婚协议,命令道:“签字,两天内搬出这里!”

说罢,没有丝毫犹豫地转身向外走去。

“云枭!”

苏绾冲上去紧紧抱住霍云枭,“求求你,不要走!不要丢下我!”

霍云枭眸低闪过一抹杀气,用力推开苏绾。

“放开!”

“啊!”

苏绾一个不稳向后倒去,狼狈的摔在地上,额头狠狠的磕了一下。

霍云枭冷漠的看了眼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苏绾,头也不回的上了直升机。

五年了,他找了阿七整整五年,现在终于有了她的消息!

霍云枭握紧手中的古铜黑钻指环,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她。

苏绾缓慢从地上爬起来,一只手揉着额头,目光凌冽的望向渐渐远去的直升机,满脸的深情悲伤变成了咬牙切齿。

“呸!狗男人!”

苏绾进屋,二话不说就在离婚协议上签了字。

旋即,拿起手机拨了个号码。

“喂,谁?”

“我。”

苏绾话音刚落,电话那头的男人就怼道:“你丫有毛病,我哪知道你是谁!”

苏绾挑眉道:“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拉赫曼,是我提不动刀了还是你飘了!”

电话那头的男人顿了两秒,忽然高声喊道:“阿绾。”

“嗯。”

话音一落,电话里就传来男人酸酸的声音:“失踪两年没个音信,我还以为你跟野男人跑了。”

“定位发你手机上了,来接我!”

......

次日一早。

苏绾走出别墅,一辆璀璨夺目的镶钻法拉利便开了过来。

“宝~~”

一个金发碧眼、五官立体俊美的男人从驾驶室出来,给了苏绾一个熊抱。

苏绾无情的推开他,直接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拉赫曼委屈得跺脚,“没良心的女人,我连夜从M国赶过来,你就这么对我!”

苏绾睨着她,“别浪!”

拉赫曼跟着坐进车里,“那不行,小爷可是浪遍天下无敌手的人!”

苏绾懒得理他,淡淡开口:“走吧。”

她不属于这里。

就像霍云枭不属于她一样。

在这里当了两年的受气包,现在终于恢复了记忆,她也该好好去查查,当年害她受伤失忆的凶手到底是谁?!

两天后。

霍云枭风尘仆仆的回到别墅,一上楼就将自己关进了卧室。

消息有误,那个女人不是阿七。

白跑了一趟。

巨大的失望几乎将他淹没。

佣人这时敲门进来,将离婚协议递给他。

“枭爷,夫人已经签字离开了,她离开时什么也没带,包括您给她的银行卡。”

霍云枭皱眉,这个女人想净身出户?

就她那柔弱爱哭的性子,像朵小白花似的,还什么都不会,身上没有钱要不了两天就会饿死街头。

哼!

十有八 九,是想装可怜博取同情!

霍云枭果断的开口:“尽快去把离婚手续办了!”

免得夜长梦多!

佣人刚离开,助手赵旭就走了进来,“枭爷,夫人她......”

霍云枭紧眉头,“她又回来了?”

他就知道,这个女人不会轻易离婚!

赵旭说道:“不是,有媒体拍到,夫人和M国首富埃米尔家族的小公子拉赫曼进出酒店,彻夜未出。”

霍云枭脸色一沉。

苏绾竟然和拉赫曼认识?

两人还一起进出酒店,彻夜未出?

0 第2章
霍云枭一拳垂在桌子上,脸上难看到了极点。

这个该死的女人。

难怪不要他给的钱,原来是和别的男人好上了!

霍云枭心情本就不好,在得知苏绾和别的男人好上后更烦闷,于是给好兄弟宋舒阳打了电话,约他出来喝酒。

......

京都不夜城。

苏绾看着眼前一溜排开站的花美男,红唇勾起一个邪魅的笑。

拉赫曼在楼上包间谈事情,怕她等得无聊,所以叫了十几个小哥哥来陪她玩儿。

“弟弟今年多大了?”苏绾晃着高脚杯问。

“姐,我二十三了。”

“姐,我二十一。”

“姐姐,我十九。”

“......”

苏绾看着面前这些细皮嫩 肉的小鲜肉,满意得不得了。

不愧是京都最大的销金窟,这里的美男,颜值身材一个赛一个,完全不输霍云枭那个狗男人!

他能为了白月光和她离婚,她为什么不能出来找男人!

苏绾强压下心底的酸楚,对年龄最小的小鲜肉道:“陪姐姐喝一杯,喝高兴了,姐姐包了你。”

小鲜肉一听,立马为她倒酒,又往她身边移了移,“小姐姐,我敬你。”

干这行的,谁不想被包养,更何况还是一位年轻漂亮的大美女。

于是在座的美男们纷纷热情的向苏绾敬酒,使出十八般解数讨她开心。

......

与此同时,楼上包间。

霍云枭正在和宋舒阳喝酒。

酒过三巡,宋舒阳忽然开口劝道:“枭爷,找了这么多年,你也该放下了。”

霍云枭找了个那个名叫阿七的女人五年,甚至还在暗网上发布了三十亿M金的悬赏。

但是,至今仍没有她的下落。

霍云枭的能力他是知道的,这么多年还没有找到,阿七多半已经不在世了。

只是这话,宋舒阳不敢当着他的面说。

霍云枭没说话,将杯里的酒一饮而尽,幽暗的黑眸如深不见底的寒潭。

宋舒阳知道他的脾气,也没再说下去,转移话题问道:“苏绾真的愿意和你离婚?”

谁都知道,两年前苏绾被霍云枭救了以后,就对他一见钟情。

还没嫁给他的时候就天天死缠烂打想要以身相许。

后来霍云枭为了应付家里催婚和她领证结婚,苏绾更是变着法儿的讨他欢心。

恨不得,把自己的心捧到他面前。

她这么爱霍云枭,怎么会这么轻易和他离婚?

事出反常必有妖!

霍云枭想起苏绾和拉赫曼进出酒店的事,脸色一下子就沉了下来。

“咦?”

宋舒阳忽然奇怪的指着楼下大厅。

“楼下那个红裙子的女人......怎么那么像......苏绾呢?”

宋舒阳又揉了揉眼睛,不对啊,苏绾不可能有这么漂亮。

霍云枭眯了眯眼睛,随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

楼大厅灯光旖 旎,至尊卡座里,十几个年轻貌美的男人围坐在一个红裙美女身边。

女人坐在沙发上,长腿随意的搭在茶几边缘,有一下没一下的晃动着杯里的红酒,慵懒随性,妖娆得像一只高贵的波斯猫。

一个男人给她重新倒满酒,她微抬下巴,冲着他露出一抹迷人的微笑。

宛如人间妖精。

霍云枭看着楼下的女人,心头狠狠怔了一下。

这,是苏绾!

0 第3章
“我去,真是苏绾啊!”

宋舒阳再三确定自己没认错人,惊得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

“叫了这么多男模,这口味,真不是一般大啊!”

霍云枭看着苏绾,黑眸冷然到极致。

被人拍到和拉赫曼进出酒店也就算了,竟然还敢明目张胆的来会所找野男人消遣。

好!

苏绾,你真是好本事!

......

苏绾正和一群小鲜肉打得火热,蓦地,就敏锐的察觉到了一道犀利的视线正盯着自己。

她扭头,便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向自己走来。

苏绾眼神闪了一下,嘴角故意勾起一抹戏谑的笑。

霍云枭穿过人群,须臾,便站定在她跟前。

“离婚协议一签就出来鬼混,苏绾,你就这么欲求不满?”

苏绾的五官本就长得好,皮肤也白,只是平时不怎么化妆,穿衣风格也很素,所以看起来就很普通。

今天稍加打扮,这张脸立马变得明艳动人,一袭红裙气场张扬,身姿曼妙俏丽。

美艳、自信又傲娇。

仿佛浑身都充满了光芒,让人移不开眼。

她往沙发上一靠,笑容淡漠,“人生苦短,当然要及时行乐。”

霍云枭居高临下的盯着苏绾,脸色阴沉。

他身后的宋舒阳小声道:“苏绾不会是被你抛弃受刺激傻了吧?”

“宋少说笑了。”

苏绾双手手臂一伸,分别搭在两侧小鲜肉的肩上,笑容愈发迷人。

“长腿男模、帅气暖男,粘人奶狗难道不香吗?我为什么要为了一个狗男人放弃整片森林。”

宋舒阳:“!!!”

她竟然骂枭爷是狗男人!

这还是他认识的苏绾吗?

霍云枭盯着左拥右抱的苏绾,脸色难看到了极致。

此时的她,和以前那个小白柔弱动不动就掉眼泪的小哭包完全判若两人。

“怎么,枭爷觉得我说错了?”

苏绾对上他的视线,眼底滑过一抹挑衅,一点不带怕的。

不得不说,她前夫这张脸是真心不错,脸庞犹如刀雕,深邃立体,五官如琢如磨,完美的比例堪称鬼斧神工。

颀长挺拔的身材穿上一身黑色西装,让他看起来充满禁 欲不可侵犯。

此时他正看着她,黑眸透着一股说不出的危险。

就在这时,一个膘肥体壮的男人醉醺醺的走到了苏绾的卡座。

“小妹妹,这种弱不禁风的男人有什么好的,到哥哥怀里来,哥哥疼你。”

男人说着,大掌一挥,直接将苏绾身边的小鲜肉推开了。

旋即,一只油腻的手臂搭在了苏绾的肩上。

霍云枭看着这一幕,原本就不好看的脸色更加阴森了,紧抿着的薄唇透出一丝的冰冷之意。

“真漂亮,来,让哥哥先亲一个!”

苏绾眼底滑过一抹杀气。

眼看着男人撅起猥琐恶心的嘴往苏绾脸上凑,霍云枭正准备动手......

下一刻,苏绾陡然一巴掌狠狠扇在猥琐男的脸上。

“啊——!”

猥琐男惨叫一声,直接被打趴在了地上,哇的一声吐出一口血水,里面还夹带着几颗牙齿。

“臭婊 子,你敢......”

苏绾一脚踢在他的腹部,直接将人踹飞出去几米远。

霍云枭:“??”

宋舒阳:“!!!”

0 第4章
“老板!”

猥琐男的保镖见状,一窝蜂的向苏绾扑去。

苏绾笑了,眼底染上几分兴奋的血色。

“找死!”

苏绾迎上去,一拳放倒一个,动作快!准!狠!

整个过程不到十秒,几个保镖就都倒在了地上。

灯光旖 旎的大厅,一袭红裙的苏绾居高临下的看着倒在地上的几个男人。

随手撩了一下长发,脸上笑容张扬放肆,又A又飒。

“卧槽!”

宋舒阳指着苏绾,舌头都要打结了。

“苏绾......你…你竟然......这么能打!”

不对啊,她以前分明是只小 白兔,怎么转眼间,武力值就爆表了。

难道她以前的乖巧,都是装出来的?

霍云枭盯着苏绾,眼底的寒意慢慢散去,薄唇勾起一丝饶有趣味的笑。

他这个前妻,似乎比他想象中的要有趣多了。

结婚两年,她乖巧得像只兔子,一离婚,性格就完全变了。

还有,她刚才动手的招式,似乎那么像......

霍云枭眯了眯眼睛,眼底隐约泄露出几分怀疑。

苏绾解决了这群渣渣,又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见刚才那些美男都站在了一边,苏绾勾了勾手指,笑容撩人:

“站那么远做什么,过来给姐姐倒杯酒!”

几个美男刚要坐过去,一道凌冽的视线忽然射过来。

“滚!”霍云枭低吼。

美男们吓得腿都软了,立马溜之大吉。

霍家枭爷,京都活阎王,狠绝冷厉,得罪了他,小命难保。

苏绾睨着霍云枭,“霍云枭,坏人好事天打雷劈!”

霍云枭紧紧的握着拳头,额头青筋暴跳,“苏绾,我们还没有正式离婚!”

现在离婚需要经历一个月的离婚冷静期。

也就是说,一个月后,他们才能正式办理离婚证。

苏绾冷笑道:“霍云枭,别告诉我你想吃回头草了?”

他想吃,那也得她愿意才行啊!

霍云枭不屑道:“你想多了!”

苏绾给自己倒了杯酒,高冷的睨着他,“这样最好!”

霍云枭盯着面前这个美艳张扬得不可一世的女人,不明白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前两天她还死乞白赖拉着自己哭着说不想离婚,现在,却完全像是变了个人。

“你和拉赫曼是什么关系?”霍云枭质问。

“我的事,不需要向你这个前夫解释!”苏绾抬眉道。

“前夫?”

拉赫曼震惊又委屈的声音响起,他站在不远处指着霍云枭,“阿绾!你竟然背着我和野男人结婚了?!”

霎时间,霍云枭眼底染上一层戾气,周身气压也低了不少。

他是野男人?

苏绾一记暗藏杀气的眼神扫过去,拉赫曼立马怂了,做了个封口的动作。

“霍云枭,一个合格的前夫应该像死了一样,明白吗?”

“苏绾!”

霍云枭想揍人!

苏绾懒得理会他,拿上包招呼拉赫曼,“走,换个场子继续!”

拉赫曼立马跟上去,狗腿的帮她提包,“我知道有个私人会所,里面的男模质量比这儿还好,各个国家都有......”

霍云枭盯着苏绾离去的背影,幽深如寒潭的眸子里,氤氲着翻滚的怒意。

脑海中忽然冒出一个念头:

苏绾怎么会认识拉赫曼这个M国人?

而且两人关系似乎还很好。

0 第5章
两年前,苏绾受伤失忆什么也不记得,而这两年她一直住在他的私人别墅,也没出去工作,不可能认识拉赫曼这个M国人。

霍云枭眸光闪了一下,除非,他们以前就认识。

“宋舒阳,给我好好查一下拉赫曼,我要知道他和苏绾有关的所有事。”

顿了一下,补充道:“还有,查一下苏绾的背景。”

宋舒阳应了一声,调侃道:“枭爷,我怎么感觉你才是被甩的那一个。”

霍云枭:“......”

......

苏绾说换个场子继续,其实是故意说给霍云枭听的。

气死这个狗男人!

离开不夜城,苏绾直接回了酒店。

一路上,拉赫曼喋喋不休的询问苏绾和霍云枭的关系。

苏绾招架不住,随口解释:“两年前他救了我一命,我以身相许报恩,现在他的白月光找到了,所以我们就离婚了。”

“他救了你一命?”拉赫曼不敢置信的看着她。

向来都是她救别人,竟然还有别人救她的时候?

苏绾:“有人雇佣鲛鲨的杀手追杀我。”

拉赫曼脸色一变。

鲛鲨是东亚臭名昭著的杀手组织,行事作风嚣张跋扈,都是些要钱不要命的狠角色。

只要钱给够,他们什么都敢做。

苏绾回想起两年前在热带丛林遇险的事,眼底闪过一抹暗光。

到底是谁雇佣鲛鲨想要置她于死地?

“查到幕后之人是谁了吗?”拉赫曼问道。

苏绾摇头。

她前两天才恢复记忆,还没来得及开始调查。

“给我两天时间,我去查!”拉赫曼一本正经的开口。

苏绾点头。

拉赫曼忽然想到什么,“对了,暗网上有个悬赏抓你的帖子,赏金已经涨到了三十亿M金。”

苏绾挑眉,三十亿M金?

谁这么豪横?

“要我命的?”苏绾问。

“看着不像,应该是想抓活的。”拉赫曼回道。

出这么高的价抓她,多半是求她救命的。

苏绾没在意,暗网上有关她的帖子多了去了,但几乎没人敢接。

回到酒店,苏绾洗漱后准备休息,忽然想起一件重要的事。

她的玉坠还在霍云枭哪儿!

两年前和霍云枭结婚时,她把那只玉吊坠送给了他当新婚礼物。

当时不知道玉坠的重要性,现在恢复记忆了,苏绾悔得肠子都青了。

这么重要的东西怎么能随便送人!

没有它,她今后做事会很不方便。

所以,绝对要把玉坠拿回来!

......

次日。

宋舒阳一早就去了霍氏找霍云枭。

“我能查到的所有有关苏绾的信息都在这里了。”

霍云枭翻开他递过来的文件,里面只有寥寥几行字的记录:“就这点?”

宋舒阳耸了耸肩,一脸无奈,“苏绾的信息应该是被人加密处理过,除了基础信息外,其他的根本查不到。”

苏绾的信息竟然被加密了?

霍云枭皱眉,这一点是他完全没有想到的。

一般人可不会这么做。

霍云枭盯着手中的文件,幽暗的眸底划过一抹寒光。

正在这时,赵旭敲门进来。

“枭爷,苏小姐来......”

赵旭话还没说完,就被人从后面拽住衣领拉开了。

下一刻,苏绾踩着高跟鞋气场十足的走了进来。

0 第6章
霍云枭看着苏绾下,眼神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惊艳。

苏绾今天穿了条黑色束腰长裙,裙摆侧开叉,行走间细长的玉腿若隐若现,卷发散披,妆容精致艳丽,慵懒中透着一点撩人的性感。

“苏绾?”

宋舒阳看着苏绾,想起她昨晚在不夜城的壮举,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

苏绾没理会他,径直走到霍云枭面前,“把我的玉坠还给我。”

霍云枭盯着气质和以前完全判若两人的苏绾,皱眉,“什么玉坠?”

苏绾冷笑,她就知道,霍云枭肯定忘记了。

她记得,当时把玉坠送给他的时候,他看也没看一眼就随手丢在了桌上。

“我们结婚的时候,我送过一个玉坠给你。”苏绾语气冰冷。

霍云枭仔细想了想,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

两年前他救起她的时候,那枚玉坠就挂在她的脖子上,上面还刻着她的名字。

霍云枭靠在椅子上,打量着面前这个明艳动人却又浑身散发着冰冷气息的女人。

“你来找我,就是为了要回那个玉坠?”

“不然呢?”

苏绾抱着手臂,“霍云枭,你不会以为我是来找你求复合的吧?”

霍云枭脸色阴沉的盯着她,“不是,最好!”

苏绾在心里苦笑,“你放心,我不会!”

她现在巴不得和他形同陌路。

求复合,下辈子吧!

苏绾没有闲心在这里和他浪费口舌,伸出手,再次道:“我的玉坠,拿来!”

霍云枭淡淡的看了她一眼,“早扔了。”

苏绾一僵,“扔了?”

他居然把她的玉坠扔了!

霍云枭端起手边的咖啡喝了一口,面无表情,“你送,我就一定要收吗?”

苏绾一巴掌趴在桌上,气得脸色铁青,“霍云枭,你扔哪儿去了?!”

霍云枭依旧是面无表情,“忘了。”

苏绾紧紧攥着拳头,阴鸷的眸子死死的盯着霍云枭,心里生出想要杀人的冲动。

霍云枭敏锐的发现了苏绾眼底一闪而过的杀气,只觉得更有趣了。

结婚两年,她还是第一次见她这么生气。

两人就这么对视着,僵持了一会儿,苏绾忽然笑了起来。

“霍云枭,我给你十天时间,要是找不回我的玉坠,我就去法院撤回离婚申请。”

离婚冷静期这一个月内,只要有一方不同意离婚,随时可以去民政局撤回。

霍云枭一怔,脸色顿时沉了下来。

他就知道,这个女人不会轻易同意离婚。

什么玉坠,肯定是她早就计划好的借口。

这个心机女!

苏绾抱着手臂,笑容愈发灿烂,“只要我不同意离婚,你的白月光就是个上不了台面的小三!”

他那么爱他的白月光,怎么会让她当小三呢。

霍云枭眼神冷冽的盯着苏绾,站起来向她走近。

苏绾看着西装笔挺的霍云枭,只觉得一股强势的压迫感向自己袭来。

“苏绾,你给我听着,这个婚我离定了!”

苏绾抬手将垂下来的头发撩起来别到耳后,冷冷一笑,“那就尽快把我的玉坠找回来!”

找不回玉坠,我就让整个霍氏财阀来赔!

“霍云枭,这是我给你唯一的机会!”

说完,苏绾眼神充满警告的看了他一眼,干净利落的转身走人。

一走出办公室,就看见一个穿着艳丽妆容浓烈的女人向这边走来。

“苏绾?”

夏冰卿见苏绾从霍云枭的办公室出门,先是愣了一下。

旋即,指着她怒道:“你来这里做什么?”

苏绾挑眉,夏冰卿,夏家大小姐,霍云枭的爱慕者之一。

自从她和霍云枭结婚后,她没少上门找自己的麻烦。

“关你屁事!”苏绾没好气的怼道。

以前她为了讨霍云枭喜欢,收敛性子,努力做一个乖巧听话的妻子。

热门小说、蚀骨情深苏绾霍云枭、小说无广告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