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点简介:星空书籍阅读(www.xksjvipyd.com)是一个专业的小说资源网站。为广大书友推荐小说最新章节在线资源。小说推荐无广告无弹窗阅读:【系统流、无敌流、重生流、异世修真、校园都市、总裁豪门、历史军事、玄幻仙侠】小说资源丰富赶紧收藏。

超级保安混花都张易许嘉允、最新连载至第2435章·在线阅读

超级保安混花都张易许嘉允、最新连载至第2435章·在线阅读

超级保安混花都

小说类型:[长篇小说]

主角: 许嘉允,张易

最新章节:连载中 第 2435 章

推荐星级:★★★★★★★★★★

小说超级保安混花都简介:
无意间触电后的张易,发现自已竟然可以隐去身体,变成一个透明人,意外的惊喜让他开启了新的人生。 一个会隐身而行走在都市中的奇人。 你看不见我,你看不见我,你看不见我……

免费小说阅读

0 第1章 一碗麻辣烫的故事
2014年6月,一个非常火爆的帖子走红网络,那就是传说中的六块钱麻辣烫的网恋桥段,相信绝大多数网民都知道那个千里赴约的小妹妹,被一晚上折腾了十三次的故事。

麻辣烫,源于川蜀之地的一种小吃,以麻辣爽口、经济实惠红遍祖国各地,大城市也罢,小城镇也好,大都有麻辣烫的加盟,而现实生活中,三十岁以下的人,几乎全都吃过这种麻辣快餐。

当然,有一些人除外。

许嘉允就没吃过麻辣烫,一是她生长的环境不允许,二是她学生年代是在国外渡过的,所以国内很多著名的小吃,她都没吃过。

不过今天,她在听到身边人多次谈起后,终于好奇心驱使下,走进了一家麻辣烫小吃店,然后点了一份十六元的套餐!

“我今天点的是十六块的套餐,这个没问题吧?”许嘉允坐在这个位于京城安定门外大街人才市场对面的万记麻辣烫小吃店,给自已最好的闺蜜发了一条微信道。

“天呐,小允允,十六块钱的,你吃得完吗?真奢侈呀!”微信中标记有‘小猫猫’的头像闪砾起来,显得极为震惊和不可思议。

“很多么?不过这里不怎么卫生呢,墙好脏,角落还有灰呢……”许嘉允以这种聊天的方式来打发着时间。

“你吃的是味道,又不是吃他们的墙皮,不聊了,洗澡去了,来呀一起洗?”小猫猫调戏道。

“我可不和你洗澡,你一洗就是几个小时,我可受不了……”

“那我去了……”小猫猫说完后,头像变立即变灰下线。

“嗨,美女,你这没人吧?”就在许嘉允收起手机时,一个背着旅行包的大男孩站在了她对面。

没错,就是男孩,许嘉允看他的年纪也就二十岁左右的样子,说话的口音也不是京城本地口音,不过他嗓门却挺粗,人也挺壮实,一看就是个来对面人才市场找工作的北漂。

“哦……没有。”许嘉允看了看左右,发现其它桌子都坐满了人,只有她对面有一个空位的,所以淡淡点了点头,她实际上不喜欢和陌生人在一起吃饭的,别扭得很。

“老板娘,十块钱的麻辣烫。”张易大着嗓门的对着柜台里点钱的老板娘喊了一句。

“马上。”老板娘应了一句道。

张易这才笑嘻嘻的坐了下去,抽出烟先点上,并眯着眼睛打量起对面坐着的美女。

这美女也就二十多岁的样子,画着淡妆,目测身高最少一米七以上,且他坐下时还闻到了淡淡的幽香,是美女身上飘过来的,很素,不刺鼻,是张易喜欢的味道。

张易赞叹京城美女就是多,这种麻辣烫的小吃店都能碰到绝品的。

“而且还很有钱啊……”张易随即又看到美女手旁放着的一把车钥匙,那钥匙是四个圈的奥迪,而奥迪最次的车型也得是A3、A4吧?

可能是感觉到了对面不怀好意的目光,许嘉允猛的抬起头看向了张易,似乎要抓现形一样。

然而,令她没有想到的是,自已果然抓到了现形,对面的大男生还真的盯着自已看,且看的是胸口的位置,还有就是,他明明被自已发现了,但却并没有收敛,而是在继续看!

“你看什么?”许嘉允压低了声音怒哼一声道。

“你猜!”张易突然对着许嘉允眨了眨眼睛。

“我猜?”许嘉允差点被张易的话给气疯,她还猜个屁啊,这男人也太无耻了吧?

“十六块的套餐来了……”就在这时,服务员把一大沙锅的麻辣烫放在了许嘉允面前,满满的一锅。

许嘉允有点蒙,十六块钱竟然这么多?

“哇,真能吃啊。”张易夸张的瞪起了眼睛,这妞竟然吃十六块钱的套餐?这是双人份啊。

“你再敢说一句,你信不信我把麻辣烫扣你脑袋上?”许嘉允怒道。

“好吧,好吧,刚才跟你开玩笑呢,你那里……”张易指着许嘉允胸口道:“有一个扣子开了。”

“啊……”许嘉允立即低头,然后就看到衬衫的第三个扣子开了,而透过开着的扣子,可以看到她的内衣,显得极不雅观。

许嘉允臊得脸色通红,扣好扣子后,眼瞅着桌子上的麻辣烫,但现在也没有任何食欲了。

“好吧,好吧,怕是我和你一桌你吃不下去了,我走。”张易还真怕这漂亮女人发疯,然后把一锅麻辣烫扣他脑袋上,所以趁着他身后的客人离开,他也立即转身,占了身后的桌子,并背对着许嘉允!

许嘉允的脸色稍好,拿着一次性餐筷,打算尝两口就走。

然而,就在她吃了两口之后,却发现还想吃第三口第四口。

她平时并不是很能吃的女孩,只是这个麻辣烫真的是第一次吃,而且味道又麻又辣又开胃,所以吃起来就放不下了。

张易的麻辣烫也被端了上来,并大块颐朵的吃了起来。

大约过了两三分钟的样子后,张易突然听到女子叫服务员过来。

“真能吃,还要加餐?”张易咂舌不已,这漂亮女人挺瘦的,但没想到比他还能吃啊。

“那个……我忘带钱了……”一道蚊子般的声音响了起来,是漂亮女子的,她竟然没带钱就出来吃饭!!!

“对不起,我们这里不赊帐的。”服务员素质不怎么样,嗓门比张易的还大,似乎故意大声宣扬一样。

“怎么了娟儿?”柜台里的老板娘问了一句道。

服务员回道:“三嫂,她没带钱,要欠帐!”

那柜台里的老板娘用一双死鱼眼撇了许嘉允一眼,也同样没好气道:“没带钱押手机。”老板娘长的有点不尽人意,非常肥,所以可能出于女人的嫉妒心作祟,她并没有好说好商量,直接让许嘉允押手机。

“行,我的车就在路口拐角,车上有现金,我去取来!”许嘉允都后悔死了,她发誓,以后再也不来这种地方吃饭了,今天丢人丢到姥姥家了,太倒霉了,之前下车时,只憧想着麻辣烫是什么味道,所以拿着手机和车钥匙就来了,却忘了拿钱包。

“押什么手机啊,谁能差你十六块钱?”张易这时候终于忍不住站了起来,这里的老板娘和服务员好像都吃了枪药一样,不就特么的十六块钱吗?至于让这么漂亮一美女押手机?

“我跟你说,你们这样做生意,早晚要关门,给,五十块钱够不够?”张易掏出五十块钱,狠狠的往桌子上一拍。

“咋啦,咋啦,吵什么?”后厨里走出一个拎菜刀的厨子,而许嘉允看到那人拎着菜刀时,从来没经历过这样场合的她,就吓得差点瘫坐在地。

“怎么着,要打架?”张易突然间扬起眉毛,也立即起身,大步向那拎刀的厨走了过去,似乎要干架一样!

“没事儿,没事儿,这是二十四,找你的钱,没事儿……”老板娘终究是一女子,也是外地来的,所以哪里敢真惹事儿?所以她狠狠的把厨子推回去后,也笑嘻嘻的递过来二十四块钱。而且她也算看出来了,这年青人也是个爆筒子脾气,点火就着了。

“不吃了,吃顿饭惹一肚子气。”张易使劲的踢了下椅子,扛起自已的包就走,事实上,他已经吃完了。

“等等……”许嘉允追了上去。

“不用还了,也别以身相许啊……走了走了,我赶公交呢……”张易不给许嘉允说话的机会,几步就跑到了街对面,然后融入到人流之中。

许嘉允有些哭笑不得,今天她算真真的开了眼,见了世面了,这市井之中,的确什么人都有。

“还是好人多。”好半天后,她看了远处的人流一眼,轻轻一叹,那男生虽然吊儿郎当,又有些好色,但却也是个热心肠的人。

许嘉允转身上车时,她的手机也响了起来。

“许总,我看到你的车了,你怎么也来人才市场了?”来电的人是人事部的林科长,她的下属,最近几个月也一直无事对她献殷勤。

“我是路过,你们这边怎么样了?”许嘉允的声音立即变得清冷起来。

“所有空缺人员已招齐,用我把他们的档案资料给您送过去吗?”林科长小声问道。

“不用了,这种事情,你们商量着办。”许嘉允说完后就直接挂断电话,今天她的公司人事科在人才市场招聘人员的。

张易上了一辆公交车,手里拿着一张标记为‘丰都集团’人事科的联系电话。他没吃麻辣烫之前,已经应聘成为这个丰都集团一名保安人员。明天,他就要在京城展开自已的新生活了。

PS:推荐票,加入书架,同学们走起啦,谢谢。

0 第2章 打架要狠
京城的丰都集团是一家跨国企业的子公司,公司主要经营餐饮、住宿。旗下拥有的丰都大酒店就是一家标准的五星级酒店,位于京城东二环,距离著名的王府井非常近,站在顶楼都能看到紫荆城。

张易一个月前正式成为丰都集团的一名光荣又骄傲的保安,每个月工资三千块,供住宿,提供一餐,薪金不算多,但贵在提供住宿。

今天是发工资的日子,但从财务科出来后,张易就一脸的阴沉,大步向公司为保安科提供的健身房走去。

他第一个月的工资,竟然被扣了三百块,而问其原因,财务科声称他请假了三次,一次一百,自然就扣了三百!

对于别人来说,三百块钱或许不多,但对于他来说,这三百块钱却是他半个月的饭费。

在财务科问清了缘由之后,张易也就知道是谁在阴他了,是他们保安科科长何森做的手脚。

在丰都,每个科室都有出勤记录本,而科长则负责记录自已科员的出勤记录,保安科的出勤记录本上,就记录着张易三次请假离勤,所以财务科当然会按照规定扣他的工资。

“砰~”张易走到健身房外的时候,一脚就把大门踹开,走进去目光一扫,便定格在其中一人身上,并沉声道:“姓何的,你阴我?”

“哗~”健身房中的五个赤博男子也同时转身,这五个人,都人高马大,也都是丰都的保安,有两个在对打,有一个在打沙袋,还有两个在举着扛铃。

打沙袋的不是别人,正是保安科长何森,三十二岁,特种兵出身,退役后就一直在京城摸爬滚打,混了近十年,也终于混成了丰都集团子公司的保安科长。

此人可能是青春期内分泌不好,所以到了现在,脸上也留下很多青春痘形成的坑疤,说他一脸麻子也不为过,面相是极其凶狠的。

当然,有时候做保安的,面相凶狠一些也能镇得住场子。

何森的上身都是刺青,前面纹着一个大肚弥勒,后背则是一条红色锦鲤。

“姓张的,你特么疯了吧?”当先说话之人是两个对打的其中之一,此人叫‘仇五’,具体叫什么张易不清楚,只听别人叫他五哥或仇五来着,此人是保安科的副科长,也是何森的老部下,当年当兵的时候就是战友,后来何森带着他一起加入了丰都。

“小张,什么事?我得罪你了?”何森这人涵养极好,平时和张易说话的时候都是笑呵呵的,在整个丰都人缘也非常好,虽然长的凶,但却是老狐狸一个。

“姓张的,说出个理由,否则别怪哥几个不客气。”仇五冷哼一声道。

张易这时候就深吸一口气,同时一边向前走,一边继续说道:“何森,上个月我只请了一次假吧?你凭什么在出勤记录上写了我请三次假?”

“哦,原来是这件事儿啊。”何森恍然大悟,笑道:“你第一次请假是六号吧?你说你要去见你妹妹什么的,然后我准了,这是一次,没错吧?”

“另外两次呢?我怎么不记得我还请过假了?”张易此时已经走到了何森对面,而仇五四人也把他包围在中间。

“我想想啊……”何森继续笑眯眯的道:“大约是十六号,过了十天的样子,有一天下午三点左右,你和我请假了吧?还有十八号下午三点,你也和我请假了,有没有这回事?”

“这也算?当时我只是去对面银行,都是不到十分钟就回来的!”张易瞪起了眼睛道。

“在岗一分钟,就要敬业六十秒,这是咱们丰都的口号,且公司有规定,当班期间无故请假,一律不算工勤,所以别说十分钟,就算一分钟,你这两次也算旷工的!”

听到何森的话,张易就被噎了一下,同时也急道:“别人当班的时候出去泡马子不算,出去上网不算,怎么到我这里就算了?”

“这个我不清楚啊,我没看到!”何森耸了耸肩膀,用一种气死人不偿命的语气道。

“逗比,你故意来找茬是吧?”这时候,站在一旁的仇五满脸讥讽道:“你凭什么和别人比?赶紧滚蛋,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

“是啊,你还是先走吧。”何森笑眯眯的看了一眼手表道:“你今天当班,现在出现在健身室,这也算旷工的!”

“我去你-妈-的旷工!”张易突然间就爆发了,不带这么欺负人的,别人当班期间出去泡妞都他-妈-算工勤的,他请了十分钟的假就不算了?他知道,就是因为自已没给这何森送礼的缘故,他记得和他同一批来的另外两个,其中一个就买了好几百块钱的一条烟给了何森,还有一个在何森上个月过生日的时候,扔了三百块礼金的,就他没有送礼,所以何森针对他呢。

他抬起脚就照着何森的肚子上踹了过去,张易从来都不是一个吃亏的主儿,更何况被人阴成这样?所以不暴揍何森一顿,他恐怕会郁闷的吐血。

然而,就在他一脚踹出时,何森似乎早有准备一样,竟然一个闪身躲了过去,且他的速度非常快。

毕竟是特种兵出身,手上有真功夫硬底子的。

“你特么找死。”那仇五紧盯着张易呢,所以看到张易真敢出手时,当即挥拳袭来,另外两个也一左一右包抄。

张易也早就有所防备,所以看到仇五挥拳打来,还有两个对自已夹击时,却并没有慌乱,他读了整五年的体校,武术散打都练过,甚至还得过奖状呢,这也是他能应聘成为丰都保安的主要原因。

所以看到仇五的拳打来,他先是迅速偏头,然后整个身子一婑的同时,就猛的对着仇五的身体撞去,也下死手的对着仇五的心窝来了一拳!

“砰~”的一声,被正中心窝的仇五躬着身子就射了出去,足足射出两三米远。

这时,另外两人的攻击已经来到,一个用腿,一个也用拳,这些保安,平时都在健身房锻炼的,也经常和何森出去打架,所以身上有功夫,每个人对付三四个普通人不在话下。

“呼~”张易躲过了一拳,但没能躲过一脚,被踢到小腿上,一个踉跄差点栽倒,不过也正因为他的身子倾斜之时,他抓到机会,趁着那出拳的没收回拳头的空档,一个勾拳就砸在了那人的下巴上,那人也扬天便倒。

而就在这时,那一直没动手的何森突然轻喝一声:“刘二水,你退下,柱子,干翻他!”

柱子,大号李铁柱,之前举杠铃的其中之一,此人身高一米七十多一点,在保安科不显山不露水的,不过他基本上没离开过何森,像何森的保镖一样,但他的体形卖相又不像保镖,有时候张易也在猜想,这李铁柱该不会是死玻璃,和何森搞基的吧?

“听说你练过武术和散打,还得过什么奖状?”李铁柱并没有直接动手,甚至站在原地都没动。但张易却感觉到了一种危险的气息,似乎被野兽盯上了一样。

他没等张易回答,就突然不屑的笑了笑道:“在我眼里,花拳绣腿而已。”

“嗖~”的一声,就在他话音落下之时,他也如一只离弦的箭般瞬间近身张易,而后一拳砸出。

“砰~”张易万万没想到这李铁柱会这么快,爆发力会这么强,强得超出了他的想象,所以他几乎下意识的双臂向上格档时,双臂就传出彻骨般的剧痛,他整个人也‘腾腾腾’后退了五步。

“反应还行!”李铁柱冷笑,继续向前,这个时候的他,似乎真的变成了一只豹子在猎杀他的猎物。

张易使劲甩着手臂,他的手都抖个不停,麻木不已。

“呼~”李铁柱这时候又动了,也再次一拳袭来,且依旧迅猛无比,那拳头还没砸到张易面门,张易就感觉到拳风上传出的热浪。

太快了,他也从小打架,但却从来没碰到过李铁柱这种让他无法招架的对手。

同时,他也知道自已躲不过李铁柱这第二拳了,双臂的反应速度明显不如刚才,所以抬起时,人家的拳头已经轰然砸在了他的面门之上。

“砰~砰~”两道声音同时响起,一个是李铁柱的拳头打在他脸上,另外一个则是他倒飞之时,瞬间起脚,一脚正中李铁柱胸口。

他这人就是这样,从来不吃亏,李铁柱能打他一拳,他就要踢李铁柱一脚。

二人触即分,张易的半跪在地上,整个身子微伏,嘴角流出一丝血迹,而李铁柱也踉跄后退三四步,捂着肚子并满脸惊诧。

张易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疼痛,不过这种刺痛也彻底激发了他内心深处的暴戾。他恶狠狠的擦了下流下来的血,眼冒凶光的死盯着对方,迅速的支撑弹起。

“嗖~”他刚刚弹跳而起时,李铁柱也再次冲了过来。

“科长,科长,在吗?”就在这时,就在李铁柱向前冲击时,健身房放在一旁的对讲机响了起来。

“什么事?”何森拿起对讲机道。

“张易在健身房吧?董秘叫你带着张易去二十八楼,拿修理电源工具,史工媳妇生病住院了,许总办公室的电源又烧了,所以发了脾气,急着修电源,人事科那边说张易报名的时候,表格上填写会电工,所以应急,赶紧过去。”

“草,知道了,李铁柱、张易快住手!”何森立即放下对讲,暴喝一声。

李铁柱的脚已起,那踢向张易的脑袋的脚在距离张易的面门不过两三寸时,何森的命令已经下达,所以他的脚突然停了那么一下。

而就在他的脚刚刚停了那么一下时,张易已经探出的手却并没有收回。

李铁柱听何森的,但他张易却不听何森的。

只见他猛的扣住李铁柱的脚,口中大喝一声,使出全部气力,扣紧对方的脚,向下使劲一压、一扭,同时在对方半条腿被按向地面的同时,他身子逆转,单膝压住对方的腿上,另外一只胳膊猛烈砸出,直接以肘部打在李铁柱后颈,使李铁柱彻底趴倒在地。

“砰~”他动作非常麻利迅捷,几乎李铁柱倒地之时,他就已经骑在李铁柱身上,迅速用手臂扼住李铁柱的脖子,狠狠勒紧。

“草,你特么疯了……”仇五和刘二水冲了上来,一左一右,直接扑在张易身上。

“住手,都住手!”何森大喝起来。

李铁柱趁着张易被扑倒的同时,一个鲤鱼打挺就站了起来,他的脸惨白一片,同时也气急败坏的向张易冲去。

刚才如果没有何森制止的话,他哪里会让张易弄倒他?可以说,就是他停了下来,才让张易有了反制的时机。

“柱子,停下。”何森凶光一闪,声音也再次提高。

张易这时候也挣脱了刘二水和仇五,同时他也冷笑不已,实际上刚才也的确要感谢何森那一嗓子,否则的话,他绝对抓不住李铁柱的脚。他知道,自已不是李铁柱的对手。

不过打架这种事情,讲究的是一个‘狠’字,他只能说李铁柱还不够狠。

“拿湿毛巾来。”何森对刘二水使了个眼色后,就向张易走去,一边走一边笑道:“张易,你也听到刚才对讲里的话了吧?咱们都是男人,是男人就光棍点,一码是一码,别因为个人恩怨耽误了工作,想打架,我们哥几个会随时奉陪。”

“垃圾,再有十秒钟我可以让你满地找牙。”李铁柱咬牙冷哼一声,如果没有何森制止,这姓张的怎么能得手?此时他目光凶狠,也要找时间再教训他一顿。

听到李铁柱的讽刺,张易恶狠狠的盯着李铁柱,一字一顿道:“我牙没掉之前,信不信老子会先咬下你二斤肥肉?”

他这话说得凶狠无比,再加上他那狼一般的眼神,仇五几人都忍不住心中一颤,这个姓张的也是个硬点子。

李铁柱则并没有惧怕张易的眼神,而是继续讥笑道:“垃圾就是垃圾,再练十年,你或许有资格舔我的脚指。”

“好了,张易,楼上许总办公室,你去不去?”何森眉头皱起道。

“去,为什么不去?”张易不可能卷铺盖走人的,一是这里有钱赚,他也急等着用钱,二是他就算要走,也要真正干翻了李铁柱和他何森再走。

PS:各种票,各种求,谢谢大家,走起,美女老总会是谁?

0 第3章 被电了
张易会电工,在没来送他妹妹到京城上学之前,他在家乡的县里就干过水电安装的活计,这个活是技术活,挣的多还轻巧,现在这个年头,大学生都不如有一技之能在手的技工。

一个月前在人才市场蹲了几天,也面试了几家公司,但最后都是回去等消息,并没有被录取。虽然是电工,但他没有电工证的,没电工证就没办法上岗。

再然后,他误打误撞的被丰都集团招收。

按理说,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干保安的,人家招保安,大都是选择退伍兵之类的,而他则没当过兵,不过还好,个头够,身体够壮,又练过武,还得过奖状,所以当他把奖状拿出来的时候,面试的工作人员直接通过。

进入公司需要填一系列表格,当时表格中就有什么其它技能之类的,他填了电工和开车两项,当时招聘的人事主管也对他有些印象,所以当老总办公室的电路出了问题,公司的电工又请了假不在时,人事科才想到了他。

很快,张易和何森没有任何交流的乘电梯到了顶层二十八楼,而二十八楼的电梯处,许总的秘书已经等在这里。

许总的秘书也是一年青美女,张易来的时间不长,倒也见过这秘书几次,她本就姓董的,所以所有人都叫她董秘或董大秘。

“许总正在气头上,何科长你就不要进去了,等在外面,还有,张易你进去后立即检查修理一遍办公室的电路,这已经是第二次了,上次史工拍着胸脯说修好了,但这才几天,又出毛病了,人事科已经通知史工来领工资走人了,如果张易你这次能把电路问题彻底修好,很可能会接任史工的位子。”董秘没什么特别的热情表现,很是机械化的一翻告诫而已,她也显得小心翼翼的,虽为董秘,但老总岂是好伺候的?

张易没见过公司所谓的许总,他虽然来了这里一个月,但基本上都是守大堂外室外停车场的,而许总上下班,都是从地下停车场乘电梯上下楼,所以到现在为止,他连许总是何方妖魔都不知道。

没错,在很多人眼里,许总就是一妖魔,他听保安部其它保安私下聊天的时候,有人叫她冷面女神或冰山女神,又或者叫她的绰号‘老虎’。

有很多人提起许总的时候,都会说,别让老虎看到,别让老虎听到,别让老虎知道。

老虎是王,是丰都的女王。

不过传言之中,那老虎很年轻,也未婚,美得一塌糊涂,什么美女明星之类的都和她没法比。

许总大门被董秘轻轻推开,而拿着钳子螺丝刀的张易也快速向着办公室里面扫了一眼。

里面有人,有两个人正低头站在一张桌子前面,还有一个女人训斥的声音也传了过来。

“立即辞掉,他的技术本身就有问题,公司不养无用之人,还有,你们人事科怎么搞的,我以前有没有说过公司必须要有两个电工?怎么到现在了还没有第二个?你们人事科这个月的奖金取消了!”很严厉的批评,听得张易咧嘴不已,老虎就是老虎,老虎一发威,所有人都只有低头的份。

“许总,保安科的小张来了,他的简历上会安装水电。”董秘站在门口小声说了一句道。

“嗯,先让他看看哪里出了问题,不过注意安全,你们出去吧,立即去招聘电工,水电是我们酒店的重中之重,容不得有闪失!”许总的语气似乎松了一些。

“是。”两个人事部门主管应了一声后,便转身离开。

而这时,张易已经被董秘带着走到了一侧墙壁,那里就是连接办公桌电脑的电源处。

“房间中还有电吧?其它电源有没有电?”张易这时候一边拆卸墙壁电源,一边小声问道。

“灯还亮,除了这个电源还有卧室的电源不能使用外,其它电源正常。”回答他的是许总,因为不知什么时候,许总已经站到了他身后,当然,她的声音有些冷,有些沉。

“哦,小毛病,马上就好,不过这个电源插座是劣质的,之前的连接也不牢固,这样很危险,容易引起火灾的,如果酒店客房也全都是这种电源插座的话,我建议立即全部换掉,还有,这个插座必须要换了,需要买新的来。”张易把里面已经烧焦的插座拆下,发现由于火线与插座接触不牢,插座里面都被烧得变了形。

“你叫什么来着?你抬一下头我看看。”突然间,就在张易还在处理两股电线时,许总竟然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连秘书都被她弄蒙的话。

“我叫张……呃……”张易转身抬头,然后就看到了一张有些熟悉的脸。

“呀,真的是你!”许总差点跳起来,一难的难以置信,眼睛里也带着无限的惊喜。

而看到这许总竟然是那吃麻辣烫的漂亮美女时,张易的双手就是一抖,自已今天已经够倒霉了呀,怎么又碰到了这个被自已调戏的美女,且他还是自已的老总?张易有一种要暴走的感觉,同时他也露出了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要和但美女打个招呼。

然而,就在这时,可能是他不小心摸到了火线上,所以突然间,他全身一麻,紧接着整个身子就抽动起来。

“啊……”看到张易全身像过了电一般的抽动不止时,美女老总和董大秘全都尖叫起来,傻子也能看出来小保安被电了。

两个女人吓坏了,只是傻傻的尖叫,不知如何是好,而张易则蹲在墙角处像抽了大烟一样的在不停的抽搐抖动着,还有,他的头发开始变得焦糊,头顶开始冒烟……

“啪啪~”,过了几秒钟的样子之后,随着他身子的抽动,随着两个女人的尖叫,墙壁上的电源处和张易的身体中同时传出‘啪’的一声时,张易的手终于脱离电源,也一个跟头栽倒在地,人事不知。

“叫救护车……”美女老总尖叫着……

“何科长,何科长……”董秘都被吓哭了,也风一样的向外跑。

而这时,张易就感觉自已的意识离开了身体,他看到了地面上一动不动头发烧焦的自已,也看到美女老总掩面呼喊,还看到冲进来的保安科长何森。

“妈-的,老子这就……这就死了?”张易突然涌起无限的恐惧!

PS:零点有更新,求一切,谢谢。

0 第4章 大难不死
张易进入了一个奇妙的感知世界,他看到自已的身体明明躺在地上,眼睛明明闭着,但却也清清楚楚看到冲进来的何森,看到吓得不知所措的美女老总。

他感觉自已应该死了,是魂儿从身体里被电出来了,所以他突然间有一种如坠冰窟的感觉,自已不能死啊,自已死了,那无依无靠刚刚上大学的妹妹又怎么办?

“许总,没事儿,还有气,活着呢。”就在他茫然不知所措时,探了探他鼻息与心跳的何森突然站了起来,且说他有气,有心跳,活着呢?

“这怎么回事?”张易就大吃一惊。

“那你快,快抱着他下楼去医院,快啊,楞着干什么!”美女老总高分贝的尖叫起来,刚才她没哭,但听到张易还活着的时候,她泪如涌泉,不知是吓的还是怎么了,总之她哭了。

“哦,好的。”何森点点头,转过身时,嘴里小声骂了一句,然后就突然抱起了张易!

而就在他刚刚把张易抱起之时,张易那离开身体的意识也瞬间回归,而后他就猛的睁开眼睛!

“我草。”看到张易突然睁眼,何森都被吓了一大跳,也差点把张易扔下去。

张易这个时候头皮就有些发麻,同时他也下意识的再次闭眼!

“呼~”那种离体的意识再次出去,他看到了何森惊讶的表情,看到了美女老总向自已跑来,一脸的急切,还看到董秘瘫坐在办公室门前。

他又一次睁开眼睛,然后又闭上,又睁开,又闭上!

“妈-比!”他发现了,他明白了。

自已闭上眼睛,意识能感知周围至少十几米内的一切,虽然闭着眼睛,但一切情况和景象都会呈现在自已脑海的意识之中。

“变异!”张易脑海里冒出了一个词汇,被电得变异了。

“你还能骂人?滚下来!”何森哪里能情愿抱着他,所以看到张易不停的闭眼睁眼又骂人时,一下子就把张易扔了下来。

“啊……”看到何森扔下张易,美女老总大声惊呼。

只是……张易却平稳落地,嘛事儿没有,除了头发有些焦,脸有些白之外,就是活人一个。

“你……你怎么样?”许嘉允急道。

“咳,不知道。”张易咳了一声,自已被电成这样,算不算工伤啊,有没有奖金啊,所以他说不知道。当然,他自已心里清楚,自已棒得很,甚至感觉比之前的状态还要好。

“走,去医院体检查,我带你去。”许嘉允一边说话的时候,就一边抓向了张易的手腕。

“许总,您工作忙,还是我带他去吧。”何森这厮突然从中间横插一手,当先抓住了张易的手腕。

“没事儿,不用去医院,我是电工,以前也经常被电,不过许总,我请几天假行不行啊?”张易甩开何森的手,也突然间转身,对着许嘉允眨了眨眼。

许嘉允看到张易对自已眨眼时,就突然间下意识低头看了一眼胸口,这坏蛋一个月前调戏自已来着,也是这种眨眼的方式。

“不行,必须去医院,不去医院,万一你死了怎么办?”许嘉允发现胸扣没开时,就气得不打一处来,这小保安脑袋都被电成鸡窝了,竟然还有心情调戏她?

不过念在他当初替她抱不平,替她解围的份,就暂时先放他一马。

张易被噎了一下,也突然哭笑不得道:“你这人,怎么这么说话呢,我怎么可能会死?”

“张易,你干什么?你怎么和许总说话呢?是不是不想干了?”何森这货没看出来张易和许总之间是打情骂悄呢,所以继续横插一杠,虎视耽耽的看着张易,这姓张的真无法无天啊,竟然和许总顶嘴?

然而,出乎何森的意料,就在他话音落下时,张易和许嘉允竟然同时说道:“没你的事儿~”

“啊……”

“呃……”许嘉允突然发现,自已似乎有点乱了分寸,往日冰冷的形象在刚才似乎没有了。

“何科长,你先出去。”许嘉允板起了脸,瞬间恢复了冰山女神的形象。

“许总,那他……”何森有点迷糊,不知道许总为什么叫他出去。

“你没听到我的话?”许嘉允扬起眉毛道。

“是。”何森打了个哆嗦,这女老虎要发威啊,姓张的你就自求多福吧。

“顺便把门关人,不许任何人进来!”看到何森转身离开时,许嘉允追加一句道。

“是。”何森应了一声,然后扶起坐在门口的董秘,又把大门关上。

“嗨,美女好啊,你原来是我老板啊!”发现屋子再没其它人后,张易就嘿嘿的笑了起来,也好奇的打量着这房间的布置。

“你必须要跟我去医院检查,否则落下什么病根可不好!”许嘉允依旧冷冰冰的,并没有因为二人之间有小秘密,就对张言和言悦色。

“还有,麻辣烫的钱是十六块吧,现在还你!”许嘉允说着话的时候,就绕到了桌子后面,要从抽屉里拿钱。

“不要,坚决不要!”张易一下子就跳了起来,要了她十六块钱,那就等于她把人情给还了,而她一直欠着,那也会一直欠着自已的人情,张易鬼精鬼精的,怎么会想不到这点。

“我跟你说啊,人家用六块钱就约了十三次,你这可是十六……”

“你无耻!”听到张易说六块钱麻辣烫的故事,许嘉允差点气疯,这王八蛋就是个色鬼。

“嘿嘿,开玩笑呢,所以你还钱我不要,不过许总,我真要请几天假,你准不准啊?”张易马上把话题叉开,刚才的话,的确有些无耻了,他嘴里没把门的了。

“嗯,行。”许嘉允果然没再拿钱,也从鼻孔中轻哼一声,算是答应了张易的请假要求。其实她也感觉还十六块钱有点少,毕竟人家帮她解那么大一围呢,甚至还差点替她打架,所以要还也不能还十六啊,而还多少她又拿不定主意。

“那我请假不扣工资吧?”张易急道。

“我准的假谁敢扣你工资?”许嘉允说到这里的时候,突然又想起了什么,然后立即拿起桌上的内线电话,拨到了财务科。

“李姐,准备一万块钱,稍后保安科的小张……张……张易过去取。”说完,也不等对方回答,她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你欠我十六,干嘛给我一万?”张易瞪起眼睛道。

“自已拿钱去做全身检查,我需要你的检查单据,如果你不拿回单据,那我就辞退你,还有……你……你自已买点营养品。”许嘉允说到这里的时候,脸色有些稍红,其实她没有别的意思的,就是公司员工被电了,理应补偿一下。

“这钱不算那十六块吧?”张易小声道。

“你想什么呢?这是公司给你的补助,十六块是咱们个人之间的事儿。还有,我警告你,我去吃麻辣烫的事儿,如果被你传出去,我立即辞掉你,说到做到!”

“麻辣烫?什么麻辣烫?我不吃那东西啊。”张易一脸迷茫道。

看到张易站在自已面前装疯卖傻,许嘉允有些忍俊不禁,嘴角也微微上扬,心情也好了起来,这小保安还是蛮聪明的。

“哈,你笑了,我跟你说,他们暗地里都叫你冰山女神,还叫你老虎的。”

许嘉允白了张易一眼:“你还有没有事儿?没事去检查,然后休息,给你五天假。”

张易想了想:“你这屋电源没修好啊,你告诉他们买回新插座,然后我晚上过来给你安装上吧,还有,公司的其它电源也要检查一下,劣质的电源开关,很容易引起事故。”

“知道了,不过你就免了吧,我对你的技术不放心,电工还能电到自已?你这电工也是个技术不过关的。”许嘉允讥笑一声道。

“我那不是看到你吓的嘛,你突然间就跳到我身后了,手一哆嗦就被电了。”

许嘉允撇撇嘴:“你看到我害怕什么?我会吃人?还不是自已心里有鬼?”

“嘿嘿,不说了,我还真有点晕,先走了,谢谢你的一万块钱啊。”张易急着找个没人的地方检查一下自已到底是怎么了,所以没心情和许嘉允再继续打屁,虽然这美女老总心情似乎多云转晴,还能和自已打几句讥讽,但他也真好奇自已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有点晕吗?有没有事儿,我派车送你去医院,你必须要检查。”许嘉允听到张易说头晕时,立即从办公桌后面绕了出来,一脸的关心。

“不用,真不用,以前也被电过的,不过除了女人给我放电之外,我对其它高压电都免疫。”

“滚吧。”发现这张易嘴里始终没个把门的时候,许嘉允就气得恨不得踢死他,这都什么人啊,还女人给他放电,他也不怕被电死?

“那我走了啊,你别想我啊。”张易转身,然后对着许嘉允又眨了眨眼睛,并示意许嘉允的胸口处。

“你……滚……”

“哗啦”一声,一大堆文件飞了过来,而张易也逃一样的直接疯跑出去。

而大门一关,许嘉允就有点楞住了,自已这是怎么了?竟然会拿文件打人?而且竟然没有真生气?

放在平时,是根本不可能的啊,平时别说有人敢调戏自已,就算多看自已一眼,自已都会厌恶透顶啊,可是为什么自已刚才没厌恶他?

“气死我了……”不知道自已是怎么了,许嘉允也懒得收拾落在地上的一堆文件,而是一屁股坐在了转椅上,也满脑子都是与张易在麻辣烫小吃店相遇时的一幕一幕。

“没想到会这么巧。”好半天后,许嘉允自言自语般惋尔一笑,然后拿起桌子上的电话给人事科打了过去:“林科长,把保安科张易的资料档案给我送过来。”

PS:求收藏,求票,谢谢大家。继续走起啊。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


最值得推荐的几部热门小说、现在的你还在书荒吗?

仕途亨通
史上最强赘婿
最狂战兵
隐世医神
巅峰权贵
破局
超凡雄才
我的彪悍人生
剑临诸天
王者归来
上门女婿
史上最强太子
超品医少
九天神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