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点简介:星空书籍阅读(www.xksjvipyd.com)是一个专业的小说资源网站。为广大书友推荐小说最新章节在线资源。小说推荐无广告无弹窗阅读:【系统流、无敌流、重生流、异世修真、校园都市、总裁豪门、历史军事、玄幻仙侠】小说资源丰富赶紧收藏。

京东淘宝福利卷

武极邪神、武极邪神小说最新章节第1790章

武极邪神、武极邪神小说最新章节第1790章

武极邪神

热门推荐:★★★★★★★★★★

小说类型:[玄幻重生]

人物主角: 云澈,萧澈

最新更新时间:2021-04-07

小说最新章节: 更新至第 1790 章

武极邪神小说简介内容:
掌天毒之珠,承邪神之血,修逆天之力,一代邪神,君临天下!



免费小说阅读

0 序章
琅缳山,绝云崖,沧云大陆四大极恶之地之首。绝云崖下被称作死神的墓地,无数年间,坠下绝云崖者不计其数,其中甚至有三个力量通天的天王级强者,却从未有人得以生还。

此时,绝云崖边,一块两人高的巨石侧,倚着一个黑发黑眸的青年男子,他全身浴血,一身黑衣之上裂开着数不清的创口,他在这里仅仅站了几个呼吸的时间,脚下便已汇集一小滩血流。

他的胸口剧烈起伏,口中喘息粗重的吓人,全身每个部位的肌肉都在轻微的哆嗦……彰显着他已是彻底力竭,几近油尽灯枯,若不是身侧的这块巨石,他或许连站立都无法做到。但,他的一双眼睛却冷醒的如两把寒刃,没有丝毫涣散的痕迹,射出着恶狼般的凶光,嘴角,微勾着极尽嘲讽、不屑的冷笑。

他的前方,黑压压的人群堵死了他所有的逃生之路。

“云澈,你已经走投无路了!乖乖把天毒珠交出来,我们或许可以饶你不死!”

“我们今天就要替天行道,除掉你这个祸害!还不速速交出天毒珠,我可以让你死个痛快,否则必让你尝尽万刃刺心之苦!”

“云澈!不要再执迷不悟了,现在你唯一的退路就是交给天毒珠!这等神物,不是你配拥有的!!”

阵阵吼声从人群中传来,每一个人都吼的义正言辞,正气冲天。而若此时随便一个沧云大陆的人从这里经过,都会被眼前的阵容震惊的瞠目结舌:这黑压压的人群,几乎汇集了沧云大陆所有最强门派,这些门派的掌门几乎全部亲身在场,甚至一些闭关多年,被人所遗忘的老怪物也赫然在内。毫不夸张的说,这里面随便站出一个人,都是足以撼动一方的超级强者。

如今,却全部汇集此地,只为眼前这个已被逼到绝云崖边的男子……更准确的说,是为了他手中的天毒珠——沧云大陆的第一神物!

人群一边威胁喊叫,一边缓慢逼近。当天毒珠终于再次现身,面对这庞大到根本无法抗拒的诱惑,这些立于大陆之巅的强者全部蜂拥而至,整整三天三夜的追杀,终于到了可以收获果实的一刻。

“你们……想要这……天毒珠?”

云澈冷笑着,右手缓缓抬起,一颗碧绿色,释放着暗淡光芒的圆珠出现在他的手中。在这颗珠子现出光芒的那一刻,所有人逼近的脚步停止,眼睛死死的盯着那抹绿色,放射出无比贪婪的光芒。

这些个个都足以惊世的强者,此时在云澈眼中却是那么的卑微丑陋。他的眼眸缓缓斜起,纵已身处绝境,眸光依旧高傲讥讽,眼眸深处,更是盈满着刻骨之恨:“我的师傅一生悬壶济世,救命无数,不沾、不求任何名利……但

就因为这枚天毒珠,七年前,你们这些所谓的名门正派……生生的逼死了我的师傅。”

“我好恨……恨我自己没用,整整七年时间都没有把你们这些狗屁门派全部灭门!”

字字铮铮,深蕴着刻骨之恨。纵然已经过去七年,想到师傅的惨死,他的眼角依旧滑下了两道血泪。

云澈不知自己的父母是谁,他的师傅捡到他时,他才出生几天的样子。在他捡到云澈时,正值春深之时,周围云淡风轻,山灵水澈,便为他取名“云澈”,亦是希望他的心性如云一般纯净,水一般清澈,长大后可继承他的衣钵,成为救死扶伤,心无污秽的医者。

无论多严重的疾病创伤,在师傅的手下都可安然而愈。原因,便是他一直潜藏在身的天毒珠。“天毒”二字,彰显着这枚珠子有着无比巨大的毒力,但医毒同理,药毒同源,师傅一生未用它的半点毒力,用的全部是其萃取、融炼的能力,制出无数圣药,拯救无数生命病患。他把自己的医术对云澈倾囊相授……而在七年前,他身藏天毒珠的事还是泄露,他将天毒珠交给云澈,让他逃离,自己却死在各大门派的手下。

得知师傅死讯,云澈痛哭三天三夜,心中埋下了仇恨之根,他不再钻研医理,而是疯狂吸纳天毒珠里的恐怖毒力,复仇成了他唯一的信念。七年之后,他毒功大成,终于张开复仇獠牙,不到十日,毒漫千里,葬者不计其数,也引发整个沧云大陆的动荡与恐慌,更引来那些巅峰强者的垂涎,为夺取天毒珠而对云澈联手追杀……直至此境。

他怨恨的看着视线中的所有人,笑的越来越冷:“你们这些狗杂碎,想要得到我手中的天毒珠……白——日——做——梦!!”

低沉的声音落下,云澈忽然抬起手,猛的将天毒珠砸入自己的口中,一股气劲,将天毒珠从他的口中,瞬间冲到了他的腹中……

“你……你要干什么!”

“他竟然……吞了天毒珠!”

“云澈!你不要命了吗!”

“没关系,大不了,我们杀人取珠!”

天毒珠入体,云澈却并没有如他们所想的那般剧毒漫体,暴毙而亡,唯有他的身体表面浮现出一层微弱的碧绿色光芒。

“马上杀了他!否则天毒珠万一在他体内有什么异变,就大事不妙了!”

一声大吼,最前方的十几个人同时冲向了云澈。看着这个几个他恨不能挫骨扬灰的身影,云澈狂笑了起来,笑声嘶哑虚弱,却一片傲然:“我没能杀了你们,你们也别想杀了我!你们这些杂碎,根本得到天毒珠,更没资格要我云澈的命,我就算死……也只会死在自己的手上!哈哈哈哈……”

一声狂笑,云澈猛然释放出自己身上所有的力量,跃向了后方……

“拦住他!!!”

发现了云澈的意图,惊呼声震耳的响起,五六只手一起抓向云澈的方向,却根本抓不到他的半点影子,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的身体直直坠向绝云崖下……

绝云崖,还真是适合我云澈的葬身之处……

我这一生,无牵无挂,只是可惜……没有能为师傅报仇……也没有寻到我的亲生父母……

云澈轻轻的握住了胸前那枚银色的吊坠。那是在师傅捡到他时,他身上带有的唯一东西。耳边风声呼啸,他缓缓的闭上了眼睛,任由身体落向了仿佛无尽无底的黑暗深渊……

——————————————————————

以下,写在五周年。

是的,从第一本《修罗》于2009年10月1日上传了第一章,到现在,刚好已是五年整。

五年时间,似是漫长,又似晃眼而过,不知不觉。

五年时间,四本书,从《网游之修罗传说》,到《天辰》,到《网游之邪龙逆天》,到《网游之天谴修罗》,共一千零五十多万字,这是我当初码下《修罗》的第一个字时,绝不曾,也不敢想的数字。

但因为你们,火星得以在这条路上一直走到今天。若没有你们的一路相伴相随,就没有今天的火星引力,也没有今天的这本《逆天邪神》。

对于你们,我一直感激着,也努力着,《修罗》、《天辰》和《邪龙》中前期从未有一天断更或少更,但从《邪龙》后期,至整部《天谴》,我都亏欠了你们太多太多。无数次的断更,败掉了我持续多年的人品,积累的愧疚和负罪感也让我常感无颜面对你们。煋族、裁决为我而出现,曾繁盛一时,却又因我的低迷和不争气而冷却。我让无数人失望,让无数人黯然离去,更有无数的人无怨无悔、不离不弃……

想说抱歉,更想说……谢谢……

今天新书开张,仅仅书名占坑,便看到了那么多熟悉,和久隐归来的面孔,并带着一句句的祝福和一**的捧场,心中无限感激。

这本《逆天邪神》,火星会倾尽全力,绝不再让大家失望,我会以我的实际行动,让你们重归对火星的信心。

新书第一月,火星欲剑指月票第一,让煋族重归荣耀……

助我!!

————————————————

0 第1章 云澈、萧澈
云澈的意识逐渐苏醒。

怎么回事……难道我还没有死?我明明坠下了绝云崖,怎么可能还活着!而且身上居然没有痛感……连不适感都没有?这是怎么回事?

云澈一下子睁开了眼睛,快速起身坐起,赫然发现,自己竟在一张松软的大床上,床的上方垂下大红色的曼联,渲染着一种喜庆的气氛。

“啊!小澈!你……你醒了!”

一个惊喜的少女声音从他耳边传来,随之,一个女孩的悄颜出现在了他的视线之中。

这是一个看上去只有十五六岁的女孩,一身翠绿色的长裙,嫩颜雪润娇美,红润香唇鲜艳欲滴,秀气的瑶鼻娇翘,一双透着深深惊喜的美眸就如一潭晶莹泉水,清彻透明,楚楚动人。整张脸颊温婉柔美,明艳照人。小小年纪便有如此风姿,长大之后可想而知会是怎样的倾城艳色。

看着这个近在咫尺的女孩,云澈短暂的懵了一下,三个字完全是下意识的脱口而出:“小姑妈?”

女孩雪白的皓腕抬起,温玉般的小手按在了云澈的额头上,她的神色也更加放松了一些,欣然道:“体温也差不多恢复正常了,太好了,刚才差点要被吓死了。小澈,你身上现在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面对少女盈满着深深关切的眸光,云澈有些木然的摇头……精神完全处在游离状态。

“你先好休息一会儿,我马上去告诉你爷爷。今天可是你大喜的日子,你忽然昏倒,你爷爷差点没急疯了,刚才亲自出门去请司徒大师了。”

少女急切之下,并没有发现云澈表情中的异样,她按着云澈的肩膀让他躺回床上,然后脚步匆匆的离开。

门被关上,云澈也再度从床上坐起,双手一下抱住了自己的头。

这里是天玄大陆七国之一苍风帝国最东方的小城——流云城,而他,是流云城萧门五长老的唯一孙子——萧澈!今年刚满十六岁。

这是他现在的身份。

他的记忆,和在沧云大陆那二十多年的记忆顿时重叠在一起,让他一阵恍然。

我是萧澈……那沧云大陆的记忆又是怎么回事?

难道是在沧云大陆死后,穿越到了这具身体上?

不对!自己明明就是萧澈!这个房间的一切自己都无比熟悉,从小到大,所有的记忆清清楚楚,所有一切都是自己亲身经历,绝对不会是窃取了他人的记忆!

难道沧云大陆的一切,仅仅是一场梦?在自己坠下绝云崖后,梦忽然醒了?

但沧云大陆的记忆同样清晰无比……那二十四年的恩怨情仇,怎么可能是梦!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云澈……现在应该是萧澈,他恍然半晌,眼神终于慢慢平静了下来,思绪也缓缓的清晰。

此时正值清晨时分,外面的天空还未大亮。今天,是他和夏倾月大婚的日子,两刻钟前,他就被小姑妈喊醒,换上一身大红的喜衣,然后喝了一碗小姑妈亲手熬的粥,然后,他便感觉全身无

力……然后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直到现在才醒了过来。

这时,一抹异样的味道从他的唇边传来,萧澈将嘴唇微微一抿,顿时脸色微变。

这是……弑心散!!

在沧云大陆的那些年,有天毒珠在身的云澈对天下万毒了如指掌,可以说世上没有他不知道的毒,无论是什么毒,他只需轻轻一嗅,就能瞬间识辨出这种毒的名字和构成。同时,拥有天毒珠的他百毒不侵,再厉害的毒,也不可能伤害的了他。

弑心散,是以绝魂草和紫纹海棠所制成,溶入水中后无色无味,入体后十几秒的时间便可夺人生机,直接毙命,尸体上甚至不会呈现任何中毒的痕迹。

萧澈眼神一阴,瞬间明悟。

原来,他刚才不是昏迷,而且所喝的粥中被下了弑心散,然后被毒死了!死后轮回转世,生在沧云大陆,在沧云大陆坠下绝云崖后……居然又重生回在了上一世刚刚死去的身体上!

虽然这种事听上去完全就是天方夜谭,但这是萧澈唯一能想到的可能!

等等……若是这样的话,自己现在的身体根本没有抗毒的能力,为什么刚刚接触了唇边的弑心散,现在却是安然无恙?

一抹轻微的异样感从他的左手手心传来,萧澈抬起了自己左手,赫然发现,掌心部位,竟然印着一枚绿色的圆形印记。

这个印记的形状、颜色、大小……分明是天毒珠一模一样!

在堕下绝云崖前,绝境中的他直接把天毒珠给吞到了腹中,他完全不知道这样做会引发什么后果。而此时,这个手上的印记,竟似是天毒珠也跟着他一起穿越了过来!

“天毒珠……”发怔的看着这枚神似天毒珠的印记,萧澈下意识的默念一声。

随着他声音的落下,手心的绿色印记忽然释放出一团碧绿的光芒,他的眼前顿时没由来的一恍,大脑一阵轻微的眩晕,让他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在他睁开眼睛时,他周围的世界,已经变成了茫茫的绿色。

这个绿色的世界空旷一片,看不到边际,四处充盈着独属天毒珠的微弱气息,萧澈怔了好一会儿才终于明白,自己的精神竟然进入了天毒珠的内部世界。

原来天毒珠内部,居然还有这样的广阔世界!更不可思议的是,自己不计后果的吞下了天毒珠,居然让天毒珠随着自己穿越,还似乎成为了自己身体的一部分!

既然能进来,那必然也能出去。

萧澈闭上眼睛,意念微动,顿时,周围的绿色世界快速溃散,让再次睁开眼睛时,视线里,已是那个熟悉的房间。

看着掌心那个浅绿色的印记,萧澈缓缓的笑了起来……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么不可思议的事,但自己不但死而重生,还有着两世的记忆。或许,是老天都不忿他这两世命运的悲惨,从而大发慈悲给了他一次再获新生的机会!

云澈遭受沧云大陆无数绝顶强者追杀,虽然最后陨灭,但他一人搅动天下风云,何等威风!但他

现在的身体,却是平凡……不客气点说,是渣到了极点。

天玄大陆,玄力为尊。萧澈虽然生在萧门,还是实力最强的五长老萧烈的孙子,但他已是十六整岁,玄力却始终是处在初玄境一级,他从七岁半岁开始修玄,八岁进入初玄境一级,之后整整八年玄力没有半分进步,在萧门中受尽嘲笑。后来萧烈为他请来流云城第一医师司徒允为他检查身体,得到的答案如晴天霹雳——他竟然是天生血脉受损,而且损伤极其严重,几乎不可能修复。这种状态下,萧澈将终生停在初玄境一级,任凭如何努力,也不可能有寸进。

就算拼死修炼,终生也只能是初玄境一级。这样的人在天玄大陆无疑将是最最底层的存在,完全成为了萧门的一个大笑话,如果不是他的爷爷萧烈是萧门乃至整个流云城的第一强者,根本不会有人愿意多看他一眼。

萧门作为流云城三大修玄家族之一,强者无数,年轻一辈人才辈出,萧澈在其中可以说完全是个可有可无的存在,哪怕他哪天死了,也根本不会有几个人关心,但今天却有人不惜用弑心散这种千金难求的无痕剧毒毒杀他,原因,现在的萧澈当然一清二楚。

因为今天是他和夏倾月大婚的日子。

夏倾月与他同龄,同样只有十六岁。但如此小的年纪,她的玄力却据说已经达到了初玄境十级,即将突破初玄,踏进入玄境。能在十六岁到达如此境界的,她是夏家百年来的第一人,在整个流云城的年轻一辈中也无人能和她相比。甚至有传言,如果她的进境一直这么持续下去,几十年后,她有可能成为夏家有史以来第一个踏入地玄境的人……甚至,还有可能达到流云城百年来从未有人敢奢望的天玄境!

更关键的是,她不但天赋惊人,更是天姿国色,是流云城公认的第一美女。流云城几乎所有有些资本的青年才俊都对她倾心垂涎,如果夏家招亲,登门的人估计足以从流云城的北门排到南门。

就是这么一个天赋容颜都堪称流云城之最的天之骄女,竟然要嫁给萧家这一代最废,而且连一丝前途都不可能有的子弟,流云城不知多少人捶足顿胸,愤慨不已……这完全就是一朵傲世莲花插在了别人看都懒得看一眼的牛粪上!

那些迷恋夏倾月的人对萧澈当然是嫉恨交加,更多的是不甘……会有人毒杀他,在现在的萧澈想来,一点都不奇怪。

“果然是红颜祸水。”萧澈下床站起,一声自言自语。不过想到夏倾月的倾城之姿,他咧嘴笑了起来:“不过能娶到这么个老婆,还真是不错的开始。”

——————————————————————————

直接附上本书玄力等级设定,从底到高为:【初玄境→入玄境→真玄境→灵玄境→地玄境→天玄境→王玄境→霸玄境→君玄境→神玄境→?】,每一个境界分一到十级。

——————————————————————————

疯求各种点击、收藏、红票、月票!

0 第2章 情不自禁
此时,他一身大红的喜袍,房间也到处挂满着“囍”字和红布。这是昨天晚上,他的爷爷萧烈和小姑妈萧泠汐亲手布置的。这里是他平时居住的房间,也是他这次大婚的新房。

门在这时被推开,一个轻灵的身影急急的走进。萧澈马上站起,微笑着喊道:“小姑妈,是爷爷回来了吗?”

萧泠汐是萧烈中年得女,虽然是萧澈的小姑妈,但今年才刚满15岁,比萧澈还要小上一岁。年纪虽小,却已是生的娇美动人,玄力已踏进初玄期六级,虽然不能和夏倾月相比,但也已相当不错,在萧门很受重视。

“呵呵,澈儿,你醒了啊。”

一个温和的声音传来,萧烈缓步走进,看着已经下床,脸色也相当不错的萧澈,他的神色顿时松弛了几分。他的身后跟着两个人,一个是照顾他起居的管家萧鸿,另一个则是流云城人人皆知的第一医师——司徒允。

“醒了就好,脸色看上去也没有大恙,不过还是让司徒大师给你检查一下,今天是你成婚的日子,不容出半点差错。司徒大师,有劳了。”萧烈一边说着,让开了身体。

把一直提在手中的药箱放在桌上,司徒允坐在萧澈对面,手指点在了他的脉搏上,少顷,他的手便从萧澈身上移开。

“司徒大师,小澈的身体状况怎么样?有没有很严重?”萧泠汐连忙出声问道,紧张担忧之色溢于言表。

萧烈目光看着司徒允,虽然没有说话,但神情间同样有着一丝凝重……他又怎么会察觉不到,之前萧澈的忽然昏迷绝不正常。

司徒允却是缓缓起身,轻然笑道:“萧长老不必担心,令孙的身体状况绝佳,别说大恙,小病都没有。之前的昏迷,或许是心情过于激动而气血冲头,毕竟,令孙今天可是要娶夏家前千金,我们流云城的第一美女啊,呵呵呵呵。”

虽然司徒允极力掩饰,但言语间还是透露出些许惋惜的意味。天之骄女嫁给一个一无是处,更无前途的废柴,实在是让人无法接受。

“那就好。”萧烈舒了一口气,点头道:“真是辛苦司徒大师大清早被我拉过来,老鸿,送司徒大师到会客厅休息。”

“不用了。”司徒允一摆手,提起药箱:“既然令孙没事,我也就不留了,恭喜萧长老马上.将迎得这流云城最优秀的孙媳妇,不知该有多少人艳羡,呵呵,告辞了。”

“记得一定要来喝杯喜酒。老鸿,送一下司徒大师。”

“澈儿,你的身体真的没事?有没有感觉不适的地方。”司徒允刚一离开,萧烈就皱起眉头,依然不放心的问道。之前萧澈忽然昏倒,体温骤降,生机溃散,这些绝不可能是过于激动所导致。但看萧澈现在的样子的确是安然无恙,让他心中顿时疑惑起来。

“爷爷放心,我真的没事。”萧澈一脸轻松的说道。看着萧烈担心的神色和满头的白发,他的鼻尖不自禁的酸涩了一下。

萧门共有五大长老,萧烈虽为五长老,却是萧门玄力最强者,早在五年前就已进入灵玄境十级,现在更是达到了灵玄境十级巅峰,只需一个契机,便有可能突破灵玄境,达到无数玄者梦寐以求的地玄境。

萧烈今年只有五十五岁,又有着灵玄境巅峰实力,却已是满头白发苍

苍。每次看到他的一头白发,萧澈都会心中酸涩。

萧烈中年白发的原因,整个流云城无人不知。他唯一的儿子,也就是萧澈的父亲萧鹰,当年堪称是流云城的第一天才,十七岁突破初玄境,二十岁到达入玄境五级,二十三岁直接突破入玄境,达到真玄境,震动了整个流云城,成为了萧门的骄傲,更是萧烈的骄傲。几乎所有人都认为,萧鹰人至中年后,必是最有资格继承萧门门主之位的人。

但可惜,或许是天妒英才,在萧澈出生后仅一个月,萧鹰忽然遭遇刺杀,而刚好在那个时候之前的几天,萧鹰为了救夏家之女,玄力大耗,遭遇刺杀时连平时一半的实力都发挥不出来,最终亡命。他的妻子也悲伤之下自断心脉殉情。如此巨大的打击之下,萧烈一夜间白发,九个月后,萧泠汐出生,她的妻子也在长久丧子之痛的折磨下,在萧泠汐出生一个月后抑郁而终。

丧子之后妻子也永远离去,可想而知那几年萧烈是怎么走过来的。那苍雪般的头发里,深蕴的是无法言喻的痛苦、哀伤,还有仇恨。

而直到今天,萧烈依然没有查到当年究竟是谁杀死了萧鹰。

后来,他便将所有的希望都倾注在了萧澈的身上……但天生玄脉受损的残酷事实,再次成为了他人生中的一道晴天霹雳。

但是,面对这个毫无希望的孙子,萧烈却从来没有表现出丝毫的失望与怨怒。反而对他关心有加,几乎到了溺爱的程度。因为在他看来,天生玄脉受损已是命运对他的不公,他最不应该受到的,就是谴责、漠视和嘲笑,而是应该以更多的关爱去弥补。这些年,他一直在想法设法的寻求着各种可能修复玄脉的丹药,但玄脉破损,就像是折了玄力的命脉一般,又岂是那么容易修复。

有这样一个爷爷,萧澈虽然是在别人漠视,甚至嘲讽的目光中长大,他依然觉得是自己是幸运的。

看着萧烈的苍苍白发,萧澈的目光逐渐变得凝实……既然上天给了我一次重生的机会,还让我拥有了两世的记忆,就算是为了让爷爷多几分欣慰,我也要活的轰轰烈烈!玄脉破损又怎样!我可是医圣的传人,只要被我找到了合适的药材,短短三周时间,我就可以将玄脉完全的恢复。

“没事了就好。”看着他的样子,萧烈总算放心,他看了一眼外面的光线,道:“时辰也差不多道了,澈儿,你好好的准备下,我去安排一下迎亲队伍……对了,你是想骑马前往,还是……坐轿?”

如果是昨天的萧澈,必然会回答“坐轿”。他虽是长老之孙,但除了这个身份,可说是一无是处,与夏倾月的差距可谓是天壤之别。这迎亲路上,毫无疑问会遭到无数的指指点点,承受无数的嫉妒嘲讽惋惜,若是露脸人前,那滋味可想而知。但如今的萧澈却是微微一笑:“当然是骑马!爷爷你放心,夏倾月她再高贵,也早已注定是我们萧家的媳妇,我会光明正大,堂堂正正的把她娶回来,绝不丢爷爷的颜面。”

萧烈的神情顿时一滞,似乎没想到他会说出这样的话来,随之,他的脸上露出温和的微笑,微微点头:“好。”

短短一个字,透着久违的欣然。萧烈抬步走出房间,轻轻带上了房门。

萧烈刚一走开,萧泠汐一下子站到萧澈面前,唇

瓣弯翘,眸光里带着些许的不高兴:“原来居然是激动的直接昏掉,白白害我担心害怕这么久。你和夏倾月明明都没见过几次,原来一直都这么喜欢人家……也是哦,她可是我们流云城第一大美女呢,哼!”

萧澈连忙摆手:“怎么可能!夏倾月虽然很漂亮,但小姑妈比她漂亮多啦!如果我是因为她昏倒,那小姑妈天天陪在我身边,我这辈子都不知已经昏过去多少次了。”

“嘻……”萧泠汐好不容易才绷起的脸色顿时垮掉,嫣然而笑:“就知道你会说这种话哄我开心。不过呢,小澈就算因为马上要娶她而激动的昏倒也没关系啦,毕竟夏倾月那么漂亮,还是流云城公认的第一天才,夏家又是流云城第一巨富,不知有多少人做梦都想娶她当老婆呢。不过,最终还是嫁给了我家小澈。”

说到这里,萧泠汐的脸上露出了自豪的神色,随之,她的眼神又逐渐变得游离,声音也轻缓了起来:“只是感觉好快……小澈马上就成家了呢……”

“咚咚”,敲门声响起,门外紧接着传来萧鸿苍老沉稳的声音:“少爷,吉时马上就到了,该去夏家迎亲了。”

“啊……这么快?”萧泠汐看了一眼萧澈的装扮,顿时有些焦急起来:“鸿叔再稍等一小会儿,马上就好。”

说完,她已到了萧澈身前,一双柔夷开始快速的整理起他的喜服:“这个衣服好麻烦,出了刚才的事,又全部乱掉了。先站着不要动,马上就好。”

一双雪白细嫩的手儿开始在匆忙中抚平他翻起的衣领,重新系好松掉的衣带……她的动作很是生涩,但却是无比的认真专注。萧澈默默的看着她,眼神逐渐迷蒙起来……

他今天就要娶夏倾月过门,但夏倾月是不是真心愿意嫁给他,他心里一清二楚。如果不是他的父亲萧鹰和夏倾月父亲夏弘义当年的约定,夏倾月不要说嫁给他,连看都不一定懒得看他一眼。这个世界上真正对他好的人,也唯有爷爷萧烈,和眼前的小姑妈萧泠汐。

在他年幼之时,萧泠汐整天就如一块牛皮糖般粘在萧澈身上,他走到哪里,萧泠汐就跟到哪里,想甩到甩不掉,一时半刻见不到他就会哇哇大哭。在萧澈十岁被确认玄脉破损时,萧泠汐仿佛一夜间长大,她知道玄脉破损会是什么后果,也知道了自己“小姑妈”身份的概念,她开始苦修玄力,只为能保护一生都只能处在天玄大陆最底层的侄儿萧澈。

经历了苍云大陆二十四年“南柯一梦”,萧澈无比真切的感觉着萧泠汐对他的好是多么的奢侈与珍贵。

夏倾月虽然马上就会成为他的妻子,但也只会如天空冷月般只可见而不可近触。

如果能娶到小姑妈这样的女孩子,该是多么完美的事……这样的想法不受控制的出现在萧澈的脑海之中。

复杂的喜服终于整理完毕,萧泠汐小舒一口气,踮起脚尖,伸手整理起萧澈额前微乱的头发。随着她脚尖的踮起,粉雕玉琢般的嫩颜与萧澈的脸顿时近在咫尺,眼眸,还有神情之中都清晰的印着一抹少女才会有的娇嫩与柔弱,让人不由的产生爱怜呵护的欲望,两瓣芳唇微微弯翘,粉嫩欲滴。

鬼神神差的,萧澈的头部忽然倾下,嘴唇轻轻的点在了萧泠汐的粉唇上……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


JD淘宝福利卷(www.jdtbflj.com)简介:一个专业的(京东)JD淘宝福利网站。JD淘宝粉丝福利购物官网入口,全网JD淘宝优惠券免费领取,下单直接抵扣,在线福利超实惠。每天更新JD淘宝优惠券,天猫优惠券及商品,让您享受粉丝福利购物优惠!